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卧虎藏龙
2022-01-10 20:23:13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里不能叫做村,也不能叫做庄,背山面水,一共只有五六户人家一并住着。
  背后的山上,终年四季青翠地长满了大树,有各色各样的植物和花草,每一季都有足够使全山变为绿色的植物生长着。
  山势不甚险峻,也不甚高,但在天气晴朗的时候,那一两朵白悠悠的浮云,在山巅上游动着,使那青葱葱的山半隐半现,有一种缥渺虚无的感觉。
  前面是一条不大不小的河流,也不知是从什么河支出来的,夏季水势盛,往往漫溢岸缘,但是却也从来没有泛滥过。
  河的东岸是一片农庄,古老型式的农舍点缀在绿色的田野间,饶然有趣。
  西岸则是一片林原,一共只有五六家住着。
  这五六户都是高墙阔院的大宅。这些大宅都是大门紧闭,很少看得到宅子里的主人走出来过,虽只有一河之隔,但是那些高墙厚门却似把两岸隔成了两个天地。
  农庄里的人都对对岸的五六户人家存着高不可攀的心理。在他们心中,都认为对岸的几家人,必是什么当过官的人家。
  日子在平平淡淡之中飞快地过去了。渐渐地,人们对于这些原有的好奇,都看作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就好比那条小河的流水一样,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平淡地呜咽着,没有出过一点儿毛病。
  一直到了一年以前,忽然,第二栋大宅住的人家搬走了,立刻,又新搬来了一家。这一家,三人全是男人,行李也少得很,一个老者,一个中年人,一个少年。
  除了搬进来的那一天,从此村人就再没有见过那老者,偶而只有那中年人带着少年出来走走。
  村人渐渐知道这中年人姓韩,是个管家,而主人姓方。他们虽然待人十分和气,但是却令人有一种冷漠和不可亲近的感觉,不过这村子里全是诚实的农人,他们也不觉得怎么不顺眼,大家见面点头微笑而已。
  日子像游鱼一样地滑溜过去,平淡地,恬静地——
  于是,一年过去了……
  这年的夏天,小河的水涨得很大,竟然涨到岸上来了,虽然只是很少一些,但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村人焦急了,他们认为这种反常现象,是不祥的征兆,不幸将要来临了。
  于是——
  平静的村庄就像那条小河一样,突起了变化,生活不再恬然了……

×      ×      ×

  昏黄的灯光从高高的墙里射了出来,这是西岸那几家大宅的第二栋,也就是一年前新近搬进来的那一家。
  大堂屋里静悄悄地,灯光下,那中年人和少年相对而坐,两人都静坐入定,一言不发。
  过了一会儿,那少年睁开了眼,两道神光射了出来,他的面色红中透光,宛如抹了一层油一般,好看之极。中年人微微睁开眼,望了少年一下,嘴角上挂着满意的笑容。
  那少年刚叫得一声:“韩叔叔——”
  中年人摇手止道:“立青,你可感觉到全身运气之下,有股温暖之气上下钻动,似有形却又无形,十分舒服?”
  少年喜道:“正是,我正有这种感觉……”
  韩叔叔笑道:“立青,我无意中被你这鬼精灵发现身俱武功,便被你迫着教你,实在说我原想敷衍你的。唉!却不料天纵奇才,立青,你可知道你眼下这等境界,在浩浩武林之中已是寥寥可数?”
  立青顽皮地笑了笑道:“韩叔叔,我们每晚在这练武,恐怕爹爹还以为我在用功念书呢?哈!哪一天我突然表演几下子给爹爹看,他恐怕要以为我会妖法哩!”
  韩叔叔微微一笑道:“立青,你别小看了你爹爹——”
  立青一怔,立刻道:“我当然不敢小看爹爹,他老人家学富五车,真了不起,光是他读过的书我这一辈子也读不完……”
  韩叔叔脸上露出神秘之色,他笑了笑道:“是的,你爹爹真了不起——”
  立青心中一怔,正要发问,韩叔叔一掌挥熄了灯火。
  “去睡吧!”
  每天晚上,这就是他们的生活。
  韩叔叔把立青送到寝室,他缓缓踱向厢房。天井中,当头明月如玉,他长吸了一口真气,呼地吐出,那口气竟如一支利剑一般直射而去,“拍”的一声,一根树枝荡了两荡,终于折断落了下来。
  他呆了半天,然后兴奋地喃喃道:“我又进了一层!我又进了一层——从此天下只有六个人能胜我了。”
  他对自己说:“我隐伏方家做管家,但是看来方家也是隐伏着的奇人哩……待立青的内功大成时,我还是早些走吧……”
  那小河的水潺潺地流着,有时发出呜咽的声音,就像是历尽沧桑的老人在幽幽长叹。

×      ×      ×

  日落月出,月隐日现,日子就这样过去,小河的两岸保持着那往日的情形,这边的几家大户仍是轻易不见有人走出,只除了那新搬来的中年管家,不时带着那少年出来荡荡。
  那小河的对面,农人朴实的生活,就像那地平线终结处的青山一般。千百年来一点也不曾改变,许多人世世代代只知道春耕夏耘秋收冬藏,足迹没有出过百里之外。
  只在村首有那么一家茶馆儿,有时候农人们也会抽暇到那里沏一钟茶,三五成群聊天消磨时间,是以这茶馆是村子中惟一比较热闹一点的地方。
  这一天,茶馆里又坐满了人,屋子里显得乱哄哄的,人们围着桌子喝茶谈天,不时传来阵阵哄笑。
  但是吸引人群最众的却是左角上的一张桌子,原来那桌子上有一个陌生老汉拿着一个茶碗,碗中放着一枚骰子,有几个好赌的庄稼汉正在和那人赌着。
  那骰子六面中只有“一”、“四”两面是红色的,其它四面都是黑色的,赌红的胜了,庄家得赔双倍,赌黑的是平赌,只听见那些赌徒们面红脖子粗地唱着:
  “红——”
  “黑——”
  这时候,一个中年人带着一个少年走了进来,大家都认识这就是对河新搬来那家韩管家和小主人。这韩管家虽然沉默寡言,但是为人极是和蔼,大伙儿都向他打招呼,他也一一点首为礼。
  两人走过那赌局时,韩叔叔忽然停下身来,少年发现他双目中射出一道骇人的光芒,瞪着那主持赌局的陌生人。少年正要发问,韩叔叔道:“咱们看一会儿——”
  两人走到人丛中,只见一个面貌土气的汉子正卷着袖子,一把抓起那骰子,捏在手中,口里念念有词,他一举手,正要往碗里去,那庄家蓦地一伸手,冷冷地道:“慢着,你还没有下注——”
  那人似乎已经输了不少,他伸手在怀里掏了大半天,方掏出一小锭白银,看样子是他身上最后的一点钱了,他气急败坏地道:“就赌这!”
  他双手合拢,摇着那粒骰子,摇了好一阵子,方始往碗里一丢,口中大喝道:“黑——”
  那骰子在碗中叮叮当当地跳动着,所有的人都注意着那粒小小的骰子,最后骰子停了下来,大家看得清楚,是四点,红!
  众人发出一声轻叹,那庄家不动声色地伸手把银子扫向自己怀中,“当”的一声,扫入一个大皮袋,看样子,这厮已经赢了几回哩!
  那庄稼汉急得满头大汗,身上再无翻本赌金,旁边有人劝道:“杜老三,何必再送他钱,手气不好,收手吧!”
  那汉子瞪了旁人一眼,怒道:“少管闲事。”
  忽然他一咬牙,从衣袋中取出一只黄澄澄的金镯儿来,那金镯子成色十分好,而且有手指粗细,只是小得很,根本无法戴上他那又粗又壮的手腕。
  旁边那人大叫道:“杜老三,这不成呀,这是你祖母赐给你的周岁纪念品呀……你,你……”
  那汉子眼中充满血丝,伸手一推,喝道:“讨厌,叫你不要啰嗦你就别啰嗦!”
  他把那又粗又小的金镯子往桌上一放,他的喉嗓儿都哑了,只听他嚷道:“咱赌这个!”
  说着伸手抓起骰子,他望着那黄澄澄的金镯子,心中一横,叫道:“红!”
  红,这只有两个机会,但是如果赌中了,庄家得赔两倍。
  那汉子手掌一摊,骰子又在碗中跳了起来,叮叮当当,停了——五点,黑。
  众人都发出怜悯的一叹,那庄家面不改色地道了一声:“嘿!今天运气好。”
  他手一伸,就来抓桌上那金圈儿,那赌钱汉子急得脸上都是豆大一颗的冷汗,他也一伸手,按住那金圈儿,低声哀求道:“老兄,行行好,这镯子——这镯子可不可以……”
  那庄家双眼一瞪道:“可不可以什么?”
  那汉子呐呐道:“我是说可不可以……暂时……等我明天拿现钱来给你——”
  那庄家哈哈笑了起来,他大声道:“常言说得好,赌场无父子,若是我输了,该通赔给每个人,我能对大家说:列位老乡,兄弟今日这钱输给各位,可不可以明天来给?”
  那汉子急得眼睛都红了,低声下气地求道:“这镯子……实是家祖母传下的纪念品,有这么多人作证,我明日便是卖了房产也如时把现钱奉上!”
  那庄家道:“不成,不成,若是我输了怎么说?”
  那汉子求道:“先生,就求求你吧……”
  庄家脸色一沉,斩钉截铁地道:“说不成就不成,你老兄若是有钱,明日再来翻本便了。”
  他说着用力一扯,硬把金圈儿夺了过去,往那袋中一丢,“叮”的一声,那汉子叫道:“你……你……”
  庄家看都不看他一眼,拾起那骰子道:“谁还要玩玩?”
  这时,人丛中的韩叔叔轻轻地冷哼一声,他身旁的少年方立青听他极轻声地喃喃道:“哼,这下流痞子,老毛病又犯了——”
  立青吃了一惊,他低声道:“韩叔叔,你认得他?”
  韩叔叔没有回答他。立青看见那赌输的汉子脸色苍白,那神色可怜之极,他不禁心中感到不忍,伸手在怀中一摸,怀中还有一锭十两的纹银——

相关热词搜索:烽原豪侠传

下一篇:第三章 豪情千丈
上一篇:
第一章 视死如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