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大器早成
2022-01-11 09:28:04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立青和韩国驹听得全身猛震,纯阳观主,这就是名列“道僧王后”首位的武当掌教!
  “纯阳观主丹阳子”这几个字如同一个巨大无比的古钟骤然猛鸣,在每个人的耳中撞激荡漾着,树下三心红王仰天长笑道:“一别多年,可喜道长健朗如昔!”
  他信口而言,声音却如有形之物,四周每一木石皆生回音,霎时成了一片汪洋大海般的音浪,嗡嗡不绝。
  丹阳子的声音却是平缓得紧:“便是红王也丝毫不见衰老,贫道由衷高兴。”
  三心红王哈哈笑道:“好说,好说,方才在树上偷窥小弟行动的两人与道长是个什么关系,道长定要护着他们?”
  丹阳子道:“红王这些年来,那老规矩仍没有戒除么?”
  三心红王轻哼了一声道:“这个恐怕不烦道长操心吧!”
  丹阳子平和地道:“上天有好生之德,贫道既是出家人,不能见死不救,见杀不止!”
  三心红王轻狂地尖笑起来:“见死不救还有些道理,‘见杀不止’道长您怎生个阻法?”
  丹阳子的话声仍是那么平和:“红王说得是,只因天下嗜杀凶徒太多,贫道真不知该如何阻止才好呢!”
  三心红王冷冷地道:“道长是你是知道的,朱慕侠四十年来的誓言不能因这两人而破。”
  丹阳子道:“见死必救,这是贫道自弱冠下山起奉行终生的信条,也不能因这两人而废。”
  三心红王道:“如此说来,这两人与武当有什么特殊关系了啰?”
  丹阳子道:“贫道到此刻为止尚不知这两位的姓名。”
  三心红王冷笑道:“我朱慕侠不是随意可欺的人。”
  丹阳子道:“一点不错,三心红王一向只是随意欺人之人。”
  立青和韩叔叔紧张地对望了一眼,显然地,这位武当掌教也已微微动了肝火。
  三心红王道:“那么道长请过来吧!”
  丹阳子道:“贫道再请红王三思。”
  立青听到这里,再也忍耐不住,他站起身来喝道:“便是咱们在树上看了一下,这又犯了法么?……”
  立青还待说下去,忽然一只手飞快地过来按住他,他本能地一闪,却没有闪开。
  他反首一看,只见一个面如美玉的白髯道士站在身后,他知道就是丹阳子了,但他却不知该说什么,只呆得一呆,奇的是丹阳子的脸上也流过一丝诧异之色,牢牢盯着立青。

×      ×      ×

  三心红王厉声道:“不错,你们只看了一下,可是你们知道看的是谁么?”
  立青又想回顶他一句,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却听见背后丹阳子一味低声喃喃道:“这就怪了……这孩子……难道……难道身负两种盖世内功?……”
  敢情丹阳子在立青方才那一闪之中,察觉出这少年身藏两种内功,只见他微一沉吟,低声问道:“孩子,你的师父不止一人?”
  立青觉得这老道长具有一种无可抗拒的威风,令他不能不答:“是——教我的不止一人——”
  丹阳子道:“其中一个是老和尚?”
  立青道:“是的——”
  丹阳子道:“还有一个是什么样子的人?”
  立青道:“另外的还有我韩叔叔和何叔叔……”他说着望了望韩叔叔。
  丹阳子仰首喃喃道:“韩叔叔?……何叔叔?……”
  三心红王负手站在原地,若是换了一个情形,莫说韩叔叔内力未复,便是三个立青和韩国驹只怕也已丧在红王劈空掌下,但是此刻赫赫不可一世的三心红王竟负手站在那里沉吟,这完全是因为站在立青和韩叔叔旁边的乃是武当的掌教丹阳子!
  沉默了一阵,三心红王再次以那惊天动地的声浪传来:“敬告丹阳子道长,朱慕侠仍要取这两人性命!”
  丹阳子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他的声音忽然变得惊人之极,仿佛无垠的古烽原上,陡然杀到的千军万马,其势慑人心弦已极。
  “你要取你便来取啊,嘿嘿!贫道袖手看看红王如何取法?”
  三心红王一怔,他冷哼了一声道:“好,好——”
  他背对着立青和韩国驹隐身这边,眼睛看都不看一眼,忽然单手向这边扬了一扬,沙尘一粒不起,树枝一分不摇。
  但是立青和韩叔叔却猛然觉得一股奇异的尖锐之劲风射向自己,立青奋起全力一掌拼出,他只觉那股细得异常的劲风一触之下,立刻产生一种异常的巨大力道,紧沿着双臂袭将进来,简直无可阻御——
  他方叫得一声“哎呀”,那股古怪的劲道突然消失了,耳中只听到三心红王的声音:“你们出来!”
  他的声音隐隐含着一派暴君般的威风,立青和韩国驹对望了一眼,便走了出来。
  令人惊奇的是三心红王的脸上堆着无比惊疑,甚至有点恐惧的神色,他仰望着天,一字一字的道:“小孩,你的师父可是何——克——心?”
  韩国驹一听到这三个字,浑身有如触电般颤抖了一下。当方老爹把点了昏穴的立青交给他的时候,他苍老的声音仍旧荡漾在韩国驹的脑海中——
  “……如果我不来了,你把这事告诉一个人,只告诉他一人,他就是何克心……”
  韩叔叔望了望立青,立青毫不畏惧地答道:“一点也不错,是我何叔叔!”
  三心红王喃喃地道:“何克心,他还没有死?……那么,他一定已推开那块巨石,嘿,再来找我吧!”
  这时忽然传来丹阳子的声音:“红王你莫小看了这孩子,今日你若坚持你那见者灭口的规矩,只怕立时替你惹上两个天大的强仇,嘿嘿!贫道看你还是免了吧!”
  三心红王仰天狂笑道:“丹阳子,你当我不敢杀这孩子么?哈哈,你也太小看我朱慕侠了。”
  丹阳子呵呵狂笑道:“好吧,红王你要杀便杀吧,贫道可要失陪了,哈哈!”
  他最后一个字传来时,声音已在十丈之外,全场为之骇然,便是三心红王也怔了半天没有说话。
  红王没有说话,大家也都缄默地立着,望着三心红王的脸色一分一分地下沉,越变越阴霾。
  这时一条人影一闪,神出鬼没般地闪到三心红王的身边,正是那梅老先生,他扬了扬白眉,低声道:“师兄,丹阳子使的可是‘回风五柳’?”
  三心红王面上无比沉重,缓缓地点了点头,半晌,他才迸出一句话:“自从张三丰登仙后,丹阳子怕是第一个练成的了。”
  他的目光落了下来,落在立青和韩国驹身上,最后注视着立青,他忽然又仰天狂笑起来。
  梅老先生道:“笑什么?师兄!”
  三心红王笑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丹阳子,他把我朱慕侠的性子是摸得了若掌指了,哈哈……”
  他猛一伸手,对着立青和韩国驹道:“你们走吧!”
  立青和韩国驹都是一怔,三心红王狂笑指着立青道:“不过你可得知道一点,今日放你走和何克心一点关系也没有,至于你的另一位师父——我知道他是谁,就是为了这位从未见过面的老友才放你们走的……”
  立青觉得腋下韩叔叔在扯他,他反过身来狠狠瞪了三心红王一眼,才随着韩叔叔走开,耳边尚充满着三心红王豪放而狂妄的大笑声,他们走出两三丈,犹听见梅老先生的声音:“师兄,小弟也告辞了。”
  三心红王的声音:“哪儿的话,咱俩的事还没有解决哩!”
  梅老先生的声音变得十分高昂:“师兄,你不要强人所难,道不同不相为谋……”
  接着,他们看见梅老先生从左面的树林尖梢上如履平地般大步飞跨而去,而三心红王只发出低沉的一响哼声。

×      ×      ×

  韩国驹带着立青飞快地走出半里路后,才嘘了一口气,他的额上一颗颗的汗珠宛如珍珠一般,他举袖揩拭,叹口气道:“韩某一生出生入死,却从来没有今日这般千钧一发。”
  立青兴奋地道:“我知道——三心红王虽然说放走我们不是因为何叔叔,可是我知道的,他就是因为怕何叔叔才放走我们的!”
  韩国驹也点了点头。
  事实上呢?三心红王所说的话倒真一字一话全是肺腑之言,何克心虽然教三心红王尝过厉害,但是红王可也不怕得罪他,因为早已就就得罪过了。
  天色阴暗了,云也越来越密,似乎就要下雨的样子,空气也变得凉起来。
  韩叔叔道:“不管怎样,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先寻着你爹爹——反正你已确知他安全脱险。”
  立青道:“不错,只是这么大的世界,叫我们到哪里去找呢?”
  韩叔叔道:“他们极可能也会到雁荡来的。”
  立青道:“便是这一方山区,也教人无处着手寻人啊——”
  韩叔叔皱着眉想了想道:“为了增加寻找的机会,我们分头进行,约定明日此时,不论如何都要回到原地集合。”
  立青点了点头,韩叔叔道:“我从南面走,你循北面走,我们这就动身吧!”
  立青道声好,便向北面奔去,耳边听得韩叔叔喊道:“注意你走过的路径,不要迷失了方向……”
  立青不管人家看得见不,一面跑,一面用力点了点头。
  立青明知要在这丛山峻岭之间寻找一个人,其希望是极其渺茫的,但是他心中却有着一个信念。
  对他来说,似乎整个世上的事都是为他早就安排妥当,令人难以置信的奇事接二连三地发生在他身边,谁能说冥冥中没有一个主宰?
  立青跑到了一片草原上,那广阔的草原沿着山势优美地起伏着,立青的身形渺小得像一只野兔。
  他奔到那草原的尽头,迎面吹来的是一片杂乱的大小山岩。
  当他从大小的石岩上纵跳着行了半里路时,迎面一股寒冷而带湿的劲风,他一愣站住,跃上一块最高的巨岩望下去,原来这片石岩遍布的山地走完后,竟到了这座山脊的边崖,下面是个阴暗的深谷。
  但是当他再仔细一看,那深谷边,沿谷一边的削壁,有一条羊肠小道弯弯曲曲地通向前方,他吐了一口气,便向那边奔过去。
  那条小道不过五尺宽,一面是削壁,一面是深谷,立青站在路当中,该向左边走呢?还是向右走?
  对于这条路的两端是通向何处,他完全不知道,该向哪边走呢?他这样自己商量着。
  “砂”一声,一只白兔不知从哪个石缝中钻了出来,瞪着可爱的红眼睛望了立青两眼,“呼噜”一声向左边跑去了。
  立青歪着嘴角暗笑了一声,心想:“就跟着你走吧。”
  他随着那只小白兔向左走去,他怎知道这一个抉择将成为他生命史上一个转折点。

×      ×      ×

  他走着走着,小道弯得越来越厉害,几乎是三步一转,五步一弯,方向早就让它扰乱,好在只有这一条路,只要沿着它走,总不会迷失的。
  转过一个弯,再弯过一个弯,立青呀的一声惊叫,向后退了三步。
  只见一个人默默地站在小道当中,双臂抱在怀里,两脚八字形横在路中。
  立青抬起头来,只见一张说不出难看的脸色,上面一只凶光闪闪的独眼!
  “瞽国杀君!”
  立青忍不住轻声叫出来,那人傲然地点了点头,阴恻恻地笑了一声道:“嘿嘿,不错!”
  立青从他的单眼中看出他的杀意,他咽了一口口水道:“你的师父放我们走的——”
  他说到这里,想起三心红王放他们走的事这瞽目杀君也不知道,说也没用,岂料瞽目杀君桀桀怪笑道:“我知道,一点也不错,不过只因你这小子年纪如此轻,却已如此了得,等你像我这么大了,那还得了么?现在不杀你什么时候杀你?哈哈哈哈……”
  立青听了这几句,突然想起那令人恐怖的黑夜,荒山野坟之中,少年和尚心如单身会飞狐及铁掌的事来。
  那时候,飞狐云焕和说要取心如的性命,便是因为心如这样年纪却有如此功力,当时立青曾为这幕感动良久,事后心如和尚那凛凛神姿仍然常浮现在立青的眼前,而此刻,他又听到了这句话,只是被说的对象换成了自己。
  他感到一阵热血沸腾,昂然抬起头来瞪向瞽目杀君。但是当他的目光一触及那只阴森可怕的独眼时,他骤然想到了瞽目杀君那一身深不可测的奇功,不禁胆寒起来。
  瞽目杀君一步一步走近过来——
  立青度量了周围环境,委实不易逃走,他想转身退走,但是这狭小多弯的山道,急急忙忙一个踉跄说不定就会粉身碎骨。
  瞽目杀君一步步逼近,啧啧怪笑道:“可惜呀可惜,只是今日不杀你是不成的了!”
  立青正是走投无路,他急切之间反手便是一掌,这一掌他用的是少林老和尚传授的一招,但他的内力却是何克心传授的心法。
  原是他情急之下弄乱了头脑,哪知他一掌击出,立刻发生一种怪异的呼啸,瞽目杀君冯百令阴森森地冷笑一声,举掌便是一格。
  岂料轰然一震,瞽目杀君竟然当堂被震退三步,而立青却借这一掌之力飞跃开。
  瞽目杀君不禁骇然忖道:“难道一日不见,这小子武功又强了一倍?世上有这等奇事?”
  他脚下微一用劲,身形便如脱弦之箭,又快又稳地向前窜去。
  立青此刻一心一意只要逃出这杀星的魔掌,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方才奇异的一掌把冯百令都震退了三步。他猛一跃身,向着陡直的石壁突出的石角上落去,脚才一落又已腾起,一霎时间在那笔直的陡壁上翻登了二十余丈!
  瞽目杀君见这小子手脚并用,连爬带滚,但是攀登的速度却是惊人之极。冯百令虽是一身绝学,若是在平地上自然可以轻轻松松地抓住立青,但是到了这等难以落脚的峭壁上,他纵使轻功盖世,也未见能比立青手脚并用来得快多少。
  他翻着那只独眼,心中发了狠,猛一飞身,跃起三丈有余,双手十指并伸如鹰,“噗”的一声,十指全插入了石壁之中。他十指猛一发劲,立刻拔了出来,身形如只纸鸢般又飘起丈余,他如法炮制,再次飞高一丈,但是其势已竭,除非换气,其势再难飞腾——
  立青身在高空,只觉两耳中灌入呜呜的山风,他略一低首,正瞧见瞽目杀君如一只大鹰一般翻腾而上。他心中一急,猛提一口真气,四肢贴在壁上,伸手猛往上攀,凭着五指之力,硬把身体悬吊着上升,每次虽然只能上升三尺,但他双手交运如飞,就如一只大壁虎在石上游行。
  冯百令功力深厚无比,他把一身功力聚在十指之上,要在这片陡直的石壁之上,硬生生追上立青。
  忽然之间,立青一个失手,这段直壁别无着力之处,他惊叫一声,便头上脚下地直跌下来——

相关热词搜索:烽原豪侠传

下一篇:第十四章 烽原豪侠
上一篇:
第十二章 言者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