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太师布罗网 少侠闯龙潭
2021-04-18 20:54:31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秋菊刚刚叫了一声:“谷主……”
  以下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西仙已发现女儿逃走,立将卜常醒、包布书扔下,“大鹏展翅”、“鹞子翻身”,所有的绝活都施出来,接连十几个纵跃便将张亚男截下了。
  西仙银牙紧咬,起手又是一巴掌打到脸上,铁青着脸道:“亚男,你真的不要娘了?”
  张亚男含泪悲痛的道:“没有,女儿完全是为了娘好。”
  西仙那里肯信,大发雷霆的道:“胡说!你一再逃跑,还说是为了为娘的好,分明是一派胡言。”
  张亚男据理力辩道:“娘!姥山本来是吴总寨主的地盘,我们何必强人所难,中原多的是名山大泽,相信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地方。方公子所言非虚。真经确在黑白双煞手里,你老人打死他也没有用,何苦一定要与他们为敌呢?”
  西仙脸一沉,道:“你也在编排娘的不是?”
  张亚男道:“女儿不敢,只是为了维护娘的清誉。”
  春兰颇能体会张亚男的苦心,已将她的用意告知方少飞师徒,场中恶斗遂止。
  现在,是和是战,全在西仙一念之间了。
  西仙此刻陷入沉思中,不言不动!
  醉侠卜常醒最大量,见状朗声说道:“白谷主,看在令嫒的份上,今日之事,就此告终,再见了。”
  领着吴元俊,包布书、彭盈妹、方少飞转身退走。
  西仙立在十丈以外,扬声说道:“姥山之事,只是暂时告一段落,并非完全了结,将来如何处理,本仙子尚无定见,你们别乐。”
  一场暴风,总算在彼此均不伤颜面的情形下收场,张亚男居功至伟,由于她的心智,化解了一场两败俱伤的无谓纷争。
  “神州四杰”继续他们未完的工作,张亚男留在了母亲身边,方少飞独自一人,直奔京师。
  方少飞晓行夜宿,一路北上,渡黄河,过保定,这日已至青龙镇,距京城仅仅还剩下半天的路程。
  在青龙镇吃饭时,他发现好像有人在盯着他的梢。
  此人比他晚到,就坐在邻桌,看穿装打扮,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一双照子却炯炯有神,三十岁左右,天生的一张马脸,单从外表,根本看不出的他的路数。
  方少飞故作不知,却暗中留意,马脸汉子趁他吃喝时,曾不时上下打量,形迹甚是可疑。
  确定了此人的心怀叵测,方少飞决定先探探他的底,上前搭讪道:“这位兄台贵姓?”
  不料,马脸汉一言未答,指指自己的耳朵表示是个聋子,刚上桌的一碗面才吃二三口,便付账匆匆而去。
  方少飞更坚信此人必有大问题,马上结账追出。初时那聋子只是缓步而行,及见方少飞追出,速度陡地加快,方少飞因想探明他的路数,并不急于将他擒获,始终保持一定的距离,相随而行。
  出得青龙镇,北行数里,猛然间马脸汉子一个急转弯,拐进了左边一片丘陵地。
  丘陵地本来就高低不平,兼之上面又筑了不少坟墓,视线更差,方少飞怕他溜掉,及时打出一张天九牌。
  因为敌情不明,方少飞不想伤人,天九牌系从聋子耳旁打过,马脸汉子的反应出乎方少飞的意料,头也不回,一伸手便将天九牌捞住。
  这一来,摆明了他根本不聋,是练家子,而且身手不凡。
  “哼!不是万贞儿的鹰犬,就是北毒的爪牙,你跑不掉!”
  心忖间,人已加速追来,马脸汉子动作奇快,一眨间早已消失不见。丘陵地带,坟堆交错,高低起伏,连绵不绝,找一个人确非易事,方少飞一时大意,竟被人溜之大吉,在坟场里乱寻一通,毫无所获,正自懊恼间,一声尖锐刺耳的声音突然划破长空。
  这声音他可一点了不陌生,是响箭,循声望去,响箭斜直飞起,直入云端。
  不止一支,三支响箭,射向三个不同的方向,那聋子原来是侦缉手。
  在往日,一听到这声音,看见这东西,他只有一个动作,那就是没命的逃。
  现在,他不逃了,今日之方少飞已非昨日之方少飞。
  照准侦缉手射出响箭所在的方位,施展出“一苇渡江”
  的绝妙轻功。对方逃不出十丈,便被他生擒活捉。
  手持铁锏,抵住他的心窝,方少飞杀机满面的喝问道:“毫无疑问,你是万贞儿手下的侦缉手,为何装聋作哑?”
  失手被擒,命在俄顷,侦缉手透体生寒,那还有胆子再逞强,闻言实话实说道:“是为了掩人耳目。”
  “你是妖妇安排在青龙镇的桩子?还是临时部署的?”
  “是三天前临时部署的。”
  “准备对付谁?”
  “就是你。”
  “你认得我?”
  “当然,你是钦命要犯方少飞。”
  “你们怎么知道我要来青龙镇?”
  “娘娘的密探遍布各地,你还没有过黄河我们便得消息,青龙镇乃京师门户,故而预作部署。”
  “有多少人?”
  “四名刀客,十二名侦缉手。”
  方少飞道:“庐州三凶与快刀王立一伙人呢?”
  “可能就在这附近不远。”
  “好!难得你如此干脆,赏你一个痛快,自行废掉武功,挖去双眼,滚吧!”
  武林中人,废掉武功就形同废人,挖去双目,必然要生活在黑暗世界,可谓生不如死,骇得侦缉手心胆俱裂,双腿一软,跪倒在地哀求道:“请方公子高抬贵手,赏小的一条生路。”
  方少飞收回铁锏,往肩膀上一扛,从容不迫的道:“这就是一条生路,不要不知足,死在你们手下的人,何止千百,这样的处置已是从轻发落了。”
  “吃人的短嘴,拿人的手短,小的只是奉命行事,请公子开恩。”
  “不行!我要是饶了你,何以和巢湖三十六寨死难的弟兄,三位师父的家小,以及无数惨遭万贞儿,王立他们毒手的人交代?”
  这位侦缉手是个软骨头,仍自磕头如捣蒜,不住的哀求。
  蓦闻有人大声暴喝,道:“真没出息!”
  声到、人到、刀到,是七号刀客。
  七号刀客好俐落的刀法,刀光一闪,惨叫声起,仅仅就这么一闪一叫,便告寂止,侦缉手的人头已骨碌滚出去四五尺。
  刀刃太锋利,刀法太精绝,青锋过处,并未见血,直至人头静止时,脖子上才喷出热腾腾的血来。
  无巧不巧,鲜血喷向人头,眼珠尚在眨动,经血水一喷,这才完全合上。
  方少飞双眉一皱,冷声道:“朋友好刀法!”
  七号刀客头一昂,道:“好刀也得好头来配,你方少飞的脑袋方圆饱满,定可相得益彰。”
  此人谈笑自如,拿杀人当乐事,双刀“铿锵”一碰撞,倏地分开,“双龙抢珠”,两个方位,一个目标,疾取方少飞吃饭的家伙。
  方少飞一声冷笑,不退反进,铁锏高举过顶,疾迎而上,火星四溅中硬将双刀封住。
  “找死!”
  左手竖立如刀,插进七号刀客的心窝,穿透心脏,当场气绝身亡。
  一招,只用了一招就解决一个人见人怕的刀客,“掌中刀”的功夫果然震古铄今,不同凡响。
  杀了一个刀客,方少飞意犹未尽,一时豪性大发,登上坟丘,朗声说道:“各位既已到来,何必藏头露尾?你们寻找方某多时,现在就请出来吧,方某在此候驾了。”
  这话其实是多余的,余音尚自绕耳未绝,四下里人头晃动,已涌上来一大群人。
  朱祐桢,万家栋在东边,庐州三凶在西方,南面是三名刀客,北面是十名侦缉手,一个个狼行虎步,其势如风,霎时便到了坟堆的四周。
  万家栋到的最早,嗓门也最大,面带奸笑,一脸傲气的道:“方少飞,巢湖一别,咱们差不多半年没见了吧?”
  方少飞冷然一笑,道:“没这么久,太原双塔寺还照过一次面,你大概没留意吧。”
  朱祐桢的脸色微微一变,道:“噢!你也去过双塔寺,这样说起来,江湖传言不假,你当真是黑煞龙飞的代表人?”
  方少飞道:“没错!在下是替人跑了一趟双塔寺。”
  江湖浪子花三郎神色一紧,望了大法师哈山克,逍遥子费无极一眼,眉飞色舞的说道:“看来,咱们时来运转,今天非但可以稳赚五十万两白花花的银子,还外加一部‘玄天真经’,真是妙极了,妙极了。”
  逍遥子费无极闻言怦然心动,不疾不徐地道:“方少飞,你是聪明人,聪明人相信一定不会做傻事,乖乖的将真经交出来,道爷我给你一个全尸。”
  方少飞横扫全场一眼,道:“谢了!死后之事用不到活人操心,全尸碎尸都一样。”
  大法师哈山克道:“娃儿别耍嘴皮子,交出真经来对你好处多。”
  方少飞故意拿他开心,道:“且说说都有那些好处?”
  哈山克道:“赏你个全尸不算,另外老衲再送你一副上好的棺木,替你刨一个坑。”
  方少飞存心挖苦他,道:“何不披麻戴孝,再雇一班吹鼓手,全部包办。”
  万家栋大吼一声,道:“方少飞,你死到临头了,还逞口舌之利,交出真经来是死,不交出来也是死,最佳的选择莫过于自行了断,这样大家都省事。”
  方少飞拍打一下背后的包袱·,道:“真经在这里,有本事的自己来抢!”
  “抢就抢,你以为小爷我不敢!”
  话声一落,万家栋拔刀而上,猛往坟上冲。
  他这儿一发动,其余的人也跟着蜂拥而上,一开始便是群殴的火爆场面。
  所幸方少飞占尽地利,坟堆虽然不高,仅丈许,不大,约二丈方圆,可是坡度甚大,方少飞高高在上,极易控制全局。
  见一个杀一个!见一对杀一双!
  一轮猛攻后,竟无一人能够顺利登上坟丘,十名侦缉手奉命打头阵,已是二死三伤。
  方少飞居高临下,他此刻功力又大有精进,掌中刀、指中剑、迷踪拳、天九牌等功夫皆不易消受,三凶等人相互观望,无人敢再轻捋虎须。
  一名三号刀客乍然大喝一声:“杀!”
  舞动着双刀,不顾一切的冲上去。
  刀客都是亡命之徒,他们的戒律只有七个字:不是成功便是死!是以一路抢攻到底,身上挨了两张天九牌,仍誓死不退,遂被他登上坟丘。
  “你这是自寻死路!”
  双脚尚未站稳,方少飞喝声中挥锏猛砸,刀客举刀迎架,被铁锏震得脱手飞出,用另一把刀拦腰扫来,方少飞突出奇招,游刃而上,顺着刀客握刀的手臂,直往前进,以指代剑,硬生生的戮进三号刀客的腋下。
  惨叫声中,刀客滚下坟丘,死了!
  却给另一名九号刀客制造了一个最佳的出手机会,就在方少飞得手,三号刀客丧命的同一时间,九号刀客腾空而起,以泰山压顶之势,飞扑到方少飞头顶三尺之处。
  “拿命来!”
  “拿命来!”
  第一声暴喝发自九号刀客之口,同样用的是“双龙抢珠”一式,双刀齐出,疾取方少飞项上的人头。
  第二声暴喝却并非方少飞所喊,他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全凭直觉本能,挺锏上刺。
  快如电光石火,险似一发千钧,双刀已近在三尺,刀风森寒透骨,方少飞暗叫一声:“这下要糟!”
  说时迟,那时快,方少飞蓦见人上有人,就好像叠罗汉一般,林玲如幽灵鬼魅一样出现在九号刀客的上方。
  林玲来势快,出手更快,万家栋在上面大叫:“小心!”
  根本来不及援手,林玲已坠击而下,一掌印上了九号刀客的背心。
  南僧的“七巧掌”威力无边,林玲用力又猛,九号刀客立时心脉尽碎,架在方少飞脖子上的双刀后继无力,脱手落地,反被方少飞一锏穿心而过,抛出去三丈有余。
  林玲飘然落地,方少飞既惊且喜,道:“林玲,你来的正是时候,新赊旧欠,十几年来的屈辱,咱们今天有机会全部讨回来了。”
  朱祐桢见半空中掉下一个大美人来,惊为天仙,不禁怦然心动,正不知伊人为谁,听得方少飞之言,这才弄清楚原来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林家姑娘。
  对朱祐桢的心事,万家栋知之甚稔,扭头对他说道:“她回来就好办了,赶明儿我禀明贵妃姑姑,马上给你纳一个妃子。”
  朱祐桢的眼睛,一直瞧在林玲身上,上前一步问道:“你真的是林田甫的女儿林玲姑娘?”
  “我是林玲,小时候不知道被你们欺负过多少遍。”
  朱祐桢的话好露骨:“林玲!我要娶你,小的时候我就说过。”
  林玲的答复更干脆:“我不会嫁给你,小的时候我也这样说过。”
  万家栋冷哼一声,道:“哼,这可由不得你!”
  方少飞道:“真是笑话,婚姻之事须两情相悦,岂可用强?”
  万家栋道:“强迫又怎么样,只要贵妃姑姑的聘礼往林家一送,看她嫁不嫁。”
  这是一件麻烦事,假如万贞儿真的这样做,可真不好对付,方少飞道:“想娶林姑娘,首先得留得命在,若是命丧青龙镇,就只好寄望下辈子了。”
  朱祐桢不甘示弱,怒声骂道:“方少飞,青龙镇正是你的埋骨之所,有种你就下来见个真章。”
  方少飞每听他说要娶林玲,心里就有气,出言挖苦道:“朱祐桢,上面下面都一样,在巢湖时你就已经死过一次了,手下败将,不要在此言勇,叫快刀王立来。”
  江湖浪子花三朗声道:“对付你一个小小的方少飞,还用不到王大人。”
  方少飞激将道:“既然花大,侠如此自信,干嘛光说不练?”
  花三郎还没有来得及生气,逍遥子费无极已光火了,道:“这小子简直目中无人,咱们干掉他!”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刀

下一篇:第十五章 探宫会慈亲 诛恶打擂台
上一篇:
第十三章 寻亲遭厄运 霸地显刁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