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 古曲却敌
2021-02-21 15:57:27   执笔人:司马紫烟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杜素琼群花容清减,神情憔悴,与另一少年之英雄焕发,恰成对比,然二人都是腰佩长剑,步伐从容。
  她走到众人面前,并不理迎她而立的“武当”掌门松月,却对一旁涤尘福了一福,恭敬地道:“大师别来无恙,昔日多承呵护,铭感迄今!”
  涤尘回她一礼道:“杜姑娘好!老衲托福,尚称健朗!”
  松月虽受冷落,仍是心平气和地道:“杜女侠,不知韦大侠因何未曾前来?”
  杜素琼脸上满是悲愤,尖声道:“韦大侠!好美的称呼,你既称他为侠,就不该逼死他!”
  松月惊道:“逼死他?那么韦大侠的确是死了?”
  杜素琼含着眼泪,冷然道:“当然是死了,在你们这些卑劣凶手的合谋之下,谁能逃过一死!死并无足惜,可是他却是死于狡谋,死于冤屈!”
  松月一时莫知所云,呐呐道:“那么……”
  杜素琼厉声道:“那么杀公孙楚、孔依萍,毁石碑的是谁也不是,那是我!字也是我写的,我就是要证明别人也能写相同的笔迹!”
  松月张目结舌,良久始道:“昔日可能是冤屈了韦大侠,但是群情激愤,敝派忝为主人,怎能阻止报仇,再说……”
  杜素琼冷笑地打断他的话道:“为什么不能,难道你们各大门派有默契不成?扪心自问,你当时是否也认为我师兄是该杀的?”
  松月在她凌厉的逼问下,哑口无言。
  杜素琼愤然道:“这就是了,你虽未参加围攻,但是你不认为围攻的人是错的,只是矜持身分,不好意思出手罢了!”
  松月赧然道:“敝派确有失察之罪!”
  “那你们就难辞其咎!”
  松月仍是耐着性子问道:“杜女侠认为我们罪当何如?”
  杜素琼厉色道:“你自己认错了,你即日宣布焚观夷殿,填平解剑池,解散‘武当派’,永绝江湖!”
  此言一出,四周“武当”弟子都哗然大噪,怒形于色。
  连一旁的涤尘大师与侠尼天心也摇头太息。
  松月怒声道:“杜素琼,我一再相让,并非怕你报复!实在是内疚于心,聊思赎愆而已,‘武当’二百余年盛名,岂容如此折辱!”
  杜素琼惨声狂笑道:“你不答应也得答应!否则我杀尽你门中之人……”
  涤尘合十道:“阿弥陀佛,武林中是非自有公道,杜女侠之言,实在过于强人所难了,老衲方外人也觉不以为然!”
  杜素琼银牙咬紧朱唇,鲜血直滴,狂呼道:“昔日我师兄遭受围攻之时,你们都在场,有谁出头主持过公道,茫茫武林,几曾有过公道?”
  侠尼天心恻然道:“令师兄虽死,冤已能伸,天道昭昭,果报不爽!”
  杜素琼切齿道:“人死不能复生,天道宁论!”
  她脸上是泪,口角是血,状已迹近疯狂,松月见她实在已经无法理喻了,只得沉声地道:“杜女侠是必欲一搏了。”
  杜素琼大呼道:“当然!杀!杀!杀尽你们这些假冒伪善的小人!”
  她话刚说完,倏地回身一剑,袭向旁边的“武当”弟子。
  那些人猝不及防,而且她的剑又凌厉之至,当时即有数人,未遑躲避,拦腰被斩为两截!
  其他弟子虽是愤火填胸,然因掌门人松月未曾下令,不敢出手还击,足见名门正派之训练有素。
  涤尘眼见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孩子,却因仇恨所激,变成一个丧心病狂的红粉魔头,十分感慨,高喧佛号道:“掌门人心力已尽,老衲亦无能为力矣,请速作裁夺吧。”
  此时又有几个弟子被杀,其余的被逼得四散躲让!
  松月眉赤眼红,大喝道:“布剑阵,立擒此女,生死不论!”
  那些门人立刻在清风、明月两个首座弟子领导下,布成江湖闻名丧胆的剑阵,立刻将杜素琼包围在中心。
  清风长叱一声,单剑上举,立见剑气森森,霞光万道,齐朝中心罩去,声势赫赫,威裂金石。
  杜素琼毫不畏惧,披头散发,就如一只疯狂的母虎,在剑阵中冲来冲去,她手中的长剑舞成一团银光,出招过招,诡异之至,望之虽是愈濒险境,却是攻多于守,一面对那同来的青年男子喝道:“你还等什么!上去收拾那两个老道士!”
  青年男子应声拔剑,出式奇快,亮光一闪,已经分攻向松月及无为道长,而且指处都在咽喉。
  无为闪身退后躲开,松月迅速拔剑架开,手震心颤,足见对方内力是多么深厚,不由大为惊异,惊喝道:“朋友是那方高人?”
  青年人淡然一笑道:“在下任共弃,号天不容,江湖小卒,名不见经传,岂敢与堂堂掌门人称朋道友!”
  松月却听成了“人共弃,天不容”,心想这是什么怪名怪号,可是他的剑招也怪,只得强打精神应付。
  任共弃的剑术的确自成一派,辛异狠辣,罔不包容,每一招攻出,总是分取十几个方位,而且俱在致命要穴。
  十几个照面之后,将一派掌门的松月道长,弄得束手缚脚,无法可施,空有一身绝艺,就是展不开来!
  无为道长已看出情况不佳,也顾不得贻人笑柄,清叱一声,舞动长剑,也自加入战团!勉强扳回劣势。
  如此一来,两个战场都成了众寡悬殊的局面。
  杜素琼在剑阵中剑愈杀愈勇,不时总有一两个“武当”弟子中剑受创或伤命,幸而“武当”人多,才未被她冲出阵去!
  她不时还在阵中喊道:“涤尘大师、天心师太,这不又是黄鹤楼下惨事重演吗?你所说的公道呢?天道又安在哉!”
  涤尘与天心闭口无言,惟有默念佛号。
  叮当剑刃相触声中,可闻喃喃“阿弥陀佛”不绝!
  杜素琼一不小心,左膝上被划开一道血槽,她突受刺激,剑势忽变,恍若狂涛怒卷,霹雳乍惊!
  顿时惨呼之声不绝,血水横飞,“武当”弟子,饮剑者有十余人之多,剑阵立乱,门户大开。
  涤尘眼看满地都是尸首,血流殷石,心中大是不忍,欲想出手相助,却又踌躇不决!
  正在为难之,突然殿后转出一排道人,青袍墨髯,约有二十余人之多,手中所持,皆为铁黑色长剑,由一苍须老道带队。
  涤尘认识这正是“武当派”中精英,镇山二十八昊,每一人都是功力精深,足与当今高手并列!
  苍须老道首先长吟道:“昊天昃光!”
  其余二十七人一起唱道:“卫我‘武当’!”
  吟声方毕,二十八支长剑漫空飞舞,如蝴蝶穿花,如彩云流峡,顷刻布成一道剑幕向杜素琼压去!
  这力量何等巨大,杜素琼一剑攻上剑幕,立被荡开。
  只听她尖声惊呼道:“共弃!快来助我!”
  任共弃像是第一次听见这么亲切的呼唤,精神大振,反手一剑,随即将松月及无为逼开,高声回答道:“我来了,妳别怕!”
  人随声渺,也不知他用的什么步法,轻而易举地闯进了剑幕,与杜素琼会合在一起!几令旁人骇绝。
  然可惊处犹不至此,他身入剑幕之后,举剑迎空划了一道圆弧,剑幕上深沉之劲力,在接触圆弧后完全消失!
  无为见状,胆颤心裂,厉声大呼道:“诸位师侄,快用‘昊天剑法’,宁可落日后万载骂名,也不能将此二人放下山去,所有关系,全由我一人担负!”
  “昊天剑术”为“武当”不传之秘,每使用一次,必须以派中长老一人自绝以谢,无为显然已是拼命了!
  二十八人脸色庄重,举剑平伸,突然齐喝一声,挺剑攻出,内力所至,硬将铁剑上逼出万道银光!
  任共弃剑术再精绝,遇此神剑,也不禁慌了手脚,他与杜素琼两支长剑,虽是凌空飞舞,却挡不住那耀眼银光。
  相持约有片刻,任、杜二人乃觉手上压力愈来愈大,眼睛也为强光所灼,不易睁开,败在俄顷。
  杜素琼突然道:“共奔,你若真爱我,就该违背你师父的诺言一次!”
  任共弃咬牙道:“只要能赢得你的欢心,我什么都不惜!”
  杜素琼道:“杀尽这些道士后,我就下嫁于你,那一首……”
  任共弃喜动颜色道:“无猜曲!我吹笛子,你开始罢?”
  任共弃一手运剑,另一只手却在腰间摸出一支银色短笛,放在口边袅袅地,吹将起来。
  杜素琼却一收狞厉之容,曼声低唱: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同居长千里!两小无嫌猜……
  这是李白的〈长干行〉,仅是全曲的一个引子,却已经唱得婉约引人遐思,此时她的声音更见低迷了!
  树下分食樱桃,嫣红嫩紫凭侬挑!
  非郎偏爱青涩,为博阿抹常欢笑!
  ……
  她的声音如诗、如画,写尽小儿女万般情状!
  不解人间思爱,轻拧辫梢作娇态,
  偷得垫中笔砚,来学为侬画眉黛!
  笛音依依,歌声曼曼,扣人心弦,荡气回肠。
  谁无青梅竹马的儿时游侣,谁无怀饵分饼的动心往事,即便是从小茕独的孤儿,总还有一二垂髫双髻的丫角邻居,一时大家都听得呆了。
  涤尘大师与天心侠尼最先醒转,睁目望去,山下只有杜素琼与任共弃即将消逝的背影!
  地下留着横七竖八的尸体,无为与松月仍呆然木立!
  涤尘连忙过去将二人拍醒,却见松月的衣襟上写数行血字,鲜红刺目,仍是韦明远的笔迹!
  “姑念武林同脉,未忍玉石皆焚,权且割发代首,薄惩刚愎之尤,寄语‘武当’诸子,尔后应知收敛……”
  松月用手一摸,顶上的如意道髻,已成牛山濯濯,不禁羞愧攻心,大叫一声,口喷鲜血而倒!
  无为凄然地将二十八昊及剩余弟子一一救醒,吩咐他们整理现场,然后与涤尘二人扶起松月,进入殿内。
  天心跟在身后默不作声,良久始道:“这是什么武功?贫尼自问已跳出三界,洗净六根,却无法不受其惑,那任共弃更不知是何来路……”
  涤尘一向少履江湖,自是不知。
  无为却勉抑悲色,细心地在脑中思索。
  蓦然,他惊叫道:“梵净山!”
  涤尘奇道:“梵净山从无高人出现过,道兄此言何指?”
  无为摇头道:“是的,绝不会错,六十年前管双成威震武林,怎么她销声匿迹这么久,江湖上又出现了传人!”
  涤尘憬然颔首道:“道兄说得不错,任共弃必是‘禹二’传人!”
  天心一意虔修,近年才下峨嵋,对这些事迄无印象,闻言大是不解,诧异地追问道:“禹二何人?”
  涤尘道:“那是管双成自取的外号!”
  天心仍是不解道:“这人也怪,怎地取这一个怪号?”
  涤尘苦笑道:“这号哪里算怪,‘禹二’加上边筐,便成风月二字,此号仍然暗含‘风月无边’之意,可谓费尽心思!”
  天心不齿地道:“因号思人,管双成定是一荡妇淫娃!”
  涤尘摇头道:“侠尼这又猜错了,管双成名号虽邪,却无秽事,貌艳如花,尤解音律,将音韵合入武功之中,神奇莫测,只是嗜杀无度!”
  天心尚未再问,无为已接口道:“正是!艳若桃李者,多半寒若冰霜,当时有许多高手冀图一亲芳泽,结果都丧生在她一曲清笛之下!”
  天心道:“此女如此杀戮,难道正派中人竟未曾予制裁?”
  涤尘道:“这我不知道,彼时我年岁尚幼,这些事仅得之传闻,无为道兄长我几岁,也许会清楚一点!”
  无为道:“此事知者极少,我亦闻之于家师,只知管双成杀戮过度,引起青城山上三位隐世高人之愤,相约比斗,斯时家师恰好适逢其会,乃被委为见证!”
  涤尘闻之神往道:“那必是场精采绝伦之比斗,但不知胜负如何?”
  无为追忆道:“管双成不愧奇才,一调‘阳关曲’,家师虽远在二十丈外,亦不免波及,而那三位高人居然无动于衷!……”
  天心心神向往之,羡慕道:“阳关自古伤心曲,当较〈无猜曲〉厉害得多,那三位高人能不受其惑,功力修为必是极高了……”
  无为却摇头道:“不是那会子事,那三人一为天聋,一为地哑,另一人虽能说能听,偏又生就大痴,对她的七音妙律,完全无法领会,何异对牛弹琴!”
  说到这儿,略停一下,见二人倾听之状,颇有得色:“管双成一气之下,认为奇耻大辱,声言自此退出江湖,息居梵净山,从此玉笛妙技,永远不再出世!”
  涤尘意犹未尽地问道:“以后呢?”
  无为道:“以后她果然遵守诺言,江湖上从此失去了管双成的踪迹,这已是六十年前旧事了,家师除我外,从未向人提及!”
  涤尘奇道:“杀星受挫,正是莫大好事,令师因何讳之若深?”
  无为也无法回答了,只是摇头。
  天心却道:“前辈行事必有深意!”
  无为悚然动容道:“侠尼莫非另有卓见?”
  天心徐徐道:“我只是凭着心中所想,但不知是也不是?”
  其余二人几乎同声道:“愿闻其详!”
  天心略整思路,慢慢地道:“依我之见,当初较技,那三位高人,既不聋,也不痴,更不哑!只是故意地耍痴装疯、扮聋作哑……”
  无为惊道:“这是为何?”
  天心笑着道:“那三人既有抗〈阳关曲〉之功,是修为精深,必无杀管双成之念,然顾念到她失败之余,心情激愤,更将加深其嫉世之心,则杀孽亦将更深重……”
  涤尘颔首道:“侠尼之言,确有见地,以管双成之为人,此为必然之事,老衲衷心诚服,更是不胜景仰!”
  天心谦逊道:“大师过奖了。是以那三位乃故作不解,使管双成羞忿之下,自绝于江湖,则天下安宁矣!”
  无为亦了然道:“我也明白了,家师之所以不谈此事,亦是受那三位高人之嘱,以免风声传出,再有江湖人去打扰管双成,逼得她再度出山!”
  天心道:“贫尼正是此意!”
  无为道:“她的传人重现江湖,莫不是她又违背了誓言?”
  涤尘忙道:“不!不!杜素琼在叫任共弃使笛招之际,曾请他违背师父之诫,可见管双成仍是守誓的!”
  无为恻然道:“敝派此次虽遭惨劫,不过折人辱名而已,杜素琼挟恨人间,得任共弃之助,所掀杀孽,恐较昔日管双成犹有过之!”
  涤尘亦忧道:“不错,一调〈无猜曲〉,即已如此无敌,放眼今日武林,能抗者实鲜有其人,芸芸武林,又将成多事之秋!”
  天心又沉思了一会道:“欲弭此劫,惟两条路可走!”
  “那两条路?”
  “一是遣人上青城,重请那三位高人履世,一是函询梵净山,叫管双成遵誓,约束徒儿!”
  无为摇头道:“难!难!”
  涤尘一心都在弭劫止杀,忙问道:“何难之有?”
  无为忧形于色道:“三老六十年前,已届耄耋之年,现在已有一百多岁了,是否健在尚成问题,即使尚未仙逝,也不知他们肯否下山……”
  涤尘急问道:“那么上贵州梵净山呢?”
  无为更作难地道:“管双成性情偏激,她不会认为杀人是孽!”
  天心道:“六十年清修,也许能改变她不少,即使她故态依旧,仍可以约之以誓,叫她践笛曲不履人世之盟!”
  涤尘道:“看来只有如此了,而且我主张两法兼施,同时也遣人上青城一访,三老他们修为有素,当可寿期人瑞!”
  天心庄容道:“为天下计,为武林计,贫尼愿走一趟贵州,大家俱是女身,我想应该比较好商量一点!”
  无为道:“侠尼自是最适当人选,但愿能引得那两个魔障回头,敝派这一番冤仇,也可以设法化解了……”
  语音惨然,几至泪下。
  涤尘自不能解劝什么,只是缓声道:“老僧愿至青城一行!”
  两位佛门高人,为着天下安宁,为着万千生灵,各自告别满目疮痍的武当山,踏上万里仆仆的风尘征途!

×      ×      ×

  “武当”惨劫的消息,传之江湖,自然是一件大事,揭开了第一个韦明远之谜,然而杜素琼三字在人心中留下了更多的懔惧。大家均将在长白总坛闹事的人,当作了真韦明远。参与黄鹤楼之会的人个个汲汲自危。
  白冲天好像放弃了长白山基业,踪影全无。
  韦明远与吴止楚正在寻找湘儿的下落,听到了杜素琼与任共弃大闹“武当”的情形,心中百感交集。
  他明白杜素琼之所以那样做,其动机仍出之于爱,为爱者伤仇,竟不惜屈身事人,够痴也够傻!
  “他能为你做那些事,必定是比我爱你更深,而且他也有足够的力量保护你,我是个不祥的人,当我是死了吧!”韦明远在心中默念,却忍不住眼泪流了下来。
  另一只情海怨禽,那娇小可人的湘儿呢?
  她此刻正在一座酒楼上据着一张临窗的客桌,满桌菜肴,她的筷子不点向碗里,却在桌上痴痴地画着!
  在她身旁的另一张桌上,却坐着两个老者,豪饮狂嚼,一派目中无人之态,其中一人偶尔一瞥,惊奇地叫道:“四哥……”
  另一老者立刻用手势将他止住了。低声道:“别嚷,我早就看到了,她画的是韦明远,若非情有独钟,断无如此逼肖,我们想法子盘盘她的底细!”
  然后清了一下喉咙,大声道:“贤弟,放眼今世,芸芸武林中,我独欣赏一个人!”
  另一老者不解地问道:“不知是那一位?”
  这老者道:“‘太阳神’韦明远,前些日子匆匆一晤,只可惜他有要事羁身,未能多作盘桓,心中常存憾意!”
  韦明远三字确具魔力,听得湘儿一震,立即停手不画,抹掉桌上酒迹,姗姗地走到那边桌上施礼道:“二位老人家尊姓大名!”
  老者面有得色地道:“不敢!老朽胡子玉,江湖人称‘铁扇赛诸葛’,这是义弟‘神钩铁掌’许狂夫,浪迹江湖,有劳姑娘下问!”
  湘儿“喔”了一声道:“原来是两位前辈,失敬得很……刚才我好像听前辈说到韦明远,不知前辈是否知他行踪?”
  胡子玉点头道:“正是,江湖上皆盛传他已死去,只有老朽,不但知他未死,而且不久之前,尚获一面。”
  湘儿喜道:“我也知道他未死,韦大哥受伤堕江,还是我跟爷爷将他救活的,老前辈可知他此刻往何处去了?”
  胡子玉不先答话,问道:“姑娘贵姓!”
  湘儿略加沉吟答道:“我姓吴!”
  胡子玉紧接着问道:“姑娘令祖莫非是人称‘云梦医圣’的吴老英雄!”
  湘儿惊道:“正是,前辈认识我爷爷?”
  胡子玉哈哈大笑地对许狂夫道:“如何,我这个‘铁扇赛诸葛’不算差吧?”
  许狂夫也钦佩异常地道:“四哥料事如神,小弟心折无限……”
  湘儿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瞪大了眼,莫知所以。
  胡子玉解释道:“我日前遇到韦老弟之际,虽未多谈,却猜出他必是遇到令祖获救,今日经姑娘证实,果然不差……”
  湘儿不耐烦听这些废话,急着问道:“前辈,韦大哥究竟是往哪里去了?”
  胡子玉狡狯地笑道:“他亲仇在身,行程匆迫,老朽也未便动问!”
  湘儿满脸失望地哦了一声,就想告退。
  胡子玉却道:“姑娘急着找韦老弟,莫非有甚要事?”
  湘儿支吾地道:“不……是……是我爷爷有事,叫我找他!”
  吴止楚有事要找韦明远,也不会叫一个大闺女流浪天涯,万里追寻,湘儿这个托词用得实在不高明!
  然而胡子玉老奸巨猾,装成信以为真的样子道:“哦,是很要紧吗?”
  湘儿咬着嘴唇道:“是很要紧的事。”
  胡子玉认真地道:“既是很要紧之事,老朽倒可效力一番。”
  湘儿半信半疑地道:“前辈能找到韦大哥?”
  胡子玉笑着道:“姑娘人地两疏,寻人自是不易,老朽到处有朋友,只需略加打听,别说韦明远名满江湖,就是一默默无闻的人,找起来也是易如反掌!”
  湘儿喜道:“真的?那就借重前辈了!”
  胡子玉持髯大笑道:“姑娘不用客气,别说我与韦老弟是忘年之交,就是与令祖,亦有数面之缘,冲这关系,我也该尽点心!”
  说完就连声令店伙结账,步下酒楼。

相关热词搜索:江湖夜雨十年灯

下一篇:四十 老奸巨猾
上一篇:
三八 以牙还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