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银蛇剑客
2020-06-18 11:28:03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倏地,身后一支火箭射至,柳瑜心中一惊,连忙纵身躲过。那火箭向地面,砰的一声暴裂,立时一阵口哨声响,几条蒙蒙的黄光射向自己。
  柳瑜心道:“不好!”他立时感到情形不对,由情势看来好似丐帮是在火箭响后才发现自己的,但究竟是谁躲在身后发火箭的呢?
  但时间不容他再想,立时一个纵身,身形跃回树上,眼光就向刚才可能发出火箭的地方看去。
  突然他看见一条白色身影,正想起身过去,瞧个清楚,那白色身影又是一扬手,又一支火箭射到。
  柳瑜只有身形翻下,只听“啪”的一声,火箭在树林中暴裂,四外灯光纷纷射到,柳瑜知自己再也躲不过了,但不知那白色身影是谁!
  身影翻下,连忙抬眼望去,刚才那株树上的人影竟如鬼魅般地消失了,他心下一惊,心中暗道一声好快的身法。
  这时丐帮中人已围上来了,柳瑜只有昂然而立。
  突然自丐帮众人身后转出一个少年,丐帮诸人立时肃然而立。
  柳瑜心想这大概是这些人的头目吧!他想着不由上前一步抱拳说道:“在下柳瑜,奉家师无相之命,前来拜见贵帮帮主石云。”
  那少年一听,似因柳瑜说是无相神僧弟子不由一怔,看了看柳瑜,反声问道:“原来是柳小侠,听说小侠是无相神僧的弟子,不知有何凭证?”
  柳瑜听了也不由一呆,立时无词以对,既是无相神僧遣来,就应有“黑木令”为证才对,但现在身上毫无证物,究竟用什么来回答别人?
  他想了一阵才缓缓答道:“先师曾经交给在下一面“黑木令”但被敝友遗失,而且今晨上山时曾遭贵帮阻拦,因此想见贵帮帮主,打听一下贵帮“黑木令”是从何得回。”
  那少年听了鼻中微哼一声,似对柳瑜所说的话有些怀疑,又问道:“不知少侠“黑木令”是何时遗失的?”
  柳瑜又是一呆,心中不由暗暗叫苦,这“黑木令”他只在今晨那副帮主手中看过一次,原来一直在三女之手,他怎么知道是什么时候遗失的,不由苦笑一声答道:“究竟什么时候遗失的,在下也不清楚了。”
  那少年一听,脸色突变,厉声道:“尊驾将丐帮看成了什么样了,尊驾这篇话就骗小孩子也骗不过去,今天居然拿到这里来,没别的话,今天只有叫你有来无回。”说着抽出“白玉杖”,一举手就点向柳瑜眉心。
  柳瑜有苦说不出,明知自己冤枉,但也无法解释,对方既然已近身攻来,自己就无法不接着了。
  柳瑜两脚微错,闪了开去,那少年手中“白玉杖”一挥,一道白光闪过,直袭柳瑜“期门穴”。
  柳瑜又不好反击。只再一闪身躲过。
  那少年见两招都被柳瑜轻易躲过,不由鼻中怒哼一声,一反手,手中“白玉杖”震出,直点柳瑜双目。
  柳瑜心想:“这少年的招式真是够快,可是内力还是太差。”不由微微一笑,身形一低,右手两指就抓向那少年手中“白玉杖”。
  那少年心中微微一惊,心中暗道:“以我出招之快捷,师叔都稍逊我一筹,但眼前这柳瑜竟能如此轻易让过,难道他真是无相神僧的弟子吗?”
  他心中想着,但手中一招一式都不敢慢下来,手中“白玉杖”急忙向后一带,右脚踢出,踢向柳瑜胸前“华盖穴”。
  柳瑜见那少年撤回“白玉杖”,同时右脚踢出,心想这少年有这么好的根底,如再有名师指点,武功当可大进。
  想着,身体向后倒下,右脚也跟着踢出,踢向那少年右脚“涌泉穴”,出招之时比起那少年更是快捷。
  那少年想不到柳瑜会卖这种险招,不禁大出意外,右脚踢出也无法躲过对方这一脚,但只觉右脚微微一麻,对方已起身后退。
  心中不由大为感激,心想如果这事是他做的,那他又何必如此对我呢?而且他“黑木令”在手,也犯不着如此做法,而故意留下“黑木令”。
  他想着不由发话问道:“柳少侠真的是无相神僧的弟子吗?”他问这话时先前的想法已经微有动摇了。
  柳瑜正想回答,突听一声惊叫,这声惊叫一入他耳,他心中不由大惊,他听出那是白玉飞的声音,他不由长啸一声,双足微点地面,身形飞起,见远处正有两条身影正在缠斗。他连忙身形一弓,弹射向那地方落去。
  那少年一见,心中更是暗呼侥幸不已,他看出柳瑜的功力不知道比他高了多少,刚才要不是柳瑜手下留情,恐怕自己在对方手下连一招都走不了。
  柳瑜纵身落地,一见眼前情势不由大惊,原来和白玉飞打斗的竟是银蛇剑客。而白玉飞竟然两手空空,手中流星宝剑已被银蛇剑客夺去,情势危急非常,马上就要丧命剑下。
  柳瑜大喝一声,右手伸出,五指如爪,抓向银蛇剑客背心。
  银蛇剑客再也不能出手伤及白玉飞,只有一回手,手中流星宝剑反撩柳瑜右手。
  柳瑜见白玉飞已脱险境,心头不由一宽。一见银蛇剑客剑势,立即易抓为弹,五指弹向银蛇剑客手中流星宝剑。
  银蛇剑客怒极,想每次有事都是这小子出手破坏,鼻中怒哼一声,手中流星宝剑一震,剑如银蛇,又是颠颤颤地攻向柳瑜。
  柳瑜一见大惊,他和人对手以来,银蛇剑客这种剑法是他认为最狡异的一种,他生平唯一的伤,就是伤在这种剑法之下,而现在对方又使出这一种剑法,而且对方手中又是一柄宝剑,是“流星宝剑。”
  他双足急点地面,身形升起,躲过来势,在半空中一个翻身,撤下背上长剑,手腕一震,一招“洪波掀地”,袭向银蛇剑客,翻身出剑,一气呵成。
  此时丐帮中人已经赶到,那少年一眼看见银蛇剑客那一身装束,不由低声惊叫,银蛇剑客他虽未见过,但他的大名他们早就听过。
  银蛇剑客见柳瑜身形纵起躲过,又翻身回攻,心中也不敢大意,他自知自己屡次受伤,内力大减,但手中持有流星宝剑,占着极大的便宜。
  忖想以自己狡异的招式,和流星宝剑的锋利,先解决掉柳瑜,那怕中原不为自己所占。他居心已立,就一反手,将手中流星宝剑迎向柳瑜来剑。
  柳瑜身在半空,见状已知银蛇剑客心意,心念微动,连忙轻啸吐气,身形一震,略略升起,让开来剑,一翻腕,手中长剑刺向银蛇剑客。
  银蛇剑客心中并不一定要刚才那剑得手,他也知道眼前这少年是极不容易应付的,自己虽立心算计别人,但一个弄不好自己就要反被算计。
  而且他心中对眼前这少年有莫测高深之感,他见柳瑜所使的招式虽然精奇,但仍是中原一派招式中脱化而出的,但在上一次打斗,最后柳瑜竟能在受伤之后,突出奇招,竟使自己受到断臂之辱,但一直到现在自己也认不出对方所使的是到底是什么招式,怎么出招的,因此对柳瑜也是小心翼翼地应付。
  柳瑜一让过他这一剑,又翻腕切来,银蛇剑客哼了一声,右手一带,将流星宝剑斜斜向左方带了过去,一面闪过柳瑜来招,一面横切柳瑜手中宝剑。
  柳瑜右手一转,将剑身一偏,向流星宝剑剑身用力一按,身形又向上飞起。
  银蛇剑客想不到柳瑜竟然这么大胆,竟敢用手中铁剑按向流星宝剑,然后再借力升起,不由也低啸一声,双足足尖一点地面,身形立即腾起,右臂流星宝剑剑尖斜指向上,飞身追起,刺向柳瑜眉心。
  柳瑜见银蛇剑客腾身追来,身形在半空突然翻下,变成头上脚下,身形也借着这一翻之力先行向右移开大约三尺,再微一提气,趁着银蛇剑客追至之时,双脚连环踢出,直踢银蛇剑客手腕脉门。
  银蛇剑客见柳瑜不但身形移开,而且双脚踢来,心中着实惊异柳瑜还招之快,和身法运用之巧妙,但一股妒意油然生起,闷声不响地一翻手腕,流星剑圈出,幻成一片茫茫的剑影袭向柳瑜下半身。
  柳瑜双腿尚未踢满,见对方来剑连忙收回,长吸一口气,两手一震,身形冲起约有三尺,两脚忽然翻上,倒翻了回去,手中长剑伸出,剑身带过一缕剑风,直点向银蛇剑客手中刺出的流星宝剑。
  银蛇剑客想不到柳瑜躲过之后,尚能出剑还招,而且点向自己手中流星剑,好像想要把自己流星剑点飞,不由鼻中怒哼一声,手中流星宝剑微侧,两脚用手一抖,直冲而上,直劈柳瑜手中长剑。
  柳瑜心中微惊,知道这一下如被劈中,自己手中长剑就要变成两片,那连接都不能接上;上次被魏虎用宝剑斩成四段之后,
  心中就时时存着戒心,见银蛇剑客冲来,连忙用“烟飞飘渺”的身法,身如轻烟,向右旁飘出,身形降下,落在地上。
  银蛇剑客也跟着翻身追下,柳瑜顺势急退,银蛇剑客身形落地,两人面对面站着。
  场外的人也呆着,四外一片寂静。
  银蛇剑客也知柳瑜对他的“银蛇剑法”有些畏惧,而且也不敢用剑接他手中的流星宝剑,但他也怕柳瑜使出上次怪招,前次断臂之情,现在想起来尚心有余悸。
  柳瑜心中在想着怎么才能自银蛇剑客手中夺回流星宝剑,他心想如果流星剑继续留在银蛇剑客手中,以他的武功,武林中将永无安宁之日,他虽断去一臂,但有流星宝剑在手,自己要想取胜,那也恐怕要靠机缘了。
  柳瑜正想着,银蛇剑客已一声轻吼,身形一动,欺身而近,右手起处,剑光如闪电般向柳瑜刺来。
  柳瑜右手一挑,长剑疾起,直撩银蛇剑客右腕。
  银蛇剑客这一招发出纯是诱招,出招虽然快捷,但并没有贯足真力,见柳瑜长剑撩至,他哼一声,右臂一震,剑身突转,如游蛇般刺向柳瑜右胸。
  柳瑜一见心知上当,两脚微蹬地面,身形疾退。
  哪知银蛇剑客早有准备,身形连连闪动,迫向柳瑜,右手流星剑原式不动,一直刺向柳瑜右胸。
  柳瑜心头微惊,连忙身形向后仰倒,两脚脚尖不动,身子又如车轮般反绕过去,手中长剑反挥银蛇剑客双腿。
  银蛇剑客想不到柳瑜竟能如此避招还招,心下也不由微微一惊,连忙将右手流星剑撤回,向下扫去。
  柳瑜不敢让银蛇剑客手中流星剑碰到自己手上长剑,一收右手,身形在地面旋风也似地转了一个大圈,身形一起,立时轻啸一声,身形围着银蛇剑客绕走,右手长剑连连吐出,向银蛇剑客身上各大穴道刺去。
  银蛇剑客心中大惊,他想不到柳瑜攻势竟如此凌厉。
  他只觉得四周剑风袭来,手中虽持有流星宝剑,但柳瑜身形游动极快,使他无法有一个准确的目标将手中流星宝剑刺出。
  他略一度量眼前形势,立刻身形一低,身子突然矮下四尺,右手流星宝剑贴地扫出,直扫柳瑜双腿。
  银蛇剑客一剑扫出,已觉头顶劲风袭来,连忙身子向后一倒,倒向地面,右手伸出,手中流星宝剑削向柳瑜手中长剑。
  柳瑜剑身微偏,双剑平交,“啪”的一声,双方震开,银蛇剑客也借这一震之力,背部微贴地面,猛然站起,又成了先前两人面面相对之势。
  两人这一交手,出招、收招、换招都是快若电光石火,场外之人一个个都看得目瞪口呆,作声不得。
  倏地!柳瑜长啸一声,声如龙吟,直冲玉宇。
  跟着右手一挥,长剑如经天长虹般,闪电似地飞向银蛇剑客,身形也同时纵起,十指微屈弹出,一齐弹向银蛇剑客手中流星宝剑。
  银蛇剑客见状心中不由一凛,不敢阻挡来势,连忙双足微点地面,身形如赤城霞起,腾空而上。
  柳瑜右手伸出,一把捞回掷出长剑,身形不停,反手扔出,一直飞向银蛇剑客,两脚猛蹬,身形倒窜而起,在空中连连翻转,居然后起先至,抢在长剑前头,右手五指齐弹,弹向银蛇剑客身前“幽门”“通谷”“商曲”“巨阙”五大穴道。
  银蛇剑客一见大惊,连忙一提身形,随手将右手流星剑扫向柳瑜右手,同时右腿踢出,向柳瑜长剑踢去。
  柳瑜就在等他这一着,见银蛇剑客手中流星剑扫来,左手连忙伸出,五指齐弹,弹向流星宝剑剑身。
  银蛇剑客一见心中一震,右手顺势用力挥去,流星宝剑脱手,一直刺向柳瑜前胸。
  柳瑜一见心中也不由一惊,他也想不到银蛇剑客竟将流星宝剑出手射向自己,但以他目前情况而论,只有躲还怕来不及,根本谈不上将它接回。
  柳瑜两手已出,无法抵挡,只好再使出“烟飞飘渺”的身法向旁飘去,在惊险之中让过流星宝剑。
  一反眼见银蛇剑客已向流星宝剑扑去,也连忙身形一弓一弹,追向自己长剑。
  白玉飞在旁见银蛇剑客将流星宝剑出手,柳瑜飘身让过,心想这正是夺回流星宝剑的好机会,娇叱一声,身形扑起,右手一伸,向流星宝剑抓去。
  此时,银蛇剑客身形已到,见状冷笑一声,一伸右手,五指如爪,闪电般抓向白玉飞递来之手腕。
  白玉飞右手正要抓到流星宝剑,忽感一股劲力逼回自己右腕,如自己再抓下去的话,恐怕自己右手不保,连忙缩回右手,但当她刚一缩回右手,银蛇剑客就在这一刹那间,伸手抓住了流星宝剑剑柄。
  白玉飞一见,大喝一声,双掌互出攻向银蛇剑客。
  银蛇剑客夺到流星宝剑,心中大喜,见白玉飞攻来,不由冷然长笑,一翻腕,手中流星剑向白玉飞手腕挥去。
  白玉飞无可奈何只有收招,但银蛇剑客并不就此罢休,右手流星宝剑推出,向白玉飞头颈切去。
  白玉飞心中大怒,身形一倒,躲过流星剑,右手抽出白玉鞭,顺势抽出,径缠向银蛇剑客右腕。
  银蛇剑客鼻中哼了一声,右手连震,“喳”的一声,白玉飞手上长鞭已被砍断,流星剑顺势刺向白玉飞胸前。
  柳瑜此时正抓住长剑,回身一看,心中大惊,长啸一声,右臂贯足真力,用力挥出,长剑急若闪电般向银蛇剑客背后刺去,同时身形一起,急如流星般向银蛇剑客扑去。
  银蛇剑客见状大惊,连忙身形伏下,先行躲过来剑,同时转身,右手流星剑刺出,刺向柳瑜前胸。
  柳瑜双手同时举起,两腿半蹲,十指弹出,一齐弹在流星宝剑剑身之上,只听见“唑”的一声,银蛇剑客手中流星宝剑脱手飞起,一直向天空飞上。
  银蛇剑客怒吼一声,身形纵起,追向流星宝剑,两腿同时踢出,踢向柳瑜头部。
  柳瑜身子已是半蹲,见银蛇剑客双腿踢到,只好身形倒下,但心中实在不愿意再让银蛇剑客再得回流星宝剑。
  当背刚一碰到地面时,身形一振而起,闪电似地追向银蛇剑客,想缠住银蛇剑客不让他有多余的时间去抓回流星宝剑。
  但究竟是迟了一步,银蛇剑客右手已抓住流星宝剑柄,见柳瑜起身追来,眼中顿时现出杀气,双腿猛然上缩,上半身屈下,流星宝剑向下挥出,一直扫向柳瑜门面。
  柳瑜见银蛇剑客已然得手,知已无法,身形立时一翻落向地面,此时白玉飞已拾起柳瑜长剑,一挥手就向柳瑜扔来,柳瑜一抄右手,接过来剑。
  银蛇剑客身随剑势,由上而下,一直冲向柳瑜。
  柳瑜右手正接着白玉飞扔来长剑,见银蛇剑客右手流星剑刺来,连忙身子向前弯下,右手反出,直撩银蛇剑客右手。
  银蛇剑客右手一动,流星剑一转,指向柳瑜手中长剑。
  柳瑜身形突向前倒下,脚尖微微用力,身形向前纵去。
  银蛇剑客轻吼一声,右手一挥,流星宝剑立即有如电闪奔雷般,带着轻嘶之声,直刺向柳瑜。
  柳瑜心中不由一惊,他身形刚起,要想换式,已是无及,只有将右手用力一反,手中长剑向流星宝剑点去。
  银蛇剑客流星剑出手,身形已到地面,单手向地面一拍,身形平起,一直飞向柳瑜,右手翻出,直震柳瑜前胸,带着一股劲力逼向柳瑜。
  柳瑜身形尚未碰地,见状不由大惊,连忙左手向地面一震,身形如流星般飞起,脱出银蛇剑客掌风。
  银蛇剑客见柳瑜竟能躲过,连忙一把抓回流星宝剑,眼珠突转,恶念一起,不再向柳瑜追去,一反身就奔向白玉飞,手中流星宝剑挥出,向白玉飞斩去。
  白玉飞一见心中一惊,竟忘了对方手中是流星宝剑,一手拔出剩下半截的白玉鞭,右手一起,用已断的白玉鞭向流星宝剑崩去。
  只听“喳”的一声,从白玉鞭断处,流星剑闪电般切下,白玉飞大惊失色,银蛇剑客却是连连冷笑。
  白玉飞连忙倒身滚出,银蛇剑客起身直追。
  柳瑜身在半空见状大惊,身形一弓,电般射出,追向银蛇剑客。
  但为时已迟,白玉飞见不能躲过,只有将眼一闭,银蛇剑客心念忽动,剑身一倒,剑柄伸出,点住白玉飞肋下麻穴,随手挟起。
  柳瑜怒啸一声,剑势一变,一招“龙飞凤舞”,剑势起处如矫龙舞凤,剑影茫茫,剑光连闪,攻向银蛇剑客。
  银蛇剑客人质在手,心胆俱壮,但也不敢大意,突然一个念头闪过脑际,右手一挥,白玉飞身子顿被扔起,迎向柳瑜,再一挥手中流星宝剑脱手飞起,飞向白玉飞,心想你是要攻我还是先救人要紧,如果你要先救人,你就看到好了。
  柳瑜想不到银蛇剑客竟来这一手,心中大惊,连忙身形一震,让过白玉飞,左手反出,一把捞住白玉飞,见流星宝剑飞到,心念突动,右手一挥,手中长剑射向银蛇剑客,跟着顺势一把抓住流星剑剑柄。
  银蛇剑客本想双管齐发,柳瑜必难兼顾,自己必可乘他手忙心乱之际,起身攻之,必可奏功,但想不到柳瑜竟将右手长剑投出,射向自己,心中不由微惊,鼻中怒哼一声,身形一低,让过来剑,身形趁势纵起,扑向柳瑜。
  柳瑜心中大惊,此时他正手忙脚乱,无力迎敌,身形又被白玉飞身体一拉,无法再用力,只有两脚踢起,踢向银蛇剑客。
  银蛇剑客也想不到柳瑜尚能用双腿阻止自己攻势,但心中并不肯服输,他如就此罢手,以先前大占优势,和目前形势比起来,对他是形势急转而下,一直落入下风,鼻中哼了一声,右手一收向柳瑜双腿抓去。
  柳瑜心中一惊,连忙缩回双腿,银蛇剑客怪笑一声,身形迫近,右手伸出,拍向柳瑜肋下的白玉飞。
  柳瑜尽力转身躲过,“啪”的一声正震在柳瑜左手,柳瑜不由闷哼一声,左手劲力全失,白玉飞身形又向下落去,两人不约而同的一齐向白玉飞身形追去。
  但银蛇剑客转动较受伤之下的柳瑜快了一筹,一把就把白玉飞抓在手中,此时二人身形也已落到地面。
  柳瑜左臂受伤,但见白玉飞被拿,不由心中起了前所未有的怒火,右手一举,双足足尖一蹬地面,身形飞起,又使出“龙飞凤舞”这一招,一直刺向银蛇剑客。
  银蛇剑客见状大惊,连忙一举白玉飞向来剑迎去,但剑光闪动,剑身贴着白玉飞身子擦过,颤动着刺向银蛇剑客右肩。
  银蛇剑客双脚用力一点地面,身形升起,想要脱出柳瑜剑势,但眼前剑影晃动,柳瑜如影随形般跟了上来,剑光仍在眼前颤动着。
  银蛇剑客心中一凉,他不想在断去左臂之后右臂也断去,只有身形用力一扭,左肩迎了上去,“嗤”的一声,左肩被流星宝剑洞穿,银蛇剑客狂痛这下不由大吼一声。
  柳瑜目的并不是要伤银蛇剑客,而是要救回白玉飞,一剑虽刺中银蛇剑客,但身形并不停止,左掌跟着吐出,直拍银蛇剑客右手。
  但一伸出不由大叫一声,面色变成惨白,原来他刚才左肩已被震伤,这一下虽然心中忘了,但左臂一举,不由痛彻心肺。
  银蛇剑客伤比柳瑜还要重,身形一落地,就挟着白玉飞狂奔而去。
  柳瑜肩虽然受伤,但见银蛇剑客竟然挟着白玉飞奔去,心中不由急怒交加,双脚一点地面,就追了上去。
  丐帮诸人见了刚才那一场打斗,心中不禁心惊胆战,此时回想起来犹不自觉得尚有余悸在心。
  柳瑜身形一起,身形快若流星,但银蛇剑客虽挟着一人,可是先起路,又是刚起身奔跑,因此领先柳瑜约有两丈。
  半盏热茶一过,两人之间的距离只剩下一丈了,两人狂奔着,也不知跑了多远,两人之间的距离也愈来愈近了,只剩下了五尺三尺,柳瑜怒啸一声,两脚加力,手中流星宝剑刺向银蛇剑客后心。
  银蛇剑客虽屡次受伤,但好似他对受伤毫不在乎,也似乎他受的伤对他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在前次能在断臂之夜就向柳瑜等人寻仇,这是一般人所不能够的,又在上次被金银双魔钢环击中之后,竟能千里追踪,而追踪到泰山。
  这次他左臂又中一剑,但这似乎对他并没有多大的影响,他虽也在向前狂奔着,但也知道柳瑜手中流星剑刺到,他鼻中怒哼一声,右手倒挥,将白玉飞身体挡向流星宝剑。
  柳瑜不得已,只有一缩手收回已刺到的流星剑。
  两人虽拆着招,但脚下丝毫不停,仍然向前狂奔着。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冲霄录

下一篇:第九章 百日之毒
上一篇:
第七章 泰山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