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姐弟相会 咫尺天涯
2021-02-20 21:44:21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好好的睡一觉,养足了精神。
  直至翌日下午四时左右,方始离开醉仙楼。
  不单是阿坤、土确壁、廖添丁三个人,连飞鱼、丁二喜、陈玉梅也一并带去了。
  还经过一番细心的易容、装扮。
  廖添丁、土确壁与阿坤,梳着飞机头,穿上新洋服,黑皮鞋闪闪发亮,光可鉴人,再戴上一副金丝眼镜,更增添了几许书生气,不明就里的人,一定会误以为是达官贵人,富商巨賈之家的公子哥儿。
  飞鱼、丁二喜、陈玉梅则打扮成仆从跟班的模样。
  当然,他们六个人皆掩去了本来的面目。
  骗过了熟识的人。
  骗过了日本警察。
  也唬住了辜害荣。
  辜害荣仪表堂堂,神采奕奕,一双明亮的眸子充满智慧、狡黠与权谋,年约三十出头,事业已是如日中天,市井流言,说他之所以有今日的成就,完全是他与日人勾结,出卖台湾的结果,是天字第一号的汉奸狗腿子。
  娶了个日本老婆,小巧玲珑,像依人的小鸟,正陪着辜害荣在各处查看。
  一夜之隔,辜家张灯结采,已焕然一新。
  宴客的桌椅业已排开,黑压压的一大片,确有百十来桌。
  汉、和、洋、台各式料理都有,富豪之家的派头,果然与众不同。
  晚宴的时间尚早,大批宾客未至,只有一些至亲好友,零零碎碎,陆陆续续的提前来到。
  带来了他们的祝福、恭贺。
  带来了他们的红包、礼物。
  偌大的花厅之内,充满了喜气与欢乐。
  恭贺之声更是此起彼落,几乎不曾停歇。
  最忙碌的是辜害荣的老搭档大和鹄仔陈志诚。
  他今天是帐房先生,所有的礼金、礼物全部要经过他的手。礼金不少,花花绿绿的钞票塞了半抽屜。
  礼物更多,在陈志诚的身后堆了一大堆,都是字画、锦屏、古玩、中堂、匾额等价值连城的无价之宝。
  廖添丁等人已到,人已进入花厅,甫一入门,便异口同声的大声嚷嚷道:“哇噻!好漂亮的房子,恭喜,恭喜啊。”
  三人风度翩翩,衣著不俗,后面还有跟班的,把辜害荣夫妇给唬住了,以为是那一家的大少爷,一点也不敢怠慢,急忙迎上来,满脸堆笑的道:“谢谢!谢谢!不知三位公子是哪家公馆的大少爷?”
  廖添丁道:“廖公馆。”
  游木坤道:“游公馆。”
  吴涂壁道:“吴公馆。”
  假戏必须真做,口头恭贺不算,廖添丁还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大红包来,交给辜害荣。
  什么廖公馆、游公馆、吴公馆,辜害荣彷若鸭子听雷,压根儿也不曾跟这三姓之人有过交往,但人家既然人到礼也到,自不便拒人于千里之外,忙道:“人来就好,不用客气。”
  阿坤正经八百的道:“应该的,应该的。”
  土确壁亦道:“一点点小意思,不成敬意,望勿嫌弃。”
  辜害荣只好将大红包收下,紧走几步,转交给大和鹄仔陈志诚登录。
  红包的确很大,厚厚的,至少比一般的要大二倍以上,大和鹄仔以为里面的钞票一定数不在少,讵料,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张大白纸。
  白纸上写着有黑字,一共四行十六个字:
  身上有枪
  枪中有弹
  声张即死
  弹无虚发
  阿坤、廖添丁等人,有意无意之间,还将藏在身上的抢亮给他们看。
  有钱人似乎特别怕死,辜害荣夫妇、大和鹄仔陈志诚都吓傻了,目瞪口呆,手足无措,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廖添丁面不改色的道:“辜大老板发什么呆,有贵客临门,也不请到你书房去泡一杯咖啡喝?”
  土确壁随声附和道:“有一件重要的事,正要和辜大老板研究研究。”
  辜害荣闻言,这才从惊骇中醒过来,结结巴巴的道:“哦,哦,请,快请到书房里坐吧。”
  阿坤望了辜害荣的日本老婆一眼,道:“夫唱妇随,你也一起来吧。”
  廖添丁以命令的口吻对大和鹄仔道:“还有你。”
  三个知情的人,在半自愿,半强迫的情况下,由辜害荣领头,步出花厅,来到书房。

×      ×      ×

  书房自然也是一流的,又宽又大,美不胜收。
  在廖添丁的命令下,女主人不得不亲自动手,以咖啡飨客。阿坤、土确壁、廖添丁与辜害荣夫妇、大和鹄仔,面对面坐在新买的牛皮沙发上。
  丁二喜、陈玉梅、飞鱼张木村则分站别处,小心戒备,以防万一。
  喝了几口咖啡后,廖添丁才开口说话,先作了一番自我介绍,然后慢吞吞的说道:“前次拜访大和行,适逢辜大老板开会未归,失之交臂,今日总算得偿宿愿,我们是来找工作的。”
  不论是辜害荣夫妇,或是大和鹄仔,都认定廖添丁此来不是抢劫,便是敲诈,任谁也没料到,他会是来找工作的。
  辜害荣听得一呆,道:“我这里似乎没有什么工作适合诸位来干?”
  “有,许多工作我们保证可以胜任愉快。”
  “可否请廖壮士明示一言?”
  “咱家带来的这几位朋友,可以为三位当保镖。”
  “保镖?没有这个必要吧?”
  “我说有这个必要。”
  “是!”
  这是命令,霸王强上弓,辜害荣只有接受的份儿。
  到现在为止,大和鹄仔还搞不清楚,廖添丁究竟在打什么歪主意,以试探的语气道:“不晓得廖壮士想担任什么职务?”
  廖添丁胸有成竹的道:“想抢你的饭碗。”
  “大和行的经理?”
  “是帐房先生。”
  “哦!哦!”
  现在,大和鹄仔有点明白了,惊得他面无人色。
  土确壁道:“我当助理,不要薪水。”
  阿坤道:“全部礼金归我们所有就可以了。”
  真是高招,绝招,别人入厝请客,他们坐收红包,恐怕只有像廖添丁这样的天才,才能够想出如此绝妙的点子来。
  辜害荣夫妇面面相觑,同样一脸无奈,欲语无言。
  廖添丁冷声道:“但不知辜大老板可肯赏脸?”
  辜害荣倒也是个明白人,情势如此,不答应等于是自寻死路,与日本老婆互换一道眼神,勉为其难的道:“好吧,从此刻起,客人送来的红包全归你们所有。”阿坤道:“爱说笑,抽屉里的钞票也必须全部交出来,就算是你辜大老板对义军的捐献吧。”
  辜害荣只有苦笑,无言对。
  土确壁道:“内收的钱也应该包括在内。”
  辜害荣的日本老婆道:“什么叫内收?”
  廖添丁冷笑一声,道:“笨啊,没水准,连这个都不懂,内收的意思就是你们收了红包,没有交给帐房先生,登录在帐簿上虽有登记,钞票却在你们夫妻口袋里。”
  辜害荣摇头道:“没有,所有的贺仪全部归陈经理掌管,我们夫妇一文未收。”
  土确壁道:“没有最好,否则,一旦查出来,当心受罚。”
  廖添丁举起杯子,将剩余的咖啡全部喝下去,道:“咱们先小人后君子,有几句丑话,愿意先说在前头,三位最好不要有报警、脱逃,或者向外求援的打算。”
  阿坤威胁道:“如其不然,只要有半点风吹草动,你们三个人就会吃花生米。”
  土确壁道:“不论何时何地,绝对不可以故意甩掉保镖,倘若明知故犯,同样难逃一死。”
  大和鹄仔陈志诚硬着头皮说道:“总要上厕所吧,尤其是我们辜夫人,一个妇道人家……”
  廖添丁道:“厕所当然可以上,但须事先报备,有保镖跟着,在外面站卫兵,小号五十秒,大号五分钟,逾时受罚。”
  辜害荣苦着脸,道:“时间太短,恐怕不够用吧。”
  阿坤道:“娘哩,不会叫你老婆少吃少喝点,或者使点劲,加加油。”
  土确壁道:“要沉着,要镇定,和平常一样,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快快乐乐,嘻嘻哈哈,周旋于众多宾客之中。”
  廖添丁道:“如果有人问起我们的身份,就说是你从鹿港来的亲戚。”
  阿坤道:“宾客之中,若是有那特别有钱的大富翁,别忘了替我们介绍介绍。”
  土确壁道:“军政警各界的要人,江湖豪客,最好也引见一下,日后义军倘若打了一大胜仗,一定会给你们记一个大功。”
  阿坤补上一句:“说不定还会颁一面勋章呢。”
  辜害荣苦在心里,有口难言,只有频频颔首称善,多一个字也不敢乱说。
  廖添丁站起身来道:“丑话已经说过,是福是祸,就看三位是否肯严格遵守。”
  阿坤说的更清楚:“肯遵守就是福,大家平安无事,宾主尽欢。”
  土确壁道:“不遵守的就是祸,免不了会鸡飞狗跳,闹出人命来。”
  辜害荣战战兢兢的道:“我们三人保证严守不逾,也希望你们大家切勿伤害任何一位宾客。”
  廖添丁道:“放心,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咱们闲话少说,我这个帐房先生该走马上任,各位也该各就各位了,免得群龙无首,影响了贺客的兴致。”

×      ×      ×

  果然,迅即离开书房,又回到了客厅。
  廖添丁接下了帐房的工作。
  阿坤土确壁在清查帐目。
  辜害荣夫妇脸上的笑容重现,立即投入如涌的宾客之中。只是他们的身边多了一位保镖,如影随形,寸步不离。大和鹄仔则留在土确壁身边,等候他核对帐目钱钞。
  阿坤存心触陈志诚的霉头:“喂,姓陈的,你有没有揩油?”
  大和鹄仔呆了一下,急声分辩道:“没有,绝对没有,辜老板对我恩重如山,怎么敢,也不知道该如何揩油?”
  阿坤冷言冷语道:“爱说笑,以多报少,偷斤减两,或者干脆纳入私囊,不上帐,办法多得很,陈老板乃是识途老马,何必谦虚。”
  大和鹄仔一脸尴尬,未置一词。
  土确壁已将帐目钱钞清理完毕,道:“陈老板不愧为是理财的专家,一切皆正确无误。”
  廖添丁道:“没揩油就好,麻烦陈老板,帮忙将这张桌子抬到大门口去吧。”
  大和鹄仔一怔神,道:“干嘛要抬到门口去?”
  阿坤道:“连这个也不懂,真是二百五,门口收礼才方便,大家有目共睹。
  土确壁的话更露骨:“就好像售票收票处,不论大鱼小鱼,一条也漏不掉。”
  大和鹄仔陈志诚支支吾吾的道:“这样恐怕不好吧,辜先生是有身份的人……”
  廖添丁截口道:“箅了吧,有身份的人更喜欢钱,胃口更大。”
  “起码不宜过份招摇。”
  “不这样如何能捞进大把钱。”
  “多点少点,辜先生并不介意。”
  “妈的,你昏头啦,我介意,钱是咱们的,韩信点兵,多多益善。”
  大和鹄仔再也找不出反对的理由来,只好俯首应命,帮忙将桌倚搬到门口去。
  此刻大约四点半,客人有渐渐增多的趋势,廖添丁刚刚大笔一挥,写了“收礼处”三个大字贴好,便有生意上门。
  三人分工很细,土确壁负责收礼,廖添丁负责记帐,阿坤专门管钱。
  来人是个乡巴佬,可能是辜家的鹿港的老街坊,手里提着一只鱼篓,里面还装着几条活鳗,土确壁打开红包一看,马上凉了半截,无精打采的念道:“李阿土,三元。”
  钱少也得记帐,廖添丁写完后,习惯性的说了一声:“谢谢。”
  马上又小声的补了一句:“才怪。”
  阿坤收钱入屉,嘟喃一句:“小气鬼!”
  其实,三块钱已是厚礼,在当时,一般婚丧喜庆,差不多仅区区几毛钱而已。
  乡巴佬还没有走,提起鱼篓晃一晃,往桌子上一放,道:“活鳗三条,海蚵一斤,鲜虾二十尾,请写清楚。”
  廖添丁笑在心里,照写不误,道:“写好了,老先生请便吧,小心走好,别弄倒鱼篓,跑了活虾。”
  乡巴佬冽开大嘴憨笑道:“少年仔说笑了,小老儿还硬朗得很,跌不倒,这就送去给阿荣吃。”
  合该他要出糗,砖地本来就滑,不晓得那个孩子丢一片香蕉皮,乡巴佬又是赤脚,诸般巧合,凑在一起,一脚踏上去,状如坐飞机,当场摔了个四脚朝天。
  鱼篓翻了,一地海蚵,活鳗乱爬,鲜虾是乱跳,乡巴佬满地乱捉,形成一出活生生的精采闹剧。

×      ×      ×

  闹剧结束了。
  客人渐渐增多了。
  礼金的数目却迄无起色,依旧是三块两块的小儿科。
  更严重的是,送礼物的比例相当高。
  而且,多数是洋服华履,有头有脸的阔佬。
  阿坤哭丧着一张脸,道:“惨啦,惨啦,长此下去,势必灾情惨重,吃不到几条鱼,却弄了一身的腥。”
  廖添丁心思敏捷,一颦眉间便有了主意,道:“没有关系啦,山人自有妙计。”
  土确壁道:“什么妙计?”
  廖添丁没答话,取出一张大红纸来,提笔就写:
  一、恳辞花圈、花篮、屏幛、匾额、古玩、字画等物。
  二、请付现金。
  主人谨启
  这是什么话,天下哪有这样的主人,强迫客人不得送礼物,一定要送现金。
  阿坤却十分欣赏,鼓掌叫好道:“赞!好主意,谁要是再拿礼物来,就叫他带回去。”
  土确壁道:“带回去再换现金来。”
  阿坤左顾右盼道:“老大,你看贴在哪里比较好?”
  廖添丁道:“越醒目的地方越好。”
  土确壁仔细观察一下,见大门入口处,摆着一对大花圈,道:“就贴在这里吧,此乃必经之地,想不看也不行。”
  阿坤道:“干脆再写一张,一边贴一张,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英雄所见略同,廖添丁马上动手去写,甫写了一半,辜害荣忽然来到门口,睹状大惊失色的道:“使不得,使不得,这事万万使不得,一旦张贴出去,我辜害荣将无地自容,再也见不得人。”
  廖添丁冷笑道:“见得见不得人是你家的事,与我何干?”
  土确壁道:“总不能为了你的面子,影响到我们的收入。”
  阿坤道:“收入太少,辛辛苦苦的,这一场戏就白演啦。”
  辜害荣一愁莫展,愁眉苦脸的道:“那该怎么办?”
  廖添丁冷哼一声,道:“怎么办?你自己看着办吧。”
  跟在身后的飞鱼也是一个智多星,点子不少,道:“我倒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好主意,不知辜大老板意下如何?”
  辜害荣道:“快说出来听听。”
  飞鱼沾沾自喜的道:“客人礼物照送,帐房也照收照录,辜大老板只要折付现金就解决啦。”
  真亏他想得出这么绝的妙计来,礼物本来就是人家辜家的,现在却要花钱买回来。
  然而,辜害荣并未拒绝,欣然答允。'
  因为他别无选择,不答应也不行。
  廖添丁道:“咱家也不反对,但礼物一到,就必须立刻支付现金。”
  辜害荣道:“这不成问题。”
  “成问题的是,礼品的价值没有一定的准儿,倘若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吵得面红耳赤就没意思啦,会破坏咱们彼此的形象。”
  “有一个人很内行。”
  “谁?”
  “大和鹄仔”
  “他是你的人,难免会偏袒,有失公正。”
  “若估价太低,三位有权拒绝,将礼物带走。”
  “嗯,这还像句人话,带不走还可以砸掉,青青菜菜,马马虎虎,就让姓陈的做你的代理人吧。”
  土确壁道:“别忘了,多带些现钞来。”
  阿坤道:“金子银子也可以,还有,花厅里的那一大堆礼物……”
  廖添丁接口道:“算啦,咱们大人大量,既往不究,以前的东西,就由辜大老板内收啦,你快请回,叫大和鹄仔赶快走马上任,礼物太多,大家都不方便。”
  眼见廖添丁将告白撕毁后,辜害荣才放心的离开。

相关热词搜索:廖添丁

下一篇:九 过街老鼠 人人喊打
上一篇:
七 变生肘腋 祸起萧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