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20 21:28:47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巩慧龙人在何处?
  现在他在城西一座许家废园中,这是一座早被废弃的大宅院,宅中杂草丛生,阴气森森,本地居民传说此宅闹鬼,因此没人敢进来。
  巩慧龙直挺挺的躺在一间破房中,一个少女正在为他敷药包扎伤口,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公孙奇的女儿公孙玉凤!
  她包扎好了巩慧龙腹上的伤口,见巩慧龙仍昏迷不醒,便再取出一颗药丸塞入他口中,幽幽一叹道:“这是最后一颗药了,要是我爹的‘九转还魂丹’都救你不活,那……”
  说到此处,不禁珠泪盈眶,泫然欲泣。
  不料就在此时,巩慧龙忽然眼皮动了动,发出低弱的呻吟道:“谁?谁在说话?”
  公孙玉凤大喜道:“是我!我是公孙玉凤!巩慧龙,你总算醒过来了,可把我吓死啦!”
  巩慧龙双目微睁,神情茫然道:“我……我没死么?”
  公孙玉凤笑道:“当然没死!你不知道我爹的‘九转还魂丹’有多灵光,只要尚有一口气在,服下我爹的一颗‘九转还魂丹’就能把人从鬼门关拉回来,而我刚刚给你服了三颗哩!”
  巩慧龙目光盯上她的脸,嘴角浮起一丝微笑道:“你……你是从坟墓里把我掘出来的?”
  公孙玉凤道:“不,你叔叔把你送去牟大夫那里抢救,我看他救了半天也救你不活,便偷偷把你带出来——现在你觉得怎样?”
  巩慧龙道:“头晕,没力气。”
  公孙玉凤道:“这是流血过多之故,我爹的‘九转还魂丹’是合着千年老参制成的,最能增气补血,你慢慢会恢复体力的。”
  巩慧龙悲叹道:“你不该救我,我是个该遭千刀万剥的人。”
  公孙玉凤道:“胡说,你一点都不该死,你只是被人陷害,闯祸的不是你呀!”
  巩慧龙道:“我爹,我四叔五叔,还有我们巩家的十几个人,他们都因我而死,我闯下这么大的祸,还有何面目偷生于世?”
  公孙玉凤道:“我说这不是你的错,你到现在还没搞清楚么?”
  巩慧龙道:“我怎么没搞清楚,我要是不去认识那个月下香,那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公孙玉凤道:“那是你运气不好,头一次偷香窃玉就被人利用上了。”
  巩慧龙听到“偷香窃玉”四个字,有些难为情,道:“那也还谈不上偷香窃玉,我连她的手都还没有碰一下呢!”
  公孙玉凤道:“真的?”
  巩慧龙道:“是真的,我和她只有两次幽会,每次见面,她都不敢靠近我。”
  公孙玉凤问道:“在哪里幽会?”
  巩慧龙道:“都在他们月家屋后的一条小巷里,两次见面,谈不到几句话,她就心慌意乱,连连说要入宅去了,唉!”
  公孙玉凤噗哧一笑道:“你们的幽会一定被人发现了,那人灵机一动,便利用月下香来进行这个阴谋。”
  巩慧龙道:“不对,月下香没有做错什么,她绝不肯接受要胁去杀害月家的孩子,我看月家那两个孩子是被歹人杀害的,他后来又去杀害月下香,然后故布疑阵让大家认为她是畏罪自尽。”
  公孙玉凤道:“那人怎么能够潜入月家从容杀害三条性命?难道月家都是瞎子?”
  巩慧龙心头一动道:“正是,这真奇怪……”
  公孙玉凤道:“我再告诉你一个消息:那葛世俊在月家的地下室中被人杀死了。”
  巩慧龙一惊道:“月展翼把他杀了?”
  公孙玉凤道:“不是,是被一个神秘人物杀死的,那个神秘人物先已月家的独门点穴‘三指挖穴法’杀死月家两个看守地道入口的弟子,侵入地道后又以同一手法杀死丼公亮,然后进入地牢中杀死了葛世俊。”
  巩慧龙大为震惊道:“这更怪了,月家的‘三指挖穴法’是不传秘技,那神秘人物若非月家之人,怎么可能用‘三指挖穴法’杀人?”
  公孙玉凤道:“正是,所以那神秘人物极可能是他们月家之人。”
  巩慧龙道:“他为何要杀死葛世俊?”
  公孙玉凤道:“我猜是为了灭口。”
  巩慧龙又是一惊道:“杀人灭口?”
  公孙玉凤点头道:“是的,也许那葛世俊就是听他命令行事的,由于葛世俊的被擒,他怕葛世俊供出真相,便先下手把葛世俊杀了。”
  巩慧龙惊疑不止,道:“这样说来,那神秘人物必是月家之人无疑,但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杀害月家两个小孩嫁祸与我,目的又是何在?”
  公孙玉凤摇头道:“我不知道,他这样做当然有着庞大的阴谋,只是我不知道他用意何在。”
  巩慧龙叹了口气道:“月家二老以下:月展翼、月玉虎、月玉豹、月玉狮、月玉象及月门六绝为人均极正直,他们中会有人干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么?”
  公孙玉凤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他们月家的事,我们外人是无法了解的。”
  巩慧龙道:“如果能够逮住那神秘人物,一切真相便可大白,我……我的伤怎么样?”
  公孙玉凤道:“很重,不过幸好没有刺伤要害,大概要躺个十来天吧。”
  巩慧龙道:“我祖父知道我在这儿么?”
  公孙玉凤道:“不知道。”
  巩慧龙道:“这是什么地方?”
  公孙玉凤道:“许家废园。”
  巩慧龙道:“啊也,你怎么把我带到闹鬼的地方来了?”
  公孙玉凤吃惊道:“这许家废园闹鬼?”
  巩慧龙道:“正是,听说闹得很厉害,不过……不过我倒不大相信,子不语怪力乱神,我一向就不大相信鬼魂之说。”
  公孙玉凤吸了一口气道:“我也不大相信,不过我听到闹鬼就不免有些害怕……”
  巩慧龙道:“那咱们离开便了。”
  公孙玉凤道:“不行,你的伤口尚未完全止血,必须好好躺着,若是再移动,伤口又会大量流血,那会要你的命的。”
  巩慧龙道:“或者你去通知我祖父,请他派人来陪伴咱们?”
  公孙玉凤道:“这个……”
  巩慧龙道:“怎么呢?”
  公孙玉凤道:“我刚刚把你偷到这里,现在又把你带回去,这算什么嘛!”
  巩慧龙道:“你怕什么?”
  公孙玉凤道:“怕被人讥笑,也怕挨骂,因为……因为我是个姑娘呀!”
  巩慧龙道:“可是——”
  “可是”两个字刚刚出口,蓦听得隔壁房间传来“碰”的一声响,好像一张椅子倒下,或似有件东西被人踢着了!
  由于传说许家废园闹鬼,此刻虽是白天,两人听到这一声响,不禁都吓了一跳,公孙玉凤更是吓得脸色苍白,身子哆嗦起来。
  巩慧龙伸手握住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害怕,另一只手则作出老鼠窜动的样子,意思是说:“不要怕,可能只是一只老鼠。”
  偌大一座无人居住的宅第,有老鼠横行是极其自然的现象,公孙玉凤听了才稍为安心,但正要开口说话时,忽听一人说道:“老大,咱们的计划失败了,姓巩的老家伙突然出现,饕餮和尚、玩蛇老人和傻大姐全栽了!”
  另一个冷峻的声音道:“死了?”
  前者道:“大概没死,属下逃走时,他们三人只受了伤,巩凤翔一定会拷问他们,不会杀了他们。”
  后者道:“他们三人不会说出什么来吧?”
  前者道:“不会,因为他们只是受雇行事,并不知道内情。”
  巩慧龙和公孙玉凤听他们提起“巩凤翔”三字,登时精神一振,情知隔壁二人与巩、月两家所发生的事情有关,因此立刻凝神谛听起来。
  当然,他们大气也不敢喘出一声,怕被隔壁二人听见,因为巩慧龙腹上的一刀流血甚多,已无力气与人搏斗,而公孙玉凤虽有一身不俗的武功,由于不知隔壁二人的身份来历,而且她必须保护巩慧龙,故当然不愿被人发现。
  只听后者又冷冷道:“当时月展翼在场么?”
  前者道:“在。”
  后者道:“巩凤翔对月展翼的态度怎样?”
  前者道:“很奇怪,照说江北第一家死了十多人,巩凤翔见到月展翼时应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可是刚才巩凤翔对月展翼的态度虽不友善,却也没有动手的意思,好像巩凤翔已明白月家袭击巩家是出于误会,不愿追究了。”
  后者冷哼一声道:“这么看来,我的计划是失败了。”
  前者道:“现在饕餮和尚和三人已落入巩凤翔手中,老大打算怎么营救?”
  后者道;“巩凤翔既然逮到他们三人,防患自必严密,要想救出他们三人只怕不容易……你知道他孙儿巩慧龙的下落么?”
  前者道:“巩慧龙已经死了。”
  “死了?”
  “是的,他自认罪孽深重,已在巩凤翔面前自杀身死,这是巩凤翔亲口告诉月展翼的。”
  “哼,这倒是出我意料之外,要是那小子不死,咱们把他抓来,饕餮和尚三人就有救了。”
  “巩慧龙的二叔和三叔呢?”
  “可能尚在江都,只是属下不知他们落脚的地点。”
  “你能不能去查出来?”
  “江都是巩家之地,属下又已成了他们追缉的对象,只怕不便再露面了。”
  “你乔装一下好了。”
  “哦……”
  “你立刻改变一下容貌,出去打听巩北银和巩北铜的下落,咱们只要抓到其中一个,就可跟巩凤翔讨债还债了。”
  “是。”
  “这许家废园安全么?”
  “应该很安全,这里面有几十间破房子,他们不会很容易找到咱们。”
  “好,我就在这里等你的消息。”
  “是。”
  过了一会之后,前者似已乔装完毕,只听他开口道:“老大,属下这就出去,不管找到与否,今夜当回来和老大相见。”
  后者道:“嗯,你去吧!”
  前者的脚步声远远而去。
  巩慧龙心中又惊又喜,他现在已约略猜出后者是巩、月两家造成重大冲突的关键人物,自己如能见上对方一面,一切纠纷便可迎刃而解,但是自己现在重伤在身,无力行动,不要说去见上对方一面,要是被对方发现自己在此,自己的小命反而不保了。
  公孙玉凤了解巩慧龙处境危险,因此芳心鹿撞,呆呆望着巩慧龙而不知所措。
  巩慧龙便在她手心上写道:“你快去通知我祖父。”
  公孙玉凤摇摇头,也在他手心上写道:“那人必是很可怕的人物,我这一出去,一定会被他发现,这会害死了你。”
  巩慧龙又写道:“你提轻脚步慢慢走,应不致被发现。”
  公孙玉凤写道:“不成,由这房间出去,一定要经过隔壁房间的门口,没有别的通路。”
  巩慧龙心慌起来了,写道:“若然如此,他一走进这房间,不就发现咱们了?”
  公孙玉凤写道:“正是,他好像要在这里停留到晚上,因此极可能走进这房间。”
  巩慧龙写道:“这怎么办?”
  公孙玉凤写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巩慧龙沉思有顷,又写道:“你冲出去,别管我了。”
  公孙玉凤写道:“不。”
  巩慧龙道:“他不会立即下手杀我,你逃出去通知我祖父,他会赶来救我。”
  公孙玉凤写道:“不成,就算我逃得出去,他发现你时,一定会立刻把你带离此宅,等到你祖父赶到这里时,你已不知去向了。”
  巩慧龙写道:“他的目的是为了营救饕餮和尚三人,就算把我赶离此处,仍然会与我祖父连络。”
  公孙玉凤写道:“你倒想得天真,一旦落入他手里,他绝不肯让你活着见到你祖父的。”
  巩慧龙写道:“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了。”
  公孙玉凤写道:“不管怎样,我绝对不会离开你的,要死咱们死在一起。”
  巩慧龙心弦一震,他对此女早有好感,只因发生了月下香那桩事,害得自家十多人命丧月家人之手,因此对儿女私情已不敢再去沾上一点点,现在听了公孙玉凤的话,心情突然乱了起来。
  最难消受美人恩,他感到十分为难了。
  公孙玉凤见他在发痴,便又写道:“你在想些什么?”
  巩慧龙写道:“我是个没出息的人,不值得你这样对待我,你还是走吧。”
  公孙玉凤仍然摇头,拒绝独自逃命。
  巩慧龙又写道:“你悄悄走到壁前,从破壁的小洞望过去,看看那人是谁。”
  公孙玉凤点头应允,当即蹑手蹑足走到墙壁前,凑近壁上一个小破洞,向隔壁房间窥视。
  看了几眼,便又蹑手蹑足回到巩慧龙身边,在他手心写道:“是个中年人,只是我不认识他。”
  巩慧龙写道:“相貌如何?”
  “有点像月展翼。”
  “真的?”
  “只不过比月展翼苍老一些。”
  “是不是月家二老?”
  “不,他的年纪还不到五十岁。”
  “是不是月玉虎?”
  “不是。”
  “月玉豹?”
  “不是。”
  “月玉狮?”
  “不是。”
  “月玉象?”
  “都不是。”
  “奇怪,月家兄弟就只这五人……你确定他长得很像月展翼?”
  “有一点酷像而已。”
  “是不是经过易容?”
  “看不出来。”
  “有没有带月家的眉月刀?”
  “没看见。”
  “穿何衣服?”
  “黑衣。”
  “他在隔壁房中干什么?”
  “躺在一张破床上假寐。”
  “若是如此,他大概不会走近此房,你等他睡熟了之后再走好了。”
  “我绝不离开你。”
  “这对你我都没好处呀!”
  “我不管。”
  巩慧龙不禁苦笑了。
  公孙玉凤又写道:“除非你不喜欢我。”
  写出这几个字后,她一张玉脸胀得通红了,这是她首次最大胆的一种示爱,是她费了很大的勇气才写出来的。
  巩慧龙抓住机会,写道:“我不敢再喜欢任何一个姑娘了。”
  公孙玉凤写道:“包括我?”
  巩慧龙写道:“是的。”
  公孙玉凤竟不伤心或生气,反而嫣然一笑,写道:“我不相信。”
  巩慧龙正色写道:“我是实话。”
  公孙玉凤含笑写道:“这世上除了我爹之外,我只有你一个朋友,如果你不喜欢我,我只有去死啦!”
  巩慧龙心中一惊,忙写道:“不要胡思乱想,将来你会交到更好的朋友,令尊是当世奇人,他会替你找一位——”
  公孙玉凤缩回了自己的手,不让他继续写下去,反拉过他的手写道:“我不会喜欢任何一个男人,我只要和你在一起。”
  巩慧龙写道:“令尊会答应么?”
  公孙玉凤写道:“我爹不答应,我便去死!”
  巩慧龙有一种“事态严重”的感觉,只得写道:“我喜欢你,可是我满身罪孽,实在配不上你,为了一个月下香,我已害死了我父亲等十多人,如果我祖父知道我又认识了别的姑娘,他不劈了我才怪!”
  公孙玉凤写道:“你这个人真是莫名其妙,为什么老是认为你自己有罪?你只是中了恶人的诡计,错不在你呀!”
  巩慧龙写道:“好了,此事暂时不谈,现在你到底打算怎么办?”
  公孙玉凤写道:“咱们呆在这里不言不动,等那人离开之后,咱们就安全了。”
  “要是他走入此房呢?”
  “我就跟他斗一斗,你则乘机逃走。”
  “不,我不会留下你的。”
  “对了,我想到一个妙计了!”
  “什么妙计?”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大奇案

下一篇:十一
上一篇: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