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阉贼如虎狼 追杀秃少年
2021-04-18 20:42:59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方御史一见是少飞,急忙回转身来,厉色说道:“少飞,你不待在地窖里,跑出来作甚?”
  少飞结结巴巴的道:“人家在地窖里已经待了一个多月,既不能去小庙练功,,林玲又跟着南僧走了,也没有人陪我玩,都快闷死了。”
  “你哥哥不是常陪着你吗?”
  “别提哥哥了,他只会啃书,根本不会玩。”
  “快回地窖去,你现在不能出门。”
  “这是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都可以在外面玩。”
  “因为有人要谋害你。”
  “爹,谁想要谋害我?是不是万家栋的爷爷,那个老奸臣?”
  “嗯!大概差不多,快去,没有爹娘的呼唤,千万不可以再出来”
  “是,爹!”
  嘴里这么应着,但他毕竟是小孩心性,那能完全体会父母的苦心,撅着嘴,慢吞吞的往里走。
  真是合该有事,正当此时,哈山克与费无极乍然从正门闯了进来。方少飞大惊,拔腿就跑,却不小心将帽子掉在地上,待他拾帽戴好再跑时,花三郎与张敏已将客厅的后门堵住,无路可走。
  这一惊非同小可,方御史急如滚油浇心,故作镇静的道:“你们来干什么?”
  逍遥子费无极道:“记得上一次王大人曾交代,二少爷返府之后,请即知会一声,大概方大人是贵人多忘事,我们只好再来叨扰。”
  方御史指着少飞,忍气吞声的道:“少飞这孩子,今天下午才回来,还没有来得及向王大人报告,四位请回,明儿一早,下官自会带孩子去见王指挥。”
  江湖浪子花三郎的额头上,还可以清楚的看到被花生击伤的痕迹,闻言冷笑道:“方大人,不必费事,咱们查证一件事就走。”
  方正道:“你们要查些什么?”
  张敏道:“小事,请二爷将帽子脱下来。”
  方正道:“为何要脱帽?”
  费无极脸上的二板长三印痕仍在,嘿嘿冷笑道:“没有什么,只是想看清楚,二少爷是否是我们要找的人。”
  林田甫道:“你们到底要找什么人?已经杀了那么多孩子,难道还不够?”
  哈山克说道:“我们只是奉命行事,林大人如果有疑问,可以直接去问贵妃娘娘。”
  铁血御史方正不禁怒气横生的道:“你不必拿万贵妃来压人,他日恢复早朝,得见皇上,一定要奏请陛下清查此事。”
  张敏根本未将方御史放在心上,道:“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的事却必须现在办,请勿拖延时间。”
  方御史道:“小犬就在这里,没有人遮住你们的眼。”
  花三郎道:“请脱下帽子。”
  方御史道:“是否你们要找的人,一看便知,何必要脱帽。”
  费无极道:“脱下帽子更清楚,免得认错人,造成冤枉,这是为二少爷好。”
  方御史道:“抱歉,要看就这样看,本官不接受胁迫。”
  哈山克狗仗人势,那会听他的,道:“那我们只好也说一声抱歉,要自己动手了。”
  话落脚起,果真大踏步的朝方少飞径直走过去。
  接着,费无极也跨步而进,与哈山克齐肩并步。
  那一边,花三郎与张敏也凑上来了,彼此前后呼应。
  方夫人与方少俊被堵在门外,急得一颗心快要跳出口腔,紧握的拳头淌出了汗水,却只有干着急的份儿,一点法子也没有。
  方御史更急,他心里雪亮,少飞的头顶上有一块杯口大的地方光滑油亮,毛发不生,更明白他的真正身份,而且方御史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万贞儿父女此次大肆捕杀孩童,十九就是为了少飞。
  可恨自己手无缚鸡之力,眼看大难临头,竟然无力施救,当下不顾一切的冲上前去,阻住哈山克、费无极的去路,道:“站住,你们只是太师府的鹰犬爪牙,并非朝廷命官,无权搜查民宅。”
  同一时间,林田甫也冲了出去,挡在张敏、花三郎前面,道:“方御史乃我朝重臣,皇上倚畀甚殷,尔等不得无礼。”
  突闻门外响起一阵哈哈大笑,快刀王立跨步而入,身后还跟着一大群锦衣卫,方御史不由心头泛寒,暗暗叫了一声:“苦!”
  快刀王立抢在哈山克、费无极的前面,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方大人,我这个小小的锦衣卫指挥,算不算得朝廷命官?有没有权搜查民宅?”
  方御史冷哼一声,道:“是命官也得奉旨方能行事。”
  “下官正是奉旨行事。”
  “请拿圣旨来。”
  “下官奉的是密旨,倘有违失,方大人尽可奏请皇上查证。”
  在法言法,王立立场严正,方御史无词以对。
  快刀王立更加得意,趾高气扬的道:“方大人既然无话可说,下官可要采取行动了,违抗圣旨,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盼两位大人三思!”
  提着大刀,越众而前,屋内的气氛紧张得令人窒息。
  方御史上前强行拦住,被王立一把推倒在地,方少飞不忍爹爹受辱,大声吼叫道:“脱帽就脱帽,有什么了不起,休得对我爹爹无礼!”
  抓住帽沿,当真就要往下脱。
  窗外突然有人接着他的话头说道:“小友之言不差,大丈夫生而何欢,死而何惧,一顶小小帽子,何须大费周章,脱就脱,怕什么。”
  有一个红脸大汉破窗而入,正是醉侠卜常醒。
  人影晃动,烛光摇曳,牌仙包布书,与玉面观音彭盈妹也接踵而至。
  卜常醒的话是这样说,伸手一拍,一只手掌却压住了方少飞的帽子,反而脱不下来。
  神州三杰鼎足而立,正好将张敏等人堵在外面,快刀王立疑云满面的说道:“三位来方家有何事?可是要举行群英大会?”
  包布书连忙摇手道:“王大人请勿乱扣帽子,三杰此来纯粹是巧合。”
  快刀王立脸孔阴沉沉的道:“巧合?到底是怎么个巧合法?”
  彭盈妹道:“我们兄妹三人是跟踪庐州三凶来的,如此而已。”
  张敏骂道:“难怪一出太师府,尾巴就好像被人咬上了,原来是你们三块料,真是阴魂不散。”
  无意中,这等于替三杰洗清嫌疑,快刀王立扫了林田甫一眼,道:“林大人该不会也是跟踪张管事他们来的吧?”
  林田甫冷言冷语的道:“下官只是来串门子,王大人别想歪了。”
  快刀王立语带威吓的道:“不是开群英大会就好,马友德、冯子贞的殷鉴不远,盼勿重蹈覆辙。”
  方御吏面带冷笑,没有答腔。
  王立又道:“二少爷说要脱帽,怎么还不脱?”
  方少飞怒道:“本少爷早就要脱了,是你们故意在打岔。”
  毫不迟疑,方御史刚叫了一声:“孩子!”还没有来得及阻止,方少飞已经将帽子拿了下来。
  帽子下面,好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哪来的秃顶。
  花三郎不由的看傻了,道:“他妈的,真是怪事,刚才这小子俯身捡帽子的时候,好像看到一块杯口大的秃发,怎么不见了。”
  卜常醒道:“花三郎,我看你是酒色过度,未老先衰,老眼昏花看走了眼。”
  方夫人更加惊奇,她怎么也想不透,少飞的顶心怎么一下地长出头发来,以为是有神灵庇佑,暗地里,观音菩萨、王母娘娘、玉皇大帝……反正她知道的神仙,差不多都念遍了,感恩的言词更是没完没了。
  方御史自然不会作如是观,心知必系神州三杰暗施助力,但究竟毛发是如何长出来,他也不甚了了,对快刀王立道:“王大人现在可以看清楚了吧?”
  王立死盯着少飞满头的黑发不放,道:“嗯!是看清楚了。”
  “可是王大人要找的人?”
  “似乎不是。”
  “不是就好,现在夜色已深,诸位该请回了。”
  方御史言词逼人,已下了逐客令,没有十足的理由,连王立也不敢轻易招惹他,免得被他抓住把柄,在庙堂之上大发议论,闻言讪讪一笑,转对神州三杰道:“楼外楼之会,三位考虑的怎样了?”
  醉侠卜常醒未加思索,便朗声说道:“承王大人厚爱,敢不从命,届时敝兄妹定当准时赴宴,亲聆教益。”
  快刀王立没想到仅数个时辰之隔,神州三杰便想通了,一口答应下来,不禁乐陶陶的有点喜不自禁,道:“承三位看得起,王某就此谢过,咱们后会有期。”
  环施一礼转身就走,一霎时,所有的鹰犬爪牙便奔走一空。
  林田甫、方正这才长长的喘了一口气,一颗虚悬的心总算落下来。
  方夫人将少飞紧紧的搂在怀里,喜极而泣,已是热泪盈眶。
  方御史道:“若非三位暗施助力,小儿可能早已没命,请受我方正一拜。”
  卜常醒急忙阻止道:“方大人,快别这样,此乃我侠义道中人份内之事,何足挂齿。”
  林田甫道:“少飞的头发是如何长出来的,可否请明示,以启茅塞。”
  卜常醒从方少飞的手中取过那顶皮帽来,指着顶心杯口大的一个洞说:“这只是雕虫小技,不值方家一笑,卜某是藉那一拍之势,以内家真力将一块皮毛附着于头皮之上,恰巧皮毛与头发颜色相同,长度相当,群魔又将注意力集中在方少爷的头上,没有发现破帽子,故而轻易蒙混过关。”
  醉侠说的轻松,方御史却惊为天人神技,道:“卜大侠怎知小儿头上秃顶?”
  包布书笑道:“我们追三凶来到屋外时,正巧二少爷俯身拾帽,无意中看到的。”
  林田甫道:“三位在楼外楼大展雄风,戏辱三凶的事,北京城的老百姓莫不拍手称快,下官不明白为何又答应王立的邀宴?”
  彭盈妹一本正经的道:“那是我大哥的缓兵之计,试想,在刚才那种情况下,如果我们兄妹一口回绝,免不了会掀起一场轩然大波,三杰生死事小,时间一久,万一被他们发现方少爷的破帽子,麻烦可就大了。”
  方御史语意深长的道:“神州三杰,名满江湖,下官早已听人说过,只惜天各一方,无缘识君,今日得见侠面,冥冥中似有天助,三位此来京都,不知有何要事待理?”
  醉侠卜常醒道:“表面上来看,我们兄妹是为寻仇而来,事实上也的确与三凶有点过节,实则是因万贞儿父女太过嚣张,动辙残害忠良,尤其清河镇一战,武林同愤,是想来请教高明,有无除奸报国之路。”
  包布书补充说道:“我们本来就决定待三凶事了之后,便来拜访两位大人,今夕神差鬼遣,竟被花三郎他们引来贵府,在时间上来说反而提前了。”
  方御史的双目一阵转动,似已有了某种决定,道:“三位侠肝义胆,下官敬佩无已,今有一事相求,尚祈俯允。”
  卜常醒见他神色有异,情知事非等闲,忙道:“是什么事?请方大人明示,但凡能力所及,敝兄妹绝无二言。”
  方御史指着方少飞道:“想请三位收小儿少飞为徒。”
  神州三杰原以为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结果只是收一个小徒弟,起先不免心里有点失望。但继而一想,方御史为人义薄云天,应非自私自利之人,再听王立等人的所言所行,觉得方少飞定非普通孩子,方御史此举定有其深意。卜常醒略作沉吟后,随即正容说道:“辱承见重,敢不从命,只是卜某三人德不足以润身,技不足以保命,恐怕有负二少爷的优异资质。”
  方御史道:“卜师父过谦了,能拜三位为师,是少飞前世修来的福份。”
  立刻命少飞当场行了三拜九叩的拜师大礼。
  行礼既毕,方御史立又说道:“恕下官失礼,既不准备为三位接风,亦无暇饯行,请带着少飞连夜离去吧。”
  弄得包布书满头雾水的说道:“这么快走?”
  方夫人也大表反对,道:“老爷,再怎么快也得让我们娘儿俩再叙一晚,明儿一早再走不迟。”
  慨然一叹后,方御史沉声说道:“唉!娘子,我又何尝不想跟孩子多叙叙,然而,王立、张敏他们都是鬼灵精,我是提心他们很快就会发现破绽,去而复返,果不幸而言中,少飞的这条命可能就保不住了。”
  彭盈妹道:“方大人的意思是,王立他们要杀像少飞这样秃顶的孩子?”
  林田甫道:“正是如此,像这样的孩子,已经被他们残杀了很多。”
  包布书道:“这是为何,他们凭什么敢如此横行?”
  方御史道:“据下官多方打听的结果,万贵妃假设托梦中之事,向皇上诬指一个癞痢头的孩子阴谋篡夺江山。”
  卜常醒道:“实际的目的又何在?”
  方御史痛心疾首的道:“有的说是万太师父女为了排除异己,有的说是为了捕杀流落民间的皇子,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可能二者兼而有之。不巧小儿亦患有秃顶之疾,可谓危在旦夕,请火速带离此地,以策安全。”
  “哦!哦!”卜常醒一连惊哦了两声,心中似已明白了二三分,郑重其事的道:“适才之事,的确破绽甚多,王立只要稍用心思,便可省悟过来,事不宜迟,我们兄妹就此告辞。”
  拉着方少飞,立与包布书、彭盈妹穿窗而出。
  方夫人追至窗边,泪流满面的道:“少飞,出门在外,要听师父的话。孩子还小,请彭师父多费心。”
  方少飞叫了一声:“妈!”以下的话就说不出来了。
  彭盈妹道:“请方夫人放心,我们会把少飞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
  只要我们兄妹一息尚存,少飞的安全绝对不会有问题。”
  话落,人已越过后花园的粉墙。
  却闻前院有人直着嗓门叫:“方大人!方大人!”
  方御史飞步而出,见是王立、张敏等人果然又折转回来,心头不由一震,道:“王大人可是忘了什么东西?”
  快刀王立迳直的来到客厅里,道:“没掉东西,倒是忘了一件事。”
  方御史故作不懂,也不追问。
  ·王立道:“二少爷呢,可否请出来再见一面?”
  林田甫道:“刚才你们不是已经见过了吗?”
  费无极道:“刚才一时疏忽没细看,想再检查一下二少爷的头。”
  方御史回答道:“对不起,少飞他不在。”
  张敏眼睛瞪得老大,道:“什么?就这么一会儿工夫,二少爷他就不在了?到那儿了?假如张某没有记错,方公子好像刚刚才走亲戚回来。”
  方夫人灵机一动,信口胡诌道:“上一次是到我娘家去,这一次是跟我妹妹走的。”
  花三郎说道:“走亲戚哪里有赶夜路的。”
  方夫人道:“舍妹来京玩,是因为,临时有急事,故而连夜出城。”
  哈山克道:“令妹住在那儿?”
  方夫人道:“很远,在保定府。”
  张敏道:“保定府那么宽,总该有个详细地址吧。”
  方御史道:“我们根本没去过,谁知道。”
  像是审问罪犯,轮番上阵,步步紧迫,费无极道:“那个酒鬼、赌徒、玩蛇的女人又到那里去了?”
  林田甫道:“走了,跟诸位只是前后脚之差。”
  快刀王立半信半疑,下令搜查,自然找不到方少飞,也不可能揪出神州三杰,却被花三郎找到方少飞的那顶破帽子,指着破洞给王立看,道:“王大人,你瞧,破洞的大小正好遮住秃顶,一定是姓卜的老小子使的鬼,我说嘛,花某怎么可能看走眼。”
  取过帽子,王立仔细的端详一番,对方御史道:“方大人,这顶皮帽可是二少爷刚才戴的那一顶?”
  方御史断然否认道:“不是。”
  王立道:“我倒觉得完全一样。”
  “这是一顶旧的,那一顶是新的。”
  “这个洞是怎么来的?”
  “是被勾破的。”
  “这么巧,勾一个圆洞?”
  “可能是本官记错了,那也许是火烧的。”
  “方大人,是火烧的,应该有烧过的痕迹。”
  “时间久了,焦痕自然会消退。”
  “可是,帽子上干干净净,怎么没见灰尘?”
  “贱内有洁癖,是她经常清理。”
  “哦!方大人说谎的本领太差,一个有洁癖的人,不应该将破旧的帽子放在客厅里。”
  王立词锋犀利,步步为营,逼得方御史无词以对,也使事情更加明朗,花三郎趋前附耳说道:“王爷,我看方少飞八成是跟神州三杰逃跑了,此时追人要紧,何必跟姓方的泡蘑菇。”
  快刀王立亦有此同感,果然不再言语,领着大伙儿立刻退出方家。
  就在大街之上,作了一番调度,命属下锦衣卫,去各城查问,看是否有神州三杰与方少飞这样的人出城而去。并说道:“通令各门守军,见到他们四个人,立即逮捕归案,若有人胆敢反抗,可就地正法!”
  锦衣卫遍布各地,眼线更是无孔不入,消息传递,异常迅捷,王立返回紫禁城,才休息片刻,已有消息传来,神州三杰带着方少飞,已出正阳门南遁。
  王立追问道:“的确是神州三杰与那姓方的小儿?”
  回报的锦衣卫道:“神州三杰各有特征,不难辨认,南门守军曾亲眼见他们带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出城而去。”
  “这是多久的事?”
  “大约半个时辰前后。”
  快刀王立精神一振,提着大刀就往门外冲,差点跟从门外进来的张敏撞了个满怀。
  二人一阵错愕后,王立道:“如何?咱们那位主子怎么说?”
  张敏摆下一副苦瓜脸,道:“别提了,娘娘发了火,我第一个挨刮,骂咱们办事不力,连一个黄口小儿也捉不住。”
  “都是神州三杰从中捣鬼,这也不能全怪咱们。”
  “小弟也是这样说,并在娘娘面前夸下海口,一定要将方少飞捉回来。”
  “这不难办,目前神州三杰的行踪业已查明,他们是从正阳门逃走的。”
  “这我知道,娘娘也得到消息,特命小弟代为传达两件事。”
  “娘娘有何旨意?”
  “命令王大人,立刻将秘密集训中的十二刀客、三十六侦缉手全部投入捕杀行动。”
  十二刀客,三十六侦缉手,是万贵妃最得意的一张王牌,由她的亲信在大内高手中亲自挑选,或收买江湖上的亡命之徒组成,交王立秘密训练,准备执行特殊任务。对这些人的本事,王立知之甚详,现在万贵儿居然要一下干全部投入,不禁使他大大地吃了一惊,道:“神州三杰固然扎手,凭王某手中宝刀,不见得对付不了,用得着这么多人?”
  张敏肃容满面的道:“娘娘面谕,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宁可错杀百个,不得放走一人。”
  “娘娘还有何旨意?”
  “有,这一次的行动由万大人统一指挥。”
  “那个万大人?”
  “就是娘娘的兄长万大才万大人。”
  “哦,是他,咱们是在此待命,还是前去太师府会合?”
  “为免过于招摇,命咱们先到城外,再行会合,太师府那边已有专人通知。”
  “好,这事就这么办,张兄弟请在此少待,老夫这就去调集人手,谅他神州三杰就算肋生双翅,也休想逃出王某的手掌心。”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刀

下一篇:第五章 鹰犬够凶狠 追杀方少飞
上一篇:
第三章 出师遭挫折 血溅清河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