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墓前说身世 皇子泪满襟
2021-04-18 20:58:47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应声走出一人,仍是布笠人弓先生。
  如大旱之逢甘露,如绝症之遇良医,方少飞心头一喜,但随之心头一震,道:“弓先生,我对不起你。”
  布笠人道:“现在什么都不必说,快走!”
  费无极阴森森的冷笑道:“走?只怕飞也飞不了。”
  一抖手中拂尘,正待出手进招,布笠人已抢先发难,刚猛的掌浪劈头盖面卷过来,弓先生绕行一周,连攻十二掌,鼎鼎大名的庐州三凶,好似被人划地为牢,动弹不得。
  方少飞不敢停留,急忙出门。
  一出大门便被一名刀客堵上了,雪亮的双刀将大门全部封死,杀不了刀客,就休想走出去。
  凭方少飞今日的功力,杀一名刀客,应非难事,可此刻他背负重伤的方少俊,顶多只能抽出一只手来。
  单手对双刀,又是非死不退的死士,方少飞心里一时没了把握,万一连哥哥的性命保不住,今日此来,可真是全军覆没,奇惨无比。
  十二号刀客哈哈大笑道:“运气来的时候真是城墙也挡不住,昨天有人算定老子会发横财,今天财神爷就上了门,方少飞伸直脖子准备挨刀吧,老子领到赏银后一定送你一副上好棺材。”
  “材”字才吐出一半,双刀也只举起一半,醉侠卜常醒神鬼不觉的从门前照壁后面绕到他面前来,道:“赵兄,百万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见者有份,咱们二一添作五如何?”
  十二号刀客皮笑肉不笑的道:“啊!是大富兄,那当然,那……”
  一语未毕,卜常醒抽冷子就是一刀,可怜十二号赵姓刀客,魂魄已散,尚不知下手者的真正身份。
  悔不该没有听师父的话,才造成此时这个悲惨的局面,方少飞终于下了泪,说道:“师父,我错了,四师父是我害死的。”
  卜常醒并没有责怪他,含泪说道:“少飞,你没错,任何人眼见自己兄弟受折磨都会无法忍受的,错在师父一开始就当研究如何救人,而不是一味的阻止你救人。”
  一时悲从中来,也洒下几滴英雄泪。
  方少飞道:“其他两位师父呢?”
  卜常醒戚然道:“他们另有任务,没来,否则也许可以挽回四师父的一条命。”
  挥挥手,示意方少飞快走,他自己则一头撞进方家去。
  外面爪牙,多已冲进方宅,但还是留有把风的人,方少飞穿街过巷,没命似的往斜对面的一条巷子里奔,甫深入十丈不到,已被人发现,一名侦缉手卯足劲追上来。
  祸不单行,再进数丈,前路出现一个更厉害的人物,是快刀王立。
  前有强敌,后有追兵,两侧全是雪白高墙,又无横巷门户,方少飞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只好硬着头皮往前闯。怪事!王立步履不稳摇摇晃晃,口中还嘟嘟喃喃的不知说些什么,显然喝醉了酒。
  更怪的是,当方少飞从他身边经过时,竟视如不见未加拦阻。该拦的人不拦,却将后面的侦缉手给拦住了,问道:“雷霆那个老小子现在在那里?”
  侦缉手忙回答道:“在方家,正与南僧斗着哩。”
  “方家!哪个方家,带我去。”
  “方御史家,就在前面不远,你快去吧,属下要追方少飞。”
  “方少飞,谁是方少飞,干嘛要追他?”
  “王大人,你喝醉了,前面的那个小子就是方少飞,是娘娘悬下百万赏银捉拿的钦命要犯。”
  “本官不识他,也不管什么赏银钦犯,快带老夫去找雷霆老儿。”
  不由分说,快刀王立一把抓住那侦缉手,朝方宅而去。
  弄得方少飞满头雾水,暗道:“王立今天怎么回事,人说酒醉心明,我就不信他会不认识我。”
  方少俊伤势不轻,亟需察看一下,好及时施救,他知道附近有一栋空宅子,甚是僻静隐密,那知,仅仅进去十步不到,便被人堵住了,赫然是西仙手下——“芙蓉四凤”。
  辣手娘子金凤惊咦一声,道:“咦!方少飞,你慌慌张张的跑来干嘛?”
  方少飞愕然一愣,随机应变的道:“不干什么,只是随便逛逛。”
  从黄凤一旁擦身而过,续往前行。
  香风掠处,四凤复将他的去路堵住,银凤杏眼圆睁的道:“站住!你擅闯民宅,非偷即盗,小心挨揍。”
  方少飞道:“这根本是一栋无主的空屋,别含血喷人。”
  辣手娘子金凤脸一沉,道:“告诉你,这是我家谷主的私产,只是多年未住罢了,并非无主之物。”
  追兵甚急,方少俊又极待救治,方少飞几已走投无路,说道:“就算是白前辈产业,看在亚男的份上,借用一下总可以吧?”
  辣手娘子金凤一口回绝:“不借!”
  “请亚男出来一见。”
  “希望你不要再害小姐。”
  “金凤姐言重了,在下只是想见她一面。”
  “没有这个必要。”
  “那么,见见白谷主也可以。”
  “谷主不见客,你滚吧。”
  救人如救火。慢一分就会增加一分危险,方少飞那有时间跟四凤泡蘑菇,索性闭口不言,将哥哥放下来,就地察看。
  大腿上的刀伤并不重,只是皮肉之伤,背脊上的飞刀却插入甚深,方少俊已进入昏迷状态,将他裤管撕开,擦试着伤口附近的血污,道:“哪一位有刀创药,可否借在下一用。”
  黄凤道:“没有,有也不借。”
  是泥人还有三分火气,方少飞忿忿的道:“说来,我们之间并无深仇大恨,四位怎么这样不近情理。”
  紫凤冷笑道:“你倒说的轻松,四凤姥山受辱一辈子也忘不了。”
  一提起姥山受辱的往事,金凤、银凤、黄凤俱皆花容大变,银凤道:“大姐,这小子自投罗网,先教训他一顿然后再交由谷主处理如何。”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四凤存心报复,一拍即合,银凤的语声尚自绕耳未竭,四个人已拉开架式,从四个方位拢上来。
  空气登时大紧,方少飞迫于无奈,看来一场恶战又将不可避免,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张亚男领着四名使女,及时现身化解,问明原委后,张亚男一面命人紧闭门户,严禁外人闯入,一面取来一块门板,亲自。与方少飞抬着方少俊,准备抬到自己的屋里去,悉心疗治。
  辣手娘子金凤不以为然的说道:“亚男,你这样擅作主张,谷主知道后会怪罪的。”
  张亚男道:“救人要紧,娘要是怪罪自然由我承担。”
  懒得跟四凤多费唇舌,抬起门板就走。
  这宅子甚是宽广深远,共是三进,张亚男在前,方少飞在后,急如星火的越荷池,过中庭,穿花墙,进拱门,踏进第二进院子。
  “亚男,这房子好大,真想不到,算起来我们还是邻居呢。”
  “其实我也不知道娘在北京还有产业,这是我第一次来,听说这宅子多数的时间都是空着的。”
  “没错,打从孩提时起,就没见这里住过人,你是什么时候搬进来的。”
  “一个多月了。”
  “怎未出去走动?”
  “娘不准我随便离开。”
  “可曾有令尊的消息?”
  “整日困坐愁城,哪来的消息。”
  张亚男回过头,含情脉脉地望了他一眼,道:“现在好多了。”
  二人速度极快,说话间已到第三进院子的石阶,忽见西仙白芙蓉一脸寒霜,当门而立,声音比长白山的冰雪还要冷:“亚男,你好大的胆子,娘不许你出门,竟敢将人领到家里来,还不快放下。”
  见母亲如此神情,张亚男只好将方少俊放在地上,楚楚可人的道:“我们是不期而遇的,娘千万不要误会。”
  “不管他是怎么进来的,叫他们马上走。”
  “方家的大哥身负重伤,亟需要施救。”
  “那他应该去找郎中,觅大夫。”
  “万贞儿的人满城皆是,这样很危险。”
  “危不危险是他们的事,用不到你操心。”
  “人溺已溺,何况我们是好朋友。”
  “芙蓉谷一向独来独往,没有朋友,也不管闲事。”
  “少飞哥的情形不同,没有他,女儿早就遭了北毒的毒手。”
  “哼,天下的男人都一样,没有一个好东西。”
  母女二人南辕北辙,各说各话,也越说越僵,方少飞生怕为了自己令他们母女反目,昂道挺胸的道:“白前辈,不用你赶,在下马上就走,临走时,有几句逆耳之言盼能海量雅纳。”
  西仙怒目而视,没有答腔。
  张亚男想要阻止他,方少飞还是不顾一切的说出了口,道:“前辈有一位天底下最聪明的女儿,很可能还有一位好丈夫,可惜自我之心太重,为名利所困,只知有我不知有人,近名利远亲情,以致劳燕分飞,母女离心——”
  话还没说完,西仙的怒火业已爆发出来,声色俱厉的道:“好狂的娃儿,竟敢出言不逊,大概是活腻了!”
  一弹身,一扬手,“粉蝶掌”应势而发,方少飞不欲使事态扩大,滑步退下石阶,未曾还手。
  西仙怒气冲天,如长河决堤,一发不可收拾,扬掌追下来。
  张亚男忙不迭的下来拦阻,白芙蓉刚要喝骂,前院传来喝叱声,只见春兰气急败坏的入内禀道:“谷主,有人强行闯入。”
  西仙道:“是谁?”
  春兰道:“是万贞儿。”
  西仙神色陡变,道:“她来作甚?”
  春兰道:“不知道,四凤挡不住,可能——”
  言犹未说,万贞儿三拳两脚便将芙蓉四凤打得东倒西歪,已大模大样的冲了进来。
  朱祐桢、万家栋、小霸王燕无双紧随而后。
  西仙可没将她贵妃的身份放在眼内,趋前说道:“你我向来河水不犯井水,何事擅闯本谷主的宅第?”
  万贞儿是何等身份,自然更不会为西仙的盛气所慑,威风八面的道:“哀家是来捉拿钦命要犯的。”
  西仙道:“芙蓉谷从来不问政事,哪来的钦犯。”
  万家栋一个箭步冲上来,指着方少飞说道:“他就是娘娘要抓的人。”
  万贞儿挥一挥手,说道:“给哀家拿下!”
  燕无双,朱祐桢,万家栋齐声应诺,一涌而上。
  西仙怒叱道:“别动!”
  撒下一道劲风。
  万贞儿怒叱道:“怎么?你想包庇犯人?”
  “本仙子是不准在此地抓人。”
  “这不挑明了是包庇?”
  “娘娘可以到外面去抓人。”
  “钦犯在此,哀家到外面去抓谁?”
  “本谷主正要赶他出去。”
  “那就快点赶他出去。”
  “请娘娘先离开。”
  “哼哼!你的毛病还真不少,夜闯大内之罪哀家尚未追究,现在又干起窝藏人犯的勾当来,莫非成心要跟朝廷作对?本宫想在哪里抓人,就在哪里抓人,谁要是胆敢阻拦,就与犯人同罪!”
  万贞儿当朝贵妃,是皇上的心肝宝贝,那个不惧,那个不怕,岂会被西仙唬住,话一落地,人已扑出,欲将方少飞生擒活捉。
  这无异是给西仙难堪,让她下不了台,暴跳如雷的道:“万贞儿,你欺人太甚,芙蓉谷即使毁宗灭派,也容不得你如此张狂跋扈。”
  身形三闪,强将万贞儿的去路封住,这两位武林中的女蛟龙,动口不足,继之动手,当场大打出手起来。
  小霸王燕无双,万家栋,朱祐桢也没闲着,,一阵眉来眼去后,乍然齐肩并步攻上,方少飞一跃而前道:“难得你们一起上,这样更省事!”
  全力发招迎拒,讵料,三小有诈,朱祐桢,万家栋虚晃一招,绕过方少飞,冲向方少俊。
  一丝骇意起自心田,方少飞想应变已是不及,燕无双猛锐的掌力撞上身来,方少飞怒极而吼道:“燕无双,到黄泉路上去打前站吧。”
  他自知处境险极,是以全力发招,“玄天大法”用足了十成十,左拳右掌,力猛如山,原以为一击之下定可要了燕无双的命,岂知小霸王的本事比他想象中的要高,只被震退丈许而已。
  三小谋而后动,快如电光石火,张亚男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朱祐桢,万家栋已抢上石阶,方少俊再度落入敌手。
  万家栋的钢刀往方少俊脖子上一架,神气八啦的道:“小杂种,你已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想要你哥的命,就别作困兽之斗。”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刀

下一篇:第十九章 巧获九龙刀 难防人不仁
上一篇:
第十七章 囚大臣诬陷 救胞兄遇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