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金刀亭 正文

第四十二章 喜事
2021-05-06 16:11:14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牛毛般的细雨仍然下个不停,云雾也更加深浓,虽然此刻大约已经将近傍午时分,但谷中却阴暗如夜,一片迷濛。
  杜天林沿着左侧山壁,继续向前淌进。
  除了险岩怪石,与疏落的杂树之外,几乎一无所见,四外竟然静谧无声。
  一切的经历,几乎悄恍如梦,就以眼下的形势而论,这情形在他都感觉到几乎是不实在的。
  正在步步前进之际,蓦见一条人影突然由一处角落中一闪而出。
  杜天林吃了一惊,但那人却幽幽的叫道:“杜大哥,总算找到你了!”
  杜天林也又惊又喜的道:“贺云,原来是你。”
  只见贺云长发披肩,衣履鲜洁,并没有想象中的狼狈之状。
  贺云幽幽的道:“我正愁找不到你,又怕你出了意外,想不到你就在这里。”
  杜天林长吁一声道:“一切的经过都太离奇了,那天……”
  贺云破颜一笑道:“你是说在贺兰院的那天早晨,对么?”
  杜天林点头道:“不错,你还记得当时的情形吗?”
  贺云眼珠转动了一下,叹口气道:“过去的事情了,提它做什么,贺天仪一家虽然死得很惨,但那也是罪有应得,楚姐姐乃是为了报先人之仇……”
  杜天林皱皱眉头道:“听说你与令姐都与楚无双结成了金兰之好,可有此事?”
  贺云甜甜的一笑道:“楚姐姐是巾帼英雄,与她结为姐妹,是我们的光荣。”
  杜天林急道:“那么你对她的一切一定很清楚,你可愿告诉我她的来龙去脉,她的门派师承,她为何要召开金刀之会,她究竟带来了多少手下,她真正的目的……”
  贺云双手连摇道:“杜大哥,你这样问法,叫我怎样答复你,而且,这些事我根本也不清楚。”
  杜天林目光一转,叹口气道:“好吧,你究竟知道些什么?”
  贺云两眼眨了一眨,道:“金刀之会只是楚姐姐运用慧心所邀集的一次天下群雄聚会,藉此会见一下天下正邪群雄,说明她先人的冤仇,与报复的经过,以取得天下群雄的谅解而已!”
  杜天林皱眉道:“你相信这说法?”
  贺云微微一笑道:“为什么不相信,楚姐姐不会是骗人的人。”
  杜天林叹道:“那么令姐贺玲呢?”
  贺云道:“她正与楚姐姐在一起。”
  杜天林苦笑道:“金蛇帮滞留中原,已经群龙无首,不知令姐是否还关心此事?”
  贺云笑道:“这事根本用不着家姐操心,楚姐姐已经派人传去了家姐的令谕,使程秋松暂时摄理帮务。”
  杜天林心头不禁一震。
  由贺云之言,可以推知贺玲的情形也相同,她们对楚无双信服到了极点,那么,在中原已经根深蒂固,势力不小的金蛇帮等于已经到了楚无双的手中。
  这是件可怕的事,从而也看出楚无双果然有染指中原武林的野心。
  忖思之间,只听贺云笑道:“杜大哥,你在想什么?”
  杜天林不自然的一笑道:“没有什么,现在楚无双的情形如何?”
  贺云悠然一叹道:“西疆神龙包藏祸心,勾引西域群僧捣毁了金刀之会的会场,反而把楚姐姐等人也困在一座山洞之内,相持不决……”
  杜天林一笑道:“想是她也遇上了强敌,破坏了整个计划!”
  贺云摇摇头道:“楚姐姐虽然被困,但她并不怕西疆神龙,而且早已有了大破西疆神龙的计划。”
  杜天林微微一怔道:“那么你……为何出来找我?”
  贺云面色一红道:“是姐姐和我不放心你的安危,楚姐姐也知道你和我们不是泛泛之交,才答应我出来找你的。”
  杜天林道:“既然楚无双已经被困,你又是如何离开的?”
  贺云神秘的一笑,道:“楚姐姐有先见之明,那山洞是另有暗道通到别处的。”
  杜天林道:“这样说来,楚无双虽然受困,事实上却也等于没有受困,她随时都可以从别处离开对不对?”
  贺云点头道:“那是自然,不过楚姐姐并不准备离开,她要和西疆神龙周旋到底……”
  杜天林目光一转,道:“好吧,我去见她。”
  贺云欣然道:“只有与楚姐姐一起,才最安全。”
  身形一转,当先向前走去。
  杜天林随后而行,走不多远,就钻入了一片灌木丛中。
  灌木丛后之后是山壁,原来山壁下有一个三尺多高的小洞,贺云身形一矮,钻了进去。
  山洞入口虽然矮小,但一经进入其内,却立刻宽大起来。
  洞中不但宽大,而且十分干燥平整,但那却纯粹是出于天然的原始洞穴。
  两人先后进入洞口,不足三丈之处突然翠影闪动,两名少女晃身而出。
  两名翠衣少女齐向杜天林投注了一眼,甜甜的一笑,转向贺云道:“贺小姐把杜少侠找到了?”
  贺云报之一笑道:“楚姐姐还在前洞么?”
  两名翠衣少女分向两旁一闪道:“贺小姐快与杜少侠去吧,方才仙子还派人来问过呢。”
  贺云不惶多言,向杜天林略一示意,又复顺着蜿蜒的洞道向前走去。
  洞道并不太长,大约走了十丈左右,一间广大的洞室已在面前,洞室正面则是高大的洞口,一片古怪的景像现展在杜天林面前。
  洞室正中端坐着面含微笑的彤云仙子,长发披肩,一身白衣,若由侧面或背面看去,依然酷似贺云,这使杜天林又想到贺兰院发生惨变的那天早晨。
  杜天林一向不太注意女人,那天早晨的印象也是十分模糊的。
  但此刻他却认真而仔细的看了她一眼,空明大师的话也一一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彤云仙子虽是一副美人胎子,但乍然看去,也不过与贺氏姐妹不相上下,然而如果仔细看她一眼,就会发觉她有一种特殊迷人的韵致,一双明眸果然像会说话一般。
  在彤云仙子的左侧坐着金蛇帮主贺玲,看到杜天林与贺云相偕而至,神色一片欣慰之情,但却欲言又止。
  另外,则有十一二名穿红着绿的少女散处四周,与空明大师所说的完全相符。
  使杜天林深深觉得古怪的,并不是洞内的彤云仙子等人,而是洞外的景象。
  那山洞的洞口极为高大,外面的一切看得十分清楚,尽收眼底。
  只见西疆神龙就在距洞口两丈以外的地方,果有数约两百以上的僧人分别困在洞口之前,虽然一眼看去似是杂乱无章,但仔细看时,却可发觉层次分明,各按方位,俨然是一片奇门阵式。
  西疆神龙手舞指划,正在与他身边的数名红衣老僧说话,然而奇怪的则是他究竟说些什么,却无法听到一点声音,仿佛其间有铜墙铁壁阻挡一般。
  双方对垒,人能见而声不可闻,近在咫尺而远若天涯,自然不能不说是怪事。
  彤云仙子从容一笑,道:“杜少侠平安到来,我对我这两位妹妹总算有个交代了……”
  转向身边的贺玲笑道:“玲妹怎么一句话没有,江湖儿女,还这样腼腆么?”
  贺玲更加双颊飞红,把头垂了下去,低低的道:“这是什么时候,姐姐还有心情开我们的玩笑。”
  彤云仙子坦然笑道:“把心情放松一些,也许更有助于应付任何艰巨之事……杜少侠随意坐坐吧!”
  杜天林果然坐了下去,但他心存戒意,处处提防,默运真力,暗护心头灵光。
  那达摩真谜解上的运气大法,果然是千古以来的上乘吐纳之学,略经运息,只觉五内通明,气定神闲,当下微微一笑道:“楚姑娘似乎还有一位义姐……”
  彤云仙子顿时面色一蹙,近乎忧急的道:“杜少侠说的可是谢姐姐,莫非你遇到过她?我们正在为她担心呢!”
  杜天林冷凝的一笑道:“如果她仍未回来,大约是不会回来的了。”
  彤云仙子双眉一蹙道:“为什么,难道……”
  杜天林冷冷一笑道:“楚姑娘才华盖世,难道会想不到么……”
  目光淡然一转,道:“谢芙蓉以‘黑心花粉’害了苗疆血魔,但那种‘黑心花粉’虽毒,却不是可以立刻致人于死之物,试想苗疆血魔如何能放得过她!”
  彤云仙子喟然一叹道:“谢姐姐如果当真因此而死,都是我的罪过。”
  贺玲却急忙安慰彤云仙子道:“你也用不着太过自责,谢姐姐虽然遭了不幸,但她是值得的,如果不是她,这七绝谷早已成了一片火海,谢姐姐知道她救了多少人,九泉之下也是含笑的。”
  杜天林察言观色,贺氏姐妹对彤云仙子已是钦服得五体投地,像对亲姐姐一般,这使他因而更提高了一份警觉。
  彤云仙子幽幽的叹息了一声,咬牙道:“好好的金刀之会,料不到完全毁到了西疆神龙的手中……”
  杜天林冷然一笑道:“难道楚姑娘没有想到这一点?”
  彤云仙子神秘的笑道:“该说是想得到的,但出我意外的却是他竟然结合了这么庞大的势力,使金刀之会完全陷于停顿!”
  杜天林轻哼一声道:“金刀之会,也许只是一个引人的名词,也许只是一种巧妙的藉口!”
  彤云仙子幽幽的道:“想必杜少侠为贺兰院的事对我有了成见,要不然绝不会这样冷言冷语。”
  杜天林道:“在下完全是根据事实。”
  彤云仙子道:“什么事实?”
  杜天林沉声道:“首先,如果楚姑娘真的想光明磊落的召请一次正邪群雄大会,就不该选在七绝谷这种阴森地方。”
  彤云仙子从容笑道:“这只是各人的看法不同而已,也许有人会觉得这地方别有风味,更可增加一些情趣。”
  杜天林哼道:“其次,在下在安置第三席的山洞之中亲自看到了一桩怪事,他们的性情大失常态,出手互殴,最后竟能变成疯狂,青海赵宫凡,海南毕伯衡,这两位在邪道中足可与西疆神龙一争长短的一流高手,就已经不成人形,垂垂将死,另外,中州剑会所选出的第一剑手峨嵋方南,丐帮叶七侠等人下落不明,想必也是凶多吉少!连中原三雄中的狼骨唐泉都弄得皮破血流,仅以身免,承认自己栽了跟斗!”
  贺氏姐妹双目圆睁,贺玲急问道:“真的?”
  杜天林摊手一笑道:“难道我会撒谎,我的话还不曾说完呢,六指老人,神风剑客,很可能也遭了不测,当年名震西域的回龙古刹主持大忍禅师则已重伤昏迷,也快到了不治的危境!”
  贺云变色的道:“真可怕,怎么会发生了这许多变故?”
  杜天林神色又沉凝了下来,望着彤云仙子冷冰冰的道:“金刀大会还不曾开始,这些一流的正邪高手,就已经伤亡累累,等到金刀之会当真开始时,只怕七绝谷中的活人已经不多了!”
  彤云仙子皱着眉头道:“这是可怕的意外,又岂是我所能想得到的!”
  杜天林哼道:“在下倒记得姑娘曾说过要借金刀之会坑尽天下正邪群雄,以入侵中原霸服武林,现在你这计划已是一步步实现了!”
  彤云仙子苦笑道:“那时我的话只是玩笑之言,杜少侠难道就信以为真了么?”
  杜天林目光凛然一转道:“至少,有一件事可以做为佐证……”
  彤云仙子从容一笑道:“你说吧!是什么佐证?”
  杜天林道:“这件事只不过证明你是一个擅于撒谎之人,一个擅于撒谎之人,自然是什么事不可信了……”
  微微一顿,又道:“姑娘可曾与在下说过除了轻功高超之外,武功一道并不精擅对么?”
  彤云仙子点头道:“不错,事实上我虽也懂得几套粗浅的拳脚,但如与杜少侠相较,却有如班门弄斧贻笑大方了!”
  杜天林哼了一声道:“天山刘凡的苍鹰点,举世之中无人能敌,姑娘却能轻而易举的化解了他的招式,这又做何解释?”
  彤云仙子噗哧一笑道:“原来如此,想必杜少侠是听少林掌门空明大师说过的了?”
  杜天林道:“不论听谁说过,只问姑娘承认与否?”
  彤云仙子点头道:“自然承认,不过,空明大师也许没有看清,其实刘凡的‘苍鹰点’当时根本就没有发出来……”
  眸光悠然一转,笑道:“如果他真的发出了苍鹰点,只怕我此刻早已魂归地府,不会在这里与杜少侠说话了。”
  杜天林怔了一怔道:“天山刘凡当时好像气怒已极,如何会手下留情,而颓然离去?”
  彤云仙子低声笑道:“因为连刘凡自己,也没有能够弄清楚,他认为自己已经发出了苍鹰点,其实根本没有。”
  杜天林半信半疑的道:“莫非姑娘用上了妖术?”
  彤云仙子笑道:“不是妖术,而是正宗心法,刘凡的苍鹰点,发出的只是一个空架式,事实上毫无力道可言……”
  杜天林皱眉道:“天山刘凡是老奸巨滑之辈,难道会那样容易被姑娘瞒哄过去?”
  彤云仙子笑道:“那有两点重要的因素:
  第一,是我保持了一份神秘的气氛,使他根本估不透我,莫测高深,心理上混乱不安。
  第二,则是我的从容不惧,他已经在我面前展示了苍鹰点的威力,而我并未放在眼中,这一点颇有先声夺人之效,使他认为我必是有把握胜得了他。
  由于以上两点,使刘凡先存了混乱,迟疑,忧惧困惑的心理,我的心法自然乘虚而入,使他自认为发出了全力一击,吓走了他。”
  杜天林半信半疑,忖思了一下道:“姑娘可知刘凡也已来了?”
  彤云仙子微微颔首道:“知道,他就在这两百多僧人之中。”
  杜天林道:“如果姑娘之言属实,则眼下是一个最危险的局面,姑娘的心法难道能对两百多僧人同时施用?”
  彤云仙子摇头道:“不能,否则我又何必退守洞中?”
  杜天林哼了一声道:“那么姑娘似乎不该如此乐观了,这些僧人个个武功精湛……”
  彤云仙子淡淡的笑道:“杜少侠也心生畏惧了么?”
  杜天林面色一红道:“在下有生以来,还不知道有个怕字,眼下不过是就事论事而已!”
  彤云仙子一笑道:“那么,请杜少侠助我,西疆神龙与杜少侠不也是互不相容的冤家对头么?”
  杜天林一怔道:“在下可以不惜性命与之一搏,但如说必能获胜,那可是毫无把握的事。”
  彤云仙子不在意的道:“咱们可以慢慢应付!”
  突然长身而起,向洞外走去。
  杜天林心头一震,但却也毫不迟疑的举步跟了出去。
  他思潮起伏,忐忑下安。
  彤云仙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他还是一点也弄不清楚。
  她像是一个十分神秘的人物,但当接触到她时,却会觉得她十分平凡,然而这平凡之中却又暗藏着神秘,也许是更神秘了一些。
  忖念之间,已经走出洞口,视界更加宽阔了一些。
  只见西疆神龙相距只不过一丈五六左右,但他对彤云仙子等则像是一无所知,一无所见。
  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阻挡,有的只是一层淡淡的云雾。
  杜天林也可以清楚的看到,西疆神龙等人仍在指手划脚,像在议论什么,但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他细细的看了一阵,心头更觉大震,因为他看得出这是一座阵式,但却看不出一点头绪,同时,他也知道受困的不是彤云仙子,而是西疆神龙。
  以一座阵式而能将两百多西域高僧困住,这是从所未有之事,杜天林是认真的呆住了。
  杜天林见到那一座阵式,看了一会,不由为那阵式的玄奇所呆住了。
  原来那实在是一座奇妙的阵式,人们互相距离得那样近,却是无法冲破阵式的藩篱,而笑面神魔与西疆神龙又分明看不到洞前的事物,这实在是令人迷惑,而又不解的一件事。
  彤云仙子微微一笑,道:“杜公子看明白了么?”
  杜天林面色微微一红,道:“姑娘大才,在下实在看不出所以然来。”
  他记得唐泉所布的阵式,也曾使他熬费苦心,但与这阵式相比,却实在差得太多。
  彤云仙子笑笑道:“其实这也算不了什么,只不过一点小玩艺,但却是很有用处。”
  微微一顿,又道:“这也可以说明致胜之道并不一定在于高深的武功!”
  杜天林点点头道:“不错,芳驾说得很有道理。”
  彤云仙子微笑道:“现在,你不妨先跟贺氏姐妹叙叙别后的经过,我等一会再来。”
  不待话落,又走回了山洞之中。
  贺玲早就想与杜天林一谈,只恨没有合适的时间,当下立刻走向杜天林道:“我们为你担心死了!”
  杜天林苦笑道:“真正耽心的是我,不知道你们被掳之后的情形,料不到你们却认了干姐妹,不曾受到一点委屈,看来倒是我白担心了。”
  贺玲道:“楚姐姐对我们好极了,真像亲生姐妹一样,我们实在一点苦也没受。”
  杜天林道:“那么,她可与你说过知己的话了?”
  贺玲道:“反正我们已是姐妹,什么话都是知己的话,对不对?”
  杜天林道:“她也说过召开金刀之会的真正目的?”
  “自然!”
  贺玲眸光一转,道:“当然是说过了。”
  杜天林忙道:“她都是说的什么,可以告诉我听一听么?”
  贺玲微微一笑道:“这有什么不可以的。”
  微微一顿,又道:“楚姐姐召开金刀之会,为的是会会天下群雄,如此而已。”
  杜天林道:“就是如此简单?”
  贺玲道:“不错,就是如此简单,另外,对了,另外则是要向群雄表白一下她结仇的经过。”
  杜天林道:“那么这次金刀之会,也是她要复仇了!”
  贺玲摇摇头道:“不,不是复仇,她早已复过仇了。”
  杜天林道:“可靠么?”
  贺玲道:“那自然是可靠极了。”

相关热词搜索:金刀亭

下一篇:第四十三章 拂指摧敌
上一篇:
第四十一章 变化迭起