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避灾入狱 弱肉强食
2021-02-20 21:48:11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还是那条巷子,拐角处,墙脚下。
  廖添丁依旧蹲在那里,守着他的茶叶蛋。
  安部二郎跨步而上,道:“喂,小贩,你怎么还没有走?”
  廖添丁镇静异常的道:“蛋没有卖完;我不敢走,否则我阿娘会生气的。”
  “浑球,这里又没有人,你卖给谁?”
  “会有人来买的,等他们肚子饿的时候就会来,小的已经在此摆了三四年,每一次都卖得完。”
  “你今年多大啦?看起来还很年轻。”
  “不年轻罗,已经二十老几。”
  “有妻子儿女吗?”
  “一个卖茶叶蛋的小贩,谁敢嫁啊,只有一个老母亲相依为命。”
  “家住那里?”
  “就在这附近。”
  “附近多远?”
  “不远,不远。”
  “带我去!”
  糟啦,糟啦,事情的确很糟,安部二郎步步为营,廖添丁上了恶当,不带他去,马上就会出纰漏。
  带他去,同样麻烦一箩筐。
  随便找一户人家,谎称是自己的家,这事轻而易举。
  问题是这一户人家有没有一位老母亲?
  认不认他这个临时冒出来的儿子?
  或者人家是否还有其他的男女老幼?
  只要与廖添丁所说的情况不符,立刻就会拆穿西洋镜,吃安部的花生米。
  “是!是!”
  廖添丁别无选择,只好领着安部二郎向南行去。
  —边走,一边动脑筋,他深知,先下手的为强,后下手的遭殃,如能一击致命,而又神鬼不觉,乃上上之策。
  但是,绝对不能用枪。
  用枪必然会惊动日军日警,惹来杀身之祸。
  合该他走运,卖的是茶叶蛋。
  汤汁滚烫,炉下还生着炭火。
  廖添丁乍然心一横,牙一咬,出其不意,攻其无备,提起铁桶来,从安部二郎的头顶扣下去。
  好准,扣个正着,一颗人头全部装进去。
  汤汤水水,淋了一身,痛得他全身抽筋。
  蛋黄蛋白,全身都有,真的是吃不了兜着走。
  最重要的一点是,只闻哼哼之声,根本无法喊叫出来。阿坤、土确壁早已飞身一掠而至,双枪坤仔拔枪在手,抵住了安部二郎的后心。
  廖添丁忙道:“阿坤,别开枪,开枪会惊动鬼子。”
  阿坤咬着牙齿说道:“他是日警的总指挥,杀人的元凶,不给他吃几颗花生米,实在心有不甘。”
  土确壁道:“吃刀子也一样,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血淋淋的更过瘾,更刺激,更有成就感。”
  廖添丁、阿坤同声道:“好极了,咱们就这么办。”
  一齐亮出短刀,直往安部身上乱捅。
  “妈的,这一刀是替丁二喜捅的!”
  “你娘,这一刀是替陈玉梅捅的!”
  “这一刀是为大嘴狮的侍卫索仇!”
  “这一刀是为四海帮的弟兄雪恨!”
  “杀死你这个臭番仔!”
  “捅死你这个臭鬼子!”
  “送你上西天!”
  “送你回老家!”
  当真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血雨横飞,血肉模糊,杀得痛快,杀得爽,直至安部二郎瘫在地上,变成一堆肉泥,方才兴尽而止。
  阿坤擦干沾满血污的刀子,藏在靴子里,喘着气,淌着汗,道:“我看这个地方咱们也待不下去了。”
  廖添丁道:“是待不下去了,日警一旦发现他们的总指挥死在乱刀之下,一定会大兴问罪之师。”
  土确壁道:“最好即刻火速离开。”
  阿坤道:“奶奶的,到处都是番仔,往哪儿去?”
  廖添丁道:“且先往龙山寺那边瞧瞧。”
  “老大,你昏头啦,龙山寺那边的人好多……”
  “白痴,人多才好摸鱼,才容易找到漏洞。”
  “咱们还是继续卖东西?”
  “对,一路卖到龙山寺去。”
  “可是,阿丁,你的茶叶蛋没啦,卖什么?”
  这倒是一个麻烦,但一眨眼便迎刃而解。
  将安部二郎的尸体拖到果园去,拾回土确壁丢弃的竹篮子,不卖花,卖起花生米来。
  廖添丁喊道:“卖花生米,又酥又香的落花生!”
  土确壁叫道:“卖糖葫芦,香脆可口的糖葫芦!”
  阿坤吆喝道:“卖棒棒糖,甜甜蜜蜜的棒棒糖!”
  三个人一人卖一样,分道向龙山寺的方向行去。

×      ×      ×

  “卖花生米,又酥又香的落花生。”
  叫卖声中,廖添丁安步当车,踽踽而行。
  忽然发现,有十几名日警,正成群结队的,挨家挨户的搜查民宅,言行粗暴,简直拿人不当人。
  其中一名鬼子特别惹眼,赫然正是久寻不遇的黑川熊。
  廖添丁曾亲眼见他奸淫自己的母亲。
  阿娘羞愤过度,因而悬梁自尽。
  他恨透了丑恶的番仔。
  尤其是这头好色的黑狗熊。
  上一次割掉了他的命根子,却未能要了他的命。
  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他逃出自己的手掌心。
  怒火在燃烧!
  仇恨使他失去理智,近似疯狂。
  当下不顾一切的,拔枪在手,冲上去。
  不,双脚甫一移动,便被人强行拉回,拉回到一棵巨大的大榕树后面。
  拉他的人是阿坤与土确壁。
  土确壁小声道:“廖兄弟,别莽撞,敌众我寡,千万不可蛮干。”
  廖添丁捶胸跺脚的道:“别拦我,你们都不要阻止我,这个黑狗熊是杀害我阿娘的大仇人,不将他碎尸万段,我死也不甘心。”
  阿坤道:“老大,这是灯蛾扑火。”
  土确壁拉着他不放,道:“无异自取灭亡。”
  廖添丁恨满心头,双目尽赤,依旧坚持己见,不肯罢休:“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一条狗熊,绝不能轻易放过他。”
  阿坤慷慨激昂的道:“老大,请听我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土确壁义正辞严的道:“廖兄弟,错过今天,还有明天,再大的仇恨也别急在一时。”
  好说歹说,死拉活劝,总算唤回了廖添丁的神智,改变初衷,未曾蛮干。

×      ×      ×

  很顺利的,殊途同归,三个人先后来到了龙山寺附近的一条大街上。
  依旧灯火通明。
  依旧人潮如涌。
  依旧喧嚣吵杂。
  依旧百业鼎盛。
  可是,如果细心观察,一定可以看见,不远处,大马路上,由全副武装的日军排成一道肉屏风。
  高楼、矮屋、墙上、树上,照样布满了荷枪实弹的日本兵,彼此相距极近,几乎可以手拉住手。
  飞鸟不渡。
  蚊蚋不入。
  真的是滴水不漏,密不透风。
  不仅此也,他们更注意到,佐佐木领着一大群日警,正一字排开,对行人摊贩进行搜身。
  三人身上都带有枪,万一被搜出来,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化装术虽然是一流的,面对熟识的佐佐木,仍难保证不会露出马脚来。
  怎么办?
  又面临无法破解的难题。
  三个臭皮匠,赛过一个诸葛亮,经过一阵紧急商讨后,大家别出心裁,做出一个荒唐荒谬、新奇、鲜鲜而又出人意表的决定。
  ——决定去当和尚。
  阿坤得意洋洋的道:“当和尚好,起码暂时找到一个歇脚的地方。”
  土确壁正经八百的道:“当和尚好,念念经,正可以藉此超渡亡魂。”
  廖添丁兴高采烈的道:“当和尚好,番仔绝对想不到咱们会干这个。”

×      ×      ×

  主意一定,毫不迟疑,立将小贩的道具丢弃,潜入龙山寺。
  运气还不错,很快便找到一间禅房。
  禅房内无人。
  有僧衣僧帽。
  也有僧鞋僧袜。
  廖添丁这小子真是绝透了,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快,快,顺手牵羊不为偷,穿上僧衣僧鞋,咱们就是正牌的和尚了。”
  的确,洗把脸,除去污垢,再重新化妆一下,穿上僧衣、僧袜、僧鞋,再戴上僧帽,与正牌的和尚果然一般无二。
  找到一个秘密所在,将枪枝以及其他的东西藏好,阿坤道:“咱们应该先熟悉一下环境,免得发生紧急情况时无路可逃。”
  廖添丁道:“入境随俗,也该了解一下和尚的基本工作。”
  阿坤一怔,道:“和尚还有基本工作?”
  土确壁道:“当然有,敲木鱼,念经就是和尚的基本工作。”
  廖添丁道:“还有上香、膜拜、礼神、拜佛。”
  阿坤苦笑道:“看来和尚也不好当,真该先观摩一下。”
  土确壁道:“观摩不够,赶快找一本经书来恶补才行。”
  言语间,三人已进入龙山寺的内院,穿梭于佛堂殿宇之中。
  龙山寺的僧众不少,彼此皆极熟识,乍然多了三个生面孔,尤其怪模怪样,鬼鬼祟祟的,莫不为之惊诧,面有异色。
  但出家人慈悲为怀,与人方便,以为是别处的和尚来此“挂单”,亦无人上前探究。
  好里加在,菩萨保佑。
  找到了木鱼。
  也找到经书。
  猛可间,远远看见佐佐木领着七八个日警,闯进了龙山寺。
  三人睹状大惊,阿坤道:“惨啦,慘啦!番仔无孔不入,连和尚庙也不放过。”
  廖添丁很沉着的道:“别慌,咱们找一件工作来做,就可以掩饰过去。”
  土确壁道:“做什么?”
  廖添丁道:“念经呀。”
  “到那儿去念?”
  “去大雄宝殿念。”
  “好,走!”
  “走!”

相关热词搜索:廖添丁

下一篇:十一 招兵买马 奸情败探
上一篇:
九 过街老鼠 人人喊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