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 青城三老
2021-02-22 12:14:45   执笔人:司马紫烟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
  这是前人咏西子湖的名句,它说明了西湖的景色,四时咸宜,古迹又多,岳王墓、苏小小坟、雷峰塔……又是进香季节。
  湖畔灵隐寺,因为出了一个佯狂救世的济颠僧,乃至声名大噪,远在各地的善男信女,都组成了进香的行列,浩浩荡荡,蜂涌在余杭道上,虔心顶礼,冀图去一拜那鹑衣百结、手摇蒲扇的丐僧。
  熙熙攘攘的进香行列中,有一列奇怪的队伍,当中一座镶珠绿昵大中辇,旁边随行着许多身着宫袍的少女。
  最令人奇怪的是当前开道的,乃是一名黑凛凛的大汉,身披铁甲,手执巨斧,恍若天神临凡。
  少见多怪的杭人,都以为这是宫中的嫔妃前来进香,远远地站在一边偷看着,窃窃私议着。只有敏感的江湖人揣摩到来人是谁,他们在心底恐惧着,又恋恋不舍地,蹑在后面遥遥地缀着。
  行列经过了灵隐寺,知客僧早就在门口合十恭迎,可是这一行人毫无进香之意,宫辇一径抬过寺门去了。
  绕上苏堤,正是千柳垂翠,群莺乱舞,杜鹃声声花浓处,这一群如花似玉的少女们,堪使燕啼鹃妒。
  过尽苏堤有白堤,湖上春光收眼底。然而由于她们的声势显赫,沿湖多少船娘,竟无人敢上前揽主意。
  这一列奇怪的队伍,行行重行行,终于走到了桃林的对岸,停止了下来,似乎在等待下一行动的指示。
  宫辇中的绿昵门帘中,传出一阵颇具威严的声音道:“过去!难道还要等人家派船来接不成!”推辇的少女娇答一声,举步推辇,其他人亦不迟疑,竟把这微波水面,当作阳关大道,直渡而去。
  跟在后面看热闹的人,一个个噤口无声,有人认为是个仙佛临凡,顶礼膜拜,胆子大一点的,却想雇船渡河,跟去一看究竟。
  船刚摇出十来尺,半腰中斜抢出一时扁舟,舟行若飞,船头站着一个相貌不凡的中年人,抱拳拦阻道:“朋友!前面有江湖人集会,各位还是躲开点的好!”
  语虽然倨傲,神情却颇谦恭,大家一看,认得是杭城头的一条好汉,“昆仑”门下,“神弹子射日弓”章天浩。
  识趣的人,笑着一拱手道:“章三爷,我们不知道,多谢您关照!”
  还有些不认识章天浩的外路江湖人,强令舟子向前划去,神弹子脸色一沉,撤下背上黄龙大弓。
  “飕!飕!”二弹并发,刚好击断了两支划波长浆。
  “射日弓”摆下脸道:“朋友!我讲的是好话,前面是‘风月无边’管仙子,与‘青城三老’的约会,阁下该量量自己的身分再去参加!”
  那些人听着一伸舌头,默不作声地掉转船头。
  章天浩立即催舟,赶上前面的行列,那时,她们已袅袅娜娜地到达了岸边,伫立在桃林之外。
  章天浩赶上前一躬身道:“‘昆仑’门下,奉‘青城三老’之命,敬来迎迓仙子!”
  诸女神色冷然不理,弄得章天浩好不难堪!
  蓦而绿昵门帘一掀,现出一位盛装丽人,肩上站了一只白玉鹦鹉,鬓赛停云,肌胜琼瑶!她眉头一耸,冷峻地道:“怎么,三头老蠢牛就想凭这区区一片桃林来难我?”
  章无法没有想到,这位六十年前名满江湖的红粉魔王依然如此年轻,可是他神色不敢怠慢,恭谨地道:“肤浅门户,乃是晚辈遣兴之作,怎敢扰仙子玉驾!三老就驻锡在林后,晚辈敬为仙子引路!”
  管双成冷笑道:“遣兴之作,你大概认于斯道甚精,可能还技不止此,不过凭这点小玩意儿,要叫我下车去见三头老牛……”
  章天浩惶恐地道:“晚辈绝无此意,林旁尚有路可绕达,虽是远一点……”
  管双成厉喝道:“胡说!你把我当什么人了,还要绕路去看那三头老不死的蠢牛,赵大开路,红儿、黄儿清道!走!”
  手持巨斧的赵大立即嘻开大嘴,一斧斧砍上桃树,但见花落如雨,每一株都是贴地齐根而断!身着红、黄锦衣的两个少女,罗袖轻拂,劲力却是无俦,那粗有尺许的桃树,连带满地落花,全部被逼向两边。那消片刻时分,即已辟出一条宽有丈余的花巷。
  章天浩见辛苦经营的心血,毁于旦夕之间,心中十分不舍,却又无可奈何,只有摇头叹息!
  约有盏茶之久,一行人已穿出桃林而来!

×      ×      ×

  “青城三老”、涤尘大师、钟二先生、“点苍”掌门孙无害,以及脸色苍白,手拄木拐的任共弃都肃立在空地。
  三老中的贾痴首先开口道:“阔别六十载,管仙子朱容宛然,而老朽等日渐就衰,春花秋草,朗目微萤,老朽等实不足与仙子同日而语。”
  管双成却注视着任共弃道:“巡山侍者,你的腿怎么了?”
  任共弃满脸愧色,跪在地上不敢作声。
  涤尘在一旁替他回答道:“任施主与‘青城三老’较技不慎受伤!”
  管双成秀眉一耸,厉声道:“丧师辱名,你还有脸活着……”
  任共弃惶恐地道:“弟子在招式上仍是占先,只因内力不及,才至……”
  管双成颜色稍霁道:“这还罢了……那姓杜的女孩子呢?”
  任共弃见管双成并无惩罚他结识杜素琼,及私将绝艺传她之意,心中不由大喜,跪在地上道:“我受伤之后,她已自行离去,此刻不知何往……”
  管双成道:“你为她出生入死,她怎会弃你不顾……”
  任共弃忙辩道:“不!皆因她已怀重孕,是我事先即通知她走的!”
  管双成悖然色变道:“岂有此理!你能行动之时,就该前去找她,怎可任她一人四处流浪,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你将何以自处!”
  任共弃望了三老一眼道:“弟子确有此意……只是……寸步为难!”
  管双成回头朝三老一瞪,冷笑道:“你们三头老牛管的事还真多,连别人老婆生孩子都要管,是不是要我这门人连孩子出世都不许见面!”
  贾哑脸上一红道:“仙子别误会,我们只要令徒答应从此不造杀孽,并无留难他的意思,令徒迄未作明白表示,不得已才……”
  管双成冷笑道:“当然,梵净山出来的人,岂能受人威胁!”
  语毕又朝跪在地上的任共弃道:“你还在等什么?真要那女孩子一个人在外分娩不成!”
  任共弃磕了一个头,站起身来,就将离开!
  他刚一举步,三老中的贾聋轻劈一掌道:“朋友且慢,你留下句话,不得妄杀一人……”掌力尚未到达,红、黄二女罗袖再拂,姿态极美,若行云流水,其实暗劲无穷,恰将掌劲封了回去。
  任共弃单拐点地,已飘至十数丈外。
  管双成面泛秋霜,在他身后道:“找不到那女孩子,你自己也别回来了!”
  任共弃头都不回,大声地答道:“弟子遵命!”
  话声中,人又拔起十数丈,终至消失在桃林深处!
  “青城三老”,似乎颇惊于红、黄二女流云飞袖的功力,互相对视一眼,管双成却面有得色,轻蔑地望着他们道:“六十年前被你们装痴扮哑地躲过一关,埋首六十年,我以为你们总该有些进境,谁知也只不过跟我侍儿差不多!”
  贾痴笑嘻嘻地道:“仙子的高徒都是阆苑奇葩,老朽等不过是不解风月的三头蠢牛而已,何足与之相提并论呢!”
  管双成虽是口口声声地骂他们蠢牛,可是他这一骂自己,反倒又成讥讽了,不由得杏眼圆睁道:“三个人中数你最可恶!”
  贾痴哈哈大笑道:“老朽自幼即以傻出名,从来不识愁滋味,仙子偏要我听〈阳关曲〉,是你比我还傻,怎能怨得我来!”
  管双成美丽的脸庞上罩了一层怒意道:“朱儿、黄儿,摔他三个觔斗,看他还贫嘴不!”
  红衣少女应声甩出一袖,衣带微飘,即有一股绝大的劲力,朝贾痴脚下扫来,贾痴两脚微点,人已飘高丈许。
  黄衣丽人如鬼魅似地,随形而至,长带一搭,刚好缠在贾痴的脚上,纤腕跟着一抖,将贾痴直摔出去。
  这一手委实美妙已极,管双成身后诸女,不约而同娇喝一声:“好!”连涤尘大师也不禁连连点头。
  不想贾痴虽然被摔,却未如她想象中那样地翻觔斗出去,斜飞一圈,又回到原地,反握住她的衣带笑道:“仙子之命不敢辞,然老朽腰腿已硬,不惯再作小儿戏,为长者代劳,理也!姑娘,你替我翻吧!”
  说完,也不知他怎么一扯,黄衣丽人身不由主,在空中连翻三个觔斗,飘落地下,满脸羞愧之色。
  “青城三老”第一次显示出他们超凡的功力,直镇得方才喊好的褚女,个个噤若寒蝉,再也做声不出!
  黄衣丽人一言不发,举手一指猛插自己心坎。
  花容上依然是一派镇定之色,然后慢慢地合上眼帘,慢慢地垂下粉颈,终于萎然倒下。
  这又是一个意外的突变。
  贾痴歉咎地道:“老朽只是跟她开个小玩笑……”
  管双成满脸凄容地从辇上飞身而出,抱起她的尸体,安放在辇上,然后回头向他厉声道:“小玩笑?你拿一个尊贵的女孩子开玩笑!老蠢牛,今天你死定了,你们三个人谁也别想活着……”
  贾痴黯然地道:“老朽自知理屈,甘愿引颈受戮!”
  管双成尖声地道:“将你碎尸万段犹不足偿她的命……”
  贾聋忍不住问道:“仙子要如何才能泄愤?”
  管双成斩钉截铁地道:“除你们三个老混蛋外,我还要全余杭的人殉葬!”
  此言一出,她随行的女弟子未露惊态,其余的人却俱都大惊失色,涤尘大师口喧佛号,合十道:“阿弥陀佛,令弟子乃自戕身死,与万千俗人何干?仙子此举宁非太过,尚祈仙子三思而行!”
  管双成坚决地道:“我一向言出如山!”
  贾痴道:“仙子认为再无商量余地?”
  管双成道:“你开玩笑之时,可曾先跟我商量过,你们满口消弭杀孽,我偏要杀因你起,孽自你生。”
  “青城三老”闭目沉思了一下,仍是由贾痴开口道:“老朽等三人死不足惜,但为了数十万无辜生灵,少不得要方仙子之命,一领仙子高招了!”
  管双成冷笑道:“当然!我若不亲手搏杀你们,岂能令我徒儿泉下安心!”
  贾痴默然片刻道:“老朽敬先候教!”
  管双成冷然道:“别假正经了,六十年前你们就是三打一,现在是拼命的时候,你们还装什么体面,一起上吧!”
  贾哑与贾聋对望一眼,贾聋平静地道:“恭敬不如从命,我们再听听仙子笛曲吧!”
  说着与贾哑齐步走入场中,与贾痴并肩而立。
  管双成忽地一笑道:“这回可不像上次那样好打发了,所以我先想在拳掌上较量一下,设若你们先杀死我,可以免去笛音摧心之厄!”
  贾痴道:“悉听仙子之意,不过我们却无伤仙子之心!”
  管双成不耐烦地道:“别卖人情了,你们绝伤不了我,而且我也不会因为你这一说,就打消了杀死你们之念!”
  贾痴平静地道:“老朽等只为表白自己心迹,任凭仙子如何设想!”
  语毕,双方都陷入一种无言的沉默中。
  片刻后,管双成似属不耐,催促道:“别虚耗时间了,开始吧!”
  贾痴一笑道:“老朽敬候仙子出招!”
  管双成不答话,扬手推出一掌,望之似柔弱无力,其实威力无限,三老虽具百余年修为,却也不敢撄其锋!
  好在三人久年长聚,心息相通,无须招呼,即分作上左右三方,纵身避开,整齐划一,煞是好看。
  管双成一掌击空,余劲在地下刮起沙土,恍若一条长龙,滚滚向前而去,至数十丈外,方偃息而逝。这神奇无比之强劲,看得旁观之人,莫不咋舌。
  涤尘合掌赞道:“天纵之才!天纵之才!若非老衲亲睹,断不信以血肉之躯,能臻如此境界,唉!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管双成微笑地望他一眼,脸上颇有得色,心中十分受用。“少林达摩掌”武术之最,得他一夸,当非虚誉。
  “青城三老”分而又合,仍是维持先前的站法,对管双成夺魄惊心的一掌,亦不自而然地流露出敬佩之色!
  管双成含笑道:“你们别躲呀!光挨不还手,岂非太吃亏?”
  “青城三老”合手共发一拳,拳出如风,声作雷鸣!
  管双成展颜笑道:“这才够味儿!”
  翻掌接上,砰然作响,双方各被震退一步,而四周之人,亦为掌拳相交所激起的强风,逼退了一步。
  管双成与“青城三老”二度交手,才试出对方真正的功力,不由兴情大发,秀眉高耸,娇喝道:“好!蠢牛,有意思!”
  展开玉掌,如花间蝶舞,水面鱼嬉,亦翩亦矫,夹以银铃似的笑声,一招接一招地猛攻上去。
  “青城三老”面色凝重,有时分敌,有时共接,挡住她满天风雨似的密集掌势,间而也攻出一两拳。
  激斗至一百余招,双方俱无败象,四周的人但觉眼花撩乱,心领神会,整个的陶醉在战斗中了。
  又是一百多招过去,管双成用尽了一切诡异招术,仍是无法攻进三老合布的守阵,心中微有气馁之象。忽地,她纤影一飘,脱出战圈以外,微喘道:“用蛮力斗牛不上算,我要换方法了!”
  三老脸上微微一动,贾痴道:“仙子莫非想再以玉笛赐教?”
  管双成笑道:“你真聪明,一猜就着,古人对牛弹琴,劳而无功,我今天却要对牛弄笛,非降得你们这群顽牛就缚!”
  贾痴郑重地问道:“不知仙子可否先行示知,将奏何曲?”
  管双成道:“〈离恨谱〉若无功,继奏〈逍遥游〉,最后能挨过〈天魔引〉,管双成情愿尽屠门人,然后自裁……”
  贾痴回头对涤尘道:“请大师将诸人引至二十丈外,不管有何情形,都不得过来!”
  停了一下又叹了一口气道:“其实你们就是要过来,恐怕也办不到……”
  涤尘带着众人,无言地离开。
  管双成在身畔摸出一支玉笛,缓声道:“红儿,度曲!”
  “青城三老”盘腿闭目跃坐在中心,不动,不言,不笑,形同化石,彷佛他们又恢复痴、哑、聋的状态。
  一缕笛音悄悄地奏起,入耳足动心弦。
  红衣少女轻启樱唇,吐出满腔的幽怨:
  昭君塞上悲琵琶,胡笳声动阴山下。
  万里关山啼不住,从此香魂寄天涯。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去兮不复还。
  为酬知己始轻命,生固不易死更难。
  李陵马头吞声咽,双泪洒落使君前。
  千古伤心岂独我,仰头无语问苍天。
  力拔山兮气盖世,正是天绝项王时。
  三尺剑上美人血,千丈涛中英雄尸。
  人生愁恨岂能免,生离死别情何限。
  闺中怨妇若有泪,戍边远客应无眠。
  呜呼此恨兮,恨绵绵……
  凄楚的歌声,幽咽的笛音,将悲愁的情绪,笼罩四野数十丈外的诸人,俱不禁涕然泣下,忘情所以……
  可是三老中,仅有贾哑微现戚容。
  管双成眉头一皱,微怒地道:“红儿!再唱〈逍遥游〉,我非要他们的命不可!”
  红衣少女面上毫无表情,腔调一换,又自高歌: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去休!去休!
  且随我作逍遥游。
  我欲化身为鹏,一翅千里不回头。
  青天揽日月,仙宫觅琼楼。
  我欲化身为鲲,五湖四海任意游。
  江洋溃无际,碧涛绿如油。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何以忘我忧?惟有逍遥游,
  曾见青山不老,能有谁不白头?
  一壶酒,一叶舟,
  醉可倚山石,闲来数沙鸥,
  佛难境,仙难求,
  人生最乐是逍遥,
  欲逍遥作逍遥游……
  词境高,歌声袅,却不及笛音之引人神思,那一缕清音,彷佛一根坚韧的线,硬将人拉进歌的境界中。
  贾聋与贾哑都已无法控制自己,随笛飘然欲舞,脸色变为出奇的红润,显见已受笛音所摧,功力丧失大半,只有贾痴脸上微现异状,抬眼望了一下两个弟弟,先发出一声叹息,突然精目圆睁,大喝道:“醒来,醒来!既然装聋作哑,心中那来挂碍!”
  二老憬然而悟,立刻又盘坐将息,额上汗气直冒,吃力异常,然而神情已显得特别疲软!
  管双成的鬓角已现汗渍,红衣少女则声嘶力竭。
  一切在静默中。

相关热词搜索:江湖夜雨十年灯

下一篇:四五 梵净传宗
上一篇:
四三 爱恨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