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金刀亭 正文

第十三章 擎天之威
2021-05-06 15:07:08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当他再度清醒之时,天光自洞口射入,已是早晨时分。
  杜天林望着大忍禅师,只见他仍在运气调息,杜天林发觉大忍禅师双颊之上一片红光,想来他功力正运息畅调。
  杜天林自然不去惊动大忍禅师,他也不敢走出洞中,这样又等了好久,杜天林也开始坐在石块之上调息运气。
  他这时内伤已然痊愈,大忍禅师借同门的气功路数,以“灌顶”之法输入内力,杜天林运息数周,更觉能够接受。
  他只觉体内真气充沛,上下流动自如,一连运气两周,才睁开眼来。
  只见大忍禅师这时已运息完毕,他望了杜天林一眼,缓缓说道:“庄主来了!”
  杜天林侧耳一听,果然听见足步之声。
  他点了点头,立刻走到一大堆石块之后。
  大忍禅师背过头来仍保持盘坐之姿不再移动。
  杜天林伏身在石堆之后,只见大忍禅师双脚盘膝而坐,面上神色木然,也不知此刻他心中在想些什么。
  那足步之声越来越近,只见一个人影缓缓走入洞来,果然只有一人,身后并未跟随其他人众。
  杜天林自石后斜斜望去,只见那来人生得一表堂堂,入目识得,正是那八玉山庄之主,也便是柳青青姑娘的舅父。
  只见他双目之中神光四奕,气派极是不同,他踏入山洞之后,似乎微一迟顿才抬起头来,望着坐在石笋之上的大忍禅师。
  只见他缓缓开口道:“数年不见,大师别来无恙么?”
  那大忍禅师缓缓说道:“昨日庄主着人送信,老衲便引颈以待,今日果然驾临此僻地野洞,想来定有什么指教了。”
  庄主缓缓一咳道:“这个,罗某上来告诉大师如何?”
  大忍禅师缓缓道了声:“请!”
  那庄主微一提气,身形已自飘上石笋,这一来距离近了,杜天林心知这庄主功力非同小可,不敢丝毫大意,尽量抑止呼吸之声。
  庄主来到石上,大忍禅师微微吁了一口气道:“庄主请坐吧。”
  庄主随地坐在一方石块之上,他双目之中精光显露,不时注视着大忍禅师面上,那大忍禅师却似丝毫没有感觉,面上神色平静一如平常。
  过了约莫有半盏茶的功夫,两人相对默然无语。庄主似乎在等待大忍禅师先开口说话,大忍禅师却是一言不发,面色阳阳也不知他心中究竟思想何事。
  又过了一会,那庄主实是忍耐不住,终于低低咳了一声,缓缓道:“大师,咱们上一回见面距今已有多久?”
  大忍禅师沉声说道:“整整五年有余了。”
  庄主道:“这五年功夫,大师仍是参禅自悟,对许多事情始终没有考虑思索么?”
  大忍禅师道:“非也,老衲自觉思索太多,也太过复杂。”
  庄主噢了一声,似乎他不料大忍禅师会如此回答。微微一顿,接着说道:“既是如此,大师反复考虑,自当有一个结果了。”
  大忍禅师嗯了一声道:“不错,老衲自认已然有了结果。”
  庄主的面色登时变得严肃起来,他缓缓地说道:“既是如此,大师可否将考虑结果相告?”
  大忍禅师缓缓道:“十多年前,老衲每逢想起此事,总是扪心自问,自己如此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十多年后,老衲心中突然豁然而开,所思索的全是多余,要这么作便这么作,那些原因经过,一切不想也罢!”
  他说得虽是轻松,却又像斩铁断钉分毫不移,那庄主听得怔了怔,过了一会才开口道:“大师——此言何意?”
  大忍禅师平静地道:“十多年前,老衲总是在作完此事之后,心想事情的经过,如此这般事情落在老衲身上,老衲推托不去,便以此作为心中藉口,但年久日深,这缓口之托在心中却牢不可拔,每一念及此事,首先思想竟是如何能完成此事,而不再是自问为何要作此事呢!”
  庄主又是怔了一怔,他缓缓说道:“大师,但是你到底是出身西方啊——”
  他这一句话才说出来,大忍禅师陡然面色一沉,冷冷地道:“老衲早知你要说出此话。罗施主,十多年前老衲之所以要接下此事,为的就是老衲内心对此事经过有着内疚,看不过眼之感,而今老衲虽明知那事另有变化,但老衲作此事的决心,却是分毫不改!”
  那庄主听见“此事另有变化”一语,陡然之间神色一变,杜天林身在石后,看得清清楚楚,心中不由一动。
  这时那庄主接着问道:“大师说起昔年之事另有变化一语,恕罗某不知其意——”
  大忍禅师却双目一轩,似乎怒气勃然,冷冷地道:“罗施主,咱们闲话也少说两句,今日你到此找寻老衲,为的是什么不妨干脆直截了当说出来吧。”
  他口气相当不客气,那罗庄主方才好言相问,却被他一语碰回,心中不由也微微有气,冷冷一哼,开口问道:“罗某来此为何,大师你自然知道,不必多说,罗某现在就要去见他,大师怎么说?”
  杜天林在一旁听得真有些模模糊糊,那罗庄主又说要去见见“他”,不知又是指的何人。
  大忍禅师顿了一顿缓缓说道:“老衲以为此事断然不成!”
  八玉山庄庄主微微哼了一声道:“仍是那句老话么?”
  大忍禅师颔首不语,那罗庄主双目之中陡然精光四射,呼地一声站起身来,冷冷说道:“既是如此,罗某想再度领教大师掌下功夫较之五年以前如何。”
  大忍禅师早已料知他有此一说,仅仅淡淡地道:“自当奉陪,自当奉陪。”
  身形却仍坐在当地动也不动。
  罗庄主等了一会,不见大忍禅师的动静,心中不由暗暗称奇,微微一顿说道:“大师这是什么用意?”
  大忍禅师微微摇了摇头道:“罗施主,老衲心中尚有几处疑问想要请教。”
  罗庄主噢了一声,面色微微掠过一丝诧异之色,大忍禅师顿了一会,缓缓地道:“罗施主,你能否告知老僧这二十年来,你处心积虑地为求见他一面,究竟是什么原因么?”
  罗庄主呆了一呆,似乎料不到大忍禅师会问出这一个问题来,他双目一闪,注视着大忍禅师,心中正在猜测他的用意为何。
  大忍禅师只是静静地等着他的回答,杜天林在一旁听得模模糊糊,但他既知两人所谈为二十年前之事,想必与大忍禅师所提的“神龙”与“盖世金刀”之事有所关连,是以全神贯注倾听。
  罗庄主沉吟了一会,忽然哈哈一笑道:“大师,你真的不知道么?”
  大忍禅师说道:“有十多年的功夫,老僧以为是知道的了,但现今却领悟出原来这一向老衲的想法完全错误了。”
  罗庄主的面色又是大大一变,杜天林在石后看得清清楚楚,心中不由疑惑不解。
  罗庄主紧接着问道:“大师,原来你是如何想的?”
  大忍禅师吐了一口气道:“老衲以前相信百川先生所说的话,以及他亲口对我说的原因。”
  罗庄主噢了一声道:“现在大师又不相信了么?”
  大忍禅师微微摇了摇头道:“现在,事情有所变故了。”
  罗庄主微微吁了一声缓然说道:“原来如此,大师可是已经改变想法了。”
  他故意只说到这里便停下口来,那大忍禅师心中希冀知道,果然接着又道:“若是照理推测,事情变了,老衲唯一留在这洞中的籍口便也失去,原当立刻让开此路才是,可是……”
  他说到这里,面上微有难色,杜天林听在耳中,心里暗暗忖道:“原来这老和尚在此是守着什么地方,不让这罗庄主进入……对了,他守在此处,不让罗庄主与‘他’相见,看来这两人口中所说的‘他’,一定身份非凡了。”
  正想到这里,罗庄主已插口问道:“大师能明此理,自是再好不过的事了,可是如何,大师请明言——”
  大忍禅师嗯了一声道:“可是,自从老衲知道事情并非如我所想象的一般之后,老衲不但不想就此结束这十多年来近乎荒唐的行为,反倒更加下定决心——”
  罗庄主啊了一声,冷冷说道:“这许多年来,大师寸步不离此谷,什么事忽然使大师改变了想法!”
  大忍禅师微微一笑,却是避而不答,开口道:“老衲还有一事相问。”
  罗庄主见他故意将话题支开了,也不好再追问下去,但面上神色始终有些不自然的感觉。
  他听了大忍禅师的问题,只得答道:“大师请说吧。”
  大忍禅师点了点头道:“老僧许久未出世了,想向庄主打听一个人的下落。”
  罗庄主点了点头道:“什么人?”
  大忍禅师道:“那百川先生,现在何处?”
  他说出这一句话,面色忽然变得很是严肃起来,注视着罗庄主一瞬也是不瞬。
  果然只见那罗庄主一听那“百川先生”四字,面色大大一变,半晌也说不出话来。
  大忍禅师一言不发,只是注视着罗庄主,过了半刻,罗庄主强自一笑道:“百川先生么?罗某怎么知道?”
  大忍禅师仍是沉默无言,罗庄主微微顿了一顿,又接口说道:“罗某倒以为百川先生现在何处,大师应当知道呢。二十年前百川先生亲口对大师说了他的去处,自此以后从未有听说过他的消息,大师,你怀疑他当年对他所说的话么?”
  大忍禅师嗯了一声道:“若是老衲料想不差,近日以内,百川先生之名又将流传开了。”
  罗庄主陡然插口说道:“若是百川先生果真重现江湖,大师,你还在这洞中现身么?”
  大忍禅师道:“正是如此!老衲在洞中等百川先生一句话。”
  罗庄主面上闪过一丝异样的神情,便不再多说下去了。
  大忍禅师接着说道:“若是百川先生能够当着老衲面前自弃前言,老衲便没有话说,到那时老衲可要第一个弄弄清楚,这二十年来蒙在鼓中的谜究竟是怎么一个结果?”
  罗庄主冷冷哼了一声道:“若是大师想知道这个谜究竟如何,罗某倒有一个办法!”
  大忍禅师啊了一声道:“难道罗施主愿意说明么?”
  罗庄主道:“这倒不是,大师只要与罗某一同去见见他,当面一问不就一清二楚了么?”
  原来他是存心戏耍对方。大忍禅师吁了一口气,冷冷地道:“原来罗施主说笑话的。”
  罗庄主冷笑道:“大师若是再没有问题相问,罗某不才,要想领教领教大师的无上心法。”
  大忍禅师双掌合什,低低宣了一声佛号,双目一睁,只见两道精光暴长而出,神色之间无端端流露出一股令人心寒之气。
  他缓缓站起身来,双目神光停留在罗庄主的面上一瞬不瞬,那罗庄主面上神色肃然,杜天林一望而知他已运气凝神,抱元守一,显然在老僧之前,罗庄主是丝毫不敢大意了。
  大忍禅师注视他一会,忽然开口说道:“老僧听说罗庄主功力突飞猛进,已然到达锻炼那‘八极玄功’之境,真是可喜可贺呢。”
  那罗庄主似乎料不到大忍禅师如何会知道这一事情,不由怔了一怔说不出话来。
  大忍禅师嗯了一声道:“据老衲所知,西疆一派能炼就这‘八极玄功’的,自古至今,不会超出十人,罗施主若有成就,真是为西疆一派大放异采。”
  他忽然这样说来,罗庄主倒不好如何回答,过了片刻他才说道:“罗某资材愚钝,岂能参悟这等奇功……”
  大忍禅师微微一笑道:“这洞中窄狭,咱们还是如五年前一般,到洞外场地之上一较如何?”
  大忍禅师说到这里,也不再等候罗庄主的回言,身形轻轻一飘已到石笋之下。
  那罗庄主吸了一口真气,紧紧跟随着纵了下来。
  两人身形一起一落之间,已一齐来到山洞之外,杜天林在石后听了这许久,虽然并未听出什么头绪,但心中已隐约猜测得到这其中隐秘重重,似乎与那百川先生,盖世金刀等有不可分之关连。
  他一个人思索了一会,决心还是暗暗藏在洞口,找一处视界较为开阔之处,以便看清两人的行动经过。
  心念一定,立刻提气挪动身形,缓缓地一步步走到洞口石柱之后,侧目由高而下注视着洞口的情形。
  这时他的内伤早已经大忍禅师以同门的气功治疗,而且还加上了“灌顶”之功,是以内力反倒较未受伤之前有增无减。
  他心中暗暗忖道:“从两人口气之中,大约五年之前曾交过一次手,大忍禅师坐在洞中,像是守护什么似的,那罗庄主非得通过他这一关不可。”
  又转念想道:“奇怪的是这大忍禅师与罗庄主之间,似乎有着什么默契一般,像是早已相识。”
  正思索之间,只见那两人来到洞口空地之处,罗庄主长长吸了一口气道:“大师,每次罗某总是有备而来,对手之间,理当大师先出手!”
  大忍禅师不再说话,只见他颔下长髯陡然之间无风自动,宽大的僧袍也鼓涨起来。
  杜天林一见便知他正在运一种极厉害的内家真力,那罗庄主面上神色肃然,双目注视着大忍禅师,足下站得不丁不八,右手微微下垂,左手掌心斜扬,不知不觉间当胸而立。
  陡然之间,大忍禅师右手一抬,呼地猛然一劈而下,这时他身形与罗庄主相距少说也有五尺之遥,这一掌劈出,双足似乎又借势上跨,钉立在地分纹不动。
  杜天林瞧在眼内,心中不由暗暗吃了一惊,默然忖道:“这大忍禅师好深厚的内功,居然一出手便采取这种极端耗力的劈空遥击……”
  他心念才动,只见那罗庄主陡然双足一蹲,右掌一扬,左掌反功削出,一股剧烈的掌风紧随着他削切掌势急涌而出,迎向大忍禅师的内家掌力。
  两股力道凌空一触,双方均运的是凝劲,登时便凝在半空,气流被这两股巨大力量一挤,急骤地向两方向卷散开来,更由于太过急促竟然发出了“丝”地一声锐响!
  杜天林心中不知究竟谁占了上风,只见那两股力道犹自凝在半空,倏地急散开来,大忍禅师身躯一阵晃动,那罗庄主由于蹲着双足,重心较为平衡,但也是一阵摇动,过了一会才缓缓立直身形。
  大忍禅师面上神色依然,也瞧不出他内心究竟是惊是奇,那罗庄主却是面上一紧,足下无声无息之间已经挪近了两步,占取有利地位。
  大忍禅师呼地吐出胸中真气,忽然冷冷说道:“罗施主,今日你是一人来此谷中的么?”
  罗庄主呆了一呆,面上神色惊疑交集,过了一会才冷声说道:“大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大忍禅师冷哼一声道:“若是果然只你一人,老僧今日非得与你放手一搏不可!”
  罗庄主接口说道:“罗某求之不得。”
  大忍禅师不再多说,右手一扬,猛地里向前踏了一步,霎时右手一探,左掌不住地左右晃动,一招之中夹着六七式之多,杜天林看在眼内,只觉那变招之速,部位之奇,果然大出意料之外,想那西疆一脉武学与中原路数到底大有不同。
  也正是如此,杜天林看得更觉新奇,此时他功力甚深,已能达到入眼即与心思合而为一的境地,是以那大忍禅师招式才发,杜天林只觉一一在心中流过,登时便看得心神俱醉。
  杜天林知那罗庄主功力奇高,心想看看他究竟如何还招,只见罗庄主上身陡然向后方一斜,并不还击,双足连环挪动,身形左右摇摆,正好闪避大忍禅师一招内所含的巧式。
  杜天林先觉那罗庄主行动有些古怪,立刻发觉原来是足下步法的原因。只见他双足突退突进,与上身完全形成两个独立无关的动作。
  杜天林当时便大大吃了一惊,这种古怪身法真是闻所未闻,怪不得一看起来便觉得古怪不惯了。
  有了这个发现,杜天林立刻全神贯注在这罗庄主的身上,只见大忍禅师此时面上神色也逐渐紧张起来,他一招发出,罗庄主闪避开去,足下部位却进退相当,丝毫没有后退。
  那大忍禅师面色紧张,右掌再度扬起,这一次他变掌为拳,猛可平平冲击而出。
  这一拳大忍禅师已用上了真功夫,拳风激荡之处,那罗庄主果然不敢再以巧妙身法相避,左掌一荡,斜推而出。
  罗庄主这一式仍是采取固守之式,是以内力发出纯走推卸之劲,大忍禅师力道发出,只觉左侧一股力道拨开自己掌风,说时迟,那时快,他一步踏向前去,半侧身形猛然回转,双掌齐出,这一下内力暴发,只听得“轰”地一声,平空似乎响起一声焦雷,直震得杜天林心中一跳,这时才看出大忍禅师令人难以置信的深厚内力。
  那剧烈掌风一发,罗庄主面上罩了一层紧张的神色,拼力弯下腰身,整个身形几乎要接触地面,那大忍禅师强大的内力在他上身掠过,将他全身衣袍压得紧紧地贴在身上,似乎立刻要破碎开来。
  就在这个时候,罗庄主发出了他第一次的攻击!
  只见他半蹲着的身形猛可向前一伏,双掌齐出,竟然击向大忍禅师的一双足部。
  这一式真所谓应变迅速,在劣势之下不但避闪开致命攻击,反在极端巧妙之下反攻敌之必救。
  这一来先手立刻易主,大忍禅师非得倒退不可,他一倒退,那罗庄主是何等人物,立刻发出一连串的强烈攻击,单论这一式,罗庄主已占到了上风。
  杜天林心中暗暗赞叹这罗庄主应变之迅速,经验之丰富。突然之间,一件令人再难置信的事发生了。
  只见那大忍禅师的身形呼地一声,双脚一齐弯曲,整个上半身生像是缩入体内,全身上下竟然缩短不及四尺之高,那宽大的僧袍,骤然罩在短小的身躯之上,显出一种特别神秘诡异的味道。
  杜天林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目,但这事却是的的确确发生在眼前,那大忍禅师身形经此一缩,罗庄主原本袭向他双足的掌力,正好当着他前胸小腹而来,只见他右手一横闩在中堂,左掌直立如刀,猛可迎着罗庄主的掌力一切而出。
  想来那罗庄主也万万没有想到大忍禅师居然有这等功夫,但他要想收回掌势已是不及,这样一来,罗庄主发掌之际乃是求其奇与快,真气再也未能运转完全,而大忍禅师却在神定气闲,以守为攻之下,发出万钧掌力,两相比较,胜负立分。
  只听“轰”然一响,那罗庄主只觉混身上下一震,饶是他双足微曲,重心较稳,仍被生生震得向后一仰,几乎仰天坐倒地上,好不容易才稳下身形。
  大忍禅师呼地一声站立了起来,急切间发出内力之余衣袖袍上的布纹犹自未隐。
  罗庄主只觉得心中又是气愤又是不服,面孔之上涨得一片通红,双目紧紧地注视着大忍禅师,慢慢地流露出凶光。
  杜天林心中犹在惊异那大忍禅师方才那缩体之术,尤其是他运用的恰到好处,时机、快慢完全随心所欲,若是对敌之时随意施出,那真是具有不可思议的威力,令人防不胜防!
  大忍禅师望着罗庄主双目中的熊熊怒火,凶光四射,心知他已恼羞成怒,一出手必是惊人杀着,方才他虽略占上风,但他也知罗庄主功力果然突飞猛进,看来今日一战胜负的确是难以预料。
  罗庄主这时走前两步,身形忽然一侧,斜斜向左踏出两步,同时一收足势,又向右后踏回两步。
  他这几步一踏,杜天林心知他又在施用那古怪的步法了。
  果然只见他身形左晃右斜,看上去似乎毫无规章,但大忍禅师面上的神色却一分一分的紧张起来。
  强如大忍禅师,居然在全神贯注之下,找不出一丝空隙足以出掌进攻,眼睁睁地望着罗庄主诡异无方地左右滑动。
  大忍禅师知道罗庄主立刻将发动最历害的杀着,但自己却注定立于被动之地,只因自己虽然想抢先出手,却不知应该如何出手。
  杜天林也发现了大忍禅师的困境,大忍禅师的功力之深他亲目所见,亲自所试,以他之能犹自陷入此境,可见罗庄主这一种身法委实已达惊世骇俗之境。
  只见那罗庄主的身形逐渐加快,忽左忽右,飘忽之中夹着种种变化,一刻之间已欺近大忍禅师周近不及五尺之内。
  这时他的身形突然放慢了下来,倏然一股淡淡的白烟自他手缘升起,面孔之上掠过一抹紫气。
  杜天林心中暗暗吃惊,这时那罗庄主踏行越慢,但却清清楚楚可以辨认得出来,他完全踏的是八卦方位。
  只见他一反方才那种古怪的身法,举足之间似乎重逾千斤,每一步落下,在山石之上均留下几分深的足印,大忍禅师面上陡然大变,沉声吼道:“八极玄功,罗施主你——”
  他话声未落,罗庄主陡然低低闷吼了一声,左掌掌心向天,右掌平立在左肘之下,紧紧贴着左腕一削而出。
  只见一股浓浓的白烟随着这一击之势猛然散了开来,夹着锐啸之声在空中形成一片,令人难以明辨。
  杜天林隐约瞧见大忍禅师绷紧着面色,右掌虚空猛震,发出全力以之相抗。
  两股力道在半空中一触,发出轰的一声,那一团白烟被剧烈的掌风吹散开来,只见这一霎时之间,罗庄主足下连踏三个方位,右掌连环切出,一瞬间已和大忍禅师对了四掌之多。
  大忍禅师双足钉立,不移动分毫,内力一吐一吸连发四击,只见他颔下白髯根根直竖而起,这时候,罗庄主已踏进第五个方位,左手一翻,自侧后倒劈而出,袭向大忍禅师左腹之地。
  杜天林这时陡然醒悟,心中念头电转,默默地忖道:“这八极玄功根据方位发掌,到最后又回到首位之时,内力重回一周天,威力将是第一周天的数掌之和,如此连贯,每踏一周天,威力便自大上几分,对手只有挨打的份儿,除非果能在第一周方位尚未踏完之际凭优势功力硬迫‘八极’方位失度方有缓手可能。”
  杜天林瞧出如此危机,那大忍禅师自然也察觉到了,但他与那罗庄主功力相去有限,想要在数掌之内生生击退对方,阻止对方重踏方位暴增威力,却又不易,这一霎时他也无暇多思,只是用足全身功力,希求能一举逼退对方。
  杜天林在一旁看得只觉紧张异常,他明白大忍禅师真正已陷入极险之境了,那“八极玄功”果真是威力奇幻无与伦比,西疆一脉武学真是可观,那罗庄主可能才初窥其奥便已有此等威力,即便是中原仅存的几派高人,也未必便是掌下之敌。
  这一霎时之间,罗庄主足下已踏入第七个步位,双掌一扬再发,若是大忍禅师仍处于硬对之境,则下一步罗庄主重踏首位,掌力便将暴增。

相关热词搜索:金刀亭

下一篇:第十四章 欲语还休
上一篇:
第十二章 大忍禅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