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20 21:24:21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月展翼押着葛世俊连夜渡江,回到镇江时,正好是天亮的时候。
  他向二叔月辉和三叔月煜道明经过情形,二老一听葛世俊的身份,十分高兴,便把葛世俊带入一间密室审问。
  月辉以温和的口气道:“葛世俊,你说你和你妻儿都被迫服下毒药?”
  葛世俊道:“是的,所以为了我妻儿的安全,我是绝不会招供的。”
  月辉道:“巩、月二家发生了这样大的不幸事件,为了查明真相,解消二家的仇恨,我们说什么也不能放你走,除非你肯将幕后主使者的姓名说出来,否则你只有死路一条,而你毒发身死之后,你的妻儿只怕也难活命,因为那幕后主使者不大可能会替你妻儿解毒。”
  葛世俊道:“不错,他可能不会给我妻儿解药,但我如出卖了他,我妻儿就必死无生,我宁死也要抱着一线希望。”
  月辉道:“你知道老夫是谁么?”
  葛世俊道:“你是眉月刀创始人的弟弟月辉月老前辈?”
  月辉点点头,一指月煜道:“这是我弟弟月煜,我们兄弟二人早已告老隐迹,不过我们还有能力处理一些事情,说得不客气一些,当今之世,尚无我们对付不了的人物;如果你服毒属实,那么你还可活六天,只要你说出主使者是谁,老夫二人有把握逮住他,为你争取活命的机会。”
  葛世俊摇摇头道:“多谢月老前辈的好意,在下心意已决。”
  月煜脾气较为急躁,闻言不禁大怒道:“小子,你莫不是敬酒不吃要吃罚酒?”
  葛世俊神情木然道:“在下听凭处置便是。”
  月煜道:“你妻儿住居何处?”
  葛世俊闭目不答。
  月煜气极,喝道:“玉狮,给他一些苦头吃,我就不信他是铁打的人!”
  月玉狮应了一声,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软麻穴,然后手指在他身上一阵抓拿,施以分筋错骨。
  葛世俊登时面色惨白,冷汗涔涔泌出,挣扎强忍了一会,终于忍受不了全身的酸痛,从牙缝里迸出了哀鸣的声音。
  分筋错骨是一种最残酷的刑罚,其痛苦是血液阻塞不畅,四肢酸痛如刀刻骨,任何武林高手一旦受到此种酷刑,不论他个性有多倔强,也忍不住要痛苦哀号的。
  月玉狮喝道:“说不说?”
  葛世俊四肢痉挛抽筋,满地打滚,不断的发出哀鸣,就是不肯吐露只字。
  月玉狮“哼”的冷笑一声道:“大概还不够,我再给你一些!”
  他跨上葛世俊的背部,像骑马一般压坐着,随从怀中摸出一只小草囊,那草囊里面插着几百支针,他抽出一支,扳起葛世俊的左手,把针插入他大拇指的指甲茸里面。
  “啊!”
  葛世俊猛一抬头,发出一声惨叫。
  月玉狮又喝问道:“说不说?”
  葛世俊狂叫道:“不!”
  月玉狮冷笑道:“好,我倒要看看你能够挨几针!”
  又一针插入,而且是慢慢地刺进去。
  葛世俊连声惨叫,好像一条被烧伤的蛇,身子剧烈的扭曲发抖。
  接着第三针、第四针、第五针,都是慢慢的刺入他的指甲茸,他突然两眼一翻,昏死过去了。
  月玉象便去提来一桶冷水,往葛世俊头上一泼,葛世俊身子一颤,悠悠苏醒过来了。
  月玉狮不再问他说不说,扳起他的右手,又一针一针的刺入,每刺入一针,葛世俊就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其声有如垂死的猪!
  转眼间,他双手十指已插上十支针,但是他除了惨叫哀号之外,仍不肯招供。
  月辉眉头一皱道:“罢了,先把他带入地下室囚禁起来。”
  “是。”
  月玉狮和月玉象便把葛世俊架走了。
  月展翼道:“二叔,这小子是公孙奇的小舅子,您看此事和公孙奇有关否?”
  月辉摇摇头道:“没有,公孙奇虽然性情怪异,行事多不近人情,但他这人却有个优点:没有野心,不喜惹是生非。”
  月展翼问道:“那天二叔三叔同他回到万柳村,在那之前……”
  月辉道:“在那之前,他去找我们喝酒下棋,跟我们相处了两天,邀请我们也去他的万柳村玩玩,我们正打算回镇江来看看,就答应了。”
  月展翼道:“这么说他和二叔三叔共处了很多天的时间?”
  月辉点头道:“是的,这几年我们一直隐居于黄山千松岭,他的万柳村距黄山来回约需八天,我们相处了六七天,如果把他去黄山的时间加进去,他离开万柳村至少有十天——你问这干么?”
  月展翼沉吟道:“如此说来,他与我们家两个孩子的遇害似无关系了。”
  月辉道:“不要怀疑他,此人因早年其妻离开了他,致使他性情大变,此外并无任何劣行。”
  月展翼道:“那么,咱们还是由葛世俊的身上下手追查,据巩慧龙说,青溪小姑庙的金姑自称是葛世俊的妹妹,咱们派个人去青溪小姑庙问问金姑如何?”
  月辉道:“也好,你看派谁去较佳?”
  月展翼道:“玉虎弟办事能力甚强,就派他去好了。”
  月辉便向儿子玉虎道:“玉虎,你即刻打点行装,动身赶去青溪小姑庙一探,若有重大发现,先不要打草惊蛇,回来报告再作定夺。”
  月玉虎施礼而去。
  月展翼接着道:“二叔三叔,巩慧龙仍在江都等待和他家人见面,侄儿答应他今夜赶回江都与他会合。”
  月辉道:“那你就去吧。”
  于是,月展翼也走了。
  月展翼刚刚离家不久,家仆入内禀报二老:万柳居士公孙奇到访!
  月家二老连忙出门迎接,只见公孙奇神情沮丧已极,似是碰上很不如意的事,二老接他入宅坐下后,月辉才开头道:“公孙先生,展翼说你昨夜帮了一个大忙,击退了几个来历不明的人物……”
  他没有说出“葛世俊”三个字,等着对方亲自说出来。
  公孙奇轻哼一声道:“那是小事一件,不提也罢,倒是我那个下堂妻的弟弟葛世俊,月掌门人是不是把他带回来了?”
  月辉道:“是的。”
  公孙奇道:“现在何处?”
  月辉道:“在敝宅一间地下室中。”
  公孙奇道:“他招供了没有?”
  月辉道:“没有。”
  公孙奇道:“不招供,就给他一些苦头吃呀!”
  月辉微笑道:“有的,我们给他吃的苦头不只一些,但他死都不肯吐露只字。”
  公孙奇又哼了一声道:“那小子品行一向不好,我与他已毫无亲戚关系可言,你们要怎么处置他,我都不过问。”
  月辉道:“他是目前唯一的人证,我们非逼他供出一切不可。”
  公孙奇叹了口气道:“月老二,你说我这个人怎么样?”
  月辉一怔道:“公孙先生指的是什么?”
  公孙奇嗒然道:“有人说我公孙奇没有一点人情味,你们觉得是么?”
  月辉微微一笑道:“这要问你自己啊。”
  公孙奇耸耸肩道:“旁人骂我没有人性倒也罢了,连我女儿也这样骂我……”
  月辉问道:“令嫒呢?”
  公孙奇双手一摊道:“跑掉了!”
  月煜惊讶道:“怎么跑掉了?”
  公孙奇悻悻地道:“昨夜她顶撞我,我一气之下掴了她一记耳光,拉着她回家,不料渡江之后,一个疏忽竟被她溜掉了。”
  月辉道:“这怎么办?”
  公孙奇道:“是呀!她从不曾单独在外头跑,我真担心她会受骗上当……唉!这小蹄子越来越不听话了,就跟她娘一样!”
  月辉道:“你对她是否太严厉了些?”
  公孙奇道:“当然要严厉管教,女孩子若不严厉管教,将来嫁了人,若是撒泼使性子,她丈夫如何受得了?”
  月辉道:“我瞧令嫒性情温柔,不像会撒泼使性子的女子。”
  公孙奇摇头道:“不,月老二你有所不知,我这个女儿外表温顺,骨子里可倔强得很,常常把我气得半死,就……就跟她娘一样!”
  月辉安慰道:“你放心,令嫒只是一时性起,过几天就会回家去的。”
  公孙奇又摇头道:“只怕不这么简单,她一直想寻找她的母亲,她可能找她母亲去了。”
  月煜问道:“她知道她母亲住在哪里么?”
  公孙奇道:“若是知道,那还好,就因她不知道,所以我才担心呀!”
  月辉问道:“公孙先生要不要见见你那小舅子葛世俊?”
  公孙奇道:“见他干么?”
  月辉道:“他比较怕你,由你来问他,也许他会供出一切内情。”
  公孙奇道:“我心情不好,只想来找你们二老喝酒下棋……”
  月煜道:“我们月家遭逢巨变,哪里还有心情跟你下棋!”
  公孙奇一笑道:“我丢了个女儿,情绪比你们更坏,因此想下棋解闷,要知下棋乃消遣忘忧之事,咱们揪枰对峙,把一切烦恼忘得干干净净,这不是很好么?”
  月煜道:“你帮我们向葛世俊问口供,然后我们才陪你下棋喝酒。”
  公孙奇道:“他不一定就肯告诉我。”
  月煜道:“试试看吧?”
  公孙奇起身道:“好,请带路!”
  于是,二老领着他来到内院,进入囚禁葛世俊的地下室里。
  葛世俊被一条铁链系着,铁链的末端是一个铁圈,它圈住他的颈部,情形就如被系住的一头野兽。
  他听见门响,睁眼一看是月家二老和公孙奇进来,立刻叫道:“姐夫救我!”
  公孙奇大怒道:“我不是你姐夫!”
  葛世俊道:“不是我的姐夫,那你来干什么?”
  公孙奇道:“你老老实实说出主使人是谁,我请二老对你从轻发落。”
  葛世俊摇头道:“我没什么好说的。”
  公孙奇道:“宁死不说?”
  葛世俊道:“不错!”
  公孙奇冷笑道:“是不是吃的苦头还不够?”
  葛世俊道:“我和我妻儿被迫服了毒药,我要是说出一个字,我妻儿必死无生,你要我害死我的妻儿么?”
  公孙奇骂道:“扯你娘的蛋,你哪里来的妻儿?你是一人吃饭全家不饿的混账小子,打量我不知道?”
  葛世俊道:“我后来娶妻生子了。”
  公孙奇道:“娶了谁家女儿?”
  葛世俊不说。
  公孙奇上前踢了他一脚,喝道:“你说话呀!”
  葛世俊冷冷一笑道:“姐夫,我葛世俊好歹是你的小舅子,而你是武林中威名赫赫的人物,现在你帮着外人来欺负自己人,不怕被人笑话?”
  公孙奇又踢了他一脚,大骂道:“呸!你这个卑鄙下流再加厚颜无耻的东西!我与你姐姐早已情断义绝,你再叫我一声姐夫,我立刻劈了你!”
  葛世俊诡笑一声道:“好,姐夫,你下手打死我好了!”
  公孙奇气得七窍生烟,骈伸双指便向他胸口中庭穴点去。
  “且慢!”
  月辉急忙出手架住他的手,道:“不能就这样把他杀了,他是个重要的人证。”
  公孙奇悻悻的收回手,道:“这小子脾气倔得很,就跟他姐姐一样,气死我了!”
  葛世俊忽然哈哈大笑道:“姐夫,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姐姐已经改嫁,现在的丈夫对她很好,我那个新姐夫比你要好上一万倍,我姐姐常感叹她以前瞎了眼,嫁了个没有人情味的丈夫——”
  “砰!”
  公孙奇一拳击上他的嘴巴,打得他牙齿脱落,嘴唇破裂,鲜血直流。
  月辉怕他续下杀手,连忙把他拉开,道:“好了,好了,咱们出去吧。”
  公孙奇笑道:“对,咱们出去下棋喝酒,这回该我拿黑棋了,我拿黑棋必胜!”
  月煜直皱眉头,忍不住道:“公孙先生,我们月、巩二家闹出这么大的事情,哪里还有心情跟你下棋?”
  公孙奇叹了起来道:“岂有此理!你刚刚在厅上怎么说的?你说只要我帮你们问口供,你们便陪我下棋喝酒,怎么一转眼就反悔了?”
  月辉竭力维持礼貌,笑笑道:“好,老夫陪你下一局,走啊!”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大奇案

下一篇:
上一篇: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