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绝妙好计 血债血还
2021-02-20 21:39:01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并未去远,来到数里之外的西云寺。
  在西云寺内一待就是整整的一天。
  养精蓄锐之外,还办了两件大事。
  一是给了寺中和尚一笔钱,请他们代为厚葬农家夫妇父子。
  二是想好了一条绝妙好计,要榨李保正的油。
  另外,也得到一则坏消息,台北、新庄、三重埔方面的日警,已大批涌往五股坑,展开一连串的搜索行动。
  一时,鹰犬密布,草木皆兵,山雨欲来风满楼,小小的五股坑一时间风声鹤唳。
  阿坤、廖添丁好大胆,就在鬼子布下十面埋伏,张网以待的时刻,竟敢堂而皇之的,大模大样的离开西云寺,出现在五股坑。自然不是他们原来的样儿。
  而是经过一番细心的乔装改扮。
  穿着警服,戴着警帽,还佩着警枪、警棍,任何人见到,都会误以为是两名十足的日本警察。
  哥俩好神气,边走还边以近来学得的日语,叽哩呱啦的聊个没完没了。
  确有演戏的天份,唯妙唯肖,生动而又逼真。
  骗过了村夫村妇。
  骗过了过往路人。
  骗过了日本鬼子。
  也骗过了李保正。

×      ×      ×

  李家在五股坑是首屈一指的财主。
  住处却甚偏僻,里许之内无邻居。
  宅子很大,是砖造的四合院,粉墙如雪,黑膝大门,门口很整齐的栽着一排槟榔树,墙角另有四丛翠竹。
  院内有花。
  花正盛开。
  屋里有人,李保正一见有贵客临门,早已三步并作两步走,堆着一脸的谄笑,弯腰哈背的迎上来,语无伦次的道:“两位大人光临寒舍,真是三生有幸,祖上有德,八百年前烧了好香,快请到里面坐。”
  廖添丁好会装,装出一口日本腔调来:“好,很好,尊敬日本人,就是尊敬你们的祖宗。”
  有样学样,阿坤也装腔作势的消遣他:“大大地好,有皇警光临,你会破大财,倒大霉。”
  鸭子听雷,李红根本弄不懂他俩的意思,只顾一味的谄笑恭迎,言不由衷的应道:“谢谢,谢谢,请多指教,请多提拔。”
  三步并作两步走,将二人揖入正厅,请入上座。
  命老婆亲自出面招待,献上好的香茗、瓜果、点心。
  孰料,马屁拍在马腿上,廖添丁并没有给他好脸色,沉声道:“我们来办公事,不是来喝茶的。”
  李红站立一旁,恭恭敬敬的道:“小民知道,皇警大人是来捉拿大盗廖添丁的。”
  阿坤道:“我们得到消息,抗日分子廖添丁跟你有勾结,就藏匿在此。”
  李保正矢口否认道:“绝无此事,小民乃是大日本皇警的忠实拥护者,一定是两位大人弄错了。”
  廖添丁脸色一沉,道:“你可是叫李红?”
  “不错。”
  “五股坑的保正?”
  “对呀!”
  “对就好,消息十分明确,指明五股坑的保正李红,与盗匪勾结,狼狈为奸。”
  “不对,不对,必定是有人故意无中生有,造谣中伤。”
  阿坤咬文嚼字的道:“你们中国人有一句话,浊者自浊,清者自清,白天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你可愿意接受搜査?”
  李保正迟疑一下,立道:“好啊,欢迎之至。”
  亲自领着阿坤、廖添丁,步出客厅,向别处行去。
  李保正心里踏实得很,纵使包公再世,也不可能搜出任何证据来。
  偏偏,廖添丁比包公还厉害,会无中生有,能呼风唤雨,硬是在李家搜到了证据。
  是一个人。
  一个活生生的人,藏在李宅的柴房里。
  乃是土确壁吴涂壁。
  当然,这是个陷阱,是计划中的一部分,是土确壁自己潜入李家的,以此为由先把李保正扣住,然后再慢慢的榨他的油。
  李红吓傻了,大惊失色的质问土确壁:“你是什么人?怎会躲到我家来?”
  土确壁假戏真做,咬住他不放:“李大哥,咱们可是多年的老朋友,又是生意上的合伙人,你可不能翻脸不认人,小弟是谁,怎么来的,大哥心里有数。”
  李保正打死他也不肯背这个黑锅,极力辩解道:“一定是有人存心栽赃、诬陷、含血喷人。”
  情绪十分激动,脸色惶急万状,又对阿坤、廖添丁道:“大人,青天大人,冤枉,天大的冤枉,两位大人可千万不能听信他的胡言乱语。”
  廖添丁冷哼一声,道:“李保正,咱家也同样不能够听信你的一面之词,必须小心求证。”
  假戏必须真做,铐住土确壁,押回到客厅,廖添丁当着李保正的面,审问吴涂壁:“你叫什么名字?”
  土确壁神气八啦的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老子姓吴名涂壁,外号土确壁。”
  “干什么的?”
  “抗日英雄。”
  “台北大和行的抢案可是你干的?”
  “老子不想否认。”
  “可有共犯?”
  “有。”
  “谁?”
  “廖添丁与双枪坤仔。”
  “他们人在何处?”
  “也曾藏匿在此,后来又走啦。”
  阿坤煞有介事的,在土确壁身上,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搜査一遍,道:“怪事,你他妈的在搞什么鬼,把抢劫来的金银财宝藏到那里去了?”
  土确壁指着李红道:“全部交给了我们李老大。”
  廖添丁道:“噢,原来李保正是个强盗头子!”
  阿坤随声附和道:“也是一名抗日分子!”
  土确壁一口咬住李红不放:“事实本来就是如此!”
  李红两夫妻相顾愕然,早已吓得面无人色。
  李红道:“苦啊,苦啊,你这个无赖害得我们好苦。”
  老婆道:“苦啊,苦啊,你这个杀千刀的简直是含血喷人。”
  廖添丁当作耳边风,压根儿就听不进去,阴沉着一张脸,语冷如冰的道:“李保正,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
  李红极力为自己辩护道:“冤啊,冤啊,小民不是强盗头子,也不是抗日分子,是对大日本帝国最忠心耿耿的良民忠狗。”
  “放屁,共犯都抓住了,还想狡辩。”
  “这个人小民根本不认识。”
  “混蛋,他又不是白痴,会将金银财宝交给一个不相干的人?”
  “荒唐,荒唐啊,他连半毛钱也没交给小民。”
  “妈的,你敢说你家里没有金银财宝?”
  “这……”
  “到底有没有?”
  “有是有啦,不过……”
  阿坤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以命令的口吻道:“你娘,废话少说,有就交出来。”
  李保正视财如命,怎舍得拱手送人,道:“钱财乃小民私人所有,绝非赃银赃物。”
  廖添丁道:“是否从大和行抢劫而来,送往台北警察厅,请辜害荣与大和鹄子陈志诚亲自一验便知。是,你免不了会人头落地;否,自然会完璧归赵,还你一个清白。”
  阿坤出言威吓道:“倘若死脑筋不肯交验,或者只是虚应故事,未将全数交出,而被我们查到的话,嘿嘿,只怕你的脑袋瓜子,马上就会开花。”
  二人软硬兼施,李保正方寸大乱,夫妻俩几经考虑,最后还是不得不低头屈服,忍痛答应。
  立即付诸行动,夫妻俩咬着牙,含着泪,亲手将自己家的钱财一样一样的搬出来。
  有黄金。
  有白银。
  有金银首饰。
  有珠宝翠玉。
  有日币现钞。
  也有其他值钱的东西。
  零零整整的,摆了一大堆。
  阿坤看得眼花撩乱,暗道:“哇噻好棒啊,果然是一条绝妙好计,不费吹灰之力,就弄来这么多金银财宝。”
  廖添丁的胃口好大,并不以此为足,道:“李保正,这些东西大概值多少钱?”
  李红道:“粗略的估计,当在五千元上下。”
  阿坤猛地拍一下桌子,怒道:“八盖呀路,大和行损失的财物,据说有好几万,区区五千元如何能交得了差。”
  廖添丁追问道:“还有没有?”
  李保正摇头道:“没有啦。”
  廖添丁道:“真的吗?若是被本大人查到,你就只有死路一条。”
  李保正望着他老婆,道:“老太婆,你的私房钱有没有拿出来?”
  李太太听得一呆,犹豫了好一阵工夫,才含悲忍痛而去,很快便捧回来一个精致小巧的珠宝盒子,眼泪扑簌簌的交给廖添丁。
  廖添丁打开珠宝盒,瞄了一眼,不外是一些戒指、项链,手镯之类的饰物,及部分现钞,道:“想想看,哪里还有遗忘的财物?”
  李红道:“没有,真的没有啦。”
  阿坤转对李太太道:“你怎么说?”
  李太太含泪道:“李家的全部家当都在这里。”
  廖添丁道:“希望你们说的是实话,咱们现在可以上路啦。”
  咔嗦!一声,将李红用手铐铐住,向门外行去。
  阿坤将李家的金银财宝,悉数收在从大和行带来的帆布袋里,假装押着土确壁,接踵而出。
  李太太吓坏了,三步两步的追出来,泪流满面的道:“钱财已经给你们了,为什么还要把我丈夫押走?”
  廖添丁道:“你丈夫是嫌疑犯,必然押回台北去。”
  游木坤道:“如果经辜害荣、大和鹄仔指认,证实这些金银珠宝并非大和行被劫之物,也查清楚你老公不是抗日分子,自然会放他回來。”
  廖添丁冷然一笑,接着又说道:“反之,你老公免不了会人头落地,你就等着办后事吧。”
  二人一唱一和,惊得李红的老婆七荤八素,卑颜屈膝的道:“两位大人务必请高抬贵手,多方面照顾一下我家老爷子。”
  阿坤眉头一皱,道:“一到台北厅,就得将人犯交出去,我们恐怕无能为力。”
  李太太苦苦哀求道:“不论交予何人,拜托拜托,千万要多方面关照关照。”
  “养鸡要米,养鱼要水,空口白话有屁用。”
  “大人是说……”
  “需要打点。”
  “打点?要花钱?”
  “有钱能使鬼推磨。”
  “可是,李家的钱财已空。”
  阿坤好狠,望着李妇手上的戒指,腕上的手镯,项间的金链子,道:“没有现钞,首饰也可以,起码能够免作几次毒打。”
  丈夫的性命要紧,首饰算什么,李妇不假思索,马上将戒指、手镯、项链取下来,递给阿坤,道:“请大人慈悲,多多费心。”
  阿坤假仁假义的道:“有钱好办事,有水好行船,放心啦,你老公保证绝不会吃半点苦。”
  李太太泪眼婆娑的对李红道:“劫,劫,这是劫数啊,老爷子,你可要保重啊。”李保正禁不住一阵阵的心酸袭上心头,老泪滂沱的道:“孩子的娘,你也要保重,想我李红,这几年来为大日本皇朝也出过不少力,流过不少汗,相信一定会还我一个公道的。”
  终于,李妇眼睁睁的看着,阿坤、廖添丁押着自己的丈夫,步出家门。

×      ×      ×

  这是他们的最后一面。
  李保正踏上了不归路。
  也不过才走出里许地,进入一片相思林,阿坤便将土确壁的手铐打开了,道:“吴兄,真抱歉,委屈你啦。”
  土确壁揉一下手腕,笑道:“好说,演戏嘛,总是要有人演白脸,有人演黑脸。”
  直惊得李保正目瞪口呆的道:“这是怎么回事?”
  土确壁冷哼一声,骂道:“狗娘养的,你又不是聋子,没听见大爷刚才说的话,是在演戏呀。”
  李红一脸惶悚的道:“你是什么人?”
  “土确壁。”
  “他二人想必也不是皇警?”
  “当然。”
  “是谁?”
  阿坤大吹大擂的道:“告诉你长长见识,威震全台,使番仔闻名丧胆的双枪坤仔就是区区在下小爷我。”
  廖添丁不等李红动问,便即自我介绍道:“我是廖添丁,日本鬼子最痛恨,也最害怕的天字第一号抗日分子。”
  人的名儿,树的影儿,他三人的名头实在太响亮,在汉奸狗腿子的心目中,简直就是死神的化身。
  李红闻言,裤裆里居然吓出屎尿来,战战兢兢的道:“你们想干什么?”
  阿坤坦白的道:“想要你的钱!”
  廖添丁道:“现在想要你的命!”
  土确壁道:“为赵姓农夫一家三口索命,为五股坑受你欺凌压榨的百姓报仇,凡是汉奸狗腿子,一个也别想活命,这就是你卖身投靠,攀附番邦的下场。”
  李红好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求道:“壮士饶命,壮士饶命。”
  廖添丁斩钉截金的道:“不饶!”
  “请给我一个自新的机会。”
  “不给!”
  “我还有不少房屋土地,全送给你们。”
  “不要!”
  “上天有好生之德,无论如何……”
  “无论如何,你活不成,死定啦。”
  李红罪该万死,廖添丁言出如山,没有枪,而是用点穴手法,点住他的死穴,送上了不归路。

相关热词搜索:廖添丁

下一篇:六 身入虎穴 大开眼界
上一篇:四 初登仙境 风月无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