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蚂蚁肆虐
2020-06-18 11:50:52   作者:白虹   来源:白虹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笛声愈来愈近,一阵阵的爆裂声,前面不远处的树林一片一片的倒了下来,蚂蚁如潮水般的涌至。
  众人心中一齐大吃一惊,费仁杰大叫一声:“快回剑池!”带头就向剑池奔回。
  白玉飞一手抱起了朱紫燕,随着众人向剑池奔去。
  到了剑池,费仁杰急忙叫庄丁将附近树木全部砍倒,堆了起来,一面大家一起准备引火之物,准备抵挡蚂蚁雄兵。
  笛声又近,众人向前望去,眼前一片黑压压的,不知有多少蚂蚁,不管是什么东西,一遇上必定遭殃,蚂蚁过处,不亚于烈火的焚烧。
  众人心中吃惊着,费仁杰指挥着庄丁将家中所有的油物倒在木材之上。
  刹时,蚂蚁如潮水般的涌到,费仁杰哼了一声,喝道:“点火!”
  刹时之间巨火烧起,火光冲天。
  远处笛声转疾,无数的蚁群向火堆冲去。
  费仁杰哼了一声,心想这到底是谁搞的鬼,居然用笛声来指挥蚂蚁。
  朱紫燕此时精神也恢复了一些,她望着烈火低低叹了一口气。
  白玉飞心中大奇,向她问道:“朱城主,你为什么叹气呢?”
  朱紫燕摇了摇头道:“没有什么,只是想起我飞龙城中人,心中感触太多吧!”
  白玉飞心中一惊向她问道:“你的飞龙城……”
  朱紫燕眼中含着泪水道:“夜晚突闻笛声,飞龙城就毁之于一夜。”
  众人听了心中一震,柳瑜不由向她问道:“那你城中人……”
  朱紫燕接着道:“只剩下我一个人!”说着她哼了一声道:“我哪天擒住朱鸣一定叫他碎尸万段!”
  柳瑜一惊,不由脱口而出道:“是他?”
  此时笛声渐小,蚂蚁也不再向前冲来!朱紫燕见状叹了一口气道:“这儿恐怕也即将守不住了。”
  费仁杰寒着一张脸道:“你说什么?”
  朱紫燕面上毫无表情地望着他道:“我飞龙城比你这儿大,一夜之间,房屋全部拆下来烧了,你这儿火焰一小,你准备怎么办?”
  费仁杰无词以答,寒着一张脸,望着那将要渐渐小下去的火焰。
  他心念一动,向家中庄丁说道:“把房子拆掉,围在剑池四周!”
  家中庄丁赶紧按照他的话,将房子全部拆了,围在剑池的四周。
  他叫庄丁准备好浮桥,铁皮船,准备大家一齐退到剑池中央去。
  火势渐小,笛声又起,蚂蚁如潮水般的向火堆冲去。
  费仁杰一挥手,向大家道:“我们退到剑池去!”
  大家沉默了一会,心知除了这样也别无他法了,浮桥推入水中,费仁杰和柳瑜拾着铁皮船首先退入亭中,众人跟着闪电似的退入亭中。
  剑池中的小岛方圆不过两丈,这一上去,挤上二十多个人,还有食物也搬了去。
  第一道防线已被突破数点,蚂蚁已疏疏落落地冲了进来。
  费仁杰再次登上浮桥,用火点着烧了剑池四周的木材,火势又冲霄而起。
  但听远处笛声又疾,蚂蚁不顾性命地冲了过来,众人沉默着,希望这道防线不要再被突破才好。
  远处笛声倏杳,火势之外传来一阵大笑声,朱鸣和一个长发披地的怪人出现在火圈之外,两人走处,群蚁纷纷让开。
  朱鸣放声大笑着向众人道:“你们以为这么一个小小的水池和短暂的一圈火就可以挡住蚂蚁了吗?”
  费仁杰在停中怒声向朱鸣叱道:“你是谁!”
  朱鸣大笑道:“反正你快死了,告诉你也没关系,我就叫朱鸣!”
  费仁杰冷冷笑了两声道:“你以为你的蚂蚁一定可以过得了我剑池吗?”
  朱鸣大笑了一声,没有答话。此时火势又小,那怪人又吹起笛声,蚁群前仆后继,刹时间烈火都被扑灭。
  朱鸣又大笑了一声,蚁群前仆后继地向池内冲去。
  蚂蚁冲过了火堆,向池中冲去,剑池中起了一阵水晕,立即不见。
  立在朱鸣身旁的怪人见状,立即冲至池旁瞧个究竟。
  朱鸣怒哼一声,身形微闪,立至池旁,他向池内看了看,回头向那怪人询问道:“到底怎么回事,蚂蚁怎么不见了。”
  那怪人迟疑一下道:“这池中可能有食人鱼,蚂蚁恐怕招架不住……”
  朱鸣不悦道:“再试试看!”
  那人微微哼了一声横笛就口,笛声又起,由缓而急!
  池旁之蚂蚁再次冲进池中。
  笛声更急,蚁群前仆后继冲进池中。
  食人鱼不住地吞噬着蚂蚁,形成一道防线。
  夏小菊奇怪的望着朱紫燕说道:“这位阿姨好美哦!”
  朱紫燕回头看了看她,笑着向白玉飞问道:“这小孩真乖,是谁家小孩?”
  白玉飞犹未启齿,夏小菊就道:“我叫夏小菊。”
  朱紫燕摸了摸她头发,又回过头去,无言地望着池中。
  白玉飞把身子移近了她一些向她道:“紫燕姐,你就不要再难过了,朱鸣这种人以后抓到他,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才行。
  朱紫燕轻叹口气,道:“恐怕我们出不去了。”
  白玉飞忙道:“紫燕姐,你为什么会这样消极呢?只要他们进不来,我们就一定可以出去的呀!你别发愁啦!”
  朱紫燕苦笑道:“别提这些了。对了,你真是凤凰城主吗?”
  白玉飞叹口气,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朱紫燕茫然不解地看着她。
  白玉飞就把沙漠古城之事告诉了朱紫燕。
  朱紫燕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你不懂得城主之礼节。”
  又沉默了一会,朱紫燕黯然说道:“好好的一座飞龙古城竟被这些蚂蚁吞噬了,仅剩我一人得以冲出来,暂保残命,唉!”
  白玉飞奇道:“你怎么冲出来的?”
  朱紫燕反手拔出背上的剑,说道:“全仗它,蚂蚁似乎怕它,所以我才得以活命,至于蚂蚁为何怕它,我就不知其故了。
  白玉飞一见那支剑和流星宝剑一模一样,不由大奇,她不由自主地向朱紫燕问道:“你这支剑叫什么呀!”
  朱紫燕答道:“碎月剑和流星宝剑是一对。”
  笛声渐低,蚂蚁在池边徘徊着,不再往池中冲。
  突然传来一阵低沉的笛声,那怪人浑身一震,脸色一阵惨白,对着朱鸣道:“我大哥在叫我回去了,我……”
  说罢,转身就欲离去。
  那些蚂蚁竟也缓缓地向后退去……
  朱鸣眼光微闪,知道大势已去,立即向怪人道:“既然你坚持要回去,我不但不阻止你,而且我的白草也可以给你,但你必须带我去见你大哥。”
  那怪人摇头道:“不行,我大哥从不见外客,他不会见你的。”
  朱鸣心中暗怒,但口中仍道:“你要知道,我这白草是千年难遇的,你现在不要,恐怕以后永远都遇不到了。”
  那怪人迟疑一下,道:“不行,我大哥不会见你的。”
  蚂蚁退得差不多了,那怪人忙道:“我要走了朱鸣心中一急,急忙又向他道:“那我将白草给你,你带我到蚁山去,你大哥若不见我,我马上就走,好吗?”
  那怪人停下脚步,沉吟着。
  朱鸣又道:“看在我以前对你的救命之恩上,你就同意吧。”
  那怪人想了一下,道:“好吧。
  朱鸣欣喜地和他离去。
  费仁杰见状,轻舒了一口气,一挥手,庄中庄丁立即架起临时铁桥。
  众人迅速地上了岸,费仁杰一望四周荒芜状,咬牙切齿地说道:“总有一天,我势必讨回这个公道。”
  夏亮沉声道:“何必等那么久,现在就追上去吧!”
  话一落,又立即回头对白玉飞道:“白姑娘,小女今后就劳你费心了。”说着,也未等费仁杰同意,拖着他就走。
  朱紫燕身形一晃,拦住二人身前,道:“二位不能去!”
  夏亮和费仁杰不由齐声道:“为什么?”
  朱紫燕看了二人一眼,道:“如果二位要去,那非死不可!”
  两人不服的哼了一声,心中暗想:“你自己不也是被蚁群追来的吗?”但碍于她是飞龙城主,而且柳瑜和白玉飞都在身旁,不好开口。
  朱紫燕心知他们不服,她哼了一声道:“你们也看见了,我刚才是被蚁群赶来的,所以你们不要妄去送死。”
  言下之意,她的武功最为高强!
  费仁杰不服道:“你是你,我们是我们,你别弄错了。
  朱紫燕摇头道:“可惜,两位纵是联手,亦非我之敌。”
  夏亮和费仁杰相互望了一眼,心意立通,两人同喝一声,一齐腾身而起,四掌同时转向朱紫燕。
  朱紫燕右手微微一拔,身形如闪电般自二人之掌势中穿出。
  二人哼了一声,身形一动,又要攻上去,朱紫燕喝道:“住手,二位想必自知本人武功之高低了,即使二位比我高,也无法与这些蚂蚁对敌。”
  二人愤声道:“为除此人间大害,捐躯又有何妨。”
  柳瑜和白玉飞神色不由为之一怔。太豪壮了。
  朱紫燕摇摇头,带头顺着蚁群走过的痕迹追踪而去,夏亮和费仁杰、柳瑜、白玉飞和夏小菊亦随之而上。
  不久,众人已到了蚁山,只见满山遍野都是蚂蚁。
  朱紫燕头也不回,一手抽出碎月剑,迈步上山。
  夏亮眉头一皱,哼了一声,也往山上行去。
  山上蚁群似乎对碎月剑所闪烁出的光芒有些害怕,因此,一见朱紫燕靠近,众蚁纷避,立即让出一条小道!
  但俟她一过,小道立即又被蚁群挡住。
  夏亮一踏上蚁山,立即有无数的蚂蚁向他涌去。
  他双脚乱踏,但蚂群不顾生死,不久,他那脚上已爬满了蚂蚁。
  无可奈何,他只得退下山。
  柳瑜微微沉吟一会,他一手拔出流星宝剑向白玉飞道:“我上去接应朱城主,上面不知怎么样,朱鸣的武功也高,如果还有别人她要吃亏的。”
  白玉飞微微点了点头。
  柳瑜身形微低,向山上窜去,但已不知道朱紫燕往哪儿去了。
  他转过了角,只见一条身形一晃,往山顶奔去,转眼不见,他想那一定是朱紫燕了,他连忙就往山顶上奔去。
  眨眨眼上了山头,他向左右一看,只看山顶不远处有一个山洞,奇怪的是那山洞左右一丈内连一只蚂蚁都没有。
  他心想如果那怪人和朱鸣在蚁山上,那么就一定在这山洞中了。
  柳瑜向左右看了一看,见除了蚂蚁之外就别无人迹。
  他身形一动,往洞中奔去。
  到了洞口,他向内一看,只见洞内竟不能一直就看到洞底,而且还分了好几间。
  他身形窜起,贴着洞底,向内游去。
  不一会,他到了室内,他听见了一个声音,正是先前用笛驱蚁的那个怪人,只听他说道:“大哥!这白草可以治你的病,而且是很少的,你就服下了吧。”
  另一个声音道:“不,你不要欺我不知,我见蚁群回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去做什么了,你说实话,那朱鸣究竟叫你去做什么?”
  那怪人沉默了一会又道:“大哥,您先服了吧。您服下去以后我把事情详详细细地再告诉您。”
  柳瑜偷偷的将头伸入室内,只见另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坐在室的一旁,他似乎非常愤怒,他涨红了脸向那怪人道:“你不承认我这大哥了吗?”
  那怪人忙道:“大哥请别这么说,我……”
  那满头白发的老人道:“那你就说出来,那朱鸣究竟要你去做了些什么事?”
  那怪人沉吟着,始终没敢说出。
  那满头白发的老人哼了一声道:“你还不肯说吗?”
  那怪人沉默了一会毅然道:“大哥,我做错了,请大哥罚我吧。”
  究竟做了些什么事我也不敢讲了。
  那满头白发的老人身形微颤,双目中射出凌厉的光芒向那怪人道:“难道你用蚂蚁去杀了人吗?”
  那怪人缓缓地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那满头白发的老人哼了一声,用双手微微撑地面,身形如鸟般飞起,到那怪人身前,“噼啪”!就打了他两记耳光,身形又落回原地。
  柳瑜这才看清楚那老人双脚不会动了。
  那白发老人身形落回原地,他怒声向那怪人问道:“你杀了多少人?”
  那怪人还是低垂着,没有说话。
  那白发老人悲声长笑,笑声凄厉,使人不寒而栗,他笑完了悲声道:“我王林在这蚁山五十年,从未用这些蚂蚁去杀过任何一人,你是我弟弟,你应该知道我,你怎么能随便听别人的话,用蚂蚁去杀人呢?”
  那怪人含泪道:“大哥,是我不好,但他对我有救命之恩,而且他又有那白草可以治大哥的双脚,那我才答应他的。”
  王林哼了一声道:“那朱鸣在哪里?”
  那怪人道:“他在别间,他也想要见见你。”
  王林脸色倏变道:“是你答应他的吗?”
  那怪人摇了摇头道:“我没有答应。”
  王林脸色缓和了一些又向那怪人道:“你把蚂蚁带到哪里去了,杀的是谁?”
  那怪人迟疑了一下道:“是到飞龙城去。”
  王林脸色又突变道:“你把蚂蚁带到城里去了吗?”
  那怪人连忙辩道:“我本来不想把蚂蚁催到城里去的,但……”
  王林怒声问道:“全城的人都死了吗?”
  那怪人低下头轻声道:“只剩下一个人,那时候连蚂蚁也不听我的话,而且我很想得到那白草。”
  王林听了双眼微微闭上,半晌,他双眼倏睁,他哼了一声道:“说来说去是我这双脚不好,累了你。”
  说着他右手举起,如刀一般向腿上斩下,两只腿被他硬生生地砍了下来。
  他用手将双腿丢向那怪人,厉声道:“这是我的一双腿,你拿去吧。
  那怪人满面泪痕,抱着那两只腿,口中低声道:“大哥,我对不起你。”
  突然石室另一个门外闪电似闪入一条人影,双掌一分就向王林击去。
  柳瑜眼角一看,见那人正是朱鸣,他心中一惊还来不及救,身旁风声一动,朱紫燕又突然出现了。
  她一手握住碎月剑,碎月剑如闪电般的抵住朱鸣的背心,她同时喝道:“不许动。”
  朱鸣一呆,身形定在那里,不敢再动。
  朱紫燕右手闪电般的闭住了朱鸣后背三个大穴。
  柳瑜跟着身形飘入室内。
  王林面色一变,他一言不发,双手微按,身形立即有如闪电般的扑向那两人,双掌迅即向两人拍去。
  柳瑜和朱紫燕两人同一惊,身形同时向后退去。
  王林右手一伸,一手就把朱鸣抓了过去。
  朱紫燕和柳瑜是何许人,哪会如此轻易就让王林得手,朱紫燕哼了一声,右手碎月剑一圈抖出,幻成满天剑雨,直击王林。
  王林心中微惊,赶忙一放朱鸣,退了回去。
  朱紫燕身形一动,又站在朱鸣身旁怒声道:“你们用蚂蚁将全城毁去,刚才见你还讲理才不向你找麻烦,现在我抓朱鸣你也要插手吗?”
  王林哼了一声向朱紫燕反问道:“你们两人怎么能上蚁山的?”
  朱紫燕心中不悦,她哼了一声道:“那你就别管,反正我们上来了就是了。
  先前用笛躯蚁的那怪人身形一起,将手中竹笛向朱紫燕打去。
  柳瑜一见那怪人身形就知他武功并不高,他一手拔出流星宝剑,身形一晃,拦在那怪人身前,向那怪人反击过去。
  那怪人心中大惊,连忙向后退回。
  柳瑜向王林一躬身道:“在下柳瑜,刚才听王前辈的言词心中非常佩服,这位朱紫燕是飞龙城城主,朱鸣是她城中叛徒,这次他来是要将朱鸣抓回去。”
  王林双眼向柳瑜和朱紫燕一瞟道:“你们抓他可以,我也希望他被你们抓回去,但你们不能当着我面抓他,我不喜欢一个人在我面前如此狂妄。”
  朱紫燕哼了一声道:“狂妄?你有本领你夺回去就是了。
  柳瑜心知像王林这种人脾气最怪,捧他两句就没有事了,这一听朱紫燕和他说僵了,心知要糟了。
  王林听了狂笑声:“好,你有胆量,照讲你把朱鸣抓走你并没有错,但你对我这样可是要自找苦了。”
  朱紫燕一手抓起朱鸣,一句话不说就往外走去。
  王林双手一按地面,口中大喝一声:“留下人再走!”话一落,身形一动,如闪电般向朱紫燕截去。
  朱紫燕哼了一声,身形加快,究竟比王林快了一步抢在王林之前窜出石室。
  王林怒哼一声,一把向朱紫燕抓去。
  朱紫燕理都不理,向外奔去。
  王林一口气,退回原处,他闭上双目,不再说话。
  柳瑜和朱紫燕一齐望着王林,反而不再往外走去。
  王林过了一些时候才睁开双眼,柳瑜向他一躬身道:“晚辈告辞了!”
  王林叹道;“真是后生可畏,我这里代我弟弟向两位谢不杀之恩了。”
  柳瑜和朱紫燕两人心中惊奇这王林脾气这么怪异,但二人不想再留,立即一起向山下奔去了。
  到了山下,白玉飞等人已经等得有些急了,两人下山就把上山的经过说了一遍,接着就讨论处置朱鸣的方法。
  费仁杰叹了一口气向朱紫燕道:“我虽然没有资格说什么去处置朱鸣,但我建议朱城主不如将这种人投入剑池,让他碎尸万段。”
  朱紫燕心中也正有此意,就将朱鸣投入剑池中去。
  接着众人向中原走去。
  时值初秋,黄叶飞落,山野中一片萧瑟的景象。
  柳瑜等一行人,来到安徽境内。
  众人都已换上马匹,往中原奔去,柳瑜心想最好能在天南剑客之前赶到中原,不然也愈快愈好。
  突然众人眼前奔来一匹骏马,向众人奔来。
  柳瑜一见那马,不由啊的一声,只见那马马鞍之旁正挂着一面金龙盾,正闪闪地发着亮光。
  他身形一起,一把就抓着那匹马,详细地看了一下,那正是古羽所用的金龙盾。
  但古羽到底到哪里去了呢?龙蛇帮本来在江北,古羽的座马又怎会突然在江南出现呢?显然已发生意外。
  他想着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白玉飞一见那金龙盾,脸色也不由一变,心知古羽凶多吉少,他人也一定在这附近,想着她忙道:“快追!”
  柳瑜心中一惊,不由连忙策马向前赶去,朱紫燕、夏亮等人也跟着赶去。
  两人在前奔着,果然,不一会就发现了古羽,见他如死人般躺在地上。
  柳瑜连忙跳下了马,用手扶起了古羽,用手探了探他鼻息,见他呼吸已是很微弱了,去死不远了。
  他用手缓缓替古羽推拿着,身旁诸人呆呆地在看着他们。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冲霄录

下一篇:第二十四章 剪除巨恶
上一篇:
第二十二章 仇结飞鲸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