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血流成河
2022-01-11 17:36:20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昆仑“龙飞九天”的轻功,在武林中始终是一个谜,只有传闻,而无人亲见。尽管在场的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但一刹时间,都震惊得呆在当场。
  飞狐云焕和骇然注视着方柏昆,心中杀机愈来愈炽,冷冷说道:“方柏昆,什么时候你躲到武当山的屏障之下啦?我瞧你索性束发穿起道袍来算啦!”
  方柏昆强忍胸中血气,只当未闻,他望了望身边的立青,那英俊的脸颊上洋溢着一片坚毅而沉着的神情,已经大非昔日天真稚气的孩子了。方柏昆双目滚动着激动的老泪,孩子长成了,老年人的情怀总是悲喜交集啊!
  司空凡突地冷笑说道:“祸起只因强出头,麦任侠,你管了咱们的事儿,连你师兄一并算上,只怕就要替你们武当山惹下灭门的大祸了!”
  麦任侠望了望大师兄玉真子,玉真子昂然道:“方施主的事,贫道敢请列位放手休管了,否则的话,武当虽是出家人清静之地,但是贫道等人也只好担上好战喜门之名了。”
  云焕和双目一寒,声音比霜雪还要冰冷,狠声道:“好……玉真子,你要管这椿事,先接下云某人这一剑……”
  麦任侠心中陡然一凛,他亲身试过云焕和的“先天剑气”,深知是非同小可。
  飞狐号称“天下第一剑手”,以他的剑法,武当三剑倒不见得弱于他,但是倘若让他从容发出“先天剑气”,普天之下,能防御的寥寥可数。
  青峰真人麦任侠明知以玉真子师兄的淳厚内力,如以剑术相搏,稳稳可使飞狐连发出剑气的机会都没有,但只要云焕和一发动剑气,麦任侠知道师兄操胜的机会,就少之又少。
  他正想出言提醒大师兄,但玉真子已微微踏前一步,轻轻抖了抖长剑,说道:“发剑吧——”
  青峰真人心中一急,飞狐云焕和心中却是一喜,他斩钉截铁的道:“玉真子,你不要后悔?”
  玉真子脸色微微一寒,不发一声。
  飞狐云焕和缓缓吸了一口气,他的剑身四周逐渐发出微微的气流,先天剑气已经行遍全身。
  局势急转而下,全场没有一个人发出声息,只有麦任侠双颊汗珠涔涔而流,他不能开口打破师兄的僵局,但又明知师兄已立于极险的境地,心中的紧张简直已到了极点!
  昔年在天下奇绝之地“鬼愁谷”中,当时何克心的功力,已与神州四奇不分上下。他以双掌独战飞狐三个师兄,在招式、功力上,大占上风,但对方“无敌三剑”剑气一发,强如何克心,也无能为力,剑气威力之强,可想而知。
  这“先天剑气”失传江湖百年,除外门奇功“血指刀”外,确是无敌天下,无奈玉真子从未亲身相试,不知对方用心险恶,自己已立万险之境。
  这时,一种细微而尖锐的啸声渐渐发起,飞狐的长剑往空中斜斜举起,啸声渐强,终于轰然一声,云焕和蓦地腾空而起——
  剑风锐啸之中,只见云焕和原本白晰的面孔,这时简直有点泛出乌青之色,他那支长剑青锋似乎陡长,猛可一劈而下。
  玉真子只觉对方长剑离自己身前尚有五六尺之遥,一股极强的内劲已逼上身来,几乎使自己踉跄而退,心中不由大吃一惊,这时候他才知道“先天剑气”的威力。
  时间不容许他稍作考虑,他本能的迎空刺出一剑,整个身形借势暴退,这一刹时间,玉真子已使出纯阳观主数十年苦心传授的武学精髓。
  但那股极强的剑气,却若有形之物,紧紧跟随玉真子暴退的身形,直等到玉真子后纵之势全衰,不得不落下地的时候,云焕和陡然大喝一声,三尺长剑全力一震,那股剑气在玉真子身前不及半尺之处炸散开来!
  玉真子面上露出惊而骇然的神色,他这时方知道云焕和要求“一招”的原因。

×      ×      ×

  电光火石之间,全场人都无法忖度这一招的结果。这时候,玉真子全身内力,已逐渐抵挡不住云焕和的“先天剑气”,云焕和面色越来越青,玉真子左手一颤,终于撤回防身的内力。
  青峰真人大吼一声“不好”。说时迟,那时快,“武当三剑”之首玉真子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左掌猛一拍地,平空刮起漫天黄土,黄土之中陡然右腕急振,顷刻间,身形向后一掠,掠出半丈左右!
  云焕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目,在这时候,对方竟有余力向后再退,他未能全力吐出内劲,怔在当地!
  全场七八个一等一的高手,没有一个看出玉真子如何在这万无可救的情形下,竟能脱险而出。
  云焕和干笑一声,正想开口,蓦然眼前一亮,他大吼一声,身形仰天而倒,一式“铁板桥”,呼一声,一柄长剑在上方疾飞而去,飞出好几丈才落下地来!
  大家一怔,这才会过意来,敢情玉真子在那一掌刮起尘沙之际,出手发剑,身形便借向前一掷之势,向后掠退,只因他刮起沙尘,时间配合太妙,以云焕和这种老江湖,都险些上当。
  云焕和缓缓直立身形,玉真子静立当地,一语不发。
  云焕和双目如鹰,瞪着玉真子,大家都等待飞狐发言交待,好一会儿,云焕和蓦然哈哈大笑道:“玉真子,真有你的——”
  他话声方落,玉真子身形一晃,翻身倒在地上。
  全场都是一惊,飞狐也是一怔。
  青峰真人麦任侠长叹一声,他早已看出玉真子已吃对方剑气所伤,仗一口纯阳真气撑持不倒,但终不克压抑伤势,盛名天下的武当三剑之首,一时不慎,终于败在云焕和手中。
  云焕和仰天一声大笑,笑声未完,陡然身形一动——
  麦任侠和伍大惑一齐大吼,麦任侠长剑一领,在玉真子身前一晃,叮叮两声,飞狐好狠的心肠,竟在玉真子受伤倒地之时,打出暗器。
  几乎在麦任侠、伍不惑两人身形方动的同时,一条人影一掠而过,青光一闪,闷声不响,一剑便点向麦任侠“玄机”死穴。
  麦任侠全神防备飞狐暗器偷袭,这一剑好快,无声无息已近身不及半尺。
  “叮”的一声,麦任侠反手一挑,两剑一交,嚓地弹起,麦任侠仓猝之间内力不纯,只觉虎口一热,长剑几乎脱手而飞,心中大吃一惊,双目电闪,偷袭者竟是天山掌门哑剑客龙杭冬。
  飞狐大吼一声,左手连扬,在麦任侠不暇兼顾之际,连下狠手以暗器打向玉真子。
  麦任侠再也料不到对方鄙劣如斯,长剑抖动,封开暗器,那边龙杭冬又是一剑迎空劈到。
  麦任侠双目尽赤,只闻“叮”一声,斜地里一道青光飞出,挡了龙杭冬一剑。
  龙杭冬内力深厚惊人,双剑一接触,他内力陡发,想一举拨开对方兵刃。
  哪知“叮”“叮”数声,哑剑客只觉自己内力有如石沉大海,身形不由一个踉跄,细看一下,只见对方正是武当三剑之二——白谷子伍不惑。
  这边,铁掌司空凡乘乱之间也发动攻击。
  连伤倒在地的玉真子、武当三剑、方氏父子一共有五个人,而对方仅有三人,但方柏昆内伤未愈,麦任侠又必须守护倒地的玉真子,势必无法迎战铁掌司空凡的攻击,只有立青上前迎斗。
  飞狐云焕和,哑剑客龙杭冬以及司空凡都是老得不能再老的江湖人,他们明知对方必全力守护玉真子,己方虽仅有三人,但却占了上风。
  飞狐向司空凡打一个胡哨,铁拳猛向立青劈出两掌。他因方才见识方柏昆的轻功,心中疑惑方柏昆的内伤是否已经痊愈,是以虽和立青过掌,但却严密地注视着方柏昆,以防突袭。
  方柏昆暗中忖度这情势,知道一时间没有什么危险,白谷子伍不惑出奇的内力,足以守住龙杭冬,不使之越雷池半步,而立青怪招层出不穷,司空凡也占不了一丝上风。
  唯一可虑的是飞狐云焕和此时又再度斜举长剑,眼看又将发出无坚不摧的剑气。
  麦任侠心急如焚,却又不敢上前发剑阻止,否则大师兄无人看守,他心中奇怪,怎么方柏昆没有发现己方之窘境,迟迟不肯出手。
  方柏昆对飞狐的功力以及心理,最为清晰,这一刹时,他焦急程度,不在青峰真人之下,他知云焕和剑气一发,就算麦任侠阻挡得住,玉真子也非伤不可。
  他脑中思潮电转,猛一咬牙忖道:“人家武当三剑为我方某之事惹下飞狐,我方柏昆拼着‘血江崩溃’,也得冒这个险!”
  心念一定,猛可身形平平一掠,飘向正和立青激战中的司空凡。

×      ×      ×

  铁掌司空凡对方柏昆本就严密注视,眼角只见人影一晃,身形赶快一侧,跃开数步。
  但是他错估了方柏昆昆仑嫡传的轻功心法,他身形才偏出两步,方柏昆已欺身不及二尺。
  司空凡骇然而呼,只因他身形一偏,全身重心落在左足之上,立青对准他左足便是一掌,仓猝间,司空凡不暇运足内功,匆匆挡了一掌。
  方柏昆陡然大吼一声,司空几双掌只觉一热,立青好大内力,司空凡不由向后一个踉跄。
  方柏昆何等经验,在最佳的时间中,一连飞起三脚,连攻铁掌司空凡下盘。
  司空凡双目尽赤,连连暴吼,下盘不断后退,整个身形左倒右歪,简直狼狈已极。
  方柏昆陡然飞身空中,口中大吼道:“立青快去守护玉真子道长,麦三侠出剑——”
  话声未落,双掌一盘之下,猛然自上而下,尽击铁掌司空凡。
  司空凡被方柏昆一连三脚,逼得后退数丈,身形尚未站稳,已觉顶空劲风大作,仰目一看,只见方柏昆身在空中,有若天际神龙,脸色苍中泛红,杀气满面,不由得心中一寒!
  方柏昆拼命不顾内伤,勉强提起全身真气,作此孤注一掷。只见他身在空中,清啸一声,在这当儿,身形在空中一盘,呼地双拳一左一右,各划半圆,分别击向司空凡太阳死穴!
  司空凡脸上露出一种骇然的表情,他勉强运出数十年浸淫的铁掌功夫,双掌冲天而起。
  猛然间,方柏昆身形竟平空一拔,司空凡脱口惊呼,双掌登时走了空,他再也料不到,方柏昆的轻身功夫,竟是如此精妙!
  陡然间,方柏昆只觉胸口一窒,登时有如刀割,真气几乎涣散,他虎吼一声,哇的一口热血,冲口而出。
  铁掌司空凡双掌再度落空,重心已然不稳,心各自知难逃大险,突然只觉面上一热,原来方柏昆那一口鲜血,整个喷在他的脸上。
  他狂吼一声,这时方柏昆已豁出性命,连护心的真气都强提出来,“啪”、“啪”两掌端端击在不知所措的司空凡的前胸上。
  司空凡身形整整被打退五六步,微一摇晃,口中鲜血长喷,噗地倒在地上。
  方柏昆似乎呆了一呆,哈哈一声狂笑,突然一阵急咳,身形踉跄,倒在地上。
  就在这同时,飞狐云焕如对准立青和麦任侠发出剑气。
  “先天剑气”的威力确是非同小可,麦任侠和方立青合力抵抗一记,才勉强守住。飞狐一见铁掌司空凡已倒在血泊之中,心中不由大凛,借着立青和麦任侠用力出掌之际,身形一掠,猛一剑剌向呆立调息之中的方柏昆。
  立青父子情深,大吼一声,却已救之不及。
  云焕和仗着极端机诈的心术,在危境之中,先攻敌之所必救,眼看方柏昆无力反抗,就要死在飞狐剑下——
  忽地红影一闪,飞狐只觉双手一颤,身形不由倒退两三丈之多,他只觉一股大力袭身,却始终没瞧清对方是何人物,心中不由大骇!
  红影又闪,全场无一人看清来人面目,那红影已掠到伍不惑与龙杭冬的战圈之中,猛一扬手,伍、龙两人同觉一股暗力传到剑上,不由一齐收剑而退。

×      ×      ×

  在立青的惊呼声,飞狐的咒骂声,伍不惑、麦任侠怒叱声中,那红影骇然是神州四奇之一——三心红王!
  不论飞狐云焕和是何等骄狂自大,麦任侠是何等高傲,但在这一代魔王的面前,都不由暗暗心悸。
  三心红王冷冷环顾一眼,哼声道:“云焕和,你快些自杀吧!”
  飞狐忍不住哼一声,三心红王理也不理他,面色比冰雪还冷,双目中不断闪烁着神光,沉声说道:“姓方的小孩子,你还没有死么?”
  立青怔了一怔,三心红王又冷笑道:“丹阳子的两个徒儿,连同你们无用的大师兄,一起给我滚!”
  麦任侠和伍不惑对望一眼,伍不惑缓缓道:“晚辈们什么事碍着了红王?”
  三心红王脸上陡然笼罩了一股杀气,他仰天尖锐的冷笑一声道:“见吾者亡!老夫看在丹阳子面上,放你们一条生路,你们滚是不滚?”
  麦任侠实在忍耐不住,哼一声道:“红王好说了!”
  三心红王身形陡然一转,双目紧盯着麦任侠,厉声说道:“你不要后悔!老夫已与丹阳老道结下了仇,宰掉你们三人,谅他也不敢如何!”
  他话声未落,麦任侠仰天一笑道:“红王要教训晚辈,晚辈怎敢不打点些精神,好好领教领教!”
  三心红王升起一种木然的表情,忽然,他轻笑一声道:“可惜丹阳子教徒数十年来的一片苦心!”
  他话声方落,猛可双掌一扬,对准青峰真人麦任侠发出惊天动地的内力。
  麦任侠只觉那一股内力好不古怪,生像要将自己凌空抛起一般,他深知自己一离当地,大师兄立将丧生在这巨大的压力下。
  每一个人都看得出青峰真人的困境,白谷子伍不惑身形有如脱弦之矢,长剑化作一道青光,斜斜削向三心红王。
  红王脸上森然之色渐浓,他嘿嘿一声冷笑,身形突地腾空而起,在这一瞬间,竟然潇洒自如的撒回那千斤巨力。
  青峰真人麦任侠只觉自己全力发出的力道陡然走空,身形一连冲出好几步,不由骇呼一声。
  白谷子伍不惑身在空中,再也躲闪不开,面对着烈火一般的三心红王,他只有全力发出剑式,不求攻敌,只求自保。
  三心红王怪笑不绝于耳,这一刹时,似乎勾起他天生嗜杀的狂性,对准着伍不惑,扬手便是两掌。
  白谷子伍不惑长剑飞舞着,突然只觉双目一花,手中长剑已被一股古怪已极的力量封出门外,登时中宫大空!
  他大吼一声,在这性命交关之际,伍不惑左掌绝望的在胸前一立,但觉红王的掌力有如千军万马,“喀”一声,一只左臂生生被击而断,一股力道有如巨锤,结结实实打在自己胸口上,整个身形被凌空打出老远,当场就死在地上!
  青峰真人麦任侠冲出的身形尚未站稳,就看见这疯狂的一幕,他惨呼一声,突然眼边青光一闪,一声闷哼自身后传来,他有如电掣,比旋风还快一个旋身。只见云焕和自玉真子倒在地上的身体前掠过,嘴角挂了一丝狞笑,三尺青锋不住颤动之间,滴下点点鲜血!
  麦任侠脑中陡然一阵空白,耳旁三心红王在空中狂笑道:“好呀!云焕和,你这快手法,正合老夫胃口!”
  青峰真人麦任侠是武当丹阳子最有成就的一个弟子,在武学方面,心术机巧,超人一等。在这瞬间,他目睹两个师兄惨遭毒手,事起突变,不由呆了一呆。猛的他狂呼一声,想也不再想,手一扬,一柄长剑对准三心红王急掷而去,身形向后一掠,再腾两次,已在数十丈以外。

×      ×      ×

  三心红王心中一惊,他不料麦任侠机变迅捷如斯,竟能在两个师兄惨死当场,心神仍不溃乱,发剑、纵身一气呵成,红王不由脱口呼道:“人中之杰,人中之杰!”
  三心红王身在半空,猛劈一掌,拨开麦任侠急掷的长剑,只见麦任侠已消失在黑暗之中,估量一下,追之不易,于是他缓缓落下地来,转身向云焕和与龙杭冬望了一眼,道:“姓云的小子,你可是官方的鹰爪孙?”
  云焕和面上神色不变,微一躬身道:“后学忠心皇上!”
  三心红王仰天一笑道:“你们追杀方老头儿,是奉何人之令?”
  云焕和这时面色方变,沉吟一会儿方道:“红王,这姓方的老儿,乃是方逆孝儒之亲……”
  三心红王冷然说道:“老夫虽久不入江湖,素闻方孝儒忠义之家,朱棣已诛其九族……”
  他直呼当今皇上之名,云焕和不由大惊失色,却又不敢出口相阻。
  三心红王又冷冷一笑道:“既诛其九族,这老儿放过也罢!”
  云焕和呐呐不知所措,他不料三心红王竟伸手管这椿事情。
  三心红王双目一翻,冷冷道:“怎么?你们不放手?”
  云焕和心中一寒,缓缓道:“红王有所不知……”
  三心红王像是知他心中想说之话,冷哼一声,一字一句说道:“你告诉朱棣,说是朱慕侠不准他赶尽杀绝!”
  云焕和倒抽一口冷气,他望了望哑剑客龙杭冬,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三心红王说完那句话,再也不理云焕和,大踏步走到呆在一旁,扶着重伤的老父的方立青面前。

×      ×      ×

  方立青心中只觉热血沸腾,他目睹武当三剑的惨祸,终因老父性命倏关,不敢上前拼命。现在这杀人魔王来到自己面前,他又感到一阵心寒,是以呆了半晌,没有说话。
  三心红王双目盯在立青脸上,好一会儿沉声道:“小子,你还没死?”
  立青只觉无名火上升,顾不得一切地,冷冷道:“感谢上次红王手下留情!”
  红王一怔,哈哈大笑道:“好说!好说!咦,小子!这就是你无用的爹爹?”
  方立青冷瞅他一眼道:“红王好威风,可惜只能对着丹阳子老前辈的弟子显扬,哼哼!”
  红王丝毫不以为忤道:“对他们显显又有什么不好?哼!老夫爱怎么就怎么,就是丹阳老道在这,他又能奈我何?”
  立青心中暗暗盘算,知道今日确实凶多吉少,可虑只是内伤中的老父,心中不由一阵惨然!
  红王见他不语,又哈哈道:“小子,你生就是老夫的对头,老实说,老夫看到你,就讨厌你,你知道吗?”
  立青气往上冲,大声道:“晚辈亦有同感!”
  三心红王哈哈大笑道:“你的功夫虽然日进千里,但比起老夫,可还差得太远了,你岂敢讨厌老夫?”
  立青一时语塞,索性不理红王。
  三心红王嗯了一声,陡然间面色全变,有若罩了一层寒霜,哼了一声道:“老夫三番两次要取你性命,想是鬼使神差,每次你都侥幸脱难,今日你还有何话可说?”
  立青沉吟一会儿才道:“红王要杀晚辈,晚辈无话可说,只是……只是……”
  红王冷冷接道:“你要老夫放走你父?”
  立青点头道:“方才红王命那飞狐不许赶尽杀绝,想来,红王也不会为难我爹?”
  三心红王想了一会儿,缓缓道:“你父与老夫无冤无仇,放他走也罢!但他目前身负重伤,就是能走,也是必死之数!”
  立青心中一惨,口中却道:“那不必红王费心。”
  三心红王吸一口气道:“那么,你父好好走开,今日你这条小命,老夫是非要不可的!”
  立青冷笑道:“红王只要放开爹爹,晚辈再无后顾之忧,咱们胜负只怕未定!”
  他心知今日决难逃命,爹爹伤势太重,也多半无救,一股怨气,整个发泄在三心红王身上,是以说出的话强硬之极。
  三心红王猛一怔,哈哈狂笑道:“胜负之数未定?哈哈!”
  说着伸手一扬,五六丈外一株大树齐腰而折,他大笑道:“怎样?”
  立青吸一口气,左手猛拍而出,数丈外一株大树也轰然而折,他等那轰然之声平息后,一字一语说道:“不怎么样!”
  红王呆了一呆,他不料立青的内力竟精深如此,最令他惊异的是,立青的出手手法,连他都没有看明白。
  红王冷冷地说道:“好!你来吧!老夫先让你十招……”
  立青大吼道:“不必了!接招!”
  他闪身而上,右掌平伸而出,击向红王中宫,左拳一弓,隐藏后着!
  红王几乎气得笑了出来,立青第一个照面,竟敢走中宫踏洪门,简直他心中认为自己要比红王高明得多!
  三心红王双掌一合,端立在胸前,一直等立青近身不及半尺,陡然一分而开。
  立青只觉无穷力道自对方这一分势中发出,自己多少伏着,完全失效,心中不由一急,左拳弓射而出。这一拳他用了全力,只听“飕”的一声,左拳已按在右掌之下穿出击向红王胸口死穴。
  红王右掌急变为拳,自内向外一圈,正迎着立青的左掌,两股力道一触凝而不散。
  红工呵呵一声长笑,就待一吐内力,立时震毙立青,哪知一触之间,只觉立青拳势中陡然泛出一股阴功,透臂而出。
  红王大吃一惊,以他盖世功力,内功之淳厚,竟然封不住对方这一击之势,立青功力之怪,可真是匪夷所思的了。
  三心红王大吼一声,强提一口真气,刹时里发出内家散劲,两股力再不凝聚,一崩而散。
  红王虽是仓猝间发劲,但他功力毕竟太高,立青只觉全身一震,不由自已一连后退三步,再看那三心红王,竟也向后一挪身形。
  在旁的飞狐云焕和忍不住惊呼一声,鼎鼎大名的神州四奇之一,竟被方立青这个二十多岁的少年,逼得马步浮动,这事就是传出武林,也包管不会有人相信的。
  三心红王的心中,正在惊疑无比的猜测立青这古怪的功夫,他简直不敢相信,立青的阴劲竟好像是南海一脉!

相关热词搜索:烽原豪侠传

下一篇:第二十六章 长春上人
上一篇:
第二十四章 荒庙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