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金刀亭 正文

第一章 龙腾虎跃
 
2021-05-06 14:45:41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黄昏的阳光像是老迈的悲笑,温和中带着一丝难言的凄凉,整个原野上的景物都被染成一片金黄色。
  一片广大的草原的尽头,矗立着一带奇形的高山,山上林木稀少,远看上去,只见到巍峨嵯崎的怪石,根本看不到一点绿色,在山腰上,那条弯曲盘旋的小道像是一条又细又长的白蛇,或隐或现地盘旋在整座山石上。
  沿着那条小道,到了山腰的上面,忽然出现了一点人影,在这万籁无声的荒山中,点缀着一丝动的生气,渐渐,那人走得近了,原来是个年约六旬的老道士,只见他身着玄袍,面目清瞿,一双长眉下,两颗眸子射出凛凛威然的神光,尤其奇的是看他一路走来,显然是一路跋涉,然而一袭道袍却是一尘不染,浆得平整无比,更显得潇洒出尘。
  那道士走到一个高坡前,停下身来,俯首望了望山下的景色,忽然抚着腰间的长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这时,山下有一片淡淡的蒸气,在辉煌的夕照下冉冉上升,使得立于山上的道士,感到一种飘然欲仙的感觉,他喃喃地道:“秦百羽啊,你这一生是无法改掉那争胜好强的老脾气了,二十年前你心中念念不忘的只是‘无敌天下’,二十年后,虽然明知武学之道有如汪洋大海,‘无敌天下’的幼稚想法虽然早已消逝,但是那争胜好强之心却是丝毫未改——”
  说到这里,他自我苦笑了一下,然后喃喃道:“自幼出家,各种无为清修之书不知读了多少,怎么对我一点用也没有?”
  他摇了摇头,又继续向前走去,走过了两个陡弯,前面的山势忽然变得又险又奇,一个高峰几乎全是万斤巨岩垒积而成,左面一块平坦的巨石向外伸出,至少有十丈宽阔,正中间立放着一尊巨大的石翁仲。
  老道长正要走上前去,忽然发现在那石翁仲下站着一个人。
  老道长迟疑了一下,便闪身退在一块大石后,那石翁仲下的人似乎正在会神思索一个什么问题,根本没有发觉老道长的来临。
  老道长望着那石翁仲,暗中对自己道:“这石翁仲是我秦百羽数十年来的试掌石,想当年我的想法多么幼稚,每天只是想着,有一天我能把这石翁仲移动了,大概就可以无敌天下了,唉,这座石翁仲何止万斤,凭后天内力硬移那是难如登天,除非先天气功重现人间……而且,即使今天凭着我十年苦参的进境,能够把它移开,要想称个天下无敌,那还是大有问题哩……”
  他想到这里,思想忽然被打断了,因为他看到那立在石翁仲下的汉子转过身来——
  只见那汉子年约四旬,长得龙凤之姿,身材适中,潇洒之中自然带着几分威猛的气度,老道士看了他一眼,不由得在心里暗赞一声:“好一表人材!”
  那汉子手中提着三尺长剑,向前走了几步,忽然猛一提气,伸手平举起手中之剑,不一会只见他头上脑门冒出一股浓浓的蒸气,接着全身衣袍如同狂风之中一般抖动起来——
  老道士不由暗中大惊,口中喃喃自语道:“这是谁?起手剑式已达混元归真的境界!这是谁……”
  只听得那汉子蓦地大喝一声,接着一连串雷霆般的响声如鞭炮一般连珠而发,只见他每发一剑,便是一声音爆,十招之后,他人剑已合成一片光影,而那连串的雷声也混成了一片嗡然震耳的音浪!
  老道士看得既惊且骇,他心中已经知道这汉子是谁了,他紧抓着腰间的剑柄,喃喃地道:“原来世上还有这等神剑……”
  那汉子围绕着石翁仲发出五十招后,忽然又是大喝一声,一剑对着石翁仲缓缓递出,那霹雳般的雷震之声随着他这慢慢一招骤停,接着,那剑尖伸到离石翁仲尚有五尺之时,“霹雳”一声暴震,一股令人昏眩的巨大热浪骤从剑尖发出,直击那石翁仲重心所在——
  老道士的心悬到了喉间,他紧张地对自己说道:“他要移动这石翁仲……他要移动这石翁仲……”
  只见在这惊天动地的一击之下,那石翁仲左右一阵摇晃,却依然没有移动分毫。
  老道长惊骇中感到一丝莫名的安慰,惊的是那汉子居然一剑之威撼摇巨石,那一丝莫名的安慰之心,则是为了那汉子终究没有能移动那石翁仲。
  那汉子以剑支地,脸上流露出一种失望的神色,老道长从紧张中回复清醒,不禁暗骂自己:“秦百羽啊,你这窄狭的心胸真是不可救药了。”
  那汉子长叹一声,唰的把剑子插入鞘内,老道长忍不往走将出去,大声道:“施主神剑,贫道今日开眼界了!”
  那汉子吃了一惊,回头看了看道长,拱手心不在焉地道:“道长请了。”
  道长赞叹道:“姚贝川号称天下第一神剑,贫道今日算是服了!”
  那汉子转过身来,注视着道长,最后目光落在道长胸前一块碧绿佩玉,面上露出震骇之色,道长微微一笑,稽首道:“贫道秦百羽。”
  那汉子再次拱手,面上露出敬色道:“原来是武当掌教,金风道长十年不现武林,姚某得瞻仙颜,何幸如之。”
  道长摇了摇手道:“适才见姚兄施展神技,真乃剑中之神,贫道甘拜下风。”
  那姚贝川暗笑道:“人称武当秦道长最是争胜好强,我又不曾要和他较量,这‘甘拜下风’四字真不知从何解释……”
  他口头谦虚道:“道长掌教武当,执中原武学之牛耳,姚某这点不才之学,倒叫道长见笑了。”
  他说到这里,回首望了望那座庞然石像,脸上露出似乎不愿久留于此与道长多谈的样子,拱了拱手道:“姚某尚有事在身,就此别过。”
  道长一愣,那姚贝川已经反身如飞而去,身形之快,好比长空电击。
  道长望着那姚贝川的身形消失在石丛中,他缓缓转过身来,一步一步走到那石翁仲前,伸手抚摸着那巨形庞大无比的石人,喃喃叹道:“想当年我在这石翁仲下朝夕苦练,不知发过多少宏愿重誓,也不知作了多少雄霸天下的美梦,如今,唉,这石翁仲依然立在当年之处,而我秦百羽已经两鬓花白,老态龙钟了。”
  他缓缓转过身来,面对着那石翁仲,脸上神色突然变得无比严肃,他望着那又陌生又熟悉的石翁仲,把心中泉涌的思潮硬生生地压制了下去,然后缓缓吸入一口真气,让那真气在胸中如行云流水一般地运行了一周,只见他的面色愈来愈是红润,而他的双目中射出了令人惊骇的精光。
  他缓缓地退了两步,然后在心底里默祷着:“秦百羽啊,十年的苦修,就看这一掌了。”
  他缓缓地举起了双掌,掌后开始冒出一丝丝的蒸气,这是武当神功已达炉火纯青地步的表现——
  他双掌举到平肩时,忽然开声吐气,双掌如闪电一般地推出,一股狂风如惊涛骇浪一般直扑向那石翁仲,四周一片飞沙走石,直把那数丈方圆之内掀成一片天昏地暗。
  狂飙过去了,飞沙走石停落下来,那石翁仲一阵左右晃动,却是依然矗立原地!
  秦百羽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他踉然退了三步,望着那万斤石像,石像的大脸如同一个巨大的冷笑,直愣愣地反望着他,他长叹了一口气,喃喃地道:“秦百羽啊,你仍然没有把握移动分毫!”
  他像是被人重重地锤了一记,神智都显得有些迷糊,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他恢复了镇静,他默默地沉思了一会,然后对自己道:“我的归玄神功分明已有了九段以上的功力,却依然无法移动这石翁仲,看来除了传说中那几样陆地神仙之流的奇门玄功,人力是无法移动它了。”
  他走到那石翁仲旁,忽然缓缓坐了下来,十年来苦修面壁的情景一幕幕重回到他的眼前,不分寒暑,他忘了时间,也忘世事,心中只知道如何把那武当玄功练到前无古人的地步,在武当绝顶上,他只感觉到花开叶落,流水常青,白云悠悠……
  然而此刻,这一切都成过去了,十年苦修,依然无法把这石翁仲移动分毫,他又是忍不住长叹了一声,缓缓站起身来。
  “秦百羽啊,秦百羽啊,你争胜之心也该收敛一下了,不如归去……”
  他慢慢地走到小道边,俯望着山下的袅袅炊烟,斜阳西沉,天色入半黑状态,他摸了摸腰间的佩剑,那熟悉的剑柄握在他的掌中,渐渐地愈握愈紧,心中好强的天性又渐渐醒复过来,终于他的脸上又恢复了动人的神采,于是——“唰”的一声,他拔出了长剑。
  “呼,呼”,两声刺耳的破风声,他手中长剑上下跳动着,一股强烈的剑气呼之欲出。
  这时,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长剑,眼前忽然浮出方才那号称天下第一神剑姚贝川的几个姿势,忽然之间,他完全气馁了,他喃喃地道:“谈什么剑道,要像姚贝川那样,才叫做真正的剑道,我还谈什么剑?”
  “呼”的一声,他把手中的长剑如一道飞龙一般掷了出去,于是只见一道白光像流星一般落到山下。
  秦百羽的身形如一只大鹏鸟一般飞起,几个起落,便消失了身影。
  不多时,宁静的空气中又传来一阵清越的吟哦之声,只见一个白衣文士缓缓地从那小道上走了过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他一面走着,一面低声吟哦,走到那转角处,抖了抖衣袖,继续吟道:“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渐渐地,他走过那两个陡弯,来到那片广坦的石地上,他望了望四周,然后一直走向那石翁仲后面的一片嵯峨怪石,他在那堆怪石上停了好一会,仔细地把那些巨石一一检查了一遍,然后面带满意之色走到石翁仲下,喃喃地道:“天衣无缝!”
  夕阳照在他的脸上,只见他面色白皙,额广准隆,双眉斜飞入鬓,目如星辰朗朗,好一个秀俊文士,虽然已是中年之龄,看上去仍是潇洒之极。
  他一动也不动地静坐在那巨大的石翁仲下,四周显得寂静无比,除了山风偶而发出呼呼的响声外,周遭的空气就像被凝冻了一般。
  蓦然,一声沉重的佛号打破了这死一般的寂静!
  “阿弥陀佛!唐施主请了……”
  那白衣文士缓缓站了起来,只见对面不知何时已站着四个和尚,除了右边第一个身着青袍,其他的三个全都披着雪白的袈裟,正一字排开站在十步之外。
  白衣文士看那左边三个和尚,年龄都在七八旬以上,而最右边的一个青袍和尚却是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
  白衣文士拱手朗声道:“唐某何幸,竟然请得少林寺藏经阁三位护寺大师光临,这一位……”
  他的目光落在那青年和尚的脸上,那青年和尚合什道:“小僧无尘。”
  白衣文士的眼睛亮了一下,他呵了一声道:“无尘……武林中传说少林寺百年来仅见的天才,黄鹤楼上一掌震退裘子云的可就是阁下?”
  无尘和尚合什道:“无尘无状,江湖上讹传虚实,倒教前辈见笑了。”
  白衣文士道:“唐某放肆,敢问一句——”
  他说到这里忽然一停,那左边第一个老僧沉声道:“唐施主有话但说不妨——”
  文士道:“敢问贵寺主持方丈何以未见现身?”
  那老僧道:“掌门方丈和施主的事虽然重要,难道咱们三老还担待不起么?”
  那白衣文士道:“唐某找空明大师独个商量,空明不来,唐某找谁说话呢?”
  右边那老僧微微冷哼了一声道:“空明一寺之尊,唐施主若是坚持要见他,劳驾至少林寺一行如何?”
  那姓唐的白衣文士双目一闪,仰天一声冷笑道:“大师便是慧因了?”
  那老僧哼了一声,姓唐的文士又道:“人称武林中慧因大师天赋神力无双,以唐某看来,大师老当益壮,果是传言不虚。”
  慧因大师冷笑一声,沉声说道:“老僧虚度八十有二,却在三十年前便曾听说武林之中‘灰衣狼骨,盖世金刀’之语,皆为陆地神仙之流,据说唐施主即为‘狼骨’先生,若果真如此,老僧等四人能得一见,可真是三生有幸了。”
  姓唐的文士哈哈一笑,那慧因身边另一个老僧冷冷一笑道:“‘灰衣’所指,至今尚未为人所知究竟为谁,盖世金刀三十年前失踪武林,不再有所传闻,唐施主若真是‘狼骨’所指,则是神州之冠,不知师兄以为如何?”
  慧因大师微微一笑道:“师弟之言有理,只是……”
  他语音一顿,那姓唐的文士一言不发,突然之间一步跨到那边巨大的石翁仲边,右手一伸,抓住那石翁仲右边膀臂。
  那慧因等四僧陡然一齐一怔,但见那姓唐的文士面上红云一掠,右臂陡然一弓,那重在万斤以上的石翁仲竟然被他一手托了起来。
  霎时那四个僧人面色大变,那姓唐的文士一步步走了回来,右手持着那巨大石翁仲,足下虽是有些滞重,但落足之际仍然稳若磐石,他走到小径边,缓缓一沉手臂,只觉大地为之一震,那一尊石翁仲被他移在小径正中,将整个一条小径完全堵塞。
  唐姓文士仰天冷笑道:“慧因大师神力盖世,唐某斗胆请大师将这石翁仲移回原位如何?”
  所谓行家伸手,便知有无,慧因大师虽是天赋异秉,而且数十年武功修为纯粹着重于刚强路道,但他一望那座石翁仲,便知恐非力所能及,是以微一迟疑,没有回答。
  姓唐文士只是冷笑不止,朗声说道:“三十年前,少林慧因大师在少林山巅,单臂举起纯钢巨鼎,惊退点苍三剑,被誉为盖世力士,唐某便曾自思能否有幸一会大师……”
  慧因大师只觉一股不服的怒气上冲而起,他一步步走向那石翁仲,姓唐的文士收住口,只见慧因袍角飘飘,已然走至石翁仲旁。
  忽然那站在慧因身边的和尚沉声吼道:“师兄且慢。”
  慧因大师呆了一呆,转过身来,只见那三个僧人一字排开,缓缓走了过来。
  姓唐的文士一时也不知这三个僧人究竟意下如何,那三僧走到慧因大师身边,忽然一齐盘膝而坐。
  慧因大师双掌合什,低低宣了一声佛号,也自坐了下来,只见四人嘴皮一阵微动,原来正在“蚁语传声”之术互相交谈。
  四人交谈好一阵,只有那慧因大师一言不发,又过了一阵,忽然四僧一齐站了起来。
  姓唐的文士冷冷一笑道:“四位大师决议如何?”
  那慧因大师身边的一个老僧长长宣了一声佛号道:“唐施主显露功力,那‘狼骨’盛名果然不虚,咱们本当心服口服,只是慧因师兄神力盖世,未必便会输于施主……”
  姓唐的文士冷笑道:“唐某也正等待此事结果……”
  他话未说完,那老僧却又接口道:“只是咱们四人相商,若是平白去搬移那万斤巨物,可是近乎无聊,老僧建议咱们有所赌赛,不知施主意下如何?”
  姓唐的文士双眉一皱,他可想不透这老僧此言到底居心何在,一时考虑不决,四个僧人一齐合什不语。
  好一会那姓唐的文士才道:“如此甚好,不知是如何赌法?”
  那老僧道:“赌赛之议为老僧所提,赌注自当由唐施主决定,老僧四人一一照办。”
  那姓唐的文士点了点头道:“那么咱们便以那石翁仲……”
  他话声陡然止住,一个念头闪过心头,暗暗忖道:“不好,那老和尚商议了半天,方才分明说是无论我提出什么赌赛,他们四人照办,暗中一语已扣定四人之数,若是我仍以那石翁仲为题,他们四人一齐上前,眼下我便输定了……”
  他念转如飞,口中改口说道:“不知输赢之后咱们如何?”
  那老僧双眉一轩,冷冷说道:“咱们赌赛一事,若是输了的一方,必得依言办理。”
  唐姓文士眼珠一转道:“如此甚好,唐某想攻击四位一招如何?”
  那四个僧人一起怔了一怔,慧因大师道:“若是老僧等接下此一招又如何?”
  姓唐的文士微微一笑道:“那么唐某便输啦。”
  那四个和尚对望了一眼,面上都露出又惊又疑的神色,只因那姓唐的文士此语太过惊人,反倒一时猜不透他用意到底何在。
  唐姓文士冷冷一哂道:“大师接受么?”
  慧因大师微微宣了一声佛号道:“就此一言为定了!”
  姓唐的文士哈哈一笑道:“还是大师爽快,唐某不胜钦佩。”
  慧因大师四人对望一眼,对于他的冷嘲热讽置之不理,但心中怀疑之念丝毫不减。
  姓唐的文士道:“久闻少林达摩院三神僧威震武林,少林嫡传内功心法,浸淫数十年之久,那无尘大师年纪虽轻,但两目之中精光内敛,分明已达还璞归真之境,我这一招到底应当向谁发动呢?”
  他又像是心口自商,又像是说给那四个僧人听的,那四个僧人不知他到底弄何玄虚,但他们涵养功夫甚为深厚,仍是一言不发。
  姓唐的文士缓步走了过去,他一直走到那一堆乱石堆前不及一丈之处,忽然盘膝坐了下来,背部向着少林四个僧人。
  少林僧人现在益发不懂他究竟在玩什么花样,等了约莫有一盏茶时间,仍不见姓唐的文士有所动静。
  慧因大师宣了一声佛号,缓缓说道:“唐施主,老僧在等候……”
  姓唐的文士仍是不作回答,四个僧人一齐对望了一眼,突然一起开步走向前去。
  他们四人左右分开,隐隐已排成阵势,慧因大师居中,无尘大师居右,其余两僧前后形成崎角之势。
  四人来到那姓唐的文士身前不及五尺,一齐停了下来,慧因大师道:“久闻狼骨先生天下奇人,今日一见果是不虚,行动处处有违常规,决非常人所能忖度……”
  他话声未完,忽然那姓唐的文士哈哈一声大笑,只见他身形闪电般一个翻转,猛然直冲而起。
  慧因大师身形如电,大喝道:“当心九天一搏!”
  姓唐的文士在空中暗暗冷笑一声道:“你们以为我要九天一搏,那就大错特错了!”
  他的身形直冲起五丈有余,这才忽然疾降而下,只见他双掌一分一合,两掌之间涌出一股暴风,接着一声震雳大震,霎时之间,一幕武林百年难见的奇观出现眼前。
  只见他双掌一收之下,整个人忽然变成了一片模糊的影子,分不出他的拳掌到底是攻向何方。
  少林四大高手也在同时间里施出了达摩神功,只听一连数声惊天动地的暴震,四位大师各自劈出一记百步神拳。
  姓唐的文士武功再强,也被这四股沛然无敌的内家真力逼得无法下落,他一声长啸,身形借势又升三丈,再次疾降而下。
  这一次降落,从一开始起,他便双掌连飞,霎时之间便落到两丈高度,少林四僧掌力再发,一时竟然阻他不住。
  于是少林四僧也在这一刹那间以快打快,只见五个人登时都成了一片模糊的影子,分不出一招半式。
  姓唐的文士在这一片激斗中又降了半丈,这时他离地仅有三丈不足,然而少林四僧齐声大喝,一股不可思议的内力从那掌影之中透出,姓唐的文士被逼得再度借力升起一丈。
  天空中姓唐的文士嘴角挂着一丝冷笑,他再次一声呼啸落了下来。
  于是刹时之间,又陷入了一片模糊的拳风掌影中,姓唐的文士在心中暗忖道:“三落三起,只要他们再度逼我弹起,我那苦练的无敌之招便是时候了!”
  他双掌如飞,在降落三尺的时间里,硬接了十几记少林神拳,终于少林四僧再次得到合力的机会,姓唐的文士又被巨大无朋的掌力逼起一丈。
  他暗暗吸了一口长气,忖道:“是时候了!”
  只见他如一缕流星一般疾降而下,然后一种近乎沙漠旋风的声音从他的掌力中发出,他像是忽然生出了十只手,每只手都长达半丈之巨,用一种无可抵御的威势直压下来。
  少林四僧同时感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压力当头而下,令他们觉得任何掌力都无法递出,只见掌影交错如电之中,少林四僧一齐向后倒退。
  姓唐的文士在空中默忖道:“我这一招七十二式,七十二式中他们除了退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只要第七十二式一出,大功可成!”
  少林四僧在糊里糊涂中连退十步,一直被迫退向那堆怪石之中,慧元大师功力深厚,又复见识多广,他大吼道:“不可惊慌,他最多只有这一手,撑过便立刻反击!”
  姓唐的文士一面出招如风,一面冷笑暗道:“老和尚眼力不错,可惜是撑过我这一手后,便没有机会了。”
  只听得呜呜怪风连起,姓唐的文士连变七十二式,少林四僧被逼退入乱石丛中,姓唐的文士猛一收手,落在地上,正好递出第七十二招。
  他双掌一带一股巨力将近身旁一块巨石推向那堆石丛中,慧因大师感到压力一松,立刻大喝道:“反击!”
  姓唐的文士也在这一刹那间毛发直竖地大吼道:“停!”
  那块巨石像是会听他话似的停了下来,说也奇怪,才一停下来,少林四僧忽觉一阵天昏地暗,不知东西南北。
  姓唐的文士哈哈大笑道:“反击,反击个什么?你们被我逼入预先布好的奇门绝阵中了!”
  他呼出一口气,过了半晌,冷冷地道:“空明和尚不来,唐泉先宰了你们再去找他……”
  他话声未完,一个巨钟般的声音发自他的身后:“唐泉,老衲来了!”

相关热词搜索:金刀亭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再世华佗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