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叛党皆除尽 仇怨终得报
2021-04-18 21:02:52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雷霆求功心切,杀了王立,自己在万贞儿心目中的地位才可稳固下来,当下擎天剑迭出奇招,招招均照准王立的刀猛砍猛斩,左手也没闲着,“指中剑”、“掌中刀”频频出手,着着不离他全身三十六处要害。
  王立毫不退缩,亦以左掌还击,三招之后,两股强大的暗力便告短兵相接,蓬!隆然巨声中,震得二人双双飞离擂台。
  一震之力,如此刚猛,实在骇人听闻,双方足足飞起来三四丈高,更令人惊异的是,两个人在弹飞的过程中,仍自缠斗不休,王立横飘五尺,一刀砍下去,欲取雷霆项上人头。
  雷霆岂是省油的灯,喝了一声:“断!”一剑斩下去,欲断他宝刀。
  那知,王立老谋深算,早有万全的准备,这一刀本来就是虚招,雷霆的擎天剑尚差三寸未到,便已先一步将刀掷出,雷霆一剑斩空不打紧,由于用力太猛,一时收势不住,人也跟着急坠而下。
  王立怎肯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九龙刀”早已在握,猛打“千斤坠”,人刀合一,照准血手魔君顶门扬刀贯顶而下。
  “九龙刀”在阳光的照射之下,霞光万道,分外夺目,场内掀起一阵骚动,惊叫之声不绝如缕。
  雷霆真不简单,能够一战成名,确有其独到的绝活,就在全场骚动惊叫声中,气提丹田,力贯双足,两臂猛一抖,非但将疾坠的势子稳住,而且又告弹飞而起,举剑相迎。
  “姓王的,你哪来的九龙刀?”
  “你管不着。”
  “听说九龙刀被方少飞得去,莫非你与方小儿有勾结?”
  “去问阎王吧!”
  王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使足全力放手相搏。
  雷霆不退不让,挥剑进退自如。
  二人一上一下,一坠一升,拚命的局面业已形成,方少飞,张亚男等人暗自窃喜,万贞儿鹰犬的感受却不相同,不论是拥雷霆一派,或拥王立一派,皆惴惴不安,紧张得连大气都喘不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刀剑再度相撞,火花进裂,同时间,王立的左拳击中雷霆的右臂,血手魔君的左掌则已插进王立的腹中。
  王立后继无力,九龙刀被震得脱手飞上了天,人也一命呜呼,魂归西天。
  血手魔君也吃足了苦头,快刀王立的尸体全部压下来,弄得他满头的血水,一身的肠肚粪便。
  脚落擂台,甩掉死王立,雷霆不顾右肩彻骨之痛,立又纵身飞起,想去攫取九龙刀。
  九龙刀乃武林瑰宝,想得到的人何止千万,四面八方,立有数十人弹飞而起。
  可惜,距离稍远,又是身在台下,与雷霆相较,还有一段距离。
  有一个人却得天独厚,远在雷霆之上,他是从彩楼内射出,斜飞三丈,已抢先将九龙刀捞在手中。
  雷霆定眼一看,见是方少.飞,凌空发话道:“方少飞,你来的正是时候,老夫正打算逮你归案。”
  方少飞怒不可当的道:“雷老儿,你死到临头了,还在作升官发财的梦,上路吧,别让王立等太久。”
  好似出山猛虎,又似天马行空,刀出“神龙乍现”掌行“百鸟朝凤”,居高临下,全力扑杀。
  雷霆右肩受创,功力大减,勉力一拼,无异自寻死路,刀剑猛一撞,震得虎口发麻,擎天剑差点脱手落地,心头方自一骇,方少飞动作好快,转眼间又扑至近前,道:“雷老儿!你恶贯满盈,死期已到,拿命来!”
  “九龙刀”一刀快似一刀,“迷踪拳”一拳紧似一拳,雷霆仓惶应战,章法全失,顷刻间便处在下风。
  然而,此人功力深厚,又已学得“玄天真经”功夫,绝非一般的武林高手可比,一阵慌乱后,遂被他稳住阵脚。方少飞一轮快攻,占尽优势,却未能在最有利的时机下一鼓作气,要了血手魔君的命。雷霆阵脚一稳,马上易守为攻,就在擂台上与方少飞重新又激斗了起来。
  王立停尸之处,就在张亚男附近不远,见九龙刀的刀鞘尚佩在他胁下,当即趋前去取,一号刀客乃王立死党,见状怒吼道:“不许动!”
  双刀化作两缕寒芒,上取咽喉,下取腰眼攻向张亚男。
  “滚开!”
  张亚男不甘示弱,扬拳挥掌迎击,东丐金八忽然从斜刺里冲上来,道:“这小子交给我老人家,快取刀鞘。”
  立以“迷踪拳”斗上刀客的双刀。
  小霸王燕无双见师父右肩受创,深恐久战不敌吃亏,欲上台去助雷霆一臂之力,张亚男刚刚取下刀鞘,睹此情状,马上弹飞而起,在半空中将他截下来,道:“你想死何不早说,姑奶奶陪你玩玩。”
  使出“无量神佛功”,劈头盖面的猛往他身上招呼。
  燕无双身手不凡,立时与张亚男斗在了一起。
  方少飞的出现,就是全面进击的一个讯号,适才弹飞而起的那数十人,固不乏有心争夺九龙刀的江湖人物,但大多数皆为雷霆党羽,及各路英雄。
  这些人差不多全集中在擂台附近,雷霆的党羽一波一波的往上冲,欲擒下方少飞,立功邀赏。南僧,东丐,林玲,张亚男等人寸土不让,奋力拦阻,双方打来惨烈到极点,也惊险到极点。
  惨烈惊险的恶斗,并非仅此一处,整个大校场上,处处都有厮杀,处处都有惨叫,丐帮子弟,巢湖的弟兄,已与刀客,侦缉手,锦衣卫,大内高手,互相缠斗力拼。
  全场都在打杀!
  全场都在喊叫!
  死的人不计其数!
  流的血成渠成河!
  这是一场正邪善恶之间的大决斗,拥王派与拥雷派已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早已捐弃私见,重归一统。
  不过,这也仅止是一种意识而已,并无任何实质意义,事实上拥王派早被丐帮的入团团围住,拥雷派则为巢湖好汉所困,彼此根本无法互通声息。
  双方的主力皆齐集擂台四周,东丐威风八面,早将一号刀客击毙,张亚男与燕无双之战,则彼比旗鼓相当,迄未分出高下,倒是擂台之上,风云甚紧,方,雷二人大打百合之后,雷霆伤情加剧,一条右臂,全为血水所污,方少飞则如龙似虎,节节进逼,眼看胜券在握,血手魔君的败亡只是指顾间事。
  十一号刀客见势不妙,对六号刀客道:“老张,替我断后,让我上去解决掉那个小杂种!”
  六号刀客是醉侠卜常醒,化名张大富,闻说正中下怀,道:“还是张某上去吧,请周兄在下面挡一阵。”
  阵字落地,人已拔起,东丐故作姿态,和他虚假的对了一掌,非仅没拦他,反而借机将卜常醒送上去。
  王立已死,万贞儿的哼哈二将二去其一,只要再杀了血手魔君,大局便可底定。卜常醒登台的目的,就是想加速雷霆的败亡,免得再继续争战下去,牺牲无辜者的性命。
  是以,群豪对卜常醒皆寄以厚望,希望他们师徒联手,从速解决掉雷霆。而血手魔君不知究里,误把仇家当心腹,还以为来了帮手,道:“大富兄,快,咱们先杀了姓方的小子再说!”
  “是,大人!”
  就在卜常醒登台的同时,场外冲进来三位不速之客,衡山老人居中,北毒石天与百毒公于江明川一左一右,三个人昂首阔步,旁若无人,迳直行至台前丈许处才停下来。
  北毒轻拍一下衡山老人的肩膀,道:“老哥哥,你表现的机会到了。”
  衡山老人只冷冷的哼了一声,未曾答腔。
  北毒又道:“瞧,‘九龙刀’、‘擎天剑’都在上面,别发愣,该动手了。”
  雷霆欺师灭祖,衡山老人早有清理门户之心,闻盲没好气的道:“老夫理会得,用不到你来提醒。”
  双臂一抖,人已拔起,北毒又补上一句:“老哥哥,争刀夺剑第一,杀人居次,别误了石某的大事!”
  衡山老人“咽”了一声,作为答覆,人已上了擂台,正当方少飞一刀扫来,卜常醒近身施袭,雷霆命在旦夕的时刻,血手魔君睹状大骇,一式“鹞子翻身”,翻下擂台去。
  衡山老人道:“逆徒休逃!”
  方少飞道:“你跑不了!”
  卜常醒道:“属下替大人断后!”
  醉侠当然不会替他断后,装模作样的攻了两招,便咬着雷霆的尾巴跳下去。
  方少飞与衡山老人的动作也不慢,接踵而至。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血手魔君真不愧是大内的超级高·手,肩负拳伤,又在久战力疲之下,依然异常骁勇,接连冲破了林玲,张亚男等数人的拦截。
  “雷施主,你死期已到,勿作困困兽之斗。”
  “老秃驴,滚吧,回南海念你的经去吧。”
  南僧无心没有拦住他。
  “姓雷的,你插翅也难逃,还不快纳命来。”
  “臭要饭的,凭你还杀不了老子。”
  东丐金八也没有拦住他。
  血手魔君凌空虚渡,好似一只展翅翱翔的大鹏鸟,疾飞五六丈远,始告脚落实地。
  铁掌游龙吴元俊就在近旁,迎上来说道:“大人不碍事吧?”
  雷霆道:“不碍事,这一点伤老夫还挺得住,快将咱们的人召集到一起来,别教他们各个击破。”
  吴元俊口中应是,人却迎面走过来,本想乘其不备,把他解决掉,讵料,被另一名侦缉手抢在前面,道:“雷大人,我看我们都中了方少飞的借刀杀人之计,只怕娘娘到现在还不知道。”
  快刀王立一心想雪前耻,血手魔君则志在排除异己,二人私心自用,谁也没有告诉万贞儿,现在事情演变至今,他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道:“没错,娘娘还被蒙在鼓里,你快去禀报贵妃。”
  “好!属下立刻就去!”
  这名侦缉手编号二八,身形一长,便窜了出去一丈五六。
  “站住,把命留下来。”
  方少飞岂容他去通风报信,刀光闪处,血雨横飞,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已滚落在地。
  刀客已死,躯体却冲势仍在,又向前奔了六七步才告仆倒。
  吴元俊阳奉阴违,并未遵照雷霆的命令行事,但这些人平常训练有素,有不少刀客,侦缉手却自动向他拢来,复经小霸王燕无双振臂一呼,群魔争无恐后,正在朝擂台方向集结。
  一旦让鹰犬集中,对天下英雄可是大为不利之事,东丐金八丐疾呼道:“把他们打乱打散,别让他们拢在一起。”
  一方面强阻,一方面猛冲,场中恶战立时升级,更加激烈凶险。
  时时都可以听到惨叫。
  处处都可以见到鲜血。
  死人增加了,活人自然减少。
  衡山老人被两名刀客咬住不放,四把长刀在他面前布卞一道刀墙,寸步难进。
  北毒石天一心想得“擎天剑”,不耐久等,道:“老哥哥,你怎么不听号令,跟这两个家伙耗个什么劲。”
  衡山老人怒道:“这两个家伙难缠得紧,不干掉他们如何去夺‘擎天剑’‘九龙刀’?”
  北毒一扬眉,道:“这两个刀客交给我们师徒了。”
  “百步拳”,“百毒指”连环出手,拦下一名刀客,猛攻不休。
  百毒公子江明川如响斯应,亦接下了另一名刀客。
  衡山老人阻势一去,即纵步而前,已距雷霆不远,厉声吼喝道:“逆徒,你千邪百恶,一身罪孽,今天要你付出血的代价!”
  “指中剑”比真的剑还要猛锐,“掌中刀”比真的刀还要锋利,逢人就砍,遇敌就杀,霎时便杀出一条血路来,距雷霆尚余丈许遥。
  师父的功力心性,雷霆知之甚详,慢说自己肩伤在身,力不从心,就是在巅峰状态下,依然不是他的对手,忙大声疾呼道:“堵住他,堵住他!”
  立有三名刀客电纵而出,从中,左,右三个不同的方向攻上来。
  刀客都是亡命之徒,六把刀封死了三条通路,除非打死他们,休想越雷池一步,衡山老人有了刚才的经验,不再跟他们死缠活斗,猛地提足一纵,欲越顶而过。
  正面的刀客哪肯甘休,也跟着跃起来,在空中布下一道刀幕。
  “找死!”
  盛怒之下,衡山老人全力发招,刀幕立散,刀光顿敛,四号刀客仅仅发出半声哀鸣,便被“玄天大法”的刚猛内力震碎五脏,疾射三丈多远,蹲在地上不动了。
  衡山老人势如破竹,已突破围困,冲到了百毒魔君的面前。
  衡山老人不再言语,满腹的愤恨,化作一股浓浓的杀机,招出如雨,力猛如山,一路抢攻到底,根本不给雷霆还手的机会。
  张亚男约在五丈开外,一掌劈死了一名锦衣卫,横移九尺,将刀鞘递给方少飞,道:“少飞哥,咱们要不要帮衡山老人的忙?”
  方少飞的九龙刀上已沾满了血,不知有多少人丧生在他的刀下,当者披靡,望刀而逃此刻围攻他的一群人早已死光,正横九而立,当下将刀鞘佩好,听亚男问及,忙答道:“不要,衡山老人在清理门户,咱们横插一脚,他老人家会不高兴的。”
  张亚男说:“我是怕夜长梦多,横生枝节。”
  方少飞说道:“应该不会,放眼当今武林,没有一个人的功力能及得上衡山老人。”
  果然,一路强攻下来,雷霆没有还手的机会,连招架的工夫都不充裕,二十合不到,便被衡山老人击倒,“擎天剑”
  到了衡山老人的手中。
  “逆徒,你死吧!”
  “住手!”  .
  衡山老人挺剑就刺,立有八把刀前来封架,当!当!之声不绝,爆出连串火花,四名刀客断了四把刀,“擎天剑”
  亦被巨大的力道震开五六尺。
  就这么一瞬间的工夫,众多的刀客,侦缉手已在雷霆周洒布下数道人墙。
  不杀雷霆,难消衡山老人心头之恨,舞动着“擎天剑”,怒极而吼道:“让开,谁敢阻挡,剑下不留活口!”
  正待杀入重围,北毒石天忽然冲了过来,道:“老哥哥,算了,别光顾着杀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力。”
  衡山老人道:“石天,你答应老夫可以诛杀逆徒。”
  北毒手一伸,道:“那是以后的事,拿来。”
  衡山老人望着“擎天剑”,心中一阵犹豫,没给他。
  北毒脸一沉,道:“别忘了发作时的痛苦,快拿来!”
  毒发的痛楚,蚀骨锥心,衡山老人余悸犹存,想了想,忍了忍,还是将“擎天剑”交在北毒手中。
  北毒阴险的笑笑,道:“这还差不多,去办事吧。”
  “还要办什么事?”
  “去把‘九龙刀’给小弟抢来。”
  “等我老人家杀掉逆徒再办。”
  “不行,先夺刀,再杀人。”
  衡山老人早已被北毒控制,那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只好大踏步的冲方少飞走过去。
  场中恶斗之声未停,十分吵杂,南僧、东丐等人目睹衡山老人将“擎天剑”交给北毒,却听不见他们的话语,甚感纳闷,东丐迎上来说道:“老哥,干嘛将‘擎天剑’交给姓石的?”
  衡山老人兀自前行,道:“这是我老人家自己的事,你少管。”
  东丐金八道:“北毒素来心术不正,叫化子我是怕老哥吃亏上当。”
  衡山老人冷声道:“老夫高兴怎样就怎样,勿须他人瞎操心。”
  步伐陡地加快,三步两步便到了方少飞的面前,扬声道:“拿刀来!”
  方少飞以为自己听错了,反问道:“拿刀来?”
  “你没有听错,拿刀来。”
  “前辈取刀何用?”
  “你管不着!”
  “说不出用途,在下歉难从命。”
  “那就莫怪我老人家要硬抢了。”
  “以前辈的身份,会抢刀。”
  “少废话,接招!”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刀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二十一章 九龙刀倏现 白芙蓉得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