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言者无心
2022-01-10 20:36:23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鸟儿吱吱地唱着,山间好一片明朗晨景。
  这时候,有两个人从山下羊肠小道奔了上来。那羊肠小道并不十分好走,但是这两人步履如飞,遇到大石拦路,他们一跃而起,人在空中伸手一按石头,便飘然而过,姿势美妙之极。
  山上面,立青和何克心并肩坐着,他们默默注视着这一对疾奔而上的人。
  “何叔叔,这两人好一身轻身功夫。”
  何克心没有答话,过了一会儿,山下那两人已到了山腰,何克心道:“这两人在武林中必是颇有大名的人物了。”
  立青道:“依小侄看来,这两个人都是内外兼修的高手——”
  何克心笑了笑道:“何以见得?”
  立青道:“看他们跑得飘逸无比,身形有如行云流水一般,分明内力充沛,但当他们跃身拍掌时,则又露出一种刚猛的威势,倒像是个外家的高手。”
  何克心点头赞道:“不错,你剖析得十分中肯。”
  就这一阵子,那两人已奔得近了,何克心一拉立青道:“我们不要让这两人看见。”
  他拉着立青躲到一块突出的石角下,不一会儿,那两人已走近了。
  一个沙哑的嗓子道:“要不是我冒险闯这条没有人走的路,只怕咱们还得多走两日的路程哩,翻过这山,雁荡就在望了。”
  另一个雄壮的声音道:“说的虽是,可是这漏夜兼程的赶路,可苦了一双腿啊!”
  那沙哑的嗓子道:“这块平地真不错,我们坐下歇一歇吧!”
  两人走到立青和何克心先前坐的地方,就在那儿坐了下来。
  立青偷偷望过去,只见左面坐着的是个白袍儒生,年约四旬;右面坐的却是个身材高大的中年和尚。两人坐在那儿歇憩,中年和尚从腰带上取下一个大葫芦,捧起来大口大口地喝水。
  那和尚喝完了水,又取出些干粮,问那儒生道:“赵兄,用些素食?”
  那儒生口声沙哑,答道:“谢了,小弟不觉饥饿。”
  和尚赞道:“赵兄内力深厚,跑了这多山路却是如履平地,小僧好生佩服。”
  这时何克心拉了立青一把,低声道:“这和尚是昆仑的。”
  立青道:“何叔叔您认得他?”
  何克心摇摇头道:“不,我认得他的身法。”
  这时那白衫儒生笑道:“过奖过奖,武林中谁不知道你屠龙大师的大名,当今昆仑一脉,除了令师长春老禅师,你屠龙大师是第一把好手啦!”
  和尚道:“小僧不经常在武林中走动,浪得这一点虚名而已,如何敢称得上大师两字?”
  中年儒生道:“此次雁荡风云际会,赵某不过是看看热闹的性质,大师身为昆仑一脉代表人物,必然怀有重任,到时赵某必能目睹大师一显神威。”
  和尚爽朗地笑道:“罢了,罢了,莫说出家人不敢赶这趟百年未有的大浑水,便是敢,凭贫僧这一块材料够吗?说实话,贫僧此来不过是奉师命借这机会寻找一个人,家师相信如果那人还在世上,这次他必会现身雁荡的。”
  那儒生听他说千里迢迢赶来只为寻找一人,自然有些不信,和尚望了他一眼,知他不信,忍不住道:“赵兄莫要小看了此人,据家师估计,若是当真此人一出,只怕——只怕——”
  中年儒生道:“只怕什么?”
  和尚缓缓地道:“只怕‘道僧王后’的顺序儿得整个重新排一下!”
  中年儒生惊得一跃而起,他双目圆睁,惊问道:“这人是谁?”
  和尚道:“这人的名字说出来赵兄也不会知道,还是不说也罢。”
  那中年儒生沉思一会儿,又开口道:“不是小弟信不过大师,实是大师此言太过令人惊疑,试想天下又出了这么一位盖代高手,赵某武功虽然不济,但怎会连个耳闻都没有?再说那人既是神功绝世,又岂会是无姓无名之人?”
  和尚明知他相激,但他似乎不喜隐藏心中之话,这时再也忍不住道:“告诉你也不妨,那人姓何,名字叫克心!”

×      ×      ×

  “何克心?何克心?……”
  中年儒生喃喃念着这个惊天动地的名字。
  躲在石后的立青觉得全身一震,他回首看看何叔叔,只见何克心双目低垂,坐在石下,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
  这时那和尚道:“昨日赵兄所说的那事,现在可以详细告知贫僧了么?”
  那中年儒生道:“并非小弟隐瞒,实则昨日那地方人多口杂,小弟深怕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说到这里他停了停,想了想才道:“此处别无旁人,说与大师知晓无防,小弟这一路赶来,路经蜀中峨嵋之北约三百里之处的一个小庄落,却发现了一桩天大怪事——”
  立青本见这两人谈个没休,心中甚是烦恼,但是忽听到“峨嵋之北三百里处的小庄落”这几个字,他的一颗心险些儿跳将出来,峨嵋以北三百里,小庄落,这不是我的家么?
  中年儒生道:“那时正是深夜,小弟施展轻功夜行,正奔得兴起,忽然黑暗中一把火起,烧得红光冲天,小弟不禁停下脚来仔细一看,只见五条人影如流星一般从火光中飞窜出来,其中两人背对着小弟,另外三人却是面对小弟而立,小弟仔细一看这三人,直惊得说不出话来——这也就是我昨日在人多之地不便说话的原因!”
  那和尚奇道:“咦,这倒奇了,那三人是何等人物?”
  中年儒生道:“左面的老者手持长剑分明是天山四剑的第二位……”
  和尚接口惊叫道:“你是说北风剑林碧铭?”
  中年儒生道:“不错,右面的一个手捧着一只铁八卦,却是山西太极门的震三川——”
  和尚又忍不住叫道:“震三川柏三思?”
  中年儒生道:“不错,我正奇怪这两个老儿说怎么也不会扯在一起的呀,往中间一瞧,这才把我吓了一大跳!”
  和尚道:“是什么人?”
  中年儒生压低嗓子道:“这人小弟曾有一面之缘,竟是点苍飞狐!”
  “啊——”
  和尚惊啊了一声,没有说出话来。
  中年儒生拍了拍手道:“我当时连忙一闪身,隐入黑暗之中,那背对着我的两人,其中一个高声狂笑道:‘好啊!今日当官差的也放火劫舍了!’
  “那云焕和一个腾步,轻轻落在一片尚未着火的屋瓦上,那身形真漂亮极了,只听他冷冷叫道:‘今天你老儿是死定了!’
  “那人哼了一声,转身对身旁之人一揖到地,沉声道:‘简老先生义薄云天,只是在下身上血海般的胆子,简先生你到此为止,还是先请吧!”
  “他身旁那人仰首大笑道:‘海内存知己,天涯尚且如比邻,方老先生,我们是道地的比邻呀,哈——云焕和,这梁子今天简某是挑定了的,你只管请吧!’
  “只见剑光一闪,北风剑客如闪电般攻出一剑,只看到那姓简的呼的一掌拍出,北风剑客收剑倒窜半丈,我挖破脑袋也想不出武林中有那一位高手是姓简的,但看他身手,分明已是一派掌门的功力了……”
  那和尚也喃喃自思着,只有在偷听中的立青兴奋激动得几乎跳了出来,他在心中狂呼:“简老先生,是他,是我们隔壁的简老先生,他……他来帮爹爹了……”
  那中年儒生继续道:“后来他们便打起来,那姓简的以一敌二,敌住了北风剑林碧铭和震三川柏三思,那姓方的敌住飞狐云焕和,那真是一场好斗,直看得我赵某自叹几十年功夫算是白练了。”
  和尚插嘴道:“那姓方的也有这高功力?”
  中年儒生道:“这就是奇事了,那姓方的双手空空,招式却是又狠又稳,飞狐剑上的造诣是天下无双的了,可是五十招内就没法逼动那姓方的半步!”
  和尚道:“那么云焕和……”
  中年儒生打断道:“大师且听我说下去!当时我见这么三个不可一世的高手竟联手以多凌少,心中已是不平,何况我赵某对那只飞狐着实缺乏好感。但我当时没有下去助那方简两人一臂之力,因为一则我不明他们相争之原因,再则我一口气得罪这三个人也实嫌鲁莽——”
  他说到这里停了一停,在石后的立青原来讨厌他说个不停,这时却急得头上冒汗要想听知下文,恨不得冲出去催他快讲,他揩了揩额上的汗珠,转头看了看何叔叔,只见何克心也是双目圆睁,十分紧张地聚精会神听着。

×      ×      ×

  中年儒生继续道:“我一看这情景,姓方的和姓简的要想逃跑的话,只有一条路可行——”
  那和尚点头道:“赵兄说得不错,那就是拼命想法把敌方三人中的一个下盘给废了,叫他行走不得!”
  中年儒生笑赞道:“好个屠龙大师,真是老江湖所见略同。试想在当时那个地方,无论如何也不能舍了受伤的不顾,若是背着追吧,以方简二人之功力,分明是赶不上;留一人看守吧,便是飞狐追上去,他一人也敌不过方简二人——我才想到这里,那边方简两人竟也同样想到这一点——”
  他拍了拍手道:“姓方的死缠住飞狐,姓简的真行,他拼着左肩中了林碧铭一剑,额角让柏三思扫了一指,但他终于一掌拍在北风剑客的左胯上!”
  立青听到这里,激奋得紧捏着拳头,好像目击那一场血战一般,却听那中年儒生继道:“我赵某练了这么多年功夫,闯了这么多年的江湖,还是第一次见着这般舍命的恶斗。姓简的伤了北风剑客后,如同疯虎般扑向飞狐云焕和,他发出两掌,大喝一声:‘快跑!’这时他们五人就在我藏身之地的下方,我看见姓方的以极妙的身法退出了云焕和的剑圈,这一退出,要想再追,怕就难了!”
  立青心中松了一口气,但那只是一刹那,立刻他又再度紧张起来,因为那中年儒生又继续道:“但是飞狐是何等人物,他也看穿了这一点,是以他剑掌齐举,想要把那姓简的毁在当地,姓简的也知道自己这一下非逃开不可,否则就不容易脱身了。他飞快地一闪身,避开了飞狐的一剑,但是右面的一掌是无论如何躲不过啦。这时候,我再也忍耐不住,跳将下去,接了飞狐的一掌,云焕和可没有想到会有此变,他一怔之下,咱们三人一起飞跃而起,这时他不及追赶,便是追,也讨不了好去。我随在简方两人后面,跑出数十丈,我也不打招呼,暗自斜窜隐入密林中,只听得不远处有人大叫救火,云焕和等人也飞快地离去。”
  他说到这里,歇了一口气道:“飞狐云焕和和赵某有一面之缘,但当时的情形下,他未见得就认出了我,飞狐这人我着实有点惹不起他,是以我不得不言辞谨慎了。”
  那和尚点了点头,忽然叹了口气道:“天下能人辈出,却不知是武林之福抑或是祸哩?”
  中年儒生感叹了一会道:“好,我们再起程吧!”
  和尚背好行李,两人飞纵而去,立青长长嘘了一口气,爹爹没有死,他心中的大石放下了,要不是简老先生仗义相助……要不是这姓赵的中年儒生助了一掌……要不是他们俩人恰巧从这条路经过而恰巧在这儿休息……这消息怎会落入自己的耳中,冥冥苍天难道真有所安排么?
  他反转过身来,对着何克心激动地道:“何叔叔,爸爸没有死……爸爸没有死……”
  何克心一把紧紧抓着立青的手,他沉着地道:“是的,方老哥脱险了,鬼使神差,教这和尚和儒生到这里通报这个好消息。”
  提到和尚,他立刻想到一件事,不禁惊异地道:“怎么一早上都不见咱们那位老和尚了?”
  他领着立青走了出来,直往石洞走去,才走到洞口,只见老和尚端端正正坐在洞里打坐,两人不由相对一笑。
  立青回转过头来,他只觉得天色格外地清朗,鸟唱格外地悦耳,他眼眶中充满着感激的泪水。

×      ×      ×

  第二天,奇怪的事又发生了。
  立青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睁开眼看见的第一件事便是一张白笺,压在他的枕边。
  他拿起那白箋一看,只见上面写着:“立青:突逢急事,我与老和尚先行。”
  那是何叔叔的笔迹,分明是遇上了天大的急事,连立青是否该等他都没有交待,立青不禁拿着那张信箋呆住了。
  他穿好衣服,走出洞来,习惯地漫步走到那密林中,每天凌晨他随着何叔叔修练绝顶内功的地方,他依然坐下,照样练了一个时辰,太阳已经升到远树上了。
  他茫然走到阳光之下,望着远处薄薄的山岚,他的心像是忽然开阔了一些。
  这些日子来他像是在梦境中,除了练武,什么都想不到,这一刹那,他仿佛又寻到了他自己,回到现实之中——
  现实摆在眼前,我该怎么办?住在这里干等么?
  他想了一想,作了一个暂时的决定,他先走出去看看再说。
  斜陡的山坡,他轻松而迅速地攀登了上去,从高处俯看了这隐密的小谷一眼,阳光照在那片密林上,反射着鲜嫩的绿色,他的心中仿佛充实了一些什么。
  他跃到一块突出的石岩上,度量着翻越脊顶的高度,那起码有三丈多,这对立青来说真是个不可及的高度,但是他此时忽发奇想:“要是我能一跃而上,那就是说我的功力已进步到相当惊人的地步了,我且试试看。”
  他闭着眼,双足用力一纵,只觉自己身体腾空而起,激流的空气急速地从耳边掠过。他一睁眼,那脊顶的崖边飞快地从他眼中一掠而下,这一跃竟足足超出脊顶半丈之多!
  他落在地上,心中一阵狂喜,再往下望了一眼,他不敢相信自己能够轻松地跃纵如此之高,想到这里,更是万分欣喜,连蹦带跳地向前走去。
  他奔得兴起,自己不觉越奔越快,也不知跑了多远,只是他的精神越来越旺盛。
  忽然之间,他听到一阵沉重的声音传来,唰的一声,他停了下来,那像是人类所发出的声音,他驻足听了一会儿,又是一声传来,这回他听清楚是来自左方。
  好奇心驱使他向左面跑去,跑了不远,他已能看见那边有两个人相对斗掌,只是距离太远,根本看不见两人的面目,那两人在一霎时之间连碰了十掌,每掌全是以硬对硬,丝毫不肯相让,每碰一掌都发出沉重的一声。
  立青心中大惊,心想哪有这种不要命的硬拼法,他一面加速奔着,一面默数着,那两人拼到第五掌上已是摇摇欲坠,所发的掌力也是越来越弱,立青暗道不好,这样打法,两人顶多再支持个三两掌,只怕就得两败俱伤——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两人忽然一齐飞跃而起,在空中硬碰一掌,只听得一声闷哼,两人一齐跌落地上,看来两人都活不成了,立青一急,不觉速度又快了几分。他不知这时他的速度已十分惊人,若是让武林中人看见了,已要大大惊呼武林又出少年英豪了。
  那两人直挺挺躺在地上,但忽然左面的一个一阵蠕动,挣扎着爬了起来,静静地盘膝坐在地上,似乎正在以内功压住体内的内伤,而右面的一个仍是直挺挺地躺在地上,眼见是死了。
  立青加速奔了过去,他先纵上了一棵高树,居高临下地望去,这一望,他几乎大叫出声,原来,在地上的那人身着白袍,七窃流血,竟是那三心红王的最小徒弟追魂钢羽!
  追魂钢羽第一次在立青隐居的小村中出现时,那份鬼森森的魔气好不吓人。
  曾几何时,想不到竟倒毙在这荒山之中,立青忽然想到一件事,那掌毙追魂钢羽的莫非是……
  他转头向左边看去,登时他大叫一声:“韩叔叔!”

×      ×      ×

  立青一步从树上跨下来,直奔向那盘膝而坐的人,只见韩国驹双目微张,一眼看见了方立青,呼的一声站了起来,一把将立青抱住,喃喃呼道:“立青,立青,是你!”
  立青哽咽道:“韩叔叔,你……你终于打死了追魂钢羽!你终于打死了追魂钢羽……”
  韩国驹苍白的脸颊上,双目射出凛凛的光芒,注视着地下血泊中的追魂钢羽,立青道:“你……你受了伤……严重么?”
  韩国驹忽然哈哈大笑道:“伤么?本来是免不了的,可是我那无风劈空掌练复了,追魂钢羽就伤不了我啦,哈哈……我只是内力消耗殆尽罢了……”
  他笑得气喘如牛,连声咳嗽,立青忙道:“韩叔叔您快运气休息一下。”
  忽然一个冷冷的声音就在他们身后发出:“无风劈空掌算得了什么?我倒要看看清楚。”
  立青吓得飞快地转身,只见一个面色腊黄的五旬老者冷冷地站在他们身后,韩国驹没有回头,只是冷冷地道:“你是谁?”
  那人翻起眼来道:“追魂钢羽是你杀的么?”
  立青见他这一翻眼,露出一只灰白色的瞽目,敢情这人有一只眼是瞎了的,韩国驹答道:“不错!你是谁?”
  那人的声音陡然冷峻了下来,他一字一字地道:“你还想有活命么?你快自寻了断了吧!快!快!”
  韩国驹一面问答,一面在心中推断这人会是何人,立青却是忍不住了,他抗声道:“你是什么人?追魂钢羽又是你什么人?你穷凶恶极作什么?”
  那黄脸汉子翻着一只独眼,冷冷扫了立青一眼,哼了一声道:“追魂钢羽么?他是我的师弟!”
  韩国驹一跃反身,朗声道:“红王的二弟子瞽目杀君冯百令?”
  黄脸老者阴森森地点了点头道:“二十年来我未开杀戒,你快自寻了断吧!”
  韩国驹目睹过三心红王大弟子高无影的武功,那真是高深莫测。
  这瞽目杀君二十年前只在江湖上一现人踪,在陕甘道上一夜连斩武林高手三十六人,个个身首异处,虽则他如惊鸿一瞥,在江湖上一出即没,但二十年来武林中人提到一夜连屠三十六高手的瞽目杀君,仍是谈虎色变。韩国驹知道此时自己内力消耗殆尽,动起手来绝无幸理,他所沉吟的是如何把立青送出危境。

相关热词搜索:烽原豪侠传

下一篇:第十三章 大器早成
上一篇:
第十一章 少林奇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