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石中奇人
2022-01-10 20:28:37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立青收敛了哭声,这些奇怪的问题一股脑钻进了他的脑子,他觉得忽然之间,似乎有某种东西进入了他的心中,他好像捕捉了一些什么,又像是什么也没有。他迷惘地摇了摇头,爹爹的音容又闪入他的脑海,霎时之间,他又觉得悲哀起来,于是他又倒在地上,放声大哭。
  “孩子,你还没有哭够么?”
  忽然之间,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立青吃了一惊,他原以为这里是没有人的,他连忙一跃而起,举起袖子来乱揩一阵。
  循声望去,却是一个人也没有,他不禁又是奇怪,又有点害怕,他向那方向问道:“你是谁?你在哪里?”
  “哈哈,我在你的身边。”
  立青向左一看,只见左边是一个山洞,自己方才一味自怨自艾,没有注意到,那山洞黑黝黝的,也不知有多深,但那声音就是从洞中传出来的。
  立青壮着胆子往洞里探进去,只觉阴湿湿的,他行了几步,问道:“你在哪里?”
  “你找不到我的,咱们中间隔着一块大石头哩!”
  立青惊异万分,他伸手向前一摸,果然摸着一块不知有多大的石头阻住入内之路,而且堵得密密贴贴。
  若非把巨石移开,否则绝对无法入内。
  他叫道:“难道你是被人关在里面?”
  那人叹了一口气道:“怎么不是。”
  听他语气似乎觉得十分懊丧,但是立刻他又笑道:“那有什么稀奇,当年齐天大圣孙悟空还被压在五指山下哩!”
  立青听他这种时候凑出这么一句笑话来,不禁哑然,他关切地道:“你被谁关的?关了多久啦?”
  那人笑道:“说来也不算久,大约有几年了吧!”
  立青叫道:“里面有东西吃么?”
  那人道:“也有些虫蚁鼠子之类,唉,只可惜我是不吃荤的……”
  立青急道:“那你吃什么呀?”
  那人道:“随便吃些草类植物也就够啦!”
  立青不禁又惊又疑,心中渐渐有几分畏意,他暗道:“这人不是鬼也是疯子,我还是快出去的好。”
  他正想退出,那人已叫道:“要走么?嗨,好不容易碰到一个人来到这里,你就陪我谈谈吧!”
  立青想想,又觉可怜起他来,他停步道:“你要先告诉我,是什么人把你关在这儿的?”
  那人拍了拍手道:“那个人么?说来也不怎么,只是他凭着一双空手举着这石头堵住洞口的功夫,可真有几下子。”
  立青大吃一惊,这石头至少有几千斤,凭双手之力把它举起,那岂不成了神仙?但是听这人的口气,似乎并不把它放在眼里。

×      ×      ×

  立青想了想道:“你不肯说出他是谁来,也就罢了。”
  那人却问道:“你年纪轻轻,什么事那么烦恼,干么哭得那么伤心?”
  立青被他这一提,心中又烦恼起来,那些难解的问题一一浮上心田,他忽然问道:“老先生,你问得对,这世界上当真有好些事令人烦恼得紧。”
  那人道:“孩子你有什么烦恼呀?”
  立青想了想道:“这世界上的人,为什么总是把人的思想和行事作最坏最坏的猜疑?”
  那人拍手道:“少年人,你说得好,只因为这世上原本就是坏人比好人要多些。”
  立青叹了一口气,想到这几个月来所碰到的人,除了那心如和尚,似乎全都是坏人,他不禁捏了捏拳头,望着自己腕上破碎的衣袖发呆。
  事实上,人世间的是非善恶当真是一发之别,所谓的善恶,并不是一个绝对的标准,那只是一个相对的比较罢了。
  可怜的立青,方一入世就接二连三的碰到不如意的事,他本性的洒脱像是突然之间变成了无比的固执,艾老八、金老儿、云焕和……那一张张阴森森的面孔飘过他的眼前,他又叹了一口气,喃喃地道:“立青啊,有些事情不能不认真啊!”
  他喃喃地自语着,转身向洞外走去,洞内那个人隔着石头却有如目可睹一般,立刻叫道:“孩子,你到哪里去?”
  立青茫然答道:“我么?我要去学武艺,哪里可以学武我就去哪里。”
  那人喜孜孜地拍手道:“成,你可以不必走了。”
  立青忍不住停下身来,反身问道:“为什么?”
  那人笑道:“你要学武难道还要去找别人么?找我就行了呀!”
  立青在心中琢磨他这句话,这句话虽似玩笑,其实隐隐透出无比的狂傲气。
  那人见立青不语,便连声道:“嘿,你不要以为我被人关在这里,其实呀,现在再叫关我的人来,我和他打一架,可真不知鹿死谁手哩。说实话,要想找一个能胜过我的,可真不容易呀!”
  立青更是奇怪,他猜不透这人究竟会是谁,听他的口气,难道他是一个绝顶的高手?
  他望了望黑暗中的巨石,暗道:“纵使他是盖世高手,纵使他肯教我,隔着这巨石又有什么用?”
  他转过身来,急步走出洞去。他方走到洞口,忽然觉得眼睛一花,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眼前一晃,他连忙定神一看,却又什么都没有,就在这时,他的背后一个苍劲宏亮的声音道:“小施主请了。”
  立青吓得连忙一个翻身,只见自己背后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古稀的老和尚。

×      ×      ×

  他方才从洞中走出来的,那洞又是被巨石堵死的,这老和尚分明是从外面进来的,自己直挺挺地向外走,竟不知他已到了自己背后,天下有这等怪事?
  他惊异不止地望着老和尚,那老和尚面貌十分有趣,他笑眯眯地对立青道:“喂,小施主你急急忙忙到哪里去呀?”
  立青脱口道:“我……我要去学武……”
  那老和尚怔了一怔,忽而笑道:“学武么?好,我教你一招。”
  他一抬腿,左掌向下一划,右掌一翻拍出,洞口边一棵碗口粗细的杉树隔空而折,那折断的地方真比利斧砍的还要整齐光滑。
  立青作梦也没有想到世上竟有这等功夫,那老和尚见立青惊得那般模样,似乎满心得意欢欣地摸了摸胡子,对立青道:“小娃儿,照我老和尚这样练吧,哈哈……”
  他笑着转身向内大叫:“喂,何老弟,老和尚来看你啦!”
  那石头里面的人没有答话,却传出一种极其低沉有力的声音,初时好像大风骤起,过了片刻那声音愈来愈惊心动魄,直如千军万马在原野上奔腾一般。那老和尚侧耳听了一会儿,原来嘻笑的脸孔忽地变得严肃起来。
  立青可没有注意到这些,他如醉如痴地注视着那齐整折断的大杉树,脑海中充塞着的全是老和尚方才那挥臂的一掌。
  他呆呆地望着那断树,一步步走过去,触摸着那平滑的断面,忽然他喃喃自语道:“不错,正应如此。”
  他一抬腿,挥手一圈,一掌拍向身左一棵小树,拍的一声,那树一阵猛晃,倒摇落了一地树叶。
  那老和尚听到声响,转过头来一看,见立青正满面愧色地望着摇摆的树干发呆,他不禁莞然一笑。
  这时候,石洞里的声音变成了一种轻微但尖锐的呼啸,接着“拍”的一声,像是手掌拍在什么东西上所发的声响。
  里面那人道:“老和尚,怎么样?”
  老和尚白眉一扬,嘻嘻道:“碎的是第七块,还有……还有……第十三块,对不对?你好一手上乘‘隔山打牛’的掌力呀!”
  里面那人停了一下,似乎怔了一怔,接着叹道:“老和尚你真行,我以为这次掌拍石板的手法一定能瞒过你的,哈,谁晓得还是让你听出来了。”
  老和尚道:“何老弟,你上了大当……”
  里面的人道:“怎么?”
  老和尚道:“你那功夫当真练到炉火纯青,可是你忘了‘隔山打牛’原是少林寺的功夫,哈哈,老僧在少林寺吃了几十年的饭,纵然本事不济,也还听得出一些门路来呀!”
  洞内那人似乎呆了半晌,过了一会儿才道:“喂,老和尚,去年你不是说今年底才能来看我的,怎么现在就跑来啦?”
  老和尚道:“我老儿在山上住得无聊,下山来更是没事做。你可知道,现在天下太平,我走了几百里路,也不见什么不平之事需要我老衲行侠仗义,所以就到这里来聊聊。”
  洞里的人道:“和尚,你说我能不能移开这巨石了?”
  老和尚不假思索地道:“能。”
  这下反叫洞里的人奇怪了,他道:“答得这般肯定么?”
  老和尚道:“方才你那‘青云玄啸’隐隐有龙吟之声,分明已达天人合一之境,这石头怕是拦不住你了。”
  洞中之人道:“和尚,我们相交几年啦?”
  老和尚伸手扳了几扳道:“从那年你夜闯少林寺算起……”
  洞中人打断道:“不,那时候咱们还算不得是朋友。”
  老和尚笑道:“好,从那年老衲发现你被关在这儿算起,每年老衲跑来寻你聊天,也该有三年了。”
  洞中人道:“不错,待我移开这石头,第一件要做的事你猜是什么?”
  老和尚紧接道:“去寻那关住你的人,打他一顿出气。”
  他说得流利无比,似乎不经大脑脱口而出,哪里还像个出家人,洞中人道:“不,我第一件事便是找你较量较量。”
  老和尚道:“找我?”
  洞中人道:“一点不错,你这和尚老说自己武功不成,连你师弟都不如,可是从你所说的话我可以听得出来,分明是在装驴,我非试试不可。”
  老和尚仿佛面对洞中人一般,连连摇手道:“这可不成,老和尚如何能比得上你何老弟?”
  洞中人哼了一声不再言语,正在这时,忽然“喀折”一声,老和尚回首一看,只见立青手舞足蹈地在一棵臂粗的树前,那树从中折断,横躺在地上。
  老和尚望了望树杆折处,脸上顿时显出无经惊疑之色,他一把跳起,飞快地跑了过去,拾起地上的树干仔细瞧了又瞧,然后满脸不服气地对立青瞪眼睛道:“你学会了?”
  立青红着脸点了点头,老和尚望了他两眼,然后双掌一扬,猛可一个转身,双掌从肋下向后飞去,“啪”的一声,左右两棵杉树又是齐腰而折。
  老和尚道:“你再学吧!”
  言下大有“我就不信你还能学得会”的意思,立青看了一看,努力苦思了一番,依着第一掌的道理提气翻身双掌飞出,“啪”“啪”两声,那树动也不动,老和尚得意地哈哈大笑,拍拍脑袋,一摇一晃地走进洞去了。

×      ×      ×

  立青不禁又羞又恼,他专心地回忆老和尚方才出掌的神情,一遍又一遍地模仿着。
  老和尚走到洞中,便道:“何老弟,我那师弟你是知道的……”
  洞中人道:“大名鼎鼎的少林掌门方丈我怎不知道?”
  老和尚搓了搓手道:“我师弟他这人呀,什么都好,就是天生太过好胜,譬如说下棋吧,他万万不是老衲的敌手,但他却每次都要争个胜。有时候当着众弟子在,他是掌门人,我老和尚总不能让他难堪,只好让他赢个几盘,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千万不能告诉别人……”
  洞中人笑道:“我被关在这里,除了你老和尚,有谁会来找我?我想告诉别人也办不到呀。”
  老和尚向左右看了看没有别人,这才正色低声道:“你道这次我为什么要提早下山?又是我一盘棋杀得他片甲不留,他发起火来,我这才下山来避避风头。”
  洞中人呵呵大笑起来,笑声把石洞都要震塌似的。
  老和尚愠道:“笑什么?”
  洞中人道:“少林寺一向以戒规严厉著称,门中和尚在外人面前搬论掌门人的是非,只怕要以老兄为第一人了。”
  老和尚不以为耻地道:“好在何老弟也算不得外人。”
  洞中人大笑道:“好说,好说。”
  这时候,立青忽然喜气洋洋地一跃而起,他喃喃叫道:“是了,原来韩叔叔教我的那些都有这许多妙用,我一直只道自己什么都不懂呢。”
  他一面嚷着,一面提气翻身,双掌潇洒自如地从胁下向后猛飞而出,发出“呼”的一声。
  只听“啪”“啪”的两声,左右两边各一棵树齐声而折。
  老和尚瞪大了眼,连声叫道:“咦,咦,咦,这小子真有这么行么?”
  他摇摇摆摆地走上前去,像老朋友似的一把抓住立青的肩膊道:“哼,你又学会了是不是?”
  立青红着脸又点了点头,老和尚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盯着立青的脸叫道:“咦,老衲觉得你这张脸有点眼熟。”
  立青想笑,但是哪里笑得出来,老和尚用力摇了摇立青道:“你想想看,我们有没有见过面?”
  立青摇了摇头,老和尚偏着头想了半天,似乎有天大的难题难以决定,立青被他抓住肩头站在那儿,实在不甚舒服。
  但是他又不好意思把老和尚推开,等了好一会儿,总算老和尚把翻起的眼珠一转,放开手来乱搓一番,口中喃喃叫道:“有了,有了。”
  立青望着他,像在问:“什么有了?”
  老和尚道:“喂,小朋友,我看你武功差得紧,一定没有跟人学过吧?”
  立青心中大愠,怒声叫道:“有!”
  老和尚见风转舵,连忙道:“有?有也成,我知道,你虽有师父,可是你那师父一定比老衲差得远了,对不对?你瞧……”
  他猛向空中一招手,立青只觉他的大袖袍带着一阵异常的暖风,他张开手来,手心已多了一只麻雀。他手心平张,但任凭那麻雀如何振翼鼓翅,却始终飞不起来,老和尚眯着眼玩够了,方才一放手,那麻雀“吱”的一叫,飞上天空。
  老和尚笑眯眯地望着立青道:“如何?你师父一定办不到吧?所以呀,你还不如跟我做小和尚算了……”
  立青摇手道:“不,我不要做和尚……”
  老和尚一把抓住他,叫道:“对,不做和尚,不做和尚,我也懒得做和尚哩,我看……我看……我们拜师也不必拜了,即日开始授招吧!”
  立青被他又推又拉,弄得没落手脚处,那老和尚露的那手功夫可真叫他心中钦羡得五体投地。
  但是他忽然之间,想到了韩叔叔,虽然韩叔叔一直不让他唤师父,但是在他心中,韩叔叔正是唯一的恩师,他岂能不经同意,另投他师?
  他心中原满存着要苦练武功的意思,碰到这怪和尚竟主动要传他武功,那真是求之不得的事。
  但他是个忠厚的人,一想到韩叔叔,他心中便是一紧,他待要开口拒绝,便是当他一抬头,看到那老和尚一脸眉飞色舞的得意模样,又不好意思开口相拒。

相关热词搜索:烽原豪侠传

下一篇:第十一章 少林奇僧
上一篇:
第九章 青衫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