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金刀亭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变化迭起
2021-05-06 16:10:13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洞中人声喧嚷,正在热闹之际。杜天林定神细看,只见洞中已经摆下了一桌酒席,那山洞不算太大,摆下一桌酒席,已经剩不下多少地方,在洞中壁上有一方红纸,写着:“第三席。”
  杜天林暗忖:“原来彤云仙子本分别在各处招待群雄。”
  此刻洞中已有数人就坐,这些人大都是杜天林所认得的。
  按着坐次数下去,可以数得出来是海南毕伯衡,青海赵宫凡,狼骨唐泉,江南长钩于公子,丐门叶七侠,另有一个白面书生般的人物,肩头斜插着一把长剑,却是他未曾见过的人物。
  除开这些人之外,则有一个十分美艳的红衣少女,正在同诸人招呼。
  只见海南毕伯衡向那白面书生拱拱手道:“这位陌生得很,请教……”
  那白面书生拱手还礼道:“在下方南,峨嵋。”
  话说得很简单,但却满面含笑,十分和气。
  丐帮叶七侠一旁拱手道:“原来是中州剑会上的第一剑手,久仰了!”
  方南谦虚的道:“那里那里,粗浅末学,还请各位指教。”
  只听那红衣少女笑道:“酒菜都快冷了,诸位请随便用些吧?”
  娇躯一转,就要向洞外走去。
  杜天林连忙向旁侧一闪,藏在一处山岩之后。
  但那红衣少女却并没有真的走出洞来,只听赵宫凡冷哼一声道:“姑娘慢走。”
  红衣少女娇躯一顿道:“什么事呀?”
  赵宫凡道:“酒菜倒不忙用,我们应该先见见你们的主人彤云仙子,才是正理!”
  红衣少女娇笑道:“我不是向诸位说过了么,敝主人正忙着布置金刀大会的会场,等一会自然会让诸位见得到的。”
  赵宫凡冷冷的道:“金刀大会的会场,又在何处?”
  红衣少女笑道:“就在七绝谷尽头。”
  赵宫凡起身道:“她忙,我们不忙,就去那里见她吧!”
  唐泉等人微笑不语,果然他们也想见见彤云仙子再说。
  红衣少女一笑道:“你当真要去见敝主人么?”
  赵宫凡冷冷的道:“自然,老夫一向说一不二。”
  红衣少女唇角一挑,道:“难道我就不能使你改变主意?”
  赵宫凡身子似乎震了一震,目光却停在红衣少女脸上久久没有移开。
  杜天林却不由看得一怔。
  因为他看不到红衣少女的表惰,但却可以看得到赵宫凡的,只见他脸上有一种迷惘的神情,像坠入梦境之中一般。
  杜天林再向唐泉等人看去,只见他们却依然平静如常,并不像赵宫凡那样心迷神醉。
  只听赵宫凡终于喃喃的道:“姑娘很会说话。”
  红衣少女甜甜的一笑道:“其实,我不过比你们这些动刀动枪惯了的人和气一些而已。”
  赵宫凡大笑道:“不错,不但和气,而且温柔,只要看看你那份俏模样儿,就使老夫不忍那再坚持下去了……”
  微微一顿,又道:“等会就等会好了!”
  一反身,又向座位上坐了下去。
  红衣少女甜甜的笑道:“敝主人原是想要使与会群雄在一处饮宴的,但这七绝谷除了谷底用作会场的地方较大之外,都是这样一座座的山洞,只好分别布席!”
  狼骨唐泉冷冷一笑道:“听说彤云仙子是个了不起的巾帼须眉,要想一举坑尽天下正邪群雄,独霸武林,可有这回事么?”
  这话问得太过火了一些,红衣少女却淡淡一笑道:“江湖中的传言还有比这更无稽的事呢,诸位也能相信么?”
  唐泉笑道:“答得妙……”
  目光一转,又道:“说真的,唐某很怀疑这酒菜之中是否有剧毒之药!”
  红衣少女格格笑道:“你怀疑敝主人会害死你们诸位?
  唐泉笑道:“正是如此。”
  红衣少女一本正经的道:“若是害死诸位,这金刀之会岂不是就开不成了么?”
  唐泉道:“唐某已经说过,坑杀正邪群雄,才是开金刀之会的目的。”
  红衣少女格格笑道:“尊驾如此多疑,我可没有办法解释了!”
  唐泉淡淡的道:“有办法。”
  红衣少女忙道:“有什么办法,尊驾尽管明说,只要是小女子能办得到的事,一定照办不误。”
  唐泉道:“只有一个办法,你来喝一杯酒,把菜肴每样都吃上一口,我们就会相信你主人是真心请我们了!”
  红衣少女皱眉道:“别的办法都行,只有这办法不好……”
  唐泉哼道:“为什么,如果你不敢吃喝,那就证明这酒菜之中确实是有毒药。”
  红衣少女双手连摇道:“我并不是不敢吃喝,而是……”
  唐泉大喝道:“而是什么?”
  红衣少女道:“那么多样菜,要我每样吃上一口,不把我肚皮涨破才怪!”
  原来桌上果然山珍海味,摆了不少丰富的菜肴。唐泉一笑道:“这也容易,不必每样吃一口,只要每样尝上一尝也就好了!”
  红衣少女欣然道:“这好办,我吃给你看就是了!”
  说着就去端桌上的酒杯。
  毕伯衡忽然伸手一拦道:“慢着……”
  转向唐泉冷冷的道:“这办法似乎没有什么用处。”
  唐泉双目一瞪道:“为什么?”
  毕伯衡道:“尊驾是怕酒菜中有毒,才要她尝的是么?”
  唐泉哼道:“不错。”
  毕伯衡大笑道:“那彤云仙子是何等聪明之人,难道她会不防到这一点,如果真在酒菜中下了毒药,一定会使她的属下之人预服解药,这样如何试得出来?”
  唐泉冷冷的道:“在下还有另一个办法。”
  毕伯衡道:“什么办法?”
  唐泉道:“就由你用这办法试一试吧,万一酒菜中有毒,牺牲你一个人,救了大家,日后武林中一定会流传你的大名。”
  毕伯衡怒道:“为什么你不自己试上一试!”
  唐泉笑道:“是你阻止在下的办法,自然才叫你试!”
  杜天林看得不由心头暗惊,因为唐泉本是个机智万端,而又颇识时务的人,此时此地,按说绝不会与毕伯衡反脸才对,为什么……
  他不由更加怀疑起来。
  毕伯衡也是一个老奸巨滑的人物,对狼骨唐泉的大名,早已如雷灌耳,就算他想打架,也不应该找上这么一个扎手的对头,但他却毫不考虑的言来语去,就像立刻便要动手相搏一般。
  只听毕伯衡叫道:“别人怕你唐泉,我却不怕。”
  一旁的赵宫凡忽然大叫道:“吵死了,如果你们想打架,最好滚出去打!”
  他的火气似乎更大。
  狼骨唐泉怒叱道:“你骂哪个!”
  赵宫凡冷冷的道:“不论骂哪个,总少不了你一份!”
  狼骨唐泉勃然大怒,挥手一拳,捣了出来。
  原来他捣的是赵宫凡,而非毕伯衡。
  但听哗啦一声大响,一桌盛筵顿时东倒西歪,杯筷齐飞,碗盘四散。
  丐门叶七侠竟也嘶声大笑道:“打得好,你们都疯了!”
  正好赵宫凡被唐泉打得一个踉跄,撞着了叶七侠的左肩,叶七侠立刻怒叱道:“挨了打别来推我!”
  双掌一推,把赵宫凡推了开去。
  洞中立时陷于一片混乱。
  第一剑手方南,以及长钧于公子也相继加入了战圈,混战了起来。
  杜天林看得清楚,只见他们都已大失常态,原来打架的招式凌乱,只是一片乱打,而且也分不清对象,只是靠近哪个,就向哪个出手。
  幸好在失去常态之后,俱都不知再用内劲,也未去动用兵刃,只是拳来掌去,打得鼻青脸肿。
  这是使人震骇而又莫名所以的事。
  杜天林看得不由冷气直冒,他们何以会变成这副模样?
  忽然,只见那红衣少女就在众人一片纷乱之中面含微笑,盈盈的退了出来,向右侧走去。
  杜天林并不怠慢,突然长身而起,以苍鹰搏兔之势向红衣少女扑去!
  杜天林自从将达摩真谜解中第三部分的气功一门习成之后,功力日进千里,飞身一跃之间,衣袂无声,疾捷无伦,有如一只大鸟般扑到了红衣少女的身后。
  红衣少女显然亦非弱者,但见她旋身一转,还未及有所举动,已被杜天林的铁指抓在了肩头之上。
  虽然在一照面之间,就被制于杜天林,但红衣少女的镇定,却仍是常人所不及的。
  只见她嫣然一笑,不在意的道:“这位……少侠想必也是参加金刀之会的了?”
  杜天林冷笑一声道:“不错。”
  红衣少女侧身睨注着他,笑道:“少侠这是为了什么,不觉得太鲁莽了一些么!”
  杜天林笑道:“或许是有些鲁莽,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只得请姑娘包涵一些……”
  目光一转,又道:“那边的山岩之下比较隐密,在下想向姑娘打听几件小事,咱们过去谈吧!”
  红衣少女道:“这边也是一样,少侠……”
  但杜天林却非真正要征求她的意见,不待她将话说完,已经连拖带拉,将她弄到了一片凸出的山岩之下,同时出指如电,先闭了她的左右“肩井”及左右“涌泉”四处穴道。
  这样一来,红衣少女依然能叫能言,但四肢却成了瘫痪,只好斜斜的依靠在岩石堆中。
  那凸出的山岩之下,果然是十分隐密,一面是万丈高崖,另外三面则是高低参差的乱石与丛生的灌木,置身其中,极难被人发现。
  红衣少女虽被横拖竖拉,又点闭了四肢的穴道,但她始终不现丝毫慌乱之态,仍然含笑问道:“看来敝主人请错了客人。”
  杜天林冷冷的道:“如果楚无双果然能做错几件事情,倒是在下所乐于听到的。”
  红衣少女怔了一怔道:“你知道敝主人的名讳?”
  杜天林道:“这有什么稀奇,是她自己告诉我的。”
  红衣少女忙道:“那么,少侠高姓大名?”
  杜天林一字一顿的道:“在下姓杜,名天林。”
  红衣少女双眉一掀,笑道:“原来是杜少侠,怪不得会有这样出众的武功,小女子曾听敝主人提起过杜少侠许多次了!”
  杜天林沉声道:“蒙她关注,倒是感激得很,但她提到我时,都说些什么!”
  红衣少女甜甜的笑道:“敝主人盛赞杜少侠,人品出众,武功不凡,堪称当世江湖第一奇侠!’”
  杜天林冷然道:“这倒愧不敢当……”

相关热词搜索:金刀亭

下一篇:第四十二章 喜事
上一篇:
第四十章 二十年辛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