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荒庙之夜
2022-01-11 17:35:33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黑暗像是厚重的棉被压在大地上,使人透不过气来。
  山边有一座小庙,看来像是荒废了多年,既无灯光,又无香火。
  黑暗中,那扇朽木门咿呀一声,斜斜开了一半,紧接着两个人闪身进入庙内。
  那两人摸到神龛下坐定了,两个人都不开口说话。
  过了一会儿,一个人低声说道:“二师弟,这些日子以来,你一共干了几个人啦?”
  那一人道:“大师兄,你这是什么意思?师父的意思就是要咱们杀得愈多愈好呀!”
  原先那人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苍老凄凉的味道:“师弟,你以为杀人挺有趣么?”
  那另一人笑道:“也不是什么有趣不有趣,打不过我的人,自然该被我杀呀!”
  “那么,如果你碰上比你厉害的呢?”
  那人似乎为之语塞,想了一会儿才道:“你说有谁能比我厉害?嘿——”
  “比你厉害?哼!二师弟我说你也太猖狂了一些,那年你和武当三剑中的老二,白谷真人一场比斗,只差一点儿就断了气,嘿——”
  “大师哥你怎灭自家威风,白谷那杂毛也未见得是好好地回去的呀!”
  那“大师哥”没有接下去说,只轻叹了一声,倒是另一人道:“大师哥你到底是怎么了,想当年,自你二十多岁闯荡江湖起就威震天下,天下人但名‘高无影’而不以你真名相称,这些年来我瞧你是愈来愈娘娘腔了,我可猜不透这是怎么回事?”
  “师弟呀!你可知道,你嗜杀成性,总有一天会弄到天下人不容的地步,那时便是师父也保不了你啦——”
  “嘿嘿,笑话,我姓冯的已经如此几十年了,也不曾见过敢捋虎须的人。”
  “你不听也罢,明天是月底了,咱们该与师父会合了。”
  “大师哥,你……”
  “嘘——好像有人来了……”
  过了一阵,庙外发出“嗒”的一声轻响,接着有人走近了庙门。
  黑暗中的两人悄悄躲在神龛后面。
  “咿呀”一声,木门被推开,接着一个人踉踉跄跄地扑了进来,那人细微而急促的喘息声,在这死一般的沉寂中显得令人惊心动魄。
  那人爬行到墙边,仍然不住的喘息着,看来像是受了伤又经过长途跋涉,他缩坐在墙角,“擦”的一声撕了一幅衣衫,似乎是在包裹伤口。
  神龛后的两人用附耳的方式互相交谈——
  “这人是谁?”
  “实在太黑了,一点也看不见。”
  “咱们要不要出去?”
  “不,躲在这儿看一看再作道理。”
  过了一会儿,只听见那人轻叹了一声,喃喃道:“想不到……想不到他们真个不顾江湖道义,一上来便是以众凌寡,嘿嘿,飞狐呀飞狐,你总有一天会落单的,那时候,嘿……”
  这时,庙外忽然又有人声,似乎是有人走近庙门,那墙角的汉子摒住喘息,霎时庙内一片安静。
  神龛后面的两人心中暗吃了一惊,这人在急促喘息之际能够突然抑住呼吸,分明是个内家高手了。

×      ×      ×

  庙外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林子里面的人快出来吧!你们跟着贫道,从百乐村到这里已经整整二十里路啦——”
  林中也传来一个声音:“道士,不管你的事,你赶你的路吧!”
  那道士道:“你们鬼鬼祟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么?”
  那林中人声音变得凌厉起来:“道士,告诉你不关你事,你便快走吧,这里是官家的公事!”
  那道士笑将起来:“官家公事怎么会藏头缩尾的?”
  林中人暴吼道:“快滚,这是飞狐云焕和在行事,你知道么?”
  那墙角上的汉子低声道:“哼!终于还是追上来了……”
  却听庙外那道士哈哈大笑起来:“云焕和么?贫道早就有意见见这位号称天下第一剑手的官差了!”
  林中传出云焕和的声音:“道士是谁?”
  “武当麦任侠!”
  只见林木簌然,飞狐云焕和缓步走了出来,他白晰的脸孔依然是那么一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模样。
  跟在云焕和后面陆续走出了四个人来。
  云焕和一手抚在腰间剑柄上,大刺刺地问道:“麦任侠便是你么?”
  青峰真人道:“不错,贫道久闻飞狐在京城里当差,后来又听说云施主到了雁荡,是什么风又把云大人吹到这荒山野庙前来啦?”
  云焕和没有想到出家人有如此刻薄利齿的,他怔了一怔才冷笑道:“麦三侠在武林中威名如日中天,原本仗的是这张利嘴,佩服佩服!”
  麦任侠道:“前几年贫道侍奉敝师父时,曾拜访令师点苍老人,令师提到云大人的丰功伟业时,颇说了几句不满的话呢!”
  云焕和料不到这个道士可恶到这种地步,他面色一沉,冷冷地道:“麦任侠,别人怕你,我云焕和可不怕你!”
  麦任侠大袖飞扬,豪情毕露地道:“贫道有一事不明,想请教云大人一下——”
  云焕和看来还不愿与他动手,他扬眉道:“有话快说——”
  麦任侠搓了搓手道:“贫道听说大约是五六年前吧!令师兄点苍三剑在少林寺的鬼愁谷围堵一个人,结果被那人一一宰掉了,到底有没有这件事呀?”
  云焕和不料麦任侠一而再,再而三的说些自己不可忍受的事,尤其是“被那人一一宰掉了”中,那个“宰”字出自一个道士口中,叫人好生觉得刺耳,云焕和勃然色变,上前跨了一步,压着嗓子道:“麦任侠,你是寻碴么?”
  只听得“嚓”“嚓”两声,云焕和左右两人抽出了长剑,左面的一人挥手一抖,剑子发出嗡然一震,他朗声道:“麦道长,这是你寻咱们晦气,死而无怨吧?”
  麦任侠见他抖剑姿势,一看便知是个使剑的内家高手,他微微笑道:“阁下怎生称呼?”
  那人摸了摸颔下的小山羊胡子,沉声道:“老夫在天山四剑中排行第二。”
  麦任侠心中暗惊,呵了一声道:“原来是北风剑客林施主,失敬得很。”
  北风剑客林碧铭道:“麦三侠威名如雷贯耳,今日有幸相会,实乃平生大幸,道长神姿英爽,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麦任侠到底年纪轻,被捧了两句,就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他想了想,只好道:“还请林施主把其他几位也替贫道引见一下。”
  林碧铭指着左面第一个道:“这一位是震三川柏兄……”
  麦任侠稽首不语,暗自惊讶,只见左面第二个蒙着面的自我介绍道:“老夫司空凡,哈哈——”
  麦任侠高声笑道:“原来铁掌死了十几年又复活了。”
  司空凡不以为忤,仰天打个大哈哈,左面最后的一个却一直不发言语,默默瞪视着麦任侠,北风剑客林碧铭指着他道:“这一位么,便是敝大师兄龙杭冬——”
  麦任侠又吃了一惊,他口中道:“啊!原来是哑剑客龙先生——”
  龙杭冬是天山四剑之首,他自幼是个哑巴,反而因此益发心无旁骛,专心一致的苦练剑术,在天山一脉中成了掌门的老大,二十五岁以后便隐居天山,不问江湖事已经整整二十多年,却不知为了什么竟然突然出现中原?

×      ×      ×

  那林碧铭见麦任侠不再作声,以为是他大师兄万儿震住了赫赫大名的麦三侠,十分得意地打了个哈哈道:“说来也是场误会,麦道长以为咱们跟踪你,其实咱们是追捕一个方……”
  飞狐听他说漏了口,大喝一声,道:“住口!”
  林碧铭猛然惊觉,麦任侠已经听见,他大声道:“是了,你可是追方柏昆方施主?”
  飞狐吃了一惊,心想这道士怎会知道?他口上可是冷冰冰地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麦任侠缓缓地道:“若是的话,贫道可要插一手了。”
  飞狐怒道:“麦任侠,你道我飞狐怕了你么?”
  麦任侠截钉断铁地道:“贫道敢请各位在此陪贫道谈上个把时辰。”
  飞狐道:“让咱们要追的点子从容跑掉么?”
  麦任侠道:“正是那个意思!”
  飞狐云焕和道:“麦任侠,你可知道方柏昆是钦犯?”
  麦任侠大笑道:“贫道不管他是青犯还是红犯,反正他是贫道的朋友。”
  庙里面,躺在墙角边的人喃喃地道:“麦三侠?麦三侠我和他并不认识啊!他为什么要为我挺身而出,他又怎会知道我的姓名的?”
  神龛后面的两人也附耳私语:“喂——大师哥,便是那与你战个平生的麦任侠?”
  “不错,这道士英武豪爽,神采飞扬,是个罕见的高手。”
  “大内这几个点子上次匆匆赶回京城去,咱们跟上去,却又失了他们的踪迹,想不到跑到这里来了。那飞狐不必说了,便是柏三思、林柏铭、司空凡全是好手呀!麦任侠敢以一敌四么?”
  “冯师弟有所不知,这道士不知天高地厚,说干便干的。”
  “据我瞧呀,只怕武当三剑全在近左,否则他哪有那么大的胆子?”
  “唔——”
  这时,在庙外,青峰真人站在大树之下。云焕和的双目中射出凶光,他生性聪明无比,自幼习得上乘武艺,出道以来,一帆风顺,在京城混了几年更是骄横成性,还算是武当三剑的名头太大,他才忍耐着与麦任侠磨了那么半天,这时心中怒火上升,那还管什么武当三剑,已经存了心要把这麦任侠废在这里了。
  他一字一字地道:“麦任侠,你违抗圣旨,是死定了!”
  麦任侠勃然大怒,“锵”的一声拔出了长剑,冷冷地道:“云焕和,贫道不吃这一套!”
  那北风剑客林碧铭一抖长剑,喝道:“你要拦咱们,便来拦拦看——”
  他起手一剑,如长虹掠空一般,直飞向麦任侠。麦任侠一举剑身,竟然也同时腾空跃起,他的身子宛如驾着云雾一般,横剑对着林碧铭一封,“叮”的一声,林碧铭只觉从剑上传来如山内功,他一缩臂,卸力落地。
  而空中的麦任侠已在这横剑弹出之势下,飘飘发出了三剑,连攻了飞狐、柏三思及司空凡每人一剑——
  这三剑结合之巧,发剑攻剑之快,委实称得上巧夺天工,飞狐云焕和年纪虽轻,却是毕生精力浸淫剑道,他能号称“天下第一剑手”岂是欺世盗名之辈?此时他看了麦任侠这一手剑法,也不禁倾心不已。
  只听得呜的一声,飞狐还了一剑,震三川柏三思横拍一掌,发出呼的一声,那司空凡却是施出铁掌武功,伸手便向麦任侠腕上拿来。
  麦任侠身形落下,脚尖才一点地,身形打个圈儿,剑如寒光点点,居然在这个圈儿之中,又是连发四剑,四剑攻四人之必救所在,这等剑法端的是世上罕见。
  柏三思奋力一掌推出,迫得麦任侠腾空再起,然而他身在空中,剑光一匝,又是四剑同发,妙入毫巅!
  飞狐云焕和虽是使剑的大高手,到了这个地步也不得不暗自叫绝,他挥剑横挡,忍不住叫了一声:“好剑法!”
  其实麦任侠此时所施之剑法,乃是武当剑法中秘传的“天罗脱刑”剑法,本来只有九十九招,历代祖师都潜运心智加了几招进去,到了丹阳子手上,已经增加到三百六十式,专为以一敌众而创,每一招都是武当历代祖师心血所在,实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神奇怪剑法!
  若不是有这套剑法在,这在场的个个都是高手,麦任侠便是功力再高一倍,也不敢说出“要凭一人一剑把这四个高手困住个把时辰”的狂言。
  麦任侠自从学会这套复杂无比的剑法,还是头一次正式使用出来,只见他上下翻腾,剑光如白虹吞吐,好不惊人。
  一转眼间,二十余招已过,麦任侠仗着这套神奇剑法抢了先机,每发一招,必使四人同时相救,无一人能乘隙闯过他的剑网——

相关热词搜索:烽原豪侠传

下一篇:第二十五章 血流成河
上一篇:
第二十三章 敌乎友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