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九 强存弱亡
2021-02-21 15:37:56   执笔人:司马紫烟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且说胡子玉听许狂夫叫自己不要说出“夺命黄蜂”和“驻颜丹”的真正藏处,不如将计就计,一笑说道:“贤弟差矣,常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白朋友既然已得《日月宝箓》,你我此生皆非其敌,何必枉赔了性命?”
  许狂夫闻言一怔,暗忖这话却不像胡子玉平时的为人啊!他是一个直心肠的汉子,也不将胡子玉的用意细想一想,便喝道:“胡四哥,即使你说了出来,便能望他饶了你我的性命么?”
  胡子玉冷冷地道:“这要看白朋友如何决定了,如果他想要‘天香三宝’,尽归一手,便应该放了我们两人,如果他不想要‘夺命黄蜂’和‘驻颜丹’,嘿嘿,我们两人,将命赔上,又算得什么?”一面说,一面以眼斜睨白冲天。
  白冲天笑道:“胡老四,你的条件,倒提得实惠啊!”
  胡子玉道:“当然,我们两人岂是怕死之人?你如以死相胁,却是打错了算盘!”
  白冲天满面阴笑,道:“然则我以生相诱呢?”
  胡子玉哈哈大笑,道:“白朋友,那就请你先解开我的穴道再说!”
  “白鹰”白冲天知道,自己虽然苦练了《日月宝箓》八年之久,但因为得到《日月宝箓》之际,足筋已被挑断,真气难以为继,是以始终美中不足,未竟全功,侥幸仗着姬子洛的名头,在丹桂山庄上,将参加“丹桂飘香赏月大会”的群豪慑住,夺得了“拈花玉手”,但是那“夺命黄蜂”和“驻颜丹”,却另有妙用,能够得到手中,更是奇妙无比,无人能敌。
  所以虽然此时,是他占尽了上风,但是胡子玉要他将穴道解去,他竟是不能不从!当下冷笑一声,道:“好,也不怕你再弄花样。”中指疾弹而出,“啪”地一声,弹中了胡子玉的肩头,已然将胡子玉的穴道解开。
  胡子玉足一伸,真气运转,舒通了筋脉,道:“贤弟,我们两人,已在武林中称雄多年,也该封刀退隐了,那‘夺命黄蜂’和‘驻颜丹’,要来无用,不如将埋藏的地点,讲给他听了吧!”
  许狂夫悻悻然道:“自然由胡四哥决定!”
  胡子玉道:“那两宝物,就藏在‘幽灵谷’口,一块心形的大石之下!”
  白冲天道:“胡老四,不是我不信你所言,你却要和我一齐前去,若是想凭一句话,便将我遣出千余里外去,岂非做梦?”
  胡子玉哈哈笑道:“当然我们要与你一齐去走一遭,但得宝之后,你若是再敢对我们下手,我们还另有办法!勿谓言之不预!”
  其实,胡子玉此时心中,对于如何可以胜得过白冲天,根本是毫无把握,他所说的话,也只不过是虚张声势,想将白冲天稳住而已!
  白冲天道:“我若要取你们两人的性命,易如反掌,但你们若肯将‘夺命黄蜂’和‘驻颜丹’献出,我也不会太为已甚,你们放心好了!”
  胡子玉扬声大笑,态度镇静已极。这次,他和许狂夫两人,能够免于死在七宝寺,可以说全是他出奇的镇静,令得白冲天摸不清他的底细所致,当下他来到许狂夫的身边,道:“贤弟,你还能行走么?”
  一面说,一面向许狂夫作了一个手势。
  许狂夫知道他的意思,是叫自己说不能行走,则好由他一人陪着白冲天到“幽灵谷”去。但是许狂夫也知道此去“幽灵谷”,仍是凶多吉少,怎能由他一个人去犯此奇险?因此咬牙道:“当然能走!”
  胡子玉见自己的手势,做得再明显也没有,许狂夫再笨,也应该可以领会,但是他却仍说“能走”,刹那间,也明白了他不欲自己一人犯险的道理,对于许狂夫的这份友情不禁大是感慨。
  当下长叹一声,道:“贤弟既然能行,我俩便慢慢地上路吧。”
  许狂夫苦笑道:“胡四哥,你不怪小弟执扭,定要和你一齐前去?”
  胡子玉道:“贤弟,你这一份盛情,愚兄心中,实是极为感动,焉有怪责你之理!”
  他们两人,生死与共,侠义相交,肝胆相照,这一份友情,在“白鹰”白冲天这种只顾自己,心狠手辣的人想来,是最不可理解的事,因此听得两人交谈,绝想不到两人是要同生共死,心中反倒陡地起疑,以为两人是在设计什么密谋,捣他的鬼!因此冷冷地道:“胡老四,许朋友脚上负伤怎能赶路,不如将他留在七宝寺中,慢慢养伤吧!”
  胡子玉本来就不欲许狂夫一起前去,因为他对白冲天所说,那两件异宝,埋在“幽灵谷”的那番话,原是鬼话,他打的算盘,乃是此去“幽灵谷”,千余里路程中,或者有可以逃脱的机会。
  真要是在路上,一点逃走的机会都没有,则到了“幽灵谷”口,他还可以有一个极佳的逃走之机。
  但是,如果许狂夫在身边的话,对于他那些计划的实现,却是大有妨碍,因为许狂夫的内外伤,皆甚是沉重,必需照顾他的行动。而刚才他因为看出了许狂夫对自己的那一份同生共死的交情,所以才毅然答应!
  此时,听得白冲天如此说法,却是正中下怀,然而又怕白冲天变卦,反激道:“白老大,你不怕许狂夫事后伤愈,来寻你报仇么?”
  白冲天被胡子玉一激,果然中计,哈哈笑道:“凭他这两下三脚猫功夫,若一生寻我报仇之念,便是进鬼门关的日子到了!”
  许狂夫的“神钩铁掌”,再加上“无风燕尾针”,三样绝技,在武林中也已可称雄一时,白冲天的话,可以说得是狂妄已极!
  但是白冲天八年来,于长白山中,精研《日月宝箓》,此际武功之高,也确是罕有其匹,也难怪他讲出这样的狂话来!
  当下胡子玉打蛇随棍上,也“哈哈”笑道:“许贤弟,你听到了没有?你要是什么时候活得不耐烦了,不妨一兴报仇之念,如今还是好好地在这里养伤,不要胡思乱想了!”
  许狂夫满腹悲愤,道:“胡四哥,然则你一个人去了!”
  胡子玉心中也自黯然,道:“愚兄一个人去了,许贤弟,你好生养伤,多多保重!”
  两人虽是生离,却宛如死别!
  白冲天在一旁等得不耐烦,叫道:“还不快走么!”
  胡子玉身形一闪,便跃出了丈许,道:“谁说不走?”

×      ×      ×

  白冲天如影附形,紧紧地跟在他的后面,两人一先一后,出了庙门,各自施展轻功,一转眼间,便来到那绳梯处,向下一看,那绳梯只不过向下布展三五十丈,便已全部断去。
  白冲天道:“胡老四,你左足已跛,这样陡峭的山,你怎能下得去?要不要我负你下去?”
  胡子玉笑道:“白朋友也未免太小觑胡某人了,我们不妨就在此处下山如何?”
  胡子玉所指之处,乃是明镜崖最陡峻的地方,那地方岩石直上直下,兼且平滑如镜,实是无法下落。
  白冲天冷笑道:“胡老四,你想不要自己性命,我‘夺命黄蜂’和‘驻颜丹’两件宝物,却还在你的身上,还不想你就死哩!”
  胡子玉冷冷地道:“多谢盛情!”
  两人转过了前山,来到了后崖,那后崖虽然仍是一样险峻,但是总比前面,好了许多。
  胡子玉自从一离庙门之后,无时无刻,不想逃离白冲天的掌握,但是却一点机会也没有。在陡峭无比的山峰上,攀援了两个来时辰,才到了山脚下,却又是同时到达,胡子玉一到山脚下,并不停息,便向前窜去,可是无论他身法如何快疾,白冲天总是紧紧地跟在身后!
  这一天,他们共行出了近二百里,夜来宿在旷野之中,胡子玉知白冲天一定刻刻提防,因此放胆酣睡,第二天,却又走得甚慢。
  但不论是快是慢,一样没有逃走的机会。

×      ×      ×

  在路上六天,胡子玉等于是被白冲天押着一样,来到了“幽灵谷”。
  “幽灵谷”口,胡子玉隐居时的那座小酒店,仍然还在,来到了近前,白冲天冷笑道:“胡老四,已到地头了!”
  胡子玉听出他这“已到地头”四字,语含双关,一则是说已然到了“幽灵谷”口;二则是说,如果自己取不出那两件异宝的话,自己的性命,也已然到了地头!
  当下惨然一笑,道:“不错,已到了地头了,我在此谷口,隐居十年,以小酒铺维生,铺中谅必还有些陈酒,白朋友如有兴致,何不去喝上三杯?”
  说着,不等白冲天答应,便身形如飞,一溜灰烟也似,直向酒楼内射了过去!
  白冲天嘿嘿冷笑,这时他已然看出,胡子玉心中,另有花样,但是他仗着一身本领,并不怕胡子玉故弄玄虚,道:“喝上三杯,也是好的!”
  真气一提,猛地向前一跃,胡子玉的身形本已快到了极点,但白冲天后发先至,反倒赶在胡子玉的前面!
  两人正待跨进铺子里去,忽然见那几张已然破败不堪的桌子上,竟有一人,伏案而睡。
  两人见了,不觉全是一呆,只听得那人喃喃道:“壶中日月长,醉里乾坤大,胡老四,你存的好酒啊!”
  一面说,一面懒懒地伸了一个懒腰,抬起头来,“咦”地一声,道:“好哇,化子在这偷酒喝,主人倒回来了,这位是谁啊?”
  胡子玉定眼一看,那人背上,负着一只朱红葫芦,衣衫褴褛,不是别人,正是“穷家帮”中的高手,“酒丐”施楠!
  胡子玉一见施楠在此,立时计上心头,道:“施化子,要喝酒,尽管放量喝,何言偷与不偷?来来来,我给你引见一位朋友!”
  施楠翻起眼睛,向白冲天望了一眼,冷冷地道:“是好朋友我才要结识,若是什么扁毛畜牲,却不管他是红是黄,是黑是白,化子一不高兴,就给他来个不理不睬!”
  敢情“酒丐”施楠,未等胡子玉介绍,也已然认出了随在胡子玉身后的,是“长白”高手白冲天,是以才根据白冲天“白鹰”的外号,恣意取笑了一番。不过“酒丐”施楠,虽然知道那人是“白鹰”白冲天,却不知道假扮“幽灵”姬子洛的就是他!
  胡子玉“嘿嘿”干笑两声,道:“敢请你已然认出来了,可是你却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位白朋友,如今已然改名……”
  他本来想要当着施楠的面,把白冲天的秘密道破,但是只说到此处,便觉得背后突然一股大力,压了上来,背后的“灵台穴”,已然被“白鹰”白冲天倏地伸出手掌,按了个结实!
  胡子玉知道自己再向下说去,白冲天只要内力一吐,自己便性命难保!
  难得“酒丐”施楠在此出现,对自己脱离白冲天的掌握,又多了三分可乘之机,若是就此死去,岂不冤枉?
  因此连忙改口道:“施化子,你是一人在此独酌,还是在等什么好朋友?”
  “酒丐”施楠见胡子玉话说了一半,便突然改口,心中便大是起疑。
  但因为白冲天一进来,便满面阴沉,站在胡子玉的背后,此时倏地伸手,把胡子玉制住,他也没有看出来,虽是心中疑惑,但是却也想不到事情如此重大,道:“胡老四,猜得不错,我确是约了几个朋友,但是不是什么好朋友,说不定见面之后,一言不合,还有得架打哩!”
  胡子玉听了,心中又是一喜,因为到的人越是多,自己便越有可乘之机,便道:“是那几位朋友,可以见告否?”
  施楠道:“当然可以!”
  端起酒杯,“吱”地喝了一大口酒,道:“他们一到‘幽灵谷’外,也可以算是冠盖云集了,一个是‘三绝先生’公冶拙,一个‘五湖龙王’萧之羽,尚有一双夫妇,乃是‘玉龙’龙振天,和‘黔南一凤’冷翠!”
  “酒丐”施楠口中所说的那些人名,可以说全是方今武林中,一时俊彦,胡子玉心中更是暗喜,道:“确是盛会,但不知有何事情?”
  施楠道:“也没有什么大事,只不过要到‘幽灵谷’探一探!”
  胡子玉道:“谷中‘此谷已封,妄入者死’八字,你们难道视若无睹?”
  一言甫毕,忽然听得身后“铮”地一声金铁交鸣之声,一人喝道:“怕死的,并无人强他入谷!”
  胡子玉和白冲天一起回头来看时,只见一个劲装中年男子,面如敷粉,神态飘逸,横剑当胸,刚才那“铮”地一响,想是他拔剑而发。
  在他身旁,站立一个三十左右的少妇,柳眉含威,檀口带俏,生得极是美丽,可是眉宇之间,却带有三分肃杀之气,令人望而生威!
  这一男一女两人,不问可知,正是“玉龙”龙振天,和“黔南一凤”冷翠了。
  胡子玉趁两人现身之际,低声道:“白朋友,我们是现在去取那两件异宝,还是等一会?”
  白冲天“哼”地一声,道:“等那些人到齐了,我将他们一一打发了也还不迟!”
  胡子玉就是要白冲天讲这句话,若是他提议等一会去取宝物,则白冲天可能立时逼他去取!这便是胡子玉的聪明之处。
  当下又低声道:“如此,则请白朋友松手,我们坐了下来,免得他们起疑。”
  白冲天心想胡子玉所言,也极是有理,手一松,两人在身旁的一张桌子上,坐了下来。
  “酒丐”施楠已然和龙振天、冷翠两人寒暄毕,道:“两位在路上,可曾见到公冶拙与萧之羽两人?”
  “玉龙”龙振天待长剑向桌上一放,道:“未曾见到,但想必他们也要到了,施朋友,武林中对那‘幽灵’,可又有什么新闻?”
  施楠道:“我偶游五台,曾在明镜崖下,见了不少彩扎红灯,大约他曾到过七宝寺一行!”
  一言甫毕,门外已有一人接口道:“施化子讲得不错,‘木肩大师’,已然遇害了!”
  一人飘然而入,轻袍鹅冠,面容清癯,身躯颀长,长髯飘飘,正是黑道第一奇人,“三绝先生”公冶拙!
  施楠像是吃了一惊,道:“‘三绝先生’,你何以知道‘木肩大师’,已然遇害?”
  公冶拙目光如电,向胡子玉望了一眼,一看到“白鹰”白冲天也在,心中不觉大是奇怪,“嘿嘿”强笑数声,道:“有人上七宝寺去有事,但前崖绳梯已断,千辛万苦,从后崖翻上山去,曾发现‘木肩大师’已然遇害,满寺僧人,也尽皆走散!此事武林中已无人不知,你终日在醉乡之中,是以不知。”
  胡子玉心中记挂着许狂夫的下落,忙问道:“‘三绝先生’,除‘木肩大师’而外,另有他人遇害么?”
  公冶拙道:“尚有一个老僧,不知何人,除此以外,别无他人!”
  胡子玉松了一口气,知道许狂夫必然已经离开了明镜崖,只见“三绝先生”走了过来,在白冲天的对面坐下,双眼精芒四射,道:“白朋友脚伤已愈了么?”
  白冲天冷冷地道:“多谢记得。”
  公冶拙也不知道,如今白冲天的武功,已然在他之上,只觉得他突然在此出现,事属可疑,道:“朋友久隐复出,必有所图?”
  白冲天仍是冷冷地道:“岂敢,焉能有列位这般雅兴,结伴同探‘幽灵谷’!”
  “三绝先生”道:“白朋友不想与我们同行?”
  白冲天道:“我不知各位进谷何事,跟去作甚?”
  “三绝先生”公冶拙道:“‘幽灵’姬子洛,言而无信,我们深觉此事可疑,故此怀疑有人假冒他的名头,是以才想同入‘幽灵谷’,探个明白,白朋友既然久隐复出,何不趁此扬名?”
  “白鹰”白冲天“嘿嘿”冷笑,道:“名头可以假冒,难道武功也可以假冒得么?你们入谷,何异送死,‘幽灵谷’的冤魂,还不够多么?”
  讲罢,哈哈大笑,分明未将众人,放在眼中!
  众人之中,“酒丐”施楠,游戏人间,突梯滑稽,公冶拙城府极深,不露声色,胡子玉当然更不会出声,只有龙振天和冷翠两人,忍不住“哼”地一声,道:“公冶先生,你与这等被人挑断足筋,若不是跪求饶命,早已一命归西之人,多讲什么?”
  白冲天的足筋,被“崆峒三剑”挑断,这件事,乃是他一生之中的奇耻大辱,最不愿提起,龙振天此言一出,白冲天立时面色一沉,冷笑道:“姓龙的,‘黔南一凤’年纪轻轻,你难道要她守一生空帏不成?”
  这几句话,刻毒轻薄,兼而有之,“玉龙”龙振天如何忍受得住?
  手一探,已然将桌上长剑,抓在手中,手腕一震,那柄长剑,便震得“嗡”地一声,剑花朵朵,喝道:“‘三绝先生’让开!”
  “酒丐”施楠拍手笑道:“胡老四,我说如何?戏文又开场了也!”
  “三绝先生”公冶拙一见龙、白两人,动手之势已定,他乐得在一旁闲看,立即退过一边,白冲天左手一伸,按了胡子玉一下,低声道:“胡老四,别走!”
  回过头来道:“姓龙的仗剑在手,如何还不进招?”
  龙振天道:“总不能欺你残废之人,你快亮兵刃,龙大爷还可以让你三招!”
  白冲天仰天大笑,道:“姓龙的,白大爷坐在此处,三招之内,不叫你变成泥鳅,便不姓白!”
  一旁只有胡子玉知道白冲天并非在吹大气,施楠和公冶拙,虽然觉得事情有异,但是却还料不到真实的情形,施楠更是笑道:“玉龙变泥鳅,秃头鹰好大的口气哇!”
  “玉龙”龙振天再也按捺不住,一声长啸,手腕一圈,长剑劈空,剑尖颤出七、八个小圆圈,一招“群龙戏水”已然向白冲天当胸刺出!
  白冲天果然仍是端坐不动,一等剑到,右手中指,突然向外一弹。
  “玉龙”龙振天的那一招“群龙戏水”,招式之精奥,实是叹为观止之着,而白冲天的那一弹,看来却平淡无奇,乍一看,剑锋过处,白冲天的右腕,非被长剑削落不可!
  但是,虽然剑光缭绕,白冲天的手指,却在一弹之后,穿进了严密无比的剑光,“铮”地一声,正弹在龙振天长剑的剑背之上!
  龙振天那么精奥的一招“群龙戏水”,尚未使全,便觉得一股大力,自剑上传过,直冲肩头,半边身子,为之酥麻,手一软,长剑几乎脱手,那一招的下半式,便再也没有法子展开,心知不妙,待要后退时,手中一紧,只见白冲天略一欠身,双指一挟,已然将龙振天的长剑牢牢夹住!
  只一招之间,两人便已然分出了高下,众人不禁大大地出乎意料之外,“黔南一凤”冷翠一声娇叱,两柄柳叶刀,舞起团团银花,疾冲过来,可是白冲天只是一缩手,将龙振天拉得向前踉跄跌出一步,再向外一挥,竟将龙振天挥出,向冷翠的两柄柳叶刀迎去,冷翠急忙收住刀势时,刀尖已然在龙振天的肩头上,划出了两道又深又长的口子!
  白冲天哈哈长笑,道:“‘黔南一凤’和‘玉龙’素来极是恩爱,为何亲手杀夫?”
  “啪”地一声,将他夺在手中的一柄长剑,捏成两截,手向外一扬,两截断剑,一齐电射而出!
  其时,冷翠正在看视夫婿的伤势,心中极是难过,而龙振天又以重伤之余,白冲天出手又快,他们全然不备,两柄断剑,一起透胸而过“咕咚”,“咕咚”,倒于就地,已死于非命!
  他们两人,千里迢迢,由黔南赶来此地,竟然在两招之间便已遭了白冲天的毒手!
  “酒丐”施楠,和“三绝先生”公冶拙,一见白冲天出手,功夫竟然如此了得,心中都不禁骇然,“三绝先生”公冶拙心中一动,猛地抬起头来,道:“原来是你!”
  刹时之间,他也已明白了假冒“幽灵”姬子洛之名的,乃是白冲天!
  白冲天冷冷地道:“不错,是我!”
  正在此际,又见“五湖龙王”萧之羽大踏步地走了进来,白冲天哈哈大笑,道:“你们都认出来了,如今可以不必到‘幽灵谷’内去了吧?”
  “三绝先生”公冶拙后退一步,道:“白朋友,想不到你武功大进了啊,姬朋友呢?”
  白冲天道:“他若不是尸横‘幽灵谷’中,怎能容我借他之名?”
  公冶拙道:“他是死在你手中的?”
  一面说,一面又向后退开了些。
  白冲天对公冶拙的这个问题,避而不答,突然倏地站了起来道:“别走,今日在此的,一个也不要想走开去!”
  “酒丐”施楠和公冶拙刚才亲见他杀死龙振天、冷翠两人的手段,知道他这话虽然意含恫吓,但是却也不全是虚话,与萧之羽三人对望一眼,已然并肩而立,准备应付这个强敌。
  白冲天此时虽然武功已然全在这三人之上,但是一下子要同时应付三个一等一的高手,也是一样不敢大意,才一站起,双手一掀,“呼”地一声,将那张桌子掀翻,带起一股排山倒海的大力,直向三人飞去,人也跟着向前扑出!
  胡子玉一见白冲天已然发动,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再要不走,更待何时,身形一晃,烟也似地向后退了出去,一闪再闪,人已在十余丈开外!
  白冲天因为面对强敌,一时不察,竟然被“铁扇赛诸葛”胡子玉从容溜走!
  却说白冲天那一扑,已然将他八年来,在“灵长观”侧面的石屋之中,所习的《日月宝箓》中上乘功夫,使出了八成,力道之大,无以复加,尚未扑到,那股大力过处,“轰”地一声巨响,铺子已被摧塌。
  只听得“五湖龙王”萧之羽一声大吼,刚要越众而出,白冲天身形暴涨,手起处,五指如钩,已然向萧之羽一爪抓下,萧之羽背一缩,反射出丈许去,“三绝先生”公冶拙已然悄没声息,伸指直点白冲天背后的“气户穴”,而施楠则朱红葫芦向上一招,“碰”地一声,将那张桌子砸成粉碎,四人一齐身形展动,来到了空地上!
  白冲天这时候,已然发现了胡子玉趁机溜走,心中大是恚恨,但是此时的情形,却又不容得他去追,气纳丹田,朗声喝道:“胡老四,饶你跑上天涯海角,只怕也脱不了我的手掌心!”
  一面叫唤,一面手下绝不怠慢,紧随着萧之羽,手在怀中一探,已然将“拈花玉手”,抓在手中,但是却隐藏在衣袖之内,一掌向萧之羽拍出,萧之羽身形一挫,稳住了下盘,硬一抬掌,“呼呼”掌心,迎了上去,他满拟至多和白冲天对上一掌,怎知白冲天“拈花玉手”,在此际突然出手。
  这一来,等于是他的手臂,突然长出了半尺,萧之羽躲避不及,右腕已然被“拈花玉手”抓中,大叫一声,白冲天踏步进身,“拈花玉手”当头砸下,“五湖龙王”萧之羽叱声未毕,便已头壳破裂而亡。
  其时,公冶拙和施楠两人,绝未停手,公冶拙剑光闪闪,一柄长剑,已然递到了离白冲天腰眼,不过半尺处,而施楠则朱红葫芦晃动,当臂砸了下来。这两人的攻势,何等凌厉,但白冲天却视若无睹,反倒好整以暇,“嘭”地一脚,将萧之羽的尸体,踢出老远,才突然反手一抓,向公冶拙的长剑抓到!
  白冲天的这反手一抓,来得极是怪异,换上第二个,长剑便非被他抓中不可,但是公冶拙是何等样人物,早已料到他此一着,而且料到,他将长剑抓在手中之后,必然是向旁一拖,将自己去迎施楠的那一朱红葫芦,因此早已抖起长剑,看似向上,实际上却是向下一沉,疾向白冲天的左腿刺出!

相关热词搜索:江湖夜雨十年灯

下一篇:三十 图穷匕现
上一篇:
廿八 白鹰之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