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联手破毒阵 智巧脱魔劫
2021-04-18 20:52:41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布笠人问道:“少飞,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假白煞亮出‘擎天剑’,万贞儿瞠目结舌,后来又说了一句:‘你究竟是谁?’就当时的情形而言,她明知道他是白煞铁虎,似乎不该有此一问,既然问出了口,无疑断定他是冒牌货;她凭什么作此论断,由此推敲,当可思过半矣。”
  “唔,经你这一分析,老夫也觉得衡山老人、假黑白煞与万贞儿之间,确有相当渊源,只可惜所知有限,无法洞悉全盘实情。”喝了一口茶,布笠人又道:“少飞,咱们还没有办正事,快取出真经来瞧瞧,看是否真品!”
  布笠人从怀中取出一个锦缎小包,打开后里面有半本业已泛黄的书。
  当方少飞拿出上册,两下里一凑,严丝合缝,果然是原来的真品无误。
  “玄天真经”本来就是一本,并无上下之分,当时黑白双煞迫于形势,临时拆成两半,现在真经合璧,布笠人、方少飞面对这一本天下奇书,二人皆显得异常激动,久久不能自己。
  半晌,方少飞才说道:“天将破晓,我们是否该趁天亮之前及早动手。”
  布笠人欲语未语,猛可间,噗!噗!噗!感觉到有细微的东西破窗而入,情急之下,那还有工夫分辨是什么东西?基于一种本能的反应,双掌齐出,全力施展,周身布下一道真气。
  方少飞的反应也不怠慢,“玄天大法”应念而发,强猛无匹的暗力翻滚如涛,屋内桌飞椅碎,悉为劲风充塞,等于筑起了一道气墙,袭来之物被反射在四面壁上。
  是毒针。
  还有毒砂!
  二人不遑多想,双双从后面破窗而出,来到谷场。
  “少飞,你快走,老夫断后。”
  “北毒太可恶,先给他点颜色瞧瞧咱们再一起走。”
  “真经太重要,不能有任何闪失,你先走!”
  方少飞听布笠人言之有理,举步欲行,但为时已晚,北毒石天、百毒公子江明川已领着门下徒众数十人,将谷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布笠人懔然一笑,道:“北毒,你想干什么?”
  北毒的脸瘦削干瘪,本来就不好看,笑起来更加阴森恐怖,皮笑肉不笑的道:“好说,想向两位借一样东西。”
  “借什么东西?”
  “玄天真经!”
  “没有!”
  “那不是吗?”
  变生仓卒,措手不及,玄天真经仍拿在方少飞手里,闻言急忙揣进怀中,断然拒绝道:“不借!”
  北毒嘿嘿冷笑道:“方少飞,你最好是乖乖的交出来,不然,一旦告知万贵妃,你连小命都保不住。”
  方少飞仍旧答道:“不借!不借!”
  百毒公子江明川前冲数步,冷声道:“群雄尚在此附近未去,随时都有出现的可能,这样吧,咱们利益均沾,分一半如何?”
  方少飞道:“办不到!”
  北毒挥动着双手,包围圈渐次缩小,对布笠人道:“阁下好高明的计谋,骗得天下英雄团团转,现在既然被老夫堵上了,得不到真经绝不善罢甘休,你们自信能在毒针齐发,漫天毒砂的情况下脱身?”
  布笠人语冷如冰的道:“刚才已经领教过了。”
  “那只是小吃,大宴还在后头。”
  “老匹夫,你现在就可以搬出来。”
  “石某希望善了。”
  “除非你放弃夺经的念头。”
  “分一半是最低的要求,反正也不是你自己的东西。”
  布笠人道:“正因为另有主人,老夫无权作主。”
  “布笠人,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惹恼了石某,小心老夫以最残酷的手段来对付你。”
  “你北毒向来残酷毒辣,弓某闻名已久,有什么狠招,尽量施展,老夫照接不误!”
  话是这样说,布笠人可一点不敢掉以轻心,转身对方少飞小声道:“少飞,听清楚,如有机会你就先离开,别管老夫。”
  一语甫毕,包围圈已缩小至三丈以内,北毒咬牙切齿的道:“想死就死吧,老夫成全你们!”
  右手暴举暴落,众们徒一齐扬手,毒砂毒针未到,方少飞与布笠人动作好快,眼波互送,人已腾空而起,毒针毒砂全部落空,没有伤到一根毫毛。
  二人动作曼妙已极,有如灵鹤冲天,正想灵空虚度,先摆脱毒阵再说。北毒师徒亦非泛泛,已与另两名高手弹身而起,在半空中布下一道肉屏风。
  “杀!”
  “杀!”
  双方大声喊杀,凌空扑击,北毒的“百步毒”对上布笠人的“掌中刀”,百毒公子的“百毒指”对上方少飞的“迷踪拳”,另二人蹈虚找隙,趁火打劫。
  像四条飞舞的龙,纠缠在一起,分分合合,合合分分,布笠人技深若海,痛施杀手,一名门徒丧生在他的“掌中刀”下,身首异处。
  此人冤魂不远,惨嗥声中,另一人也被少飞一拳打晕摔下去。
  但是,北毒师徒攻势绵绵,二人并没有冲破他们的封锁线,双方硬拚一招,势竭而落,布笠人、方少飞落地之处,还是他们原来的老地方。
  “打!”
  立脚未稳,第二波的毒砂毒针已到,这一次北毒用了心机,全部射向空中,在布笠人、方少飞的头顶布下了一道毒网。
  无巧不巧,一次突围不成,弓、方也变换了方法,单掌护胸,飞步前冲,另一只手出招如电,逢人就打,下手无情。
  这毒阵无疑经过严格的演练,马上跟着二人的脚步快速移动,布笠人睹状不妙,猛一个大回旋,一名徒众应变不及,被他抽冷子扣在手中。
  方少飞如法炮制,也活捉了一个,杀机满面的道:“让开,谁要敢阻挡我就活撕了他!”
  与布笠人一人抓着一个,大踏步的向前走。
  北毒根本未将徒众的生死放在心上,立刻发动第三波的攻势,毒针毒砂劈头盖面而来,二人只好将俘虏当作盾牌。
  好家伙,才一眨眼的工夫,俘虏的身上便刺满了毒针,沾满了毒砂,密密麻麻的好像两只特大号的刺猬,面泛紫黑,早已魂归离恨天。
  布笠人大为脑怒,气忿的道:“老匹夫,你好狠毒的手段,简直是不把人当人。”
  北毒干笑一声,道:“知道厉害就别再拖时间,不交出玄天真经他二人就是你们的榜样!”
  话不投机,布笠人懒得再跟他多废话,提着死俘虏,续往前行。
  随着二人移动的脚步,毒阵又开始移动,他们快,毒阵也快,他们慢,毒阵也慢,始终保持一定的距离,井然不乱。
  布笠人见前面是一排谷仓,毒阵将要无路可退,忽生一计,向前疾冲,猛然间快速倒退,以掌为刀,以指为剑,二人联手合击,连伤数人,在毒阵措手不及的情形之下,门户洞开,遂被他们杀出一条血路。
  “哪里跑!”
  “哪里跑!”
  北毒师徒应变奇快,人如闪电,立将缺口堵住。
  蓦见谷仓屋顶上泻落一人,是林玲姑娘,大声喝道:“你们未免太卑鄙了,再不将毒阵撤走,休怪姑娘我要在阵外杀人了。”
  任何阵式,均怕有人在阵外施袭,只要杀掉数人,阵脚必然大乱,北毒怒眉双挑的道:“毙了她!”
  北毒令出如山,毒阵倒转乾坤,漫天的毒针毒砂全部集中到她一个人身上。
  方少飞大声吼叫:“玲妹快退!”
  布笠人发招猛攻,空际红云滚动,狂风大作,“阿弥陀佛”声中,南僧僧袍怒张,暗力狂涌,再加上方少飞由内而发的“玄天大法”的劲道,与布笠人的掌指,两方面的力道相互一击,声如焦雷,猛似恶浪,众门徒如何消受得了,立告纷纷倒,地,非死即伤。
  毒阵已破,北毒一肚子的怒气全发泄在南僧头上,大发雷霆的道:“老秃驴,你这是什么意思?”
  南僧无心肃容满面的道:“有人要杀我的徒儿,老衲不能置身事外。”
  北毒石天怒道:“是她多管闲事,怪不得谁。”
  南僧无心说道:“为什么不说是石施主以多为胜,且摆下毒阵,坑人而引起公愤?”
  “老秃驴,别转弯抹角,直说吧,是否你也动了凡心,想争夺玄天真经?”
  “老衲无心,天心即我心,老衲无物,天物即我物,若石施主无贪得之心,老衲保证不闻不问。”
  “抱歉,老夫不能放弃。”
  “那贫僧别无选择,只好以天心护天物。”
  “没有心的和尚,你在鬼扯些什么,老夫听不懂。”
  林玲娇冷的声音说道:“我师父他老人家,要伸张天理,不许你抢夺别人的东西。”
  布笠人忽然说道:“少飞,时机稍纵即逝,你快走。”
  方少飞深知问题的焦点是“玄天真经”,只要他带着真经一离开,便可避免一场血劫,当下略一沉吟,纵身就走。
  北毒所为何来,岂会眼睁睁的放人走,立即率众徒猛追,却被布笠人、南僧师徒截住,方少飞转眼已到谷仓附近,准备上房。
  “站住!”
  一声如雷暴喝来自屋顶,西仙白芙蓉亲率四凤等人一跃而下,将方少飞的去路封死。
  方少飞暗中叫苦,北毒可乐了,道:“仙子来的正是时候,从速将那方小子擒下,别让他逃掉。”
  西仙在暗里隐伏已久,知道“玄天真经”就在方少飞的身上,心里暗道:“到口的羊肉休想老娘会分给你吃!”
  口里却说:“好的,这个臭小子交给我了,毒兄将秃驴他们照顾好。”
  话完,狼行虎步,直往方少飞面前逼进。
  白芙蓉的“元阳真功”十分霸道,张亚男知之甚稔,心中大骇,知道母亲心急贪功,一出手必然就是决定胜负生死的雷霆一击,忙道:“请娘手下留情,千万别伤了方公子。”
  西仙玉面一寒,叱道:“闭上你的嘴吧!”
  前进之势未止,已叫足了十成十的功力,随时准备出手杀人。
  张亚男更慌更急,道:“娘,不要,不要。”
  布笠人、南僧无心,林玲姑娘同样大为焦急,姑不论方少飞能否承受得起白芙蓉的雷霆一击,西仙这一出现,少飞想要离开势必比登天还难,三个人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舍身扑击,快如电光火石。
  北毒师徒更快,在三人面前布下一道人墙,全力封阻。
  全场的人都在动,都在动手,都在嘶喊,空气中充满杀机,随时都会有人丧命亡魂。
  就在张亚男求情,南僧、北毒互动的同时,西仙、方少飞短兵相接已干上了,“元阳真功”对“玄天大法”,当真一出手就是硬拚硬搏的架式。
  蓬!两股巨大无匹的劲力猛一撞,震声贯耳,气急风紧,张亚男、林玲吓得花容色变,以为方少飞一定会吃大亏,不料方少飞早有万全准备,自知本身功力尚浅,未敢逞强,双方暗力甫一接触,便即收势倒纵,借力旋飞而起。
  旋飞之计妙极,消卸杀伤力之余,且变为助力,凌空弹跃,上了谷场另一边的围墙。
  这结果,差点没把北毒、西仙气死,—石天怒吼一声:“打!”
  难以数计的毒针毒砂又告疾射而出。
  “再见!”
  方少飞得地利之便,翻下墙头,不见了。
  毒砂毒针却莫名其妙的倒转回来,晴空万,里,还突如其来的洒下一阵雨,雨水中带有浓浓的酒味。
  北毒眉头一皱,已知端的,怒吼道:“臭要饭的,你干的好事!”
  东丐金八窜上墙头,嘻嘻笑道:“究竟是老交情了,我老人家还没有现身毒兄就知道了。”
  西仙白芙蓉没好气的道:“姓金的,平白无故的你来搅什么局!”
  东丐金八道:“什么平白无故,老叫化此举必可获得重赏。”
  张亚男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冲着金八挤挤眼,表示认可。
  经过这一阵耽搁,方少飞已奔过长坡,到达前面的一个小村庄。
  他看见,远处正有两个人放步疾驰,似是假黑白双煞。
  另一面,万贞儿带着一群爪牙,仍在四处搜寻,看方向,听犬吠,显然是刚离开小村不久。
  强敌环峙,四面楚歌,何况真经的上册尚在自己身上,必须交给布笠人,方少飞未敢随意走动,就近在村头找了一间空屋躲起来。
  西仙白芙蓉的速度比他预期的要快得多,不久便第一个火速追到,她双目如电,像极力寻找猎物的夜猫子,咬着假双煞的影子向东追下去。
  随后,数步之差,北毒也已率众追至,他发现南方情形有异,尾随在万贞儿的后面,狂驰疾奔。南僧、东丐、林玲紧跟在他们的后面不远,无疑是在为方少飞掠阵,以防不测。
  待南僧、北毒、东丐、西仙四人路人马相继过完后,方少飞这才离开空屋。
  恰巧与布笠人迎面相遇,弓先生招招手,急声说道:“老夫晓得你不会去远,咱们走。”
  方少飞道:“到那儿去?”
  “老地方。”
  “那农舍?”
  “那里最安全,天才也想不到我们会返回去。”
  “先生不觉得我们应该分手,将真经上下册分送给黑白双煞?”
  “于情于理,是应该这样做。”
  “少飞曾对天发下重誓,龙老哥对我亦不薄,在下必须履行承诺。”
  布笠人道:“老夫不反对将真经还给他们,但应在你学会‘掌中刀’、‘指中剑’之后。”
  “龙老哥答应会教我,晚点学有什么关系。”
  “江湖险诈,人心难测,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弓先生是怕黑白双煞翻脸不认人?”
  布笠人道:“老夫希望你立于不败之地,更希望你鹤立武林,从此面对邪恶,除奸斩妖!”
  方少飞宅心仁厚,最重然诺,布笠人费了不少口舌始回心转意。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刀

下一篇:第十三章 寻亲遭厄运 霸地显刁蛮
上一篇:
第十一章 双煞换真经 寺内变屠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