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金刀亭 正文

第五章 辽东英杰
2021-05-06 14:56:42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时正晌午,天空低低挂着一层薄云,朵朵好像棉花一样向四周懒洋洋地伸展,太阳被遮在云层隙缝中,只有偶而发出些微光芒。
  清风不疾不徐地拂动,正好将正午原应有的一股暑气吹散开去,山林旁一片原野舒适地漫延一片青翠,紧贴着草地,刻划着一条灰黄色的道路,路径绕着山势向右内方转弯,然后分开两个岔道。
  这个时辰行人都是落足打尖去了,官道上冷冷清清的,半晌也难找得出来往的行人,较之清晨落日络绎不绝的人潮,的确相差太远了。
  这时远方微微响起一阵马蹄声,只见一人一骑缓缓驰来,那马儿轻松地放动足步,一蹄一蹄清脆地敲在石道上,马上的骑士也似乎昏昏欲睡,半弓着腰像是打盹的模样,渐渐地来得近了,只见那马上人原来是一个少年,一身青衣布衫,虽是倦容微现,眉宇之间却掩不住一股特出的气质。
  那少年驰至官道分歧口处,缓缓一勒缰绳,马儿轻收足步停了下来。少年四下张望了一会,只见那左边一路向左伸出不到三箭之地便向左急转,右方一道却是平直延伸而出,一时不见终止。
  少年左右望了一会,微微挺直腰杆,长长吁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这几日以来,我杜天林的遭遇的确复杂得不堪想象,那日在山冈上遇着唐泉与少林寺的僧人,瞧那老方丈像貌超人,八成是少林主持亲临,我糊里糊涂被卷入闹了一阵,看那模样,他们几人之间必有重大秘密,我可懒得花脑筋去猜臆!”
  转念又自忖道:“那姓唐的好深的功夫,三十招之内,我竟然接持不下,总算拼命反攻一招,瞧来那姓唐的功夫,就是师父他老人家也未必能操胜算!还有那几个老僧,功力也是深沉惊人,四人出掌,力道真有排山倒海之威,那少林寺名震武林数十年迄今不衰,良有以也。”
  他望着分岔的两条道路,心中转念想道:“那事物到我身上迄今已快数个月了,我却一点线索都未探出,那人临终之前,曾说若是找不着,去江南找于公子,看来我只得如此了。”
  他缓缓带过马头,向右方一道驶去,这右方一道一直通向江南省地,杜天林望了望天色,心知这一带前后好远必然没有人家,于是放弃歇足的打算,马上加鞭,在官道之上急驰而去。
  驰了约有一个时辰左右,马鼻咻咻喘息不已,只见不远处有一个镇集,这时已是下午时分,官道之上行人来往频繁,坐骑不能跑得太过迅速,杜天林放缓马步,用手拍拭身上的灰土一直驶到镇集之中。
  来到镇集之中,杜天林抬目一望,不由双眉一皱,原来那条整齐街道两边,凡是挂着客栈餐馆的招牌下都停满了马匹,显然是有大批人停留。
  杜天林看看马匹实在是疲累不堪,顾不得人客繁杂,找了一家最大的酒楼“醉仙楼”,缓缓下马。
  尚未踏入酒楼,只听一阵嘈杂哄闹之声,杜天林自行拴妥马匹,也不见有店伙出来招呼,心知店内客人太多,伙计忙不过来,于是一推门进入店门之内。
  一踏入门内,只见人头黑压压一片,整个大厅坐满了人,少说也有百十来个,杜天林扫目一看,只见那百十人个个是短打装扮,一看就知尽是武林人物。
  杜天林心中微微一怔,他这一跨入店门,自然有好多人抬起头来注视着他,突然之间大厅内人声逐渐减弱下来。
  杜天林心中暗感诧异,他四下张望了一下,只见那黑压压的人群之中,左方上首位处有一桌空席。
  杜天林心中微微一怔,暗忖道:“怎么这许多人挤在四张席上,独独空下那一席位?难道这些人都在等侯什么人来到么?”
  他心念一转,足下脚步不由自主为之一缓,突然左方大踏步走来两个劲装大汉,走到杜天林身前四五步处,一齐停下足步道:“请——”
  杜天林心中大怔,但是此时全厅之中一片安静,他微微皱了皱眉,心中忖道:“不管他们在作什么,瞧来多半是一场误会,我且将错就错,在这等场面之中说不定可以打听些什么讯息!”
  他心中思念转动,缓缓走向那桌空下的席位,只见那张木桌之上端端地横放着一对判官笔,黑黝黝的放出暗色光芒。
  杜天林不知这一切到底是什么意思,他装着微微一顿,那两个跟在身后的劲装大汉突然一齐住足,大声道:“公子请入席!”
  杜天林一步跨到桌边,缓缓坐了下去,双手有意无意一触那放在桌上的一对判官笔,心中猛可大大一震!
  只见那左手判官笔把柄之上用黄金细线缠数圈,杜天林心中虽是大大一震,面上神色佯装不变,心中却自忖道:“难道这位置原是为他留下?”
  心中正思索间,那两个大汉一齐高声道:“公子驾到,咱们开始吧。”
  大厅之中登时响起一阵嗡嗡之声,显然是在商议什么事情,过了约有半盏茶的工夫,一个短布打扎的汉子缓缓站起身来,沉声说道:“那大旗教主已下了明显的挑战,咱们已再无选择,咱们都已预备好了,只待公子吩咐!”
  他一言说出,四周鸦雀无声,想必均抱有和他同样的意见。
  杜天林从这一句话中,已猜着了到底大约是一回什么事,当下略一沉吟,微微冷笑,道:“金柄铁笔亲下的战书,难道就凭这一言两语便可解决的么?”
  众人都缄口不言,杜天林微微冷笑道:“各位对于金柄铁笔还不太清楚……”
  他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顿,有一个大汉自椅上站起身来,大声道:“那大旗教主崛起武林,三五年之内已为武林公认为第一奇人,名声之盛已有‘铁笔鬼见愁’之称,所谓铁笔大旗,长钩于,与咱们公子齐名!”
  杜天林只觉心中大震,暗自忖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那于公子原来为顶尖人物,与大旗齐名,怪不得我从下层打听不出消息,今日真是鬼使神差,闯入酒楼,竟被人误为于公子,想来这批人都未见过于公子本人了。”
  心中虽然还有多处不能贯通,但此时也不容多想,故意冷笑一声道:“就因如此,我才知此事大非寻常!”
  众人不语,杜天林微微一顿,接着说道:“我向各位说一个故事,各位请听清了……”
  杜天林四下扫掠了一眼,发觉众人面上都流露出一丝迷惑的表情,心中一凛,猜知必是自己说话口气不知不觉间露了破绽,想那于公子平时说话必然不是如此口气,面上却是神色不动,缓缓开口说道:“我和那铁笔大旗算起来已交过一次手了。”
  他此言一出,大厅之中登时响起一阵惊诧之声,杜天林道:“三月以前,我路过江南京城一带,有一日在一个城隍庙前,遇着一个中年,摆了一个看相算命的摊子。
  “我信步走过他身边,并未留意,他却站起身来,迎面对我一揖,口中说道:‘公子且慢。’
  “我心中甚感诧异,当下说道:‘先生有何见教?’
  “那中年一言不发,双目只是不停在我面上察看,约莫有半盏茶光景,那中年才开口说道:‘公子日内行务切记小心,否则恐有血光之灾!’
  “我微微一笑,缓步行开不再回答,我脚步才一迈开,哪知那中年忽然一伸右掌,平平贴击我胸前,那时两人之间相隔不到半尺,他突然出手,我只得回手,不能闪避,于是我左臂当胸平切,他一掌击在我肘上,我只觉一股奇大无比的力道猛推而来,心中吃了一惊,忙运劲相抗,那推撞之力越来越大,我内力也越运越纯,到了后来,我只觉再固守下来,竟有力不逮及之觉,非得用全劲反击不可,这时我心中惊异之感十分浓烈,于是化守劲为反攻之势,结果那中年力道正发,被我一击,他一连倒退三步,整个一张木桌被余力击中,裂成粉碎,碎片飞起,将他前胸衣衫划得支离破碎。
  “那中年面上神色虽惊,却似乎带有早已料定如此的模样,倒是我当时十分震惊,再也料不到这个中年内力造诣深厚如此,尤其可怕的是他无缘无故竟然出掌偷袭。
  “那中年这时一揖到地,朗朗说道:‘在下一生自负掌中内力雄厚,却是自取其辱,公子精芒内蕴,若是在下猜测不错,公子可是姓——’
  “我当时不待他问话结束,仰天哈哈大笑道:‘尚未请教阁下尊姓大名?’
  “那中年微微一怔,突地右手一挥,袍中一柄纸扇迎风展开,只见那扇上绘着一面紫色大旗,当时我故意道:‘原来是铁笔大旗驾到——’
  “那中年忙摇手说道:‘在下在铁笔大旗之下当差,公子别误会了。’
  “我冷冷哼了一声,心中却是暗暗震骇,想那大旗教下一名副手,功力竟然高得如此,看来大旗帮主果是深不可测。尤其那中年气度甚为不凡,不卑不亢,力虽未逮,却是风度翩翩,更为难得,当下我冷哼一声说道:‘那么请阁下回告金柄铁笔,说是他日在下会亲自登门相访,请问为何无缘无故对在下出手?’
  “那中年呆了一呆,似乎不料我出口如此无礼强硬,我却趁他一怔之际,大踏步便走了。”
  杜天林说到这里,忽然仰天大笑道:“只可惜那中年汉子误以我为于公子而深信不疑,大概是回去和铁笔大旗说了,才会有此挑战一事,只是各位又再度误会我为于公子,奉为上座,这可真是巧之又巧,万难一见的事了!”
  大厅中的人有一半都听呆了,隔了好一会,大家才将事情前后搞清楚,一时惊得目瞪口呆,杜天林微微一笑,朗声说道:“不瞒各位说,方才一进此厅,在下也是弄得糊里糊涂,后由各位口中猜得全情,巧的是在下奔驰四处,便是要打听那于公子的消息,这一下撞上机缘,不知哪位肯赐教于公子现在何处——”
  他话声未落,大厅之中响起阵阵低语之声,杜天林心知大众正在商量对策,果然过了约有半盏茶时分,一个年约四旬的黑面大汉立起身来,沉声说道:“不瞒阁下,咱们虽属于公子手下,却无一人见过于公子丰采,是以有此误会发生,至于于公子的行踪,若是在下猜得不错,不出一个时辰必会来此——”
  杜天林心念一转忖道:“是了,想是那于公子早有手喻今夜会至此厅,所以,才会留席相候,我凑巧这时闯入大厅,大约那于公子也是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人,是以大众均误认我为那于公子,只是那于公子名头盛大如此,必为一非凡人物,那日中年算命人误认我为于公子,全是根据掌上之力,想来于公子功力必定高强绝伦,等会若有幸一见倒也不虚这番跋涉!”
  他心中思想,口中却答道:“既然如此,我在此等候便是。”
  那黑面大汉冷然一笑道:“阁下如此最好,待会咱们还想请阁下将这‘巧之又巧’的经过向咱们公子重述一遍!”
  杜天林笑而不答,大厅之中登时一片寂静。
  过了片刻功夫,蓦地一阵马蹄之声疾响而起,听那蹄声密密,来人至少三人以上。
  杜天林双目一掠大厅,发觉厅中人面上均带有些微惊诧的颜色,心知厅中之人也正奇怪是什么人急驰而行,由此可推来者并非那于公子。
  那阵马蹄之声来到酒楼之前,戛然而止,只听一阵马嘶之声,酒楼木门被推得大开,只见三个大汉大踏步走了进来!
  为首当先一人年约二十五六,生得清秀,杜天林一眼望去,心中暗惊,原来正是在那松子谷叶神医处所遇的那对兄妹中为兄之人,那少年剑术十分奇幻,在天下第一剑剑式之下仍能有攻有守,而且他内力造诣相当深厚。
  那少年身后跟着两个大汉,一左一右,那两个大汉面上神色木然,但双目之中神光时射时敛,杜天林心中暗惊,暗暗忖道:“这少年不知到底是何身份,瞧他两个随从汉子,功力之深,已至一等境界,不知他们三人此时到来却是为何?”
  那少年四下望了一望,目光停在杜天林面上,停了一停,面色骤然一变,似乎受到极大的震骇,杜天林心中大疑,心中忖道:“上次在那叶神医处,他见我后,面色也是骤变,此次又是如此,难道他早就识得我么?”
  心中疑念不定,这时那少年回首对那两个大汉低声说了一句,然后朗声道:“在下初过此境,不知各位在此先有集会,在下曾与人相约于此,不知是否打扰各位?”
  众人也不知他此语究竟是实是虚,只见一个五旬老者缓缓站起身来,沉声说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那少年微微一笑道:“在下姓程,贱名秋松。”
  那老者沉声道:“不瞒程兄,咱们在此聚会,也是等侯别人赴约,而且此事甚为重大,是以依老夫之见,程兄不如与贵友改地相约如何?”
  程秋松微微一笑道:“这一点要等到在下朋友到来,才能决定。”
  那老者双眉一皱,冷冷说道:“程兄能否将身后两位与咱们引见引见?”
  程秋松微微一怔道:“这个——与老先生有关么?”
  那老者道:“这两位老夫甚觉眼熟,却是一时记之不起……”
  他话声未完,那程秋松左方一个汉子大吼道:“袁志生,你别装佯了,咱们十年前有过一掌之缘,谢某不信你便忘记了——”
  那老者袁志生冷冷一笑道:“原来谢子祥也作了别人的跟差!”
  那“谢子祥”三字一出,大厅之中登时响起一阵惊诧震动之声,那谢子祥昔年以一双铁沙掌打遍天下,名声盛极一时,却料不到竟受驱于人,由此可见主使之人必是惊天动地的人物了。
  那谢子祥面上神色不动,也不再言语,这时忽然大厅门“砰”地一声又被人推开,走入两个人来!
  大厅之中几百道目光一齐射向那入厅之人,只见那两人身材甚为高壮,两人都是四旬左右,那一股气度一看便知决非凡人,那两人跨进大厅,冷冷说道:“程秋松,你还想再拖延么?”
  众人猜知那两人原来便是程秋松所说赴约的人,那程秋松自从看见杜天林后,故意一直以背面相对,这时他望了望那两个汉子,仰天一阵大笑道:“朋友,咱们总要正式朝相了!”
  那两个大汉面色冰冷,沉声说道:“咱们废话也早已说够了,现在不再多说,你带我们去吧。”
  那程秋松仰天大笑道:“老实说一句,那件事物到底是真是假,连我都没有什么把握,你想想看,我会平白告诉你们么?”
  那两个大汉怔了一怔,似乎料不到程秋松当面混赖致此,那居右一人嘿嘿笑了一笑,冷然道:“要凭什么,你才肯告知咱们?”
  那程秋松道:“我要你们两个去见见一人。”
  那两人微微一怔道:“去见什么人?”
  程秋松冷冷一笑道:“地府阎罗王!”
  那居右一人似乎怒极而笑,他一口真气吸上来,右手一平,猛然一掌击出。
  只听得“呼”的一声,他与那程秋松相距有一丈之遥,但那疾风有如成形之物,那程秋松面上神色一变,身形猛然一侧,那股劲风掠过他右方身侧,将他衣袂吹得压体欲裂,声势惊人之极。
  那掌势遥击而出,强劲如此,全场人忍不住均惊呼出声,只见程秋松身边站着那谢子祥,他迎着直袭而来的掌势,猛可一掌砍出,只见他掌缘一落,完全有如长刀出鞘,那人遥击而来的掌势,遭此一砍之势,登时被击消去,而谢子祥砍出力道犹自未消,直击在地上,那大厅铺的石板生生被击裂碎。
  谢子祥昔年名头盛极一时,一出手果然惊人之极,大厅之中登时一片寂静,那出掌相击程秋松的大汉怔了一怔,跨上三步,冷冷说道:“这位朋友练得好深的铁沙掌,在下眼拙,不知……”
  谢子祥微微一笑道:“老夫无名之士,不提也罢。”
  那汉子哼了一声道:“朋友,瞧你口气可真不小,在下还要讨教一二!”
  谢子祥微微冷笑一声,仍是一言不发。
  那汉子突然一张左掌,掌心向后一缩,口中低低吼了一声,平平一掌推出。
  霎时那谢子祥面上神色大变,只见他身形急起好比闪电,一把抓起一张八仙椅凳,满面全是紧张之色。
  只见他持着椅脚,当胸平平一推而出,那汉子掌力击在椅面上,只听“劈”地一声低响,竟然好比快刃切过,谢子祥这时大吼一声,右掌贴在左臂之下,猛可疾推而出,发出他浸淫半生的铁沙掌力!
  只听暴风之声骤起,说时迟,那时快,那汉子眼见谢子祥全力出掌,只见他掌心这时一吐而出,谢子祥低低闷哼一声,一连倒退三步,大厅之中登时惊得呆住了,谢子祥面色如土,他指着那汉子,颤抖着声息道:“你……你……”
  他一口气喘不上来,鲜血已然直喷而出,身形一个跄踉,倒在桌面之上。
  这一下全场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双目,那谢子祥掌上造诣深沉如海,岂知对方一掌打出,便将之击成重伤,这个汉子貌不惊人,岂知内力高强竟已如此。
  程秋松与他身后另一人面上神色又惊又怒,那出掌的汉子仰天冷笑一声道:“肘下发铁沙掌,原来是谢子祥驾到了,老夫失礼失礼!”
  他此言未完,蓦然只见那程秋松右手模糊一动,五道金光疾飞而起,他与那汉子相距不到一丈,而且出手之快,时机之巧,简直可说无懈可击,那汉子只觉目前闪起一片金光,呼啸之声距身前已不到五尺,只见他身形好比涂了油一般,猛可在当地一个大转,身形一式冲天,那势子变化之快,根本就是模糊一片,但是上冲姿势奇特,那事先一转之势,正好迎着那五道金光的偏锋,上冲之势也完全借此一转之势,毫无提气换气的耽搁,只见那五道金光呼的一声自足下猛飞而过,一直打向他身后站立的那于公子的手下袁志生。
  这一切变化都是一刹时的事,那袁志生蓦然大吼一声一掌拍出,只听隐隐一阵风雷之声,那疾行的五道金光,陡然好似被强力一阻,竟在半空之中停了下来,袁志生右手一操,虚空将那五道金光收在手内,他这一手内力显出,委实高明之至,那个闪开暗器的汉子瞧在眼内,脸上流露出惊骇的神情。
  袁志生将手心一摊,低下头来看,只见那五枚暗器金光闪闪,原来是五枚二寸长左右金造蛇形暗器,袁志生面上神色大变,大吼道:“程秋松,原来你是金蛇帮的……”
  那金蛇帮三字呼出,大厅之中登时一片鸦雀无声,突然杜天林一步跨下席位,只见他双目之中隐射神光,大踏步走到那两个汉子身前,一字一字问道:“二位可是来自关外长白?”
  那两个汉子呆了一呆,左边一人冷笑一声道:“小哥儿,你问这个干什么?”
  杜天林面寒如冰,冷然道:“那苍鹰击足之式,阁下练得颇有火候,那长白山上有一个姓……”
  他话尚未说完,左方一个汉子面色急变,大吼一声打断他的话音,怒道:“小子,你说话口气倒不小——”
  杜天林见他面色急变,心中把握又多几分,双目一凝,只见那人目光一闪,杜天林为人极为机警,已知对方必想骤然出手,立刻一口真气直冲而上,那汉子方才一掌击伤谢子祥,杜天林是亲眼目睹,尤其他在迫不容发之间的苍鹰击足神功避过程秋松暗器,杜天林心中不敢托大,真气流贯全身,果然见那汉子一声吼音未落,陡然之间右手暴长,平平的推出一掌。
  这一掌掌出甚慢,但那附近的袁志生和程秋松一齐赫然而呼,急急闪退两步,只觉一股炽热之风笼罩而下,杜天林身形不闪不避,待那掌势及胸不及半尺,陡然之间右手急翻,斜震而出,只听半空霹雳一震,那汉子只觉自己无比内力被倒逼而回,他面目失色,再也站立不住,身形一阵摇晃,一连向后退了好几步才立住身形,那一股热风被杜天林内力一逼,向四方八面散出去,威势惊人之至!
  那汉子呆呆地望着杜天林,整个大厅之中完全呆住了,那程秋松双目圆睁,紧紧瞪着杜天林,杜天林面色冰冷,沉声对那两个汉子说道:“朋友,你别再赖,在下找寻你们已两个月了。”
  那个汉子好像没有听见似的,他怔怔望着杜天林,好一会忽然恍然大悟道:“我猜知你是谁了,铁笔大旗长钩于,你——你姓于,只有姓于的有阁下这等功力!”
  杜天林微微一怔,那边袁志生和大厅之中大众都不由大惑不解,那袁志生也是满面怀疑地注视着杜天林,杜天林心中暗暗忖道:“想来那于公子必是极为厉害的人物了,那袁志生方才出手击偏暗器,劈空掌力已臻极高之境界,却是甘愿委居人下,而且看来连面都未曾见过,这于公子也未免太过于神秘了。”
  他心中思想,口中微微一笑,正待说话,那两个汉子忽然又道:“如此倒也干脆,有牵连的人咱们都遇上了。”
  杜天林听了此言,心中猛然一震,忖道:“那人一再说是长白来的人伤了他,又叫我去寻找江南于公子,我也深知其中原因,照此两人一语,看来这其中原是同一事件,涉及长白山及于公子,而且从那人神色凄厉,死不瞑目的情形看来,此事必然极为重大,我得小心应付,未知真像之前,决不能露出半点口风为人所乘,为今之计,最好不将身份露明,他误以我即为于公子,我也不必否认——”
  心念一定,故意冷冷一笑道:“我只听说长白为关外异军,数十年强据不衰,却是绝少入关,此次两位所为,你我心中有数,我只请问一句,两位此举究竟是何居心?”
  那两个汉子面色一齐变动,对望了一眼,迟迟不肯开口,这时大厅之中反倒是一片寂静,过了足足有半盏茶的时分,只见那居左的汉子冷然说道:“若说你已得知,除非那人——”
  杜天林微微冷笑道:“除非那人仍在人间是么?”
  那汉子面色又是一变,大声吼道:“于公子,你别——”
  他“于公子”三字才出口,蓦然大厅门口人影一闪,一个人轻悄悄地跨入厅中,朗朗的声音道:“哪一位找寻在下?”
  杜天林心中重重一震,身形飞快转了过来,只见那跨入厅中的原来是一个少年,杜天林只觉那少年有一股气质,自己一眼望见,心头突然会有发热的古怪感觉,令他心弦为之震动不已。
  那少年一眼也瞧见杜天林,面上也是一阵迷惘的表情,这时大厅之中陡然人声鼎沸,那少年缓缓转过身来,只见他嘴角一阵蠕动,显然是在施展“蚁语传声”之术。
  那袁志生突然上前一步,大声说道:“公子亲临,袁志生及江南十二路同道能亲见丰采,实是有幸!”
  那“长钩于”的名头这几年大盛江南,传说之中于公子有如神仙人物,神龙见首不见尾,益发使人增多神秘之感,连袁志生身为其手下重员,都未能一试其真实面目,这时于公子在混乱之际,翩然驾临,全厅人都心震不已,那两个来自长白的汉子呆了一阵,这才醒悟那杜天林原来是另有其人,却令他们更为骇异,他们不明白这个少年为何知道事情的经过,更令之难以相信的是这少年的功力已深不可测,若说他便是那于公子倒也罢了,偏却是身份来历不明,两人心中疑念重重,这时那于公子缓缓走到那一桌原来为他所留的空席,伸手抓起那一对铁判官笔,沉声说道:“这几位客人可是铁笔大旗的属下么?”
  袁志生微微摇头,沉吟了片刻,只因这情势复杂,一时难以说明,他右手一摊,显出那五枚金蛇形小镖。
  那于公子双眉一皱,哼了一声道:“金蛇帮哪位当家的驾到?”
  那程秋松冷冷道:“在下程秋松,有幸一见江南于公子。”
  于公子目光移到谢子祥倒在椅上的身形,面色微微一怔,低啊了一声道:“原来长白山的人也来了。”
  他一眼瞧见谢子祥伤倒的情形,立刻看出伤在长白手下,那两个长白来的汉子心中暗惊,一齐冷笑一声道:“于公子好目力!”
  于公子四下扫了一眼,袁志生开口道:“公子,这几人——”
  于公于右手微微一摆道:“这里的情势我已猜到了,只是——这一位——”
  他微转过身来看着杜天林,杜天林只觉心中突突一阵跳动,他微微定了一定神,沉声道:“在下杜天林。”
  于公子沉吟了片刻,微一拱手道:“不知杜兄来此有何见教?”
  杜天林沉声道:“在下找寻于公子已先后两个月了,乃是受人所托,问一个口讯——”
  那两个长白山来的汉子面上神色突趋紧张,似乎杜天林的话与他们关系极为重大。
  于公子微微一怔道:“杜兄找寻在下是受谁之托?”
  杜天林心中急转忖道:“这一个名字若然说出,一切曲折便将揭露无遗,那两个长白来的汉子立刻明白事情经过,必然守口如瓶,我断不能太快说出来……”
  他心念电转,口中说道:“在下找寻于公子尚有其他一个原因,不过这个原因在下到此才知是个巧合——”
  于公子微微颔首道:“杜兄请说。”
  杜天林沉声说道:“那铁笔大旗找寻于公子之事,纯系一场误会。”
  于公子点点头道:“我也作如此猜想,我与那铁笔素无接触——”
  杜天林微微一笑道:“只因那大旗手下有一人误以为在下即为于公子,与在下有所冲突,以致引起这场误会。”
  他一言说出重心所在,于公子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
  杜天林道:“至于这几位朋友,却半道杀出,不过巧的是与在下多少均有所关连,以在下之见,不可能有此等巧合之事,必是人为之安排。”
  于公子皱眉不语,杜天林道:“这位程秋松兄与在下曾有数面之缘,敢问程兄此来,可是冲着在下?”
  那程秋松冷笑一声,尚未答话,那边两个来自长白的汉子忽然吼了一声道:“姓程的,你说带咱们看看线索,原来便是这么一回事——”
  程秋松仰天冷笑道:“现在你可知道程某言而有信了吧。”
  杜天林微微冷哼了一声道:“如此再好不过,杜某要找的人,要知的事,今日可以一并解决了。”
  于公子微微一怔道:“杜兄请明言告知如何?”
  杜天林道:“在下已事先说过,找寻于公子乃是受人所托,稍待自会和公子一谈,现在时候未到,再加时机不当,于公子尚请忍耐一刻。”
  于公子默然不语,那程秋松忽然冷笑不止,冷冷地对那两个来自长白的汉子说道:“看来咱们听不到消息了!”
  那两个汉子哼了一声道:“姓程的,咱们原先不知你是金蛇帮中人,既然露了底细,还有什么话说,你也不见得比咱们多知道一点半分,咱们还想在你口中得知什么吗?你不必见风转舵,要拉拢咱们——”
  那两人果是经验老到,一语道破那程秋松的用意,程秋松只是冷笑不语,实是他目下势力孤单,那谢子祥又伤重倒地,是以他不得不用心计。

相关热词搜索:金刀亭

下一篇:第六章 扑朔迷离
上一篇:
第四章 中宗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