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韩梅渊源
2022-01-11 17:43:33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长春上人说到这里,立青算是大明大白了,然而就在这时,一个雄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和尚,算一算咱们多少年没见面啦?”
  长春上人一回头,只见一个魁梧的大汉有如一座铁塔般,立在身后的山石上,一种顶天立地的气概,从那威猛的气度中表露出来。
  那面孔,长春上人依稀还有几分熟悉,只是那又高又大的身体叫他不敢相认了,他喃喃地道:“是你么……何兄弟,是你么?”
  来人仰天大笑,拍手道:“郎祺吾,我不是何克心是谁?哈哈哈哈……”
  他说着跳了下来,郎祺吾是长春上人未出家前的俗家姓名,他忍不住跑上前去,一把拥住了这个数十年不见面的童年伴侣。
  何克心对立青招了招手叫道:“孩子,你过来。”
  立青跑过来,何克心注视着立青的眼睛,从那眼光中,何克心发现了不可置信的奇迹,他抓住了立青的手,仔细地看他的眼睛。
  忽然,他轻推开了长春上人,猛一伸手,一掌对着立青拍了过来,何克心此时一艺通而百艺通,每一举手投足,莫不是妙绝天下的奇招。
  他这一拍之中,隐藏着三个神妙无比的伏着,无论立青如何应付,他都必能稳稳克住——
  立青吃了一惊,他不知何叔叔唤他过来却忽然动手就打,这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何克心出手如电,那容他有一丝一毫的考虑机会。他左手一撩,右手一掌横抹而出。
  何克心只觉一股柔劲直传过来,而立青右手的一抹恰巧挡住他唯一可占上风的路线,他微微一愣,举在空中的手放了下来,随即哈哈大笑道:“立青,你是怎么搞的?一会儿不见,简直不得了啦!”
  立青道:“原来何叔叔是试我的功力……”
  何克心大笑道:“不得了,不得了,你简直太厉害了,对啦,现在你再碰见少林老和尚那个宝贝徒儿叫做什么心如的,只管与他放对,绝不会输给他,哈哈……”
  长春上人道:“这孩子真是老衲毕生所见最神奇的人物,方老弟真是老怀堪慰了——”
  何克心道:“立青,你可放心,你爹爹已经好啦,他去应那梅简二位的约会去啦!”
  立青心中大慰,他至诚地道:“何叔叔,我真不知该怎么谢您……”
  何克心笑道:“你要谢我么?那么你教教我要怎么样练功才能进步那么快吧!”
  长春上人听到方老爷的消息,心中无限高兴,忽然他发现了何克心手上孤零零的一双手指,他骇然道:“你……你……”
  何克心傲然道:“血指刀,如今我想已差不多有十成的功候了!”
  长春上人大笑道:“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何克心你可无敌天下了!”
  何克心道:“无敌天下不敢说,但愿下一战能一指击败朱慕侠。”
  长春上人望着何克心,一时里心中千头万绪,却是不知从何说起,他望了立青一眼,又望了何克心一眼,老和尚心中全是一片欣喜,最后他道:“克心,这些年来你在哪里?生活可好?”
  何克心在深山苦练武功,鬼愁谷报信遇阻,血指刀连杀点苍三剑,雁荡山大战红王,身败被锁石洞之中……这一幕幕的往事一齐浮上他的心头,真也不知从哪里说起,他叹了一口气,长春上人道:“坐下来,慢慢说吧。”
  何克心道:“从何说起呢?”
  长春上人道:“从头说起吧——”
  于是,何克心从头说起,把一切有关的事全说清楚,他从五十年前的烽原豪侠高梅简方四大天王的故事说起,那就是从本书的开始说起——

×      ×      ×

  这时,在另一方面——
  太阳逐渐下山了,金黄色的夕阳照射在这镇集上,每一栋小屋都染上了富丽堂皇的颜色,生像是霎时之间,为这贫穷的小镇集添了几分富有的滋润。
  炊烟袅袅而起,倦鸟结队归巢,渐渐地,昏黄的油灯也纷纷点了起来,那两条仅有的石板路上,行人也渐渐减少,差不多的人都回家吃饭了。
  这时,一个灰袍秃顶的老人缓缓走进了这镇集,他慢慢地踱着,像是在消磨掉这一段寂寞的时间。
  这老人从镇集的南端走到北端,十字路口两家不大不小的酒店中,伙计们伸出头来招呼道:“嗨,老丈,请进来坐呀,好酒好菜!”
  老人只是和蔼地微笑摇头,又一晃一晃地踱了过去,这时,太阳已经完全落了。
  老人再一次踱到南端,他望了望天色,缓缓地踱出了这镇集。
  小镇外不过半里,有一个城隍庙,庙祝不知去向,冷清清的有一点悲凉之感。
  那老人到了庙旁,四面望了望,静静地立在那儿,凉风阵阵吹来,他的白髯微微飘动。
  不多时,城隍庙前的一片石板地上,忽然传来“啪”的一声清脆声音,一颗小石子落在地上。
  老人立刻走了过去,黑暗中一个苍老而沉着的声音道:“是简兄么?”
  老人压低声音道:“啊——梅老哥别来无恙?”
  只见庙后的树枝一阵簌然而动,一个青袍老者大踏步走了出来,正是那昔年在泰山大会如惊鸿一瞥般,掌震金发岛主的梅古轩。
  梅古轩道:“简兄到了许久了么?”
  简老爷子道:“也没有多久,梅兄可好?”
  梅古轩沉声道:“唉——说来话长——”
  简老爷子道:“梅兄你可是说——”
  梅古轩叹道:“瞽目杀君冯百令这魔头让我给打杀了!”
  简老爷子惊道:“我也险些与高无影动起手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话声未了,“啪”的一声,又是一颗石子落在石板上,梅古轩与简老爷子几乎是同时说:“方兄到了!”
  果然,从另一个方向的丛林中,一条人影如轻烟一般飘然而至,正是立青的父亲方柏昆。
  方柏昆道:“梅兄、简兄久候了——”
  简老爷子见方柏昆面色苍白得出奇,忍不住问道:“方兄可有什么遭遇?”
  方柏昆叹了一口气道:“那高家后人的消息一点也没有打听到,却与飞狐云焕和那几人狭路相逢……”
  梅古轩急道:“飞狐这家伙真是阴魂不散,他们有几人?”
  方柏昆道:“除了云焕和、司空凡、柏三思和林碧铭四人外,还有一个龙杭冬——”
  梅古轩啊了一声道:“天山的哑剑客?”
  方柏昆道:“不错,飞狐恃着人多,竟想乘机立刻擒住老朽,我拼着挨了司空凡重重一记铁掌冲了出来,一直奔到一个荒凉古庙中躲藏——”
  简老爷子叫道:“飞狐他们没有找到你?”
  方柏昆道:“他们若是进庙来搜,焉有找不到之理,正在这时,武当三剑的麦任侠忽然出现,硬替老朽挑下这根梁子……”
  梅古轩道:“麦任侠一人怎敌得住?”
  方柏昆道:“后来武当三剑全到了,一场血战,把三心红王也引了出来……”
  简梅二人齐声惊呼了一声,方柏昆长叹一声道:“想不到一场血战的结果,林碧铭、柏三思、司空凡先后送了命,而武当三剑也只剩下了麦任侠一人!”
  简梅二人口张目呆,方柏昆连忙细说详情,最后他道:“……若非我那何老弟拼力疗伤,老朽血江崩溃,哪里还有老命见得二兄?……”
  简梅二人嘘唏不已,简老爷子道:“柏昆兄,你的事就是咱们两人的事,以后咱们两人碰上了飞狐那厮,若是逢上好机运,柏昆你可准许咱们代劳除凶复仇么?”
  方柏昆本想切齿地道:“云焕和,我必亲取他命!”
  但当他触及简老爷子的目光,发现那目光中的关切和诚挚是两代友谊的象征,他想到简老爷子所说的:“你的事便是咱们的事……”
  于是他感动地点了点头。
  梅古轩道:“咱们三人这一次分头寻找那高家的后人,也可谓寻得相当彻底的了,却仍是一无所获,说来真叫人泄气之极……”
  方柏昆道:“既然咱们已经知道昔年四大天王遇害之事,是有人从中暗下毒手,那么高家的后人是非寻着不可的,不然怎能让高家继续被冤枉下去?至于寻访真凶的事却是其次的了。”
  梅古轩点头道:“想昔年咱们高简梅方四姓义结金兰,那真是胜过亲生兄弟十倍,只是祸从天降,咱们四家的后人各怀疑虑,各奔东西,一直到了这大年纪才得相见,真是好不凄惨……”
  简老爷子笑道:“不知两位哥哥如何,小弟我幼年可真是尝透了流浪的滋味,说得确实一点,嘿嘿,根本就是一个小叫化子,每天捡些剩饭剩菜填饱肚子……”
  梅古轩笑道:“说起童年之事,我也是够苦的,也记不清楚是几岁时跟着一个猎人浪荡,现在想起来,那猎人实是一个江湖大盗——”
  这几个老人谈起幼年之事,不觉都暂时忘了悲愁,简老爷子问道:“你怎知那猎人是个大盗?”
  梅古轩道:“那时我还年幼,每日跟着他打猎卖肉,有时也学一点拳脚功夫。那年冬天,满山满野都被大雪封盖,莫说打猎,便是行路都成问题,我和那猎人师父便在一个韩家庄中借住起来。”
  梅古轩望了望黑漆般的天空,继续道:“韩家庄一共有十多家,咱们住在末尾上的一小栋房子。每天我那猎人师父指使我做这做那,挑水打杂,真累得喘不过气来,稍微慢了一些,便是一个耳光摔过来——”
  简老爷子笑道:“那吃耳光的经验我也是有的,严冬之中吃了一记耳光,五条指印被冻得血一般红,那滋味可不好受。”
  梅古轩道:“那韩家庄中住在末尾第二家的是一对老夫妇,那对老夫妇带着一个寡妇和一个方满周岁的孙儿过活。这对老夫妇对我甚好,常常寻些好衣好食给我,我心中好生感激。”
  方柏昆道:“你还没有说出怎知那猎人是个大盗?”
  梅古轩道:“那韩家庄中的人个个沉默寡言,住得久了,发现他们个个都有些神秘之处,我当时年纪还小,看不出什么端倪来,可是我那猎人师父可就有些不安了——”
  他们三个老人本是谈天的性质,这时听梅古轩说的,不禁有一些紧张起来,只听得梅古轩道:“有一天,我那师父听到庄中有两个老人在谈话,一个老人道:‘五房三爷都在昨夜里回来了,听说汉伯的事有眉目了……’另一个叹道:‘唉,可怜的汉伯,不明不白地死在外面已经三年了……’”
  “我那猎人师父当天晚上半夜里起来,忽然从床底下把行囊皮袋都拿出来,打开来收拾行李。我忍不住偷偷一瞧,全是些耀目的黄金珠宝,我吓了一大跳,只听得师父喃喃自语道:‘三年前我谋了韩汉伯的财宝,又害了他的命,却不料如今住到他家里来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着……’”
  “我一听之下,这才知道他竟是强盗,当时我吓得要命,依稀听见师父狠狠地道:‘哼,无毒不丈夫,索性一了百了……’”
  “说罢便出去了,我忍不住悄悄跟了出去,门外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师父的影子也不见了,过了一会儿,忽然四面大火同时爆发起来,一下子就冲上了半天高。我这才知道原来师父是去放火,当时我吓得呆了,什么也不知道——”
  简老爷子道:“韩家庄的人都让他给烧死了么?”
  梅古轩道:“等我看见师父冲回房屋,提了行李飞逃时,我才想起隔壁一家老弱妇孺,如果仍在梦中的话,必然烧死无疑,我便冒火跑到门前大拍大叫:‘火!火!快逃!’”
  “一连叫了十几声,总是叫不开门,火顺风势,直卷过来,我被迫得连连后退,远处已有一些醒觉得快的壮年人,从火焰中冲出来,打水想要救火。”
  “轰的一声,我隔壁门楣塌了下来,当时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心中想到隔壁老丈与婆婆平日待我的诸般好处,顿时克制不住自己,跃起身来就向火中冲进去——”
  简老爷子望了方柏昆一眼,虽没有说话,但是方柏昆能够领悟到那眼光中的意思,他自己也在心中暗暗赞叹着梅古轩侠骨义胆的天性,就如昔年四大天王中梅长青的行径一模一样。
  梅古轩续道:“我冲进了火中,屋内全是浓烟,呛得我泪涕齐流,但是却一个人影也瞧不见,我拼命大叫,也没有人回答。这时火已经卷进屋来,从东端的书架燃起,我想起平日韩老太爷爱惜这几本绝版古书的情形,忍不住抢救了几本抱在怀中——”
  简老爷子急道:“唉——你该救人才是呀,救书干什么啊?”
  梅古轩道:“我遍寻不见一个人,火愈来愈大,我再迟一会儿也就得葬身火窟,是以只好抱着几本书从火中冲了出来,烧得我一身是伤。才一出来,轰然一声那房屋便倒了!”
  方柏昆道:“你那猎人师父也恁地毒辣……”
  梅古轩道:“房屋塌了,可怜那一家老弱妇孺全葬身火窟,我瞧见四面逃出的人渐多起来,若是发现了我,只怕立刻杀死我,是以我便悄悄隐藏在黑暗之中逃出了韩家庄。这一逃走,整整十五年后我才重游旧地,韩家庄似已举庄迁往他处去啦!”
  梅古轩说到这里,向方简二人望了一眼,不禁哑然失笑地道:“你们瞧我,咱们约在这里相会为的是商讨大计,却听我一个人在这里胡说些往事来啦,真是……”
  简老爷子还不满足地追问道:“你那猎人师父究竟是谁?后来下落怎样了?”
  梅古轩一拍大腿道:“这就奇事了,后来我知道我那猎人师父乃是淮北的独脚大盗潘景——”
  简老爷子呵了一声道:“潘景?便是后来两淮绿林英豪大决斗中,丧了命的那个鬼头太岁潘景?”
  梅古轩道:“一点也不错,两淮绿林大战时,潘景被濒水大豪火器所伤,活生生地被烧死啦!他纵火烧庄,结果自己丧生火中,真是因果报应,一丝不爽!”
  他说到这里,忽然黑暗之中传出一声长叹,梅古轩道:“什么人?”
  他身如飘絮,声才出口,人已如一支劲矢一般冲到黑暗处,举手一掌拍出——
  只听得“啪”一声,庙旁树木枝叶一阵猛动,一条人影飞落下来。
  方柏昆一见来人,忍不住大叫道:“韩老弟,是你!”
  只见来人气度轩昂,双目炯炯有神,正是久违了的韩国驹!

相关热词搜索:烽原豪侠传

下一篇:第三十二章 师门疑云
上一篇:
第三十章 两段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