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移花接木计 救出小皇子
 
2021-04-18 20:32:58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明宪宗年间,宦官专横,兼之嫔妃外戚恣肆,为祸剧烈,宪宗朱见琛十六岁登基践祚,册封吴氏为后,但他不爱正室娇妻,不爱数不尽的宫娥粉黛,却迷恋上一个大他十岁的女人万贞儿万贵妃。因而在宫廷中掀起了轩然大波,险险断送了大明万里江山。
  万贞儿乃万太师之女,娇艳、成熟、妩媚,尤其擅用权谋机变,懂得男人的弱点与需要,就像大人骗小孩子一样,朱见琛很快便落了她的掌握之中。
  吴皇后对此当然是耿耿于怀,逮住一个机会,本欲将万贞儿逐出后宫,不料,万贵妃恶人先告状,添油加醋,哭哭啼啼一番,朱见琛听信谗言,反而将吴皇后废掉。
  吴后被废之事,在后宫引起极大的震撼,嫔妃宫娥个个视万贞儿如毒蛇猛兽,连随后册封的王皇后在内,再也没有一个人敢去招惹她。朝中百官更是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从而更加确定了万家的权势与地位。
  朱见琛接位的第二年,万贞儿曾经生过一个儿子,可是未及周岁便夭折,以后就再也没有怀孕生育。为了巩固她自己的地位,从此她对别的女人怀孕便异常敏感,且不能容忍,一旦发现其他的嫔妃怀孕时,她便要强迫对方服下堕胎药,稍有不从,轻则赶出宫门,重则被活活打死,有一位柏贤妃,偷偷生下一位皇于,结果,母子均遭了万贞儿的毒手。
  这些事宪宗皇帝并不知道,也一直为自己迄无子嗣而心忧。有一次,朱见琛在后宫发现了一个叫纪翠绫的宫女,貌美如花,大为倾心,几度春风后,纪宫人终于怀孕。这件事自然瞒不过万贞儿,事情很快传入她的耳中,万贵妃大发娇嗔,一面命人将纪宫人囚禁在安乐堂内,一面强迫她喝下堕胎药,执行的宫女回来禀报:“成了,那贱人已喝下郝太医的‘破孕汤’,正在床上打滚呢!”
  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郝太医的“破孕汤”竟然失效了,纪宫人居然奇迹似的为朱见琛生下一个胖儿子。
  纪宫人临盆之时,正值凄风苦雨之夜,安乐堂内只有她孤孤单单一个人,当孩子顺利出生后,她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自己得生龙种,日后富贵可期,忧的是,在万贵妃的魔掌之下,她真不知如何将这个孩子抚养成人。
  就在小皇子啼声不绝,纪宫人泪流满面,正无计可施间,安乐堂外突如幽灵般地闯进来一位不速之客。
  此人头戴毡帽,身穿黑色夜行衣,身材甚是魁梧昂藏,面貌却如图画中人,细一端详,这才发现原来是戴着橡皮头套,绘以口鼻眉发。
  经验告诉她,来者绝非善类,企图不问可知,纪宫人下意识的将孩子抱在怀中,颤声说道:“你——你是万贞儿派来杀我们母子的?”
  来人的答复生硬而又简短,只有两个字:“不是!”
  纪宫人大感意外,急急迫问道:“那你是什么人?”
  来人前行数步,望着他们母子,慢吞吞的说道:“只是一个过路的人。”
  皇宫大内,会有过路之人,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但纪宫人此刻六神无主,却无暇细思,当下灵机一动,已有了主意,道:“你真的不是万贞儿的人?”
  来人不疾不徐的道:“只闻其名,未见其人。”
  “那你不是来害我母子二人的?”
  “萍水相逢,我干嘛要害人?”
  “那么,你可愿救救皇子?”
  “贵为皇子,会有什么危险?”
  “万贞儿那个毒妇要害他。”
  “不见得吧,十月怀胎,非一朝一夕的事,要下手万贵妃多得是机会,何至于等到现在?”
  “本宫风闻,那毒妇也怀孕了,十有九是假装的,很担心她会将我的孩子夺去冒充亲生。”
  “这有什么不好,反正还是朱家的人。”
  “不!本宫的骨肉绝不允许沦为万贞儿争宠封主的工具。”
  “那你想要如何?”
  “将此子送出紫禁城,找一户人家寄养。”
  “我说过,鄙人只是一个过路人,在北京人生地不熟的,恐怕会辜负娘娘重托。”
  “可以花重金,请人代养。”
  “这倒不失为是一个没有办法中的好办法,本人愿尽力一试。”
  事情十万火急,万贞儿的人随时都有出现的可能,纪宫人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抱起孩子,再仔仔细细的瞧一瞧,尤其特别注视一下头顶心一块杯口大小的秃发之处,及右手臂上的一处胎记,然后小心翼翼的以黄绢包好,取出两锭银子,一并交给来人,猛地双膝跪倒在地,泪流满面的道:“这孩子是皇上的骨血,很可能就是未来的太子储君,恩公务请格外费心,并受本宫三拜。”
  言毕,果然磕了三个响头。
  来人目光如电,扫视一下堂内简陋的陈设,道:“娘娘尽管放心,既然已经答应你了,自当尽心尽力。”
  话落就待举步离去,纪宫人忽然向前爬行数尺,急声说道:“请恩公留步,本宫尚未请教你的尊姓大名?”
  来人迟疑了一下,道:“过路之人,何必留名,而且,如此机密大事,越隐秘越好。”
  “可是,”纪宫人起身说道:“再生之德,没齿难忘,日后相逢,本宫该如何称呼恩公?”
  “你就叫本侠假面人吧。”
  “假面人?”
  “不错!假面人!”
  纪宫人兀自牢记心头,从怀里取出一个翠绿色的玉镯来,在石柱上猛一敲,立告一断为二,将其中一半交给假面人,郑重其事的道:“请恩公小心收藏,他日我们母子相识,但凭此镯。”
  将孩子抱过来,又亲热了好一会儿,才难舍难分的目送假面人离开安乐堂。
  安乐堂外正风雨交加,假面人显然是一位身怀绝技的高手,接连几个起落,便消失在烟雨朦胧中。
  出得后宫,北京城内同样一片死寂,绝大多数的家户皆进入沉沉梦乡。假面人很快地盘算了一下,觉得万贞儿父女如狼似虎,寄养在城里,恐非善策,还是送往穷乡僻壤之地较为稳妥。
  主意一定,不再迟疑,出城迳向西去,当他正漫无目的地奔波于崎岖山间时,皇子的一阵啼哭,使假面人猛然意识到,不仅仅是替他找一处安身立命之所就可以,还必须是一个初生婴儿之家,有足够的奶水,方足以活命。
  现在,他不单要在荒山野地里,遍寻农舍猎户,还要侧耳细听那一家有婴儿啼哭之声。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道翻越过多少个山头,突然间,在三间四面修茸的茅草房子里传出一阵婴儿啼哭声,而且还亮着灯火。
  “笃!笃!笃!”假面人大为振奋,趋前就伸手叩门。
  开门的是一个三十不到的粗壮汉子,堂屋里摆着不少兽皮兽肉,以及刀叉弓箭,一望即知是一位猎人无疑。
  假面人单刀直入的道:“府上好像有初出生的婴儿?”
  猎人未开言便大张着嘴笑了,道:“是呀,我们那一口子,五天前才替我生了一个胖小子。
  半夜里哭闹不休,他娘正在喂他吃奶呢。”
  见假面人怀中抱着一个婴儿,甚感纳闷,又道:“三更半夜的,这位大爷怀抱婴儿是——”
  假面人并不等他把话说完,便接口说道:“是有一件事,想跟这位大哥商量商量。”
  山野之人最是笃实热诚,猎人忙不迭的拉了一条板凳,请他落坐,还献上一杯凉茶,道:“是什么事请这位大爷直管吩咐就是,只要小人能够办得到的事一定没问题。”
  假面人沉吟一下,临时编了一个故事,说是城里一户富豪之家,生了一个儿子,算命先生说他命中带克,必须在外面寄养一段时日,同时还必须将别人的孩子带回府去,交换抚养,方可保住性命,为此,这位富豪愿出白银百两,以为报酬。
  将纪宫人交给他的银子取出来,放在板凳上。
  猎人是个爽快的人,马上说道:“寄养这位少爷的事,即使没有代价,小人亦可满口答应,如果是交换扶养,我们那一口子可能会舍不得大狗子。”
  内室里响起一阵细碎的步履声,一位妇人抱着婴儿走出来,劈面说道:“我当然舍不得,大狗子就是我的命。”
  假面人连忙起身说道:“大嫂,这只是临时交换,快则三五天,慢则半月就可以换回来。”
  妇人紧抱着孩子,向后退了几步,道:“不行,我一时一刻也离不开我的大狗子。”
  假面人无奈,又从怀里掏出一锭约莫十来两重的金锭子来,放在板凳上,正经八百的说道:“这样吧,大嫂,我再加黄金十两,务请贤伉俪大力成全。”
  白银百两,再加上十两黄澄澄的金子,他们一辈子只怕也赚不了这么多,猎人夫妇暗自窃喜不迭,心里早已答应了,但猎人仍心存顾忌,细加盘问道:“这孩子到底是那一家的少爷?”
  假面人当然不能说真话,只好信口胡诌道:“是朝中一位大官的长孙。”
  猎妇打破砂锅问到底:“你又是谁?为什么要遮头盖面?”
  假面人道:“此事只是受人之托,本侠另有不得已的苦衷,请大嫂见谅。”
  “是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这——是为了躲避一个女人。”
  “你怕女人?”
  “是一个很厉害的女人,说出来大嫂也不认识。”猎人不待他媳妇开口,便抢先说道:“就是嘛,咱们成天生活在山里面,连北京的城门开在那一边都不知道,会识得几个人。”
  妇人还是不放心,道:“你说过,快则三五天,慢则半月就会将我们大狗子送回来?”
  假面人点点头,道:“那当然。”
  猎人道:“人家的少爷是金枝玉叶,我们家的大狗子算老几,就是送给人家也不见得会要,若是有人愿意收留,那是他前世修来的福,你尽管放一百二十个心,将大狗子交给这位大爷吧。”
  猎妇心想也是,山野之人,三餐难继,谁会来骗自己的孩子,况且人家还留下一位小少爷,只要自己母子分离个十天半个月,就可以赚进一大把金银,这种事就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何乐而不为?
  当即听丈夫的话,将大狗子交给假面人,把皇子抱过来。
  假面人不再停留,嘱猎人夫妇好生照顾孩子,身形一长,便即告辞而出。
  很快的,他便连夜折返皇宫大内,重回到安乐堂,将孩子交在纪宫人手中。
  纪宫人大吃一惊,起先还以为是假面人食言反悔,未将皇子送出紫禁城,后见怀中婴儿眉目粗俗,青布包裹,并非自己骨肉时,更加惊疑不定,连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假面人慢条斯理的道:“皇子已寄养在一位猎人家里,这孩子叫大狗子,是猎人之子。”
  纪宫人还是不明白他的用意所在,道:“恩公带大狗子回来做什么?”
  假面人胸有成竹的说道:“一路之上,本侠曾详加盘算,娘娘十月怀胎,顺利产子的事,万贞儿不可能不知道,恶妇一旦找上门来,娘娘如何自圆其说?找不到孩子,她绝难善罢甘休,一定会千方百计的追查皇子的下落。”
  纪宫人倒抽了一口冷气,道:“本宫急昏头了,一时间倒没有想到这许多,只是这一来,岂不要白白牺牲人家大狗子的一条命?”
  “为了永杜后患,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再说,事情也许不至于如此悲惨。”
  “恩公有何高见?”
  “万贵纪假装怀孕,或许她会将大狗子夺去,视为己出。”
  纪宫人闻言大喜,连赞:“恩公妙计!”
  假面人不敢久留,趁天色尚未破晓时匆匆离去。
  折腾了一夜,纪宫人心力交瘁,当晨曦爬上窗棂时,终于昏昏睡去。
  这一觉直睡到午正时分,还是被大狗的哭叫声,与急促的叩门声所吵醒。
  蓦闻“轰”的一声,柴门卒被两名太监撞破,扬目望去,万贞儿面笼寒霜,有如一座冰山似的立在门外,那高耸的肚皮,看起来不够匀称,一看就晓得是假装的。
  左右各有四名宫女,两名太监已跨进门槛,万贞儿毒如蛇蝎,纪宫人早已吓傻了,急忙连滚带爬的扑下床来,跪在地上说道:“犯妇纪翠绫叩见贵妃娘娘。”
  冷冷的“嗯”了一声,两道电炬似的眸光直盯着纪宫人已消失的大肚皮,万贞儿语冷如冰的道:“你已经生了?”
  慑于万贵妃的淫威,纪宫人早将皇子已送离后宫的事给吓忘了,战战兢兢的说道:“没有……我没有怀孕,也没有生孩子。”
  三宫六院,处处都有万贞儿的爪牙眼钱,整个后宫,完全在她的掌握之中,纪宫人堕胎无效,行将临盆的事,万贵妃自然了若指掌,之所以未进一步加害,乃是因为她临时变了主意,想将错就错,欲把纪宫人的孩子据为己出。
  因此,纪宫人的话她当然听不进去,纤手一挥,马上下令搜查。
  两名太监躬身应是,早已跨步而入,纪宫人还没有来得及拦阻,大狗子已经被人抱出门去。
  看到孩子,纪宫人才陡然明白过来,被抢去的是大狗子,为免万贞儿犯疑生变,纪翠绫只好假戏真做,呼天抢地的哭喊着追出去。
  “还我的孩子来,还我的孩子来!”
  “去你的,贵纪娘娘肯收留他是他的福气!”
  一名太监,飞起一脚,又将纪宫人踢回安乐堂去。
  而万贵妃,在八名宫女的簇拥下,早已离开。
  这一切被藏身树上的假面人全部看在眼里,他耸耸双肩,得意的笑笑,当即踏树越屋而去。
  这个假面人,除了他自己以外,没有人知他是谁,但从种种迹象看,此人来头可能不小,而且足智多谋,离开紫禁城后,曾将过去半日一夜的经过仔细思量一遍,发现自己在忙乱之中犯了错误,以大狗子的资质,容貌、衣着,断难逃过万贞儿的慧眼,迟早会被人识破。
  他双眉一挑,计上心来,暗道:“为了确保皇子的安全,看来我必须使一些必要的手段,只是,当初为逃避是非才躲进皇宫大内,如今无意中似又卷入另一场更大的是非之中了。”
  轻轻的喟叹一声,将帽沿拉低一些,出西门,他又来到猎户的家里。
  他不是空手来的,顺便带来一些时鲜瓜果,可口糕饼,猎人夫妇视他如上宾,招待极为殷勤。
  假面人啜了一口茶,道:“自从我昨夜离开之后,可有什么陌生人来过?”
  猎人望了妻子一眼,道:“没有。”
  假面人侧耳一听,内室里有儿啼之声,道:“孩子还好吧?”
  猎妇道:“很乖,吃过奶刚睡着。”
  假面人一怔,道:“那怎么会有儿啼之声?”
  猎人笑嘻嘻的道:“这不是大爷你带来的那位小爷。”
  “那是谁?难不成是这位大哥双喜临门,连得二子?”
  “不是的,我们可没有那么大的福气,是方大人家的二少爷方少英。”
  “那位方大人?”
  “就是御史方正大人呀。”
  “真对不起,还没有请教这位大哥如何称呼呢。”
  “小人牛兴。”
  “牛大哥,方家的二少爷,怎么会跑来你们牛家?”
  “哦,事情是这样的,方夫人生产之后,身体十分虚弱,没有奶水喂孩子,碰巧我们有一位亲戚在方御史家做老妈子,所以就送过来,打算寄养几天。”
  “昨天夜里,我怎么没有注意到。”
  “那时候,二少爷正在屋里睡觉。”
  “哦?方少爷是什么时候寄养在府上的?”
  “差不多三天了吧。”
  “这位方御史为官可清正。”
  牛兴特意到门外去瞧瞧,见四下无人,这才郑重异常的说道:“清正得不得了,敢言敢谏,不畏权势,连万太师都要惧他三分,满朝文武,全城百姓,都尊称方大人是铁血御史。”
  假面人频频颔首,没有表示任何意见,少顷才又说道“本侠此来,是想将孩子带走一下。”
  猎妇听方二少爷哭得凶,已将方少英抱出来,正在喂奶,闻言插嘴说道:“要带哪位少爷走,那我们大狗子呢?”
  假面人笑道:“大嫂误会我的意思了,本侠只是想将孩子带走一天。”
  猎妇道:“要带到什么地方去?”
  假面人道:“庙里,算命先生说,这孩子如果能够在庙里,在菩萨的莲花座上待一天,就可以化解不少劫难,可以缩短在外面寄养的时间,假若能再与别的孩子换穿衣服,则时间还可以更短。”
  猎妇道:“这位大爷是说,如果方二少爷的衣物给他穿用,我们家大狗子就可以很快抱回来?”
  假面人道:“嗯!算命先生是这样说的。”
  村夫村妇,最是迷信不过,假面人胡言一通,牛兴夫妇却信以为真,当真照着他的意思,将方少英的衣服全部换穿在皇子的身上,连襁褓也换了过来,交在假面人手中。
  假面人望着将晚的天色,道:“牛大哥,孩子必须在天黑之前送进庙里去,就此告辞。”
  检查一下顶门秃发,右手手臂上胎记,认定确属皇子无误,当即告辞而去。
  假面人当然不会去庙里,踏着夜幕,他又再度返回北京城,经一路打听后,来到铁血御史方正的家里。
  方御史得到家丁的禀报,当他迎出门来,看见的是一个戴着橡皮头套的人,而怀中婴儿的衣物又似曾相识,不禁脸色大变,道:“尊驾何人,来此何事?”
  假面人将声音压得很低:“本侠是慕名而来,想与,大人共谋一件机密大事,可否借一步说话?”
  方御史犹疑一下,随后便一口答应下来,将假面人领进一间密室。
  足足在房子里密谈了半个时辰,两人才启门而出。
  假面人道:“事关朱明命脉,皇室传承,任重而道远,嗣后一切,全凭方大人全权作主。”
  方御史清瘦的脸上流露出刚毅之色,抱拳说道:“食君禄,报君恩,只要我方正命在,定将皇于教养成人,绝不允许万贞儿伤害到他。”
  “方大人,你忘了,从此刻起,他已经是你们方家的人。”
  “对,他叫方少飞。”
  “那半个玉镯,务请小心收藏,日后他们母子相认,全凭此镯。”
  “我知道,请侠士惠赐大名,以便联系称呼。”
  “为少飞的安危计,本侠决定咱们老死不相往来,当我踏出此门后,江湖上也永远不会再有假面人了。”
  这几句话,假面人说来慷慨激昂,掷地有声,话一说完,人也一揖而别,转眼就不见了。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刀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癞痢头小孩 无辜遭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