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 种玉大法
2021-02-22 12:18:45   执笔人:司马紫烟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五湖龙女”缓缓地抬起眼睛望着胡子玉道:“我有问题要请教你一下!”
  胡子玉望着她木然无表情的脸,恭声地道:“老朽敬候示下!”
  萧湄突地一笑道:“现在虽是深秋,倒仍可听见一、两声蝉鸣……”
  众人不知她何以扯到这上头,大惑不解地望着她。
  萧湄停了一下,接着道:“那蝉儿栖息树梢,餐风饮露,逍遥自在,与人类并无一丝妨碍,有许多顽童要去捉它,你知道为什么?”
  胡子玉望着她微带笑容的娇颜,上面并无一丝凶意,然而稍一捉摸她的语意,不禁冷汗直淋,呐呐地道:“今后老朽当噤若寒蝉……”
  萧湄又嫣然一笑,望着大家道:“‘铁扇赛诸葛’不失为知机之士,各位若是对我的事很感兴趣,不妨背地问问他去,我相信他是会说!”
  胡子玉连忙道:“哪里,盟主弄错了,老朽自负聪明,其实却愚笨得紧,盟主之事,任他谁来问,老朽一概不知!”
  萧湄沉声道:“那算你明白!”
  说完两眼望着烛火,脸上现出一种少妇特有的沉思、迷惘、羞愧、交织成一种异样复杂的情绪。
  由于她的神态,胡子玉才留心到她近二年来的变化,从她丰满的胴体上,胡子玉发现她已成熟了。
  她一定又有过一个男人,这男人必不是韦明远。
  她未曾忘情韦明远,证明她并不爱那个男人!
  这又是杜素琼事件的重演,可是那个男人是谁呢?
  那个男人到哪儿去了呢?
  二年多以前,她究竟遭遇到什么事?……
  “铁扇赛诸葛”也不禁感到计绌了,这一个谜竟是那样地难解,除了她自己,谁也不知道它的答案!
  萧湄突然两手一拍,神情烦躁地道:“算了!今晚别商谈了,明天看情形再决定吧!”
  众人默然地退出,萧湄大模大样地坐着,连一些虚伪的客套都忘了,大家慑于她的武功,倒并未在意。
  等大家都走了半天,萧湄才从沉思中惊醒,感到脸上异样地烘热,举手一摸,竟有点灼手。
  胡子玉的一番揣测,勾起了她的回忆。
  胡子玉并没有猜错,只是那“种玉大法”四个字,令她感到特别难堪,所以才出声禁止,因为那是她的恨事。
  懒懒地回到舱房,她挥手将侍婢都赶了出去。
  放下罗帐,她干脆将全身的衣服都脱掉了,窗门是开着的,从窗中透进来的秋风,使她略感凉爽。
  借着乳白色的月光,她望着自己玉样的胴体,一幕幕的往事,又从她的脑中幻起,历历如在目前……

×      ×      ×

  白冲天将她自始信峰顶掷下之际,她自揣必无幸理,所以就势踢了他一脚,虽不能将他致死,至少心中好过一点,多少年来,在哥哥“五湖龙王”萧之羽宠爱之下,一向就养成了她这种宁折不弯的脾气。
  急速地向下飞坠,她已全无生意,哥哥死了,韦明远也不会回头了,活着也没有多大意思。
  可是地面越接越近的时候,她也不禁踌躇了!
  一下子摔个粉身碎骨,这滋味到底不好受。
  然而,身不由己,又有什么办法呢!
  突然,她感到眼下一亮。
  一汪清池,大概只有丈许方圆,呈现在她脚下。
  脑中不假思索,几乎是一种本能的动作,空中一个转折,使去势略斜,笔直地朝池中落下去。
  自幼生在水畔,她水中的功夫当然极佳,入水之后,虽受到一次猛烈的震动,她仍努力想使自己浮起来!
  立刻她又失望了。
  那水面虽是平静,内中却有着一股极强大的暗游,向底下直旋,而力还大得出奇!
  她是懂得水性的,所以干脆不再挣扎,顺势让它带下去,只是紧紧地闭住呼吸,以备少时作全力一拼。
  这小池居然不见底,也不知旋了多久,仍无到底之意,而四周压力越来越大,压得她的耳鼓疼痛欲裂。
  就在快要支持不了之际,忽然她的脚似乎触到一点实地,良机难再,她立刻就势一蹬脱出水力之外。
  外力一失,立即又向上浮起,等到眼见天光,爬到岸上,已是筋疲力尽,口鼻被迫出涔涔鲜血。
  坐息半天她才朝四周一望,这已不是她坠落时的小池,而是另一个巨洞之底,想来是个泉眼相通,所以才飘流到这地方。
  她再次朝上走去,发现这巨洞竟曾经人工的修凿,有一道石级,通往另一个小甬道内。
  然而一件颇为令人骇异之事出现在眼前,这石级之上,每一阶都留着两个极大极深的脚印,每一脚印的深度相等……
  显见这印上脚迹之人,不但功力深厚,甚至已臻出神入化之境,否则定然无法将力量用得如此均衡。
  好在她对生死已不再太关心,是以毫无顾忌地朝石级上走去,心中在猜测着这洞中是怎样的一个人。
  石级蔓延极广,约莫走了有五、六百阶,才到了一所石洞门口,由于洞中横着一方石屏,她望不见内中情形。
  “进去呢?还是不进去!”
  她正犹疑之际,洞中已轰雷似地喝道:“进来!”
  声可裂石,令人心悸,萧湄一向蛮惯了,几时能受人家这等吆喝,尤其是此刻身上又湿又冷,遂也大声地回道:“进来就进来,你叫些什么?”
  说完“蹬”地一脚,将石屏踢翻在地,“咚咚”地跑了进去。
  迎面石上盘坐着一个老人,相貌威严,碧眼鹰鼻,身材高大,不类中原人氏。
  萧湄看了他的样子,心中倒微感骤然。
  那老人似乎没想到原来是一个小姑娘,略觉意外,碧眼在她身上看了一阵,才呵呵地笑道:“小姑娘,你的脾气真大,这是我的住所,你一点客气都不讲,借用你们中原一句成语,真是‘喧宾夺主’了!”
  萧湄的盛气稍馁,怀疑地问道:“你不是中原人?”
  老人笑着道:“当然不是,你看我的长相就知道了!”
  萧湄此刻已稍息了怒意,打量四周道:“这是什么地方?”
  老人笑着道:“当然是在黄山中,不过我替它取了一个名字,这洞入口虽小,但里面却广大无比,颇合佛家所谓‘纳须弥于芥子’之意,因此我叫它‘须弥境’!”
  萧湄抢着道:“你住的洞叫‘琅琊洞’,你是‘无名老人’!”
  老人奇道“对呀,你怎么知道的?这地方知者甚少,仅只有……”
  萧湄道:“仅只有‘长白剑派’的白冲天一人知道!”
  老人更奇道:“正是!莫非是白冲天叫你来的?”
  萧湄提起白冲天,心中就恨将起来,大声道:“是的,而且还是白冲天送我来的!”
  老人道:“这就不对了,白冲天明知道还有安全的路走,干吗要叫你打断魂潭走,那地方若是水性不佳……”
  萧湄见他越猜越错,干脆也使促狭道:“白冲天站在始信峰顶,抓住我的腿,向下一扔,我就跌进潭中,顺着水漩,到这儿来!”
  老人摇头道:“危险!危险,那潭广大不过丈许,他若摔偏了一点,你就没命了,‘拈花玉手’带来了没有?”
  萧湄已从胡子玉口中,得知白冲天欲藉“拈花玉手”换取续筋膏之事,彼时虽不知白冲天即假“幽灵”化身,但此刻却已全盘了然,乃笑着道:“没有!他现在已砍断双腿,装上两只铁脚,根本就用不到什么续筋膏了,只是你要‘拈花玉手’做什么?”
  老人道:“在断魂潭漩涡之底,有一块‘水精璧’,佩之对我大有益处,只是那漩涡再下去力强无比,非藉‘拈花玉手’,分水之功不可,白冲天必是无法取得‘拈花玉手’,才叫你来通知我的是不是?”
  萧湄噗哧一笑道:“你这人真傻,白冲天将我从上面扔下来,原是想致我于死命,哪里会有那么好心!”
  老人这才恍然大悟道:“我说呢!白冲天若是命你前来,断不会叫你走那等危险之路,不过你能从漩涡之中脱身,足见你的水中功夫很不错!”
  萧湄受了夸奖,很是得意地道:“那点水算得什么!我三岁开始,就在洞庭湖中练水性,别说那个小潭,就是把我扔下大海,我也死不了!”
  老人默然不语,萧湄面色一动地问道:“那石级上的脚迹都是你印的?”
  老人道:“是的!我练功已八十余载,深知举世已无人能及,只是得不到‘水精璧’仍是功亏一篑!”
  萧湄不解地道:“什么道理呢?”
  老人叹息着道:“我所习虽近佛门,然因不是佛门正宗,仍无法怯除心魔扰乱,若得‘水精璧’之助,可成‘金刚不坏之身’”
  萧湄想了一想:“你的功夫真像你所说的那么高吗?”
  老人动容道:“当然,试问举世之人,石上印痕,有谁能到达我那种程度,然而我无法抗受那漩涡之力,天地间惟自然之力,大于一切,人定固然可以胜天,真要做到能抗天而行,还是一件不容易之事!”
  萧湄道:“白冲天的功夫又进步了,你还能胜他吗?”
  老人笑道:“他不过得了《日月宝箓》,与我相较仍是要差一筹,因为他漏习了几项重要的功夫,不过他不知道罢了!”
  萧湄急问道:“漏了那几项,是不是‘太阳神抓’!”
  老人异道:“看不出你年纪轻,知道的还不少!”
  萧湄道:“他若再习得‘太阳神抓’,比你又如何?”
  老人想了一下道:“可能差不多,不过我若得了‘水精璧’,练成‘金刚不坏身法’,则又超过他很多了,唉!‘拈花玉手’不得,恐怕……”
  萧湄道:“‘拈花玉手’现在落在白冲天之手,你既是本事大,为什么不去将他杀死,把‘拈花玉手’夺过来!”
  老人正色道:“我虽不是中原人氏,却最恨那种巧取豪夺之事!”
  萧湄见这老人太以憨直,知道无法说动他去替自己报仇,脑中思索了一下,遂又开口道:“那‘水精璧’对你很重要吧?”
  老人道:“是的!我的神功成与否,全仗此一物!”
  萧湄接着又道:“你也不愿意无端受惠于人,是吗?”
  老人庄容道:“当然,我不轻易施惠于人,可是也不轻易受惠于人,滴水必报,这才是大丈夫之所为!”
  萧湄道:“我有个交换条件,不知你可愿接受?”
  老人道:“什么条件?”
  萧湄道:“我自信水性颇佳,我愿意替你到泉眼中去将‘水精璧’取出,不过你也必须将武功传给我,以为交换……”
  老人急道:“那怎么成,我的功夫倒不足惜,只是那漩涡之力,何等强大,你只试过一半,下一半厉害多了……”
  萧湄道:“那你不用管,我既然提出来,当然有把握,而且万一我死了,又不要你偿命,问题是你答不答应!”
  老人考虑了一下道:“不行!你功力太浅,抗受不了的!”
  萧湄决然道:“既然你不答应,那就算了,请你告诉我出洞之路,我要走了,不过我告诉你,白冲天是不会再来了,‘拈花玉手’你不肯强取,也绝得不到,你整天对着‘水精璧’,去做你的成道大梦吧!”
  说完回头就作势欲走。
  老人却又急着道:“慢着,你回来,我们再商量商量!”
  萧湄冷冷地回头道:“还有什么可商量的!”
  老人想了一下,似乎抵抗不了那种诱惑道:“我想我这儿有一两种增长功力的灵药,再教你一些基本心法,凭你的水性,或许有成功之望!”
  萧湄见他已经心活了,忍住心中的欢喜道:“假若我将‘水精璧’取出之后呢?”
  老人坚决地道:“我一定将我的功夫倾囊相授给你!”
  萧湄故意激他道:“你不会失信吧?”
  老人微带愤色道:“丈夫言出如山,岂能反悔,而且我们是交换的,你也不必承我之情,拜我为师,‘水精璧’取出后,我最多只用一年以后,交给你,让你也可以练成绝世的神功,成为天下无匹的高手!”
  萧湄道:“怎么会天下无匹呢!你不是跟我一样高吗?”
  老人道:“我名心早淡,不然怎会叫‘无名老人’呢?你放心,事情真成之后,我还是在这洞中,绝不与你去争名!”
  萧湄在短短的谈话中,已经知道老人极为憨直,言出必行绝不会骗人,乃正经地向他道:“咱们就这样决定了!”
  老人神情激动地道:“决定了!再无反悔!”
  于是老人取出几种药丸,给她服下,更传授了她一些行功的口诀,令她依诀练习,更不惜多花工夫,详加指点。
  经过了七、八天之后,萧湄自觉精神大振,功力充沛,较前进步很多,乃向老人提议说道:“我看差不多了,明天我就去吧!”
  老人测试了她一下道:“我不知道行不行!因为那漩涡的深处,我也没去过,但是你的功力,目前只能增加到这程度,去试试也好!”

×      ×      ×

  第二天,老人带着一根绳子,跟她来到水边。
  萧湄不解道:“你带这干什么?”
  老人道:“给你拴在腰上下去,万一你支持不了,我手上有感觉的,还可以将你拖出来,我们以后再想办法!”
  萧湄觉得这老人的心地很是善良,遂依言将绳子捆在腰上,二人行功潜入水中,来至漩涡泉眼之旁!
  老人在水中嘴皮微动,萧湄只听见一股微弱的声音道:“就在这里下去,大约有十几丈深,你多保重了!”
  萧湄不作声,心中对老人的功力深厚,大是佩服,水中传声虽易,若能将话语清楚送去,却是极难。
  双手一掷,身子已窜入漩涡,头下脚上,直向下而去,虽然她功力增加很多,然而水中压力之强,亦不知增加了几十倍,初时她还可勉力苦撑,到了后来,她只觉得眼前一阵金星乱舞,知觉全无……
  等她醒来之际,又已回到洞中。

×      ×      ×

  首先感到身上微有寒意,以及另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似酥、似麻,微痛、微痒……无以名状。
  睁眼一看,不由得又气又羞又愧又怒。
  她自己衣衫尽裸,胯下一片腻滑,殷红点点。
  老人亦是赤裸地躺在她旁边。
  她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纵身坐起,顾不得披衣遮掩,戟指着老人,流着眼泪,咬牙切齿痛骂道:“你……你不是人,你是禽兽……”
  她因怒气极,底下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老人微弱地道:“姑娘!你别生气,我不是存心糟蹋你,实在是有原因的,你听我说完了,再怪我还不迟……”
  萧湄用手掩着脸哭叫道:“老混账!我不知该怎么骂你,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你还有什么原因,你……”
  老人神情黯然地道:“姑娘!你不要激动,听我说……”
  他歇了一口气,才又继续道:“你在水中昏绝以后,我一发觉有异,立刻将你拖上来,谁知道你已经脱力过度,救治颇难!”
  萧湄哭着道:“我宁愿我死了!也免得受这种侮辱……”
  老人不理她,继续地道:“要救你惟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以本身真气,度入你的体中,那样势必要肌肤相触,我也想到不妥……”
  萧湄道:“放屁!你想到不妥,我还会这个样子!”
  老人道:“后来想到人命关天,而我又这么太岁数了,为了救人,我只有从权一次,那是我一心想救你……”
  萧湄流着泪道:“你这么大年纪!亏你好意思说,你这把岁数都活到狗身上去了。你想想,你做我的祖父都有余!”
  老人无力地摇摇头,接着道:“所以我替你除去了衣衫,然后再脱去自己的衣服,立刻替你施救,一面按摩,一面将真气度到你口中……”
  萧湄看到他满口黄牙,想到那种情景,不由恶心欲吐,恨恨地一拍石榻,竟然将厚石板拍下一个深洞!
  这一下换到她自己惊奇了,她不明白她的功力何以精深至此,不由得怔在哪儿,将骂人的话又憋回肚里!
  老人见状苦笑了一下道:“问题就在这,我从童子练功,从来未近女色,这就好比一段干木,日经晒曝,已臻极干之境!”
  这次萧湄没插口,静听老人说下去!
  “纯阳一近纯阴,就好像一点星火,迸在干柴之上,由于我学的不是正宗,无法抑制,满身功力,眼见着即将泄注之际,我想只有将它移交给你,或许对你有点用,这样我才接近姑娘……”
  萧湄满脸飞红,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老人乃又道:“我学的功夫,只有用这方法才能转注给你,我练功近九十载,浪费了实在舍不得,我虽然毁了,姑娘因此大受裨益,措置虽然不当,用心却为良苦,姑娘若体念我一番苦心,就请你原谅我吧!”
  萧湄呆了半晌,才长叹道:“那你现在是功力全失了!”
  老人哑然道:“是的,我一注如泻,现在已如废人……”
  萧湄冷冷地穿了上衣服。
  老人着急地道:“姑娘,你别走!”
  萧湄愤然作色道:“你还要把我怎么样?”
  老人道:“不怎么样,你现在只要一个小指头,就可制我于死命,只是你得去了我的功力,尚有许多妙用无法发挥……”
  萧湄闻言心中一动,止步道:“还有什么妙用?”
  老人道:“我一生练武,实在不愿它就此失传,姑娘若肯再在此逗留一个月,我就把一功功力都传授给你!”
  这几句话果然有效,打消了萧湄的去意。
  于是她伴着这个软弱的老人,在洞中又度了月余时光。
  于是,她不但得到了他的功力,也得到了他的武技。
  不过,在她心中,她仍是恨他的,恨得比一切更激烈,所以在一个多月后,老人神情飞舞地对她道:“行了!你已经得去了我全部真传,不过我有一个希望,你千万不能仗着这身武功去行恶杀人,否则便不得善终。”
  老人的话尚未说完,萧湄已一指点了他的死穴。

相关热词搜索:江湖夜雨十年灯

下一篇:五一 奇士辈出
上一篇:
四九 钩心斗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