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历史重演
2022-01-11 17:32:36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武林好手在雁荡山勾心斗角的局势,随着时间的过去愈来愈白热化。然而就在弦满弩张的刹那,忽然沉默了下来,紧接着爆出了一件惊天动地的新鲜消息——少林寺的和尚杀了武当的道士。
  这个消息如一个惊天大雷震出,每个武林人物都知道另一场大战又要展开了。
  他们谈论着,猜测着,武当掌教对这件事会如何处理?
  昔年丹阳子为了门户之见,一怒之下亲登少林,仗着一身盖世神功,硬闯山门。这椿大闹少林的旧事至今仍是武林中津津乐道的往事,难道这一次丹阳子怒闯少林的故事又要重演么?

×      ×      ×

  少林寺院在凌晨穆静的空气中,传出了早课的钟声,千万僧人披着袈裟,在大殿中默然肃立。主持方丈无眉大师走到了殿前的香案前,他的面上透出无比的沉重之色。
  无眉禅师缓缓地抖了抖袈裟,用一种低沉有力的声音道:“众弟子,相信你们也都听闻心如在外面惹下的祸事,试想我少林弟子受我如来佛光沐浴,个个都是慈悲为怀,心如虽然不够老成,但岂会做出伤人性命之事?这分明是有人从中陷害,但是……”
  说到这里,无眉方丈停了一下,他红润的脸上泛出一种动人的光彩,只听他接着道:“但是当此关头,错非咱们立刻能抓住陷我少林于不义的恶贼,否则连这句话都不能说出去。若是咱们没有证据,便这般言语,只怕天下人都要以为咱们少林畏惧了武当道士。”
  众僧面上表情不一,但仍然是一片肃静,无眉方丈拂了拂雪白的长髯,大声道:“可恨武当丹阳老道性烈如火,这般摆明着有人从中挑拨的事,他却必然不会相信,看来……看来……”
  老和尚面上露出一丝黯然之色,声音也低沉了下去:“看来那昔日的故事又要重演了。”
  众僧面上都露出愤忿之色,无眉和尚挥了挥手道:“从今日起,只怕随时随刻武当山的来客就会到达咱们庙前,老衲无德,只是……少林寺祖师传下的香火盛名全仗诸弟子全力维护了。”
  无眉和尚面色凄然,说到这里,那昔日丹阳子大闹佛门的情景一幕幕又出现在他眼前,他不禁要为之喟然长叹。
  少林寺规矩严谨,众弟子虽然满腹不平,可是在这作早课的时候,无一人喧哗,无眉大师向左边一个中年和尚道:“七日前你大师伯的飞鸽传书确是说五日之内归山么?”
  那中年和尚恭身答道:“飞鸽传书是弟子亲手接到的,大师伯确是说五日之内必返少林。”
  无眉和尚搓了搓手道:“那么怎么至今仍不见他踪影?难道是路上出了什么不测之事?”
  中年和尚道:“启禀掌门恩师,大师伯一身奇功神出鬼没,他老人家一生行事总令人摸不出头绪。试想武当道人迁怒于我少林之事,是何等重大消息,大师伯焉有不闻之理?只怕他老人家早已有所安排了,恩师只管宽心。”
  无眉和尚内心如焚,表面上却不能显示出来,他强自吸了一口真气,把胸中起伏不定的思潮压制了下去,他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
  这时,一个着大红僧袍的老和尚走了上来,向无眉方丈行过礼后,朗声道:“那惹是生非的弟子心如,究竟是如何处置,尚请方丈示下。”
  无眉和尚面色一沉,大声道:“劣徒心如违犯师命,擅自在外惹是生非,自然要依规重办,只是目下大敌当前,暂时将之押至白云戒室面壁思过,待后处置,执法师弟你以为如何?”
  原来那红袍老和尚乃是掌管少林寺规诫刑法的执法大师,无眉和尚虽是主持方丈,但是对于执法事件,却不能不征求他的同意。
  只见他双掌合什,朗声道:“谨遵方丈师兄之命。”
  这时,忽然群僧中一片骚动,一个中年和尚从山门外走进来,这和尚满脸虯髯,若不是顶上一颗光头,倒像是人家门上画的钟进士。

×      ×      ×

  一个小沙弥急急忙忙地上来大叫道:“启禀方丈,髯大师到了。”
  无眉和尚呼的一声从坛上站起身来,大步迎上前去,那虬髯和尚满面风尘,显然是赶了极远的路程。
  虬髯和尚到无眉大师面前,纳头便拜,无眉大师一把扶起,连声道:“小师弟远程奔波,免了免了。”
  虬髯和尚缓缓站起身来,双目牢牢注视着无眉方丈,虎目中闪烁着一片泪水,他喘口气低声道:“掌门师兄……”
  无眉和尚的声音也有些发颤,他缓缓道:“一别二十载,髯师弟英风如昔,做师兄的可就老迈不堪矣。”
  虬髯和尚道:“小弟接了掌门师兄的飞鸽传书,一直便往少林赶来,路上一刻也不敢耽搁,小弟倒要看看丹阳子老道究竟仗什么威势欺侮咱们?”
  无眉禅师道:“二十年来不通信息,髯师弟你那冰雪三式可练成了么?”
  虬髯和尚道:“说来惭愧,整整化了小弟二十年心血,才算勉强把那三式揣摹个大概,前辈祖师天纵之才实非吾等凡人所能及……”
  无眉禅师面露喜色,一把抓住虬髯和尚的手臂道:“那么如此说来,师弟你是功德圆满了啰?”
  虬髯和尚道:“小弟自觉虽然未必全对,也不致相去太远,不过这是小弟一人之见,等会儿还要求证于大师兄与掌门师兄……噫,大师兄呢?”
  无眉和尚道:“他每年总是要下山去玩一趟儿,至今仍未回来。”
  原来这虬髯和尚乃是无眉和尚的小师弟,自幼聪明无比,虽然年纪小,功力却不在无眉和尚之下。他二十三岁那年远离少林,在秦岭百年冰封的莲采洞中苦修少林失传的冰雪三式,一去便是整整二十年,无眉禅师特地飞鸽传书把他召回,增加少林力量。
  无眉禅师说到这里,便对大众道:“从今日起,每日早课后,十八弟子便在内殿操演罗汉宝阵,不得有误。”
  无眉和尚话声才完,那十八弟子中一个年纪最长的站起来道:“禀告师尊,心如师弟在白云戒室面壁受罚,罗汉阵中‘天尊’位缺,谁能补代?”
  这一问,倒真把无眉和尚给问愣住了,只因这十八罗汉阵变化奇妙,有神鬼不测之威,真乃少林镇山之宝。
  演练这阵法时,十八弟子都是少林寺中顶尖尖的青年高手,其中尤以“天尊”这一位置,乃是全阵的灵魂,几乎每一代弟子中能担当“天尊”位置的,日后便成了少林的掌门人。
  心如和尚天纵奇才,年方十七便担下了“天尊”重位,这是少林寺百年来从未有过的事情。
  这“天尊”一缺,少林弟子中无论换了谁,也万难称职,是以弟子这一问,无眉和尚就愣住了。
  心如虽是被寺中公认的第一传人,但是在这远别二十年的虬髯和尚耳中却是甚为陌生,他闻言问道:“心如?……心如?小弟那似不记得有这一位弟子?”
  无眉禅师道:“髯师弟你离寺二十整年,自然不知道了,心如今年不过才十七岁哩……”
  接着便把心如惹祸的经过全部说了一遍,虬髯和尚听说心如十七之龄便能担当“天尊”位置,想起自己二十三岁那年与大师兄争这天尊位置,终于输给了大师兄,因此愤而远走秦岭,这些往事一幕一幕重现眼前,忍不住大声道:“掌门师兄,此事分明有人从中作恶,如何能罚心如?”
  无眉和尚道:“心如违犯师命,擅自惹事,岂能不以规矩从事?”
  虬髯和尚闻言心中一凛,暗想自己真是离寺太久,做野和尚做惯了,这乃是寺中刑责,怎样也轮不到他来非议呀?想到这里,胸中不禁百感丛生,默然不语。
  无眉和尚沉思半天,转目望着执法的悟性大师,悟性大师会意,他想了想便上前道:“心如之事既已决定待后处理,何不准他每日三个时辰的练剑时间?”
  无眉和尚便道:“如此甚好,早课开始吧!”
  霎时梵唱声起,烟香袅袅,好一片肃穆虔诚景象。

×      ×      ×

  夜已来临,少林古刹在黑夜中更显得沉寂,与平日不同的是,打更的和尚全换上一批内家高手,轮流护卫着这佛门胜地。
  白云戒室中空洞洞的,一盏昏黄的小灯发出豆大的火苗,一闪一烁,面对在这一闪一烁的微光中,可以看见心如小和尚正端端正正地跪在那里。
  他的前面放着一本不太厚的佛经,不时传来他时读时辍的诵经之声。
  终于,他诵经的声音完全停止了,只见他把那本经书轻轻往身边一抛,跪在那里伸了一个懒腰。
  那本经他早就顺过来倒过去背得滚瓜烂熟了,他深呼吸了一口空气,转过头来望着黑漆漆的窗外。
  藉着微弱的灯光,他沿着墙壁上挂着的一排少林祖师的画像一个一个看过去。
  左边头一张是个又干又瘦的老和尚,身体倒像是一根枯竹竿儿,手中拿着一柄长剑,另一只手上捧着一本厚经。
  心如摇了摇头,暗道:“不晓得是哪个低手绘的,怎么一手拿剑,一手捧经,简直不通。”
  第二张也是个又干又瘦的老和尚,左手还是断的,臂膀下一截袖子空荡荡的,那面目因在高处,看不清楚,心如待要站起来,猛一想不对,只好端起那盏小油灯往上一抛,那光芒随着这一抛,恰好照在老和尚的面目上,只见他瘦得两颊低凹,倒像是个骷髅。
  心如摇了摇头,暗道:“怎么咱们少林寺的祖师个个都这般又干又瘦,全身加起来也没有多少肉?不好,不好,莫非是念经练武时间长了,便会变成那般模样?”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臂,白白胖胖的宛如婴儿,在灯光下好像羊脂一般,他不禁微微一笑。
  第三张画的是个英俊神逸的和尚,那面目长得好比潘安再世,心如知道这便是第九代少林第一高手,大名鼎鼎的玉面如来方尘大师,心如暗道:“是啦,要像这般模样的和尚,穿起僧衣来也标致。”
  那画上画的正是玉面如来立在嵩山之巅,双掌震退崆峒十二剑手的情形,心如想起前辈祖师的英雄神姿,不禁悠然神往。
  最后他想到这位英俊的祖师终因与一俗家女子情孽难了,毅然逃到南海孤岛上,终了一生。心如不禁慨然长叹,他喃喃自语:“从前师父们提起这段事来,总是吞吞吐吐,多加掩饰,其实我觉得这倒是十分可能的,方尘祖师武功好,人又俊,极易被别人倾慕的。便以我心如来说,这次下山,短短不过几个月的时间,所碰见的女孩子,都对我百般巴结,哎呀,不好,不好,莫非别人见我心如长得俊?……不好,心如呀心如,你千万要小心。”
  他的思想终于回到现实,立刻他又百般无聊了,暗想道:“只不过随手捉弄了几个小道士,想不到惹来了这场大祸。”
  终于他又拾起那本经书来,无奈地打开,里面那些熟悉无比的字句如行云流水一般映入他的眼中。

×      ×      ×

  这时,黑暗中,有一条人影如飞一般接近了少林寺。
  暗夜里瞧不清楚这人的面目,但是从他左弯右绕的情形看来,他分明路径不熟,不是少林寺中的人。
  那人伏在一块大石后面,眼看着两个巡更的和尚走去了,才猛一纵身,跃上了墙边的一棵大树。
  他藉着黑暗,逐渐向寺院内伏行。说来这个夜行人也真好运气,只因此时少林僧人全神防范的只是武当山来的道士们,而以武当的威望,那必然是正大光明地直攻上来,是以众僧所全神贯注防范的只是上山的大路,而这人偷偷摸摸地混上来,竟真让他混进了少林寺。
  那人一连翻过了两重殿宇,从他的形迹看来,似乎是大有不辨东西的感觉。
  忽然,那人似乎为西边的灯光所吸引,潜行着奔到西边那排房屋的屋脊上。
  他摒住呼吸,缓缓地伸出头来,向屋中望去,只见大屋中坐着两个人。
  左面的是个无眉老僧,右面的则是一个虬髯和尚。
  那无眉老僧道:“髯师弟,从架式上看,你这冰雪三式像是没有破绽可寻了,只是在运劲方面,你自觉如何?”
  虬髯和尚道:“当年第七代掌门祖师创这冰雪三式时,曾经在五丈之外将百年大树一挥而折,那是何等威力,小弟苦研二十载,虽觉不致有错,但力道方面却万难有祖师爷那等威势,难道说这其中还有错误么?”
  那无眉和尚道:“只要大师兄回来,向他请教一番,他必能看出一点苗头来。”
  虬髯和尚点点头,忽然,猛一伸手,低声叱道:“什么人夤夜到此?”
  只见一股劲风隔空而发,“啪”的一声木板隔儿的纸窗竟被他隔空一指击穿了一个孔,窗外那人料不到这胡子和尚居然施出隔空打穴的上乘内功,只见他不慌不忙,身形竟然随着那一指劲风一样的速度向后一闪,轻飘飘地闪到了屋脊之后。
  呼的一声,虬髯和尚如一只大鸟一般穿窗而出,但是当他才落到瓦背上,那人已经奔出十余丈了。
  “好俊的轻功。”
  他脚下略一用劲,身形如脱弦之箭一般向前追去。就在这时,前面一左一右飞起两条人影齐向那人截去。那人眼看就要落下,不知他怎么施了个身法,竟然又陡然升高了一截。在这等间不容发的关头,一寸之差便能转败为胜,只听得呼的一声,两个拦截的少林僧人连那人衣角也没有摸着,便扑了个空。
  那人当真好生了得,他的身形一点也没有缓下来,如一缕轻烟般飘飘而出。
  猛可又是呼的一声,两个和尚出现在前面立定,左边的一个朗声道:“贫僧悟能,施主要走留个名吧!”
  那两个和尚临敌不过丈余,立在那里风度潇洒,先报自己法号方始问人,真不愧为这名门古刹下的弟子。
  那人脚步不停,猛可向左疾窜,速度之快令人咋舌。左边和尚大袖一飘,身形竟丝毫不缓地向左一拦,但闻呜然一声怪响,那人身形居然已以同等的速度又向右边窜回,那急速的大转弯,使周遭的空气发出呜的一声怪响。
  少林僧人确有过人之素质,左边的一个向左猛扑之时,右边的一个却是纹风不动,待那人疾转向右,他大喝一声:“看掌!”
  袖袍卷出,挟着一股内家纯劲,直向那夜行人当胸打到,这两个和尚都是罗汉阵十八弟子中人,一身少林内功都有相当火候。这当面一掌推出,力道非同小可,那人虚飘飘地飞出两掌,与和尚的掌力才一接上,身形陡然如纸鸢一般飞腾起来,呼的一声从两个和尚头上飞过。
  这一手借力的上乘功夫煞是惊人,少林僧人出招快,变招也快,两人同时双拳一抱,冲天而发,两股拳风交叉而上……
  那人身如翩蝶,但在这两股内家拳风之下,也不得不双掌发劲,向下猛击。
  轰然一声,少林两僧只觉得一股阴柔无比的劲道一涌而上,虽不强劲,但是竟如水银泻地,丝丝透入,两僧吃了一惊,同时猛吸一口真气,鼓足少林寺的达摩神功,齐喝声:“去!”
  那人身躯如断线风筝一般,被这两股达摩神功抛出三丈有余,但是那人只是轻飘飘地一翻身,便端端立定了身形,开口大笑道:“多谢两位大师发掌相送。”
  他话声未了,忽然呼的一声,虬髯和尚已到了他面前,只见那人以一块黑布蒙着面孔,看不出是什么人来。
  虬髯和尚合什道:“施主好俊的身手,只是贫僧久离中原,恕贫僧有眼不识泰山……”
  他这话就是要问那蒙面人的姓名,岂料那蒙面人听了这话,猛可双眼一翻,呵呵大笑起来。
  笑完方才大声道:“久离中原?哈哈,那么大师必就是虬髯和尚大师了,失敬,失敬。”
  虬髯和尚一皱眉,合什道:“不敢,不敢,施主怎生个称呼?”
  蒙面人一言不发,忽然拔身就起,这一下方始看出了蒙面人的功力,只见他的身形如一只强劲的箭矢直射而上,又高又快,身在空中,一个翻身向后便奔。
  虬髯和尚一晃身形,如行云流水般紧追上去,蒙面人一扭身,向左窜去,虬髯和尚如影随形,同时也向左一扭,蒙面人却已又向右奔出了。

×      ×      ×

  虬髯和尚虽然只有四十多岁,但他一身功力不在当今少林方丈之下,他轻叱了一声:“好个狡徒。”
  身形竟比蒙面人还快地向右飞过去,这两下转身,全是武林罕见的上乘轻功,少林寺的和尚,个个都是会家,几首都要喝出彩来。
  虬髯僧扭身发掌,一气呵成,呼的一声,一股内家真力拍向蒙面人的背脊,蒙面人似乎不愿与他对掌,只将一口真气猛可下降,身形贴着地面翻滚出去。
  这一招好不巧妙,然而当他才一站起来,虬髯僧的掌力又已递到。
  蒙面人在这等绝境居然仍不出掌,他忽然如蝴蝶一般上下翻飞,让过了攻势,翻身倒窜,再度逃出虬髯僧的掌力。
  说时迟,那时快,他方才窜出,耳边一声:“看掌!”
  又是一个少林弟子一掌递到,他拔起身来大喝一声:“逼人太甚,看剑!”
  只见他反手拔出一柄宝剑,抖手飞出,一道白光直向那少林弟子飞来。
  那少林弟子没有料到他会拔剑就掷,此时身在空中,再无闪避余地,吓得他双目睁圆,不知所措。
  众人一声惊呼,接着那和尚跌了下来,只见他一个翻身爬了起来,原来那柄剑竟然从他胁下衣袍宽松之处穿过,一点也没有受伤,那柄剑子还挟在他胁下。
  他把宝剑拔出来,定目一看,只见剑柄上刻着一对八卦,他大叫一声:“武当的……”
  虬髯僧大吃一惊,抬头一看,蒙面人已奔出丈余,只见他虬髯倒竖,如一阵旋风般飞跃上前,举掌便是少林达摩神功。
  达摩神功到了虬髯僧手中施出,非同小可,蒙面人哼了一声,猛一翻身,全力推出一掌,只听得轰然一声,虬髯僧双肩一晃,蒙面人登时退了三步。
  虬髯僧鼓掌再次推出,这时两人相距已不及半丈,蒙面人除了发掌硬拼之外,再无他法。
  然而奇异的事发生了,就在这一刹那,只听得霹雳声起,一片粉红色的烟气如薄雾般升起,蒙面人的身形忽然不见。
  虬髯僧定目再看时,只见蒙面人已在十丈之外,一翻身出了少林寺的墙垣。
  “霹雳云!”
  虬髯僧不由自主地大吼出这三个字来,他喃喃道:“原来是他……原来是他……”
  少林方丈无眉和尚忽然出现在虬髯僧的身旁,他低声道:“髯师弟,你是说高无影?”
  虬髯僧点了点头道:“正是。”
  无眉禅师忧愁地道:“那么……莫非三心红王也要插上一腿?那……可就麻烦了。”
  虬髯僧道:“高无影用武当的剑子夜闯少林,显然是想嫁祸,那么心如的事只怕也是三心红王手下做的了。”
  无眉禅师半晌没有言语,只是默默望着长空,大雄宝殿的屋角上雕砌的龙尾如彩虹般射向空中,大师默默祝祷了一声:“我佛保佑。”

相关热词搜索:烽原豪侠传

下一篇:第二十二章 南海仙居
上一篇:
第二十章 武林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