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九 钩心斗角
2021-02-22 12:17:51   执笔人:司马紫烟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萧湄却烦恼地道:“不用你们多吵了!韦明远若来了,我亲自收拾他!”
  胡子玉一耸肩道:“韦明远还好,他一定会正大光明地出面,最难防的是白冲天,鬼鬼祟祟,不知何时给你一下暗的……”
  话语刚落,船身轻轻地一动,绝不是波掀船摆之状,萧湄动作最快,微一侧身,已夺门而出。
  桅上一条黑影,抢在萧湄之前,闪入暗中不见。
  原先挂的金边黑龙旗,已被换成一盏红灯。
  灯上写着:“仇我者死!”四个大字。
  胡子玉一看字迹,大叫道:“是白冲天!”
  萧湄闻声急忙尾随而追,胡子玉却机灵地朝任共弃一打眼色,任共弃会意,朝另一方向而去。
  这动作只有他们二人自己明白,胡子玉再度回到舱里,果然发现长马脸的白冲天,鬼魂也似的端坐在椅子上。
  一见胡子玉进来,他阴恻恻地笑道:“胡老四,一向得意,怎么替一个晚辈当起大总管来了!”
  胡子玉不动声色地道:“白冲天!瞧你一副马脸,真像白无常似的,勾魂索命,你来得太迟了,我胡老四已经不想死了!”
  白冲天冷冰冰地道:“你不想死还不行,世间哪儿有见了无常面,不作阴司鬼的道理,我虽来迟了,却还来得及要你的命!”
  胡子玉哈哈狂笑道:“你即使有‘拈花玉手’也不行,何况赤手空拳呢,你且睁开眼睛瞧一瞧,我手中所持何物!”
  白冲天果然抬头一看,微带惊慌地道:“是‘夺命黄蜂’!”
  胡子玉得意地道:“你还算有见识!‘夺命黄蜂’,脱手便可夺命!”
  白冲天受过杜素琼一次欺骗,半信半疑地道:“我怎知它是真是假!”
  胡子玉阴险地笑道:“真假试过便知,我说也无益!”
  等了片刻,白冲天见他磨着不动,不禁催促道:“你为什么还不脱手?”
  胡子玉冷冷地道:“我想多看一看你临死前是什么表情!”
  白冲天突然领悟到他是在故意拖延时间,怒吼一声,身子忽地凌空飞起,伸开五指向他抓来!
  胡子玉认识这一招,正是在“中秋丹桂飘香赏月大会”上所使的“鹰搏九野”,厉害非凡,忙把手中的黄铜套掷出去!
  白冲天不敢硬撞,空中一转折,原式又飞了回去。
  那黄铜套却起了阵轻爆,闪出一蓬黄色烟雾,顷刻弥漫舱内,胡子玉藉烟雾的掩蔽,迅速退到舱外!
  谁知白冲天如影随形,竟跟在他脚后出来,身形之快,的确匪夷所思,胡子玉却不慌不忙地又掏出一枚黄铜套。
  白冲天嘿嘿一笑道:“障眼法失灵,你等的援兵又不到,老狐狸,这下子可是计穷智绝,你安心地等死吧!”
  胡子玉笑嘻嘻地道:“第一枚试试你的胆量,再尝尝这真家伙看看!”
  白冲天再无顾忌,纵身仍是原招飞扑面来!
  胡子玉无可奈何,只好再将黄铜套脱手。
  这次白冲天不躲了,右手不变攻势,左手却朝黄铜套抓去,果然胡子玉又弄虚招,那黄铜套一无变化。
  白冲天的手指已将抓到胡子玉的顶端,突然斜刺飞出一股劲力,将他的抓势硬顶了回去。
  胡子玉这才滑步退开,如释重负,大叫道:“老弟!你真沉得住气,到这个节骨眼儿才出来,你要是赶晚一步,我岂非做了掌底游魂!”
  斜刺突出抢救的人,定下身来,正是任共弃。
  胡子玉算无遗策,早就跟他约定好了这么一个诱敌之计,谁知道任共弃故意开玩笑,吓出他一身冷汗!
  白冲天被来人一招封退,心中微惊道:“朋友好深的功力,大概就是最近才崛起江湖的任大侠,果然年轻有为,不愧名家之后!”
  任共弃淡淡一笑道:“你说得太客气,我与师门关系已断,就算是与阁下一样,艺由自出,技经偶学。阁下今日之来意在何为?”
  白冲天用手指胡子玉道:“杀此匹夫,以雪我失宝之恨!”
  任共弃哂然道:“此人杀不得,目前敝盟主正有用他之处,而且阁下与敝盟主尚有一段过节,也亟待清偿!”
  白冲天不齿地道:“我看兄台年纪轻轻,也算一表人材,怎地甘心屈膝事一妇人,为裙下不贰之臣,此事令人煞是费解!”
  任共弃面上有怒意道:“住口,井底之蛙,你有多大见识,盟主此刻之艺业,岂是你能望其项背,还敢信口胡说!”
  白冲天怀疑地道:“我就不信始信峰头那一摔,竟摔出她的绝世技艺来,早知道有这便宜,我该自己跳下去了!”
  任共弃夷然地道:“这就叫各有因缘莫羡人,阁下若不是侥幸得看了那本《日月宝箓》,今天还不是一个三流小角色!”
  白冲天怒道:“今天你是跟我作对定了?”
  任共弃道:“正是,我自加盟以来,未有寸功之进,愧列高位,今天正好拿你来作为第一次效力之献!”
  白冲天大喝一声:“好小子!”
  展开《日月宝箓》上的精奇之学,与他打成一堆!
  任共弃使的仍是梵净山的功夫,巧妙中藏毒辣,与白冲天稀奇古怪的功夫,正好不分轩轾!
  二人战至三十回合,犹自难定胜负。
  胡子玉在一旁看,发现在内力上,任共弃还是要吃一点亏,短时内或可无妨,长拚下去则凶多吉少。
  又交手了二十多合,胡子玉突然大叫道:“老弟!再撑一会儿,我那第二枚黄铜套上含有剧毒,再过盏茶时分,他就会毒发不支而死!”
  白冲天在雁荡山中,吃过胡子玉一次苦头,闻言心中大是着忙,而左手也彷佛隐隐作痒起来。
  当下尽力劈出一掌,对胡子玉厉声道:“老贼,今后你将寝食难安!”
  说完趁任共弃后退之际,突然拔起身形,一头栽入湖中,几个水泡一冒,瞬息踪迹全无。
  任共弃望着湖水发了一会怔,才道:“老胡,你说他中了毒,是真的还是假的?”
  胡子玉笑着道:“当然是真的,不过我对用毒这一门,研究不精,这毒药不算冷门,一定毒不死他的!”
  任共弃想了一下,才摇头道:“便宜他了,我祖父医毒俱精,梵净山也是个盛产毒物的地方,你若早跟着学一点,今天绝不叫他逃出手去!”
  胡子玉却兴奋地道:“老弟,原来你也是行家,怎么不早说呢?好在日子还长得很,咱们慢慢再研究不迟!”
  正说之间,萧湄已从外面回来了。
  胡子玉迎上去道:“盟主,您上哪儿去了,方才白冲天出现,可惜您不在,否则两个心腹之患,就可以去掉一个了!”
  萧湄面色庄重地道:“你们跟我进舱来,有要事商量。白冲天不足畏,他就是那么大的能耐,迟早能捉到他的!”
  二人不知她在外面遇到了什么,满怀狐疑地跟她上了船,经过那些佩刀守卫的壮勇,却发现他们都被人点了穴道!
  胡子玉拍开了两个人,吩咐他们去解救其他受制者,一面叹息着,向萧湄献策建议道:“这班家伙真差劲,看来以后该好好再训练一批人!”
  萧湄皱眉道:“别理这些小事了,我们有重大的问题待决呢!”说着进了舱。
  “雪海双凶”亦从别处一无所获地回来,大家一起进入舱门,里面的烟雾已经散清了。
  萧湄待大家坐定后,才开口道:“有谁知道西域的‘白驼派’?”
  众人愕然相视,瞠目不知所答。
  胡子玉轻咳一声道:“老夫早岁亦曾行脚西域,却未闻‘白驼’这一帮派,盟主何以突然提这个问题?莫非是有所见闻?”
  萧湄道:“岂仅是有所见闻,而且还照了面,虽然今天不分胜负,但我确信他们明日必会出场,我倒并不是害怕,而是……”
  她支吾了半天,最后不得不说道:“而是他们的武功路子,竟与我十分相似!”
  众人都吁了一口气,直到现在,才算略为得知一些她神秘武功的来龙去脉,不过不得要领。
  胡子玉再度轻轻地咳了一声道:“盟主是否能将今晚之情形说得详细一点,老朽量情度势,好预作准备,以免明日措手不及!”
  萧湄彷佛极是不愿,可又无可奈何,只得将方才追敌之情形,很不耐烦地对他们再叙述一遍。

×      ×      ×

  原来她蹑在白冲天之后,进入黑暗之中,本来以为白冲天能为再高,也绝躲不过自己疾若狐鼠的身法。
  可是当她追下一阵之后,竟失去白冲天的踪迹,心中大是怀疑,难道那白冲天真是高得如此离奇。
  就在她心中悬疑之际,蓦听得不远处有人冷嗤了一声,接着一条影子,直朝西方逸去!
  萧湄怒喝一声:“鼠辈!看你朝哪里逃!”
  展开脚程,拼力向前追去,她心中把他认定为白冲天,兄仇切齿,恨不得立刻赶上,一掌将对方击毙……
  果然在她努力追赶之下,双方距离越拉越近!
  将要追及之际,前面突然出现一片树林。
  萧湄怕他逸入树林,找寻极是不易,不由奋起余劲,向前猛扑,拦背就是一记闷掌打去!
  这一掌用的是阴劲,发时无声,蓄劲特强,就在掌力将要接触之际,那人突一扭身,不进反退,居然躲了过去,反冲到她的面前,回过身来。
  萧湄这才看清楚,这人年约五十上下,长相怪异,隆鼻巨口,秃顶黄须,但绝不是白冲天!
  这一发现,倒不禁使她呆了。
  那人怒道:“你我无冤无仇,你不问青红皂白,盯在我后面苦追,而且还不声不响地发掌偷袭,算是那门子道理?”
  萧湄见他逗了自己半天,反还倒打一耙,心中亦是有气,不过这些日子养成她深沉的城府,轻哼着道:“我正在追一死敌,你发声将我引来,难道还是我错了不成?现在死敌已失,阁下就顶账吧!”
  那人哇哇怒叫道:“自己追错了人,还要乱发威,堂堂中原,怎么会有这等不讲理之人,你这女娃儿是那一派门下的?”
  萧湄冷笑道:“凭你还不够资格问!”
  那人道:“若不问清楚,我将你教训过后,向谁交账去?”
  萧湄气极道:“若将我收拾下来,这中原道上,就数你第一,不必再费事劳神,去参加什么英雄大会了!”
  那人大笑道:“女娃儿好大的口气!”
  萧湄怒道:“老匹夫你要死了,你不打听一下,方今中原武林道上,年纪比你高的人多的是,谁敢对我说一句无礼的话!”
  那人听了此话,呆了一呆,藉光看出黑龙标志,失声惊道:“原来你就是盛传的水道盟主?”
  萧湄沉声道:“老匹夫!你临死前,总算弄明白了,这样上鬼门关报到时,不至于糊里胡涂地连个告冤的对象都没有。”
  那人立改庄容,拱手道:“萧盟主,方才老夫不知,多有得罪,敝派此次前来,确有意思与中原英豪一较短长,不过那必须在众目睽睽之下举行,像今夜这样的私斗,请恕老夫不能奉陪!”
  萧湄道:“你是那一派的?”
  那人道:“敝派僻处西域,潜号‘白驼’,盟主可能还没有听过!”
  萧湄接着道:“你叫什么,在派中算什么地位?”
  那人微一躬身道:“老夫名叫巴鲁卡,掌门人是我师兄。”
  萧湄怒道:“你不过是一个长老身分,怎敢对我如此无礼?”
  巴鲁卡致礼道:“那是老夫鲁莽,请盟主恕罪。”
  萧湄道:“若不施薄惩,本盟主以后何以对人。”
  巴鲁卡道:“盟主欲如何相惩?”
  萧湄想了一下道:“念你是西来远客,就接我三招罢!三招后,若你还能保全性命,今晚之事就算从此揭过!”
  巴鲁卡想了一下道:“老夫别无抉择,但请盟主手下留情!”
  萧湄不答话,电光石火般地攻出三招,不但身法诡异,而且招术奇特,玄妙无比,甚难化解。
  巴鲁卡却神情略异,拳封掌拦,堪堪将此三招绝学挡住,只是在内力方面略逊,被逼退后数步!
  萧湄见了他用的招式,脸上微动一动,冷冷道:“三招已过,今晚之事便算罢手,阁下若有兴趣,明日大会上,自然人有会接待你的!”
  巴鲁卡却神情大异地道:“盟主,请等一下!”
  萧湄道:“你还有什么事?”
  巴鲁卡道:“方才盟主攻老夫之手法,不知是属于那一派招式?”
  萧湄冷冷道:“此点无可奉告,少陪了!”
  说完回头就走,将神情愕然的巴鲁卡呆呆地留在哪里。

×      ×      ×

  萧湄的叙述完了之后,各人俱都沉思不语。
  胡子玉独眼闭了一会儿,才开口道:“这‘白驼帮’虽僻处西域,不甚出名,然放眼今日,碌碌诸帮派中,恐无出其右者,明日之会,颇费周折……”
  任共弃不服地道:“我倒不甚相信,明天非会会他不可!”
  萧湄斜瞥了他一眼道:“你若不使笛招,恐难支持四十招!”
  任共弃接着道:“我若使用笛招呢?”
  萧湄沉思了一下道:“‘白驼帮’的‘隔音闭窍’功夫,你是知道的,不过巴鲁卡可能还到不了那种境界,因此胜负尚在不可知之数!”
  萧湄语毕,任共弃垂头不语。
  其他人讶然大悟,难怪一向倨傲无比的任共弃,何以独对萧湄俯首听命,敢情他们已较量过了!
  胡子玉抬眼一望萧湄,发现那张姣好的脸上始终笼罩着一层寒霜,毫无一丝人情味,心头不由一栗。
  司徒永乐陪笑道:“盟主之意除了您本身之外,我们之中,再也无人可抵挡那巴鲁卡了,然而他只是六十几人中之一而已……”
  胡子玉点头道:“是的!世界很大,世事亦不可预测,我不敢讲明天不会有更高强之人出现,但是我敢确信一件事!”
  大家都诧异地问道:“什么事?”
  胡子玉一笑道:“任他高手如云,奇人辈出,明日开始的英雄较技大会上,‘天下第一高人’之誉,仍将非盟主莫属!”
  萧湄神色不动,亦不作任何表示。
  司徒永乐与谢青琼愕然不知所云。
  任共弃怀疑地问道:“老胡,莫非你又做了什么手脚?要知以狡谋弄人,虽可镇压得一时,却不是长久之计,何况……”
  胡子玉哈哈大笑地接口道:“何况狡谋还不一定成功是不是?我‘铁扇赛诸葛’岂能做那种‘弄巧反拙’之事,我是指凭真正的功夫而言!”
  萧湄冷冷地道:“那你太看得起我了!”
  其他人虽不便出言反对,都流露出不以为然之色。
  胡子玉瞧在眼中,不动声色地道:“胡某绝不作毫无根据之揣测!”
  任共弃急问道:“你凭何根据?”
  胡子玉得意地道:“因为盟主之师尊,乃是今世第一奇人!”
  萧湄的脸色亦自动了一下问道:“你知道他是谁了?”
  胡子玉望了她一眼道:“我虽是猜测,却有十分把握!”
  其他的人都大感兴趣,纷纷催促他快讲。
  胡子玉乃接着道:“我虽知其人,不晓得这位前辈奇人的姓名,不过这并不足为怪,连盟主本人,恐怕亦不知其姓甚名何?”
  众人仍是莫名其妙,萧湄已脸色大变。
  任共弃怀疑地插口道:“那位奇人忒也神通广大,居然能在短短一、两个月中,造就盟主不世奇技,盖世武艺,超人功力……”
  胡子玉眨着独眼道:“世传有‘种玉大法’,盟主不但得到那位奇人的全部真传,可能也得到他的毕生功力移注,只可惜白……”
  萧湄突然大喝道:“住口!”
  胡子玉凛然煞住话头,呆望住萧湄。

相关热词搜索:江湖夜雨十年灯

下一篇:五十 种玉大法
上一篇:
四八 岁月悠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