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三 浩浩江湖
2021-02-22 12:26:09   执笔人:司马紫烟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江湖上风平浪静的过了一年。
  在浙江的四明山中,有两个人对坐弈棋!
  一个是相貌阴沉的长脸老人,一个是衣衫褴褛的道士。
  老人信手拈起一颗白子,随便地一放笑道:“你辛辛苦苦筑起一条长龙,我只要在心窝上一刀便切断了,打蛇要打在七寸上,哈哈!这就是七寸。”
  道人从容地捧起旁边葫芦,满饮了一大口酒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我的长龙虽断,可是这两段残龙,却构成你的心腹之患,使你腹背受敌!”
  说着放下葫芦,补上了一颗子。
  老人望了棋枰一眼道:“腹背受敌,我倒该小心点!”
  又等了一下,他再填上一子笑道:“我把后面的缺洞补上,现在安心地对付作前面的了,这下子你生存的机会不多,认输了吧!”
  道人抬眼朝老人背后望了一下,脸色微变道:“不至于,不到全军皆没,我绝不竖白旗!而且国手能生劫后棋,你只要一疏忽,我就可以异军突出!”
  老老大笑道:“好一个国手能生劫后棋,可是你别忘了神医难救必死病,世事如着棋,一子错,满盘皆落索……”
  道人没有答话,仍是沉静地喝酒,布子!
  又下了几子,老者突然道:“你再无生望了!”
  道人猛喝了一大口酒道:“是的,目前是你略占上风,可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我若孤注一掷,舍命一搏,鹿死谁手,仍未可知!”
  又陆续地下了数子。
  老人神秘地一笑道:“我给你留最后的一步余地,现在你回手自保,输得还不算惨,若是再要坚持下去,恐怕要弄个一败涂地!”
  道人布下一子杀着道:“不!我要拼到底,虽然机会不多,我绝不放弃。”
  老人跟着挡上一子,闭上双目道:“随你吧!不过你要拼,现在是时候了!”
  道人微微一怔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人睁眼笑道:“就棋论棋,我故意在棋中留着一步漏洞,你要拼命,就该趁早,否则我把漏洞一补,你就完全没有指望了!”
  说完闭上眼睛,状似十分悠闲。
  道人低头视枰,沉思良久,然后举起葫芦,将其中残酒,一口饮尽,抛下葫芦,突然骈指如风,点向老人胸前乳下玉泉穴,而且就在他掷下葫芦的同时,老人的背后,发来一蓬暗器,无声无息,整个的打在他背上。
  老人前后受敌,恍若未觉,相反的是道人的手指点实,反感一怔,抽身退出半丈开外,呆望着老人。
  老者睁目大笑道:“施林!你以为老夫息影深山,便不知江湖的事吗?你的长相,你的德性,跟‘酒丐’施楠是一个样子,只是……”
  说到这儿,见道人略有惊意,更为得意了。
  “只是你的功夫,似乎还不如他!你装做不认识我,跑来跟我搭讪下棋,趁我不注意之际,你的同伴又悄悄地埋伏在我身后,然后再利用我疏神之时,猝然同时下手,方法虽好,可惜你们没有认清我白冲天可是那种傻瓜!”
  说着脱去长衫,露出里面的铁青色软甲,又长笑道:“我自知仇敌太多,他们尽早要找来的,所以除了苦练功夫外,又千方百计,觅到这一件‘青螭甲’,不但抗水避火,还可以承当任何利器,所以我安心地等待你的偷袭。施林!这下你明白了吗?可以叫你的同伴出来了!”
  话语方毕,石后树洞中果然走出一个壮汉,身负双钩,手中还扣着一把暗器,厉声叫道:“白冲天!狗匹夫,纵然你防护再密,今天我也要杀你才甘心,裘二哥的灭门血仇,刺激得我寝食难安……”
  白冲天回头一看,略感意外,随即哂笑道:“是你啊,几度掌下游魂,你的命还真长,一生一死,乃见交情,‘飞鹰’裘逸那背信小人,真不该有你这个朋友。”
  原来此人正是“神钩铁掌”许狂夫!
  他与胡子玉分手后,浪迹天涯,一面在找韦明远的踪迹,一面也在寻白冲天报仇,终于会见了“酒丐”施林……
  当下许狂夫见白冲天出口辱及裘逸,怒声喝止道:“住嘴,你满手血腥,哪里懂得道义交情!”
  白冲天一笑道:“裘逸跟我也算是朋友,可是他欺骗我!”
  许狂夫大叫道:“他自己也受到公冶拙之骗,哪里是存心骗你!”
  白冲天冷然道:“他处事不明,耽误了我的事,就有取死之道。”
  许狂夫用力地道:“因此你也必须为他偿命!”
  白冲天大笑道:“我杀人无算,若是每一个人都要偿命的话,我这一条蚁命,究竟是该偿还给那一个才算恰当!”
  许狂夫咬牙道:“天下之人,俱欲得你而甘心,你真该碎尸万段,才泄得那些死在你手中的千百人之愤!”
  白冲天露齿一笑道:“许老三,咱们虽无生死交情,可是也有数面之缘,何必一见面就要拼命呢?我问你,这几年你功力长进多少?”
  许狂夫道:“我纵是一无长进,今日也誓必杀你!”
  白冲天摇头道:“可惜!可惜!今日江湖,尔虞我诈,似你这等忠义之人,还真不多见,我倒不太愿意杀死你!”
  许狂夫怒吼道:“白冲天!你少猫哭老鼠假慈悲了,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废话少说,施道长,咱们上!”
  施林点了一下头,振臂作势。
  白冲天鄙夷地一笑道:“你们是两个人一起上?”
  许狂夫道:“对你这等凶残之人,不算以多凌寡!”
  白冲天大笑道:“我那是怕你们人多,我是因为五、六年没有杀人了,手痒得紧,难得今天你们自己找上来,大可以过过瘾,我是怕一时收拾不及,对你们二人都打死了,岂非没得玩了,太已遗憾!”
  许狂夫与施林都被他激怒,双双出手,猛攻一掌!
  白冲天伸出左右手,各自接住他们的掌劲,神态从容,毫无吃力之状,反而将二人震了回去!
  白冲天哈哈大笑道:“就凭你们这点本事,居然敢大言不惭地来要我的命,真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
  许林二人,脸上虽现惊容,但依然作势欲攻。
  白冲天突然大喝一声道:“且慢!”
  他的声音中彷佛具有无限权威,使得许、施二人的脚步自然一停,互相对望着,迟疑地未能出手!
  白冲天手捋长须得意地道:“试过你们刚才这一掌的功夫,我觉得实在没有意思,现在我练一趟功夫,也让你们瞧瞧我这六年来的进境如何!”
  许狂夫大声道:“我们是找你拼命来的,那有闲情看你练功!”
  白冲天道:“你别忙,等我把功夫练完,你们就知道今天对我有无胜望,若是你们觉得没希望,不如知难而退……”
  施林坚决地插嘴道:“兄仇不共戴天,我绝不后退!”
  白冲天轻笑一声道:“话别说满了,我并非怕你们报仇,而且在想法成全你们,我的功夫练完,你们若自觉不敌,可以回头再去练一个一年半载,等到略有把握再来,这样岂不是比作无谓的牺牲好得多了?”
  施林道:“你想得好,一年半载之后,你不知又躲到哪儿去了。人海茫茫,叫我们上哪儿找你去!”
  白冲天脸色一沉道:“我神功已然练就,现在谁来寻他都不怕,立刻我就要出山,重振‘长白剑派’,使之成为武林之冠!”
  许狂夫正要开口,施林已抢先道:“也罢!我们就看你练一趟,只是你既然自诩神功已就,我们就练过十年八载,岂非仍是无法胜你!”
  白冲天道:“那是你们之事,我总不能自己把头砍下来给你们!”
  施林道:“我们倒不想你如此做,只是你若已练得天下无敌,活着也是乏味,而且你不是说过要成全我们报仇吗?”
  白冲天思索了一下道:“我这话倒深获我心,阳春白雪,曲高和寡,举天之下,若是无一对手,确是一件难堪之事……”
  又想了一下,毅然道:“也罢!我答应练功之后,你们若确再有报仇之意,我索性成全到底,将破我功夫之法,告诉你们!”
  施林道:“你很大方!我们倒有点不好意思接受了!”
  白冲天微微一笑道:“没关系,等你们练成那套功夫,最快也得在三年之后,那时说不定我又创出一种更厉害的功夫了!”
  施林见许狂夫欲言又止,生怕他会反对,忙催促道:“就这样办吧,你现在可以开始练了!”
  许狂夫倔强地不肯移步,施林要将他拖开!
  许狂夫本不肯动,可是施林朝他直使眼色,而且在他手中塞进一样东西,许狂夫不知何物,莫名其妙地跟他到两丈之外,摊手一看,却是一颗小丸,不懂得是什么意思!
  施林低下声道:“等一下再说!”
  许狂夫没有办法,只得默然站在一边!
  此时白冲天已停身在一片平地的中央,凝神吸气。
  蓦然他伸出单掌,身体迅速地转了一个圈。
  在他身畔四周,立刻涌起一道旋风,广有丈许,奔腾呼啸,声势十分凌厉惊人,而且愈扩愈大。
  渐渐得扩至半径丈余的一个大圆圈,而且地下的山石亦被刮起,碎石相撞摩擦,火光直冒!
  许狂夫与施林二人虽是见多识广,亦不禁咋舌惊叹。
  狂飙刮了约有半刻功夫,方始停息下来!
  二人定睛望去,只见丈半为径的石地上,陷下一个尺许深的大坑,仅只白冲天足下尺许之地仍如原状。
  而被强风刮起的山石,却因互相撞击之故,一齐化为齑粉,整齐的堆在四周,彷佛是一道围篱!
  白冲天看着他们满脸惊色,十分得意道:“别提我这‘旋风掌功’中的强烈劲道了,光是那漫天飞舞的碎石,就不是任何血肉之躯所能承受了!”
  许狂夫满心忧烦地闷不作声,施林却面现佩色道:“不错!凭你方才那一手,的确够得上天下无敌,我现在相信你不是自吹自擂,难怪你肯那么大方!”
  白冲天受了夸奖,十分高兴,眉飞色舞地道:“你们的意思如何?现在报仇,抑或是候以时日?”
  许狂夫神色凛然地道:“男子汉大丈夫,我绝不领你一点情!”
  白冲天面色微变,施林却扯住他的衣服道:“许兄!别太急,咱们从长计议!”
  说着就在他的耳旁密语了半天,许狂夫频频摇头,状似不甚赞成,施林蹙眉又说了半天,许狂夫才勉强点头。
  白冲天一直在旁冷眼观察,嘴角浮着鄙夷的冷笑!
  施林深吁出一口气道:“白冲天,我们同意你的做法!”
  白冲天得意地从怀中掏出一卷绸帛道:“那功夫就记录在这上面,你们按诀去练习,三年之后,若你们能淡去仇我之心,你们可列入当世一等高手……”
  施林接过绸帛道:“白冲天!你人虽是生性凶残,杀人如草,但你今日之为,颇有英雄气概,贫道敬申尊敬之意!”
  说着恭恭敬敬地弯腰一躬到地!
  白冲天高兴得哈哈长笑道:“客气!客气!不敢当!不敢当!”
  施林直起腰来,猛地一张嘴,喷着万道酒箭,而许狂夫亦是大喝一声,“无风燕尾针”满把脱手射去!
  白冲天兴奋之际,自不免疏神,酒箭来到时,躲避不及,只得用手拔开一部分,其余都打在脸上身上……
  事情尚不止此,许狂夫的“无风燕尾针”,尚掺有方才施林递来的一颗“硝磺雷火丸”,轰然一响,火光直冒!
  立刻白冲天的身上,燃起熊熊烈火!
  施林大笑道:“白冲天!今天你可走了眼,我这腹中之箭,已用内功逼去水分,剩下的全是纯酒,你的‘青螭甲’纵有辟火之功,可这不住你的头脑,等一下我们就可以啖你的肉,饮你之血,火烤白冲天,其味当大佳……”
  白冲天虽在忙乱中,这几句话是听清楚的,怒吼一声,扬手劈出两道强劲,分击向许狂夫和施林!
  二人没有想到白冲天困兽犹斗,仓促接掌,如何能是白冲天的对手,双双被震出数丈开外,跌落在地,双手鲜血淋漓,腕骨被击得粉碎!
  白冲天顾不得赶去伤害他们,四处去找寻灭火之物,偏是此处又无水源,烧得他疼痛无比!
  突然他发现了方才试功所造成的石粉,心中一动,俯身躺在石粉之中,来回滚动,半天才将火弄灭!
  又将息了片刻,待痛稍止,也无暇察看伤势究竟如何,匆匆赶至许狂夫及施林身畔,戟指骂道:“背信无义的匹夫,我把你们当人,所以才处处对你们宽容,不想你们却以这等卑鄙的手段陷害我!……”
  施林伤势颇重,但他仍是爽朗地大笑道:“白冲天,我二人仇你之心,海枯石烂难移,你跟我们打商量,无异与虎谋皮,只怪你自己油蒙心智,瞎了眼……”
  白冲天气得几乎疯狂,大吼道:“你已命如游丝,尚敢出口不逊,若是再在口头缺德,我就一掌将你们打成肉泥,叫你们死无全尸!”
  施林笑着道:“死便死矣,一具臭皮囊,还在乎它成什么样子,我只恨没有烧死你,惟有趁一口气在,多骂你几句泄泄愤……”
  白冲天举掌欲击,施林瞪目直视,了无惧色!
  白冲天见状又把手放下来道:“不!一掌打死你太便宜,我要你们受尽痛苦而死!”
  施林听了忍不住骂道:“白冲天!你这个无胆的匹夫,卑劣的孽种!”
  白冲天狞笑道:“随你怎么辱骂,我总不会发怒而立即杀你!”
  施林忽然望他笑道:“白冲天!我现在开始替你惋惜了!”
  白冲天一怔道:“你为我惋惜什么?”
  施林道:“你身挟天下无敌之技,只是仪容太差,不足以当天下第一人之美誉,本来你的马脸虽长,尚具威仪,现在这满脸水疱,和以灰粉,结疤之后,红里带灰,夜叉也比你俊,阁下从此可当天下第一丑人而无愧!”
  白冲天恨满心头,突地一掌招去!
  “噗”地一响,施林的身体已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团。
  白冲天恨根地道:“便宜你了,这狗牛鼻子果然有一手,花言巧语,居然能骗得我杀了你,不过还有一个呢,我要他加倍受苦……”
  说着踱到许狂夫身畔,嘿嘿狞笑连声,许狂夫一直都在旁边冷静地等待,见他过来,鄙夷地看了一眼,将头偏至一边,一言不发!
  白冲天厉声道:“许狂夫,你的朋友不够义气,他得了便宜先走了,却留下你在这儿顶债,你自问受得了吗?”
  许狂夫突然大声道:“白冲天,你是个匹夫,你有什么毒辣的手段尽管使出来好了,许大爷要是哼出一声,就是你的孙子!”
  白冲天奸笑道:“好硬的嘴,但不知你的骨头是否一样的硬!”
  许狂夫平静地道:“我若是骨头不够硬,便一口咬断舌根而死!”
  白冲天一怔道:“舌根连心,那滋味并不好受!”
  许狂夫一笑道:“落在你这等凶残之人的手中,这将是最安逸之途!”
  白冲天沉思片刻,长叹一声道:“白某敬你是汉子,饶了你的活罪吧!”
  说完,徐伸一指,点向他的死穴!
  许狂夫闭目受死,毫无惧意!
  就在他的手指将及之际,斜里飞来一块石子,不但势子迅疾,而且劲道绝伦,直击向白冲天的“笑腰穴”!
  白冲天何等人物,听风辨踪,自然地抽回手,反掌将那块石子接住!不禁心中微微一怔!
  因为他想不到来人的功力,居然能精深若是!
  山石后转出三个人,两个人是他认识的,另一人仅凭联想,就可知道他是水道盟主文抄侯。
  白冲天哈哈长笑一声道:“白某今天是交运了,旧雨新知!竟先后都拣上这个好日子,赶到我这山地蜗居,胡老四,你来得正好。”
  胡子玉阴阴一笑道:“白冲天,上次江边被你溜了,一缩脖子五、六年,看来你好像在乌龟壳中,练就了不少绝艺!”
  白冲天不理他的岔,却对文抄侯一瞥道:“阁下大概是文盟主吧,久闻盛名,如雷灌耳,本来我想去找阁下的,没想到你倒自己来了!”
  文抄侯缩肩一笑,平淡地道:“你找我何事?”
  白冲天傲然地道:“目前江湖好手,大概数你为最,因此我只想制服你,我便可轻而易地成为天下第一人了!”
  文抄侯仍是轻松地道:“多承阁下看得起,不过假若仅为这件事找我,你可找错人了,敝人自承还不错,可是比我强的人还大有人在,譬如说,方今梵净山的山主杜素琼、敝帮主前任盟主‘五湖龙女’萧湄,还有……算了,就此二人足矣!”
  白冲天不动声色地道:“你漏了一人!”
  文抄侯道:“谁?总不会是阁下吧!”
  白冲天平静地道:“不错!正是敝人!”
  文抄侯轻蔑地一笑道:“此话言之过早,看阁下往日的表现,大概还不够格。”
  白冲天微怒道:“等一下你试后便知!”
  文抄侯道:“好极了,我们此来,原就是胡兄之邀,取阁下项上人头,去祭他义兄‘飞鹰’裘逸的在天之灵。”
  白冲天眼光一扫胡子玉,不齿地道:“报仇假手他人,只有胡子玉这种人才做得出!”
  胡子玉嘿嘿一笑道:“只要能杀你,谁动手都是一样!”
  白冲天双手一掷,轻松地道:“你们上吧!”
  一向没开口的任共弃突地迸出一声冷笑道:“五年多前,你就是我剑下游魂,今天居然敢大言不惭地叫我们一起上,你实在太看得起自己了!”
  白冲天毫不在乎地道:“五年多前也许不敌,可是时间会改变许多事,今天我确信自己能挡你们三人连手,而必操胜券!”
  文抄侯与胡子玉俱未作表示,任共弃却挥剑上前道:“别光顾吹大气了,你能够在我剑下逃生,少不得我们自会一起照顾你,但我只怕你没有那个机会!”
  白冲天一笑道:“好吧!就拿你先做个榜样!”
  任共弃不再多说废话,扬手舞起一团剑花,剑尖洒出万点银辉,朝白冲天身上直罩过去!
  白冲天身法从容,闪进他的剑光中,根本不用兵器,运指如钢,居然将他的攻势都封了回去!
  文抄侯脸色一动,低声对胡子玉道:“看来他没有吹牛,这几年确有进境!”
  胡子玉脸色沉重地道:“嗯!任老弟恐怕挡不住,还得盟主出手……”
  话未说完,白冲天已猛发一掌,强烈的掌风将任共弃挥出好几丈外,长剑亦脱手落在一边。
  任共弃在空中猛一翻身,飘落地面,哂然一笑道:“白冲天,几年不见,你果然还有些鬼门道,只是掌力虽强,仍无法伤得我分毫!你又其奈我何!”
  白冲天纵声大笑道:“姓任的!你别臭美了,我掌上功力有一阴一阳,刚柔互济,连铁石人也难挡一击,我只对你用了一种力量……”
  任共弃怀疑地道:“这么说来,你是对我手下留情了!”
  白冲天点头道:“是的!我单留下了阴劲之力未发,原因是我事先说过要你们三打一,我岂能将你单独击伤……”
  任共弃冷笑一声道:“阁下一别五年,别的功夫长进不少,这吹大气的本事可练得相当高强,方今之世,有谁敢叫我们三人连手……”
  白冲天突然双掌猛发,击向一座独立的小石峰。
  那阴劲所及之一半,丝毫不动。
  而阳劲所及之处,石灰尘扬,惊天动地。
  最妙的是两种力量交接之处,一平如削。
  单以这使劲卸劲之功,已甚难有人企及。
  白冲天微微一笑,伸手朝前微拍,打出一股极为细小之力道,刚一接触到剩下的半壁山峰之上……
  那座山峰彷佛是由细沙堆成,纷纷软塌了下来……
  这一番出人意外的表演,使三个人都变了颜色,胡子玉勉强地镇定下来,开口问道:“白冲天,你可愿诚实地回答我一句话?”
  胡子玉略一停顿又问道:“这几年来,你莫非又得了什么新的练功秘籍!”
  白冲天哈哈长笑道:“《日月宝箓》上的记载,何等博大精深,我只不过略加精研而已,那还需要去练别的功夫……”
  胡子玉仰天叹道:“裘二哥,看来你的血仇是无法报得了……”
  白冲天斜瞥他一眼道:“胡老四,别假正经,你何尝是想替裘逸报仇,你只是见不得有人比你更强罢了,只可惜命不由人……”
  胡子玉愤然作色道:“白冲天!你此言辱我太甚!”
  白冲天冷冷地道:“是吗?我以为对你还算是客气的,那边躺的是许狂夫,他也是你生死共命的患难兄弟,现在受了重伤,你来到之后,可曾前去探视过他……”
  胡子玉一时语塞,怔在当场,说不出话来。
  白冲天得意地大笑道:“如何?这下子你词穷了吧,其实你与‘飞鹰’裘逸,俱是一丘之貉,见利背义,只可惜了许狂夫一条直性汉子……”
  胡子玉冷汗浃背,十分难堪。
  蓦而!躺在地上的许狂夫,撑着坐起身子,泪水满面,嘶哑喉咙,对着胡子玉道:“四哥,你骗了我几十年,我白认你了……”
  语毕,急痛攻心,张口吐出了大片鲜血,颓然后倒。
  胡子玉天良发现,想起几十年来,许狂夫对他言听计从,尊如兄长的忠义之情,不禁大受感动……
  噙泪迈步,正想过去时,却为白冲天阻止道:“你这等无情无义之徒,不要去扰他安息吧!何况,我们还有事情未了呢,你们三位联攻,准备好了没有?”
  胡子玉抬眼瞪了白冲天一下,这一眼却令白冲天心中一寒,因为他从未见过这等狠毒的目光!
  胡子玉厉声道:“我两个结义兄弟,俱都死在你手中,此仇此恨,不共戴天,今天胡某一定要食汝之肉,寝汝之皮……”
  白冲天夷然一点头道:“姓白的颇有意思拿性命巴结,只怕你胡老四还没有那份儿才能。再者,话要讲清楚,裘老二的账我一定不赖,这许狂夫可是你自己逼死他的,与我毫无关系。一定要报仇的话,你可得自己抹脖子!”
  胡子玉不再多话,举起手中铁扇,洒出满天扇影,罩将上去,白冲天从容挥手,连脚步都不移,举手动臂之间,将胡子玉的扇招全部封了回去,口中还轻松地道:“讲拼命你胡老四实在差得太远,还是叫你那两个同伴一齐上吧!那样我打起来也还有些劲!”
  胡子玉仍是埋头一味狠攻!
  任共弃与文抄侯一见场上情况,两人不约而同地双双出手攻上,将白冲天围在中间。
  白冲天以一敌三,连声长笑中,双手抡起一片掌影,夹着无比的劲风,从容地敌住三人。
  任共弃的剑最为毒辣,文抄侯的掌招仍是极为平凡,只是用的恰到好处,是以在平凡中又有其不平凡之处!
  交手近四十回合,白冲天突然诡异地一笑,一掌拍过来,虽然只是一个动作,然而身外三人,却都觉得这招是对自己而发,纷纷避开,然而白冲天的掌势竟放过任共弃与文抄侯二人,紧迫胡子玉而去。
  胡子玉本已退出一步,这时被逼得一再退一步,白冲天的身形却更奇妙地跟进,底下蓦地扫出一腿。
  这一腿扫个正着,胡子玉的血肉之躯,如何能挡他铁制的假腿,大叫一声,跌出数丈开外。
  文抄侯与任共弃自动地歇了手,胡子玉的那只不瘸的好腿则胫骨全碎,躺在地上呼声不绝。
  白冲天趋前狞笑道:“胡老四,天下之大,我恨你最毒,所以我立下重誓,必要取你之性命,今天你大概没法避过了!”
  胡子玉一手捧着断腿,脸上满是痛苦之色,默不出声,白冲天跨前一步,正想继续给他些苦头吃呢。
  不想胡子玉突地手一翻,厉笑道:“姓白的,胡某明知比武功很难胜你,所以始终留下了一招制你之法,你且睁开眼睛看看,这是什么?”
  白冲天抬眼一望,不由得笑了道:“老狐狸,你又想故技重施了!在这假的‘夺命黄蜂’上,我已上了几次当,再也不吃你这一套了!”
  胡子玉一言不发,脱手将那黄铜套子掷出,立刻有一阵慑人心魄的嗡嗡之声,飘荡空际。
  白冲天的话虽说得轻松,内心却不无惊悸之感,一闻嗡嗡之声,立即向后飘退,可是那“夺命黄蜂”却跟在他身后追过去!
  胡子玉见状又厉笑道:“姓白的,天香遗宝,岂是你能躲得掉的,任你逃到天涯海角,它也会跟上来,夺你之命!”
  白冲天惊悸欲绝,仍在作忘命的躲避,“夺命黄蜂”带嗡嗡之声,紧跟在他身后,而且距离愈来愈近。
  正在这极端紧张之际,旁边突然闪出一条幽灵似的人影,手中持天下第一的无双利器──“拈花玉手”!
  “夺命黄蜂”突然改变方向,直朝“拈花玉手”飞去,然后静静地沾在上面。
  四周之人却不约而同迸出一声惊呼:“韦明远!”
  来人正是韦明远,他徐徐地取下“夺命黄蜂”道:“白冲天!我并非救你,你依然要死的,只是我不愿你死在我师尊的遗宝上,我要亲手搏杀你!”
  白冲天刚从死亡在线,挣扎回来,闻言却反而笑了,道:“小子!若你用真功夫想杀我,恐怕还无此能耐!”
  韦明远一言不发,突地一招推过去,白冲天也挥上一掌,两掌相接,只听见一声震天巨响,烟雾漫天。
  等到烟收雾散,地上只剩下白冲天焦黑的尸体,“太阳神抓”发挥它天下至刚、至强的威力!
  韦明远一招击毙了白冲天,也震惊住其他之人,他们简直无法相信韦明远的功夫会进步如此!
  在他们的惊愕中,韦明远神色凛然地对任共弃及文抄侯道:“你们别担心,我不会杀你们的,杀白冲天是萧盟主的遗嘱,饶恕你们却是湘儿的遗嘱,湘儿不愿意手足相残,她饶恕你弑祖之罪,我尊重她的意见,所以饶了你们!”
  说完又回头对胡子玉道:“你只晓得‘天香三宝’互克,却不知道‘夺命黄蜂’会受克于‘拈花玉手’……我们之间的恩怨很难说,但你现在已成废人,活着比死还痛苦,我就让你痛苦地活下去吧!”
  说完,他在三个人的惊愕中,飘逸地走了!

×      ×      ×

  韦明远稍了恩怨,当然他是回到梵净山去,对着佳侣稚子,去过他的悠游岁月。
  可是他能如愿吗?
  胡子玉能心甘情愿地就此算了吗?
  任共弃与文抄侯会就此销声匿迹吗?
  纷乱的江湖就此宁静了吗?
  不会,都不会……

  (全书完)

相关热词搜索:江湖夜雨十年灯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六二 何处归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