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巧获九龙刀 难防人不仁
2021-04-18 20:59:46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东丐道:“许是时辰未到,你们注意着,很快就会出现。”
  大家都没有再言语,全神贯注的凝视着。
  许久,许久……
  夕阳行将没落。
  猛然间,在蟠龙山上闪出一道强光,果然灿烂夺目。秋菊兴冲冲尖叫道:“哎呀,好漂亮,好漂亮!”
  就这么一句话的时间,强光已随着夕阳没落消失。
  东丐问张亚男:“丫头,看清楚没有?强光发自何处?”
  张亚男道:“太短暂了,好像在龙眼的部位。”
  东丐又问方少飞:“你呢?”
  方少飞道:“似乎在龙口的地方。”
  金八道:“嗯!大概差不离就在龙眼龙口附近,咱们上去。”
  一跃而下,发足急奔,张亚男跟上来问道:“八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老人家倒是说个清楚?”
  东丐边走边说道:“三日之前的黄昏时分,我老人家在山下发现一道强光,于是追上山来,可惜山区辽阔,强光又极短暂,始终摸不准它的确切出处,瞎找了三天,差点没有饿死,今天总算有了一点眉目。”
  方少飞满头雾水的道:“强光究竟是表示什么?前辈寻它作甚?”
  东丐神采飞扬的道:“老化子也不能确定是个什么东西,总之,一定是稀世的宝贝,被阳光照射,故而发出灿烂夺目的强光。”
  冬梅道:“为何时间那么短暂?”
  张亚男抢白道:“傻瓜,自然是由于地形角度的关系,每天只有一刹那的时间照得到。”
  一行七人,放步疾行,上得蟠龙山,天色业已黑下来。
  蟠龙山范围极大,单是一个龙头就绵延数里,方少飞虽无寻宝之心,但又不便扫东丐的兴,跟着大家在龙头上乱寻一通,哪有什么稀世宝贝。
  夏荷道:“八爷爷,你老人家倒是说说看,这个稀世宝贝可能的佯儿,以及可能藏在哪里,这样没头苍蝇似的乱找,八天也找不到。”
  东丐寻思了一下,道:“藏放的地方不外洞穴、夹缝、或细小的崖隙,可能是一颗明珠,一方古玉,一支剑,或者是一把刀!”
  张亚男神色一紧,道:“一把刀?会不会是‘九龙刀’?”
  东丐金八笑道:“八字还没有一撇,现在言之过早。”
  翻过山去,到达龙头的顶端,下面有一个面盆一样的山谷,方少飞道:“天已经黑了,不管是什么东西,寻获的机会不大。”
  一语甫毕,山谷之内响起一串金铁撞击的声音,大家惊愕之余,一齐循声下望,发现山谷之内有一个形容枯槁的老人,雪白而疏稀的须发四散翻飞,身躯佝偻,衣衫褴褛,脚躁之上还系着两条粗铁链,举步之间,响声不绝。
  万贞儿、血手魔君雷霆,就傲然卓立在五七尺外。
  东丐金八做了一个手势,叫大家矮身小心,潜行至可以听到他们说话的地方。
  只听万贞儿娇冷的声音说道:“不管过去有多少不愉快,也不管你是否愿意,你毕竟曾是哀家的授业恩师,本宫应该叫你一声师父。”
  方少飞心头如遭重击,噤声道:“这就是武林耆宿——衡山老人。”
  东丐金八颔首道:“错不了,此老已有三十年不履江湖,没料到竟会被囚蟠龙山。”
  这当儿只听衡山老人道:“不必,老夫宁愿没有收你们这两个逆徒。”
  万贞儿耸一耸香肩冷笑道:“上次哀家要求的事可曾办好?”
  衡山老人道:“年纪大了,我老人家早已忘了是什么事。”
  “将‘玄天真经’再抄写一份。”
  “真经原本,不是老早就被你偷走了吗?”
  “哀家说过,后来又被人盗走,辗转落入双煞之手。”
  “你一向神通广大,又身为当朝贵妃,可以去找双煞。”
  “双煞目前行踪不明。”
  “你可以等。”
  “真经上功夫早已外泄,除双煞外,还有一个方少飞,一个布笠人,已习得经上功夫,哀家为稳保天下第一,必须及早贯通全书技艺。”
  “何必舍近求远,与你这个背叛师门,数典忘祖,囚禁恩师的师弟,照样可以切磋出经中技艺。”
  血手魔君雷霆虎目一瞪,道:“老家伙,你少耍心眼,我们姊弟已经印证过,学得都不齐全,是你故意留了一手。”
  衡山老人哈哈大笑道:“晓得不齐全就好,今生今世你们就休想习得天下第一,也只有我老人家才是唯一有资格被称作天下第一的人。”
  言毕,又是一阵大笑,笑得须发抖颤,笑得群山回鸣,也笑得雷霆、万贞儿火冒三丈。
  血手魔君恶狠狠的道:“老匹夫,你本事再大也只能在蟠龙山称孤道寡,有生之年休想走出此山一步。”
  衡山老人突发狂啸,猝然施袭,左指右掌,暗力如涛,同样的“掌中刀”,“指中剑”,在他手里施展开,威力倍增,但见掌指之上射出两股白茫茫的劲气,状如刀剑,猛锐难挡。
  雷霆、万贞儿见势不妙,弹身避退,衡山老人指、掌间的劲气陡地暴增一倍有余,噗!噗!两声,万贞儿的衣袖上穿了一个洞,雷霆落下一片衣襟。
  这还是铁链已至极限,全凭内力伤人,若是无拘无束,怕不闹出人命才怪。
  万贞儿道:“师父好功夫,天下第一,当之无愧,你老人家想通没有?”
  “想通什么?”
  “替哀家录一份‘玄天真经’。”
  “办不到。”
  “哀家不会叫你白录,可以还你自由,可以赏你金银珠宝,甚至于可以赏你一个只拿俸禄不上朝的官儿做做。”
  “闭嘴,你的花言巧语老夫在几十年前就听够了。”
  血手魔君雷霆道:“老家伙,拒绝的后果你想过没有?”
  衡山老人破口骂道:“雷霆,你这个逆徒,老夫虽然双脚被制,你依旧难以称心如意!”
  雷霆嘿嘿冷笑,道:“凭雷某一人,也许力有未逮,加上娘娘,杀你就易如反掌。”
  衡山老人气得直跺脚,链声“铿锵”作响,说道:“你们现在就可以上来试试看。”
  万贞儿道:“以下犯上,留一个弑师之名总不是好事情,师父已是风烛残年,盼能寿终正寝。”
  将提在手里的食盒放下,向前一推,恰巧停在衡山老人举手可及之外,又道:“前次仓卒成行,没有给师父带些吃食的东西,甚觉歉然,这次哀家特命御厨做了几道可口的菜肴孝敬,希望能合你老人家的胃口,师父再好好考虑一下,哀家还会再来。”
  语毕,立与血手魔君雷霆联袂离去。
  张亚男瞥了一肚子的火,这时气忿的说道:“这个婆娘真不是东西,竟然对自己的师父也威胁利诱,软硬兼施,真不知衡山老人当初是怎么调教的,一个万贞儿已经霉运当头,为什么还要再收血手魔君雷霆?”
  东丐金八笑道:“衡山老人在此,何不当面去问问他本人。”
  张亚男道:“说的也是。”
  起身欲待入谷,北毒师徒却先一步从对面的山岗上跳下,来到衡山老人的面前。
  衡山老人呆了一下,道:“两位是什么人?”
  北毒笑容满面的道:“小弟石天,想当年咱们曾有一面之缘,这是小徒明川,老哥哥该还有些许印象吧?”
  衡山老人沉思了一下,面现不屑之色,冷声说道:“哦!老夫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以毒起家,在武林中争得一席之地,后来被人称作北毒的石天?”
  北毒干笑两声,道:“好说,小弟浪得虚名不及老哥远甚。”
  石天满口谀词,言不由衷,东丐暗骂一句:“老而无耻!”
  衡山老人似亦心里有数,沉声说道:“两位无须装模作态,你们可是逆徒同伙?”
  北毒脸色微微一变道:“老哥哥何出此言?”
  “逆徒入山之初,老夫就见二人紧跟在后头,形迹甚是可疑。”
  “实不相瞒,小弟师徒正是跟踪而来的。”
  “为何要盯雷霆、万贞儿的梢?”
  “欲助老哥一臂之力。”
  “你知道老夫被囚禁在此?”
  “略知一二。”
  “打算如何赐助?”
  “首先替老哥哥解毒。”
  “解什么毒?老夫并未中毒,何须解毒。”
  “老哥不所不知,万贞儿在言谈之中,巧施妙手,已弹出毒粉。”
  “老夫为何至今仍毫无感觉?”
  “此乃慢性毒药,发作当在半日之后,气血逆转,百骸灸热,头胀欲裂,腹痛如绞,不服解药永难愈复,到时候,恐将势必要任人摆布,抄录一份经文给万贞儿。”
  这是一幅多么可怖的景象,衡山老人不寒而栗,但在表面上,仍镇静如恒的道:“你这是危言耸听,事实上万贞儿并非用毒的能手,世间也不可能有如此绝毒之物。”
  北毒苦笑道:“请勿将好心当作驴肝肺,老哥若是不信,一试便知。”
  衡山老人道:“怎么试?”
  北毒取出一枚银针,抖手掷过去,道:“简单,打开食盒,将银针插进菜肴里便知。”
  此事甚是简便,衡山老人未及细思,便如言照办,打开食盒,将银针插入菜肴中,雪白的银针很快就变成黑色。
  衡山老人大吃一惊,须发怒张,臭骂万贞儿,立将食盒打烂,盘碎碗裂,将所有的菜肴全部扫劈至身周三丈以外,愤怒的情绪始稍见平息。
  北毒眸光闪烁,话语中充满感情:“老哥哥请勿过虑,只是慢性中毒,并无立即致命之虞,只要及时服下解药,便可安然无恙。”
  衡山老人道:“谁有解药?”
  百毒公子江明川道:“万贞儿有,家师也有。”
  衡山老人迫不及待的道:“石天,这话可当真?自古解铃还须系铃人,毒不是你下的,何来解药?”
  北毒石天道:“老哥哥忘了,小弟以使毒名震江湖,是用毒玩毒的老祖宗,况且这毒是小弟一个被赶出门墙的叛徒郝柏柳下的,我当然有解药。”
  探怀拿出一只羊指磁瓶,倒出一粒色呈琥珀,大如龙眼核的药丸,弹指滚至衡山老人的脚边,续道:“解药在此,保证一服见效。”
  衡山老人并未立即去取,一双铜铃似的眸子罩定石天,一字一句的道:“石天,你直说吧,有什么条件?”
  北毒仿若一个说谎的孩子,被大人一语掀开底牌,顿觉脸上一阵滚烫,干笑道:“老哥说哪里话,打从一开始小弟就声明,欲助老哥一臂力,没有任何条件。”
  衡山老人说道:“老夫毕生恩怨分明,绝不受人涓滴之惠,说老实话,你可是也打‘玄天真经’的主意么?”
  一语中的,北毒又是一阵惊诧,但他城府极深,不着痕迹,依然从容自若的道:“武学一道,万流归宗,原本源出一家,功力深浅,技艺高抵,端视个人资质修为,纵有真经,不见得就能保证独步天下,老哥哥请勿多疑。”
  百毒公子江明川亦帮腔道:“哼!简直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师父,人家既然疑神疑鬼,咱们又何必讲什么江湖道义,毒发之时,活该他承受百毒攻心之罪,走!”
  北毒没有动,江明川自己先行气虎虎的退下。
  石天亦未取回解药,假惺惺的道:“希望小弟观察有误,老哥未为万贞儿的毒粉所伤,解药暂留下,愿用则用,不愿则弃之可也,·三日之内小弟必将再来,愿自珍重。”
  北毒师徒走后,衡山老人目注龙头,大声吆喝道:“那边是什么人?别再躲躲藏藏,可以出来了。”
  哈哈大笑声中,东丐率众飘然而落,金八拱拱手,单刀直入的道:“久违了,可还识得我这个臭要饭的?”
  衡山老人细细打量一眼东丐,道:“啊!原来是金老弟,当然识得,这几个娃儿是谁?何事夜入蟠龙山?难不成也是跟踪我那逆徒而来的?”
  将方少飞、张亚男等人略作介绍,东丐金八据实说道:“老化子是被一道强光引来的。”
  衡山老人闻言脸色大变,月光之下只见他两道眼神,明亮如炬,急急迫问道:“什么强光?在哪里?”
  东丐道:“就在这蟠龙山上,老哥可曾看见?”
  衡山老人猛摇头,连道:“没有!没有!”
  张亚男心说:“身在此山中,他会没有看见?鬼才相信。”
  东丐迈步走上前去,道:“如果老叫化判断不错,那道强光系因阳光照射在某一件宝物之上发出,老哥居此日久,当知蟠龙山有无宝物埋藏?”
  金八向前进,衡山老人则向后退,神色甚是怪异,金八只好停下来,衡山老人这才止步说道:“蟠龙山只是一座荒山,哪来的宝贝。”
  东丐知他本来就生性怪癖,迭遭惨变,难免疑神疑鬼,行为反常,亦未往心上放,干脆退回原地,道:“三十年前,就听说老哥已金盆洗手,隐居衡山,怎么会跑来京都,作囚蟠龙?”
  衡山老人仰天长叹一声,感慨万分的道:“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逆徒万贞儿这个妖女。”
  东丐回想一下过往之事,道:“老哥一向独来独往,徜徉于山水之间,似曾有不得天下奇才,绝不开门授徒的豪语,多少后生小辈,皆欲投归门下而不可得,怎么会改变初衷,对万贞儿另眼相看?”
  衡山老人道:“此事说来话长,那时候万德山作官衡山,曾多次托人说情。”
  “畏于权势?”
  “那倒不尽然,主要是万贞儿资赋绝佳。”
  “得天下英才而育之,这是好事,何至于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万贞儿资赋绝佳,人又标致,伶牙俐齿,人见人爱,却有一颗毒如蛇蝎似的心,老夫为恐贻祸武林,悬崖勒马,未将‘玄天真经’上功夫全部传授于她。”
  “于是,她怀恨在心,于脆将真经盗走,不告而别?”
  衡山老人面色沉重,点点头,没有说话。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刀

下一篇:第二十章 王府共团聚 定计诛奸臣
上一篇:
第十八章 墓前说身世 皇子泪满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