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剑池恩仇
2020-06-18 11:48:37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柳瑜身形一闪想要闪过去,但那少年竟跟踪而至,双掌原式不动拍向柳瑜。
  柳瑜眉头微皱,心想无缘无故又要打这么一场,对方又是剑池中人,久缠不好,不如速战速决。
  他口中低啸一声,双手十指齐弹,一招“指弹北辰”,反向那少年回攻了过去。
  那少年低啊了一声,连忙向后退去。
  柳瑜心中不由微奇,想不到那少年好似没有一些儿的打斗经验,竟然连十招都没接下就退了下去。
  那少年看了柳瑜一下,一手自那大汉手中接过了皮鞭,向柳瑜击去。
  柳瑜身形急忙向后退去。
  那少年一翻腕又向柳瑜抽去。
  柳瑜清喝了一声:“住手!”
  那少年一回手就收回了鞭子,向柳瑜问道:“你要说什么话?”
  柳瑜微微一笑道:“你为什么败了还要打?”
  那少年哼了一声道:“这是我们剑池的规矩,平时不准向别人挑衅,但别人向我们挑衅的时候一定要把别人打败!”
  柳瑜又问道:“打败了就完了吗?”
  那少年仰首道:“是别人来挑衅的哪能如此容易就完,必须先行把他打败以后丢到剑池里去!”
  柳瑜心中一冷,心想那就怪不得白玉飞的父亲告诉她说剑池是不可以去的,原来有这么多规矩。
  他沉默了一会向那少年问道:“如果你就打败了要怎么办呢?”
  那少年哼了一声冷冷道:“剑池的人是永远不会输给外人的。”
  柳瑜心中一惊,心想这少年好大的口气,他反问道:“这是真的吗?”
  那少年哼了一声道:“这是我爹告诉我的,自然是真的了!”
  柳瑜心中暗暗叹息了一声,刚想说话,白玉飞在旁发话道:“不管你怎么说,你刚才已经输了!”
  那少年急叱道:“胡说!谁说我输的,刚才分明还是胜负未分,怎能算我输了?”说着他停了一下又道:“而且后来我还站在上风!”
  白玉飞冷冷地讥讽道:“对的,到后来你还站在上风呢!”
  那少年被白玉飞一激,一言不发,右手皮鞭一挥,又向柳瑜攻去。
  柳瑜不知胜好还是败好,胜了固然不好,但败了更糟,只见他身形连连后退,只是一直闪躲着。
  那少年突然招式一变,满天鞭影横飞,一直向柳瑜逼去。
  柳瑜长啸一声,一招“龙飞凤舞”,右手握住那少年鞭鞘,凝立当场。
  那少年啊了一声,见鞭被抓,不由右手用力向后抽回,柳瑜右手一震,长鞭飞起,向上飞去。
  那少年身形一起,如巨鹰般的向那长鞭抓去。
  柳瑜眉头微皱,心想自己故意让了他一招,难道他都没有看出吗?
  那少年一手抓回长鞭,满面通红地站在那里。
  此时小径转角处又奔出一个少女,她往前面看了一看,咦了一声,奔到那少年身前向他道:“哥哥,你怎么奔到这儿来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那少年回头向她道:“不要你管!”
  那少女赌气道:“不管就不管,爹马上要来找你了,他来了我也不管!”
  那少年连忙一拉袖子问道:“爹真要来了吗?”
  那少女不理他向白玉飞道:“你怎么把我家的绿云带走呢?”
  白玉飞低头向那小女孩问道:“你是叫绿云吗?”
  那小女孩摇了摇头道:“不!我不叫绿云,我的名字叫夏小菊!”
  白玉飞抬头对那少女笑了笑,没有答话。
  那少年气得涨红的脸向白玉飞道:“你不把她送回来,我可要对你不客气了。
  那少年在旁边紧张地向那少女问道:“妹妹,爹是不是真的要来了,你就赶快告诉我吧!”
  那少女回头道:“我管不着。”
  说着又向白玉飞道:“你听见了没有啊!”
  那叫夏小菊的小女孩拉着白玉飞的衣袖向她道:“阿姨!求求你千万不要让她带我回去吧!”
  白玉飞从心中就喜欢这小女孩,不知道这小女孩为什么不肯回去,看这两个少年也不是穷凶极恶之像,但看这小女孩又是这么可怜。
  她笑着用手把夏小菊额前的头发掠了起来,她抬头向那少女道:“她不叫绿云,她叫夏小菊哩。”
  那少女怒叱一声道:“夏小菊就是绿云,她在我们家里我们是一直叫她做绿云的,你别多管闲事!”
  白玉飞看了看柳瑜向那少女问道:“她在你家里做什么的呢?”
  那少女不耐烦地道:“这事你别管,我问你,你究竟是还不还?”
  白玉飞笑道:“不像话!你看她身上穿得这么破,你穿得这么好。”
  那少女回头向那少年问道:“哥哥!你可亲眼看到了,这是她自己找来的,我可要试试身手了。”
  那少年一把抓住那少女道:“慢着!”
  那少女一回头道:“干什么?”
  那少年向她问道:“爹是真的要出来找我吗?”
  那少女一摔手不耐烦地说道:“噜嗦!那是我骗你的,爹如果要来早来了,哪里还得等到现在!”
  两人正在说话,那大汉突然叫道:“老爷来了!”
  那少年和少女一齐啊了一声,回过头去。
  一条人影旋风般地落在几人面前,柳瑜一看来人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他站定脚步,用他那神光十足的双眼向周围扫了一周,最后落在白玉飞身上。
  那老者注视着白玉飞,他轻哼了一声,向白玉飞问道:“你是谁?”
  白玉飞心中大为不高兴,心想不管你再怎么了不起,为何如此傲气凌人。
  身旁那少年上前了一步向那老者道:“爹,就是她把夏小菊带走的。”
  那老者瞪了那少年一眼道:“蠢材!这儿没有你的事,不要你插嘴!”
  那少年连忙退了下去,他心中本来就怕他父亲,因此凑上去插了一句,想借机会掩饰一下他自己刚才已落败的事,这下被他父亲叱退,心中大大不是滋味,心中暗惊怎么他父亲今天对他特别严厉,难道已经知道了他刚才落败的情形吗?
  白玉飞看了柳瑜一眼,没有回答那老者的问话,心中暗思刚才听那少年说,剑池之人不准先向外人出手,自己何不暂忍一口气,这样反而少些麻烦。
  那老者见白玉飞低头寻思,没有理他,他又向白玉飞喝道:“你听见了没有,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白玉飞抬眼望了那老者一眼,她哼了一声,回头向柳瑜道:“瑜弟,我们走!”说着带着夏小菊就要转身离去。
  那老者低喝了一声:“慢着!”跟着身形一起,拦住三人去路。
  白玉飞抬头向那老者问道:“你是谁,干什么拦住我们的去路?”
  那老者双眼瞪着白玉飞,正想发作,先前那少女一声轻笑,身形落在那老者身旁向他道:“爹,让我来,刚才的事我还没有跟她了清哩!”
  那老者看了那少女一眼,微微地点了点头就站在一边。
  那少女向她哥哥一笑,向白玉飞道:“你们两人快把绿云留下吧!要不我爹一生气就要把你们两人丢到剑池里面去了,那可不是好玩的。”
  白玉飞冷冷向她道:“你们剑池的人就是这么不讲理吗?”
  那少女哼了一声向白玉飞道:“你可不要乱骂,我这是好意的,我爹生起气来吃亏的只有你。”
  白玉飞又接着道:“那照你讲,你们剑池的每一个人都很讲理吗?”
  那少女傲声地道:“当然,我们剑池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白玉飞不愿意在半路上又突出事端,她转头向那老者问道:“是吗?”
  那老者哼了一声道:“我女儿讲的话难道会错吗?”
  白玉飞微微一笑道:“那你们拦住我们去路是为什么呢?”
  那老者哼了一声道:“就因为你把绿云带走!”
  白玉飞又笑道:“那我把绿云留下就没有事了吗?”
  那小女孩闻言吓得双手抓紧了白玉飞求道:“阿姨,你不要让他们把我带回去吧,求求你!”
  那老者沉吟了一下,微微地点了点头。
  白玉飞微微一笑说道:“好!那么我们要走了,告辞了!”说着又带着那小女孩向前走去了。
  那少女开始以为白玉飞要把夏小菊放下,刚要让开,见白玉飞又带着夏小菊要去,她连忙喝了声道:“把她留下!”
  白玉飞微笑道:“你们要的是绿云,但是她不是绿云,她是夏小菊,我把夏小菊带走总可以吧!”
  只见,身旁那老者身形一闪便至白玉飞身前,一把向她抓去,口中同时低喝一声:“你找死!”
  柳瑜站在一旁,哪会让他如此容易得手,他右手一起,向那老者来势格去。
  那老者右手连连伸缩,向白玉飞连攻三招,柳瑜双掌翻起,直拦了过去。
  那老者一连三招没攻进去,心中微微一惊,心中猜不透柳瑜到底是什么来历,以他的年龄看来,根本就不应该有如此高的功力,而且他从来没有听说有这么一个人物,能一连将他三招如此轻易让过的。
  他身形略退,向柳瑜打量了一会向他问道:“你是谁的徒弟!”
  柳瑜沉吟了一会向他道:“家师无相!”
  那老者一愣道:“你是无相的徒弟?”
  柳瑜微微点了点头。
  那老者沉思了一会,心中暗奇无相神僧怎么会有个武功如此高的徒弟呢?
  他又打量了柳瑜一番道:“好!我看你是无相的弟子,我就放你走吧,但那小女孩可一定要留下。”
  柳瑜心中暗想,难道他认识我师父吗?
  那老者又轻哼了一声向他道:“你听到了没有?”
  柳瑜茫然地点着头,突然他向那老者问道:“为什么一定要她留下呢?”
  那老者瞪了他一眼道:“我叫你留下你就留下,这事你用不着管。”
  柳瑜沉吟了一下摇了摇头道:“但是她不愿意留下来啊。”
  那老者哼了一声道:“这不用你管!”
  白玉飞在旁哼了一声道:“那用得着你管吗?我真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使这么一个小女孩对你们这么害怕,你们自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难道说这小女孩有什么事对不起你吗?否则你会再三追她。”
  那老者怒瞪了白玉飞一眼向柳瑜问道:“她是谁?”
  柳瑜还没有答话,白玉飞在旁强着道:“你为什么不敢直接问我,还要向他打听呢?难道你怕我吗?”
  那老者脸色变得铁青,他回头向白玉飞怒声道:“从来没有人敢在我费仁杰面前如此狂妄的,你今天如果不给我满意的答复,哼!别怪我费仁杰作事太狠!”
  白玉飞哼了一声道:“我凭什么要给你满意的答复?”
  只见,费仁杰气得脸上一阵变幻,双眼突然现出浓厚的杀气,他冷笑了一笑,向白玉飞慢慢地走去。
  柳瑜心中微微吃惊,他身形一晃,拦在白玉飞身前向费仁杰道:“你们剑池不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吗?”
  费仁杰冷笑一声道:“但是她现在已经犯了我!可怪不得我!”
  说着身形不停地向白玉飞逼去。
  柳瑜心中大吃一惊,大声喝道:“但是这是你先犯人啊!”
  费仁杰身形微停,他双目盯视着柳瑜。
  柳瑜道:“别人不愿意把自己姓名告诉你,就算犯了你吗?”
  费仁杰看了那夏小菊一眼,冷然道:“不错!”说着双手平胸推出,一招“七洲鲸浪”,一股无形的劲力直向二人胸前逼来。
  柳瑜心中大吃一惊,见费仁杰用出内家掌力,他双目突发奇光,身子半蹲,双掌在胸前,双目微闭,低喝一声,出声发掌,一招“梵音慑虎”,向费仁杰迎了过去。
  “碰”的一声,两股劲力一交,柳瑜被震,一连退了三步!
  费仁杰冷笑一声,身形一动,想闪过柳瑜向白玉飞逼去。
  柳瑜身形刚一被震退,他长啸一声,二次出掌再击向费仁杰。
  费仁杰身形一起,柳瑜收招来式,一招“仰观日月”,身形底下,双掌向上翻出,直拍费仁杰。
  费仁杰冷笑一声,身形在半空中微微一顿,双脚一齐踢出,向柳瑜双手踢去。
  白玉飞在旁,心知柳瑜在功力上究竟还是要稍差费仁杰一等,她立即大叫了一声:“瑜弟用剑!”
  身旁那少女瞪了她一眼道:“你在旁边嚷什么!”
  白玉飞注视着柳瑜,没有理她。
  那少女冷哼了一声,身形一动,迅速地向白玉飞扑去,双手一翻,向白玉飞身旁的夏小菊抓去。
  白玉飞虽然注视着柳瑜,但她可不是死人,一闻风声袭体,她立刻一拉夏小菊,身形向后退去。
  那少女一愣,哼了一声又向白玉飞逼去,右手一招“风将起兮”向白玉飞拍去,口中同时道:“快将绿云放下!”
  白玉飞柳眉微扬,哼了一声,右手一招“川流岳立”,向那少女右手切去。
  同时柳瑜身形一闪,躲过了费仁杰双腿,费仁杰又哼了一声,身形一直向柳瑜追去,双掌拍出,一招“水气寒积”,直拍柳瑜后脑。
  柳瑜双脚微蹬地面,身形突然飞起,如巨鹰临空,在半空中稍微一停,又迅速地向费仁杰反袭出去。
  费仁杰右手挥出,一招“水接秋光”,直扫向柳瑜。
  柳瑜身形刚要接近费仁杰,突感一股无比的力量向他撞来,他心中一惊,猛一提气,身形又向上升起,躲开了费仁杰这一挥之力。
  他眼角一瞥,正看到白玉飞被那少女紧紧逼着,而且马上就要落败了,心中不由为之大吃一惊。
  费仁杰见柳瑜躲过了他这一挥之力,冷笑了一声,双脚一点地面,身形飞起,左右双手一齐推出,一招“力绝天下”,直袭柳瑜胸前。
  柳瑜心中正吃惊着,劲风又已袭体,他心中一惊,无数的念头自他脑际闪过,他长啸一声,收双脚,右手一背,撤下了背上的流星宝剑,随手一招“云披落雁横”,向费仁杰挥去,身形借着这一挥之力向白玉飞那方飞去。
  费仁杰见柳瑜心神正分,一招“力绝天下”施出,心中正欣喜着,双掌之力也渐渐加强,想这一招将柳瑜击败。
  但突然剑风袭体,一片银色光芒向他逼,心中大吃一惊,硬把身形压落地面。
  他一落地面,见柳瑜已向白玉飞那边飞去,他轻喝一声,双脚用力一蹬地面,身形如箭一般向柳瑜逼去,右手同时伸出,向柳瑜背心穴点去。
  柳瑜身在半空借了这一挥之力向白玉飞那边飞去,想不到费仁杰一落之后又追了过来,他见白玉飞已是非常危险了,他身形一弓弹出,闪电似的向白玉飞那边落去。
  白玉飞已被那少女逼得坐在地上,那少女正在攻出,柳瑜身形一落,随手一招“星分翼珍”,将那少女逼开,站在白玉飞身前。
  那少女被柳瑜一招逼退,同时费仁杰也已追至,他才一到,立刻身形向柳瑜身上落去,一招“渗云垂露”,身形笔直,双脚向柳瑜头顶踏去。
  柳瑜流星剑一落又起,一招“悬崖青雾锁”,一片银光护在头顶。
  费仁杰无奈,只有一落身形,落在那少女身旁。
  白玉飞又站了起来,夏小菊立刻跑到了白玉飞身旁。
  柳瑜身形后退,低声向白玉飞说道:“玉姐,你先带着她走,我一会解决了费仁杰再赶来!”
  白玉飞沉吟了一会,刚要说话,那费仁杰又身形一起,向柳瑜迫来。
  柳瑜一剑在手,自然不怕费仁杰之攻击,只见他右手微起,一招“东升照万方”,将费仁杰逼退。
  费仁杰怒哼一声道:“只仗了手中有剑,这有什么用!”
  身后那少年闻言,立即跑近费仁杰,将他自己的剑送到了费仁杰身前道:“爹!剑!快杀死他!”
  费仁杰哼了一声,本不想拿,但手中没有剑实在不是柳瑜的对手,他一手接过了长剑,右手一震,一起,一招“鹤舞鸿飞”,一片剑影闪烁着向柳瑜逼去。
  柳瑜连忙向白玉飞说了一声:“玉姐快走!”跟着一回身,右手长剑划出,拦住了费仁杰的攻势,跟着剑势展开,一连“围三悬紫极”、“合九抱苍穹”、“珠璧三宵合”,三招连出,带动身形,向费仁杰逼去。
  费仁杰见柳瑜攻势如此凌厉,心中一惊,不由自主地身形向后退去。
  柳瑜想要白玉飞逃开,回头一看,白玉飞还立在当地,他又叫了一声:“玉姐快走!”跟着又一连三招“雷轰玉处骄”、“乱烟拖匹练”、“雪浪吞吴楚”,一片银色光芒如浪潮般向费仁杰逼去。
  费仁杰见柳瑜一出声,他向那少年和少女大喝了一声:“拦住她!”同时右手斜斜刺出,一招“万仞孤生”,剑势斜起,向柳瑜流星剑迎去。
  双剑微接,费仁杰突然觉得有异,脸色一变,身形暴退,连忙低头一看手中长剑,已经断了一半。
  他怒视着柳瑜,柳瑜双眼一看,见那一双少年男女已向白玉飞逼去,他双脚一蹬地面,身形斜射出,直追那一双少年男女,拦住他俩去路。
  费仁杰怒吼一声,身形暴长,闪电般地冲过柳瑜,追向白玉飞。
  白玉飞带着夏小菊,自然走不快,眨眼就被费仁杰追上。
  柳瑜心中大急,身形疾起而追,右手一剑向费仁杰背心刺去。
  费仁杰左手向白玉飞抓去,右手长剑一翻,使出一招“巧打金钟”,剑尖向柳瑜手中流星剑点去。
  柳瑜见费仁杰左手已经抓到白玉飞背心了,他心中一惊,长啸一声,身形向地面一低,右手流星剑一缩,同时暴起一招“龙飞凤舞,”向费仁杰攻去。
  费仁杰突见眼前银光暴起袭来,也心中一惊,口中低呼一声:“飞龙城!”再也顾不得伤及白玉飞,连忙身形如闪电般的向身旁挪去。
  同时那一对少年已追了上来,二人一分,同时向费仁杰叫道:“爹,我俩先拦他一阵,你去抓那女的!”说完一齐扑向柳瑜。
  柳瑜心中不由大吃一惊,自忖手中有流星宝剑要胜这两人固然是很容易,但要在一两招之内取胜也是不容易的,刚才自己全力出击已是感觉很吃力了,他们再这么一来,白玉飞就要被他们抓去了。
  费仁杰听了一想到是好计,也不再犹豫,身形一起就向白玉飞扑去。
  柳瑜心中突想我怎么能这么容易让他过去,只见他双足一点地面,身形如巨雁一般升起,身形在半空中一翻,长啸一声,流星剑一招“月色流动”,银光连闪,如水银泻地,直向三人身形拦去。
  三人身形同时为之一滞,费仁杰想不到柳瑜虽然功力不如他,但剑术的精奇竟然会有如此的地步。
  他怒哼了一声,见白玉飞已又离远了,大喝一声,右手长剑一起,一招“天开千里迥”,突破柳瑜剑幕,身形向白玉飞追去。
  柳瑜心中一急,身形一落,正想起身再追,但那身旁一对男女同时大喝一声向他扑来,圈住他的身子。
  柳瑜右手一招“疾转千山襄”,向二人逼去,二人身形一转,闪了过去,柳瑜又起身欲去,二人又一齐拦了上来,柳瑜一眼看见费仁杰已奔近白玉飞身后。
  他大吼一声,右手流星宝剑挥出,一招“劈峡白云飞”,逼开二人之后,立即直向费仁杰追去。
  费仁杰一听,知道柳瑜已经追过来了。心中一急,心中只想先制住白玉飞,他双手一翻,掌心向外,向白玉背心按去。
  白玉飞心中大吃一惊,知道已经无法再避过了,反手一招“镜襄移花”,用力将费仁杰掌势逼开。
  费仁杰一见白玉飞使出这招“镜襄移花”,他心中大吃一惊,不由自主的啊了一声,用力要将掌势收回,但他已用出全力,哪里还能收回,“砰”的一声,白玉飞被他这一震之力震得身形向前扑去,倒在地上。
  急怒攻心之下,柳瑜大吼一声,身形扑了上去,右手流星剑一招“金波贯斗牛”,真刺费仁杰背心。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冲霄录

下一篇:第二十二章 仇结飞鲸岛
上一篇:
第二十章 路见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