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死亡游戏 鸡飞狗跳
2021-02-20 21:56:03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跑到荒郊野外,没有人的地方去。
  但是有电线杆,有电话线。
  廖添丁化装成一个修理电线的工人,爬上电线杆,用夹子夹住一条电线,夹子上面有尖针,很容易的便刺穿胶皮插进去,然后手握把柄,摇了几下,将话筒拿起来,道:“喂,喂!”
  很快便听到从话筒里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电话局。”
  “请接三八三八。”
  对方接线小姐没再开口,却听到三八三八号那边电话铃响的声音。
  不久,便有一个苍老的声音传过来:“茂西茂西(日语:喂,喂)茂西茂西。”
  廖添丁道:“老兄会不会说台语?”
  对方道:“马马虎虎。”
  “那咱们用台语交谈好啦。”
  “你找谁?”
  “山本刀之助”
  “老夫正是。”
  “兄弟会的会长?”
  “没错。”
  “山本会长,早安。”
  “早安,你是那一位?”
  “在下廖添丁!”
  廖添丁三个字,在山本刀之助的心目中一定很够份量,很令他胆颤心寒,惊得他好半天没说出话来。
  “喂,山本先生,咱家的小名,听说过吧?”
  “听说过,听说过,大名鼎鼎,如雷贯耳。”
  “听说过办起事来就方便多了。”
  “小英雄,有事但请直说。”
  “嗯,山本先生快人快语,咱家最喜欢跟爽快的人打交道,事情是这样的,最近手头不方便,想向山本会长调头寸。”
  “多少?”
  “你说呢?”
  “三百五?”
  “爱说笑,廖添丁不是乞丐,小混混。”
  “三五千?”
  “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
  “干脆请小英雄自己开一个数目吧。”
  “起码应该有辜害荣、苏文贤多。”
  “辜副会长与苏会员他们……”
  “他们每人都捐献了一万以上。”
  “这两位都是当地的富翁,家财万贯。”
  “你是外来的巨富,生意兴隆,财源广进,刮得地皮,榨的油水,比他俩更多。”
  “这……”
  “这是募捐,是收税,也是买命的钱,山本先生最好考虑清楚。”
  “我……我、我捐一万好啦。”
  “哼,小儿科,吝啬鬼,你他妈的大概是不想看明天的太阳啦。
  “英雄饶命,请高抬贵手。”
  “想活命就准备两万块”。
  一阵沉默,无疑山本刀之助在迟疑,在思考,半晌始道:“数目实在太大,可否请宽减一些?”
  “妈的,少哭穷,老子知道,这个数字对你来说,只是九牛一毛,伤不到你的筋,动不到你的骨。”
  “可是,一时之间恐怕凑不出这么多来。”
  “少装蒜,就算没有,你可以去调,凭你山本会长在商场上的名头,不过是一句话而已。”
  “廖朋友打算什么时候来拿?”
  “咱家不去拿,你亲自送。”
  “送到哪里?”
  “往新店,靠近新店溪的一个山洼里。”
  “请说清楚一点。”
  “不必,去到那里,自会有人接应。”.
  “但是,我们并没有见过面。”
  “咱家认得你,会主动找你。”
  “要大钞,还是……”,
  “废,当然是大钞。”
  “好。”
  “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准备,一时之后,便开始行动。”
  “尽快就是。”
  “希望你不要报警,否则……”
  廖添丁没说否则怎么样,仅冷冷的“哼哼”了两声,便将电话挂断。

×      ×      ×

  接着,廖添丁又摇了一个电话到刑警大队小林正行大队长的办公室去。
  “喂,请问是大队长的办公室吗?”
  “对。”
  “你是那一位?”
  “曾国英。”
  “我是廖添丁,说话方便吗?”
  “方便,正好这里没有人。”
  “事情已经办好,按照计划,向刑警大队报案。”
  “请老大再考虑。”
  “不必考虑,箭已在弦,势在必发。”
  “对象是那一位?”
  “兄弟会的会长,山本刀之助。”
  “住那儿?”
  “府后街(馆前街)。”
  “敲他多少?”
  “两万。”
  “其他的……”
  “其他的皆照原讲定计划行事即可。”
  “没有问题,马上办。”
  “再见。”
  “拜。”

×      ×      ×

  放下电话,曾国英急忙去找小林正行。
  小林正行在小队长佐佐木的办公室里,很快便被他找到。曾国英劈面就说:“报告大队长,有一件很重要的事,不知道该不该说?”
  黑川熊也在场,小林大队长正为早上围捕廖添丁扑空的事懊恼,三个人愁眉深锁,欲筹得一计,擒此狡贼。”
  小林正行闻言爱理不理的:“是什么事呀?”
  曾国英字斟句酌的道:有关廖添丁那一伙抗日份子行踪的事。”
  一语惊四座,黑川熊、佐佐木、小林正行皆竖起了耳朵,瞪大了眼,齐声追问道:“这个该死的廖添丁现在何处?”
  曾国英不疾不徐的道:“廖添丁现在何处,还不知道啦,但如循线追查下去,一定可以手到擒来。”
  小林正行急追问道:“八盖呀路,废话不少讲,挑重点来说。”
  曾国英道:“重点是廖添丁眼前正在进行敲诈。”
  “敲诈谁?”
  “山本刀之助。”
  “兄弟会的会长?”
  “正是。”
  “曾国英,这事你是如何知道的?”
  “是属下早晨上班时,路过府后街山本公司的门口时,偶然听到的。”
  “廖添丁在现场时行勒索?”
  “不,是用电话敲诈。”
  佐佐木一脸疑云道:“既是用电话,你怎知对方是那个大坏蛋。”
  曾国英道:“属下是从山本会长的谈话中听出来的。”
  “详细的内容如何?”
  “这恐怕只有问山本先生本人才清楚,国英莫宰羊。”
  “此事十分重大,为何不及早提出报告?”
  “国英以为山本会长一定会报案的,所以迟迟示敢轻率行事,今见他毫无动静,觉得事情透着古怪,才来报告长官……”
  小林正行截口道:“糊涂,糊涂,如果所报属实,可是天大的一件功劳。”
  曾国英猫哭老鼠,虚情假意的道:“属下不敢居功,但求早日抓住廖添丁,好对总督大人以及天皇有所交代。”
  小林正行气忿忿的道:“可恶的廖添丁,胆子也未免太大了,企图奸杀黑川刑事夫妇未久,又干下电话勒索案,简直存心挑衅,未将我大日本帝国的警察放在眼内。”
  一扭头,又对佐佐木、黑川熊道:“去,马上到山本会长那边去了解一下状况,倘若一切属实,须立即布下天罗地网,不惜任何代价,务必要将他们这一伙人一网打尽,鸡犬不留。”
  “哈伊!”
  “哈伊!”
  二人齐声应命,起身就走。

×      ×      ×

  刑警大队距府后街并不远,转眼即到。
  是一家珠宝公司,规模极大,总共占有三间店面。
  据说山本刀之助的生意尚不止此,有银行、饭庄、华洋百货等,分支机构遍及全岛,在日人当中,是首屈一指大财主。
  山本刀之助正满头大汗的,提着一个皮包,从外面匆匆而入。
  当他进入办公室,见佐佐木、黑川熊已候在那里时,不由为之一呀,仅点头招呼一下,未曾开口说话。
  佐佐木瞧着他的皮包,道:“山本会长,刚从银行回来。”
  山本刀之助面无表情的道:“嗯。”
  “去领钱?”
  “嗯!”还是这个字。
  “准备接受敲诈”?
  这话太直接,直中要害,山本刀之助再也不能沉默了,脸色大变的道:“队长这话是什么意思?”
  黑川熊道:“山本先生,我们是想来查证一件事。”
  山本道:“查证什么事?”
  佐佐木道:“警方想知道,会长是否接到一通勒索的电话?”
  山本断然否认道:“没有。”
  佐佐木一怔神,道:“警方是想帮助你,纯出一片善意,请山本会长切勿误会。”
  黑川熊道:“同时也是为了地方上的安宁,为民除害,最好不要姑息养奸。”
  山本刀之助犹豫了好一阵工夫,道:“话是不错,可是,本会长也不得不为自身的安全着想。”
  这话等于是已经认可廖添丁有勒索的事实,佐佐木道:“警方愿负责山本先生的安全。”
  山本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充满了惧骇与无奈,道:“只怕保得了一时,保不了一世,刚才在外面就听到一则不幸的消息。”
  黑川熊错愕一下,道:“莫非廖添丁又干下了别的惊人的案子?”
  “苏文贤在一小时前暴毙在台北寓所。”
  “苏先生不是已经被廖添丁狠狠的敲了一票吗?”
  “因为他事后报了案。”
  “哦!”
  黑川熊惊住了,他自己就是一面活生生的镜子,廖添丁无所不在,无孔不入,害得他惨兮兮的,丢掉“棍儿”,从此与女人绝缘不算,自己的老婆,差一点在他亲眼目睹下被轮暴,甚至将老命赔进去。
  佐佐木道:“这一次警方保证以山本会长的安全为第一考虑,采取秘密行动,待会长安全无虞之后,我们再公然现身。”
  山本半信半疑的道:“队长有何妙计,可否先说出来听听?”
  佐佐木道:“简而言之,警方可以采取化整为零,乔装改扮在现场附近,设下十面埋伏,待会长将钱交给廖添丁,离去以后,再一涌而上,将他生擒活捉,或者就地格杀。”
  这法子看来,可谓十拿九稳,天知道廖添丁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能否顺利得钞票,而又能保住小命,逃过此劫。
  苏文贤的死,对山本心理上的威胁太大,将廖添丁估得很高,畏若虎狼,仍不敢轻易吐露实情。
  经佐佐木、黑川熊好说歹说,晓以大义,告以利害,苦苦相劝之后,这才勉为其难的答应,将交款的地点说出来。
  佐佐木道:“有无一定的时限?”
  山本道:“差不多是该动身的时候了。”
  “请再延后半小时。”
  “为什么?”
  “让警方有时间部署。”
  “地方那么辽阔,又无确切的地点,如何部署?”
  “的确很伤脑筋,只好多动员警力,扩大包围的范围。”
  “无论如何,在本会长未至安全地带,警方未有绝对把握之前,绝对不可以轻举妄动的。”
  “好,咱们就此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告辞了。”
  “不送!”

相关热词搜索:廖添丁

下一篇:十五 出奇致胜 搬家成功
上一篇:
十三 以牙还牙 以眼还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