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七 水道盟主
2021-02-22 12:16:48   执笔人:司马紫烟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杜素琼在诸女的簇拥下,离开去了,她走得异常决绝,连头都不回一下,这世界上已不再有令她留恋之事。
  红衣少女带着韦明远,也走得不见影子。
  地上只留了昏迷不醒的任共弃,与喷洒在四周,染红了绿草黄沙,分散若干瓣桃花的点点鲜血。
  此时仍是深夜,暮春的深夜。
  夜色着实令人如醉。
  一个身着黑衣,脸蒙黑纱的蒙面人,从隐蔽的石后出来,慢慢地走到任共弃身畔,弯腰将他的脸扶正。
  然后对着他的脸,详细地看了半天,才叹息着道:“你虽然长得英俊,仍缺少他那种令人心折的风度,无怪你是不能跟他比的,作茧自缚,你是自寻烦恼啊!”
  歇了半晌又道:“你死本不足惜,不过你对我还有些用处,看来我必须要救你一次了,我要用你去打击他,使他永远不会安宁!”
  说完,只见他用手指连点几下,封住了任共弃的穴道,然后抬头向天,撮口打了一声呼哨。
  嚓!嚓!嚓!
  从四面八方各处的暗影中,涌出十几条大汉,走到蒙面人身畔,一起躬身止步,由为首的一人敬问道:“盟主有何示下?”
  蒙面人一挥手道:“将这个人带着,跟我到临时总坛去,我已经闭住了他的穴道,因此你们在搬动时要小心,别把他弄残废了!”
  那为首的大汉恭敬地道:“属下理会得,请盟主放心!”
  蒙面人不答话,一旋身领先走去。
  在为首大汉的指示下,其余的人迅速用衣服及兵器做成一件轻便的担架,抬着任共弃,也跟在后面走了!
  大概是他们的影子刚从视界中消失,石后又转出两个人,这二人却是“神钩铁掌”许狂夫与“铁扇赛诸葛”胡子玉。
  许狂夫兴奋地道:“四哥,你选的这石缝真好,那么多的人都没有发现我们……只是刚走的那个盟主不知是何来路?”
  胡子玉不答他的话,只是低头沉思。
  许狂夫兀自不觉,仍是喋喋不休地道:“今夜可真是一场盛会,韦明远斗任共弃,结果斗个两败俱伤,这消息要是传出去,怕不又大大地震动江湖……”
  忽然他发现了胡子玉的沉默,连忙问道:“四哥,你在想什么,我的话你听见了没有?”
  胡子玉突然两手一拍,彷佛已经有了决定,眉上露出了喜色,拖着许狂夫的衣服,催促道:“走!走!贤弟,再迟恐怕要赶不上了!”
  许狂夫被他弄得满头雾水,身不由主地跟着他道:“四哥,你这是干什么?咱们往哪儿去呢?!”
  胡子玉一面拖着他急行,一面笑着道:“闯事业去,我不是说过要在江湖上轰轰烈烈地大干一下吗?眼前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
  许狂夫依然糊里胡涂地说道:“这不是那个盟主走的路吗?咱们追着他干吗?四哥,莫非你认识他,他是那一条在线的盟主?”
  胡子玉笑着道:“此人不但我认识,而且你也很熟。若将此人名字公布出来,势必要比韦明远更能惊动江湖!”
  许狂夫在脑中将所知之人,逐一寻思一遍,仍是想不起何人能具有这等资格,只得向胡子玉道:“四哥,你能不能讲明白一点,我实在想不出……”
  胡子玉眨着独眼,仍是神秘地笑道:“贤弟若是想不出来,不妨再让你闷一下,好在不久之后,我们必可追上前面之人,到时你自然明白了!”
  许狂夫怀着满腹疑问,莫名其妙地随着他走去。

×      ×      ×

  天色渐明,东方朝霞似锦。
  迎面一座古刹,庙前一片松林。
  胡子玉轻声地道:“大概到地头了!”
  许狂夫尚未答话,林中已有人喝道:“来人止步!前路不准通行!”
  二人立刻放慢脚步,胡子玉故意大声地道:“天下人走天下路,这又不是私人产业,为什么不准我们走?我倒要瞧瞧是谁那么不讲理!”
  他话语方毕,林中已相继转出两条大汉,一色玄衣劲装,腰佩兵刃,神情颇为威武,其中一人抱着拳道:“朋友也是在外跑的人,应当晓得规矩,敝盟主在庙中处理要务,请二位另外换条路走吧!”
  胡子玉独眼一翻道:“帮派中处理事务,自然可以禁止外人窥探,只是多少都该留个记号在外,令他人也好望而却步……”
  那大汉用手一指树林旁的一株巨松道:“敝派信物留在树上,朋友虽是瞎了一只眼睛,也该看得清楚,这一问岂非显得多余。”
  胡子玉顺他手指望去,只见松树干上,插着一面红底滚金小旗,旗上绣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黑龙。
  他脸色不动,哈哈地笑道:“我行走江湖多年,未从未见过这种标志,江湖上有头有脸的帮派甚多,这面旗子代表什么玩意?”
  那大汉见胡子玉出口奚落,脸上泛起怒色,沉声道:“龙为百鳞之王,此乃我水道盟主之信物,朋友自己见少识陋,若是再出言不逊,莫怪我不客气了。”
  胡子玉煞住笑声,脸上故现惊容道:“两年前洞庭水上大会,糊里胡涂,没弄出结果就收场了,这水道盟主又是从哪儿产生出来的?”
  大汉傲然地一笑道:“朋友!看不出你知道的事情还真不少,可是最近水道上的朋友,又公推出了一位才智无双的盟主,这件事恐怕知道的人还不多,今天就麻烦你们二位出去宣布一声,就说不久之后,咱们盟主还有意兼领陆上霸权呢!”
  胡子玉竖起拇指夸奖道:“贵盟主雄心万丈,的确令人钦佩!我们一定将兄台之言,转告陆上朋友,只是不知能否容我先晤贵盟主一面!”
  大汉将头连摇道:“不行,咱们盟主是何等身分,岂可与你这不三不四的江湖人,随便见面,这事情办不到!”
  胡子玉在“中秋丹桂飘香常月大会”上,尚且受到主人“三绝先生”公冶拙的敬礼有加,想不到在此地受这等奚落!
  独目怒张,大声道:“我‘铁扇赛诸葛’胡子玉不是无名无姓之人,当年我成名露万之时,你还在娘胎吃奶呢!……”
  大汉冷静地道:“胡朋友不必忝着脸叫字号混充前辈,盟主早就看到你鬼鬼祟祟地躲在石缝中了,而且算准你必会前来……”
  这些话大出胡子玉意料之外,他一生自负机智,想不到今天一举一动全落在别人眼中,不禁大感气结,呐呐道:“那么拒不见我,亦是贵盟主预先指示了!”
  大汉冷笑道:“正是,盟主还交代说,像阁下这种身无实学,偏多诡谋之人,应数天下无耻之尤,他实在不屑一见。”
  胡子玉气怒攻心,大喝道:“欺人太甚!老夫纵无实学,倒偏想会一会贵盟主,看看他到底凭着什么,敢如此口出狂言!”
  大汉突地从腰间撤下兵器,比在胸前道:“朋友好人的口气,你量过自己的斤两没有?”
  胡子玉看他的兵器,色泛金黄,似刺似笔义似钻,尖端生有两个倒刺,正是江湖上传闻的“龙神杵”。
  略一寻思,心中想起它的来历,不禁惊问道:“台端莫不是‘君山双豪’之一的……”
  大汉朗然笑道:“朋友好见识,在下正是君山高天傲,水上朋友抬爱赠号‘分水狳’,那是家兄‘潜水獭’高天雄!”
  君山水寨为洞庭之冠,高氏双豪尤为雄霸一方的绿林英杰。家传“龙神杵”饮誉五湖,却不意能在此地相遇。
  当下哈哈一笑道:“二位瓢把子怎么水大王当腻了,替人作看门狗了。”
  高天傲闻言毫不愠怒,冷冷地答道:“水道英雄中如高某兄弟者,车载斗量,由此可见咱们盟主之雄才大略,技艺超人,二位还是请回头吧!”
  胡子玉面现讥讽地道:“二位亦昂藏七尺之躯,何必听命于妇人!”
  此言一出,不但高氏兄弟失色,连许狂夫亦不禁面现惊容,一向未开口的高天雄突然道:“你见过盟主的面了?”
  胡子玉得意地道:“现在没有,以前倒有数面之识,胡某不是自吹,人只要见过一面,任他如何改装,均逃不过胡某之眼!”
  许狂夫接近胡子玉身畔,低声地问道:“四哥,到底是谁,你告诉我行不行?”
  胡子玉沉着有力地道:“‘五湖龙女’萧湄,老早我揣测她未死,现在更足以证实她未死。假若我说错了,情愿输掉这颗脑袋!”
  许狂王夫不信地道:“这似乎不可能吧,她怎么就成了水道盟主呢?”
  胡子玉道:“虎不离山,鼠不离穴,她出身水上,当然还是回到水边,这是天经地义之事,不信你再问问他们!”
  说着用手一指高氏兄弟,二人脸上的神色,证明了他的话一点不错,许狂夫仍然是摇头似信似疑地道:“萧湄的武功虽然不错,但是要说尽压水上群豪,取得今日地位,恐怕还是不太可能之事!”
  胡子玉得意地道:“你不是说过她在始信峰下被白冲天掷下后,必有异遇吗?天下事常越出常理,假若谜底不揭开,谁能相信假‘幽灵’,竟是伧夫白冲天!”
  高天傲冷冷地道:“胡朋友不愧料事如神,只可惜你这‘铁扇赛诸葛’头衔要保不久了,盟主曾经吩咐过,若是……”
  胡子玉胸有成竹地接口道:“若是我已识破她的面目,就要置我于死地是不是?”
  高天傲道:“正是,胡朋友颇有预知之明!”
  胡子玉突然放声大笑道:“若是她自己动手,我想还有这可能,若是光凭你们这两块料,胡某还舍不得拿性命巴结。”
  高天傲脸色一沉道:“你不妨试试看!”说毕就是一杵袭来。
  胡子玉眇目跛足,动作并不滞笨,抖下腰间链子索,一招“灵龙抖甲”,反击上去。
  链、杵相碰,双方都感一振,腕力竟在伯仲之间。
  胡子玉心中不禁百感交集,想起自己年轻时闯荡江湖何等威风,现在一再受挫,这些年轻人,没一个不比他强……
  高天傲却大为高兴,豪气冲天地道:“胡朋友,你还有两下子,怎么最近江湖把你传闻得那么不济事,处处不容,直若丧家之犬……”
  胡子玉羞愤难当,奋起神威,将一根链子索舞起,或击或点,妙着连绵而出。
  高天傲仗着家传绝学,挥动“龙神杵”,时时用那杵上的倒刺来锁他的索链,那倒刺敢情是做这用的!
  胡子玉的索链却滑如灵蛇,总不叫“龙神杵”锁上,而且攻着多于守势,那是沾了兵器较长的光。
  激斗将近四十合,胜负犹自难分,不过高天傲已有气促之象,高天雄瞧在眼中,拔出“龙神杵”也加入了战团。
  “神钩铁掌”许狂夫撒下背上长钩,喝道:“鼠辈,怎可倚多为胜!”
  挺钩上前接住厮杀。
  胡子玉的功力略高于高天傲,而高天雄又略胜许狂夫,是以二人于小胜之余,又需分心去帮助自己的伙伴。
  四人分成两对,就在此种奇异的交战中,杀得难解难分,而且保持住一个奇特的平衡状态!
  将近顿饭之久,激战仍无结果!
  姜是老的辣,胡子玉见久战无功,心机一动,突然拦腰一索扫出,将高氏兄弟逼得都退一步,说道:“许贤弟,用暗青子招呼!”
  许狂夫的“无风透骨针”堪称江湖一绝,高氏兄弟自然亦有所风闻,立刻加意戒备,凝神注视着许狂夫。
  胡子玉却趁他们疏神之际,猛然进招,喝道:“着!”
  链子索挟着无比劲风骤至,高天激躲避不及,只好伸杵硬架,杵身却被链头砸个正着!
  胡子玉再喝一声:“脱手!”
  链子索使劲向后一带,高天傲的“龙神杵”,立刻握不稳,应声脱手飞去,虎口震裂,鲜血直淋!
  高天雄愕然相视,抢救不及!
  胡子玉哈哈大道:“胡某近来的确是时衰鬼弄人,到处受制,但是对付像贤昆仲这种角色,倒还足足有余!”
  他笑声尚未停歇,庙中突然闪出一道人影,疾若飘风,也不知他如何出手,只见人影一转,胡子玉的链子索与许狂夫的钢钩都易了主,而且胡子玉的脸上还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掌,把他的笑声打了回去。
  这黑影来得极快,出乎每个人意料之外,胡子玉痛定一看,来人正是面蒙黑纱的水道盟主!
  蒙面人从索上解下“龙神杵”,一言不发地交还给满脸愧色的高天傲,然后将钩索一起丢在地上。
  许狂夫沉着脸生气,胡子玉抚着痛脸道:“萧姑……萧盟主,咱们也算是故人了,你不觉得这见面礼重了一点么?幸亏老朽齿牙尚牢,否则怕不……”
  蒙面人哼了一声道:“胡子玉,你的眼睛还算厉害,居然能认出我来!”
  胡子玉放下手来,笑着道:“多谢盟主夸奖,盟主与其说我眼睛厉害,倒不如说我的头脑清楚,远在‘长白’总坛出事,我已猜出是盟主所为!”
  他因为刚才蒙面人一招出手,就将自己与许狂夫的武器夺去,显见来人功力精绝,所以变得异常谦恭!
  他以前数度性命恢关,也未若今日态度之软,这情形使许狂夫大惑不解,怔在一旁,更是做声不得!
  蒙面人将面纱陡地揭掉道:“既然瞒不了你,这劳什子不戴也罢!”
  面纱之后,赫然正是“五湖龙女”萧湄,只是昔日花容月貌上温柔全无,更有一副凌厉之态!
  胡子玉看在眼中,心内暗惊,脸上仍笑着道:“盟主花容依旧,功夫精深不知几许……”
  这句话说得极是中听,所以萧湄冷竣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语气也转为和缓一点道:“你跟在我身后,到底是为了什么?”
  胡子玉眼珠一转道:“特来加盟,愿竭驽钝!”
  萧湄大感意外道:“你一向独行已愤,怎么想起合伙来了?”
  胡子玉谦恭地道:“老朽何敢与盟主合伙,惟冀能托庇麾下效力!”
  萧湄笑着道:“你大概是被人逼得无路可走了,要我保护你是不是?”
  胡子玉摇头道:“老朽再不济,找个隐僻地方一躲,保住这老命的方法尚有,何至于向盟主摇尾乞命!”
  萧湄道:“那你是为了什么?”
  胡子玉道:“同仇敌忾耳!白冲天与盟主有杀兄之仇,与老朽义弟‘飞鹰’裘逸,亦有灭门之恨,还有韦明远……”
  萧湄问道:“韦明远与你又有何怨?”
  胡子玉面现愤容道:“韦丹老贼废我一腿,他死了,我只有把账记在他儿子身上,此二人不除,我如芒刺在背,寝食难安!”
  萧湄面上现出奇容道:“白冲天还罢了,你怎知我恨韦明远?”
  胡子玉得意一笑道:“我以为早些日子,各大门派之高手暗遭屠杀,留名韦明远,无一不是盟主‘嫁祸江东’之计!”
  萧湄脸上略显敬佩之色道:“一切你都很清楚!”
  胡子玉面现笑容道:“此即为老朽可以报盟主者,老朽艺业虽然不行,这心机之敏,判事之明,举世能及者尚为不多!”
  说完见萧湄脸色动了一动,仍又接着道:“以盟主现时艺业,再加上老朽之算计,莫说报仇雪恨易如反掌,即使称霸武林,亦属举手之劳!”
  萧湄听了沉吟不语,许狂夫道:“四哥!这事情我认为……”
  胡子玉立刻回头对他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过你想一想,以白冲天、韦明远之功夫,你我能比得上吗?”
  许狂夫黯然垂头不语。
  萧湄却道:“你的提议我可以考虑接受,目前我急需要找到白冲天与韦明远,你可有什么方法将他们捉过来!”
  胡子玉奇道:“方才盟主不是亲眼看到韦明远被人带走吗?为什么不实时将他拦截下来,何必又费事再去找他?”
  萧湄道:“我几乎与梵净山的人同时赶到,目前我还有几种神功未曾练好,没有把握一定能胜她们,所以……”
  胡子玉接口道:“所以盟主将任共弃救走,目的也就是要研究一下梵净山的功夫,想出一个解破的方法!”
  萧湄笑着道:“你智力的确不凡,看来我们值得合作一下!”
  胡子玉低头沉思一下道:“我已有方法诱使白冲天与韦明远自动投上门来!”
  萧湄急问道:“什么方法?”
  胡子玉笑着道:“诱白冲天的方法此时未便说出,至于诱韦明远,只须在‘雪海双凶’身上着手,将他们招来加盟,便不愁韦明远不来了!”
  萧湄点头道:“方法的确不错,但是司徒永乐与谢青琼肯来吗?”
  胡子玉有把握地道:“韦明远‘太阳神抓’威力难当,欧阳独霸之死足为前车之鉴,为了惜命,不愁‘玄冰怪叟’及‘雪花龙婆’不就范!”
  萧湄喜道:“将此二人招来,韦明远心切父仇,一定会入我们圈套,这方法果真有效,咱们合作定了!”
  胡子玉看她很开心,忍不住道:“韦明远来了,盟主确有决心将他处死吗?”
  萧湄脸色一变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胡子玉耸耸肩膀笑道:“老夫知人甚明,只怕盟主到时……”
  萧湄愤怒地接口道:“只怕我顾念旧谊不忍下手是不是?”
  胡子玉道:“老夫正是此意!”
  萧湄切齿道:“我心已如死灰,只要捉到他,千刀万剐,不足以消我心头之恨!那还容得他活命!”
  胡子玉放声大笑道:“如此一来,我就放心了!”
  萧湄一收狞态,平静地道:“我们在此约有一日逗留,明天就将启程返洞庭总坛,二位若是没有其他之事,便请一同前往如何?”
  胡子玉欣然色喜道:“老朽等一定追随左右!”
  许狂夫却突然道:“不!我不去!”
  胡子玉惊道:“贤弟何出此言?”
  许狂夫痛苦地道:“四哥!我虽然找不出理由说你不对,可是我自己绝对无法再跟你一起去做那些违背内心的事了!”
  胡子玉愕然张口,深感意外。
  萧湄平静地道:“人各有志,既是许英雄不愿前去,我们也不能勉强!”
  胡子玉沉吟一下道:“贤弟此去行止如何?”
  许狂夫摇头道:“不知道!也许我会去找韦明远,我一直觉得我很对不起那年轻人!希望能为他尽些微力,以补前愆……”
  胡子玉面色一沉道:“贤弟是存心与我为敌了!”
  许狂夫尚未答话,萧湄已道:“许英雄!道不同不相为谋,您请吧!”
  许狂夫点头,一言不发地去了。
  萧湄望着他的背影,忽地回头对胡子玉道:“虽然我须借重你的机智,更钦佩他那样的血性汉子!”
  胡子玉默然无语,面上微现愧色!

相关热词搜索:江湖夜雨十年灯

下一篇:四八 岁月悠悠
上一篇:
四六 势不两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