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师门疑云
2022-01-11 17:44:17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天山掌门哑剑客龙杭冬与飞狐云焕和定下毒计,远走天山,取了物品,便匆匆下山赶回中原。
  他一路奔波,日夜兼程赶路,只花费了半个多月的时间。这些日子来,他都尽量掩蔽自己的身份,好在他平日深居天山,江湖上鲜有所识。
  自从那日血战,龙杭冬方知中原武林人才杰出,自己功力虽甚淳厚,但较之中原人才,仅是一般高低而已。
  休说神州四奇,就是麦任侠、方柏昆的武功,也绝不在自己之下。他一生口不能言,心机、城府都较常人为深,只想报了师弟之仇,立刻远遁天山。
  为了借重云焕和之力除去麦任侠,他只好远上天山,用计先一网打尽方家,然后再合飞狐之力,想那麦任侠绝非敌手。
  他虽为飞狐所利用,但心中却随时有与云焕和翻脸的阴谋,云焕和虽生性奸诈,但对龙杭冬的深沉心机,却也难以预料。
  这一日他来到一个小市镇,时已正午,随便找了一家小店,饱餐一顿,却在店中发现了仇敌。
  龙杭冬口不能言,吩咐伙计都得用手势,是以很是引人注意。这时正是日正当中,店中客人满座,龙杭冬无意之中瞥见左边有一个道士面背着自己,一袭青衫,入眼识得,正是自己恨之入骨,急欲置之于死地的青峰真人麦任侠。
  任哑剑客心机如何深沉,也不由猛然一震,就在这时,刚好麦任侠一侧头,两人目光相对,麦任侠脸上一片木然,但他立刻发现尤杭冬喷出火焰的双目,正狠狠盯着自己。
  对于这天山掌门,麦任侠并无什么仇怨,但龙杭冬对他,却有师门血仇,两人对望了一会儿,麦任侠淡淡地收回目光,背过身来。
  那日荒庙血战,龙杭冬亲睹青峰真人以一敌众的雄风,单凭自己一人之力,要想杀死对方,确不可能,是以他微一沉吟,强抑下仇火。
  青峰真人略进一些素食,便起身离去,龙杭冬心中默默寻思:“冤家路窄,我何不就用这现成的药粉,将麦任侠收拾了,立刻远回天山,云焕和的事再也不管。这药物效力奇绝天下,麦任侠再机警,也绝对逃之不过。”
  他本与云焕和仅是利益交换而已,互利才合,否则随时可分,是以他心念一转,立刻付帐,追了过去。
  麦任侠似有满腹心事,缓缓而行,龙杭冬不知他有否注意自己的行踪,上前数步,冷然一哼。
  麦任侠缓缓停下足步,转过身来,龙杭冬双目中仇火熊熊,冷冷瞪着对方。
  麦任侠面无表情,看了看龙杭冬道:“龙施主有何见教?”
  龙杭冬默不作声,用手微微指着左边的一片小丛林,冷哼一声。
  麦任侠沉思了一会儿道:“走吧!”
  青峰真人自巨变后,性情大变,由豪气飞扬一转而为深沉寡言,他懒得和龙杭冬在大路上闹扯,立刻走向那丛林。
  龙杭冬心中默默盘算,紧紧随着青峰真人,走入那丛林之中。
  麦任侠打量一下地势,只见林后有一片空地,很是广阔,于是一个起落,走到场中。
  龙杭冬掠身而至,麦任侠淡然道:“龙施主请吩咐吧!”
  龙杭冬怒哼一声,青峰真人目光一转,看了他一眼,哼声道:“龙施主可是为那林碧铭施主之事?”
  龙杭冬点首不语。
  麦任侠脸上如罩寒霜,冷然道:“林碧铭投身飞狐,卖友求荣,武林中人人得而诛之,贫道仅替天行道而已……”
  龙杭冬阴阴一笑,心中却是怒极,青峰真人麦任侠冷冷又道:“至于龙施主,身为天山掌门,竟也置身官家之事,贫道敬告施主一句……”
  麦任侠话声未完,只闻“呛啷”一声,霎时青光大作,龙杭冬拔剑出招,一气呵成,青峰真人胸前大穴,悉数被他剑式所封。
  麦任侠吸一口真气,冷然接口说道:“——天山一门将自施主而灭。”
  龙杭冬剑式一吐,麦任侠身形平掠而后,哑剑客冷哼一声,长剑跟袭而至。
  麦任侠身形才一落地,眼前又是一片青光,他大吼一声,反手一扬,“刷”一声,长剑出鞘反削而出。
  霎时“叮”、“叮”之声大作,两支长剑交相弹起,龙杭冬攻势登时一窒!
  麦任侠后掠一步,长剑平胸而举,冷冷望着龙杭冬,一字一字道:“贫道有言在先,龙杭冬三思而行。”
  龙杭冬身形一凝,双目盯着麦任侠,右手长剑不断颤动。麦任侠霍然而惊,他听师父丹阳子所说,天山一脉有一套剑术唤作“苍鹰八点”,一共八招,而且全是内力夹在剑法之中,非有极深功力,不能施用,而一经发出,威力却是绝强。
  昔年丹阳子行侠江湖,曾逢一大漠女尼,剑术极为精深,招式却又繁杂,丹阳真人与她一言不合,动起手来。
  两人都用长剑,丹阳子以武当剑术竟攻之不败,后仗内力较深,方占上风。而那女尼突然使出天山“苍鹰八点”,丹阳子全力封守,却也被迫倒退八八六十四步,事后丹阳子叹为天下绝学,并曾告诫麦任侠。
  此时麦任侠一见龙杭冬出剑之式,已知对方将全力攻击,他深知其中厉害,再也来不及多想,长吸一口真气,后退半步。
  丹阳子以后穷毕生武学,却也找不出能在对方“八点”招式中,出式反击,仅只传授麦任侠固守之法。

×      ×      ×

  龙杭冬长剑缓然一领,猛可一刺而出,剑尖跳动中,劲风呜呜然。
  麦任侠目不敢移,长剑一封,霎时龙杭冬剑光大作,全是长剑破空之声。
  “苍鹰八点”施出,强如纯阳观主也只有退守,麦任侠缓缓移动足步,固封中庭。
  龙杭冬剑子东弹西跳,在长空画出不规则的线条,而在麦任侠的眼中,这些线条随时都有划到自己身上的可能。
  哑剑客长剑连削,他内力本就奇强,此时每一剑压腕削出,都发出呜呜之声,单凭这声势就非寻常。
  麦任侠双目尽赤,紧注视着龙杭冬飘忽的剑式,猛然之间,龙杭冬剑式尽收,长剑平空一劈而下。
  漫天青光一闪而灭,青峰真人知道这是对方最后的杀手,也是自己最困难的一关,他仰天长吸一口真气,长剑反手弹起。
  麦任侠这一剑好怪,剑身反向而起,剑柄向外,剑尖指腹,全力一挑而起。
  龙杭冬一生浸淫剑术,却从未见过这等险招,霎时他面目失色,“叮”一声,这一剑竟又为青峰真人封弹而起。
  他闷哼一声,吐出全身内力,麦任侠长剑一沉,青光一敛,哑剑客只觉内力一松,不由冲前两步。
  这几剑似乎又激起青峰真人麦任侠的豪气,他仰天一声长啸,反腕削出一剑。霎时剑光衔密而生,剑身破空之处,竟成了嗡嗡一片。
  龙杭冬再也料不到麦任侠竟能连接自己八剑,然后反攻一剑,这时他招式已老,急忙一抖剑式,反架向麦任侠压腕削出的一招。
  这一来,青峰真人全力以赴,龙杭冬却是仓猝发力,强弱立分,哑剑客闷哼一声,连退三步。
  龙杭冬呆了一呆,麦任侠冷笑道:“苍鹰八点不过如此而已!”
  龙杭冬心念陡转,他微辨风向,缓缓移动足步,走到上风之处。
  麦任侠只觉他目光阴沉,心中不由一沉,冷然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你接招!”
  龙杭冬一惊,麦任侠出剑好快,一点而至。
  龙杭冬右剑一架,麦任侠左掌陡拂而出,哑剑客不虞有此,只得左掌一封,“拍”一声,两掌一交,一个黄色的药包飞开大半丈,落在地上。
  麦任侠一怔道:“你……”
  龙杭冬右剑一松,呛地落在地上,右掌却迎风一挥,麦任侠只觉双目之前红红一片,吸了一口气,身形便是一个踉跄。
  龙杭冬右足一勾,长剑又到手中,刷刷一连三剑,麦任侠只觉胸腹之中一片麻木,封了两剑,真力一软,呼地一声,长剑被挑,脱手飞起。
  龙杭冬仰天呵呵一阵怪笑,麦任侠只觉怒火直往上冲,再也支持不住,“噗地”倒在地上。
  龙杭冬双掌上早已扣满“千年犀粉”及“白骨烟”,他原意是想弹出“千年犀粉”,迷倒麦任侠,却不料青峰真人剑掌齐出,震飞“千年犀粉”,他乘麦任侠一愕之际,迎风弹出“白骨烟”,这种毒药好生厉害,任青峰真人内功多强,也立刻倒地。
  龙杭冬谨慎的收回“白骨烟”,望了望麦任侠,这时麦任侠正勉力以武当正宗内力,与这蚀骨巨毒相抗,只见他顶门白烟微冒,宝相端庄,一层黑气逐渐被他逼了下去。龙杭冬微吃一惊,料不到麦任侠功力如此深厚,遂冷冷一哼,微微扬起长剑。
  这武当三剑的最后一个,也是千古武林少见的奇才,而此时却只有任他宰割的份儿了。
  龙杭冬长剑一挥,缓缓刺向麦任侠顶门,蓦然麦任侠双目一睁,精光四射。
  龙杭冬不由一怔,就在这一刹那,麦任侠竟提一口真气,屈指连弹,发出武当护身金梭。
  这武当护身金梭一向是“梭人共存共亡”,不到最后关头,绝不放发。自武当第十代掌门秦纯在终南山单战武林高手八人,最后以金梭与敌俱尽,武当护身金梭便从未在江湖出现过,此时麦任侠自分必死,终于勉力弹出。
  说时迟,那时快,龙杭冬只觉眼前一片金光,不由大吃一惊,急快挥动长剑。
  武当护身金梭威力本就绝大,加以龙杭冬毫无所备,长剑才封出一式,“泼”“波”数声,子母梭齐飞,登时在肩头上被击中二枚。
  他咬紧牙,运气闭住穴道,移动双足,走向已散气倒在地上的麦任侠,心想好歹也要在他当胸踩下两脚。

×      ×      ×

  他一步步上前,忽然,他听到一阵轻微的步声,不禁收回已经跨出的一步,心中考虑要否反身看一看身后来了什么人?
  他望望躺在两步前的麦任侠,一股仇火冲了上来,陡然他又踏上一步。
  一个冷冷的声音传自身后:“你还不停身么?”
  哑剑客的面色泛白了,他明白此刻自己双手有如虚设,所能移动的仅是双足而已!不管身后是什么武林人,自己仅凭双足,绝非其敌。
  但他又绝不肯放过这杀死青峰真人麦任侠的良机,霎时心中思念电转,始终不能决定。
  蓦然,他右足一抬,端端落向麦任侠心口大穴,同时间里,身形已腾空而起。
  这一式“鱼跃龙门”是他平生绝学,身形飘忽已极,既可攻敌,又能脱身,只听呼一声,他右足一踹,身形已横飞三丈。
  霎时,身后冷笑之声大作,那人影一掠,比龙杭冬身形更快,已封开龙杭冬踏下的一脚。
  长空人影交错而飞,那人怒叱连声,虚空一连劈出三掌,龙杭冬作梦也不料对方身形快捷如此,双手在空中呆立,却发不出半分内力。
  只闻“呼”“呼”两声夹着一声哑呼,人影顿敛,哑剑客龙杭冬被击飞出大半丈,而那人影在空中掠了一个弧形,飘飘落在地上。
  这时,漫天飞舞着被柔和掌力扬起的碎石、枝叶,好一会儿才落在地上,而那一股柔和力道激起的劲风,仍在空气中呜呜然,声势好不吓人。
  那人落在地上,不理被击倒地的龙杭冬,却一掠身,到麦任侠身边,口中呼道:“麦任侠、麦任侠!”
  只见麦任侠面上黑气笼罩,气息奄然,那人吸一口真气,单掌按在麦任侠“泥丸”顶门,内力陡发。
  一股柔和无比的力道发出,麦任侠面上黑气立退,好一会儿缓缓睁开双目,只见眼前一张焦急的脸孔,头上光光的,面如满月,正是那少林寺第二代奇才心如和尚,不由呐呐道:“你……你……”
  心如急问道:“麦任侠!你好些了吗?”
  麦任侠吐了一口气,喃喃道:“这是——这是白骨烟——”
  心如一惊道:“白骨烟?他怎么会有白骨烟?”
  麦任侠叹口气道:“他——他是天山掌门龙杭冬,他——怎么了?”
  心如噢了一声道:“方才急切间,小僧使出般若掌力,龙杭冬似乎一击倒地不起——”
  麦任侠嗯道:“道友功力深厚,贫道甚是佩服。”
  心如搔搔光头道:“但——他好似双掌僵定不动——”
  麦任侠噢了一声道:“大约是贫道方才垂死所发护命金梭,侥幸击中他双肩大穴……”
  心如点首道:“定是如此,你——你别多说话,小僧再发一次内力逼退毒气——”
  麦任侠面上露出一丝感激的笑容,心如气纳丹田,缓缓以佛门内力渡入麦任侠体内。
  约莫过了半盏茶时分,心如收回掌力,麦任侠缓缓吐了一口气道:“白骨烟毒性解之不易,道友只要能送贫道一程——”
  心如怔了一怔道:“到何处去?”
  麦任侠道:“离此东南一里处,有一小道观,家师正在观中——”
  心如噢了一声道:“那么,咱们别再耽搁了,纯阳观主功力盖世,麦三侠,你的毒势一定不要紧。”
  麦任侠支撑在心如身上,拾起落在地上的长剑及护身金梭,指指龙杭冬僵卧的身形道:“哑剑客天山一门之长,却为飞狐效命,他找贫道是为了报林碧铭的仇,是以不顾身份,竟以一门之长,施放迷药毒粉。这白骨烟好生厉害,若非大师相援,贫道性命万难保全。”
  心如叹口气道:“小僧奉师命路经此地,上天福佑吉人,麦三侠为奸计所毒,小僧理当相助,这等小事何必多言?”
  说着心如扶起麦任侠步出丛林,他们走得匆忙,也顾不得收葬龙杭冬的尸身。而且,他们更忘了龙杭冬怀中的那一包白骨烟,以及被麦任侠震飞的黄色“千年犀粉”,任由其露置荒地。
  这仅仅是无关紧要的一个疏忽,然而,一个细小的疏忽,往往会引起日后一场轩然巨波——

×      ×      ×

  夕阳西沉,暮色苍苍——
  一匹骏马驼着一个风尘仆仆的青年在官道上飞驰着,些微的天光照在青年脸上,只见他面色白皙,双目深邃,自然而然流露出一种冷傲之气。
  快马驰到官道尽头,一条小溪横互道前,行人走马必须渡过一座小窄木桥,这时来往人熙熙攘攘,青年骑士不得不拉马缓行。
  他似乎有急事待行,坐在马上极不耐烦,马鞭在空中一舞一舞,劲风呜呜,惹得好些人注意。
  青年又等了一等,只见桥上一来一往有两个大汉,那桥宽仅容两人同行,两人似乎相识,互打一个招呼,在桥上交谈了两句。
  那青年似乎终于找着怒火发泄的对象,一扬马鞭,“劈啪”一声在空中一抖,冷冷道:“马来了,快滚开!”
  那两个大汉在桥上一齐怔了一怔,似乎不相信有这等不客气的人。
  那青年白皙的面色一青,冷冷又道:“没听见么?”
  两个大汉一齐转头向那青年打量一番,这一耽搁,小桥边又有好几人在等着,但见了这边有事故,也只看看不加催促。
  那两个大汉看了看,这时天色已全黑了,看不十分亲切,左面的一个冷笑道:“朋友可是和咱们讲话?”
  青年冷笑不语。
  右面的大汉一怔道:“你可是疯子?”
  青年冷笑道:“快让路滚开,免得我下杀手!”
  两个大汉勃然大怒,一齐吼道:“你是什么东西?”
  青年面上杀气一闪而掠,心中暗忖道:“算了,别再找事啦!”
  口中冷冷一哼道:“废话少说,你们两个一东一西快走吧,后面人越来越多了!”
  他此言本是含有息事之意,但那两个大汉此时已下不了台,对望一眼,哈哈大笑齐声道:“大爷不想走啦!”
  青年双目中神光一闪道:“云某再说一次——”
  “云某”两字一出,两个大汉都是一呆,他们陡然想起一人。
  青年话声戛然而止,手一招,刷地一声,只见黑暗中光华一闪,长剑已出鞘过半,忽然他心念一转,“呛”地长剑又插回鞘中。
  两个大汉似乎为这威势所夺,不由自主退到桥杆侧旁,这时桥道已可容马匹通行。
  青年目中神光一敛,左面大汉呐呐道:“你……你姓云?”
  青年冷然一笑,马鞭扬空一振,呼地一夹坐骑,疾驰而过,口中哼道:“还算识相。”
  黑暗中传来窃窃私语:“他,他是云焕和?”
  “不管他是不是,咱们小心总错不了!唉,方才那出剑之式,已隐有一代宗师之风……”
  “他妈的,飞狐未免太狂了……”
  然而蹄声的的,云焕和已驰出好几十丈。
  飞狐自与龙杭冬定下毒计,一直等候龙杭冬回音,却毫无消息。一打听之下,江湖上已传出龙杭冬被击毙丛林的消息。
  而且据传是为少林神功所毙,云焕和不由大吃一惊,他推断时日,龙杭冬分明是在取得物品后才遭毒手。
  于是他立刻打听龙杭冬葬身之地,抱存万一希望,能在龙杭冬尸身中搜着那两包药品。
  他眼线很广,立刻打听出来,便兼程而赶,来到那个丛林。
  这时月已当空,云焕和下马,走入丛林,只见一堆新坟在林木深处。
  他四下一打量,这时天色已晚,四周无人,急忙在马上拿下工具,燃起一根火炬,用力将坟头挖开。
  挖了好一会儿,已可见龙杭冬残骨残躯,林中黑森森的,阵阵阴风吹过,火焰时弱时强。坑中尸骨森然,血渍隐隐可见,任云焕和吒咤江湖,杀人无数,也不由微微发寒。
  云焕和用长剑拨了一会儿,忽然发现一包红色药粉,心中不由大喜,拾起一看,正是“白骨烟”,不知是谁埋葬他,丝毫未动他怀中物品。
  但找来找去,却始终找不着那一包“千年犀粉”,他怎知那包“千年犀粉”当日被麦任侠震到好几丈外,而恰好又被一个人拾去,以至形成以后一场巨变。
  又找了好一会儿,仍不见踪迹,云焕和呆了一呆,喃喃自语道:“没有‘千年犀粉’倒无所谓,两样药粉,仅须其一,我只要在那关帝庙南方唯一出口布下‘白骨烟’,哼!姓方的几个老儿插翅再也难逃!”
  他悄悄又堆好坟土,默默立了一刻,他虽与龙杭冬相交纯出利害,但此刻生死相隔,心中也不由慨然无比。
  他弄灭火炬,翻身上马,好好收起那包“白骨烟”,轻悄悄地策马扬长而去。

相关热词搜索:烽原豪侠传

下一篇:第三十三章 医仙娘娘
上一篇:
第三十一章 韩梅渊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