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金刀亭 正文

第七章 枯叶回春
2021-05-06 14:59:53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杜天林只觉胸中突然跳个不停,耳边响起师父说昔年与那枯叶禅师交手的故事,双目紧紧地注视着那枯叶禅师,心中不断地考虑:“目下我的行动倒不容易了,若是就这样走将出去难免引起他们两人生疑,但若隐藏不出,那于公子以为我失约未来自也不佳——”
  正自考虑之间,忽听那枯叶禅师说道:“那姓杜的身份,你始终仍是模糊不明,知之未详,怎会有如此把握?”
  于公子道:“杜天林的功力极为深厚,弟子知道那大旗帮主手下有一位铁心书生,其内家力道出自南海一脉,最为悠长,在江南一带,单论掌力之雄浑,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了,但杜天林在天南城中与他对掌,内力急发之下,那铁心书生登时气血震动,这一点就是弟子也未必能够办到……”
  枯叶禅师嗯了一声,插口说道:“他的武学来路你知道么?”
  于公子摇了摇头道:“这个只因他未在弟子面前出手,但他的见闻却是甚广,弟子在那大厅之中与人凌空斗气,他便断定那发啸者出自长白郭家,凭这一点,杜天林的来历必然不简单了。”
  枯叶禅师嗯了一声,缓缓问道:“最要紧的,那杜天林携带金刀之事,你有十足的把握么?”
  于公子突然叹了一口气,道:“那金刀斜背,弟子亲目所见,只是弟子始终不明白,为何师父一听闻那金刀的消息,立刻变色,着弟子引路共同赴约?”
  枯叶禅师双目缓缓闭阖起来,沉声说道:“这一件事对于为师,乃是二十年以来最重大之一次,你若不明白,待会——待会那姓杜的来此,你听为师与他对话,便可知晓。”
  于公子见师父面上神色凝然,不敢再说,杜天林却是听得一怔,暗暗忖道:“这枯叶禅师也注目于这包袱中的金刀,这金刀分明是那一年大哥所交,若是大哥的兵刃,他应不会交给父亲,但其中总有关连,可怕的倒是金蛇帮、苗疆血魔,包括这枯叶禅师,只要一提此金刀,总是变色惊震,这一点秘密真是难以猜测。”
  他思索不止,这时,只听那于公子的声音微微带有几分紧张,道:“师父,昔年那灰衣狼骨,盖世金刀之语,难道与这金刀有什么关连么?”
  杜天林心中一震忖道:“师父只提起灰衣狼骨之名,原来本来的话还加上一位盖世金刀,难道其中果有关连么?”
  他立刻贯注精神,注意听那枯叶禅师如何回答,那枯叶禅师却是默然不作声,过了好一会,方始低沉的说道:“武林之中,真是静极则动了,若是那金刀果然现世,保险在三、四个月中,南北的高人,将全部出现中原,这一场风暴,真不知会激烈到什么程度!”
  于公子似乎未听懂这一段是什么意思,忍不住继续又问道:“那盖世金刀究竟是怎样一个人物?”
  枯叶禅师默然不语,似乎不愿意开口多说,这一点杜天林甚感失望,但那枯叶禅师既是不言,于公子哪里还好多说?
  这时大殿之中一片寂静,那小小的一截残烛摇曳着昏暗的火光,使得每一样东西都像是摇摇晃晃,随时有倒塌的可能,平白增添了几分阴森气氛。
  庙外雨声犹自歇,哗啦哗啦打在地上,瓦片上,使得整个空气泛满了潮湿。
  蓦然之间,那枯叶禅师双目一皱,左手缓缓伸起,向那烛光方向轻轻一扇,一股极为柔和的掌风发出,将那烛火逐渐压小压小而熄灭,完全好像那烛光燃尽自动熄灭。
  于公子和杜天林一齐怔了一怔,杜天林心中又是一惊,那枯叶禅师坐在塌上,距那置烛火少说也有一丈半以上,他内力在这等遥远距离之下,竟仍能控制得一至如斯,这个和尚的内家功夫的确是不可思议的了。
  但他还不明白枯叶禅师此举何意,那于公子也是如此,低低咦了一声。
  黑暗之中那枯叶禅师的声音说道:“别动,有人来了。”
  杜天林心中暗叹道:“好灵的耳目。”
  过了约有半刻功夫,果然一阵微弱的足步声向庙门方向传来。
  枯叶禅师用极低的声音说道:“你说可是那杜天林来了?”
  于公子细声说道:“弟子分辨不出,待他进入庙内之后……”
  他话声未完,忽然那庙门吱地一声被人推开,杜天林在黑暗之中不由又是大惊失色,片刻前那足步声犹自极为微弱,少说也在十多丈之外,哪知一刹间木门已为人所推开,而且中间毫无足步之声,这来人真是好像飞过来的了,这等脚程,若非事实如此,任谁也不敢相信。
  只听那枯叶禅师似乎也是震骇得无以复加,极低地说了一声:“缩地成寸!”
  那木门呼地又关了起来,那来人似乎已进入大殿,足步之声这时又响了起来,那人一直走向大殿,忽然停下足步,寂静了一阵。
  只听一声轻轻嗤笑之声,想是那来人所发,紧接着那来人缓缓念道:“此去西方一路白骨,再回红尘满眼鲜血。”
  “好大的口气!”杜天林暗暗叹了一口气忖道:“今日真是遇见鬼了,在这古刹之中,竟然连遇两个绝世高人,这来人居然也能在黑暗之中看出对字联句,这目力的显示,内力造诣已稳在自己之上了。”
  那来人说完这一句话,顿了一顿,忽然又开口道:“老僧避雨途径于此,哪位施主先老僧一步,老僧不知擅入,尚乞见谅是幸!”
  他在黑暗之中竟能察觉有人隐伏,杜天林这时已知这来人真是绝代高手,却不料又是一个和尚,真所谓无巧不巧了。
  那后来的僧人说完话,黑暗之中一片寂静,过了片刻,只听一个苍然的声音响起:“善哉善哉,老僧岂能担当得起?”
  那后来的僧人似乎料不到这殿中的人竟是僧人,他立刻想到可能是本寺的主持,连忙开口道:“大师可是本寺的主持?”
  那枯叶禅师的声音响道:“老僧也是路过此地,见有寺庙,便生景仰之心。”
  这时那于公子自怀中摸出火折火石,点着了火,火光摇曳之间,双方都瞧清对方,只是一片陌生。
  杜天林却大大吃了一惊,只因那后来的人,一袭灰色僧装,竟是那一日与唐泉对面的那个少林僧人,但他却不知这少林僧人乃是当今少林掌门空明方丈。
  杜天林对这老僧印象甚为深刻,想到那一日他与狼骨先生对峙山巅,当时便觉这僧人气度非凡,却没有料到功力之深,竟然如此,看来那一日多半是由于其余四僧被困阵内有所顾忌,否则他恐怕早就出手,与那唐泉一搏了。
  那灰衣老僧看了那枯叶禅师一眼,又扫了那于公子一眼,面上神色甚是泰然自若。
  枯叶禅师方才亲见那灰衣僧人的“缩地成寸”绝世神功及超人目力,已知这老僧乃是自己生平大劲敌,但表面仍是一面平静,缓缓说道:“道兄方才有一言,老僧不敢苟同。”
  那灰衣僧人似乎不明白他这一句话所指为何,用意何在?是以面上微微露出迷惘的神色。
  枯叶禅师微微一笑道:“道兄对那两句对子,似乎有不同意之感觉?”
  那老僧微微一怔,沉吟了一下才道:“佛门之中,岂可言白骨鲜血之语?”
  枯叶禅师哈哈一笑道:“但道兄可看见那‘嗔即魔之始,贪乃魔之生’两句横匾?”
  老和尚微微一笑道:“有嗔无嗔,我佛不计,取之于心,行之由心,心不向佛,就算参悟一千年佛经,又有何用处?”
  这本来是极简单之道理,那枯叶禅师听到,却是面色大变,冷冷一笑道:“道兄在教训老僧了。”
  老和尚淡然一笑道:“不敢,老僧对这‘此去西方一路白骨,再回红尘满眼鲜血’之语,并无不赞成之处,仅觉作此语者,对自己佛学的思想深奥,似乎自大了一些。”
  枯叶禅师冷笑了一声,老和尚却似不闻,缓缓地继续向下说道:“须知除去心魔乃是最高的境地,若欲登跃极乐,那心魔障碍务必除尽,但由古迄今,又有多少人能切实作到呢?他所说一路白骨,乃是指那心魔所言,除魔不尽,灵魂难安,并非说明肉体白骨而言,不知道兄以为然否?”
  那枯叶禅师嘘了一口气道:“道兄,你的话太过份了。”
  老和尚淡淡一笑道:“道兄语出惊人,气格非凡,但对这一方面的见解,老僧无法赞同。”
  枯叶禅师双目陡然一凛道:“关于这一点,咱们不谈也罢,不过老僧想要请教道兄一个问题。”
  老和尚笑而不答,枯叶禅师道:“大师此来,是有意或是无意?”
  老和尚道:“老衲避雨途经于此,这一点老衲方才已经说过。”
  枯叶禅师双目如电,一字一字说道:“敢问大师法号如何称呼?”
  老和尚道:“老衲云游野僧,辈号不提也罢。”
  枯叶禅师哼了一声道:“大师知道那杜天林么?”
  他这一句话问得好不突然,那老僧怔了一怔,面色微变说道:“那杜天林今晚不来了么?”
  老和尚又是一怔,缓缓说道:“此言怎讲?老衲不懂。”
  枯叶禅师道:“大师可是代他赴约的么?”
  老和尚这才听出一些端倪,缓缓道:“原来你们在此有约,杜天林老衲曾经见过一面,但与他非亲非故,怎会代他赴约?”枯叶禅师与于公子对望了一眼,疑念重重,老和尚顿了一顿接着又道:“就算老衲代他赴约而来,既已到达,老衲有何理由要隐瞒两位?”
  他这一句话说得合情合理,那枯叶禅师两人不能不信,登时便说不出话来。老和尚停了一下,又开口说道:“不过,老衲若是知道那杜天林的行踪,倒有一事要找他商谈。”
  枯叶禅师面色又是一变,老和尚看在眼内,心中暗暗称奇,又开口说道:“杜天林要在此与二位相会,不知是什么时候。”
  枯叶禅师忽然道:“道兄的来意,老僧自问清楚,是以道兄也不必多说了?”
  老和尚面上露出惊诧之色说道:“道兄竟然猜测得到?那可是杜天林向道兄说过?”
  枯叶禅师微微冷笑却并不作答。
  老和尚嗯了一声,低声说道:“老僧要找寻那杜天林,倒不是为了别的,只不过在他身上发现了一条线索,而这一线索可以让老僧知道一位昔年故人现在如何了?”
  枯叶禅师面色陡然剧变,他呼地一声站了起来,冷声冷语一字一字地说道:“就凭这一句话,老僧非得要知道兄的身份。”
  老和尚微微一怔,面上逐渐升起一丝怒意,然而犹自忍耐不言。
  枯叶禅师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老衲找杜天林,便是准备向他打听打听,那盖世金刀这二十年来究竟在什么地方苟活……”
  他说到这里,只见那老和尚双眉陡然一起斜飞起来,沉沉地哼了一声道:“你这一句话说得太过火了。”
  枯叶禅师冷笑一声道:“那盖世金刀是你什么人?老衲说他偷生苟活,难道还有错么?”
  老和尚怒容愈浓,他哼了一声道:“老衲踏遍天下,尚未遇见有一人敢对盖世金刀有这等语言。”
  枯叶禅师陡然之间仰天大笑起来,那笑声好不尖锐,整整要比普遍的声调高好几度,今人听在耳内,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过。
  杜天林只觉那笑声才一入耳,心中突地猛然一跳,血液登时奔流不止,难过得无以复加。
  心中猛吃一惊,立刻知道原来枯叶禅师乃是贯注真力于笑声之中,他内力造诣甚为深厚,猛可长吸一口真气,但却觉那笑声有增无减,这枯叶禅师内力果然绝强,杜天林竟然分不出心来,全力贯注真力,抱元守一,犹自感觉十分不舒服。
  他些时无暇分神,否则他便可看见那于公子这时跌坐在蒲团之上,也在运功相抗。
  而那老和尚面上震惊之色形之于表,显然他没有意料到对方的功力竟然高绝如此。
  他静静地站了一会,只觉那笑声越来越高,忍不住缓缓吸了一口真气,低低地吼了一声。
  这一声吼出,声调丝毫不高昂,但力道却极为雄厚,只震得整个庙宇轰然一响,那枯叶禅师的笑声竟然被生生打断。
  枯叶禅师停下笑声,双目之中精芒四射,他冷冷地对老和尚说道:“大师内力好生深厚,想来必是有头有脸之人,为何不敢说出来源?”
  老和尚冷冷一哼道:“老衲本见你身着僧装便存几分亲切之感,却不料动生嗔念,真令老衲齿冷!”
  枯叶禅师这时却是一言不发,猛可一连后退三步,双目盯视着老和尚,右手缓抬,左手急封而出。
  这一式出招倒不险恶,完全是正宗法门,老和尚陡然面目一寒,急切之间身形一侧猛退半步,那衣袍由于身体剧烈移动,发出帛帛之声,显得有几分狼狈之状。这时杜天林又有余力分神注意,只见枯叶招式才出,那老僧退避如斯,由此可知那枯叶禅师功力之深,出式之精委实已到登峰造极之境了。
  枯叶禅师一掌夺得主动之式,右掌一缩,左拳化为削砍之势,沿着右臂向外划出。
  这一式是最普通的“金翅单展”的招数,但他才一比划,老和尚又是一惊,整个身形一个急转,再退了半步,那宽大灰色的僧袍划过空中发出呼呼之声。
  枯叶禅师面上露惊异之色,而那老僧却是一脸紧张之状,杜天林看得似乎有点糊涂,但刹时他想起师父曾和他说过,那枯叶最可怕的地方,便是他任何一项功夫,都是化枯朽为神奇,不但内家力道如此,一切招式也是如此,是以交手之际,他每一手都是最简单普通的架式,但却式式绝妙,发出意想不到的威力,那一年师父便是如此失去先机,且一时看不出奥妙,一直打到五十式后才慢慢有所心得。
  但是这个老僧第一招虽失先机,但立刻看出这种招式的厉害,第二式再退不进,表面上看来,好似先机尽失,但实际上却已立于安全之境,就从这一点上看来,这个老和尚的功力,武术委实已达无懈可击之境。
  枯叶禅师身形一侧,左掌掌心向上一扬,右掌不待方才那一式“金翅单展”用老,陡然一翻,不快不慢地一转而下,变成一式“沉拳”。
  杜天林心中有了这个观念,立刻看出来这一手再普通不过的“沉拳”,正好将对方下三路整个封死,同时随时可以遥吐内力立刻伤人。
  他这一发现,登时只觉胸中灵光一闪,平时好些武学道理,自己都是将之想得太复杂,越是复杂,真气的运换自然也越是不灵,今日一见那枯叶禅师竟能用如此简单的拳式,将一切厉害杀手的威力完全包括在内,平日那些道理,如若去芜存菁,则许多费力的运气功夫都可转变为内力外发,大约这便是化腐朽为神奇的真谛了。
  这一点道理想通,登时心中流过许许多多的招式,头脑飞快的运转不停,真是所谓心神俱醉了。
  要知杜天林对武学方面的天资,乃是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奇才,加以他的造诣浸淫原本已深,这时乃是触类旁通,举一反三,受益实在不浅。
  那枯叶禅师一式“沉拳”发出,老和尚只觉下三路整个被对方控制,这时只见他身形一缩,左手一分,横架当胸,右拳先回再张,规规矩矩平击而出,这一招正是标准的少林长拳起手式,武林中只要练把式的无人不会,但这时少林一门之长施将出来,那拳式未张,拳风已然锐声变响,威势猛烈之极,杜天林看得不由几乎失口出声,只因这一长拳,竟然一针见血,将对方全部攻击一一瓦解冰消,枯叶禅师只觉对方内力如山而至,只得收拳后退。
  那枯叶禅师骤然发拳,占了主势,却在三招之内,为对方同样一式最通俗的拳术将主势硬行夺回,这恐怕是他作梦也想不到的,他倒退一步,面上又惊又怔的神色,那老僧也收拳不再乘势追击。
  老僧看着枯叶禅师,这时脸上的神色一片冰然,只听他冷冷地道:“老衲曾经听说过,西藏红衣一脉,有一种功力,专门观看绝谷中花草树木等植物生长枯灭的道理,移之于武学之上,以最显浅的道理,控制最深的内力。据说锻炼功夫是,最先十年是授以最复杂之运气法门,往往有人资材不足而至走火入魔,十年以后则授以淡无奇法门,如此愈来愈简单,到了最高境界,化腐朽为神奇,出手虽则平淡无奇,却招招置人于死地!……”
  他说到这里,看也不看枯叶禅师的面色变动,仰天大笑接着说道:“二十年前,中原武林有一僧人,名声虽甚隐秘,但干过好几件事都是惊天动地,那僧人有一门气功,人称‘枯叶回春’,当时武林中传为奇谈,老僧当年便曾怀疑是否出自西藏一脉,却无实际证据,老衲请问,大师可就是昔年人称‘枯叶禅师’者?”
  枯叶禅师面上阴晴不定,却是一言不发,那老僧笑了一笑道:“老僧曾听说那红衣一脉功力分为一十二级,每一级间均差十年以上功力,试想穷一人一生之力苦修,要想达到顶峰也不可能,不知大师算是第几级了?”
  他这一句话说出,不啻认定了对方便是“枯叶禅师”,而且还断定他乃出自西藏红衣门。
  枯叶大师面色陡然一变,大吼一声道:“你说的这一切均为听人所说,那人到底是谁?”
  老和尚面色陡然一寒,冷冷地一字一字说道:“那人便是人称的盖世金刀!”
  枯叶大师只觉心中一寒,整个人都呆在当地,老和尚心中似乎火气甚大,语气之间充满尖刻,只听他又开口说道:“那盖世金刀首先怀疑大师与西藏有牵连关系,曾对老僧说过大师的功力甚深,为他生平所少见,老衲在二十年后的今日居然有幸一见,也可谓有缘了。”
  他这一番话说得较为客气合情合理,但那枯叶大师似乎根本没有听见,口中喃喃地自语道:“盖世金刀亲口向他说的,他又是谁?……”
  老僧仰天一笑道:“大师看看老衲,可像是那白回龙么?”
  这“白回龙”三字一出,杜天林心中猛然大跳,只因那“白回龙”正是他师父的名讳!
  急看那枯叶大师时,只见刹时他枯瘦的面上泛起血红的彩色,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口中咬牙说道:“你——你知道得太多了!”
  杜天林心中暗暗吃惊,只因那枯叶大师面上杀机毕露,在那枯瘦的面容上,似乎抹了一层古怪的面具,真是夺人心魄,可怕之极。
  那老和尚面上神色登时微微露出紧张的神情,显然在他的心目之中,也是丝毫不敢大意。
  枯叶禅师缓缓停止足步,沉声说道:“大师拳脚招式极为惊人,老衲在内力方面尚待请指教一二。”
  老和尚颔首不言,杜天林听到了,只觉得心中一阵大震,心知这枯叶禅师大概是要展出“枯叶回春”的绝世神功了,师父提及此种神功犹自赞口不绝,不知那老僧将如何应付过去?这时那枯叶禅师双脚陡然半弯,两掌一高一低疾推而出。
  这一式发出一半,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道应手而生,登时整个大殿之中,空气好像被硬行撕裂开来一般发出尖尖的锐响,那老僧在这等危急的当口,双目缓然闭起,一口气直冲而上。
  只见他右掌直立,掌缘向外有如刀形,左拳横腰猛抬,刹时之间,他双目圆圆睁起,发出闪闪精光,同时间里大吼一声,借此吐气开声之势,一拳平平冲出。
  两股力道在半空一触,有一种触聚之态,霎时老僧面上紧张万分,只见他面色骤然大红,右掌猛收入怀,然后斜斜向右前方空挡之处虚虚一按。
  这一按既非攻敌,又无自保自撤之效,哪知他身形陡然之间一个旋转,两股力道在空中再也不是相聚不散,而在空中互相抵消威势。
  老和尚身形不停,连接旋转,他每转一圈,身形便欺入敌前一步,而那威势绝伦的“枯叶逢春”内力在他身上形成的压力便自减少一分,到了第七个转身时,两股力道在半空交击数次而自散去,老和尚只觉心胸压力一松,长长吁了一口气,这时两僧相对而立,相距不过三步之遥!
  枯叶禅师面上露出骇以及迷惘的颜色,于公子呆呆地站在当地,似乎想像不到有这等事情发生,杜天林在后面只觉那老僧的功力已到达神化之境,这中原名震数十年的“枯叶神功”,由枯叶禅师本人发出,竟然被他生生用内家力道卸消,较之硬拼得胜又整整高了一筹!
  枯叶禅师双目怔怔地注视着老和尚,只见老和尚面上一片肃然,真令人有一种难测深浅的模样。
  枯叶禅师缓缓地说道:“老僧遍行天下,尽访高人,一生少遇对手,今日大师让我开了一次眼界,世上内力竟有能持续如此久者,老僧敢说一句,即令灰衣狼骨驾到,大师恐仍能驾乎其上,老僧心服口服了。”
  老僧轻轻叹了一口气道:“老衲有一言想问大师。”
  枯叶禅师面上神色极是和缓地说道:“但说不妨。”
  老和尚沉声说道:“不知大师的功力,在西藏一脉之中,可算得上第几等级了?”
  枯叶禅师略一沉吟说道:“算得上第十等级!”
  老和尚面色微动,却并没有再说。
  枯叶禅师想了一想又道:“大师要找那杜天林,他今日会否来此尚是未定,此时距那约会时间,已超逾半个时辰,老僧先走一步。”
  他说完拱了拱手,反身便向寺外行去,面上却是一片落寞之色,于公子怔了一怔,一时之间不知是去是留,枯叶禅师对他毫无指示,他略一沉吟,匆匆向老和尚一拱手,疾步便也跟随枯叶禅师一起去了。
  老和尚也不说话,看着两人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之中,缓缓转过身来,刹时他宽大的僧袍整个被真气所灌足,双足不停地在殿中游走,走了两圈,那速度加快,顶门之上冒出丝丝白烟,杜天林看了,心中暗忖道:“想来那枯叶神功必然阴寒之至,以他的绝强内力,犹自害怕经脉受了阴伤,现在正以正宗少林内功配合在劈空掌的步伐中自行察脉。”
  这时那老僧走了数圈,便停下足步来,缓缓地在殿堂之上踱动方步。
  杜天林只听他喃喃地自言自语说道:“以他的功力,在西藏一脉只属第十级之类,难怪昔年盖世金刀……”
  他自言自语说到这里,忽然停止下来,不再言语,只是来回踱步,杜天林心中猛然一震,只因那老僧最后提到盖世金刀,杜天林只觉胸中神光一闪,飞快地忖道:“那金刀与西藏红衣一脉有所关连,那一年追赶大哥的正是身着血红衣袍者,难不成这其中果然有所关连么?”
  他一念及此,只觉热血沸腾,几乎忍耐不住,就想要露面去问那和尚详情。
  正自犹豫之间,突然那老僧转过身来便向门外走去,杜天林微微一怔,只见那老僧走过大殿,一直向庙门外走出,看来是打算离去的了。
  杜天林为人甚为谨慎,他一直又等了足足有一盏茶的功夫,才闪出佛像之后,心中暗暗打算道:“看来下一步行动,便是要向西南一行了。”
  只因此事乃是切身关系,杜天林感到十分焦急,他想到这里,别的事都花不了脑筋,再也忍不住便匆匆走出庙门,一路向西而行。

相关热词搜索:金刀亭

下一篇:第八章 气势如虹
上一篇:
第六章 扑朔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