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赶赴天山
2020-06-18 09:59:38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转眼间柳瑜在韦兰家中已经四五个月了,和他们父女俩也变得好像一家人,柳瑜在这里得到了以往所没接触过的家庭温暖。
  而他的伤势也日有起色,臂伤也完全好了。
  这天早上柳瑜起身,刚作了一回吐纳的功夫,就听到门外韦兰叫道:“瑜哥哥,你出来看,我的小燕子又回来了。”柳瑜赶紧出去,看见韦兰脸上现出欣喜之色,双手捧着燕子,看起来非常高兴。
  柳瑜“啊”了一声笑道:“春天又来了,燕子是要回来了啊!”说的时候也非常高兴,他自己也莫名其妙,只觉得只要他和韦兰在一起,看到韦兰高兴,他就会觉得心里有一种莫名的高兴,说着抬头看了看天空,接着说道:“今天天气真好呀!”
  韦兰偏过头来,张着那一双大眼向柳瑜问道:“瑜哥哥,今天天空有云吗,爹爹告诉我说跟棉衣一样,白白的软软的,是真的吗?”
  柳瑜心中一凛,一处莫名的内疚升入心里,口中低声道:“是的。”不由低下了头。
  韦兰跟着道:“我真想看看白云是什么样子,还有爸爸说晚上天空里的星星在天上一闪一闪的,像我的眼睛,我真想看,就只要看一眼就行,就是看了就死我也愿意。”说着她眼睛望着天空。
  柳瑜一惊,说道:“兰妹妹,我……我一定想办法把你眼睛治好,那时你可以看你喜欢的东西,星星啦月亮啦还有很多东西,你可以一直看也不要紧的。”
  韦兰喜道:“真的吗?那我太高兴了,那我一定要先看看天上的星星,我常常晚上作梦,梦到星星下来跟我一起玩,还有我还要看看我的小白兔,还有……还有……”
  说到这里,韦奇也已出来,柳瑜赶忙上前叫声老伯,向他请安,韦兰很高兴地跑到韦奇身旁道:“瑜哥哥说他以后会想办法帮我把眼睛治好,说我可以看见我喜欢的东西,可以一直地看,爹爹,是真的吗?”
  韦奇微笑答道:“当然真的,你瑜哥哥是无相神僧的弟子,他说的话当然是真的。”
  柳瑜在旁不由心中内愧,自己先前虽已说想办法帮韦兰治眼睛,但自己却丝毫没把握。不过心中已作决定,不管怎样困难,自己也一定尽力使她眼睛能治好。
  韦奇在旁道:“柳贤侄,进去吃饭吧。”柳瑜默默地跟在韦奇的身后进入了小屋,但心中已暗暗决定了一个主意,饭后,柳瑜向韦奇道:
  “老伯!这几个月中老伯和兰妹妹对我好像亲人一般,我孤零一身无以为报,所以……想认兰妹做我义妹,老伯做义父,不知老伯是不是愿意认我这义子。”
  韦奇像是吃了一惊,呆了一下道:“那老朽怎么当得起。”说的时候他的声音为这突如其来的惊喜所颤动着。
  柳瑜看出韦奇已经答应了,就拜了下去,叫了一声:“义父!”
  韦奇赶忙将他扶了起来,高兴地说道:“好孩子,快起来吧!”说话的时候也兴奋到了极点。
  韦兰在旁也喜道:“瑜哥哥,你以后就真的是我的哥哥啦!太好啦!”说的时候也非常高兴。
  柳瑜也微笑道:“兰妹妹,以后你就是我的妹妹了,我也没有什么礼物送你,只有一片佩玉,也是徐前辈给我的,我现在就把它转送给你吧。”
  说着取出了那片佩玉,送到韦兰手中,韦兰接了过来很高兴地谢过,然后收入怀中,柳瑜也很高兴,他从今天开始就真正有了一个家,而且他又有了一个妹妹。
  时间过得很快,柳瑜的心情也开始沉重起来。秋天渐渐地接近了,而他又必须要去天山应二十年剑约,他不愿意到江湖上去惹是非,更不愿离开他现在的家。
  但是他必须离开,一方面他要完成他师父留给他的遗命,另一方面,他想替韦兰寻访名医来治疗她的眼睛,并且他发觉韦奇在欢愉的时候时常会流露出忧愁。
  这天早上柳瑜起来一算已是七月中旬了,心中正在考虑怎样向义父说,怎样不使韦兰感到难过,突然门外韦兰叫着:“瑜哥哥,爹爹叫你去,说有事跟你说呢!”
  柳瑜听了心中不知韦奇有什么话向他说,忙道:“兰妹,你先跟爹爹说我就来。”说着穿好了衣服就来到韦奇房中。
  韦奇见他来了就对韦兰道:“我和你瑜哥哥有要紧话说,你先出去玩罢。”
  韦兰听了就走出了房间。
  韦奇道:“瑜儿,今天已经七月十二了,再一个月就是你和天山三女二十年剑约的日子了,我想你在这几天以内就要走了,所以我有些话要交待你。”
  说到这里叹了口气,接着又说道:“我自知不久人世,大概还有一年的生命,希望你在剑约之后早些回来,好好照顾你妹妹兰儿。”
  柳瑜听了不由心头一震,急声问道:“义父,这是真的吗?”此时他觉得心中混乱已极,脑中千头万绪,思路已乱。
  但他觉得这好像不可能的,他觉得韦奇身体上,精神上都不像只有一年寿命的人,但究竟为什么他说他自己只有一年寿命了呢?
  韦奇微微叹了口气,说道:“这已是无法挽回的事了。”说着回述起二十年前的往事。
  二十年前,韦奇的名头仅在江湖六大高手之下,以五岳朝元戴南星的师弟的身份身居五岳帮副帮主的职位,那时他年仅中年,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同时也有一红衣女侠在江湖出现,武功也是很高,因机缘凑巧两人相见,以后竟论及婚嫁,才知道她是金银双魔的妹妹古若红。金银双魔反对他们的妹妹下嫁韦奇,而韦奇的师兄戴南星也对韦奇的行为表示不满。结果金银双魔寻到,戴南星又不肯出手相助,韦奇和古若红两人处于下风,中了金魔的“赤龙掌”,古若红知道无法救治,就饮毒自尽。后来虽然被他两个哥哥救了,但人也已经成半疯颠状态,金银双魔见自己亲手带大的妹妹变成如此,心中不由愧悔交加,因此牵怒到戴南星,戴南星以一敌二自然不是对手,结果无相神僧,用金刚指功,点断了金银双魔的一双宝剑,但后来因不愿伤及金银双魔而自己受了伤,金银双魔不由对无相神僧表示内疚,并愿意接受他三个要求,无相神僧劝他俩不宜一错再错,应自己负起这次事情的责任,结果金银双魔将自己仅有的“少阳神丸”全数给了韦奇,他才能暂保残命,带了半疯的古若红隐居在终南山中。过了三年,古若红生了一个女孩,接着就去世了。
  韦奇说完了二十年前的往事,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就连身旁的柳瑜也感动得流下了眼泪,心想原来金银双魔和戴南星还有这么一段往事,也难怪双魔对五岳帮如此愤恨。
  心中也想戴南星见死不救也太不应该了,想着又问道:“义父,是不是‘少阳神丸'已经快没有了呢?”
  韦奇点了点头没有作声,柳瑜跟着问道:“难道不能再配吗?”
  韦奇叹了口气道:“少阳神丸是武林三宝之一,可治一切内伤,但性属阳,不能治“赤龙掌”,不知当年古氏兄弟从何而得,竟肯全数相赠,但也仅能保持伤势不发而已。
  柳瑜不由问道:“难道‘赤龙掌‘真的无药可救吗?”
  韦奇叹了一口气道:“有是有的,就是其余二宝里的太阴神丸,但这此灵药得来不易,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柳瑜听了也不禁黯然,韦奇看了笑道:“傻孩子,愁什么,我还有一年的时间,目前重要的还是你天山之约,你现在内伤还没有完全复元,我想你还是早些走,以免路上还要受风尘之苦,你现在出去和你兰妹妹玩一下罢。”
  柳瑜低着头走出小屋,心里充满着说不出的忧郁之感,抬头一看,韦兰正站在湖边,手中抱着一只小白兔,一面抚摸着,一面好像在想什么事,脸上现出前所未有的忧郁之色。
  柳瑜走至韦兰身后不由问道:“兰妹妹,你在想什么?”
  韦兰回过头向柳瑜问道:“是不是你要到天山去了?瑜哥哥。
  柳瑜低声答道:“是的,我想明天就走,我只是去一下就回来了。”
  韦兰问道:“你真的去了就回来吗?你不是拿了‘黑木令‘还要去还给别人吗?”
  柳瑜道:“我先回来再去,我一定会先回来看义父和你的。”
  韦兰听了道:“真的吗?但是瑜哥哥,你明天就要走了,我心里很难过,你走了我会想你的,你要快点回来才好。”
  柳瑜听了心里一震,走过去抚摸着韦兰的头发道:“兰妹妹,我一定尽快赶回来,我在外面也会想起义父和你的。”
  韦兰听了不由躲进柳瑜怀中哭泣起来,柳瑜把她抱住,心中却突然升起一种莫名的恐惧,那是他以前所没有经过的。
  日落日出,柳瑜向韦奇和韦兰告别,照着韦奇告诉他出山的道路向前走着,渐渐地已经接近市镇。
  柳瑜回到原先寄马匹的客店,店中的人虽惊讶他一走就是一年,但店老板为人忠厚,柳瑜取得行李马匹,向新疆出发。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新疆在中国西北,虽才八月初,但已是白雪纷飞的天气,北风吹在脸上使人感到有如刀割一般。
  柳瑜此时已到了新疆,这天天已黄昏,天上满布乌云,他远远的看到一点火星,想那儿必有人家,走近了听到里面传出闹声。
  柳瑜下了马,就进去了。原来那是在地下的,专供行人休息,只收一些茶水费当地称为土窑的地方。柳瑜进了土窑看到里面都是人。
  奇怪的是靠近墙角的地方坐着一个人正在闭目养神,身旁却空得很,他不由走了过去坐在那人身旁,那人猛一张目,抬起头对柳瑜喝道:“滚开一点。”
  柳瑜一怔,看了那人一眼,暗忖道:“这人脾气怎么这么大。”但心里想自己也有不对,不说一声就坐在别人身旁。
  想着抬头一看,大家都在看着自己,不由耳根微微发热,就向旁边坐过去了一些,正想闭目休息一下,那人又喝道:“叫你滚开一点听到没有?”
  柳瑜听了又看了那人一眼,心道:“这人好不讲理。”于是起身走到屋另一角去,坐了下来,但身旁都是人,鼻中闻的都是马粪和汗臭味,他四下看了一下,四周人都好像低声谈论着自己,他也不管,闭目就休息了一会。
  突然外面一阵脚步声,进来两人,柳瑜抬头一看不由一怔,原来是徐祟和戴馨两人。
  徐祟一进来就皱了皱眉,戴馨四下张望向徐祟道:“那里好空,徐叔叔我们到那里去。”说着就拉徐祟坐到那人身旁,那人双眼一睁喝道:“滚开!”
  戴馨站了起来向那人道:“你凶什么?姑娘不叫你滚就算好了,你凶什么!”说着冷哼了一声。
  那人也不说话,拿起马鞭就向戴馨抽去,戴馨想不到有人比她还不讲理,那人马鞭抽来,戴馨不由退出两步,心中一气,娇叱一声,也挥鞭反击。
  屋中的人见了大吃一惊,纷纷向后倒退。
  徐祟在旁边见了也不知那人是什么来头,那人见戴馨居然反鞭相击,身子一立,右手微微一震,鞭鞘就打向戴馨手腕。
  那人身子立起,大家才看清楚他的面容,只见他面带病容,但双目依然精光闪闪,脸上如罩寒霜,但两手纤细,好像一个女子。
  戴馨见他鞭子又击到,心里更气,让过一鞭,手一挥,又向那人抽去。
  那人见戴馨居然闪过,不由咦了一声,手中马鞭连连震动,向戴馨的鞭子缠了上去,鞭影闪闪,只听到“啪”的一声,两人鞭子竟缠在一起,那人手腕一抽竟没有抽过去。
  戴馨一招攻出,想不到被那人鞭子缠住,只觉对方力量奇大,自己必须用尽气力,才不致被拉出去。
  只见那人又用力一抽,戴馨的鞭子再也把握不住,眼看就要被抽出手,那人突然用左手一按角,坐了下去,手一松鞭子也被戴馨拉了过去。
  徐祟一见他刚才那种手法,不由向戴馨道:“馨侄女,不要动手。”
  说着向那人走去,徐祟向那人问道:“在下徐崇,向尊驾打听一个人,不知原野侠白云和尊驾如何称呼?”
  那人听了身子一震,但并没有回答,仍然静静地坐在那里。
  但戴馨却娇声说道:“你神气什么?我徐叔叔问你话你为什么不回答?”说时俨然是战胜者的姿态。
  徐祟听了向戴馨道:“馨侄女,不要胡说。”说着又向那人道:“尊驾既然不肯相告,在下也不能勉强,你见到白前辈时请你代问候他老人家。”
  说着拉了戴馨就坐到一旁去了。
  那人却突然起身,纵身出去骑上马就跑了。
  柳瑜见了,因那人身上有病,同时也因戴馨刚才行事太过,不由叹了口气,刚才虽认为那人太不讲理,但他已看出那人是一女子,而且带病而去,不由对那人同情起来。
  他一叹气不要紧,戴馨可就看到他了,戴馨起身,向他走来,问道:“咦!你怎么也在这里?”徐祟也向这边看来。
  柳瑜看了戴馨一眼说道:“原来是戴姑娘,一年不见你可好?”
  戴馨哼了一声道:“你倒会装,差点没叫你给害死,你又跟上来了,你说你到底是不是龙蛇帮的人?”
  柳瑜听了一怔,心想:“怎么她老是怀疑我是龙蛇帮中人呢?”
  想着想着忘了回答戴馨的问话了。
  戴馨一见柳瑜没有答话,当他是默认了,心想道:“我一直被他骗得好苦。”不由左手一挥,一鞭向柳瑜抽去。
  柳瑜竟没闪躲,“啪”的一声鞭子抽在柳瑜肩头,柳瑜顿时感到肩头一阵火热,他闭上双目尽量想使自己的心境平复下去。
  戴馨惊奇,想道这人为什么不反抗?甚至为什么连躲都不躲,但想到终南山那一幕,心中怒火又起,举起手来又是一鞭。
  柳瑜心情刚平复下来,“啪”的一声额角上又是一鞭,他心中好像火烧一样的难受,再也无法使自己平静了,不由跳起身来冲出土窑,骑上马向前奔去。
  北风吹着,柳瑜的心情也慢慢地平复下来,他奇怪为什么戴馨老疑他是龙蛇帮之人?天下怎么有这么不讲理的人?想着马也慢了下来。
  突然看见前面一匹马站在那里,柳瑜不由将马勒住,向前看着,看到马的脚边躺着一个人,他心中不禁奇道:“这时候这么冷的天还有人出来?”
  想着就下马将那人扶了起来,抱他上马。
  这时天已开始飘雪了,他眉头微皱,脱下自己的风给那人盖上,牵了他的马向前奔去,找可以藏身之处。
  来到一间破庙,里面一片黑暗,柳瑜就抱了那人走进庙里,找了火种,捡了些枯枝就生起火来。
  火光一亮,他一看那人竟是在土窑里和戴馨打斗的那人,不由叹息了一声,把他身体移近了火边,到外面找了些雪,找了个瓦具烧成热水给那人灌了下去。只见那人微微呻吟了一声,低声叫了声:“爹爹。”
  柳瑜见他面颊赤红,用手摸了摸他的头,竟热得烫手,不由暗道:“这怎么办呢?”在这破庙只有自己和这人,自己又不能离开他,不由闭目暗思对策。
  大约过了有半盏热茶的功夫,只见他缓缓睁开双眼,柳瑜举起右手抵在那人后心,缓缓将自己功力传入替那人打通穴道,差不多过了一盏热茶的时间,那人已睁开双目,缓缓向四外看了看,接着又闭目养神。
  柳瑜也收回右掌,正想再调气静坐,突然喉头一咸吐出一口鲜血。那人倏地一惊,回过头来看着柳瑜,眼中充满了愧悔和感激之情。
  柳瑜闭目半响,睁开了双眼向那人摇摇手道:“我没有什么事,只是以前有些内伤还没完全好,你现在觉得好了点吗?”
  那人低下头道:“谢谢你,我已经好了。”说着就站起来,捡起身旁的枯枝加到火上去,火堆发出轻微的爆裂声。
  两人沉默了半响,那人道:“刚才在土窑里对不起你,请你不要见怪。”
  柳瑜笑道:“哪里哪里!实在是我自己不应该不通知一声就坐在你身旁,这实在太失礼了。
  那人又道:“还有,谢谢你刚才救了我的命。”
  柳瑜微笑道:“那是应该的,我也是适逢其会而已。”
  那人心中暗想,以他刚才救自己那种功夫看他的武功高出自己不知多少,但他在窑里面对自己的喝叱竟没生气,还肯牺牲自己来救我,和他比起来自己是太惭愧了。
  因此说道:“我是原野奇侠白云的女儿,叫白玉飞。你的姓名是否能告诉我,以后如果有事也好为你稍效微劳。”
  柳瑜微笑道:“我叫柳瑜,至于要姑娘效劳,那在下实在不敢当。”说着心想果然是一个女的。
  火光闪耀着,白玉飞突然道:“你额角怎么啦,好像被鞭子抽的。
  柳瑜下意识地摸了摸额角,微微叹了口气,反问道:“白姑娘是不是身上有病,我看你武功应在戴姑娘之上,怎么会落败?”
  白玉飞突然抬起头来,问道:“你认识她?”
  柳瑜心里一惊,恐她又误会,微笑道:“这就是她打的。”说着用手指着额角。
  白玉飞疑惑地问道:“她打得着你?”柳瑜低下了头没答话,她接着又问道:“你怎么会跑出来的?”
  柳瑜暗道:“女人怎么都是这么疑心的?”想着缓缓地答道:“我原来跟她认识,不好还手只好跑出来了。”说着起身走到自己包袱旁边,取出几个馒头,递了两个给白玉飞道:“白姑娘,你也吃两个罢。”
  白玉飞摇了摇头说道:“你自己吃罢,我不饿。”说着闭目养神。
  柳瑜吃完了,也闭上双目,不由睡去。
  早晨,柳瑜起来见庙中已无旁人,白玉飞已趁他熟睡时起身走了,自己身上盖着自己的风氅,顿时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暖意,呆了半响才起身向天山走去。
  又过了几天,柳瑜已经到了天山山脚下,而且已经是八月十五了。柳瑜到了这里正想登山,身后一阵马蹄声,他回头一看心中一惊,心想:“怎么老是碰见她?”原来又是戴馨,心想不理她了,自己下马登山算了。
  柳瑜刚想下马,戴馨已赶到,拔出长剑叫道:“上次被你逃掉,想不到你胆量这么大,竟敢跟踪到这里来。”说着抡剑就要砍。
  柳瑜用眼睛看着她道:“戴姑娘,你误会了,在下不是跟踪姑娘,而是到天山赴二十年剑约的。”
  戴馨一听不禁一呆,跟着大笑道:“原来你是来赴二十年剑约的,凭你这身武功,你会是‘无相神僧‘的弟子吗?”
  说着又哼了一声道:“你不要冒充了,‘无相神僧‘的弟子我见过,别人哪里像你这一副窝囊废;就算你是,你必须闯过我这一关,我才让你上去,不然的话,你就别想走。”
  柳瑜听了皱了皱眉,下了马来,心想只好这样了,不然自己也上不了天山,想着从马上取下长剑佩在身上。
  戴馨见了也拔剑在手,柳瑜身形一起向天山山顶扑去,戴馨身子一横想要把柳瑜拦住,柳瑜轻啸一声,身如星河鹭起,身形拔起,闪电般地飞向山上。
  戴馨一见心中一惊,暗自愧道自己眼光太差,想到自己先前对柳瑜的疑惑,和蒙面客的出手相助,心中疑惑冰释,想到上次那两鞭子,心中更是如刀割般的难受,真想自己打自己一顿。
  柳瑜离开了戴馨的视界,换了口气,继续扑向山顶。大约过了半盏热茶的功夫,已经到了山顶,心中喜道自己伤势已大都痊愈,四下一看尚无人踪,就把身旁大石上的雪扫去,坐在上面静坐调息。
  突然四周劲风一动,柳瑜睁眼一看,周围已经站了三个少女,知是天山三女的弟子,就起身恭声道:“在下柳瑜,奉家师无相遗命,至天山赴二十年剑约,并请三位女侠能将‘黑木令‘赐还。”
  他身前那一少女道:“我叫石云仪。”指着柳瑜在左边的道:“这是我二师妹于玉英。”又指着右边的道:“这是我三师妹郑玉珊。”柳瑜就分别向三人拱手作礼。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冲霄录

下一篇:第三章 天山践约
上一篇:
第一章 初次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