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二 旧情复燃
2021-02-22 12:19:50   执笔人:司马紫烟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忽然场外飞进一道青影,喝道:“且慢!”
  青影落地,一个青衣妇人,年约三十许,青帕包头,面目姣好,身形颇为高大,刚健婀娜!
  文抄侯收扇一笑问道:“大嫂有何见教?”
  青衣妇人道:“文先生与盟主之博,乃是压轴大戏,小妇人拟请暂前后一挪,先由小妇人在此当天下群豪,解决一些本身恩怨,不知二位可能赐允?”
  文抄侯两肩一缩道:“敝人无所谓,不知盟主意下如何?”
  萧湄皱眉问道:“不迟不早,你怎么在这当儿挤在中间凑热闹!”
  青衣妇人道:“二位若比完了,好戏散了场,天下群豪一散,小妇人再觅仇人,甚是困难,岂非抱恨终生!”
  萧湄问道:“你要找谁?”
  青衣妇人道:“盟主门下,‘雪海双凶’!”
  萧湄怒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当我的面前,找我门中人的麻烦,当真以为我水道之中,还像以前那样地好欺负吗?”
  青衣妇人悲戚地道:“仇恨铭心,如骨鲠在喉,寝食难忘,盟主亦是过来人,当能体察小妇人的心情,而予以赐助!”
  萧湄被她说动心思,沉吟不语。
  “玄冰怪叟”司徒永乐与“雪花龙婆”谢青琼却忍不住,双双跃至场中,面对着青衣妇人,司徒永乐奇怪地问道:“敝夫妇与大嫂素未谋面,不知仇从何起?”
  青衣妇人道:“你们杀死了我最亲近之人!”
  胡子玉也挺身出来问道:“你的丈夫?你的儿子?还是你的兄弟?”
  青衣妇人着急道:“你别问这么多!反正我要他们俩偿命!”
  谢青琼道:“大嫂,不是我们怕你,你要报仇,也总该说出个道理来,愚夫妇近年来洗手江湖,实在想不起如何与你结仇的!”
  青衣妇人厉声道:“你们早年杀死的人太多了,如何能记得那么清楚!”
  司徒永乐道:“这么说来大嫂竟是要替所有的人报仇了?”
  青衣妇人咬牙道:“你愿意这么说也未尝不可。”
  谢青琼问道:“大嫂能将尊名见告吗?”
  青衣妇人沉吟一下道:“说也无用,反正我是家中最后一人了,我若被你们杀死,这事自然一笔勾消,反之若是……”
  司徒永乐道:“若是你将愚夫妇杀死,我们岂非成了不明不白之鬼!”
  青衣妇人道:“我若杀死你们,自会将姓名告示天下,你们做鬼有灵,一定会知道的,不然我说出姓名也是没用!”
  谢青琼道:“大嫂之意是你必能杀死愚夫妇!”
  青衣妇人凝睇悲吟道:“我心耿耿精金炼,事成不成未可知……”
  声说悲凄,如空山鹃啼,悬崖猿啸。
  司徒永乐冷笑道:“看来我们今天难免要一搏了!”
  青衣妇人沉声道:“当然!而且是一场死拼,不死不完!”
  萧湄突然厉声道:“都给我往口,我尚未答应,你们自己倒决定……”
  她还想说下去,背后却有人在拉她的衣服。
  萧湄回头一看,见是胡子玉。
  “铁扇赛诸葛”的脸露着异样的神色,独眼一直向她示意,萧湄仍是不明他意欲何在,胡子玉已抢先开口道:“既是他们双方情愿,盟主何妨玉成其美!”
  萧湄尚未开口,胡子玉又对司徒永乐道:“谅她一个妇人,怎抵得贤伉俪成名多年,趁机将她解决了,免得日后麻烦,这是她自找上门,任何人也不能怪令夫妇心狠!”
  司徒永乐感激地道:“多谢胡兄帮忙,小弟一定遵命!”
  萧湄知道胡子玉此举必有深意,遂也不再阻拦,退至一边,朝呆立在旁边看热闹的文抄侯道:“我们就等一下吧,让他们把事情先了结!”
  文抄侯轻轻一笑道:“悉听盟主之意,敝人能够苟延残命,多活片刻,正是求之不得之事,尘世虽无可恋,我实在舍不得死!”
  萧湄道:“那你何不跟我合作!”
  文抄侯道:“称臣裙下?不干!不干!”
  萧湄道:“我委你以副盟主之尊,凡事大家一同解决!”
  文抄侯道:“敝人生具硬骨,不能低首于妇人,除非……”
  萧湄问道:“除非怎么样?”
  文抄侯轻薄地耸肩一笑道:“除非你下嫁于我,一切唯我命是从!”
  萧湄勃然色变道:“你今天死定了,而且我要你受尽痛楚而死!”
  文抄侯泰然地道:“我也知道我活不了,所以在未死之前,我该尽情地享受一下生活,等一下什么死法,我都不在乎了!”
  萧湄不解地道:“你在这儿等死,尚有何享受可言?”
  文抄侯道:“饱餐秀色!盟主花容月貌,望之如饮醇醪,令人自行沉醉,倘盟主再不吝一笑相向,敝人死而无憾!”
  萧湄望着他,突地露齿一笑道:“我让你死得满足些!”
  就是这一笑,反使文抄侯毛骨悚然,什么刻薄话都讲不出来了,因为那笑容中充满了可怖之态,几不类生人……
  此时场中三人已站成鼎足之势。
  青衣妇人道:“你们二人一起上吧!”
  司徒永乐朗笑道:“就凭你一个妇流,还值得‘雪海双凶’共同出手?”
  青衣妇人冷冷道:“你别忘了,这是拼命,不是比武!”
  司徒永乐坚决地道:“你有本事杀死老夫,拙荆自然会再奉陪!”
  青衣妇人摇头道:“不行,我若杀死你,她趁饥一跑,我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找到她,我非一举击杀你们二人不可!”
  谢青琼怒声道:“你太看得起自己了,‘雪海双凶’岂是那等无用之人!”
  胡子玉却在一旁催促道:“老哥、老嫂,贤伉俪别再推托了,人家既是一厢情愿,你们还怕什么,天下人绝不会说你们仗着人多……”
  青衣妇人道:“正是,而且人多也不一定有用,我是为着省事!”
  “雪海双凶”气怒难当,双双大喝一声,各举一掌推了过来,青衣妇人不甘示弱,举掌相迎!
  轰然一声,三人居然不分轩轾!
  “雪海双凶”心中大惊,这才晓得青衣妇人果非说大话,确是有备而来,遂打起精神,攻将上来!
  青衣妇人以一抵二,从容拒敌,居然挡住“雪海双凶”密如急雨的攻势,而且招招硬扎硬打,毫不含糊!
  萧湄在一旁看着,突然皱眉道:“这青衣妇人的招式似乎很眼熟,彷佛曾经见过似的,只是想不起来到底是在什么地方了!”
  胡子玉神秘地笑道:“盟主仔细想想,也许会记起来!”
  此时场中之人已交换了近四十多招。
  “雪海双凶”配合无间,而且功力深厚,越打越有劲。
  青衣妇人虽勇,然已略有疲态,然尚无败相!
  胡子玉高声叫道:“老哥!老嫂!加点油!毙了这小子!”
  萧湄惊道:“小子?”
  青衣妇人听见胡子玉的叫声,突然奋发,双掌猛力挥出,轰然大响,“雪海双凶”的身躯立被一种大力弹起,飞向半空。
  掉下来时,衣衫尽焦,已然身死!
  四周见过这种功夫的人,不禁惊呼道:“太阳神抓!”
  萧湄也发觉了,大声惊叫道:“‘太阳神抓’!是韦明远!”
  萧湄的一声呼喊,使得全场陷入一种难堪的寂静。
  “韦明远!”
  “‘太阳神抓’韦明远!”
  “这青衣女人会是韦明远……”
  有的人在暗地惊叹,有的人在私下自问,各人现出不同的表情,都为这个年轻人的突然出现而震惊!
  青衣女人徐徐地解掉头上的青帕,除下如螺的假发,摔掉脸上的化妆,最后脱掉身上的衣裙。
  几千对眼睛在注视着他的每一个动作。
  屏住气息,睁大眼珠……
  胡子玉悄悄地一推任共弃道:“你不是说无论韦明远怎样化装,你都有办法认出来吗,今天怎么走了眼了,看来你有两个眼睛,还不如我一目了然!”
  任共弃悻悻地道:“我做梦也想不到韦明远会装成一个妇人,所以我根本就没有留心去看他,怎么?你倒早认出来了?”
  胡子玉得意地道:“当然!我是以智慧的眼睛去观察一切的,故能明察秋毫,洞烛一切,远比你们的肉眼强多了。”
  任共弃冷冷地道:“那么你是故意叫‘雪海双凶’夫妇俩去送死了!”
  胡子玉道:“是的,我老早指点韦明远入‘幽灵谷’,就有了成全他报仇雪恨的心愿,我始终认为大丈夫当快意恩仇……”
  任共弃道:“‘雪海双凶’到底跟我们相识一场,兔死狐悲,物尚且伤其类,你难道连一点歉然之心都没有吗?”
  胡子玉哈哈地笑道:“‘雪海双凶’本是用作钓取韦明远的香饵,鱼已上钩,饵且何用,让韦明远一快怨仇,也免得他多一层憾事!”
  任共弃追问道:“你已有了对付韦明远之策吗?”
  胡子玉道:“策谋讲究活用,同时因势制宜为上者,我这人向来不作预谋,随时利用机会,才可使对方措手不及……”
  任共弃忽然有深意地问道:“但是你对付韦明远之心却绝不会更移的是吗?”
  胡子玉坚决地道:“是的,大丈夫睚眦必报,何况韦丹残我一腿,韦明远夺我‘驻颜丹’,逼得我到处不得安身,我非……”
  任共弃沉着脸道:“我曾经以‘分筋错骨法’对付你,我相信你不会忘记的,看来我必须提防你一点,甚至于先下手为强……”
  胡子玉这才发现到任共弃眼中的杀机,知道自己一时光图口快,说出内心之感觉,引起他的疑心。
  立刻加以解释道:“老弟不必多心,我们颇为莫逆,怎会对你记恨……”
  任共弃哂然道:“许狂夫又如何?他与你十年交情,最后看不惯你的作为而离开了你,若非盟主喝止,你几乎想杀他……”
  胡子玉一时语结,良久始道:“随你老弟怎样想,我……”
  任共弃立刻接口道:“你不恨我是不是?胡子玉,你若真是个人物,现在只要拍拍胸膛讲一句话,我立刻相信你!”
  胡子玉:“讲什么话?”
  任共弃道:“你若真的不恨我,你就说一声,今后无论明地或暗中,你绝不设计陷害我,你敢不敢说?”
  胡子玉望着他,心中对这个年轻人之厉害,异常佩服!
  考虑了一下才决然地道:“我不能说这句话,平心而论,谁要是给我一个难堪,我一辈子也不能忘怀,连我爹我都不能原谅他!”
  他说完了这话,以为任共弃会立刻出手的,忙暗中严加戒备,不想任共弃却神秘地一笑道:“老胡,不知怎地,我倒开始喜欢你起来,我喜欢你跟我作对,因此,现在我实在不想杀死你!”
  胡子玉虽感意外,但立刻使风扯篷道:“好吧,咱们以后别别苗头,现在先管目前的事……”
  在他们说话的当儿,韦明远已恢复本来的面目,冷静地站在场子中间,一言不发地望着四周。
  萧湄自从认出他之后,就一直望着他,心中百感交集,没有见他之际,她就想杀死他,但是……
  韦明远突然走向萧湄,朝她一拱手道:“多谢盟主成全,使我得雪父仇……”
  萧湄突转为轻柔地道:“不!明远,你别那样叫我!”
  她这一种态度改变,大出所有人的意料,连韦明远都无法相信,呆在哪儿,一时说不出话来。
  胡子玉与任共弃一看情形不对,一打眼色,双双飞身跃起,来至场中,停在她的身后!
  萧湄回头道:“你们回去,在我讲话的时候,你们要是敢插一句嘴,我就要你们的命,你们不会以为我做不到吧?”
  胡子玉急声道:“盟主忘了他是你的仇人吗?”
  萧湄笑道:“我跟他有什么仇?”
  胡子玉一时语结,因为他想了半天,始终无法说出韦明远与萧湄之间到底有什么仇可言!
  任共弃结结巴巴地道:“他……他辜负你的一片盛意,他遗弃了你……”
  萧湄道:“我们的事我自己清楚,不是他遗弃我,是我自己性子太坏,我遗弃了他!这一点你弄错了!”
  任共弃还待辩论,萧湄脸色一沉,冰冷地道:“回去!别忘了你们已加盟水道,我还是盟主!”
  胡子玉察言观色,知道一时无法再说劝萧湄,遂一拉任共弃的衣服,两人又飞身回到原处!
  萧湄这才恢复原有的温柔,向韦明远道:“这一向你都还好?”
  韦明远虽不知她何以若此,但仍感于她声音中的诚意,望着她的笑容,忆起她的往日的柔情,遂也轻轻地道:“谢谢妳,还好!”
  萧湄眼珠一转,眸子中泛着异样的光彩道:“明远!你还能像从前一样地叫我一声吗?”
  众目睽睽之下,她毫无顾忌,居然提出这样一个要求,确实令韦明远感到难堪,嗫嚅了半晌……
  然而当他接受到萧湄眼中乞求的光芒时,毫不迟疑地脱口呼道:“湄……湄妹!”
  萧湄轻“嗯”了一声,陷入了无限的神往!
  这一对奇异的男女,选了这么一个奇异的场合在重温旧情,四周有多少人在注目,然而他们却不发出一点声息!
  是这一对男女的特殊身分震慑住了他们!
  良久,周围静得像一切都停止了!
  萧湄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感动地道:“美!真美!美极了,隔了这么久,你的声音仍是那么令人心动!早先为了杜素琼,我是有点恨你的……”
  提起杜素琼,韦明远彷佛在心上被人插了一刀,他突地变为粗暴,皱起眉头,凶声凶气地道:“别提她了,她已经远离了这个世界,虽然没有死,但也跟死差不多,不再会回到我们这个世界来了!”
  萧湄虽然主盟水道不久,但生杀予夺,仅在举手动唇之间,可是此刻,她居然心平气和地接受韦明远的大声吆喝,毫无怒意,而且还顺从他的意向,以柔和的声音,笑着向他道:“不提就不提!好久不见了!我也不愿意一见面就提那些令你不愉快的事,明远我们很久没见面了,不是吗?”
  韦明远痛苦地想了一下道:“是的,两年多了!”
  萧湄黯然地道:“两年多是一段不算短的时光,它可以发生很多的事情,很多令人想象不到的事情……”
  韦明远道:“不错!妳功夫进步多了!”
  提到功夫,萧湄的脸上浮起一阵阴影,凄凉地道:“别说那些!我们应该有许多别的事情可说的,明远!我们换个题目谈谈好不好?譬如说……”
  韦明远突然打断她的话道:“盟主……不!湄妹!我们必须现在谈吗?”
  萧湄道:“难道你不想谈?”
  韦明远摇头道:“不是!我们不能在这个地方,当着这么多人……”
  萧湄这才想起他们周围还有许多人,然而她仍是很平静,毫无羞涩或不安之状,徐徐道:“这儿不太合适,我们换个地方?”
  韦明远奇道:“现在是在英雄大会上,妳是在作天下第一之争!”
  萧湄双手一摊道:“我现在不感兴趣了!除非你有意思!我一定杀尽所有的敌手,然后我会输给你,心甘情愿地输给你!”
  韦明远不解地道:“为什么?妳召开这个大会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要确定这件事吗?现在眼看就快成功了……”
  萧湄深情地道:“不!我现在什么都不想了,我不怕任何人,然而我自知我一定不会赢你,在你面前,我失败得太多了!”
  韦明远一时不知怎么说!站在哪儿不动!
  萧湄又道:“你要那个位置吗?我现在就为你一搏!我过去亏负你太多,我必须要设法补偿你,为你做任何事。”
  韦明远摇摇头道:“不!我不要妳补偿,凡事都是数,都是天命!我也不要这个位置,我来此的目的为了他们!”
  说着用手一指地下“雪海双凶”的尸体!
  萧湄道:“你目的竟这么简单吗?那你又何苦辱名屈己,化身为妇人,你早来跟我说一声,不就都解决了!”
  韦明远道:“父仇必不可假手他人,我若以真面目出现,他们一定不肯出来!而且妇人也没有什么屈辱,像妳……”
  说着望了萧湄一眼道:“虽是一个女子,却已尊为水道盟主,若是妳愿意,天下第一武林至尊,也是意料中事!”
  萧湄受了夸奖,淡淡一笑道:“谢谢你把我说得那么好,既是你无意于此,父仇也雪了,心事也了了,我们离开这儿吧!”
  韦明远迟疑了一下,才道:“湄妹!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妳,我已经娶妻了!”
  萧湄脸色一变道:“啊!是谁?”
  韦明远道:“是吴湘如,她也是任共弃的妹妹!”
  萧湄的脸色半晌才和缓过来道:“你们男人真善变!”
  韦明远叹了一口气道:“她是个纯洁善良的孩子,爱我极深……”
  萧湄紧迫着问道:“你爱她吗?”
  韦明远思索了半晌,才道:“我爱她,那不是一种男女之间的恋情!”
  萧湄道:“这就奇怪了,与你结为夫妇的人,居然不是你的恋人,那么你对她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
  韦明远再思索了一下道:“我很难解说……也许可以算是兄妹之情吧!她只是一个孩子,一个荏弱而需要保护的孩子!”
  萧湄极感兴趣地道:“那么你的恋情又交给谁呢?”
  韦明远痛苦地道:“我曾经交给妳过,但是妳不了解我!后来……”
  萧湄快嘴接上道:“后来又交给了杜素琼!”
  韦明远叹息道:“是的!她是了解我的,她也爱过我,我们爱得深,了解也深,只是……唉!一切归之以天命吧!”
  他本来想说:“只是全给妳破坏了!”
  然而话到口头,他突然意识萧湄所以这样做,何尝不是一种深浓而激烈的爱的表现呢!
  所以他只好将一切都归诸命了!
  萧湄脸上的表情是奇特的。
  有怨恨,也有悔咎,更有着许多复杂的情愫……
  半晌,她叹了一口气道:“明远!我现在懂得你了!”
  韦明远叹息着道:“迟了!”
  “迟了?”
  韦明远伤感而又歉然地道:“是的!我不能负湘儿!她是个孩子……”
  “你不是对她只有兄妹之情吗?我不跟她争这些!”
  韦明远突然指着自己的心头道:“湄妹!我也许伤了你的心!但是我必须再要告诉你……”
  萧湄脸上浮着一片悲凄,含着泪珠道:“我知道你要告诉我的是什么?但是我必须当着这么多人告诉我吗?必须要他们来嘲弄我吗?”
  韦明远喟然长叹一声,放下手来,歉意地望着萧湄,从她的眼中,他确信萧湄已懂得他要说什么了!
  萧湄呆立了一下,幽幽地道:“迟了!迟了!为什么我的一切老是迟了一步……”
  语调极是凄楚!
  四周的人有的知道他们一点,有的完全莫名其妙,然而他们都静静地等在一边,没有人敢大声地吐一口气。

相关热词搜索:江湖夜雨十年灯

下一篇:五三 爱恨难分
上一篇:
五一 奇士辈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