第一章 初次出道
2020-06-18 09:46:45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秋天的夜晚,天空布满了乌云,树上的叶子也大部分飘落了,柳瑜一人骑着马,显得格外孤单。
  枯树中传出了低语声,好像两个人在谈话,两人的谈话声好似被突如其来的马蹄声惊住了,说道:“怎么来得这么快。”
  但两人并没有继续说下去,身形一掠就挡在柳瑜马前,朝柳瑜一看咦了一声,说道:“怎么不是的。”
  柳瑜一见原来是一月前见过的那两个龙蛇帮的堂主,周舒和薛潘二人,心中不由一惊,暗道:“他们怎么在这里,难道是要等徐祟和戴馨吗?”用眼四方一望,见四下都是人影,心中不禁为他们两人暗暗担忧。
  周舒一见弄错了,手向后一摆,四下里又是一片寂静,再也看不到半个人影,跟着说道:“你是谁?怎么半夜三更往山里跑?”
  柳瑜一见势头不好,还是先脱身要紧,等一下再想办法通知徐祟和戴馨,想着一拍马就冲了过去。
  周舒和薛潘一见他要硬闯,不由自主地向旁一让,大吼一声手掌斜斜拍向马头,眼见两人势头迅疾,手掌将拍上马头。
  柳瑜将马一带,连人带马腾空,二人掌势一拍拍空!
  柳瑜已出去一丈有余。两人当他的马是千里马,不由一惊,已看不见柳瑜身影了,不由相对叹了一口气。
  柳瑜幸脱险境,跑出一里之遥,把马系好,找出一块黑布把头罩了起来,身影一动就向回路的山顶奔去,身形之快,是现在江湖上所知的高手所望尘莫及的。
  他一上山顶,向来路一看已有两匹马奔来,上面正是徐祟和戴馨,心中不由一急,拾起两块小石子向二人乘马弹去。只听马声长嘶,马身直立皆已停住,徐祟和戴馨咦了一声,下了马正要去检查。
  林中一响,周舒和薛潘又已现身,戴馨一见叱道:“原来是你们两个捣鬼。”说着向两人扑去,一招“青分齐鲁”袭向两人。
  两人似有默契同时倒退,退后了一丈多远,戴馨心中好不得意,两脚微点地面,身形飘起,一招“气压恒嵩”向二人逼去,两人身形一转,面朝山里一伸左掌一伸右掌,掌心微吐,把戴馨震往山路里面。
  此时最急的就是徐祟和柳瑜了,徐祟一见戴馨和他被隔断,心中大惊,身形掠起,一招“七洲鲸浪”向周舒袭去。
  周舒一让身形,徐祟赶忙冲入,和戴馨站在一起,用手一按戴馨,低声道:“别动!”
  接着向周舒及薛潘道:“在下奉帮主之命,护送帮主女儿至天山一行,两位堂主在此拦截不知意欲何为?”
  薛潘冷笑了一声道:“你我两帮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还装什么,我奉帮主的命令行事,只是要把贵帮帮主的女儿留下就是,别的也没有什么。”
  徐祟听了仰天大笑道:“就凭你们两块料就想扣人?”
  薛潘哼了一声道:“你认为不够哩!我们兄弟就是不动手你也跑不了。”说着一扬手,一支火箭上升,到了半空,啪的一声化为万点银星,四外口哨乱响,顿时灯火齐明,四下都是人影弯弓搭箭对准了他们两个。
  徐祟一见,面色微变,怒道:“好不要脸的龙蛇帮,竟然如此阴险。
  戴馨更是气愤,身形一起,就要向薛潘和周舒扑去,周舒微招手势,四面八方顿时弓弦乱响,箭矢如雨射到,戴馨一见,知无法突围只好返身落回原处。
  薛潘在旁狂笑道:“紫金笛,你也有今天……”
  正说之间山上一条身影飞起,落向薛潘和周舒头上,二人大惊,周舒一伸手,将腰间占日枪解下,一招“吐气扬眉”向那人袭去。
  薛潘也同时撤下剑铗一招“水接天光”,迎了上去,那人身在半空,头下脚上身形微微一弯一弹又升上了三尺,二人招式刚好落空。
  那人跟着伸手向薛潘剑身微微一弹,只听锵的一声,手中一柄百练精钢的宝剑竟被那人一指弹断。
  周舒一见心中大骇,惊叫道:“金刚指”,“无相神僧”!场中人全部一惊,就连蒙了面的柳瑜也大吃一惊,忖道:“他怎么知道金刚指的。”但身形仍不敢停,借着这一弹之力,身体又升高五尺,向周舒当头落下。
  周舒心中大惊,一抖手将手中“占日枪”打出,一挥手,箭势如雨般向柳瑜射去。
  柳瑜用手一接“占日枪”,借着这冲力,身形又再次腾起五尺,用枪向下一划,将袭向头部的箭完全扫落。
  大家见蒙面人在空中演出绝世轻功,惊得都呆住了,那蒙面人在空中微微一停,又似大雁般的向周舒扑去。
  周舒一见弓箭手射不到,心知不好,一打手势和薛潘两人都想开溜,身形刚一动,肋下一麻两人都被点了穴道。
  那人在一瞬间点了两个武林高手,使大家骇异万分,有的弓箭手竟吓得转身就跑。
  柳瑜想不到如此顺利就大功告成,一转身就落在徐祟身旁低语一声“快走”,拉了他就走,戴馨在旁边叫道:“徐叔叔,慢点。”
  说着一纵身到了周舒和薛潘身前,气呼呼地叫道:“你也知道你会有今天?”两人虽已不能言动,但也气得眼暴怒火。
  戴馨手一伸就一人一个耳光,回头才乘上马和徐祟一起走去。
  一看蒙面人行踪已杳,不由向徐祟问道:“那蒙面人呢?”
  徐祟道:“他在你回身的时候就走了。”说罢不由低叹一声,他想自己的武功和别人一比,简直有天壤之别。
  虽然听到周舒称那蒙面客为“无相神僧”,并且他也知道“无相神僧”的大名,但他只觉得对方是个年青人,尤其当那蒙面客拉他一把的时候,他由手上觉得那是一只年青人的手,而不是老人的手。
  柳瑜一见大功告成,人也已救出,就想拉他们走,一见戴馨回头的神情,叹了一口气,就自己先走了。
  柳瑜回到原先放马的地方,解下了罩头黑巾,骑上了马缓缓地走着,心中不由暗忖道:那占日枪周舒怎么对师父那么清楚,虽然他误认我是师父,但他怎么能由“金刚指”功认出来?心中不禁疑虑万分。
  正在这个时候他身后传来了急速的马蹄声,心中一惊道:“我怎么把他们忘了。”刚想躲避已是不及,身后两匹马奔到,到了他身后因他在前挡,不由慢了下来,来人果然正是徐祟与戴馨二人。
  戴馨一见是他,不由问道:“咦!你怎么也来了?”
  柳瑜淡淡一笑,没有回答,只说道:“原来是戴姑娘和徐前辈。”
  徐祟听到这里怕戴馨又开口得罪人,忙道:“真是巧极了,想不到在这里碰到你,龙蛇帮的等一下就要追来了,快点走罢。”
  柳瑜假装一惊道:“你们遇到了龙蛇帮了吗?”戴馨鼻中哼了一声道:“你别装了,明明知道还要装什么?”
  柳瑜一听不由心中暗暗打鼓,想道:“难道她刚才认出了是我吗?”口中答道:“戴姑娘不要开玩笑了,在下怎么会知道呢?”
  说的时候不由微感耳根发热。
  戴馨道:“你还装,你说你不知道,那么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们,我开始就知道你是龙蛇帮的了,起先还不信,现在一看,果然你真是龙蛇帮之人,还有什么话说。”
  说的时候好像很愤怒的样子,其实她心里是对刚才的蒙面客生气,暗想道:“刚才那蒙面客武功真高,但又为什么这么悭吝一面,好像不愿意见我似的。”
  柳瑜听了心中一宽,暗道原来她是怀疑这个,我倒白担心了,不由微微笑道:“姑娘实在错怪在下了,在下一直走在姑娘前面怎会跟踪姑娘呢?”而且我初入江湖,对龙蛇帮根本并不清楚,怎么会是龙蛇帮中人呢?”说着用眼睛看着戴馨。
  戴馨被他目光一看,不由心中一怯,头立刻低了下去,突然又叫道:“好啊!你还骗人,你说你一直走在我们前头,你怎么知道是走在我们前头?分明你是龙蛇帮的,只是跑在前面报信罢了。”
  柳瑜见她强辞夺理,叹了一声没有说话,还是徐祟经验比较老道,心中虽觉得柳瑜有点怪,但想他不会是龙蛇帮中人,立即打圆场道:“馨侄女,不要再多疑心,柳小侠这种人会是龙蛇帮中的?”
  又转向柳瑜道:“柳小侠,真对不起,敝侄女年龄太小,请你多包涵。”
  柳瑜忙道:“哪里话,那是在下行动引人怀疑,怎么能怪戴姑娘起疑。”说着天已微明,三人也快翻过荆山了。
  路上谈起徐祟这次的遭遇,徐祟不由叹道:“那蒙面人的武功真高,我等和他比起来真是不可以道里计。”
  柳瑜听完了他的叙述,问道:“那周舒怎么知道那蒙面人是无相神僧呢?”
  徐祟道:“那我也不知道了,但是由他言辞中好像他见过无相神僧的武功,所以他能自蒙面客的‘金刚指功’中看出是无相神僧,但到底是不是他本人,我想周舒也不敢断定的。”
  柳瑜叹了一口气,想道:“这样非要从周舒身上才能打听出来
  清晨,三人下荆山到了襄阳。襄阳是汉水旁边的一个大城,历代均为兵家必争之地。三人入了襄阳城,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三人都一夜没睡,但均有一身武功,也不在乎,休息了一下,叫了饭就吃了起来。
  正在吃的时候,门外街道上响起一阵马蹄声,接着进来一个大汉,看到他们三个心中一喜,转身就要走。
  戴馨一见不由火往上冒,轻叱一声:“不要动!”那大汉微微一愣,戴馨已至身后,一巴掌把他打倒在地上。
  那大汉一急,抓了一把沙就掷向戴馨,戴馨想也没有想到那大汉敢还手,见灰沙已到眼前,赶紧后退,那大汉趋势一滚,骑上马就跑。
  戴馨气得直顿足,一起步就想追出去,但被徐祟阻住了,说道:“馨侄女,这种人追他干什么?今晚上有好打,我们还是赶紧走!”
  说着就问柳瑜走不走。柳瑜想了一下道:“前辈你和戴姑娘先走吧!我还想休息一下。”说着就互道珍重,柳瑜送了他们之后回房,整理了一下也出了店门。
  已是日暮黄昏了,徐祟深知今日龙蛇帮的力量以他与戴馨二人想闯过去实在难如登天,他后悔当初不考虑周到,昨日如非那蒙面人的话……这后果实在难以想像。
  而据他所知昨日不过是龙蛇帮中不到十分之一的实力,而且只是普通阵仗,今后行止可真难料了,想到这里不由叹息一声。
  正在这时候突听到身后一阵马蹄声,徐祟不由心里发急,叫了一声:“快!”一抖马缰,和戴馨两匹马如流星般地向前奔去。
  渐渐身后马蹄声一杳,前面已进入终南山,徐祟不由心中一宽,暗道:“只要过了今天,前面就有人接应,再也不用怕了。”
  正在此时,马蹄声又起,这次不在身后,而在前面,徐祟不由大吃一惊,不由将马一勒,前面已转出一骑,一身杏黄服的老者,笑道:“徐兄,多年不见徐兄一向可好?”
  紫金笛徐祟一见是他,心中一惊,想到怎么碰到他了,连忙上前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宋兄,小弟奉命护送敝帮帮主女儿上天山,不知宋兄今日有何见教?”
  紫金笛徐祟知道中原剑客宋岳之武功较自己武功尚高一筹,只希望他能看在往日情面,让自己过去。
  中原剑客眉头一紧道:“实不瞒徐兄,小弟系奉帮主之命,请徐兄将贵帮帮主女儿留下,并将蒙面人踪迹赐下。”
  徐祟微笑道:“这两件事恕小弟均不能答应,宋兄欲意怎样,就请动手好了。”
  中原剑客道:“徐兄不肯答应,小弟无法勉强,只有报请敝帮帮主定夺了。”
  紫金笛知道中原剑客暗中点明他龙蛇帮帮主已到,但只淡淡道:“一切决定均操宋兄手中,宋兄看着办好了。”
  言下表示他已决定与龙蛇帮周旋到底了。
  戴馨自早上起就一肚子闷气,加上整天的奔跑,更是怨气冲天,见中原剑客又在用龙蛇帮帮主压人,不由叱道:“龙蛇帮帮主又怎样?你先试试我宝剑味道如何!”
  说着两脚一蹬马镫,手中剑化长虹,一招“赤电绕枢”向中原剑客绕去。
  中原剑客一见来势不敢大意,抽出长剑,微微一晃,一招“珠连璧合”织起一道光幕,正好把戴馨的剑势封住。
  戴馨一招不能见功,身形微起剑身一晃,化为“石剑攒青”向光幕刺下。
  中原剑客一见戴馨变招,心中暗道:“好快!”手中剑向上一指,一招“飞鹊幻玉”竟迎了上去。
  只见两剑在空中微微一交,中原剑客飘落马上,戴馨身形在空中打了一个转落回原来马上,显然劲力方面尚少输一筹。
  中原剑客落回马上长笑道:“恕不奉陪,前途候教。”说完就绝尘而去。
  紫金笛叹了口气道:“馨侄女,今天只有硬闯了,只是我恐怕要有负你父重托了。”
  戴馨撇了撇嘴不在乎地说道:“徐叔叔何必这样说,胜负之数尚未能定,怎么见得就一定输呢?”
  徐祟口中虽不说但心中暗道:“你知道今天遇到的是谁吗?敌人帮主龙蛇矛就是你父也不敢轻敌,今天十有八九非栽了不可。”想罢叹了口气。
  接着两人再催马前进,渐渐地接近山了。
  正在此时一声口哨,接着口哨四起,林中宿鸟被惊起乱飞,自路边转出三匹骏马,上面正是龙蛇帮中天地人三堂主宋岳、周舒和薛潘。
  徐祟大笑道:“我紫金笛区区无名之辈,想不到龙蛇帮竟动员三位堂主前来,使我紫金笛感到不胜荣幸。”
  薛潘冷笑道:“姓徐的,别自抬身价了,你以为我们为了你吗?老实说我们是为了上次的蒙面客罢了。”
  正说的时候,一条身影快若闪电落在场中,徐祟一见不由惊喜万分,原来就是上次的蒙面客,对方三人更是大吃一惊。
  他们惊异对方身形之快甚至超过他们帮主,三人心神一定,周舒和薛潘两人因上次被点穴道,两人怒吼一声,一枪一剑挟着无比绝伦的威力向蒙面客袭至。
  蒙面客将右手一举,微曲两指弹向二人兵器,二人一惊,吃惊那蒙面客手法之准及出招之快均出乎意料之外,只得撤招换式。
  周舒的占日枪一式“气吞日月”,薛潘长剑一招“风起燕飞”,二人同时发招,剑枪相交,织成一道白练,向蒙面客卷去。
  那蒙面客似乎并未觉得枪剑两股兵器袭来,只将手臂在半空划了一道圆弧,那一枪一剑好像听从他指挥一般,跟着他手臂的挥动而滑向外门。
  中原剑客一见势头不对,立即拔出长剑,一招“烟横万里”袭向蒙面客,因手臂挥出而露出空门。
  那蒙面客和他们拆了几招都只用一支右手,见中原剑客袭来,才将左手举起,中指一屈向中原剑客的剑尖弹去,中原剑客心中暗道:“难道他左手也练了‘金刚指功’吗?”虽然有点怀疑,但不由自主地想要把剑撤回。
  一撤之下不由心里大惊,自己的剑好像使不上力了,不再听自己的指挥,竟向那蒙面客指尖迎去,只听“叮”的一声,剑尖已被弹断,而那蒙面客始终没有动一步。
  三人一见不好,身形暴退,一人手中取出一支火箭,一齐向上空射去。
  蒙面客知道他们发火箭向龙蛇帮帮主求援,心道:“不好!”伸手将背上长剑拔出,手臂一挥,长剑出手。
  只见那剑像闪电般的呈弧形飞起,在三支火箭才升二丈多高的时候,竟被那长剑切成六段落下,而且并没有爆炸。
  同时蒙面客身形一晃,追向那剑,眨眼间三人的箭已打落,在场外人眼中看来只见一道白练将三箭卷落,只是蒙面客的位置已移开三丈多远,手中多了一把剑而已,把场中人看得目瞪口呆,好像在看魔术表演似的。
  三人一见火箭已被打落,心知不妙,中原剑客用手一挥,三人又往后退,同时四下乱箭直射,射向那蒙面客。
  那蒙面客见四处乱箭射向自己,心下一动想道:“如此耗下去什么时候才完?”顿时两脚微点地面,身如大鹰,已离地三丈多高。
  看到宋岳、周舒和薛潘站在路的弯角,正在发令让弓箭手向自己射来,面上似有喜色,好似自己逃不过他这一关似的,这时箭已到了身前。
  蒙面客将手上剑划了一个圆圈,只见那些箭好好像受了吸力般的向他剑尖迎去,那蒙面客将剑一带,那些箭就全部自剑尖旁飞过,落到他身后,好像那些箭一到他身旁,围着他绕了一个圆圈,向他身后飞去。
  跟着蒙面客身如闪电般落到三人身前,身形微动,三人就已被制住,这时突然一支火箭升起,在天空爆开,原来在旁边的帮众,一见不对,偷偷的放了一支火箭。
  蒙面客心中一惊,向徐祟和戴馨叫道:“快走!”两人这才惊醒,想到自己怎么搞的,变成看别人的热闹,竟忘了自己仍在险境。
  两人一惊醒,知道龙蛇帮帮主就在附近,赶忙上马急奔,蒙面客也带过一匹马,上马飞奔而去。
  三人才跑出一里多路就听到背后马蹄声,心道:“怎么这么快!”知道不易脱逃,徐祟不由想道:“不如一拼,有蒙面客在旁,他总不能袖手旁观,再等援兵可能来得及。”想罢,伸手自身后拿起一个圆筒,把自己的金牌拿出,打开圆筒把鸽子放出,金牌塞入鸽腿竹筒中,一松手,鸽子就似流星般飞起,飞向西方。这时身后马蹄声已逾近了。
  蒙面客四面一望,一带马头向山头奔去,徐祟和戴馨二人在后,眨眨眼就到了山顶,此时马蹄声也到了。
  紫金笛用眼向四下一望,心中不由叫苦,原来龙蛇帮已把山头包围了,马上的人个个都是武士打扮,一半拿着金色的盾牌,一半拿着银色的长矛。
  他所知龙蛇帮在三年前自蒙古马贩手中劫得二三百匹蒙古战马,自那时起龙蛇帮就开始训练出一支劲旅,专为对付“五岳帮”,兵器仿造龙蛇帮两位帮主的兵器“龙盾蛇矛”,只是上面没花纹就是,想不到今天竟遇上了。
  这时那一队武士已在他们四周立定。
  突然一声:“帮主驾到!”全场人心情紧张起来,马队列开一条路,转出了两匹马,神骏非常,上面两个人,脸颊瘦削,两对三角眼,眼中隐隐露出青光,两人面貌完全相同,身下的马也是一样,两匹黑马,就是一人金衣一人银衣。
  那蒙面客看了两人一眼,向徐祟低声问道:“这不是金银双魔吗?”
  徐祟一惊道:“金银双魔!”
  原来龙蛇帮在十五年前创立,帮主是谁没人知晓,只知道是用的“龙盾”“蛇矛”,竟想不到是金银双魔。
  但却有一人知道,他就是“五岳帮”帮主五岳朝元戴南星,但他也从不告诉别人,想不到今日被这蒙面客说出。
  徐祟一叫出来,金银双魔一惊,齐向徐祟道:“你就是紫金笛徐祟吗?”
  说时神情高傲,简直不把徐祟看在眼里。
  徐祟正想说话,戴馨抢着道:“是怎么样,不是怎么样?你们这两个怪物简直有点活得不耐烦了,也不看看旁边站着的是谁,你那三位堂主被别人一招就收拾下来了。”
  说着一指身旁的蒙面客,意思是“无相神僧”在这里,你们金银双魔还神气什么?
  金银双魔哼了一声,转身向蒙面客问道:“你就是神僧的弟子吗?”
  原来他俩已自蒙面客的衣着和身材看出对方并不是“无相神僧”,而蒙面客正是柳瑜扮的。
  柳瑜怕被徐祟和戴馨听出声音,没有答话。
  戴馨一看那蒙面客果然不像僧人,一见他没答话,便道:“你管人家是不是,凭你们还不配问呢!”
  金银双魔被气得冷笑连连,齐向徐祟道:“你们三个小辈不值得我老人家动手,只要你们今日能闯过我的龙蛇阵法,本帮主就网开一面放你们过去。”说罢一拉马头退了回去,马队又把缺口补上了。
  正在这时,外面一声令下,阵法就已发动,只见马队中人影交错,已列成两个圆圈,龙盾在前蛇矛在后。
  天上的乌云似被马蹄声震破,明亮的月光照着大地。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冲霄录

下一篇:第二章 赶赴天山
上一篇:
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