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金刀亭 正文

第三十九章 金刀之谜
2021-05-06 16:07:36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行十余人,拉成了一条长长的行列,在漫山林木中时高时低蜿蜒曲折的向深山之处行去。
  谷三木大步走在前,走出约有五里多路,一轮红日已经冉冉的升了起来。
  空明大师不禁有些感慨,他是唯一见过彤云仙子的人,但对于彤云仙子为什么要发出请柬召开这一次七绝谷金刀之会的真正用意,却有些举棋不定,莫非她真的要坑尽天下正邪群雄而进窥中原,坐霸武林?
  那样一个天真未泯,如花似玉的女孩子,会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
  若说不是,则这次金刀之会……
  忖念之间,忽见当先而行的谷三木已经收住了脚步,定神看时,不由为之一惊。
  原来一座险峻无比的山峡,已经来到面前。
  空明大师游历过不少的名山大川,九顶山也曾到过数次,但对这险峻万状的鬼门峡,也就是请柬中所说的七绝谷,仍不由心头凛然。
  原来峡只不过宽仅数尺,两旁的山壁就像会随时倒下来一般,其中乳石如林,滑不留足,更使人心生怖意的乃是那一股股的扑面寒风。
  寒风中发着厉啸,听来类若鬼哭。
  此刻虽然已是天色大亮,但谷中却一片阴森黑暗,加上弥漫的雾气,依然难见道路景物。
  谷三木回头一笑道:“到了。”
  声音有如一块块的巨石,分别打中了每一个人的心坎,使人禁不住为之一震。
  空明大师走前几步,道:“谷施主慢走,老衲……”
  接着改以传音之术道:“老衲想先问问谷施主,那彤云仙子……谷施主以前是否曾经会过?”
  谷三木微微一怔,忙以传音之术道:“不瞒大师说,在下在接到这流云请柬之前,连听也不曾听过这一名字。”
  空明大师微吁道:“老衲疑心她用意不善。”
  谷三木坦然道:“在下何尝不知,但事已至此,难道还能就此止步不成?”
  空明大师微微一笑道:“老衲不过提醒谷施主一句,凡事谨慎一些。”
  谷三木感激的投注了他一眼道:“谢谢大师,在下当谨记在心。”
  就当众人停在谷口迟疑观望之时,但见一张素柬,随着呼啸的山风飘然向谷口传送过来。
  素柬是一幅白绫,柔软光滑,但在强劲的山风之中却平整如铁,而且非常缓慢的直抵当先而立的金刀谷三木面前。
  谷三木伸手抄到手中,匆匆一顾,不由双眉微锁。
  但见人影飘闪,原本跟在最后的西疆神龙,苗疆血魔,以及青海赵宫凡,海南毕伯衡等人急急飞掠而至,西疆神龙双眉掀动,低沉的吼道:“拿来!”
  谷三木淡然一笑道:“是要金刀么?”
  西疆神龙狂傲的一笑道:“金刀迟早非你所有,但现在……老衲却是要看看那张素柬。”
  赵宫凡也阴阴的接口道:“素柬想是那彤云仙子所掷,与会之人俱都有权一看,为什么你却收了起来?”
  谷三木爽然笑道:“在下正要展示诸位,何曾将其收起!”
  说着已把素柬高高的扬了起来。
  众人定神看时,只见上面草草的写了一行字迹,是:“妾身人手不足,无人迎客,祈谅!”
  西疆神龙等人不由皱起了眉头。
  谷三木右手轻轻一扬,那素柬无力的落到了山石堆中,一阵疾风吹过,几个旋滚,终于看不见了。
  谷三木环视了身后众人一眼,淡淡的道:“她要我们自己进去。”
  群雄表情各异,默默无言。
  谷三木身形一动,就要当先而入。
  西疆神龙陡然开声叫道:“且慢!”
  声如暴雷,山鸣谷应,使人心头为之一震。
  谷三木不在意的道:“尊驾有何指教?”
  西疆神龙双目炯炯的道:“这其中颇有问题,我等刚到谷口,立刻有素柬飘来,可知我等的每一行动,都在那彤云仙子监视之中,冒险深入,难免坠其彀中!”
  谷三木笑笑道:“尊驾原来是怕了……”
  目光轻轻一转,又道:“这也难怪,那风中送柬的手法,不论功劲,技巧,都是第一流的……”
  西疆神龙怒吼道:“住口,老衲不是没见过场面的人,单凭这点雕虫小技,还不在老衲眼中!”
  谷三木笑道:“那么……”
  西疆神龙哼道:“老衲平生行事向喜处于主动,哪肯这样受人摆布……”
  谷三木神色微动道:“除非尊驾放弃金刀之会,不入此谷!”
  西疆神龙仰天一笑道:“不错,老衲正是此意,但老衲却必须声明一点,那就是老衲虽放弃金刀之会,却并非不问金刀之会,也许会以另外的方式干预金刀之会……”
  又是仰天一阵大笑,突然平地拔起十余丈高,一个回旋,疾射而去!
  这是一件意外,但也在意料之中。
  西疆神龙本来就是一个神秘难测的人物,若干年来,处心积虑,势力已经遍及西疆,如何肯孤身赴会,冒此大险?
  情势发生了转变,金刀谷三木目光缓缓移到了苗疆血魔、海南毕伯衡、以及青海赵宫凡等人身上,慢悠悠的笑道:“常言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七绝谷又名鬼门峡,是当年在下曾经到过的熟地方,诸位……”
  冷傲的话锋中含有挑动与轻蔑的成份。
  苗疆血魔首先有了反应,只听他仰天狂笑道:“那西疆神龙不是受人摆布之人,老夫又岂会受人摆布……”
  谷三木淡淡的道:“尊驾想必也要退出金刀之会了!”
  苗疆血魔转头扫了众人一眼,阴阴的道:“老夫不愿说‘退出’二字,但也不屑于与尔等偕行,老实说,老夫只是先认认这个地方!”
  谷三木也纵声笑道:“金刀之会举行在即,尊驾既不退出,还请及早入谷,免得误了金刀之会,遗憾终生!”
  血魔冷冷一笑,并不答复谷三木之言,向谭元打个招呼,大步返身而行。
  谭元虽然也是一帮之主,但随在血魔身边,却变得毫无份量,目光悄悄投注了杜天林等人一眼,轻手轻脚,跟着血魔走去。
  谷三木没再开口,冷峻的目光扫着海南毕伯衡与青海赵宫凡。
  两人神色自若,毕伯衡皮笑肉不笑的瞪着谷三木道:“尊驾善自珍重,别在老朽到达之前让那丫头剥了皮去……”
  双足一蹬,有如怒矢离弦,一闪而去。
  赵宫凡则双拳一拱,豪笑道:“诸位,谷中再见了!”
  未见他作势移动,身形却已纵翻而出,像是他突然轻得不足四两,被呼啸的山风吹得飘飘而去一般。
  谷口又有短暂的沉默,只有空明大师轻轻诵了一声佛号。
  终于,狼谷唐泉打破沉默,发出了一声轻笑。
  空明大师瞧了他一眼,白眉微锁道:“唐施主为何发笑?”
  唐泉轻松的摇摇头道:“我笑那西疆神龙,为何忽然以佛门弟子自命,称起老衲来了?”
  空明大师苦笑道:“他曾在回龙古刹清修十年,而后又与飞龙寺结下了不解之缘,这大约就是他以僧人自命的由来吧!”
  唐泉摇头道:“这理由并不充分,西疆神龙大破飞龙寺,以及东入中土,进犯少林,都是保持着俗家身份,在回龙古刹中清修十年,也是带发修行,既未剃渡,又未受戒,何况回龙古刹的主持大忍禅师根本就没引渡过这么一名和尚!”
  灰衣人时尚文忽然开口道:“如果诸位无人知道,也许在下知道一些梗概。”
  一时之间,众人的目光均向时尚文集中过来。
  要知“灰衣狼骨,盖世金刀”,灰衣人实为中原三雄之首,但他在江湖中极少露面,予人以一种极端神秘之感,虽没有盖世金刀的纵横江湖,为人津津乐道,也没有狼骨唐泉的倏东忽西,露尽锋芒,但在一般江湖人物的心目中,他却依然稳居三雄之首。
  空明大师忙道:“时施主如有所闻,尚请见告。”
  灰衣人微微颔首道:“西域武学主流,如飞龙寺、禅宗门、回龙古刹、密宗的红教、白教,以及二十八座喇嘛佛寺等等,都是佛门弟子,西疆神龙如想真正的统治西域,必须跻身佛门,才能使西域群僧心悦诚服……”
  空明大师频频点头道:“时施主所见极是……”
  狼骨唐泉接口道:“这西疆神龙的野心,他真的能将派流繁杂,武学纷歧的西域统治了么?”
  灰衣人淡淡一笑道:“西疆神龙握有飞龙玉令,飞龙寺的十八名高僧唯其所命是从,禅宗门与神龙相互联结,已是众所皆知的事实,此外,在下昨日曾经亲见密宗的红教,白教僧侣,与若干西域喇嘛进入川中。”
  狼骨唐泉负手踱了几步,道:“红白二教僧侣与二十八座喇嘛寺的喇嘛就算当真已经入川,又怎能证实已为神龙所用?”
  灰衣人轻轻哼了一声道:“数百年以来,从无红白二教以及西域喇嘛入侵中土的记载,除了受神龙指使而外,再也找不出其他原因……”
  目光炯然一转,又道:“在下本来亦只存疑而已,其后也是由西疆神龙以僧人自居的这一点方才悟到的。”
  彭老帮主有些忧心忡忡的轻吁一声道:“果尔如此,这是一股不可抗卸的庞大力量,难怪西疆神龙会突然离去了!”
  长白郭以昂爽然一笑道:“彭老帮主这话多少需要修正,若说不可忽视,自是正理,但如说不可抗卸,却未免形容过甚!”
  彭老帮主方欲答言,狼骨唐泉却接口大笑道:“热闹热闹,当真是一场正邪大聚会,大约比两百年前的‘潼关大宴’还要热闹一些。”
  金刀谷三木低沉的一笑道:“两百年前的‘潼关大宴’,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正邪决战,但今天的情形,似乎不能与两百年前相比!”
  彭老帮主点头道:“西疆神龙、青海赵宫凡、苗疆血魔、海南毕伯衡,至少仍然貌合神离,各存私心,这些邪道巨擘之间,似乎没有合作可言!”
  唐泉目光转动,慢悠悠的道:“我们之间,难道就能合作?”
  灰衣人哈哈大笑道:“唐兄快人快语,可谓一针见血!”
  灰衣狼骨两人轻轻数语,点明了群雄之间复杂微妙的关系。
  灰衣人笑声一收,沉凝的道:“诸位先请入谷,在下暂时别过了!”
  说罢双肩微动,就要离去。
  金刀谷三木忙道:“时兄留步。”
  灰衣人神色一怔道:“谷大侠有何见教?”
  谷三木平静的一笑道:“金刀之会,乃是那彤云仙子所邀,姑不论彤云仙子是个何等样的人物,以在下之金刀来邀集正邪群雄开金刀之会,这是件荒唐而又滑稽的事……”
  目光一转,沉凝的接下去道:“西疆神龙说得不错,凡事该处于主动,岂可受人摆布,在下若是依言入谷,听命于一个未曾谋面的女子安排,岂不成为后世武林中的千古话柄……”
  灰衣人微笑道:“这是谷大侠的事,与在下并无关连,谷大侠留住在下又是何意?”
  谷三木忽然探手取下背后金刀,有些慨叹的擎在手中轻轻一摇,道:“二十余年来,多少灾祸,多少烦恼,多少纠纷与恩怨,都是由这柄金刀而起,如今这位彤云仙子又复开起这场金刀之会,正邪群雄粉至沓来,极一时之盛,更显出了这柄金刀向为各方所瞩目……”
  灰衣人淡然一笑,接口道:“这也并不尽然。”
  长白郭以昂同意的道:“与其说为了金刀,毋宁说为了难得的正邪之聚。”
  谷三木点头含笑道:“诸位俱属宇内名流,当代高手,自然不会单单为了这柄金刀来践此约……”
  话锋微顿,目光四转,只见郭以昂,灰衣人以及狼骨唐泉等人多少均有愧赧不安之色。
  谷三木爽然一笑,续道:“但邪道诸魔却对金刀垂涎三尺,而且,彤云仙子定在谷内的金刀之会,在下偏要在谷外举行,将金刀之谜公诸于各位面前。”
  唐泉首先接口道:“好主意,谷兄此举,不愧侠风,在下敬佩得很!”
  郭以昂肃然道:“谷大侠可以就此远离九顶山,既不必公开金刀之谜,也不必参加金刀之会。”
  谷三木摇头一笑道:“郭兄金玉良言,足见肺腑之诚,但郭兄认为我能么?”
  郭以昂微吁一声道:“昔日少林退敌,冒名订约,致使谷兄蒙难西疆,在下深以为憾,故而……”
  谷三木坦然笑道:“郭兄太客气了,郭兄肯冒贱名,是在下之荣,其实,在下与西疆神龙以及诸邪之间,早已结下了难解的怨隙!”
  郭以昂也一笑道:“如此说来,金刀之会,倒是谷兄了结恩怨的一个机会了?”
  谷三木平静的道:“正是如此,老实说,这位彤云仙子真是解人,在下早就希望能有这样一次正邪之聚,把二十余年来的是非恩怨结算清楚,一直苦无良策,想不到这位素未谋面的彤云仙子却做到了!”
  唐泉接口笑道:“这是武林中的千古盛事,但在下却觉得有些不妥!”
  谷三木道:“如何不妥?”
  唐泉笑道:“彤云仙子虽未谋面,但她能邀来正邪群雄,可见她不是平凡之人,方才素柬迎客,别具一格,更可知她并非故露神秘,而是对我等动静了如指掌,难道她能容尊驾在谷口开这金刀之会么?”
  谷三木豪笑道:“认真说来,这是在下早就预定的一着,就算是对她的一种挑战吧!”
  唐泉颔首一笑道:“妙,这不但是对彤云仙子的挑战,而且是对邪道群魔的挑战……”
  目光向谷三木与杜天林一掠,又道:“但以眼下而论,金刀似乎共有两把!”
  谷三木凝重的道:“在下正要澄清此事……”
  转向杜天林投注了一眼,道:“兄弟,掷刀过来!”
  杜天林轻应一声,拔刀出鞘,抖手掷来。
  狼骨唐泉以及长白郭以昂等见状却不由呆了一呆。
  原来杜天林掷刀的手法十分怪异,那柄金刀不论是真是假,份量都不会太轻,但杜天林抖手掷出,却轻得像是一柄纸刀,一起一伏,飘飘而至。
  这使众人很自然的联想到了彤云仙子迎客的素柬,所不同的一个是化重为轻,一个是化轻为重。
  狼骨唐泉面现讶色,不自然的摇了摇头。
  谷三木待杜天林假刀掷到,方始金刀出鞘,刷的一声,向掷来的假刀砍去!
  但见金光大振,寒芒耀眼,在场诸人俱皆感到一阵凛然寒意。
  同时锵的一声大响,杜天林掷来的假刀已经断为两截,落在地上。
  谷三木轻轻一笑道:“金刀只有一柄,真假已经判明……唐兄接刀!”
  金刀出手,掷向狼骨唐泉。
  唐泉接刀在手,不由大感意外,怔了一阵,方道:“谷兄……这是何意?”
  谷三木坦然一笑道:“当世之中,流传的上古神兵不下十余件之多,如干将莫邪双剑,青龙紫凤双刀等等,较之这柄金刀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当世武林却偏偏对这柄金刀独垂青睐,自然,这不是金刀本身的价值……”
  目光缓缓一转,接道:“而是藏于金刀之内的‘达摩真谜解’!”
  狼骨唐泉一向惆傥不群,但现在却像是变成了一个失魂落魄之人,手擎金刀,有些不知所措。
  空明大师双目平视,轻轻诵了一声佛号,郭以昂、灰衣人等面色沉凝,俱无一言。
  谷三木目注唐泉,微微一笑,道:“在下拟烦唐兄打开金刀,取出达摩真谜解,公诸同好之前。”
  唐泉摇头一笑道:“这事近乎荒唐,达摩真谜解乃是达摩老祖手创的千古绝学,这柄金刀一直在谷大侠手中,难道你对它毫无觊觎之心?”
  谷三木点头道:“在下不是圣者,自然也有一窥绝学之意。”
  唐泉手持金刀,冷冷一笑道:“那么谷兄此举,未免存心相戏,达摩真谜解只怕早已不在金刀之中了!”
  谷三木慢悠悠的笑道:“唐兄是说达摩真谜解已入谷某之手么?”
  唐泉愤然作色道:“这是三岁孩童也能料到之事,唐某又岂是受人戏弄之人!”
  锵然一声,将金刀掷于地下。
  谷三木不在意的道:“达摩真谜解乃是千古绝学,佛门至高无上的心技之法,试问在下奔走中原,被困西疆,迄至目前为止,可曾展露过此种佛门绝技!”
  唐泉不屑的道:“含而不露,故隐绝学,又有谁能看得出来!”
  谷三木爽然一笑道:“这也难怪唐兄起疑,但在下还有两点说明,可以为证……”
  话锋微顿,徐徐接下去道:“若想取出达摩真谜解,只有两个办法,第一,用烈火融熔金刀,须历七七四十九日,待刀锋尽熔,柄身分离,藏在刀柄与刀身之间的达摩真谜解即可自动跳出,第二,须用大力将刀柄与刀身拉开……”
  唐泉仍是冷冷的道:“谷大侠纵横武林,神功盖世,难道没有拉开过么?”
  谷三木摇摇头道:“实不相瞒,在下力有未逮,正想借重唐兄!”
  唐泉略一忖思,一俯身又将金刀拣了起来。
  只见他淡然一笑道:“如果谷兄之言属实,在下愿意一试。”
  当下横刀胸前,右手握住刀柄,左手牢握刀背,缓缓运力。

相关热词搜索:金刀亭

下一篇:第四十章 二十年辛秘
上一篇:
第三十八章 七绝谷会群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