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金刀亭 正文

第六章 扑朔迷离
2021-05-06 14:57:49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杜天林沿着官道一路而下,天空中浓云逐渐密布,夜色沉沉,走了约可半个时辰的功夫,只见右前方一堆黑压压的暗影绵延好远,原来是一片森林。
  那森林转角之处,露出一角屋宇,天色甚暗,杜天林在远处看不清切,走近了一看,那屋宇两头斜飞,原来是一座寺庙。
  杜天林暗暗感到奇怪,只见黑压压的一片,那庙宇之中灯光全无。他为人甚为谨慎,暗暗放轻足步,接近大树阴影之内,向庙门方向一看,心中不由更感奇异。
  只见那庙宇占地甚为广大,坐落在树林当中,四周有好大一片广场,在官道上因四周树叶浓密,根本看不出这座庙殿有如此大的规模。
  但奇异的是那庙宇似乎早已为人所废置,庙门一开一闭,一眼向内望去,黑压压的一片令人有着阴森恐怖的感觉。
  庙门口,一边蹲着一头约有一个半人高的石狮,在阴影之下,似乎显得更为巨大。杜天林运足目力向内细望,好不容易才勉强辨清那第一进殿内,正中间放着一个大石香炉,再远的距离便看不出来。
  这时天空虽然星月无光,但云层尚高,杜天林张望了一会,只因他也不急于赶路,加上受有好奇心的驱使,故一时没有动身。
  忽然前方传来一声极轻的声息,杜天林内力甚深,却也分辨不清这一声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他心思慎密,身形立刻紧贴树杆而立,整个隐入浓浓黑影之内,双目远足目力,向那发声之处探视。
  注视了好一会,却是丝毫没有动静,杜天林心中暗暗忖道:“若非我听错,那一丝声息多半是又有人潜到这附近,若尔是如此,这人轻身功夫甚佳,这等时刻,若是过路的人像自己一样,绝不会如此鬼祟,如此看来,这废庙附近必然有事要发生了。”
  他边想边向四周打量地形,心想若是那后潜来的人藏身在庙后森林之中,则自己只要没对着正门,尽快掠至那石狮或屋角之上,不虞被他发现,但若现在要想动身离去,则反而非得暴露不可!
  他想了一想,但觉反正无事在身,那东亭市郊之约距时尚久,于是决定暂时藏身观观情势。
  这时候,那废庙后的古树林中传出了一声冷笑,古庙前的杜天林暗暗吃了一惊,身形略晃有如一缕轻烟般隐入黑暗的石狮之后。
  他躲在黑暗中极力注意那庙后的林木中,然而却再也听不到一丝声息,他心中正在纳闷,忽然从前面传来了人声。
  杜天林连忙向前望去,只见西边的林中走来了两个黑衣人。
  杜天林暗忖道:“只要他们不走进这破庙来,多半不会发现我藏身的所在。”
  那两人走得近了一些,只听得听一个深沉的声音道:“七弟,你是愈变愈精了,依老哥看来,昔年神算先生也不过如此,哈哈……”
  另一个爽朗的声音笑道:“二哥过奖了,神算先生学究天人,哪是小弟这种雕虫小技所能及其万一。”
  杜天林听了这声音,心中暗暗吃了一惊,心想:“这声音怎么好生熟悉?”
  这时那两人已走到废庙前,忽然两人一起停下身来,向左方一棵大树上注视不已,似乎他们发现了那棵大树上有什么花样,只见那两人看完后相对互望一眼,脸上露出了紧张之色。
  只听得那深沉嗓音道:“七弟,你的声誉愈来愈高了。”
  那爽朗的嗓音道:“嘿嘿,不过是小弟的脑袋愈来愈值钱罢了。”
  那深沉的嗓音道:“他们既然用双龙头较斤两的大礼请你去,那只怕是非取你性命不可的了。”
  那爽朗的声音哈哈大笑起来:“怕也不会那么简单吧。”
  这笑声忽然提醒杜天林想起一个人来,他喃喃暗自道:“是了,这人便是那日碰见的丐帮叶七侠。”
  那深沉的嗓音道:“这么说,咱们这就去——”
  那爽朗的声音道:“到这个时候,咱们能说向后转么?”
  他说罢便再度大步向前走去,这时,杜天林仿佛听到那庙后林中又传来一声隐隐的冷笑。
  那两人走入黑暗中,杜天林仍然隐在石狮后不动,他暗忖道:“我不妨再在这里等一下,看看后面林子里究竟在搞什么鬼。”
  然而庙后面林子里却是一片静悄悄的,竟没有半点声息。
  杜天林暗道:“丐帮那两人在树干上不知看见了些什么,大约所谓双龙头较斤两的花样,要请那叶七侠相会,若是我猜测不错,原来丐帮两侠与对方有约就在此处,两侠到此却又见树上刻划了花样改地相会,想来那叶七侠早就预料在此见不着人,是以有神算子等语,他们却不料这庙后已潜伏了一人,从他一连两声冷笑看来,分明是冲着丐帮两侠而来,但却始终不露形迹,他却也料不到我误打误撞,已先他一步隐身于此,我非得耐心等候不可,到底看看是个什么人物?”
  他思念转动不止,这时那丐帮两侠已去得远了,果然那树林之中一阵微微响动,杜天林将身形隐好,只听一阵足步声缓缓响起。
  那人影逐渐绕过庙宇,来到庙殿正堂前,杜天林斜目一望,不由大大吃了一惊,只见那人身材修长适度,背影一见便能识出,竟又是那金蛇帮中的程秋松。
  杜天林直觉之间便感到这件事情绝不简单,尤其牵涉及金蛇帮,可说事事神秘,心中不由暗暗庆幸忖道:“今日这误打误撞,倒算被我凑上了,说不定多少可以探得一些金蛇帮的底细,这一帮委实太过可怕,人才济济,个个都是深不可测,这程秋松似乎在帮中身份不低,他亲自一人动手,必然事态不轻……”
  想到这里,心中不由升起一阵紧张,只见那程秋松走到方才那一颗大树上,看了一眼,冷冷笑了一声,忽然伸手插入怀内。
  只见他在怀中一阵摸索,摸出一包拳头大小的纸包,左手一晃点燃火折,一手持火,一手持着那个纸包,走到那边树林之中,身形轻轻纵起,蹲在树枝干上,杜天林心中暗暗纳闷,不知他在作什么。
  程秋松到达枝干上,四下略一张望,将那纸包用一条小绳扎妥了,挂牢在树桠上,垂下约有一尺半左右,用纸包夹在树叶之上,就是在火光之下,也甚难看得清楚!
  杜天林心中暗暗忖道:“传闻金蛇帮用毒可怕之至,难不成程秋松是准备用毒了么?”
  突然之间.杜天林只觉左前方人影一晃,两条人影急窜而出,心中吃了一惊,幸好自己藏身之地甚佳,急忙斜目望去,只见两人一左一右,瞧那身形,正是去而复返的丐帮双侠!
  杜天林心中暗暗忖道:“这丐帮叶七侠心机果然不同反响,他分明先已料定这四周必然隐伏有人,故意假籍见了那树上有什么花样走开,然后去而复返,看来那程秋松再难隐藏了。”
  果然那程秋松身在树梢边缘,万万料不及两人飞窜而返,想要闪避已是不及,那丐帮两人好快的目力,一眼便瞥见程秋松藏身之处,一左一右,形成一个弧形向那一棵大树包抄而至!
  那程秋松这时既已显露身形,也就不再掩藏,不待两人接近,猛然一侧身形,横掠向左方,这一腾身之间飘出足足有两丈多远,那叶七侠及同伴好俊的轻身功夫,身形不落地,在空中一齐挫腰,硬生生改换前进方向,紧紧追着那程秋松,只见那空中三条人影交错通过,呼地一声,一齐落在左方一块小坪之上形成三角相对而立。
  叶七侠爽朗的声音这时却一变而为冰冷,只听他沉声说道:“原来所谓双龙头较斤两的把戏,只不过是为了调虎离山,声东击西,多亏金蛇大帮想出的好主意……”
  程秋松仰天冷笑一声道:“叶老七,程某叫你口头放松一些,金蛇帮再不济,应付两位的能力还绰绰有余,叶老七你别机灵过度,算是程某大意,未料及你会返回,可是你还想套出话头,老实告诉你,这双龙头绝非把戏,你根本没有过去,只不过待在林外等了一会,否则此时咱们已有人在接两位大驾了!”
  叶七侠哈哈一笑道:“果真如此么?”
  程秋松哼了一声道:“只可惜那边的人不能有幸领教丐帮的绝学——”
  叶七侠哼了一声,冷笑说道:“一路行来,静悄悄地毫无动静,便预知必有变故,咱们原本约定在此,为何又临时出点子改变?咱们虽然学艺不精,名声不响,但为要讨一口饭吃,大江南北一生之中那里未曾到遍,却从未听说约会还有这等规矩!”
  程秋松似自知此事有失风范,双手抱拳道:“此事程某有所解释!”
  叶七侠微微哼了一声道:“咱们两人洗耳恭听。”
  程秋松道:“只因这片地方,咱们要迎接一人,那人指定于此,咱们得知此讯时,已和丐帮订下约会,是以万不得已,思想若派人在此迎接两位然后再改移地方,似乎对两位更有所不敬,只好出此下策,也想省去不少口舌麻烦。”
  程秋松说这几句话,态度相当诚恳,叶七侠等两人倒也不好意思再出言相损,叶七侠微微沉吟了片刻,然后开口说道:“不知迎接的是哪一位人物?”
  程秋松微微一哼道:“这个程某不能说明。”
  叶七侠嘿嘿一笑说道:“我看程兄一个人躲在黑暗之中,隐隐藏藏,倒像是在等候什么人,然后抽冷子予以奇袭似的。”
  程秋松冷笑一声,却是一言不发。
  叶七侠顿了一顿又道:“二哥,看来他是不会说了,咱们难道白白回转跑一趟了吗?”
  那“二哥”冷冷一笑道:“以我之见,咱们好歹也得问出一个原因。”
  程秋松哈哈一笑道:“两位若是不敢去那边赴约,当初态度软弱一点便不会有今日之事了。”
  叶七侠哈哈一笑道:“好说好说。可是叶某之见则以为,咱们之所以与金蛇帮订下这场约会,其目的在于对那件事情的交代,既然程兄在金蛇帮内地位甚高,咱们请程兄交代交代清楚岂不更妥?”
  他为人心机甚多,说话果然也是不同,程秋松一时不易作答,他又冷笑一声道:“程兄若果是坚拒作答,说不得咱们要领教领教了。”
  程秋松面上神色一变,冷冷说道:“程某敢不从命?”
  那“二哥”一言不发,程秋松才说完话,他一步上跨,突然双掌左右一分,一前一后,斜击而上。
  他站立之处,距程秋松约有一丈左右,但见他双掌分起,虚空竟然发出一声呼啸。
  杜天林隐在黑暗之中,不由暗暗忖道:“这丐帮二侠出掌好重,必是外门高手,而且已浸淫至寓刚于柔的地步了。”
  果然那程秋松面上神色一变,猛一躬身,急急向后退了一步,同时右手一沉,挡在小腹之前,左手急冲,不守反攻,迎着那丐帮“二侠”攻出的数掌。
  那丐帮“二侠”双掌一前一后,前掌由于程秋松身形退后而走空,后掌这时却正好发出,这一下可谓是以硬碰硬,那程秋松吃了发掌急促的亏,可是他竟不顾劣势,主动采取硬打拼战法,杜天林在一边看了,他已见过程秋松一身鬼计,暗料他必然又有花样使出。只听“拍”地一声,两掌相触,那丐帮“二侠”只觉手上一重,正好这时他的内力运至最纯之际,嘿地猛然吐气开声,右掌生向外推出半尺!
  霎时间里,那程秋松身形陡然一晃,他内力运聚不纯,只觉对方内力如山,刚猛无比,但见他借一晃之势,竟然无端之间将对方巨大攻力化之于无形,下身钉立不动,丝毫未加长双方距离,上身一摆,霎时间右手一摆,只见一道青光闪出,已自袭到丐帮“二侠”身侧不及三尺之处!
  杜天林大吃一惊,暗暗忖道:“那丐帮‘二侠’出拳之势,威猛之极,那内力强大可想而知,程秋松居然能在这么短的距离之内,以晃身硬硬化去,这种功夫真是神奇无比了,这程秋松果然是高深难测,他在对敌第一招内,便存了欺敌下杀手之心,心机之狠真令人不寒而栗,加以出剑之式又快如闪电,我虽先猜他必有花样玩出,但丐帮二侠从未领教过他的阴狠,未必有所防备——”
  他思念电转,这一刹时之间,只见那青光已袭入那丐帮二侠身旁最小防备范围之内,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丐帮二侠左手模糊似地一动,“铮”的一声,那一道青光登时收敛殆尽。
  杜天林吃了一惊,自石狮后仔细望去,只见丐帮二侠左手持着一柄扇子,这时已展开大半,通体乌黑分明是纯钢所造,份量自是不轻,想那程秋松一剑劈在扇骨上,被他运功弹开。
  杜天林暗暗忖道:“到底姜是老的辣,想那丐帮诸侠可真是个个历尽沧桑,程秋松一出险招,他便立生疑心有所准备,这种经验决非年久日深不能获得,所谓不经一事,不长一智,也就是这个意思!”
  他正思想之间,那丐帮二侠仰天一声冷笑道:“姓程的好快的剑法!”
  程秋松只觉面上无光之极,他默然不语,面上神色却是一片铁青,手中长剑斜斜指在地上,这时缓缓举了起来,齐肩而立!
  丐帮二侠将铁扇合起,他看见程秋松持剑之式,心中暗惊,那持剑之式前弓后弛,静如止水,一看便知下面有极厉害的剑法。
  程秋松缓缓吸了一口气,望了望对方手中的铁扇,冷然说道:“原来是丐帮铁扇先生黄二侠驾到,程某有眼不识泰山,承黄二侠相教,不过程某斗胆再要请教一二。”
  黄二侠冷冷一笑道:“黄某先有几句话要说。”
  程秋松原式不变,冷冷说道:“但说无妨。”
  黄二侠道:“黄某之所以与程兄一战,与那事并无关连,非如叶老七所说,若程兄棋高一着,黄某无话可说,若黄某侥幸得胜,也无任何要求,不关胜负,关于那件事,咱们自会找寻金蛇帮代表相谈——”
  杜天林在一旁听了,心中暗叹:“黄二侠这几句话真是堂堂正正,人称丐帮忠义以传,黄二侠在丐帮占第二把交椅,果然是公正分明,一丝不苟……”
  程秋松听了,点了点头道:“黄二侠佳言,如此甚好!”
  黄二侠右手铁扇这时微微斜举,他心知程秋松立将发出极厉害的剑术,是以一丝不敢大意,这时,他全神贯注,真力已运至十成。
  程秋松缓缓跨前一步,沉声说道:“接招——”
  只见他长剑一转,陡然撒出一片青光,自右上而左下,那青光濛濛,剑身不停跳动,整个剑式飘忽不定,甚至分不清到底是攻是守!
  黄二侠面上神色一变,猛然向后一退,整个身体平平倒下,右手铁扇仍然当胸,左手却空空向上一顶,只听呼地一声,发出极硬的力道。
  他这第一式完全采取守势,目的在于测试程秋松剑式到底如何?那程秋松于手中剑光不停地向下直落,落到黄二侠身前不及二尺之处,陡然手腕一挫,那濛濛青光登时一敛。
  这时黄二侠左掌直迎而起,正好拍向程秋松剑柄之处,位置拿得极稳,时间也是分秒不差。
  程秋松剑式一敛,只觉一股大力逼向持剑右手,他反侧半转,竟然不退反进,迎向黄二侠的掌力斜斜一削而下!
  这半持剑锋的动作十分巧妙快捷,剑式陡然袭出,黄二侠这时身形半仰,处于十分不利的地位。
  但见黄二侠低低哼了一声,右手铁扇这时急迎而上,硬架程秋松的长剑!
  程秋松剑锋迎着黄二侠手中纯钢的扇架,他知黄二侠这一硬架之式,必然运足了内力,自己的剑锋削去,必然吃亏,只见他右腕一旋,又回复了剑身平拍之势。
  只听“呛”地一声,那剑身较扇骨要多富弹性,原在一触之下,不论力大力小,都应反弹而起,但这时一触竟然紧紧敲在扇骨之上。
  黄二侠只觉手心一重,对方内力透过剑身,内力源源而发,这时他立身处于劣势形态,对方选择硬拼内力也必是觑定弱点,存心如此。
  他只觉对方内力压劲越来越大,自己有点支持不住,心中甚为急迫,但这时正在拼持之时,要想后退,却万不可能。
  忽然他觉得手中微轻,只见那程秋松手中长剑缓缓向后收回,但他收剑之际,压力仍是不减,是以黄二侠要想反搏争取站立之姿,仍是困难万分。
  程秋松收剑收了一尺左右,忽然剑身一阵颤动,收剑之式一停。
  杜天林心中一震,暗暗忖道:“不好,这程秋松立将发出杀手,丐帮黄二侠虽然内功高强,但他被压制在这等不利的状况之下,要想防守的是大大不易……”
  正思索之间,果然那程秋松仰天长啸了一声,手中长剑猛力向下一沉,左手反背,扶在右手腕部,那黄二侠只觉半身一阵麻木,登时持扇的手臂几乎再也支持不住。
  那站在左侧的叶七侠已发现形势突变,心知若不出手,二哥将重伤于地,这种时候再也顾不得什么名声规矩,大吼一声,右掌疾砍而出。
  哪知程秋松好细的心机,他攻势才发动,左脚陡然向后斜飞而出,叶七侠右掌才出,他左脚已然攻至,其发动之快,几乎还在叶七侠之先,叶七侠在半丈之外,只觉下盘被一股潜力急推,急切之间竟然攻不进去。
  眼看那黄二侠支持困难,这一剑下去,至少也得废掉一条臂膀。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一个宏亮的声音吼自左后林木之中:“撒手!”
  那“撒手”两字才说完,一道人影已飞临程秋松身后不及半丈,程秋松发出的内力那人一步便已跨过,只见他右手急抬,简直有如长空电击,只听得“呛啷”一声,那长剑生生被推开有一尺之远,黄二侠只觉手上压力一轻,混身发软,一跤跌在地上,哇地吐出一口鲜血!
  杜天林只觉心中大大一震,此人一掌震退程秋松的长剑,尤其程秋松正在下杀手时,一定没有丝毫隐藏,那程秋松的功力杜天林曾亲眼目睹两次之多,自是心里有数,此人能一举手成功,这份功力怕是不在自己之下了。
  杜天林急急闪目望去,那人这时正好面对这边,只见他一袭黑衣,面上露出一条黑巾,浑身上下都是黑的,站在黑夜之中,好容易才分辨得出来,但身材面貌却是一无所知!
  程秋松呆呆地站在当地,显然他作梦也未料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他瞪着那一身是黑的怪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那黑衣人冷冷一笑,粗粗的嗓子道:“先见你施出‘暗移乾坤’手法,以急掌迎对方,再用晃身摇作去掌劲,便怀疑你的来历,乃至方才见你又施出‘挑山石’的功夫,姓程的,原来你是出自——”
  他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顿,只见程秋松面上惨变,似乎对于对方说出他的来历已害怕到极点。
  杜天林心中暗暗忖道:“方才我便吃惊那程秋松在运气不纯之际故意出掌与黄二侠相对,然后一晃竟化去巨大内力,原来是叫暗移乾坤的功夫,这个我却闻所未闻,那黑衣人似乎已猜着了程秋松的来历,程秋松在金蛇帮中地位甚尊,这金蛇帮中一片神秘,若是得知程秋松师出哪门,倒也可关联许多事情,想来那程秋松惊骇如此,必定就是这个原因。”
  他思念电转,这时那黑衣人冷笑一声道:“那白……”
  他只说出两个字来,忽然一声狂笑自林外传来,笑声宏亮之极,震得树叶簌簌直响,分明是有意要打断黑衣人的话,只见笑声未绝,一个人已大步自林木之中走了出来。
  杜天林心中暗道:“今日可真热闹了,幸好我先到一步,隐藏在此,照这情形看来,说不定有好些秘密可以自对话之中泄露出来,至少也有线索留下。”
  他急看那又出来的人,只见那人一身灰布长衫,巧的是面上也覆了一块青色布巾,容貌一点也看不出来。
  那人走了两步,踱到程秋松身边,杜天林留心那程秋松,只见他面上神色一松,似乎获得了解救!
  那青巾覆面人将笑声缓缓地收了起来,用冷冰冰的声音一字一字对那黑衣人道:“这位朋友恕我打扰了。”
  黑衣人冷哼了一声,粗声粗气的嗓子道:“敢问阁下与这姓程的是何关系?”
  那青面人哈哈一笑道:“我也要借问一句,朋友与这两个讨饭的是什么关系?”
  那黑衣人哼哼冷笑不止,等那青面人话声全落,他沉声一字一字说道:“区区不敢,正是天下讨饭的头儿!”
  全场的人,包括杜天林在内,心中俱不由猛烈一震,那灰衫人身体微微一动,似乎强烈震惊的模样,那叶七侠扶着黄二侠呆呆站在当地,杜天林只觉一股兴奋之念直升而起,默然忖道:“丐帮帮主重现武林,可是十年来武林中第一大事,他一出手,那份功力真是惊世骇俗,可真是当之无愧,名不虚传了!”
  那青面人笑声再无,只听他冷冷道:“朋友信口开河……”
  黑衣人不待他把话说完便插口说道:“那金蛇帮自命神秘无伦,而且到处惹事生非,今日之事也是起之于此,实因我有要务在身,不再多与你们作口舌之争——”
  他挥了挥手,叶七侠扶着黄二侠迅速退入林影之中,这时黑衣人转过身来,对程秋松道:“姓程的,你的来历我是一清二楚的了,若是牵丝引线,咱们还谈得上一点关系,只是我看你阴狠毒辣,心术过于不正,这次看‘那人’面上不与你计较黄二侠之事,下次再见面,休怪我反脸不认!”
  那黑衣人似乎有一股先天气势压制着他,程秋松竟然哑口无言,这时黑衣人又转头来,对着青巾覆面的汉子说道:“我也不管你是金蛇帮什么人,总之你回去报告黄帮主,说是神秘总会有揭穿的一天!”
  他说完这句话,重重哼了一声,反过来大踏步走入林中,一会便隐没不见。
  那青巾覆面之人静静站立在当地,一言不发,程秋松站在他的身侧,也是哑口无声,登时整个场面寂静下来,杜天林伏在石狮之后,暗暗忖道:“依程秋松看见青巾人面色大转之情看来,这青巾人多半是金蛇帮中人物,而且地位更在程秋松之上,不知又是什么人物,这金蛇帮中卧虎藏龙,不知有多少名的人物屈居其中,那帮主到底是何身份实是值得知道的事。”

相关热词搜索:金刀亭

下一篇:第七章 枯叶回春
上一篇:
第五章 辽东英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