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九龙刀倏现 白芙蓉得救
2021-04-18 21:01:46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心狠手辣,毫不留情,一出手就拖出了“玄天大法”,存心要他们三个人的性命。
  西仙胸中血气翻腾,正自七荤八素,眼看铁杖已到,她已经没有还手的力气。
  猛可间,夜空中光芒四射,璀璨夺目,有一道强光激射而来,还没有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咔嚓”一声,火光四溅中,黑煞的铁杖应声而断,白芙蓉之厄遂解。
  与此同时,布笠人也从天而降,阻住了白煞铁虎。
  龙飞惊叫道:“九龙刀!”
  更令他惊异的是,九龙刀是拿在曾与他共过患难的小老弟方少飞的手里,不禁呆了一呆,道:“原来是你!”
  方少飞前行数步,拦在白芙蓉的前面,道:“是我,龙老哥,咱们久违了。”
  黑煞龙飞脸色阴晴不定的道:“方少飞,让开,别碍着老夫的事。”
  方少飞纹风未动的道:“抱歉,在下不能袖手旁观。”
  “小子,你昏头了,当年就是这个婆娘把你劈下流沙谷的。”
  “白前辈是我朋友的娘。”
  “小子,滚到一边凉快去,惹火了老子连你一块儿杀。”
  “龙飞,流沙谷的恩仇咱们早已一笔勾销,在下不欠你,也不怕你。”
  白煞铁虎横跨数步,来到龙飞的身旁,道:“大哥,经文内的缺页就是他们两个搞的鬼,还客气什么,杀了一个就少一个。”
  布笠人追了过来,道:“你们既已知道老夫动了手脚,就应该安份点,不要自寻死路。”
  白煞铁虎怒眉双挑的道:“什么意思?”
  “经文不全,在修为上自然难以达到最高境界。”
  “老小子,这样就已经足够你消受的了。”
  “你错了,凭你们目前所学,绝非老夫的敌手。”
  “哦,老夫明白了,是你学全了全部真经上的功夫。”
  “还有方少飞及衡山老人。”
  “不管有多少,我们兄弟一定要一个一个杀光。”
  “铁虎,当年老夫一念之仁救了你的命,几度出生入死,想不到两位还是这一副邪恶的嘴脸,实在令人齿冷。”
  黑煞龙飞暴跳如雷的道:“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少磨蹭,是生是死咱们手底下见真章。”
  此人生性粗犷,性烈如火,不管三七二十一,猛攻猛打,白煞不敢怠慢,也扬掌投入,跟布笠人,方少飞斗在一起。
  龙争虎斗,兔起鹘落,是一场高水准的搏击,也是一场惨烈的生死拼杀,打得快,打得狠,眨眼间已干了五十个回合,双煞果然不敌,屈居下风。
  而西仙白芙蓉则已稳住翻腾的血气,站起身来,正在大步行来。
  双煞心里雪亮,他们不是布笠人,方少飞的敌手,假如再加上一个白芙蓉结果不问可知,当下心念三转,走为上策,互换一个眼色后,双双虚晃一招,迅捷退走。
  白芙蓉本欲追赶,被布笠人拦住了,连忙道:“穷寇勿追,白谷主此刻疗伤要紧。”
  双煞早已远去,现在想追也来不及了,西仙肃容满面的道:“老身从不服人,但今日之事本谷主还是要说声谢谢。”
  她生性冷傲,从来不知道“谢”为何物,说来生硬异常,张亚男听在耳中,也觉得很不舒坦。
  没有人晓得布笠人是何表情,不疾不徐的道:“其实,白谷主如果不把张峻山赶走,今夜的这场祸事也许根本就不会发生,请仙子好自为之,告辞了。”
  布笠人对西仙是没有好感了,了字出口,举步就走。
  方少飞也不愿意看白芙蓉的脸色,之所以出手救她,完全基于她是张亚男的娘,立与弓先生的联袂而去。
  白芙蓉却愣在当场,登时思潮如涌,百感交集。
  但是,她没有挽留,没有说话,甚至没有动一下。
  也没有人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楼外楼,是一家饭庄,也是一家客栈,昔日神州三杰,就是在这里大战庐州三凶。
  今夜,楼外楼又来了三位佳宾,一个是北毒石天,一个是百毒公子江明川,跟他们一道来的,则是衡山老人。
  小二迎上来,说道:“三位爷是吃饭还是投宿?”
  百毒公子江明川,道:“要吃饭,也要住店,可有清静宽敞的上房?”
  小二道:“有,后面有个小跨院,正空着,独门独院的,保证满意。”
  领着三人,进了跨院,果然窗明几净,甚是清幽雅致,三个人就在堂屋里坐下来,点了菜,还叫了酒。
  不久,酒菜业已端整齐备送上,开始吃喝。
  北毒见衡山老人一直默然无语,这时说道:“老哥哥,大半天了,你怎么一句话也没说,这样会闷出病来的。”
  衡山老人怒气冲冲的道:“我老人家上了你的恶当,中了你的毒,又吃下了你的临时解毒药,已经变成你的俎上之肉,还有什么好说。”
  北毒石天挂着一脸的奸笑,道:“老哥哥说话可要凭良心,下毒的人是万贞儿,小弟可是好心好意为你解毒。”
  “石天,你别自欺欺人了,老夫的毒是银针上的。”
  “就算是吧,石某也已经给你服下了解药。”
  “那只是临时性的,效力只有一天,我老人家需要的是永久的解毒药。”
  “现在没有。”
  “什么时候才有?”
  “等你替石某办完事以后。”
  “你到底想要老夫替你做什么?”
  “简单,希望老哥哥能替小弟办三件事。”
  “第一?”
  “石某要‘玄天真经’。”
  “你可以去找黑白双煞。”
  “由老哥哥笔录更省事。”
  “第二?”
  “要‘擎天剑’。”
  “为何不自己去找我那逆徒雷霆?”
  “那多麻烦,我们不一定是他的对手,有老哥哥在,何必我们动手。”
  “第三?”
  “自然是要‘九龙刀’。”
  “石天,你的胃口可真大,武林三宝想一把抓。”
  “好说,武林三宝,人人梦寐以求,能者兼而有之,亦不枉此生。”
  “哼!天下没有那么容易就能得到的东西,你想坐享其成?”
  “你不答应?”
  “我老人家不会做你的工具。”
  “哼哼!这可由不得你,解毒药在小弟手里。”
  “大不了一死。”
  “只怕死不了,活受罪!”
  “石天,你——你好恶毒,老夫现在就活劈了你。”
  衡山老人气得双眼发直,上气不接下气,出手快到毫巅,一闪便扣住了石天的右腕,另一只手则按住他的“天灵穴”,只要内力一吐,石天准会脑袋开花。
  石天却面不改色,奸笑依旧,喝了一杯酒后,才慢吞吞的道:“老哥哥,杀了小弟,你自己也活不成,相信你不会做傻事。”
  衡山老人怒吼,道:“大不了同归于尽。”
  百毒公子江明川道:“你死了,谁来杀雷霆,万贞儿,这一对狗男女欺师灭祖,离经叛道,害得你在蟠龙山喝了十来年的西北风,留他们在阳间耀武扬威,你如何暝目于九泉?”
  衡山老人历经艰辛,所以苟延残喘地活到现在,就是想在有生之年清理门户,诛杀雷霆,万贞儿。江明川的话正中要害,唉!的叹了一口气,缩回双手,连叹了三声:“罢!罢!罢!”
  正当此时,他的毒性又告发作,腹内开始阵痛,穿经走脉,苦不堪言,豆大的汗珠滚了下来。
  北毒取出一粒解毒来,在手上把玩着,阴阳怪气的道:“老哥哥,要不要服用这玩意儿?”
  衡山老人痛苦万状的道:“要!要!要!”伸手就去拿。
  北毒故意移开,道:“老哥哥还没有答应小弟的小小要求呢。”
  “好吧,老夫全答应了。”
  “你愿意为石某做那三件事?”
  “只要不阻止老夫杀雷霆,万贞儿,什么都可以。”
  “早先这么爽快就好了,以免得活受罪。”
  “快!快!”
  毒性来势太猛,衡山老人已经撑不下去,行将昏迷时,北毒始将解药放进他口里。
  楼中楼北毒巧施毒计,五福楼也有一出好戏在上演,主角仍然是玉华宫的太监张敏,地点还是在龙凤厅,所不同的是,前两次他是被请的客人,这一次则是他请客,酒席业已齐备,就待客人到来。
  客人是方少飞。
  刚到,一进门就说:“张管事,听说你找我?”
  声音很冷,看不出喜怒之色。
  张敏一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脑子快,面孔多,此时一改在紫禁城领路时的冷慢,变得甚是熟络客气,揖客入座,敬了一杯酒后,才开口说话:“是是,张某拜托布笠人想请方公子一会。”
  “什么事?”
  “布笠人没有说?”
  “听张管事亲口说更清楚。”
  “好吧,方公子为人爽直,老夫就不拐弯抹角了,是想跟方公子谈一谈‘九龙刀’。”
  “‘九龙刀’有什么好谈的?”
  “因为有人想买。”
  “宝刀无价,不卖。”
  “方公子可以漫天叫价。”
  “任何价钱也不卖。”
  “租,可以吧?”
  “荒唐,难保不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老夫保证一定完璧归赵。”
  “谁又能保证你能做到?”
  “张某用人格担保。”
  “你有人格吗?你要是有人格那谁没人格呢?”
  “那么,借,如何?”
  “那要看是什么人,至朋好友,当然义不容辞。”
  “是快刀王立。”
  方少飞脸一沉,断然决然的道:“不借!”
  张敏毫不气馁,振振有词的道:“方公子请别拒绝太早,请先弄清楚王大人借刀的目的。”
  “是呀,在下正在纳闷,他借刀作甚作?”
  “借刀自然是杀人。”
  “杀人的刀多得是,何必一定要九龙刀?”
  “王大人要杀雷霆,雷大人的擎天剑,非九龙刀莫能匹敌。”
  “哦!原来如此。”
  “老夫知道,无论是王大人或雷大人,都是公子的死敌,不管谁死谁亡,对公子均有百利而无一害。”
  “这倒是一句实在的话。”
  “方公子答应了?”
  “借刀容易还刀难,如果有人能保证王立一定还刀,在下可以考虑。”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刀

下一篇:第二十二章 叛党皆除尽 仇怨终得报
上一篇:
第二十章 王府共团聚 定计诛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