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八 白鹰之秘
2021-02-21 15:37:24   执笔人:司马紫烟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那天,一清早,萧湄便已然到了始信峰绝顶。
  一直等到太阳升起,兀自不见人影,不但“幽灵”未来,连韦明远也未到。
  萧湄不知韦明远因为中了胡子玉的阴谋,在拆那第一封密柬时,中了奇毒,所以心中,深以为异,但继而一想,韦明远不来,便可以由得自己加油添酱,而以“幽灵”的本事而论,那怕韦明远逃走?
  想到韦明远和杜素琼亲切的情形,她不由得咬牙切齿,但是一想到韦明远即将有横祸临头,杜素琼将只不过是一场空欢喜局面,她脸上又浮起极是可怕的笑容,那种笑容,使得她美丽的脸庞,完全走了样。
  又等了一会,萧湄正自感到有点不耐烦,突然听得身后丈许远近处,一人冷冷地道:“怎么只有你一人在这里?明远呢?”
  萧湄心中一喜,连忙回过头来,只见“幽灵”已然站在身后!
  萧湄本就是全神贯注地在等人,当然更是处处留心,但是那“幽灵”到了她的背后,若是不出声,她竟然未能觉察,由此可知那假“幽灵”武功之高实在已然到了第一流的境界!
  萧湄当时满面笑容,迎了上去,道:“前辈,别再提明远了!”
  假“幽灵”沉声道:“为什么?”
  萧湄道:“我劝他,他也不肯听,他说,你不是他的师父!”
  萧湄一面说,一面也在暗中打量对方的动态,只见自己话才出口,对方便自猛地一震!
  萧湄心中“啊”地一声,心忖,原来眼前的“幽灵”,果然是假的!不论他是什么人,既然能够假冒“幽灵”姬子洛的名头,当然先要将“幽灵”姬子洛制服才行。
  可知他的武功,只会在真的“幽灵”之上,不会在真“幽灵”之下!
  也就是说,如果他对韦明远不利的话,韦明远绝对不是敌手,萧湄此时,也难怪她会有这样的想法,因为她不知道假“幽灵”在冒充真“幽灵”之际,有一个极巧妙的机会,并不是他的武功,真能盖过“幽灵”姬子洛……至于当时的情形如何,作书人在后文自会叙明,此处不赘!
  那假“幽灵”震了一震之后,立即恢复平静,道:“那你呢?”
  萧湄听了,心中便是一凛,因为这句话,若是答得不好,只怕自己便有莫大危险,因此想了一想,道:“前辈,我就因此事,和他闹翻,他在山中,结识了一个自称是‘天香娘子’徒弟的女子……”
  假“幽灵”“喔”地一声,道:“竟有这等事?那女子叫什么名字?”
  萧湄道:“姓杜,叫杜素琼。”
  假“幽灵”道:“名不见经传,但是他如今在什么地方?”
  萧湄道:“我已有半个多月,未与之见面了,但是他仍在黄山之中,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不见他前来!”
  假“幽灵”道:“你说他还会不会来?”
  萧湄见他双眼之中,已然隐现杀机,心中也不禁有点害怕,道:“我想他大约会来的!”
  假“幽灵”道:“哦,那我们就在此处等他!”
  当假“幽灵”和萧湄对答之际,杜素琼已然代韦明远裹好了腿伤,扶着他慢慢向始信峰而来,韦明远与假“幽灵”见面,当然有一番波折,但作书人却不得不暂且搁下,表一表已然冷落多时的胡子玉和许狂夫两人,对于假“幽灵”在五台山明镜崖七宝寺中,如何处置那两人的经过,详叙一番。

×      ×      ×

  当日,胡子玉和许狂夫两人,已然清清楚楚地知道眼前这个自称“幽灵”的人,实则乃是假冒的,但是假“幽灵”技胜一着,却将两人穴道封住,将两人定在七宝寺的大殿之上!
  这时候,胡子玉纵有“铁扇赛诸葛”之名,但是他和许狂夫两人,身形已被人制住,饶你有孔明之智,又有什么办法可想?
  只听得假“幽灵”“桀桀”怪笑,手中“拈花玉手”,略略一扬,“嗤”地一声,已经将许狂夫的上衣,齐胸划了开来。
  上衣一被划开,怀中的物事,便跌落了一地,假“幽灵”以足略一拨动,道:“原来不在你的身上!”
  他将两人定住之际,便已然扬言,要在两人身上搜出“天香三宝”之中的另外两件宝物,“夺命黄蜂”和“驻颜丹”来,是以才特地划破了许狂夫的外衣,搜寻他怀中的物事。
  许狂夫脸涨得通红,对假“幽灵”怒目以视。
  假“幽灵”阴恻恻一笑,道:“你有什么话要讲,尽管开声便了!”
  手在许狂夫肩上一拍,许狂夫身子仍不能动弹,但是已可以出声讲话,立时怒吼一声,道:“好贼子,你要杀便杀,何必弄这些玄虚?”
  假“幽灵”冷笑道:“我料定了‘天香三宝’中的‘夺命黄蜂’和‘驻颜丹’,必定是在你们两人身上,若是未曾搜出,便骤尔取了你们的性命,岂非显出我的无能?鬼门关无时不开,你何必心急?”
  许狂夫被他激得胸中怒火连升,只惜身子为他所制,无法相抗。
  只见假“幽灵”突然将许狂夫“嗖”地一声,推倒在地,手一探,已然将许狂夫的靴子,一齐摘了下来!
  胡子玉在一旁,见假“幽灵”先搜许狂夫,心中自然着急,但是却感到尚有喘气的机会,正想那两件异宝,藏在自己的靴底之中,假“幽灵”未必便能发现,但是等他见到假“幽灵”一搜许狂夫怀中之后,便除下了许狂手的靴子,心中不禁怦怦乱跳!
  因为他知道,若是假“幽灵”搜不出那件异宝来,自己和许狂夫,或许还可以有一线生机,但如果给他搜了出来的话,自己非死在这七宝寺中不可!
  他心中一面着急,一面又不禁暗暗奇怪,因为将物事藏在靴底,绝不是普通人一下子便能想到的事情,何以这样幽灵竟然毫不犹豫,便除去了“神钩铁掌”许狂夫的靴子?
  难道他自己以前也曾放过什么秘密东西在靴子中,是以才能一猜便中?
  一想到此处,胡子玉忽然感到心中有如电光也似地一亮,想起一件事来,可是这件事却又如此模糊,只有一个印象,急切之间,又无法将那件事的经过情形,全部想了起来。
  胡子玉知道自己突然所想的那件事,和眼前这个假“幽灵”的身分秘密,有着绝大的关系,只要一将那件事想起,这个假“幽灵”,究竟是什么人,也就可以知道了!虽然,此时七宝寺中,已然再无人可以救得自己的性命,但是如果想到了那假“幽灵”的身分,总比死在谁的手下也不知道,来得好些!
  因此胡子玉心念电转,捕捉了那一霎时的印象,苦苦思索。
  而假“幽灵”则双手连搓,已然将许狂夫的一双粉底臭靴,搓得粉碎。
  许狂夫“哈哈”一笑,道:“贼子,想不到你这一身武功,已然如此之高,但是却始终是这样不成才!不但要假冒姬先生之名,而且还要为我除靴,何不连我袜也除去,闻一闻我的脚臭?”
  假“幽灵”凶光闪闪的一双眼睛,望着许狂夫,倏地一伸手,已然将许狂夫抓了起来,手在他肩头一拍,已然将许狂夫的穴道解开!
  许狂夫只觉得身上一轻,穴道已解,一时之间,不禁难明对方的用意。
  只是呆了一呆,已听得假“幽灵”发出了一阵残酷已极笑声,道:“‘神钩铁掌’,穴道既解,你为什么还不逃走?逃啊!逃啊!”
  许狂夫须发猬张,大吼一声,道:“是龟孙子才逃!”
  双掌一错,“呼呼”两掌,劲风排荡,力如排山倒海,已然向假“幽灵”直击而出!
  胡子玉虽然在一旁苦苦思索假“幽灵”的来历,但是见假“幽灵”突然解开了许狂夫的穴道,心中又不禁一怔,他心思灵巧,霎时之间,已经知道了假“幽灵”的用意,原来假“幽灵”是要立意取许狂夫的性命,但是却又不想在许狂夫穴道被封之际,一掌将他击毙,是以才将他穴道解开,就像猫捉老鼠,要将老鼠玩弄半晌,才肯杀死一样,用心可谓残酷已极!
  因此他一见许狂夫向假“幽灵”双掌击出,便料到许狂夫一定难占上风,只有死得更惨,他与许狂夫多年交情,想起两人将要双双死在此处,不由得一阵难过,转眼看去,只见许狂夫双掌堪堪击到,假“幽灵”突然手臂一弯,“拈花玉手”已然当空划下!
  那“拈花玉手”乃是“天香三宝”之主,辟火分水,而且所过之处,一任对方的内力真气,多么强烈,都能将之生生切断!
  许狂夫在受伤之后,本是全力以赴,志在必得,可是“拈花玉手”过处,他两掌的掌力,也已然被割成两截,下盘顿时不稳,只见假“幽灵”向后退出一步,许狂夫则身子向前一倾,“叭”地一声跌倒在地!
  许狂夫一跌倒在地,手在地上一按,人便像风车也似,贴地转了一转,双腿直向假“幽灵”的腿部踹去,假“幽灵”兀立不动,许狂夫两脚踢到,假“幽灵”只是身形微晃,只听得“格格”两声,许狂夫一声惨叫,脚骨反而折断!
  这一下,是大大地出乎在一旁观看的胡子玉的意料之外!
  许狂夫的功夫如何,胡子玉了然于胸,知道他这两脚踢出,力道之大,实也是世所罕见,绝不可能反而将自己脚骨折断!
  一刹那间,胡子玉的心中,重又闪起了一道亮光,想起了这假“幽灵”的双腿,有许多古怪!
  他武功如此之高,当然轻功也应该绝伦,但是自己有好几次,却听得他自高而下,落地之际,会传出“叮”地一声!
  而且,有一次,许狂夫的铁钩,分明已然钩中了他的腿,但是却也不能令他受伤,当时胡子玉便曾怀疑,难道他竟然练成了金刚不坏身法?
  如今,奇事一再发生,许狂夫两脚踢了上去,竟反将自己脚骨折断!如果许狂夫只是个无名之辈,还可以说是他武功不济,但许狂夫却也是武林中的一流高手!
  唯一的解释,便是他的那两条腿,并不是人的血肉之躯!
  胡子玉一想此处,心中已然大放光明,也弄懂了何以假“幽灵”竟会一出手,便除了许狂夫的靴子,来查看有没有“夺命黄蜂”和“驻颜丹”的道理!
  在靴底藏物,乃是自己的习惯,而知道这个习惯的,只有自己、许狂夫以及“飞鹰”裘逸三人。因为三人早年,携手同闯江湖,交情素称莫逆。
  但后来有一个时期,三人却分了手,“飞鹰”裘逸却与另一人连手,那人便是长白高手,“白鹰”白冲天,武林中人将他们两人,合称“双鹰”。
  这“白鹰”白冲天,后来被人挑断了脚筋,从此便音讯不闻。
  只有在“三绝先生”公冶拙的口中,曾听得过白冲天的一次信息,知道白冲天还在长白山隐居,而且“飞鹰”裘逸,还曾和他合谋,想将“拈花玉手”,取到手中,为他去讨什么“再造灵癸”来治愈他的脚伤。
  “飞鹰”裘逸既然和“白鹰”白冲天交情如此深厚,当然无话不谈,将自己爱在靴底藏物的习惯,讲给他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而白冲天和裘逸两人,在长白山上合谋的经过情形,结果却全被“三绝先生”公冶拙窥破,而真的“拈花玉手”,也落到了公冶拙的手中。
  可能白冲天便以为这是“飞鹰”裘逸在暗中捣鬼,因此当他不知以什么方法,竟然又能行走之际,便下毒手害了“飞鹰”裘逸,并且还将人头,排成了“欺人者死”四个字!
  “白鹰”白冲天,本来就是纵横一时的高手,在脚筋被挑断之后,多年隐居在石屋中,可能别有际遇,以致武功反倒日高一日,也不是绝对没有可能的事。
  胡子玉将各种线索,一条一条地连结起来,便得到了一个结论:眼前的假“幽灵”,一定便是“白鹰”白冲天!
  正当他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假“幽灵”已然向他缓缓地走了过来。
  胡子玉眼射精芒,像是要穿透假“幽灵”的面幕,看清他的真面目一样,假“幽灵”却伸指在胡子玉肩上,轻轻一弹,阴恻恻道:“胡老四,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胡子玉一能开口讲话,立即冷冷道:“白冲天,想不到你在长白山多年不出,武功反倒大有进境,可喜可贺!”
  胡子玉虽然根据种种情形,心中已然肯定了眼前的这个假“幽灵”,便是阴鸷已极的长白高手“白鹰”白冲天,但他所猜想的,究竟还要事实来作证明,因此他开口便叫出“白冲天”三字来。
  只见那假“幽灵”猛地怔了一怔,竟然向后退了一步!
  假“幽灵”向后一退,胡子玉心中,更是肯定自己所料,完全正确!
  只听得假“幽灵”突然迸出一阵怪笑,手在面上一抹,已然将蒙面黑纱除去!
  只见他鹰鼻鹞目,满面阴沉之气,双眼凶光四射,正是“白鹰”白冲天!
  此时,许狂夫跌倒在地,双脚其痛彻骨,但是却并未死去,一见假“幽灵”除下面幕,吃了一惊,怒吼道:“原来是你这畜牲,可恨‘崆峒三剑’,当年未曾将你毙于剑下!”
  “白鹰”白冲天“哈哈”狂笑,道:“‘崆峒三剑’,已然先后到了阴曹地府,还有你们的裘二弟,也正在哪里,等着你们哩!”
  “白鹰”白冲天在江边杀了“崆峒双剑”一事,乃是许狂夫和胡子玉两人,在竹林之中,所亲眼看见的事,也是因为看到了“崆峒双剑”的死状,他们才悟到“飞鹰山庄”上,干下凶案的,也是这个假“幽灵”,如今白冲天又直认不讳,胡子玉心中,已然恨极,但是他却也不露声色,只是冷冷道:“好友聚首,不论何处,都是一样值得高兴,即使是阴曹地府,也是一样,但是在下却有一事不明,尚要请教。”
  “白鹰”白冲天双肩耸动,又是好一阵怪笑,道:“胡老四,你‘赛诸葛’三字,可谓名不虚传,居然不但知我是假充幽灵,而且还能够叫破我的真姓名,实在难得,知在你‘赛诸葛’这三字的外号分上,也绝不能叫你死后作个胡涂之鬼,你有什么事要问我,一件一件,只管说出来便了!”
  胡子玉刚要开口,许狂夫已然怒吼道:“胡四哥,咱们不能与裘二哥报此血海深仇,还有什么面目在世上做人?死便死了,还与他啰嗦作甚?”
  胡子玉冷冷地道:“贤弟,放光棍些,白朋友既肯释我胸中之疑,我焉能不问个明白?”一面说,一面向许狂夫使了一个眼色。
  许狂夫知道胡子玉足智多谋,非人能及,他已然要和白冲天交谈,其中必有缘故,说不定还可以奇兵突出,反败为胜。
  但是许狂夫接着一想此时的处境,不禁又感到胡子玉多此一举!
  因为胡子玉本身,穴道仍被封住,而自己则内伤外伤,俱都极重,白冲天的武功又高,又有“拈花玉手”在手,明镜崖上的绳梯,又已烧断,就算有帮手,也根本出不得七宝寺!
  一切都可以说已然绝望,只不过多拖些时间而已!而拖延些时间,却又是毫无意义之事!因而连声怒吼,大骂不已。
  胡子玉却显得出奇的冷静,道:“白朋友,裘老二自与我们疏远了之后,和你允称莫逆,武林中人合称‘双鹰’,不知你何以下此毒手,将他满门尽皆杀死,连贺他小女儿生日的宾客也不放过?”
  白冲天“嘿”地一声冷笑,道:“我早知你有此一问,但是你可知道裘老二在我最需要他帮助的时候,竟然将我出卖了么?”
  胡子玉道:“裘老二不是这等人,若真有此事,我也不会帮他讲话!”
  白冲天“哈哈”大笑道:“数年之前,数派连手,要寻‘长白派’的晦气一事,你可知道?”
  这件事的始末,胡子玉在“丹桂山庄”上,听得“三绝先生”公冶拙详细讲述过,便道:“这事的经过,我全知道。”
  白冲天道:“我自足筋被挑断之后,一直在‘长白派’别院居住,虽然行动需以拐杖扶持,但是却被我无意之中,在一块大石下面,发现了一本武林秘籍,名唤做《日月宝箓》!”
  胡子玉吃一惊,道:“便是昔年‘长白上人’师父,失踪已有一百八十余年的《日月宝箓》?”
  白冲天洋洋得意,道:“不错,姬子洛的‘太阳神抓’功夫,本来便是那《日月宝箓》中的一篇,但不知怎么,那一篇竟然会流落在外,以致被姓姬的称雄江湖,数十年之久!”
  胡子玉心中一动;道:“如此说来,你虽然得了《日月宝箓》,但竟未能练成‘太阳神抓’功夫了?”
  白冲天面色微变,但随即恢复平静,道:“那《日月宝箓》之中,尽多神妙武功,何争在‘太阳神抓’一种!”
  胡子玉心知他所语不差,因为这部《日月宝箓》乃是“长白派”开派祖师“长白上人”所传。但不知怎地,“长白上人”竟未将这部宝箓传了下来,以致近二百年来,武林中人传说纷纭,却不知那《日月宝箓》,仍在长白山上,被白冲天在无意中发现。当年,长白上人领袖武林,武功之高,允称第一,那部宝箓之中,所载的武功,当然也全是神妙不可思议的功夫。但是,胡子玉虽然如此想法,白冲天一听得他讲起未能学成“太阳神抓”功夫时的那一刹间,脸上略露惊惶之色的那一种表情,却仍然未能逃得过胡子玉敏锐的眼光,他心中犹疑了一阵,又道:“然则和裘二弟又有什么关系?”
  白冲天道:“我得了《日月宝箓》之后,便日夕苦练,多年之后,已然自信普天之下,已无人是我的敌手……”
  才讲到此处,胡子玉忽然插口道:“不对,尚有一人,可制你于死地!”
  白冲天“嘿嘿”冷笑道:“胡老四,你当真是聪明绝顶,只可惜略嫌短命了些!”
  胡子玉冷冷地道:“三岁孩童,也可猜知,哪里提得上什么聪明不聪明?你若是不怕姬子洛,为何要冒他之名?”
  白冲天面现怒容,“拈花玉手”扬了起来,已然要向胡子玉当胸划下。
  胡子玉道:“且慢,话尚未讲完哩,难道是裘二弟偷了你的《日月宝箓》?”
  白冲天道:“就算他有这个胆子,也没有这个能耐!”
  胡子玉道:“然则你为何说出他出卖了你?”
  白冲天狠狠地道:“我练《日月宝箓》,虽然有成,但是足筋被人挑断,真气难以为继,但是我却知道,在西昆仑绝顶,有一处地方,名曰‘须弥境’,其中‘琅琊洞’内,隐居着一名老人,其人擅制各种灵药,有一种名唤做‘再造灵癸’,我只要得到那物事,便可以重结断筋!”
  胡子玉道:“裘二弟肯为你万里迢迢,去昆仑求药,也可算仁至义尽!”
  白冲天哈哈一笑,道:“仁至义尽?仁至义尽?放屁!”
  胡子玉见他怒形于色,未免代裘逸不值道:“白朋友,裘二弟挖空心思,代你欺瞒公冶拙,你难道还说他对不起你么?”
  白冲天呆了一呆,道:“原来个中情形,你也知道这么多?”
  胡子玉冷笑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世事有什么可以瞒得过人的?”
  白冲天道:“不错,当时我们是商议好将假‘拈花玉手’给了公孙拙,裘老二立即以真‘拈花玉手’,去替我换那‘再造灵癸’,但是结果,裘老二却突然变卦,反助公冶拙得了‘拈花玉手’!”
  胡子玉听到此处,已然完全明白。
  只怕“三绝先生”公冶拙,当日在长白山上,将那三只盒子的丝带,转换之际,也绝想不到会间接造成了飞鹰山庄上的那一段惨案!
  其间经过,已然可以不言自明,必定是白冲天事后,发现公冶拙取走的,乃是真正的“拈花玉手”,便疑心是“飞鹰”裘逸和公冶拙两人勾通了在戏弄于他,所以才会将裘逸杀死!
  当下便长叹一声,道:“裘二弟!裘二弟!你交友不慎,误与奸佞为朋,竟然落得如此下场!”又厉声喝道:“白冲天,裘二弟可谓没有丝毫对不起你,当时乃是‘三绝先生’公冶拙,窥破了你们秘密,是以才转换丝带,取走了真的‘拈花玉手’!”
  便将在丹桂山上,“三绝先生”公冶拙所讲他在长白山上,得到“拈花玉手”的经过,详细地讲了一遍又道:“白冲天,你可知错了?”
  白冲天却是一阵狂笑,道:“知道?白某人一生不知错为何物,裘老二虽然未曾与公冶拙勾结,但他未能完成所托,亦是该死!”
  胡子玉心中一阵难过,他已然知道白冲天是一个阴沉已极的人,但是却未曾想到,他的心境,竟然如此狠毒,简直毫无人性!
  顿了一顿,道:“既然如此,我也无话可说,但你如今已能行动,不知何故,仍欲知其详。”
  白冲天道:“我既然得不到‘再造灵癸’,唯有忍痛,将双腿断去,装上一副铁腿,以我的武功而论,却也没有什么不便之处!”
  胡子玉道:“以后的事,你不必说,我也知了,好,话已说完,你下手吧!”
  白冲天阴笑一声,道:“还有哩,那‘天香三宝’中的‘夺命黄蜂’和‘驻颜丹’呢?”
  胡子玉道:“白朋友,你这却不必妄想了,不错,‘幽灵谷’口,我们曾在东川三恶身上,得了那两件宝物,这却已被我们,妥善藏在一处!”
  白冲天道:“胡老四,你当我是三岁娃儿,这样重要的东西,你竟肯不带在身边?”
  胡子玉大笑道:“白冲天,你何不再搜上一搜,靴子就在我脚上,你可以再脱下来搓碎它啊?哈哈,昔者高力士为李太白除靴,传为美谈,想不到今日白冲天竟也为胡某人除靴,可谓武林美谈了,白冲天,为何你还不动手啊?”
  白冲天本来料定那“夺命黄峰”和“驻颜丹”,一定在胡子玉和许狂夫两人的身上,而且他也知道胡子玉爱将物事,秘密藏于靴底的习惯,所以先搜许狂夫,怀中没有,便除了许狂夫的靴子。
  但此时胡子玉自己叫他脱靴子来检查,白冲天心中反倒犹豫起来。他也知道胡子玉“铁扇赛诸葛”的外号,非泛泛可比,而的确是足智多谋,心想如果那两件宝物真是在他靴中,他怎么还肯给自己搜查?
  却不知道胡子玉此时,身子虽为他所制,但是智力却在他之上,早已料定自己叫他检查,他反而不会动手!当下白冲天冷笑道:“胡老四,你已是将死的人了,我不妨信你一遭!”
  胡子玉心中暗暗高兴,知道这一来,就算自己死在他的手下,“夺命黄蜂”和“驻颜丹”两件异宝,也永远没有人能够发现了,当下便冷冷地道:“难得你肯相信,胡某人感激不尽!”
  白冲天道:“胡老四,事情还没有完哩,你将那两件异宝放在什么地方了,快快说出来,免得死前,多受苦痛!”
  许狂夫这时,已然知道了胡子玉的用意,故意大叫道:“胡四哥,不可说!”

相关热词搜索:江湖夜雨十年灯

下一篇:廿九 强存弱亡
上一篇:
廿七 微妙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