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黑巷风云 赌局乾坤
2021-02-20 21:34:29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那时候的六张犁,还是田畴荒野,举目不见人烟房舍,眼前的山虽然不高,植满了相思林,但在夜晚看来,却黑压压的,甚是阴森、恐怖。
  行至山脚下时,廖添丁乍然止步转身,对佐佐木道:“大人,你们四位请先停下一下再走。”
  佐佐木一愣,道:“大伙结伴同行,岂不更好?”
  “不好!”
  “这是为何?”
  “算命仙说过,只有我们两个人单独行动,才可能成大事,立大功。”
  “廖添丁,太迷信了说不定会惹来麻烦。”
  “怎么会,这位算命仙的话,一向百说百中,灵验万分。”
  “何以见得?”
  “答案就在我身上,算命仙告诉我,只要我去偷板田家的东西,就可以移送到刑大来,并且取得大人的信任,顺利的逮到双枪坤仔,摆脱他们的纠缠,弄一个密探来干干。”
  “真有这么准?”
  “骗你是王八。”
  “那一天有机会,我也去算一算。”
  廖添丁拍着胸脯道:“小事一桩,包在我身上啦。”
  黑川熊道:“队长,廖添丁这小子机灵得很,他的主意大概不会错,就照着他的意思去办吧。
  时移势转,不知不觉中,廖添丁业已掌握全局,几乎变成了指挥官,佐佐木想不出更好的主意来,只好一口应允。
  廖添丁怕日警坏了他的大事,特别叮咛道:“请保持距离,以策安全,同时,山路崎岖,倘若不小心从上面滚下砂石来,务请多多包涵。”
  话是几句好话,事实却大谬不然。
  单挑陡峭、坎坷,而又砂石松动的地方走。
  有意无意之间,经常不断的,他会弄一些砂石下去,藉以阻滞他们的速度。
  果然,效果奇佳,爬上山顶时,已将佐佐木等四人远远抛后,看不见他们的人影儿。
  廖添丁好不欣喜,暗道:“黑狗熊,今夜算你倒了血霉,你他妈的是死定了。”
  黑川熊则在全神贯注,望着山下,一动也不动。
  廖添丁道:“喂,发什么呆,快走呀。”
  “等一等队长他们嘛,免得失去连络。”
  “傻啊,你真是一个头号大傻瓜。”
  “廖添丁,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好意,为你着想,放着天大的一件大功,为什么不自己独得独享?”
  “我一个人能办得成?”
  “怕什么,还有我廖添丁呢。”
  “好,咱们换一条好走的路来走。”
  “不行,好路太危险。”
  “有啥危险?”
  “怕有埋伏。”
  “你不是说,此地只有两名抗日分子吗?”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况且……”
  “怎样?”
  “走捷徑更快。”
  纯粹是鬼话连篇,事实是他并没有来过此地,根本找不到路,像一只没头苍蝇似的,带着黑川熊,九转十八弯,胡跑瞎奔一通。
  目的只有一个,远远的将佐佐木甩掉。
  又接连翻过两座小山后,他相信,佐佐木即使本事再大,一时半刻之间也不可能找到这里来。
  望一下四周的山形地势,心说:“这里的地势很复杂,就把这个臭狗熊埋在此地吧。”
  黑川熊是个脓包,对女人,威风八面,一爬山就变成软脚虾,汗流浃背,气喘咻咻,上气不接下气的道:“到了没有?”
  廖添丁道:“快啦,快啦。”
  黑川熊道:“还有多远呀?”
  廖添丁胡乱一指,道:“呶,你瞧见没有,前面是一片相思林,林后有一块大峭壁,峭壁下面有一个天然生成的山洞,他俩就窝在那里。”
  真是睁着睛说瞎话,吹牛皮不犯死罪,除了眼前确有一片相思林外,天晓得有无峭壁、山洞。
  好在夜色已深,星月黯淡,视线不佳,黑川熊狗屁也看不见,只有任凭廖添丁诓骗的份儿。
  黑川熊急于立功,抹了一把汗,握住了皮套内的枪,道:“那咱们现在就摸过去吧”
  廖添丁手上还戴着手铐,高高的举起,道:“麻烦黑川大人,是否可以将这玩意儿先打开?”
  黑川熊显得十分为难,迟疑不决的道:“严格的说,你现在还是罪犯的身分,必须有刑具在身……”
  廖添丁打断他的话,道:“你可怕我开溜?”
  “坦白说,确有此顾虑。”
  “笨啊,脚镣早除,要溜早溜啦。”
  “这倒是句实话。”
  “也是句好话,完全是为你好。”
  “为我好?”
  “是呀,不打开手铐,如何来帮你的忙。”
  “你不是说,要在熟睡之中下手吗?”
  “他二人是否已经入睡,谁也不敢打包票。”
  “话是不错,可是……”
  “想升官发财,就要当机立断,再不动手,等佐佐木队长他们来到,你独得大功的美梦就会破灭!”
  这话正好说到黑川熊的心砍儿上,闻言心念三转而决,为了名,为了利,早将其他的一切忘得干干净净,取出钥匙来,立将廖添丁的手铐打开。
  好厉害的廖添丁,就在手铐打开的那一瞬间,使足全力,连手铐,带拳头,恶狠狠的砸在黑川熊的脑袋上。
  力道不轻,黑川熊的头上立刻冒出好几个“水煎包”来,有的已皮开肉绽,血流如注,闷哼了一声,便双脚发软,瘫下去。
  廖添丁的动作好快,三十年风水轮流转,反将黑川熊的双手铐起来,像吊猪吊羊似的,挂在一棵大树的横枝上。
  复将他的裤子剥下,绑住双脚,捆在树身上。
  黑川熊的伤势并非很重,不久便告清醒过来,大惊失色的道:“廖添丁,你想要干什么?”
  廖添丁冷哼一声,道:“这还用问,看架势也该心知肚明,老子想杀猪。”
  “你……你是谁?”
  “廖添丁。”
  “是抗日分子?”
  “现在还不是,将来一定是。”
  “为何要与皇警为敌?”
  “为了家仇国恨。”
  “我们有仇?”
  “废话!”
  “何仇?何恨?”
  “黑狗熊,还记得吧,在清水镇,秀水村,被你奸淫的那一位妇人。”
  “她是你什么人?”
  “我娘。”
  “哦!”
  “她老人家当天就自缢身亡。”
  “廖添丁,莫非你就是那个意欲拚命的小鬼?”
  “不错!”
  黑川熊闻言心已凉了半截,暗道:“完啦,完啦!”
  刷!廖添丁从皮靴的夹层里,拔出一把匕首来,在他的面前一晃,吓得黑川熊魄散魂飞道:“你这把刀是从那里弄来的?”
  “老子自己带来的。”
  “他们没有搜出来?”
  “哼,几个臭番仔,还不配。”
  “臭小子,你实在胆大妄为已极。”
  “告诉你,你爸不但带着刀,还带着有枪。”
  “什么?还有枪?枪在那里?”
  “枪就在你身上。”
  黑川熊的腰里佩着有枪,廖添丁不费吹灰之力,便取在自己手中,又道:“现在在我手里!”
  有刀子又有枪,命在旦夕,黑川熊吓得半死,惊极而呼道:“救命哪,救命哪,队长救……”
  话说一半,廖添丁撕下他的一大片衣襟来,塞在口中。
  至此,黑川熊赤条条的,几乎已经变成一个全裸的男人。廖添丁举起手枪,瞄准他的额头,一字一咬牙的道:“臭狗仔,该死的混蛋王八,没有想到也会有今天吧,只要老子板机一扣,你就会呜呼哀哉。”
  黑川熊好糗,屁滚尿流,泪下如雨,吐字不清的哀求道:“小爷饶命,小爷饶命!”
  廖添丁并非开枪,将枪移开,插在裤腰带上,阴森森的声音道:“黑狗熊,你最好不要高兴的太早,没有将你一枪打死,并不是表示饶你,而是以你的所作所为,必须受尽千刀万剐之苦。”
  乍然手起刀落,刺向黑川熊的下体。
  咔嚓!一声,黑川熊的命根子应声而落。
  手法干净利落,动作疾逾闪电,廖添丁杀机满面的道:“先把你阉掉,叫你下辈子去做太监,然后再一刀子一刀子慢慢收拾你!”
  说话算话,支票当场兑现,挥舞着刀子,又在他的胸前划了一个“X ”,冷言冷语的道:“臭狗仔,你已经报销作废,阳世上不再有你这一号人!”
  第三度举刀,正准备割他的耳朵,剜他的眼珠子,耳畔传来—阵吼喝。
  “住手!”
  接闻砰!砰!砰!枪响三声。
  定目处,乖乖我的妈,佐佐木来得好快,已近在十丈以内。
  另外三名日警,紧随在侧,枪声不断,势如奔马。
  后面还有更多的日本鬼子,从两侧包抄上来,佐佐木是个老狐狸,并未当真照着廖添丁的话去做,结果还是将一个小队全部带上山来。
  “杀!”
  “杀!”
  杀声四声。
  枪声四起。
  情势险在极点。
  根本没有考虑的时间,也来不及去料理黑川熊,三十六计,走为上策,猛一个急转身拔腿就走。
  他快,日警也不慢,枪子儿更如闪电一般,刚奔出十余丈,跳下一处洼地去,以为已经平安了。
  孰料,佐佐木已追至头顶,破口大骂道:“八盖呀路,该死的臭小子!”
  砰!砰!砰!又是三枪。
  算廖添丁命大,失之毫厘,小命犹在。
  猛然想起自己身上也有一把枪,当即取枪在手,照准日警就是一阵疯狂射击。
  未经训练,,技术甚差,心里又发慌,并未打中目标。
  不过吓阻的作用还是有,吓得佐佐木等人纷纷退避,全躲起来了。
  他一口气将子弹射光,连枪都扔了出去,随即快速退走。
  真是福大命大,因祸得福,这一滚帮了他的大忙,直滚下去数十丈之遥,总算挣脱魔掌,逃得一命。

×      ×      ×

  逃下山来,危机并未全部解除。
  他心里有数,佐佐木随时可能追来。
  忽见有一辆黄包车从山下经过,廖添丁连忙招手呼叫道:“黄包车,黄包车!”
  “来啦,来啦!”
  拉黄包车的人是个年轻小伙子,诺声中已停在廖添丁面前,待他上车后,小伙子问道:“上那儿去呀?”
  廖添丁道:“龙山寺,太平客栈。”
  “在艋甲,好远哪。”
  “妈的,远,多给钱,你噜嗦什么。”
  “小的是怕拉不动,被迫半路放鸽子。”
  “哼,没用的家伙,拉多远就算多远吧,快!”
  “是!”
  黄包车很新,小伙子的脚程也不慢,不多一会工夫,便离开六张犁的范围。
  在当时,和平东路一带,全系农地田园,泥土小路也并不好走,当小夥子拉至街市,看到灯火时,已是满头大汗,气喘如牛。索性将车停下来,粗犷的声音道:“喂,俺拉不动了,你自己下车走路吧。”
  廖添丁愣了一下,道:“歇一歇再走也可以。”
  小伙子却不答应:“累啦,不拉啦,请你付帐吧。”
  “糟糕,这可能有困难。”
  “有什么困难?”
  “在下身上没带钱。”
  “你娘,原来是个骗子,没有钱也敢装老爷,坐车子。”
  “朋友,说话客气点,钞票多得是,只是没带在身上。”
  “在哪里?”
  “龙山寺,太平客找。”
  “可惜远水救不了近火。”
  “这样吧,辛苦你,拉到地头,多付你一点车资。”
  “对不起,钱财事小,小命事大,我宁愿少赚点。”
  “这样事情就难办了。”
  “我倒可以替你出个主意。”
  “什么主意?”
  “咱们换个班,你拉着我到太平客栈去收钱。”
  这是什么话,那有客人拉车夫的道理,简直岂有此理!但事到如今,又别无良策,总不能赖帐不付,拍拍屁屁走路呀,廖添丁接连暗道了三声:“衰!衰!衰!”
  手拉住黄包车,无可奈何的道:“算你小子倒霉,你请吧!”
  小伙了毫不客气,跳上车去,神气八啦的道:“拉快点,说不定还可以在收市前,在龙山寺附近吃一顿消夜呢。”

相关热词搜索:廖添丁

下一篇:四 初登仙境 风月无边
上一篇:
二 牛刀初试 一鸣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