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出奇致胜 搬家成功
2021-02-20 21:57:25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圆山。
  山脚下。
  有一大片古色古香的建筑物。
  本是唐景崧手下的一位大官的私产。
  不知怎地,现在却被黑龙会强行占据。
  廖添丁确有大将之风,沉稳异常,一点也不毛躁,待所有的人全部到达预定的位置,完成包围态势后,这才领着阿坤、张富、土确壁、大头杜、和尚川仔与飞鱼张木村等几位主将,大踏步的冲向黑龙会的正门。
  正门已关。
  还下了闩。
  门外也没有守卫。
  通!通!通!张富的脾气好刚烈,铁锤也似的拳头,一面猛敲猛擂,一面喳呼道:“开门!开门!”
  大门之上,开了一道小门,一位守卫模样的日本人,探出来半个头,爱理不理的道:“干什么?”
  “干你娘!”阿坤吼道。
  廖添丁补充道:“找人。”
  守护道:“找谁?”
  “犬养幸助。”
  “什么?找我们会长?”
  “不错,就是这个老混蛋。”
  “报上名来。”
  “咱家廖添丁!”
  廖添丁三字,守卫当然不会陌生,登时脸色大变,道:“对不起,我们会长正忙着,今夜不见客!”
  土确壁追问道:“他们在忙什……”
  言犹未尽,异事陡生,守卫本欲关门,被张富一把揪住了他的头,怒喝道:“你娘,这可由不得你们,不见也得见,滚到一边凉快去吧!”
  张富力大如牛,直从门里揪到门外,摔到三丈以外,再也爬不起来了。
  砸坏小门,打开大门,大伙儿一涌而入。
  黑龙会戒备森严,立有一群人拢上来,挡住去路。
  廖添丁连正眼都没瞧他们一下,对飞鱼、大头杜、和尚川仔、以及随后接踵而至的四海帮高手道:“这些杂碎都交给你们了。”
  张富道:“有仇的报仇,有恨的雪恨,在老阳春丢了面子,现在要加倍讨回来!”
  “是,老大!”
  “是,盟主!”
  在杜照邦、贺永川的心目中,仍然把张富当作龙头老大,诺应声中,已领着一批人,杀将上去。
  可是,黑龙会的高手却不肯轻易放廖添丁等人过关,一味死缠活缠,寸土不让。
  不禁激起了四人的万丈杀机,吼声雷动,招出如雨。
  “妈的,想死就成全你们。”
  “送他们上西天。”
  “送他们回老家。”
  “冲啊!”
  “杀啊!”
  是在冲,正在杀,势如破竹,气势如虹,一鼓作气,猛冲猛杀,很快便杀出一条血路来,冲向前去。
  但是,黑龙会的人实在太多,杀退一批,又上一拨,无休无止,源源不绝。
  一路冲!
  一路杀!
  且战且走!
  且走且战!
  终于冲破人墙,杀进腹地,越过一道拱门,来到一栋大楼的前面。

×      ×      ×

  楼前是一个院子。
  院子里摆着数十桌酒席。
  犬养幸助果然很忙,原来正在举办庆功宴。
  这个老小子真沉得住气,手下之人多数均已离桌而去迎战,仍与石太郎等几名顶儿尖儿的高手,继续狂饮暴食。及至廖添丁冲到他面前时,犬养幸助才起身道:“小子,你来得好快。”
  廖添丁道:“这叫做打铁趁热!”
  “你究竟意欲何为?”
  “废话,你这是明知故问。”
  “想把那十二万块钱讨回去?”
  “另外还要你交出一个人来。”
  “谁呀?”
  “我姐姐廖金莲!”
  “这话可当真?”
  “没有人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
  “说的也是。”
  犬养幸助突然发出一长串大笑,声震屋宇,气势慑人,一字一句的道:“以前曾有人向本会长提起,老夫相信,以为天下不可能有这么巧的事,想不到金莲居然真的是你姐姐,真是大水冲倒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廖朋友原来还是本会长的小舅子呢。”
  岂有此理,廖添丁有一种挨了别人的耳光,被人当面吐唾沫,奇耻大辱的感觉,暴跳如雷的道:“闭上你的臭嘴,你贩卖人口,强掳民女,罪该千刀万剐,五马分尸。”
  发出一声狮子吼,继又说道:“识相的最好立刻把我姐姐交出来。”
  洪茂川抢先道:“哼,木已成舟,生米已经煮成熟饭,放着现成的小舅子不做,把你姐姐要回去叫她嫁给谁?”
  阿坤杀机腾腾的:“放屁,你是罪魁祸首,第一个该杀的就是你!”
  话未落,招已出,其势如涛,其快如电,洪茂川还没有想到该怎么办,拍!拍!只觉得脸上一阵滚烫,已经挨了阿坤两巴掌,歪歪斜斜的退后好几步。
  石太郎睹状大怒道:“大胆,你们也不睁开眼睛看一看。”
  土确壁讥讽道:“看什么?看你裤子里面少了一条‘棍儿’?”
  这是石太郎的锥心恨事,闻言火更怒,吐字如刀:“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张富道:“什么地方?”
  “这是黑龙会的地盘。”
  “黑龙会的地盘又怎么样?”
  “当心死无葬身之地。”
  “你娘,张大爷先把你送上黄泉路。”
  说干就干,劈面就是两记快攻。
  石太郎不甘示弱,疾迎而上,隔着一张桌子干上了。
  论功力,讲修为,彼此约在伯仲之间,对拆数合,谁也没有讨了好,桌子却遭了池鱼之殃,被震得四分五裂,杯盘狼籍。
  廖添丁言归正传道:“希望你能痛快的将抢去的钱钞吐出来。”
  犬养幸助沉声道:“这是不可能的事。”
  “不肯吐出,就准备接受残酷的后果。”
  “哼,老夫从日本打到台湾来,不是吓唬大的,这一片大好的江山,是用拳头打出来的。”
  “还有我姐姐,立刻放出来。”
  “这可能有困难。”
  “有何困难?”
  “就算本会长答应,金莲也不一定肯。”
  “为什么?”
  “因为我们的感情太好了,如胶似漆,分不开,同时她也不希望有一个大日本总督府下令通缉的弟弟,必须划清界线。”
  “放你的狗臭屁,我们姐弟情深,绝无此事。”
  “信不信由你!”
  “拿钱来!”
  “办不到!”
  “叫我姐姐出来。”
  “办不到!”
  “办不到你就只有死路一条。”
  “踏上死路的是你这个臭小子。”
  “是你!”
  “接招!”
  二人立刻动上了手。
  不是廖添丁一个人单打独斗,而是阿坤、张富、土确壁四个人一起上。
  而且,一出手就将压箱底的功夫全部施出来。
  这是事先计划好的,他们心里雪亮,晓得犬养幸助不好惹,尤其身在黑龙会的老巢,对方人多势众,又占尽地利之便,必须擒贼先擒王,速战速决,以快刀斩乱麻的手法先将犬养制住,倘若稍有差错,后果必然不堪设想。
  全力以赴!
  雷霆万钧!
  排山倒海!
  泰山压顶!
  洪茂川挡不住。
  石太郎挡不住。
  其他的高手也挡不住。
  饶是他犬养幸助功力深厚,独步江湖,在猝然受袭,别人又应变不及的情况下,也只好向现实低头,承受阴沟里翻船的事实,不出三个照面,便败在四人手下,一个大马趴,四平八稳的倒下了。
  “杀!”
  石太郎、洪茂川等人不敢怠慢,纷纷争先而上,欲助犬养幸助一臂力。
  可惜为时已晚,廖添丁的脚已踩在犬养背上,亮出一把刀来,架在他的脖子上,道:“站住,滚远点,谁要是敢再越雷池一步,小爷的刀下就会割下他的狗头。”
  兹事体大,谁也不敢拿犬养会长先生开玩笑,只好乖乖的撤掌收招,退后数步,僵在那里不动了。
  其他的人也都停了下来,恶战全部静止。
  黑龙会的徒众在内,四海帮的弟兄在外,形成一个包围的态势。
  廖添丁晃动一下手中的武士刀,道:“狗娘养的,这一把刀你还认得吧?”
  犬养幸助瞄了一眼,道:“似曾相识。”
  “是你当初送给辜大老板的东西。”
  “嗯,本会长想起来了。”
  “很锋利吧?”
  “是很锋利!”
  “一刀下去足可以砍下一颗人头吧?”
  犬养幸助脸色发青,一言未答。
  廖添丁冷声:“不想人头落地,最好马上叫人把钱拿出来。”
  犬养幸助依旧不曾开口,却给一名九段高手使了一个眼色。
  那人会意,匆匆的去,又匆匆的回,带回来一个藏青色的包袱,交给阿坤。
  阿坤打开一角,细加审视,冲着廖添丁点点头,道:“老大,十二万元他们仍然原封未动。”
  廖添丁没答腔,于上刀子一紧,贴住了犬养幸助的肉,寒脸道:“我姐姐呢?”
  犬养幸助沉声道:“想见你姐姐,就拿开刀子,移开脚。”
  “做梦!”
  “你姐姐一定不喜欢她弟弟拿刀架在她丈夫的脖子上。”
  “放屁,你们并无夫妻之名。”
  “却有夫妻之实。”
  “你这个不要脸的老色狼,赶快照着小爷的意思来办。”
  “假如本会长不答应呢?”
  “不答应就叫你人头落地。”
  “不怕你姐姐守活寡?”
  “老魔,老鬼,老狗,小爷先把你阉掉,看你还会不会再糟蹋良家妇女。”
  话落,方待叫阿坤出手操刀,夜空中突然传来一个清脆而急迫的女子声音:“住手!”
  循声望去,楼前,台阶上,站着一位雍容华贵的少妇,正是廖添丁朝思暮想的胞姐廖金莲。
  “八夫人好!”
  “快请八夫人救救会长的命!”
  廖金莲在黑龙会似乎颇有份量,人缘亦佳,大家齐声呼救,敬畏之情溢于言表。
  “阿姐!”
  廖添丁仅仅叫了一声阿姐,便说不下去了,觉得喉头好像被什么东西哽住,难以成声。
  金莲同样很激动,却强自忍了下来,把眼泪往肚里吞,道:“阿丁,把武士刀拿开,不小心会伤人的。”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廖添丁疑云满面的道:“姐,你的意思是饶了这个老混蛋?”
  “得饶人处且饶人。”
  “不,我要宰了他,带姐姐走。”
  “你不能杀他,阿姐也不会跟你走。”
  “这是为何?”
  “因为他是我的丈夫。”
  “阿姐太天真了,事实上只不过是老魔的玩物罢了。”
  “实际上他待我很好。”
  “你这是在骗自己。”
  “姐姐说的是实话,身为女人,就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难道嫁一个猪八戒也随猪八戒吗?”
  “这是命!”
  “姐,我不信是你的肺腑之言,小弟要跟阿姐单独谈一谈。”
  廖金莲未立即作答,娇柔而又妩媚的问犬养幸助:“幸助哥,你的意思怎么样?”
  犬养幸助沉吟一下,道:“只要能够摆脱这个楞小子的控制,老夫都不反对。”
  廖添丁不是白痴,当然不会把他放掉,道:“哼!你想得倒美,门儿也没有。”
  将控制他的任务,交给了土确壁,跨步登上石阶。

相关热词搜索:廖添丁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十四 死亡游戏 鸡飞狗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