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出战银蛇帮
2020-06-18 11:25:39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银蛇剑客看了一下,哼了一声道:“你就准备接招吧!”说着就抽出了长剑,平放胸前,剑光一闪刺向柳瑜胸前。
  柳瑜微微一笑,流星宝剑往身后一背,侧身让过,一转身绕至银蛇剑客身后,左手指向银蛇剑客背心。
  银蛇剑客眼中现出奇异的光芒,一转身反手刺向柳瑜,转身出手,快若电光火石,剑身蕴满真力,似有一股说不出的力量,使别人对他这一剑似有不敢接之感。
  柳瑜心中一惊,连忙一招“银屋叠立”,拦在身前。
  银蛇剑客心中也不由一凛,不敢再攻上去,身形一转退了回去。
  柳瑜也一收剑势,两人面对面地站立着,谁也不愿先出手进招,柳瑜心中暗忖道:“看不出这银蛇剑客竟有如此功力,怪不得那些连名列二十年前六大高手的他们也对他心中产生畏惧,而且他的剑好似有一种魔力,使人对他的剑有些害怕,这也许是他出的每一剑剑身都注满了真力之故吧!”
  银蛇剑客冷冷地笑了一笑,他妒嫉着眼前这少年,他觉得眼前这少年如不除去,他心里就对他恐惧。
  他似乎觉得这少年是他的克星,将来能克制自己的人只有眼前这少年。想着心内不由升起一阵寒气,哼了一声,长剑圈出,剑身颤动向柳瑜刺去。
  柳瑜只觉眼前一片剑影茫茫,一上一下地向自己刺来,剑招怪异非常,心中不由又是一惊,身形一低,左手伸出,食指向银蛇剑客剑身弹去。
  银蛇剑客一惊,鼻中哼了一声,心中暗道:“这小子真有两手,我还没试你,你倒先来这一手。”
  就剑身贯足了真力,迎了上去,只听当的一声,银蛇剑客的剑竟被弹了一个缺口,他不由大惊,连忙反身跃回竟呆住。
  要知“金刚指”是无相神僧一生精力交瘁,金刚指功又专破一般的内家气功,只要不是宝剑,任凭你功力多高,弹上必断。
  银蛇剑客才一接触,就知道不对,连忙移开剑身,但已被弹了一个缺口。
  这时杨浩连忙上前,向银蛇剑客道:“这人哪里要帮主出手,只要我出手就够了。”说着就拔出了宝剑。
  柳瑜一看果然是魏虎那柄,心中不由大怒,原来杨浩、杨德二人得了那柄宝剑之后,杨浩、杨德又为了争那柄宝剑打了一场,结果杨浩竟将杨德刺死,但不知是还有兄弟之情,还是不想人知,就把杨德尸体埋了起来。
  银蛇剑客见杨浩得了一支宝剑,自己竟不知道,心中不由哼了一声。
  柳瑜见杨浩走了过来,微微一笑,纳剑入鞘,杨浩知对方分明看不起自己,心中大气,一招“日行月动”,剑如闪电一般的速度向柳瑜攻去。
  柳瑜身形腾起,想一下就将杨浩击败算了,谁知他身形一起,银蛇剑客身形一动,就夺过杨浩的宝剑,说道:“杨堂主,宝剑请借一用。”说着就一起身,刺向柳瑜。
  柳瑜一惊,身形一弓一弹,身形又起,右手一伸,取下流星宝剑,这时银蛇剑客已跟踪而至,剑身挟了无比的威力,刺向柳瑜腰间“腰府穴”。
  要知银蛇剑客的功力比柳瑜尚胜一筹,刚才主意打错,以己之短,攻敌之长,所以输了半招,这一下挟愤而攻,声势绝伦。
  柳瑜见银蛇剑客如影随形,跟踪而至,立即反手拔出流星剑迅速向下划去,直切银蛇剑客手腕。
  银蛇剑客剑势一震,柳瑜眼前一花,竟拿不住准头,一剑没有刺中,银蛇剑客剑招已至,连忙使出“烟飞飘渺”的身法,向旁飘去。
  但已无及,嗤的一声,衣服已被划破。
  银蛇剑客一招得手,冷笑一声,短剑出手,抛向柳瑜,剑尖一沉一沉,使人不知它正确的方向,和它攻向的部位。
  柳瑜适才一招失手,险被刺中,现在银蛇剑客宝剑又已出手,剑招怪异,宝剑在空中竟活像一条银蛇,心中大惊,连忙长吸一口气,口中轻啸一声,一招“银屋叠立”,拦住来剑,只听叮的一声,银蛇剑客的宝剑就被震退。
  银蛇剑客身形在半空一转,迎了过来,一手捉住被震回之剑,一沉手腕,贯足真力,向柳瑜掷了过去。
  他这一下,诚心想把柳瑜“银屋叠立”这一招攻破。
  柳瑜心中有些不愿意伤及对方那柄宝剑,故刚才没有用剑锋去格,这下见对方来势更为凶猛,只好再用“银屋叠立”这一招。
  锵的一声,竟被对方攻进了一层,心中不由大惊,心想自己用这一招从未失败过,上次在魏虎手中,也是因对方用的是宝剑,致将自己的长剑连连切断,变成四截,想不到今天竟会被银蛇剑客掷出之剑攻入一层。
  一呆身形落下,竟忘了抓起对方来势已衰的宝剑。
  银蛇剑客连忙伸手抓住那柄宝剑,但心中也吃惊,自己用足了功力,掷出的剑只能将对方剑幕攻破一层,就凭对方这一招,自己要想取胜就已是难上加难了。
  但总该想一个办法将对方拾掇下来才行,不然自己以后或许就要失败在此人之手,想着竟也落身下地,两人都呆立着。
  突然柳瑜长啸一声,剑势展出,跟着卷回正是“纵横入阵,舒卷三军”,剑势一展一合,如雷霆般向银蛇剑客袭去。
  银蛇剑客见柳瑜剑势攻来,在舒展之间,隐含着无比威力,竟也不敢接,身形一张又腾空而起。
  柳瑜见一招不能奏功,身形一动,一招“倒卷银河落”,一匹银光倒卷了上去。
  银蛇剑客身形刚腾起,突然眼前涌起一片银光,硬生生地要把自己逼落地面,心中不由吃惊,连忙剑身一起,剑尖向上斜指,剑光闪动,将全身护住,这正是他“银蛇剑法”里的绝招—“凌云垂露”,光影蒙蒙地罩在身子四外,挡住柳瑜的攻势。
  柳瑜在两剑刚要相交时,剑招一变,剑身连连晃动,剑尖如排山倒海般自四方压上去,正是一招“两灌合壁,五星连珠”。
  银蛇剑客被圈在内,突感四外有一股无比的潜力压了上来,心中惊异柳瑜变招之快,和招式的精奇。
  但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先前已去了一个面子,后来划破了对方衣服总算拉平,谁知自己又处于下风,心中着实愤怒非常。
  鼻中怒哼一声,剑尖随式而起,一招“光摇冷电”,向柳瑜剑身点去,出招快捷,心想不管怎么也要把劣势扭转,以免这样丢人。
  柳瑜见银蛇剑客出剑反击,剑招真够得上快、准、狠三字,简直不容人再作考虑。一招“烟动云飞,河汉照回”,身形飘出,跟着回攻,乘对方剑招将要使尽时,连忙出招还击,声势赫赫,又攻银蛇剑客。
  此时山下诸人见柳瑜已占上风,心中大喜,金银双魔一声令下,银盾列成两列,蛇矛在中,向谷口冲去。
  战马踏地之声,响遍了整个谷中,五岳帮帮主戴南星也跟着发出命令,那些红衣武士一齐自身上取下弓来,弯弓搭箭。
  箭向山坡上“银蛇帮”帮众射去,同时也驱马攻上。
  银蛇帮中人因无人指挥,不由大乱,抽出火箭向下乱射,但龙盾在外,根本无法射中,所以只有少数人中箭落地,再也不能阻挡对方的人马往上闯。
  杨浩自银蛇剑客将自己宝剑夺去之后,心中就忐忑不安,暗骂自己为什么这么糊涂,在这种场合现出宝剑。
  这下又见五岳帮和龙蛇帮趁银蛇剑客被柳瑜逼住时往外闯去,心中不由大惊,连忙下令手下帮众用火箭封锁谷口。
  突然一声爆声,龙蛇阵一转,向山坡上冲去,五岳帮中红衣骑士一连用弓箭向山上银蛇帮的弓箭手射去,一面加快了坐下奔马,领先向谷口奔去。
  杨浩一见势头不对,大喊了一声换弩,全部白衣人都将火箭长弓换成了硬弩。
  这硬弩一匣箭可发七枝,虽不如火箭使人害怕,但用来拦阻敌人进攻却是非常好的武器,就是上箭时费事。
  只听叭叭之声连响,山下攻势顿挫,红衣骑士也不能射箭还攻,连忙抽出腰刀来格挡,往外冲的速度也不由慢了下来。
  金银双魔见了心中大怒,提了武器,一催坐马,亲自攻了上去,石云仪三女和戴馨也拔剑腾身向山上扑去。
  杨浩见状大惊,一声令下硬弩全向六人射去。
  银蛇剑客身在半空,见柳瑜又已攻至,耳中又听到山下打斗之声,心中急怒交加,大喝一声,一招“龙起蛇鼠”,身如灵蛇,连晃两晃,躲过来招,右手宝剑也走之字形,如游蛇一般向柳瑜刺去。
  柳瑜触目心惊,他对于对方这种剑法从没经验,对方每一剑刺出,他都无法准确地算出对方宝剑要刺向的部位。
  他连忙长啸一声,身形低下,手中剑向银蛇剑客的宝剑格去,这次他不再顾对方剑被自己流星剑削断了,他也知道下面的人已经开始突围,自己如果不将银蛇剑客稳住,他一下去,连自己也无法拦住。
  银蛇剑客冷然长笑,剑势不动,直切下去。
  柳瑜一剑迎上,眼前剑影一晃,对方剑已和自己宝剑交叉而过,刺向自己咽喉,心中不由大惊,身形连忙向身后滚去。
  银蛇剑客嘿嘿怪笑,身形一移,手中宝剑仍然如游蛇一般刺向柳瑜。
  柳瑜身形才立起一半,银蛇剑客手中之剑已到,心中一惊,手中宝剑疾起,一招“银屋叠立”护住身形。
  银蛇剑客也知这种剑式最耗内力,一见柳瑜用出“银屋叠立”这一招,不由大笑一声,攻了上去,锵的一声,身形被震而起,跟着又连连攻上。
  柳瑜一连挡了几剑,已是力不从心,见银蛇剑客又已攻到,心知再这样下去只有束手就缚,别人就是不攻自己也要累死,连忙轻啸一声,身形升起,躲过来势。
  银蛇剑客冷然长笑,剑尖举起,幻成无数剑影,缓缓向柳瑜逼去。
  柳瑜只觉得银蛇剑客发出剑式虽缓,但其中似有一种说不出的威力,剑尖幻动使人不能看清来式,如一片银雾升起,使人有欲避无从之感,连忙身形一弹又向上升起,身形在空中微顿,正想落向旁边。
  一声轻叱,身底银雾突然如闪电般升起,心中不由大惊,用尽自己力量,使出“银屋叠立”一招,但他一则身在半空,二则先前连连使满,手中突觉一道说不出的力道震来,锵的一声,自己剑已震向外面,心知不好,连忙尽力使自己身形向旁飘去。
  但已无及,只觉肩头一痛,已被划破了一条两寸来长的口子,真气一散,身形就向地上落下了。
  柳瑜一落地,见银蛇剑客手中只握了一柄断剑,心中也不禁一怔。
  原来刚才银蛇剑客虽然将柳瑜手中剑震开,而划伤了柳瑜,但一震之下,银蛇剑客手中一柄宝剑竟被流星宝剑削断。
  银蛇剑客突然大吼一声,刚才杨浩命令手下用硬弩向攻上六人招呼,但他哪里知道对面来的金龙盾正是强弓硬弩的克星,龙盾蛇矛均为前古兵器,偶被金银双魔所得,其质虽斩金切玉之利器也不能攻入。
  但听金魔古羽一声怒吼,身子有如车轮般的滚动,一排硬弩全部被他撞落,六人跟着又向上扑去。
  杨浩见状大惊,连忙一挥手,银蛇帮的弓箭手放下了硬弩,搬起一块块的大石滚了下去,杨浩自己也带着一些武功较高的帮众用石块掷向六人。
  六人仰攻早已吃力,现在上面又用石块掷下就有些手忙脚乱了,只能抵挡,无法再越雷池一步了。
  银魔古翼见了鼻中怒哼一声,右手一挥,手中“银蛇矛”飞起,如闪电般地射向杨浩。
  杨浩手中无剑,连忙身形向外一滚,身子刚刚倒下,嚓的一声银蛇矛将他衣服插住,钉在土中,杨浩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银魔见状左手立即击开上面来石,右手又是一挥,但见山下龙蛇阵中蛇矛纷掷,一齐射向杨浩。
  杨浩再也顾不得了,嗤的一声,拉破了衣服向外滚去,但身外银矛齐飞,一声惨叫,腿上已中了一支,杨浩连忙一翻身,抓住一匹马,骑上便奔。
  杨浩这一奔山上顿时群龙无首,自保尚不能,哪里还顾得到攻敌。
  六人一起攻上,山上顿时大乱,五岳帮及龙蛇帮众趁此机会,全部冲出了谷口。
  再说柳瑜见银蛇剑客又已攻至,手中虽为断剑,但招式之怪仍然使他心惊,想道:“自己若一败下,谷中人将无一人能幸免。”
  这念头电光火石般的自脑中闪过,不由长啸一声,手中流星宝剑微起,身如游龙飞起,竟用上了“凤凰秘笈”上的第一招“龙飞凤舞”,反迎了上去。
  银蛇剑客心想:你竟敢回身反击,简直是想自找死路。正想着,突见眼前一片银光闪动,迎向自己刺来,心中大吃一惊,知手中剑如被碰上那又要断去一截,连忙一收剑招,身形腾起,只见对方之剑仍然刺来,而且其中幻变似较银蛇剑法还要神妙。
  眼前只见一圈圈的光环转动着,竟使得自己眼花,心中一急将手中断剑用力掷向柳瑜,身形也借这一掷又向上升高。
  柳瑜这一招这次才正式用出,想不到有这么大的威力,但他吃惊着自己这一招发出之后,自已对这招式竟已无法控制,好似自己银蛇剑客一剑发出,竟如石沉大海一般,落入对方剑圈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而对方剑势还是逼了过来,一个个小光圈使他眼中发出恐惧的光芒。
  他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他一向很自负,但如今好似自己的生死已是操在别人手中,而自己脑中一片空白,心一直向上浮着,好似欲脱腔而出。
  柳瑜身形跟着剑走,眼见银蛇剑客就要丧命在自己手中,心中也不由大惊,左手急用金刚指向自己剑身弹去,当的一声,剑尖震开少许,一声惨叫,银蛇剑客的一只左臂已齐根被砍了下来。
  柳瑜不禁呆住,心中不知是怎么感觉,他自己并不想伤银蛇剑客,但那“凤凰秘笈”中的招式似乎有一种奇怪的力量迫着他,迫着他这一招非伤人不可,他已尽了自己最大的力量去挽救银蛇剑客,但还是将对方手臂砍落。
  银蛇剑客身形落地,眼中射出愤恨的眼光,左臂流着鲜血,向柳瑜道:“只要我活着一天,必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说完之后,身形如幽灵一般飘入林中消失。
  柳瑜呆立着,心中百感交集,一种说不出的沉重的心情压制住他,使他无法排谴。
  银蛇帮帮众四散逃走,一个昔年一度威震中原,使中原侠士为之胆寒的“银蛇帮”,在它正式东山再起时,竟如此轻描淡写地冰消瓦解了。
  它来的时候如春雷乍起,使所有的人全部为之震惊,而现在好似曲终人散,又是一片空寂,使人觉得世界的变化竟是如此的奥妙,这是令人不能想像得到的。
  这时一只手伸了过来,手中拿了一块布来替柳瑜包扎伤口,柳瑜一抬头见是白玉飞,忙道:“玉姐,我自己来扎吧!”
  说着又把流星宝剑递了过去道:“真谢谢你了,玉姐,要不是你这柄宝剑,我此时早已丧命多时了。”
  白玉飞微微叹了口气道:“我叫你小心些你又不听话,这样叫我多担心啊!”柳瑜听了不禁低下头。
  这时其余的人也走了过来,戴南星向柳瑜谢道:“刚才多亏小侠,不然我等人此时均已成了泉下之鬼了。”
  柳瑜忙道:“前辈太客气了,在下有一个问题要问前辈,这次不知两帮是因何而战呢?我刚才听说和徐前辈赠与在下之玉符有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前辈能告诉在下吗?”
  金银双魔齐声道:“我两人妹夫韦奇被害,在他身上留有一片玉符,竟然就是五岳帮的信符!”
  柳瑜啊的叫了一声,神色大变,连忙问道:“怎么?我义父已经被害了?还有我义妹呢?她怎么了。”
  场中人先前听柳瑜说心中尚有少许疑惑,此时一听,心中俱感一震,尤其是金银双魔,他俩连忙反问道:“韦奇是你义父?”
  柳瑜就将他去年一年的事情说了出来,从他受伤说起,说到了离开,说到最后已是泪水满眶了。
  听完之后,金银双魔忙道:“我们俩是被一白衣人引至那木屋,只见我妹夫尸体,和身边一片玉符;外甥女的行踪,我们也不知道了。”
  说着想了想又喃喃道:“可能在银蛇帮,但他们帮主已伤,帮众已散,到底到什么地方去找呢?”说着脸上不由现出忧色。
  柳瑜也茫然地望着天空的远处,心中也不知怎么办是好。白玉飞低声向他道:“瑜弟,你不要太忧虑了,事情总是有办法可想的,太忧虑反而不好!”
  白玉飞在这里说话,那边戴馨鼻中哼了一声,用眼睛看着白玉飞,白玉飞向她回看了下,鼻中也微微哼了一声。
  照她平常脾气早已发作,但几个月来和柳瑜在一起,受了柳瑜的影响,一方面又碍于柳瑜在面前,她不愿意再在柳瑜面前滥发脾气,以免柳瑜对她有不好印象。
  柳瑜回过头,看了看戴馨和三女,又看着白玉飞,他想上前向三女要回黑木令,但又因旁边有许多人,不好立即上前。
  沉吟了一下,他低声向白玉飞道:“玉姐,我们先走吧!”
  白玉飞一拉柳瑜之手,反问道:“瑜弟,你不是要问她们索回‘黑木令’?为什么现在不去要呢?”她说话时音调稍为提高,目的为了使三女和戴馨等人听见。
  郑玉珊听了哼了一声,没说话只是用眼睛看了看石云仪。
  柳瑜又沉吟了一下,心想反正场中人对此事也大多知道了,就向石云仪走去,一抱拳道:“上次天山二十年剑约已到了,请石姑娘能将‘黑木令’赐还在下。”
  石云仪尚未答话,郑玉珊抢着发话:“是你要,还是她要?”
  其实她们三人此次下山的目的就是为了要将‘黑木令’还给柳瑜,但一见白玉飞站在柳瑜身旁,对柳瑜处处关心,又见两人亲密的样子,心中不由升起一股莫名的不高兴,郑玉珊这句话与其是说给柳瑜听的,还不如说是给白玉飞听的。
  白玉飞听了再也忍不下,走上前叱道:“你也不要管是谁向你要,难道你们天山派扣了别人‘黑木令’二十年了,到现在还想不还人家吗?”
  三女和戴馨听了这话,脸上不由一齐变色。郑玉珊为人最为狂傲,顿时忘去对方在天山绝顶手下留情之德,反声叱道:“不还又怎样!”
  白玉飞一听,怒火升起,伸手就要去拔宝剑,柳瑜连忙按住白玉飞之手,低声道:“玉姐,你忍耐一下,我来和她们解决好了。”
  金银双魔因柳瑜乃无相神僧之徒,又有前次相让,和此次出手相助之德,心中对他很有好感,此时听郑玉珊说出这话,不由一齐冷笑道:“好狂傲的女子。”
  三女除了对柳瑜有一些歉疚之情外,也向不服人,听了金银双魔这话,不由三人面色齐变,一齐伸手就要拔剑,场中空气顿时紧张,好似马上又要起了一场打斗。
  柳瑜见了,连忙站到中间,向金银双魔道:“今日此事应由在下一人解决,两位前辈关心之情,在下必永记心中,以容日后图报。”
  说着向二人一躬身。
  双魔哼了一声,只向后退了一步,没有说话。
  柳瑜见二人已经答应,又转身向三女道:“‘黑木令’还不还在下其实也无多大关系,但是这是丐帮信物,家师遗命,命在下将黑木令交还丐帮帮主,所以尚请三位姑娘能将‘黑木令’赐回,在下感激不尽。”
  三女听柳瑜讲得如此婉转,但郑玉珊刚才已将话讲出,就收不回来,一时沉吟说不出话来,半响,石云仪才道:“我姐妹三人,从来说出话就不再收回。”
  柳瑜一听心中一呆,心想难道又要打一场吗?白玉飞也一挺身站到柳瑜身旁。
  石云仪又继续道:“但‘黑木令’实应归柳小侠所得,现在柳小侠又并不要得回,我想不如由我姐妹三人自己将‘黑木令’交还丐帮,不知柳小侠认为如何?”
  柳瑜沉吟了一下,石云仪看了知道柳瑜是放不下心,于是又道:“丐帮的泰山大会又将举行,如柳小侠不放心,请你和我们一齐去,趁此之时当面直接交给丐帮帮主石云。不知柳小侠意下如何?”
  柳瑜心知对方言词虽然较软,但知对方三女心中都很骄傲,她们能这样已算不错,反正只要能够交到丐帮帮主石云手中即可,他只好微微点了点头道:“这样就麻烦三位姑娘到泰山走一趟了。”
  一群人也就往山下走去,住在镇中一所店中。
  天渐渐又黑了,店中也一片黑暗,小镇上一片寂静。
  天空中布满乌云,地上一片黑暗,天上雪花飘落,使地上罩着一层白雪,冷而静。
  房中微微传出了声响,正是郑玉珊和戴馨。
  戴馨轻声向郑玉珊道:“表妹不知怎么我今天有些心神不宁,好似有什么事要发生。你有没有这种感觉?”
  郑玉珊也道:“表姐,真奇怪,我好像也有这种感觉,好像心神安定不下,我从来没有这么过的,我们两人出去走走好吗?”
  戴馨点了点头,两人披了衣服就向室外走去。
  正在此时,墙外飘落一条身影,一身白色,面罩白色面具,左手一只袖子吊着,正是“银蛇剑客”,他如鬼魅一般追踪来到这里,眼中露出凶狠的光芒,站立在园中。
  二女刚一出房门,立即看见银蛇剑客站在园中,两人不由一齐“呀”了一声,一转身迅速退入房中。
  银蛇剑客一怔,他料不到现在到来还被对方发现了踪影,那他的计划岂不成了泡影。眼中凶焰射出,看着二女房门,缓缓地向二女房门走去。
  二女返身入了房门抽出宝剑,喝叱一声,两人走出房门向“银蛇剑客”攻去。
  房中人一闻声响,都一齐起身,略一收拾就纵出房门,一见来人竟是银蛇剑客,心中俱感一震。
  银蛇剑客见二女长剑突然刺来,口中连连怪笑,一伸右手就向二女剑身抓去,出手是又准又疾。
  二女大惊,二人一分,向两旁纵去。
  银蛇剑客又是一声怪笑,身形不动,在雪上向郑玉珊追去。
  石云仪和于玉英此时已出了房,见状,二人同时身形窜起,两支长剑有如长虹般刺向银蛇剑客。
  银蛇剑客重创未愈,手中又无宝剑,只有回身自保。
  他自己一臂已断,认为对方决料不到自己臂伤未好,还敢再来,才如此大意,想不到竟被戴馨和郑玉珊凑巧碰上,这才露出行踪。
  三女知道银蛇剑客武功较自己高得太多,即使对方已断一臂,但也不敢轻视。石云仪一声轻啸,三女身形落下,将“银蛇剑客”围在当中,准备“天河剑阵”来收拾她。
  银蛇剑客见三女情势,知非打一场不可,而且他也没有把三人放在心上,只要柳瑜不出手,他就自认决不会落败,现在柳瑜既没出手,他就想先将三女干掉再说。
  那知他手中无剑,三女又非泛泛之辈,而且“天河剑阵”更是变化多端,并不是他所想像而能及的。
  石云仪出口吟道:“取燕石兮射雀屏”,三女手中长剑一齐出手,射向银蛇剑客。石云仪知对方为江湖上手段最辣的魔头,不胜必死,所以一出手就用出绝招,想将银蛇剑客快些了结,这样也可以在众人面前显一显“天河剑阵”的威力。
  银蛇剑客一见石云仪一出声,三柄长剑就挟风云之势向自己袭至,不由心中大惊,他原本想对方一出手,就先夺下一柄剑下来,这下再也顾不到了,身形连忙下蹲,两脚向三女车轮般地扫去。
  地上的雪花被腿风卷起,在空中飞舞着。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冲霄录

下一篇:第七章 泰山遭遇
上一篇:
第五章 孤城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