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流沙谷遇救 习得玄天功
2021-04-18 20:48:34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方少飞说:“知道也不告诉你!”
  “那你就死吧!”
  西仙白芙蓉好厉害的功夫,“粉蝶掌”在她手中施展出来自又不同,只见到满天的掌影,压根儿看不清来自何方,袭向何处,只感觉气息窒息,全身承受无比重压,好像撞上了一堵铁墙,而事实是这堵铁墙正在向他撞来。
  方少飞能有多大的能耐,怎禁得起西仙的雷霆一击,整个身子立被弹震出四五丈远,惨叫声中,口血狂喷,彷若断了线的风筝般往断崖深处飘落。
  也不知过了多久,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当方少飞醒来的时候,但见烈日当空,连睁眼睛都感到困难。
  左右一望,自己正置身在一株枝叶纠结茂盛的老松树上。
  老松系生在一个陡峭的山坡上,下面是一道山谷,奇怪的是谷底白茫茫一片尽是白沙,并无涧水溪流。
  向上望去,只见到一线蓝天,几朵白云,绝壁高耸入云,望不到顶。
  察看一下胸前背后,活动一下手脚四肢,倒还没有甚么重大外伤,但运气一周天后,却发觉五脏六腑俱已受创,且伤不在轻。
  这还是托天之幸,老松救了他的命,若是落在山石之上,怕不早已粉身碎骨。
  好不容易才爬下松树,举步维艰的来到沙河边上。
  眼见沙河的那边,较为宽敝平坦,想过去瞧一瞧,看能否找到出路,那知,脚一踏上去便陷了下去,而且愈隐愈深,原来是流沙,方少飞心头骇然,忙不迭的收回脚来。
  复向左边行去,也不过才走出百十来丈,通道即被绝壁阻断。
  他内伤不轻,此刻已是气喘嘘嘘,不得不坐下来运气调息。
  糟糕,气血颇不顺畅,且有逆转迹象,运气三十六周天,也仅仅使精神好一些,对伤情毫无裨益。
  他必须尽速寻找一条出路,否则,不被饿死,也会冻死。
  于是,鼓足精神,走回头路,又向右边寻去。
  同样的情形又告重演,三里以外绝壁插天,通路复遭断绝。
  三面绝壁,一面流沙,方少飞陷落之处原来是一个绝地死谷!
  死亡之神已经在向他招手了,地狱九幽似亦仅一线之隔。方少飞下意识的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死亡的脚步正在向自己接近。
  死,并不可怕,然而,眼前有太多的事情正等着他去做,他不能死!
  双亲、布笠人、四位师父,林玲、以及张亚男的影子,一一从他脑际掠过。
  他想到了马友德、冯子贞、银枪胡金标、与巢湖三十六寨为除奸而惨遭杀害的牺牲者。
  也想到了魏老爹,及包师父、彭师父的家人,尤其是卜师父的妻儿暴死荒野,血迹斑斑,历历如在眼前。
  更想到了万太师、万贞儿、王立、张敏、三凶、刀客等这一群邪魔恶鬼。
  其实,他如果知晓事情的真相,他更应该思念他的生母纪宫人,他的救命恩人假面人与猎人牛兴夫妇。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起码得等我杀掉万贞儿父女以后才甘心。”
  方少飞昂首望天,向苍天抗议!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洪钟似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小子!你死定了!”
  群山回鸣,历久不衰,震得方少飞双耳嗡嗡作响,发话之人好深湛的内力。
  可恼回音干扰,方少飞根本弄不懂这声音来自何方。
  只好拉直嗓门,大声喊叫道:“前辈在那里,可否现身一见!”
  “一个将死之人,没有这个必要,小子安静的去吧,别扰了老夫的清静!”
  言毕一串哈哈大笑声,声震霄汉,依然方向不明。
  方少飞大为不悦的道:“你死不了,我也不见得活不成,现在你即使现身,在下也不想见你了,哼!”
  眼看暮色已垂,山中夜凉如冰,方少飞找了一大堆枯枝,点了一把火,就坐在沙河边上,一面烤火驱寒,一面吃着干粮充饥。
  忽然想起,身上还有一壶原打算孝敬卜师父的“绿芙蓉”,取出来吸了两口,陡觉一股暖流直下丹田,全身立时为之一爽。
  蓦然,有一个怪物,似山魈,似鬼怪,声息全无的,也不知来自何方,竟突如其来的跳落在他面前。
  这怪物实在恐怖,长长的头发披肩覆面,几可及地,没有小腿,只有半截大腿,双臂长满了毛,手里握着一根竹杖,身上仅兜着一块遮羞的破布,全身皮肤漆黑如炭,阔嘴虎鼻,目赛铜铃,与黑猩猩颇有几分神似。
  方少飞情不自禁的向后退了三步,道:“你是人还是猩猩?”
  怪物凝视着他,声音尖锐生冷:“当然是人!”
  冷不防出手如电,夺过酒壶,一饮而尽。
  喝完了酒,舔一舔嘴,脸色却突然大变,道:“这是西仙的‘绿芙蓉’?”
  方少飞据实点头,没有言语。
  怪人似乎更加气恼,一把锡壶被他捏成一团,恶狠狠的投掷于地,道:“你是西仙那婆娘的什么人?”
  方少飞莫名所以的说道:“什么也不是。”
  “那你小子哪来的‘绿芙蓉’?”
  “哦,是她女儿张亚男给我的。”
  “如此,你是白芙蓉的女婿?”
  “别开玩笑,我们相识还不到一个月呢。”
  “那她为何要送你‘绿芙蓉’?”
  “朋友有通财之义,何况只是这一壶酒。”
  “朋友也可以,老夫要你替西仙那婆娘赔一条命。”
  “听你的口气,好像跟西仙有些过节?”
  “不是过节,而是仇深似海,恨高如山。”
  “跟西仙有仇就去找白芙蓉,找我干嘛。”
  “因为你小子是她的朋友。”
  “你最好弄清楚,在下只是张亚男的朋友,和西仙半点瓜葛也扯不上。”
  “张亚男是西仙的女儿,怎么说没有半点瓜葛?”
  “他们母女完全是两个类型的人,在下仅单单交她一人,请勿混为一谈,事实上我对白芙蓉的素行亦有所不满,有一笔账正等待机会去催讨呢。”
  “你与那婆娘有甚么仇?”
  “在下坠落此地,就是被她一掌劈下来的。”
  怪人用竹杖在地上一撑,乍然前进五尺,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膊,沉声追问道:“这话可是真的?”
  方少飞苦笑道:“谁会甘冒九死之险,自己往绝地跳。”
  “嗯……说的也是,我问你,是否觉得气血逆转,五脏离位,四肢无力,晕头转向?”
  “前面三种现象都有,没有晕头转向的感觉。”
  怪人不敢轻忽,存心测试,见他完全答对,这才大放宽心的道:“小子,你死不了啦!你这个朋友老夫也交定了。”
  方少飞闻言心下稍稍一安,但随即又愁上心头,道:“死不了也没有用,如果在下的判断没有错误!此处可能是一个绝地死谷。”
  怪人道:“不错,这是流沙谷,除非胁生双翅,休想横渡此谷。”
  “三面绝壁插天,更比登天还难。”
  “小子,先别谈出路,你叫甚么?”
  “在下方少飞。”
  “尊师何人?”
  “神州四杰。”
  “方少飞,神州只有三杰,一个酒鬼,一个赌徒,外加一个玩蛇的女人,甚么时候又多了一个?是谁?”
  “五六天前,我二师父铁掌游龙吴元俊,与其余三位师父义结金兰,故合称神州四杰。”
  “哦,原来如此。”
  “请教前辈上下如何称呼?”
  “别叫什么前辈,咱们平辈论交。”
  “是,老哥哥。”
  “嗯,这还差不多,听起来顺耳多了——老夫龙飞。”
  “龙飞?黑白双煞中的黑煞龙飞!”
  “老弟,你也在跟着白道上的穷酸骂我老哥哥?”
  黑煞龙飞的名头十分响亮,方少飞的四位师父皆曾详加介绍过,连忙致歉道:“对不起,‘煞’之一字,的确欠雅,实则江湖上对老哥的风评并不算坏,仅不邪不正,亦邪亦正而已。”
  龙飞将及地长发,全部甩到脑后去,哈哈大笑道:“老哥哥我做事一向率性而为,笑骂由他笑骂,好恶我自为之,一旦善心大发,比菩萨还慈悲,谁要是惹恼了我,说不定就会干出杀人放火的事来。不正不邪,亦正亦邪,并非持乎之论,应该是可正可邪。”
  招招手,又道:“流沙谷底,夜晚奇寒无比,此非谈话之所,来,老弟,咱们到屋里去再作深谈。”
  龙飞双腿已断,但行动却极快捷自如,以竹杖撑地,轻轻一点便跃出七八尺。
  方少飞紧跟在后,绕过一方巨岩,三棵老松,来到一面光滑如镜的石壁下。
  所谓“屋”,只不过是石壁下天然生成的一个洞。
  不过,经过龙飞的一番人工修整,石床石橱,石桌石凳,一应俱全,倒还真有点“家”的味道。
  橱架上摆了许多水果,果香四溢,松脂灯的火焰比蜡烛还亮。
  唯一缺乏的是被褥,仅靠几张草编的草席御寒。
  黑煞龙飞从草席之下取出一个用羊皮包着的小包来,语意深长的道:“老弟,你是否觉得,老哥哥我对你的态度转变的太快,心中疑云重重?”
  方少飞道:“我不否认,一直在这样想。”
  “老夫不想瞒你,主要是有一件事想请老弟代劳。”
  “什么事?只要少飞能力所及,一定效劳。”
  龙飞却将话题岔开了,打开小包,拿出一本书来,在手上敲打一下,道:“老弟,你猜猜看,这是什么?”
  猛然间,方少飞想起了东丐的话,也想到西仙此来八公山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一本书,神色不由一紧,道:“莫非是‘玄天真经’?”
  “完全正确,这是玄天真经上册。”
  “下册呢?”
  “在我拜弟手中。”
  “铁虎?”白煞二字,方少飞没敢出口。
  “嗯!”
  “江湖传言,贤昆仲分手后,老哥哥曾遭西仙追杀?”
  “嗯!这就是老夫与那婆娘结仇的原因。”
  “当时的经过情形如何?”
  “败军之将不敢言勇,惨痛的往事老哥哥不愿多想,也不想多谈,总之老夫非西仙之敌,在八公山一败涂地。”
  “最后被她一掌劈下流沙谷?”
  “那倒不是,老夫落败之处在数十里外,否则,那婆娘早就找到流沙谷来了。”
  “那你怎么会来到此地?”
  “说来惭愧,老哥负创而逃,一路夜奔,那天正值月黑风高,路又不熟,是自己失足落下,摔断了双腿。”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山中无甲子,大概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方少飞浏览一遍室内的景物,道:“老哥哥全靠水果维生?”
  “偶然也会捕一只野鸟山鸡。”
  “冬天怎么办?”
  “用储存的干果充饥。”
  “老哥哥还没有说要小弟代劳何事?”
  “代老夫赴一个约会。”
  “跟谁?”
  “拜弟铁虎。”
  “什么地方?”
  “太原双塔寺。”
  “什么时间?”
  “每年的八月十五。”
  “怎么是每年?”
  “老夫兄弟分手原意是为了分散群雄的注意,各自觅地潜修玄天真经上所载功夫,每年八月十五见面,旨在交换心得,修习完毕时便互换经书。”
  “贤昆仲一共见了几次面?”
  “一次也没有。”
  “那真是遗憾,少飞但能不死,一定替老哥完成心愿。算起来距八月十五尚有数月之久,不急。”
  “很急,老哥哥我生怕来不及,错过今年,又得多等一年。”
  “你是怕小弟的伤好不了?”
  “我是怕你过不了流沙谷。”
  “老哥不提,小弟差点忘了,过不了流沙谷,一切都是白搭。”
  “所以,你必须先学会记载在玄天真经上的‘玄天大法’,‘一苇渡江’的绝技。”
  “小弟甚觉纳闷,双塔寺之约老哥为何不亲自赴会?”
  黑煞龙飞拍打一下自己断掉的双腿,道:“老哥双腿已断,习来倍感困难,根本无法渡过流沙谷,同时,上册之内,仅‘玄天大法’与‘一苇渡江’,掌中刀、指中剑皆记载在下册之内,老夫就算能渡过流沙谷,一旦重现江湖,必然群起而攻,自信尚无十足的把握将南僧、北毒、东丐、西仙制伏,老哥出谷之日当在习得下册掌、指、刀、剑之功后。”
  “既然练不成‘一苇渡江’,老哥如何离开流沙谷?”
  “只要学得掌中刀,指中剑便可凿壁而上。”
  “无功不受禄,小弟心中觉得受之有愧。”
  “代老哥赴约,何愧之有。”
  “学‘一苇渡江’已足,用不到学‘玄天大法’,吧?”
  “学‘玄天大法’是为了保护‘玄天真经’,你必须将上册交给铁老二,换回下册来。”
  “玄天真经”乃武林第一奇书,换了旁人,这正是求之不得的事,但方少为人方正,却不作非份之想,道:“此事非同小可,小弟甚感惶恐,可否另找他人呢?”
  黑煞龙飞肃容满面的道:“你是十几年来第一个进入流沙谷的人,老夫别无选择。”
  “谢谢你老哥的信任,小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但不知修习这两种功夫需时多久?”
  “快则数月,慢则数年。”
  “还应该再加上疗伤的时间?”
  “不必,练‘玄天大法’,就等于疗伤,‘玄天大法’一旦有成,你的伤便可不药而愈。”
  方少飞闻言大喜,翌日清晨便开始习练……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刀

下一篇:第十章 诡计被窥破 北毒施辣手
上一篇:
第八章 逃避敌退击 急如丧家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