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七 变生肘腋
2021-02-22 12:22:21   执笔人:司马紫烟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一时陷入沉默中,良久,文抄侯轻轻地道:“其实孩子跟着我们,也糟塌了,我们实在不够资格教她,若是在山上,她可以学得更多一点!”
  任共弃突然暴怒道:“放屁!她不是你的女儿,你自然不在乎!”
  文抄侯居然没有生气,苦笑道:“老弟!别发脾气行不行,她虽不是我的女儿,我却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我那样说的确是为她好!”
  任共弃这才悻悻然地不做声。
  胡子玉突地拈着长须道:“二虎相争,势必两败俱伤!”
  文抄侯奇道:“胡兄此言何指?”
  胡子玉微笑着道:“杜素琼与萧湄,一对母老虎!”
  文抄侯大感兴趣道:“精采!精采!胡兄快快道来!”
  胡子玉摇头摆脑地道:“南山有虎,北山有虎,置身于二山之间,两虎俱至!人为情死,虎为食亡,呜呼哀哉!”
  任共弃冷冷地道:“想得很好,拿什么做饵,我的女儿?”
  胡子玉笑摇头道:“令嫒虽然珍贵,却引不动萧湄,我是说韦明远。”
  任共弃嗤然失笑道:“韦明远?你是在做梦!”
  胡子玉笑道:“人生如梦,梦如人生,大千世界一梦耳,你们爱信不信,山人自有梦里乾坤,管叫真如梦,梦如真!”
  文抄侯耐不住道:“胡兄别打哈哈,请问计将安出?”
  胡子玉神秘地一笑道:“此计大妙,少安毋躁,为防隔墙有耳,你们附耳过来!”
  两人把头凑过去,胡子玉嘴皮一阵动,二人连连点头,渐渐地,渐渐地,他们脸上露出了会心地微笑。

×      ×      ×

  约定的日期到了。
  开封城郊大觉寺中,笼罩着一片惨雾愁云。
  “少林”掌门人涤镜大师与“峨嵋”掌门的明心师太相对苦坐,在他们身后,各坐了一大群人,或僧、或尼、或俗……
  每个人都是愁眉深结,满腹心事。
  一个青年僧人匆匆奔进来,大家知道时刻到了,眉头皱得更深,准备接受预期的灾祸来临。
  那个僧人奔到涤镜跟前,耳语了一阵,涤镜欣然色霁,挥手令僧人退后,然后朝明心合十道:“梵净山主驾到,掌门人与老衲同往一迎如何?”
  这真是一个出人意外的消息。
  它令所有的人都震动了,也使大家心上放下一块巨石!
  明心合十喜道:“贫尼敬陪一行!”
  涤尘与天心也跟在掌门人身后迎出寺去!
  杜素琼仍是淡雅装扮,她身后跟着费姥姥、朱兰与赵大。
  涤镜首先躬施一礼,颤着声音道:“山主玉驾于此刻来临,恰如久旱时雨,暴暑甘霖,老衲涤镜,敬代‘少林’门下候安并致无限谢意!”
  明心亦合十施礼道:“山主惠然赐顾,万千生灵有幸,敝门有幸……”
  杜素琼回了一礼道:“二位掌门人太客气了,窃闻贵二派与水道有约,素琼适亦有微事待决,来得冒昧,请多予赐谅!”
  涤镜逊谢道:“山主说哪里话!恭迎不周,多有怠慢,请山主入内奉茶,老衲敬先为引路!”
  说着返身引导杜素琼一行人来至大殿中,早有门下弟子,安好座位,大家分别重新见礼坐下。
  明心道:“家师姊自贵州端返,道是山主已不问事,心中惶恐,无时或已,天幸山主大发慈悲,仍然赶了来……”
  杜素琼平静地拦住她道:“掌门人别太过奖,素琼此来实在另有原因,假若方便的话,也许会为贵派略尽绵力,要说专程前来,实不敢当!”
  天心诧异道:“山主还有什么事?”
  杜素琼淡淡地道:“任共弃把杜念远带走了!”
  这又是出人意外之事!
  然而大家想到她与任共弃及杜念远的关系,倒不禁默然,不知该如何置喙,更不知要从何说起!
  杜素琼说完话后,静坐在一旁,不再出声!
  大殿又陷入一阵沉寂。
  约莫过顿饭时分,门口有人高声宣布道:“水道英雄驾到!”
  像一枚石子投入静寂的湖面,引起一阵嗡嗡的私语。
  两派的掌门人尚未及作何表示,殿门已出现一大群人。
  文抄侯响亮的喉咙自行开口道:“未劳远迎,咱们自己进来了!”
  说哈哈大笑,率众入殿,一派目中无人的狂态!
  涤镜与明心身为掌门,为礼貌,不得已,站起身来,淡淡地打了一个招呼,其他人连动却没有动!
  文抄侯见状,冷笑一声道:“‘少林’、‘峨嵋’,两大门派的高手都到了,真是盛会,各位现在不活动活动,等一下想动恐怕也力不从心了!”
  他的话不但狂傲,而且极无礼貌。
  许多佛门弟子听了都不动声色。
  这时退局在一隅的梵净山人可动了怒!
  费姥姥“哼”了一声道:“你说话可是把我们也算在内?”
  他们人数本就少,杂在两派人内不大显著!这一出声讲话,才引起了水道人物的注意。
  文抄侯不认识她,正想开口,却被任共弃一扯衣服!
  他已发现了,脸上不由得显出诧异之色!
  他们已听说杜素琼率众离山,却不曾料到会走在前面。
  任共弃排众而出,走到杜素琼面前,不知如何开口。
  杜念远已飞身而出,高兴地叫道:“山主!姥姥,朱姨姨,你们都来了!”
  朱兰一把抱住她,仔细地端详她有何改变!
  杜素琼冷冷地道:“我来把念远带回去!”
  任共弃原有无限热情的话待吐,却被她冰冷的语调整个封了回来,呆了半晌,才呐呐地道:“她……她是我的女儿!”
  杜素琼仍是冰冷地道:“她跟你不会有好结果的,而且你也无权!”
  任共弃满腔的热情,突地化为愤怒,大声道:“她是我的骨肉,为什么我没有权利?她跟我没有好结果?跟妳又有什么好结果?还不是跟妳一样变成麻木……”
  杜素琼毫不动容道:“你能给她什么?”
  任共弃厉声道:“我给她父亲完整无缺的爱,妳呢?妳连是她的母亲都不敢承认,一辈子叫妳山主……”
  出乎意料之外的,杜素琼突然道:“为什么不敢承认?世所共知,她是我生的!”
  任共弃想不到她会这样讲的,呐呐道:“梵净山主不能有一丝俗情,你不能有女儿,这是规矩!”
  杜素琼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我现在是山主!就有权利立规矩,今天当众宣布,嗣后梵净山主与俗人无异!”
  任共弃语结气短,吃吃地道:“妳……这是何苦,今后妳何以服众!”
  杜素琼冷冷地瞄他一眼道:“多谢关心,你不妨问问她们服不服!”
  说用手一指费姥姥及朱兰等人。
  这些人虽略有诧态,却未改肃敬之色!
  任共弃废然长叹一声道:“我什么都没有了,仅有孩子是唯一的寄托,妳还要将她夺去,于心何忍,我求妳把她给我行不行!”
  他简直是在出声哀求了,杜素琼却不为所动。
  大殿上陷入僵局,胡子玉见情形不对,忙走出来。
  先轻咳一声道:“杜……山主,咱们久违了,山主近来好?”
  杜素琼望他一眼,满是厌恶之色,鄙夷地道:“不劳动问,大军师一向得意,水道得有今日蓬勃,军师之功不可没,大军师之功不可没,大军师今天又安排了什么锦囊妙计?”
  胡子玉虽受讥讽,毫不在意,耸肩说道:“山主客气,老朽仍是出来做和事佬的,请山主念在任老弟舐犊情深,把孩子给他吧,何况我们都很喜欢她!”
  杜素琼尚未开口,在朱兰怀中的杜念远却一撇嘴道:“谁要你喜欢,我最不喜欢你了,你老奸巨猾!”
  此言一出,殿上许多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连几位年高的佛门弟子都不例外!
  胡子玉虽觉难堪,好在他人老皮厚挂得住。
  耸肩涎脸笑道:“贤侄女,妳可冤枉我了,我虽然不成材,可从来没有教过妳什么歪主意呀,妳仔细想想看,我们相处月余……”
  杜念远点小手道:“你虽然没有教我,可是我若是跟你在一起,耳濡目染,照样可以学得许多害人的把戏!”
  胡子玉做个怪脸道:“贤侄女妳又胡说了,我们当着妳从不谈正事……”
  杜念远抢着道:“谁说没有,前几天我装睡觉,你不是发表了一条什么梦里乾坤吗?两虎相斗,两败俱伤,不是你说的吗?”
  胡子玉想不到她这一点给当众抖露出来,大是尴尬,半天才回过味来,嘿嘿干笑道:“贤侄女!算妳厉害,我老头子服输!”
  杜念远笑道:“哪里!彼此!彼此,你是把没有鞘的刀,我是颗不藏椟的珠,你锋芒太露,我光芒不敛,都不好!”
  胡子玉一大把年纪,现在受着一个小女孩儿的教训,不禁汗流浃背,忙将手连连拱着道:“承教!承教!老朽衷心承教!”
  杜念远得意地道:“浅水涓涓,而深水哑然,我们都该以此为诫!”
  这小女孩儿以她无比的聪明才华,震惊了殿中无数好手高人,四周只听见一片啧啧的称赞声!
  天心喃喃地合十道:“奇才!奇才!佛祖慈悲,保佑她长命百岁!”
  朱兰热泪盈眶地搂紧她道:“宝贝!别再说了……”
  杜念远望她幽幽一笑道:“朱姨姨,妳大概怕我夭寿,其实我想人的生命就像昙花一样,只要能够绚烂一下,短促些又有什么关系!”
  四周的赞羡声突然因她的这一句话而沉默了。
  沉默中只有朱兰的啜泣声。
  任共弃忽而伤感地道:“这么好的孩子,我实在不配教育她,让给妳吧!”
  语毕,黯然地回到水道那边去了。
  胡子玉站了一会,突地对杜素琼道:“山主!孩子的问题既已解决,今日之事,与山主已无关系,等一会儿,请山主作壁上观如何?”
  杜素琼点点头道:“只要不侵犯到我!我一定袖手!”
  胡子玉大是满意,回到一边!
  “少林”与“峨嵋”的人则不禁面面相觑,相不到杜素琼会在此时抽身,然箭已在弦上,不发也不能停了。
  胡子玉与任共弃、文抄侯交头商讨了一阵。
  文抄侯即在座上站起来道:“在下以水道盟主身分,请二位掌门人答话!”
  涤镜与明心无可奈何地站起来。
  文抄侯傲然道:“敝盟河南分坛及泯江分舵承蒙两大宗派赐教,十分感激,今日特来要求一点公道,二位掌门人有何分教?”
  涤镜缓声道:“敝派少室总院,无故受到侵袭,不得而已,乃作自卫之举,文盟主向我们要公道我们向谁要去!”
  明心亦道:“敝派之遭遇与‘少林’如出一辙,请盟主明察!”
  文抄侯一笑道:“二位倒推托得干净,敝盟损师折人,难道就此算了?”
  涤镜道:“欲加之罪,何必假辞,文盟主意在一搏,我们也准备好了,随便盟主如何交代,不必再多作虚套了!”
  文抄侯大笑道:“痛快!痛快!掌门人快哉此语,文某只好从命了!”
  涤镜道:“启战端者为盟主,敝派不辞一战,却不愿提起这个先开头的罪名,请盟主最好把话说清楚了!”
  文抄侯见这老和尚也颇厉害,奸笑了一下道:“掌门人怎么说都可以,一切有文某担承,我们是单打还是群殴,请掌门人划下道儿来!”
  涤镜冷冷道:“盟主早就有计划了吧?请吩咐下来吧!”
  文抄侯脸上现出怒色道:“我敬你一派掌门,而且有梵净山主在此,所以才处处按照武林规矩相询,你别给脸不要脸……”
  这几句话倒是义正辞严,说得涤镜脸上一红。
  文抄侯见脸面挣足了,才傲然地道:“咱们还是文文静静的一场打吧,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帮派,乱杀一通,到底不太象话!”
  涤镜长叹一声道:“一任盟主吩咐!”
  两方都开始调度人选了,突地杜素琼一使眼色。
  赵大手持巨斧,跳至中心道:“慢,那日用‘迷神散’害我的老混蛋,你出来,咱们先较量一下,让俺也出出这口鸟气!”
  事出突然使水道这边的人都愕住了!
  胡子玉急道:“山主!妳怎么言而无信?”
  杜素琼神色平静地道:“我只说过我本人袖手,却并未禁止我手下的人找还过节。”
  胡子玉这才知道上了当,干脆点明道:“假若这位大哥吃了亏,山主也要出手了是不是?”
  杜素琼道:“你够聪明!他是我的手下,他若吃了亏,便是我受了侵犯,身为山主,这是义不容辞之事!”
  胡子玉长叹一声道:“山主!阔别数载,妳不但武功精进,而且心计大有进步,看来我老头子今天是上了圈套了!”
  此时“少林”“峨嵋”之人,大感欣慰,纷纷感谢地望着杜素琼!
  胡子玉道:“老朽尚有一点事有待商榷,山主可否稍待一下?”
  杜素琼道:“你尽管请便!”
  杜念远道:“老狐狸伯伯,你又要现原形了!”
  胡子玉朝他苦笑了一下,立即与其余各人低头商量。
  文抄侯轻声道:“怎么样?今天恐怕要阴沟里翻船!”
  胡子玉咬牙道:“管他呢!好在我预先准备好了,老大照预计进行吧!”
  文抄侯点了一点头,胡子玉遂手摇折扇步出场中。
  他行步沉稳,胸有成竹,立刻吸引大家的注意。
  赵大气呼呼地道:“老混蛋!拿家伙出来!”
  胡子玉手执折扇一举道:“冬遮寒风夏遮日,一扇在手四时通,老朽生平就是仗此一扇,无往而不利,阁下还要我拿什么家伙!”
  赵大怀疑道:“你这扇子能挡我斧头?”
  胡子玉敞声笑道:“昔日孔明羽扇纶巾,胜以雄兵百万,老朽不敢妄自菲薄,让你领略一下‘铁扇赛诸葛’的扇中机关!”
  他强敌当前,谈笑自若,风度极佳,赢得大家好感不少,每个人都聚精会神,看他一展扇底雄风!
  赵大手横板斧,大喝道:“老混蛋,注意,俺要开始了!”
  正待举斧劈出,蓦而殿外一声猛喝:“且慢!”
  飞进一条青色人影,落地定身。
  大家不由得惊呼出一声:“韦明远!”
  “太阳神韦明远!”
  事情接二连三地来,韦明远身子刚站定,殿外又飘进一个黑衣瘦小的蒙面人,极似女子。
  蒙面人一掌突击,韦明远未及转身,即已中掌,掌力至巨,立刻被打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蒙面人冷笑一声,身形一转,立刻又像一只大鸟,飞出殿外而去。
  韦明远就这样不明白地死了!

相关热词搜索:江湖夜雨十年灯

下一篇:五八 弄巧反拙
上一篇:
五六 山雨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